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的戀母日誌

這一塊、兩塊在當時來說可是一筆很不小的數目了,我聽的有些心動起來,但還是有些不敢。

而這時一旁的李俊就開始慫恿著我說:「你只拿一件的話,你媽是不可能發現的。」

我想了想表示還是要回去想一下,就這樣回去了。

一直到我媽回來做飯、我洗完澡睡覺我的整個還是心緒不甯的。

就算是到了六年級我還是和我媽在一個房間裏睡覺,只是她不再像以前一樣毫無顧忌地會在我面前換衣服了,每一次換衣服都會叫我出去。

等到她洗完澡進來睡覺的時候,我還是在想著李俊說的事情,關了燈我還是睡不著,就坐了起來打算下床。

「怎麼了?」

我媽看我突然做起來,就問我。

「我去上個廁所。」

「剛才怎麼這麼不去上,你這孩子就是這樣,事情都不知道先準備好,把燈打開別摔倒了。」

我按著我媽的吩咐把燈開起來走了出去。

其實我的目的根本不是去上廁所,而是去廁所看看有沒有我媽洗完澡換下來的衣服,竟然還真的讓我找到了。

一件紅色棉質內褲,一雙肉色絲襪,還有紫色的奶罩,拿在手裏感覺好像還是熱的,我激動地把奶罩拿到鼻子下用力地聞了聞,有種淡淡的香氣。

因為中午剛看的黃色故事書的緣故,我又聯想到了故事書裏的內容,小雞雞又有點翹起來的樣子。

本來還想多聞久一點,沒想到我媽突然叫我,看這麼久還沒好,我又把內褲、奶罩放好趕緊走了回去睡覺。

一進到被窩我媽就叫我躺好趕緊睡覺,明天還要去上學,可我受了故事書和剛才的奶罩的刺激,哪裏有心思睡覺,滿腦子想的都是書裏的內容,和我媽穿上這些奶罩的樣子,一直到了後半夜才睡著。

最後我自己考慮好幾遍覺得偷我媽的內褲什麼的出去賣,實在是太危險了,容易被發現不說,要是李俊那小子以後拿這個來要挾我就慘了。

我們當時的小孩子之間是很流行說誰的媽媽被誰誰誰給操了,說誰的媽媽很騷什麼的,我可不想到時候我媽媽被人說閑話。

自從我拒絕了李俊的要求之後,他對我的態度也變得冷淡了許多,也幸虧我當時拒絕了他。

因為後來在我們小夥伴間有流傳著一個秘密,其實大家都已經知道的事情應該不能算是秘密了,只是這件事情只限于我們男生之間。

說是班裏一個叫田興騰的男生有偷她媽媽的內褲被他媽媽發現,這個田興騰平時並不和我們玩在一起,人有些木訥,一點也看不出來像是做這種事的人。

所以當時這個傳言流出來的時候其他人都不相信,但只有我一個人知道這可能是真的,因為那段時間我看李俊和那個田興騰走得蠻近的,當時我還納悶兩個性格完全不同的人怎麼走到一起的。

再後來李俊沒有來讀書說是輟學了,就更加證實了我的想法,從那以後說是李俊家搬家了,而田興騰後來也不知道去了哪裏,大家只是猜到關於田興騰的流言可能是真的,才會離開這裏,但他們怎麼也猜不到李俊又為什麼好端端的搬家了的原因。

我被他們兩個的事情嚇到,生怕李俊會不會把我也抖摟出來,所以那幾天關于他們的傳言傳的沸沸揚揚的時候,我既擔心著哪一天會在別人的議論裏聽到自己的名字又在擔心著李俊會來找我,整個人的精神狀態都很差。

以至於我媽看見我萎靡不振的樣子以為我生病了,要帶我去看病,到了醫院醫生問了我幾個問題,說是我精神過度緊張才會睡眠不好,又因為小不敢開什麼安眠藥,就開了一些有助睡眠的藥物給我。

我媽媽當時也挺納悶的,我也不是一個學習很刻苦的孩子,這個年齡段怎麼會精神過度緊張那,於是就問我,我一下想不出其他的借口,就隨口說是因為快期末考了,我媽聽了還特別高興的摸了摸我的頭,說我長大了懂事了。

到了晚上的時候,我媽把醫生開的藥給我拿了出來,看著我把藥吃下去,因為她知道我不喜歡吃藥、怕藥苦。

到了晚上睡覺的時候還開著燈要先看著我睡著,這也是我長大以後很久都沒有體會過的母親的溫柔。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時候睡著的,只是迷迷糊糊地頭就開始暈了,再後來眼前好像看到了一道亮光,但很模糊,我死命地揉著眼睛還是看不清楚。

再後來就來到一間房子裏,房裏有一只很古樸的大的圓木水桶,那是村裏人平時盛放大米用的,然而此刻卻有一個女人坐在裏面,還沒有穿衣服。

我的眼睛也只是能看清楚她沒有穿衣服,到了一些關鍵部位的時候就變得霧蒙蒙的,再去看她的臉,竟然能清晰地看到是媽媽,她還笑得特別燦爛地看著我。

那種笑容是我從沒有在她身上看到過的,她突然又把水桶裏的水潑向我,可我一點感覺也沒有,她又笑著向我招了招手,我走了過去。

不知道怎麼的衣服就變沒了,她讓我坐進來和她一起洗澡,我依照她的吩咐坐進了木桶裏,她管自己用水洗著澡,而我的眼睛就直直地往她的胸部盯著,我媽看到我的樣子,只是很溫柔地對我笑,我也不知道哪裏來的膽子就直接把手伸了過去打算去抓。

然後,夢就醒了,我當時醒過來的第一下整個人的腦子都是特別清醒的,後背還一陣冷一陣熱地冒著冷汗,對於剛才那個亦真亦假的美夢都記得很清楚。

越是回憶剛才的那個夢境越是難以分辨到底是真是假,不知道大家有沒有過這種感覺,知道自己剛才做的是夢,但是回想起來又覺得特別真實,好像是真的一樣。

然而下一秒我又來不及考慮到底是莊周夢蝶還是蝶化莊生,我發現自己上方側著的一只手掌在抓著一個軟綿綿的東西,是球狀的一個物體,手感是我從來沒有感受過的,摸起來特別舒服。

我緊接著才想到這個物體是我媽媽的,因為她此刻就睡在我的身邊,而我的大腦也立馬聯想到了自己到底是摸到了什麼東西。

關於乳房的描寫我在小說中看到過,也是像剛才描寫的那樣特別的軟,摸起來特別舒服,之前也只是在偷看別人洗澡和小時候媽媽換衣服的時候瞥過一眼。

我的呼吸頓時急促起來,知道自己這樣是不對的,萬一要是被媽媽發現了更是要死,可心裏就一直騙著自己,就多摸一會,就一會,等一下馬上就放開。

一開始發現自己的手掌摸著的是媽媽的乳房以後,嚇得整只手都堅硬了,動都不敢動,就這麼覆蓋在上面,又過了一會看媽媽沒什麼動靜,心裏一個邪惡的聲音就一直催眠著自己,摸一摸試試看,很舒服的,怕什麼。

手掌就稍微加重了一點力道,就只是這麼一點力道就足夠讓我感受到了女性乳房的魅力和彈性。

這種事情就像毒癮一樣,有了第一下就會有第二下,我的手掌就開始了一下一下地輕輕地擠壓媽媽的乳房,一邊還要注意著她的反應,怕她醒過來,恐怕是我長這麼大精神力最集中的一次。

後來就這麼玩了一會後開始産生了更大的邪念,只是這麼輕輕地摸著根本撲滅不了心中升起來的那團火,可能當時的我也已經被慾望所迷失了,不計一切後果,只想得到更大的快感,開始手掌更加用力地抓捏媽媽的乳房,我當時的感覺是都快要把她的乳房抓爆了。

後來的事情也證實了我的想法,我只是這麼用力地抓了一下,原本在熟睡中的媽媽突然若有若無地呻吟了一聲,盡管她叫的很小聲,但我當時是特別留心她的情況加上晚上又是靜悄悄的,其實聽起來也是蠻大聲的。

我當時以為是把她抓疼了,是痛苦的那種叫喚,但現在想來這呻吟實在是分不清到底是難受還是舒服,只是當時已經把我嚇得動都不敢動,就這麼保持著原樣,手掌放在媽媽的乳房上覆蓋著,眼睛則緊緊地盯著她的後背。

直到看到媽媽的身體動了一下,趕緊就把眼睛閉上,但手還是沒有收回來,而且也不敢再亂動了,我也不明白當時我的心理素質怎麼會這麼好,就是換做現在的我恐怕也做不到反應這麼快。

媽媽醒來以後整個人呼吸都不一樣了,這也讓我知道她確實是醒了,不是碰巧動了身體。

就這麼閉著眼睛過了幾秒鍾吧,媽媽就把我的手輕輕地從她的乳房上拿了下來,再輕柔地放到了我自己的身邊,接著又聽到好像拉衣服的聲音,可能是整理自己的衣服吧。

這個夜晚又再一次恢複了甯靜,在我原以為就這麼結束了,慶幸著自己沒有被發現的時候,一只手輕輕地掃過了我的小雞雞的位置。

我被嚇了一跳,但我反應很快當時馬上就想到是媽媽,只是想不通她要做什麼。

然後下一秒媽媽的手指就輕輕地隔著我三角褲敲了敲我的小雞雞,我當時因為剛剛摸了媽媽的乳房,小雞雞還在勃起狀態,其實應該也不能叫勃起,至少不是成人的那種變得很硬,只是會脹大一圈,還是比較軟的那種。

媽媽也不知道是不是被我脹大的小雞雞嚇到了,突然停止了用手指輕敲,再過了一會就改用幾根手指的摩擦。

雖然她用的力道十分地輕柔,但我全身上下就是有一種說不出的舒服,比我剛剛摸她的乳房所帶來的感覺還要舒服。

再到後面媽媽似乎也不滿足于只用幾根手指來摩擦,直接就用她的整只手掌包裹住了我的小雞雞,她的手掌很溫暖,因為可能保養的好,手上也沒有繭子,小雞雞被她抓在手裏說不出的舒服。

她的動作都十分的緩慢和溫柔,手上也有一下沒一下地手掌縮緊捏一下我的小雞雞,這種感覺就跟要升天一樣,我到現在都很回味,但無論如何後來從女友、妻子身上都體會不到了。

就這麼把玩了一會兒後媽媽就鬆開了我的小雞雞,調整了一下身體又開始了睡眠,我帶著剛才的快感也在不知不覺中進入了夢鄉。

到了第二天起來的時候,我發現自己的精神特別的好,看到媽媽的時候還有些不好意思,但媽媽卻表現的絲毫沒有異樣,讓人根本想不到她昨晚對我做了什麼事。

再這樣過了幾天,終於是從同學的口中確認了李俊已經離開了我們村的消息,我整個人從上到下都松了一口氣。

再到後來的夜晚,每當我想要再一次體會媽媽柔軟的乳房時,心裏就開始打鼓,總覺得這樣做的話會馬上被她發現,總是想要等到她睡得熟一點的時候再下手。

可因為白天都在外面瘋玩的原因,到了晚上都特別地想睡覺,等著等著自己就睡著了,所以是再也沒有讓我得逞過。

就這麼一直到了六年級畢業的暑假,當時覺得是長這麼大以來最快樂的假期了,因為大家不像現在這樣要選學校,鎮上就一所中學,我們這些同班同學讀完了小學,到了初中其實還是老一批人,所以也沒有什麼不同的地方。

而我的爸爸在這個暑假裏也會回來,以前每逢爸爸從外面打工回來我都會特別高興,因為他總是會帶好吃的好玩的回來給我。

而今年我對於他的歸來卻沒有那麼多的期盼。

原本今天是約定好幾個小夥伴一起去放風箏的,但是由於帶頭的大林要幫家裏幹活,剩下的人也沒了什麼興趣就臨時取消了約定,我在外面閑逛了一會兒剛想回家的時候。

這時候看到媽媽推著腳踏車在路上走著,她的旁邊還跟著一個男人,那男人我認識,是媽媽工廠裏的同事,我叫他陳叔叔的。

他倆邊走邊笑,我爸不在家的時候,就我和我媽住一起,她都會有意地躲避一些男人的糾纏,就怕會給村子裏的人說閑話。

但這個陳叔叔卻是個例外,至少我已經看見過好幾回了他和我媽一起走路說話。

突然,我看到陳叔叔的手好像往我媽的腰間摸了一把,因為距離太遠我也不知道有沒有看錯,只是後面我媽好像瞪了他一眼就騎上車管自己走了,他看著我媽的背影笑了笑也騎上車往自己家的方向開。

回到家以後我媽正在做飯,還哼著小曲看樣子心情格外高興,我就問她,我爸什麼時候回來。

她笑著看著我說,怎麼?想你爸爸了,再等等,過幾天就回來了。

我也不知道那時候為什麼會問她這個問題,只是特別希望我爸這個時候回來,趕跑那個陳叔叔。

又這樣過了一個星期多吧,我爸終於是從外面回來了,也像我期待的那樣,帶了很多好吃的、好玩的回來給我,我媽有點生氣地說了他幾句,怪他亂花錢,我爸只是笑一笑也沒說什麼。

在吃飯的時候還特地問了我的學習狀況,我媽也如實地跟他彙報了,我的成績也只能算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我爸聽了以後只是說了幾句鼓舞我的話,沒有什麼責備,因為那個年代找工作主要還是靠關係。

到了晚上睡覺的時候家裏只有一間房,我爸回來了,我自然不能再和我媽一張床睡覺了,就臨時拿了一張小木板加兩條長板凳拼湊出了一張小床來給我睡。

因為突然換了一張床睡覺的緣故,平時特別容易入睡的我竟然失眠了,其實也是在期待著什麼。

在經過了那些黃色故事書的洗禮後,我也開始懂得了大人之間的秘密,知道他們睡覺總是會偷偷地幹一些別的事情,而我爸這麼久沒回來肯定是要徹夜操勞了。

果然如我所料,在我裝睡過了沒多久,就聽見我爸說話的聲音。

「好像睡著了?」

「你去看看去。」

我媽示意著我爸去看看我到底睡著了沒有,幸好我早就有做好了準備,當我爸下床來到我身邊的時候只是看到了一個正在熟睡中的我。

「看過了,睡著了。」

接著就聽見我爸上床,床板一陣響動,我家當時的床還是那種木板床,有稍微大點的動作都會發出那種吱吱吱的響聲。

「你輕點,別回頭把成成吵醒了。」

「放心吧,小孩子睡覺都不容易醒的。」

後面我媽就沒再說什麼了。

後來又聽到了一陣親吻的聲音,我當時因為心裏早有了準備,所以側躺著的時候,臉是朝向我媽他們那邊的。

這時候我偷偷地睜開了一點眼睛,眯成了一條縫向床上看去。

借助著那麼一點點月光我能夠比較明顯地看到,我爸正壓在我媽身上熱烈地激吻,他們的身上還蓋著一層薄薄的床單,遮掩著他們的下體,而上半身則是裸露著。

我也是過了這麼多年再一次看到我媽的乳房,在月光的照射下顯得特別的雪白圓潤,雖然尺寸不是特別大,但是形狀很好看,長大以後才知道那叫筍子奶。

我爸就這樣嘴裏含著媽媽的舌頭不放,一只手又不停地揉搓著她的奶子,我之前也曾經偷偷地嘗試過他的滋味,自然知道手感是多麼的舒服。

更何況當時我還緊張的要死,力氣不敢太大,現在看我爸肆無忌憚地捏扁搓圓,在他的手裏那對奶子不斷地變化著形狀,我的心裏就有一種怒意油然而生。

這前面就算是打跑一個陳叔叔,這回頭還有我爸那,我不是永遠都摸不到我媽的身體了嗎。

一陣親吻過後,我爸鬆開了我媽的嘴唇,手往下笑著摸了一把,也不知道他摸到了什麼,我媽倒是被他嚇了一跳,也不算是嚇了一跳,反正聽她的聲音好像有點難受。

我爸的手在那層床單下面鼓搗了好久,終于才拿了上來,他的手指被月光照射竟然閃爍著一層晶瑩的光澤,像是抹了一層蜂蜜一樣。

這時我的腦袋靈光一閃,才記起來這好像就是書裏說的,女人舒服的時候下面會流出來的淫水,那這麼說來,我媽剛才是舒服地呻吟了,而不是被我爸弄得難受。

只見他把手指拿到我媽面前去好像是要給她聞聞,我媽則是難為情地把頭扭向了一邊。

「我這麼久沒在家,是不是想了?這麼會功夫就流了這麼多水。」

我媽偏著頭不說話,但我能聽到她急促的呼吸聲,我爸看我媽沒回答她,不依不饒,拿著沾滿了淫水的手指就要伸到媽媽的鼻子前,被媽媽伸出手來氣的排掉。

「死鬼,一回來就作弄人,你要不快點弄,待會兒又不行了。」

這時我爸一改剛才的溫柔,突然變得凶戾起來。

「行不行你等會兒就知道了,非讓你明天下不來床。」

後面兩人都不再說話,我爸在床單下又鼓搗了一會,隨著他的一個挺腰,我媽和他同時發出了一聲低沈的呻吟。

頁: 1 2 3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