春滿惠玲母子間

小學五年級還六年級的時候,爸媽原計畫好要換房,但後來爸認為房價會跌,所以想先緩一緩,但據我媽說,其實是他想買新車。

因為兩人爭執不下,導致媽那段時期,常跑來我跟我弟房間(當時同一間)控訴老爸出爾反爾。後來父親還是買了車,但媽也把剩下的存款,加上另外標會(台灣民間最早P2P)硬湊出的頭期款,買了後來我們住的房子。

只是日子跟著變得緊巴巴,不但我跟我弟的零用錢減少了,父母親之間也常有口角。身為最後一屆國中聯考生,從國二就被逼著全心全意在課業上。除了面對激增得壓力外,媽幾乎整副心思都在我身上,也讓我感覺很不習慣。

「維他命吃了沒?」

「功課寫完了沒?」

「明天不是要考試?早點睡,聽到沒?」

國中時期,這幾句媽最常掛在嘴邊。

早上去學校、晚餐前從補習班回家,都是媽騎機車接送。我弟有抱怨說媽偏心;但其實他打小獨立、有主見,敢說敢爭。往好處說是擇善固執,往壞處說是剛愎自用。每次媽念他不用兩句,他就會跟媽頂嘴,執拗的個性讓爸媽不知道多頭痛。

其實不是媽不願意接送他,是他自己堅持要跟同學排路隊,一起上下學。相較起來,我承認我比較貪財怕死。小時候父母管教嚴厲時,為了不挨打,也為了零用錢,或新玩具而用功。大概是這樣積年累月下來,被慢慢「馴養」了我猜。

那時晚飯吃飽後差不左右半個小時左右,我會繼續讀書。沒多久媽會切水果進來,她常坐在房間等我吃完,才把碗盤收出去。每晚讀書得時候,都是我佔據整個房間,弟弟不是在飯廳桌上寫功課,就是在客廳裡,聲音調小小地看電視。

剛開始當然會覺得媽很煩,認為她每時每刻都盯著我。有次媽切完水果又坐在床邊,原本想叫她出去不要打擾我,但媽竟然開始偷偷掉眼淚。我以為我不耐煩得眼神傷到她了,嚇地忙問媽怎麼了,同時急著辯解說,不是煩她云云。

沒想到媽眼淚更嘩啦嘩啦地流,後來媽才自言自語般,說出她的委屈。早不記得確實內容了,好像與貸款和父親有關。聽她訴完苦,我發現原來媽也蠻不容易。不是爽爽在家,買菜做飯,閒時逛逛街,上上美容就好得樣子。

那次以後,我會不時請媽切水果,然後叫媽坐著等我吃完,每次媽看起來都很高興。察覺這點的我有些難過,心裡自問:「為什麼這樣也能讓她高興?」跟媽的感情,從那時起慢慢回溫,也比較不煩她坐房間陪我讀書(她也不會坐很久啦)。

國三開課沒多久,台灣發生了那次著名的大地震。睡夢中被地震驚醒,我驚慌地叫醒睡上舖的老弟,被叫醒後他頗為不爽,嘴裡模模糊糊不知道在唸些什麼。印象中搖了好久才停下來,正準備要睡得時候,第二次,也是最強的震波來了。

這次不止我弟嚇得不輕,我也聽見父母房間傳來媽的驚叫。然後我爸大喊:「躲在床底下!」搖晃結束後,我們全家匆忙下到公寓樓下的馬路上,而街上早已都是驚慌失措的人們。

待了十幾分鐘後,爸開始跟其他鄰居討論,說這次地震不知道有多嚴重。媽抓著我的手臂,開始有些瑟瑟發抖,也不知道是冷得還是嚇得。

我自告奮勇要上樓幫她拿件衣服(其實是我尿急,憋得有些難受),sosing.com可她抓緊我,死也不讓我上樓。又過了好漫長的一陣子,隨著人群逐漸散去,我爸終於決定可以回家了。隔天一大早爬起來看新聞,才知道南投災情慘重。

國中生的身份對我來說,是聯考前一天才結束的。考完那天,印象中我睡了整個下午吧?隔天,媽買了印有考卷答案的報紙叫我試算,那時才終於有緊張得感覺。

算了下應該是會上,但我跟媽說大概只有五成把握。記得媽用不知道難過,還是失望的表情說:「好吧,只能等放榜再說。」放榜那天,我跟媽說她去看就好,期待又怕受傷害得心情讓我沒有勇氣面對。

那天接近中午,我媽突然衝進房間,歡喜地跟我說:「你考上了!上了!」考上是考上了,但建設公司的進度也不馬虎,工程款收款單一張張寄到,父母冷戰也漸漸增多。那時期媽心情經常是低落的,只不過在小孩子面前她都裝沒事。

但連我那超沒神經的老弟都感覺出來了,何況更敏感的我?因為有些擔心父母的關係,暑假時,如果父母雙方又陷入冷戰,我會試著當和事佬。偶而想起,也會幫媽做些家事,但最主要的,還是曉得要主動跟媽聊聊天。

一開始真沒啥話題好聊,但後來發現回憶是最好話匣子,所以吃飯得時候,常會問起一些往事,有次聊到爸跟媽求婚得經歷,一直都知道我爸不怎麼浪漫,但真正不浪漫的人好像是我媽。

有次約會回家路上,我爸:「啊,那個,妳有想要結婚吧?」

我媽:「有啊。」

我爸:「喔……那……我們……」

我媽:「我問過了,小聘16萬,大聘50,大聘會退。」

我爸:「66喔?好,我回家拿錢……」

父親回家要了66萬,然後他們就發喜帖了……沒有燭光,沒有大餐,沒有單腳跪下,連鑽戒也奉欠。父母從交往到結婚才半年左右,他們的想法是既然雙方都有共識了,那就早點定下吧。

那個暑假最值得回憶的事,是跟媽去KTV。媽本身還蠻愛唱的,只是忙著家裡跟小孩,很少有空去罷了。那次她剛好有優惠卷,所以計畫好要帶我跟我弟一起去,但我弟打死都不想跟(他只想在家打電動)。

我拗不過媽可憐的眼神跟碎念,加上我從沒去過,所以就答應了。

剛開始在包廂裡有點尷尬,母子倆不太會操作點歌機,又面對多如繁星的曲目,所以不知道該從哪裡下手。我那時都在讀書,不清楚哪些歌手當紅,只知道那陣子都在放孫燕姿。

好不容易點了幾首她的歌,媽卻推說她不會唱,我只好硬著頭皮抓起麥克風。變聲期的詭異嗓音,與忽快忽慢的節拍,使得媽從頭笑到尾。我還真以為自己有把那帶著感傷的歌詞,充分表達出來得說……

實際上那首歌把歡樂的氛圍打開了,我開始跟媽互相捉弄起來;我點了首聽都沒聽過的古老民謠給媽,媽則點了首英文歌給我。總之兩個人輪流亂唱,沒想到後來HIGH到,在包箱裡跟媽情歌對唱。

第一首還沒什麼,第二首開始出現某種說不出、道不明得感覺。我跟媽唱到後面還稍微對看了幾眼。

國三我認為是地獄,沒想到上了高中,才知道地獄底下還有十八層。國中時,在班上我還能考個前五名,到了鶴群裡,我苦澀的發現自己只是隻雞。名次一下子落到十幾名外,不要說爸媽,連我都很沮喪。

我堂姐那時給了許多很有用的建議,這裡特別感激她一下(不過希望她永遠不會看到此文);她高中考得比我更好,大學也考上第二志願。她以過來人的經驗告訴我,在明星高中裡,同學都是通過考試篩選過來的,不是國小、國中那種高斯分佈的環境,所以要學會忘記以前種種成就。

「你得專注先跟自己比,藉此重拾自信」

「每科都以下次月考再進步一、兩分為目標。」

「不要小看這種進步喔,整年累積下來成果是巨大的。」她如是說。

那年房子終於蓋好,大概是最值得高興的事了,因為新家意味著我能擁有自己的房間。搬進新家後,媽來我房間的次數也少了;主要還是放學後,如果不需要去補習班,我會留校晚自習。週間我通常十點左右才到家;週末也是早上八點到學校,下午五六點才回家。

高一的日字就是每週那樣輪迴,除了讀書之外,休閒就只能跟同學打打球。不過老師也鼓勵我們去打球,因為他們說這樣才有體力更用功,他喵得咧!升高二的暑假,日子跟平常沒什麼兩樣;週一到週五學校有暑輔,六、日則自習。

有天難得全家聚在一起吃晚餐,趁著輕鬆的氛圍,我問爸晚上可不可以打PS2。

「喔,媽媽你說呢?」爸望向媽。

聽到爸那樣問,我心裡哀嘆:「大事休矣~」

「不可以,你還嫌近視度數不夠深?媽寧願你去打打球。」果然!

「哪有這樣的!?為什麼弟弟就可以一天到晚跟朋友出去?我除了讀書,什麼都不能做?」我抱怨道。

「我哪有!?!我是跟朋友去圖書館好不好?」我弟急忙辯解著。

「屁啦」

「好了!吃飯吵什麼吵?」媽將鬩牆之勢止於萌芽。爸對我苦笑了下,低頭吃飯。

見飯桌上氣氛有些僵,媽緩和了下表情,開口道:「你們要不要陪媽媽去唱卡拉OK啊?」「我有優惠卷呦!」

「媽媽這禮拜我輪班歐」我爸毫不遲疑地提醒道。

「我知道,又不是問你。」媽說完看向我們兄弟倆,滿臉期待地問:「怎麼樣?」

「那個……我跟同學已經約好了……」我弟趕忙推託。

「又要跑出去玩?你怎麼就不好好用功……」我媽開始念我弟。

好不容易才唸完,她看向我,發現我臉上不置可否的表情後,明顯有些失望。

飯後爸找了個機會,要我跟我弟認真考慮跟媽去唱歌。他說我們該多珍惜還在家的時光;也該再懂事一點、孝順一點。當時雖有些勉為其難,但很慶幸事後有聽父親的話;那晚媽送水果來我房間時,我就問她願不願意帶我去唱歌。

「少來了,你暑輔不去啦?」媽笑道。

「星期四的話,下午是體育、綜合啥的,不去也沒差啦。」

「況且媽既然願意獻醜,我也該不藏拙啊。」

「欸~我唱得比你好多了好嗎?」媽笑著抗議。

「那禮拜六怎麼樣?」

「週末有優惠嗎?」我懷疑道。

「對厚……」媽想了下「那幾節課不去,真的沒關係嗎?」

「我們班還有人暑輔都沒來咧」

「嗯……我考慮看看」

「噯呦,不會怎樣啦。拜託啦媽,我連週末都在讀書……」

「這樣子的話……嗯……好吧……那禮拜四中午我去接你?」

「真的嗎?說好嘍?」

那天中午,媽竟然開爸的車來接我。上車後我問:「妳怎麼開爸的車?」

「他的車之前被刮到啊,今天早上車廠通知弄好了,所以我就去車廠把它開回來嘍。」

「喔。」

「中午想吃什麼?」

「嗯……吃個XXX吧?」我提議的那間麵館,媽跟我都很愛。

「我弟咧?」

「他跟朋友去游泳池。」

「過太爽……」我小聲道。

「好啦,再堅持兩年,聽說大學由你玩四年耶!媽要不是太早結婚,其實很想上大學的……」媽開始滔滔不絕,回憶起她的青春時代。

「……」

「怎麼啦……?」媽說了好久,發現我都沒反應。

「……」

「其實你的努力媽都看我在眼裡,媽很心疼你的,你知道嗎?」

不好意思說得是,那時我正在意淫學校裡,剛到任的某女老師。我們班依照常理,猜她大概三十出頭,但她外表看起來只有二十幾歲的樣子。除了精緻的臉蛋,她還有種知性、成熟與自信的美;好一陣子,她都是我打槍得幻想對象。

「哥哥你有在聽嗎?」媽擔憂地問道。

我回過神來,帶點慌亂地說:「有……有啦……」轉頭時,雙眼不經意瞄到媽的大腿。媽當時穿了件休閒短褲,可能是坐著得關係還怎樣,她的大腿有大概四分之三暴露在空氣中。雖然迅速將目光收回,但一路上,我有好幾次忍不住偷瞄。

必須說,除了曲線豐盈柔美之外,媽那雙腿真的白膩非常,白到可以微微看到肌膚下青色的靜脈。

媽載我回家先讓我把制服換了,我們才去吃飯。吃完午餐到了KTV後,在我刻意營造之下,包廂裡氛圍迅速歡樂起來;每次換媽唱得時候,我會在旁邊伴舞鬧她,害得她又唱又笑,沒兩句完整的歌詞。

有些鬧上癮了,我突然興起,趁媽去化妝間時,點了首情歌。當時欲蓋彌彰得對自己解釋說,只是捉弄她罷了,結果忍不住,又點了幾首對唱情歌。媽回來後我開始唱,印象中超緊張,死死盯著螢幕不敢看媽。

坐在身旁的她異常安靜,結束後媽依舊沒說話,氣氛亂蠻尷尬的。終於,我點的對唱情歌開始了,沒想到媽先拿起麥克風唱了起來,然後我大著膽子也加入,可以感覺兩個人都有點走調。

我不自主地向媽坐靠近了些,驚喜的是媽也向我靠近了點。一首歌結束,我跟媽還是坐得很近,但都沒說話。下一首歌開始後,我偷偷看媽,媽也偷偷看我。我先唱了起來,輪到她時,她也毫不猶豫地開啟嗓子。那首歌結束後,或出於戲弄,或出於我也解釋不出得衝動,我轉身便抱了上去。

抱住時感覺媽震了下,嬌驅開使僵硬;成功得手的我反而楞了下,因為沒想到真能抱住。我以為鐵定會被推開,然後被她狠狠教訓一番,但媽竟然沒有抵抗。又驚又喜的我,失控地朝媽臉上親去,媽嘗試閃躲了下,但被抱住的她能閃到哪裡去?我輕吻著她的臉頰、脖頸,雙手忍不住開始在她身上亂摸起來。

過了一陣子,媽忽然推開我並站起來,我有點不解甚至惱羞地看著媽,媽避開我的目光,然後說她去一下洗手間。之後當然唱不下去,老實說我不記得是怎麼出了KTV,又怎麼回到家的。只記得坐在助手席上,滿心都是尷尬與懊惱。

好不容易到家,我急切的掏出鑰匙,開了門、除掉球鞋正想往房間走去,背後傳來門關上的聲音。我忍不住回頭,看見媽正彎腰去脫她的高跟鞋;由於媽把頭髮盤起得緣故,我的視線可以稍稍穿進媽的領口。

我情不不自禁地拼湊起媽的胸形。到現在都還記得那件黑色蕾絲上衣,與米色休閒短褲。媽確實會打扮自己,自我有映象起,她在外頭好像從沒邋遢過,出門打扮總能既簡約又時尚。

當時媽身姿充滿了女人味,還有某種魅惑力。高跟鞋脫到一半,媽抬頭見我在看她,又慌忙低下頭去。把鞋脫好,然後放到鞋櫃裡後,起身見我還在看她,媽表情開始有些不自然。

當她想從我身邊繞過時,真不知道哪來得勇氣,我又一把抱住她。這次媽好像沒有嚇到,也跟在包廂裡一樣,沒有反抗。我大起膽子來又去親她,媽閃躲著,沒有讓我親到她的嘴唇。但除此之外,臉頰、耳朵與額頭都被我親到了。

漸漸得,我開始從媽側臉往下親去,媽呼吸不勻地開口說:「哥哥你等一下……停一下好嗎?」

我慢慢停下來。

「你可以先放開我嗎?」媽軟聲道。

不但沒放,我還看向媽,她與我的目光一觸即分;但至今都還記得,媽眼神中的迷離。見她低著頭不敢看我,我又壯起色膽去親吻媽的肩膀。

「你等一下……」

忽視媽的軟語相求,我繼續親吻著她的香肩。

「你知道……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

我不知該如何回答,只是越發將懷中的女人抱緊。

「你……你……真的要這樣?」

我心「咚咚」直跳,看著她點點頭。

「有些……有些事情發生了……就再也回不去了……你有想過嗎?」媽看著地板說完,沈默下來。

母子倆就那樣僵持在玄關那裡,後來與其說聽見,倒不如說感覺媽嘆了口氣;她又小聲又艱澀地說:「去洗澡……」

頁: 1 2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