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母子情

今天他們在酒席上談笑風聲只是給外人看的,散席後他們便行如陌路人般。爸爸只是對媽媽說:「我回公司了」,便開車走了。他們的感情已徹底破裂。

而妹妹跟媽媽似乎也越來越疏遠。

媽媽現在一定很空虛寂寞,三十五的女人是虎狼之年,性慾極強,沒有感情的寄托,性生活也沒有。我甚至懷疑媽媽晚上會不會自慰。

「今天她喝了很多酒,酒能亂性,讓人喪失自控能力和理性,再加上剛才在車裡的小插曲,她的慾火一定已被我激起!」我興奮地想著,「今晚一定是我最好的機會!」

我懷著一種無比亢奮、無比緊張、無比激動的心情走進了院子,走上了樓梯。。。。。。

終於,我打開家門進到屋裡。

茶几上有瓶開封的葡萄酒,媽媽就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拿著一杯葡萄酒準備喝。

看見我進來,媽媽說:「來,鐵雄,陪我喝兩杯。」

我正想勸她少喝,但轉念一想,她喝多對我更有利。

於是,我也倒上了一杯葡萄酒,再坐在她對面的沙發上。

這時,我這才發現媽媽有些不對。

剛才發生的事讓我以為媽媽見到我一定會尷尬,但媽媽彷彿什麼事都沒發生一般。看來,媽媽喝多了。

「乾杯。」媽媽跟我碰了一下杯,一口乾盡,我也只有幹盡。

這一杯喝完,媽媽臉上已泛起紅暈。

我說道:「媽,今天你喝了很多酒。」

媽媽淡淡說道:「最近心情不太好。」

我說道:「你的心事可以跟我說說嗎?」

媽媽便開始向我傾述:她跟爸爸的感情已破裂,因為爸爸在外面有了私情;而妹妹住校也並不是為了學習,而是為了方便玩樂。

我暗暗歡喜:媽媽跟我說這些埋藏在心裡話已表示她喝多了。

媽媽說著、說著竟激動起來,她一把抱住我說:「鐵雄,你可不要像你爸爸、妹妹那樣離開媽媽。」

我也猛的激動了,我一把抱住媽媽說:「媽媽,我不會離開你!你不要難過,爸爸不愛你我愛你!」我猛的一下親吻了媽媽的臉頰。

媽媽一下楞了,她說;「你,你說什麼?」

當時,我酒往上湧,我激動的大聲說:「媽媽,我愛你!」

媽媽似乎酒醒了,楞在當場。她的臉色一下變的蒼白,她呆呆的看著我,好像從未見過我一樣。

看見她震驚的表情,我的酒意也已化做冷汗,不由後悔剛才的表白,但事已至此,我已不能後退,我只能前進。

這時,我才發現媽媽還在我的懷中,而我的一番話一下讓她像被定身了一樣震驚在當場,她竟已忘了她還在我懷中。當時,我們幾乎緊貼在一起,媽媽的臉離我的臉只有幾寸。

我發現我這麼多年還沒有跟媽媽這麼近的接觸,可以這麼近的品味媽媽的美。

媽媽真的好美,一張嬌雞巴的粉臉雖然已有些蒼白,一雙盼顧生情的杏眼雖然已因驚訝而瞪大,但我依然越看越愛。

我忍不住說:「媽媽,爸爸太沒品味了,竟然去外面找女人。他竟然不知道,最美最好的女人一直在他身邊。」

媽媽怒叱道:「你,你在胡說什麼。」

我說:「我沒胡說呀,我說的是真心話。在我眼裡,媽媽是世上最美的女人。」

「可,我是你媽媽呀。我們是母子呀,你,你不可以喜歡我。」媽媽急聲說道。

我說道:「為什麼不可以?我們是母子關係,但同樣也是一個男人和女人的關係。你是我媽媽,但在我眼裡你不止是我生身之母,也是一個高貴美麗的女人。我愛一個人沒有任何界限。」

媽媽驚聲說道:「可是,母子相愛是不合禮法道德的,是不正確也不正常的。你愛我,愛上自己的母親,這本就是一種不正確的思想,我們不可能有好的結果啊!」

我越發激動說道:「不,時代已變了,這世界沒有什麼不可能的事。泰國有不男不女的人妖;恐怖分子可以撞美國世貿大樓;張國榮可以公開自己是同性戀一生只愛男人,還有什麼是不可能的嗎?這世界沒有一成不變的事,爸爸以前也很愛你,一定和你山盟海誓過,到現在他不也變了嗎?」

這一番話說完,媽媽竟一下子啞口無言,她秀美的眼睛裡竟閃現出迷亂的目光。她的意志竟似已開始動搖。

過了一會,媽媽似要說什麼。我沒有給她開口的機會,我立即用嘴熱吻媽媽。

我以為媽媽會強烈反抗,但出人意料,她沒有反抗和拒絕,反而迎合著我,用她的舌頭吸吮著我的舌尖。

這一熱吻持續了足足五分鐘。

忽然,媽媽猛的一把推開我,她一屁股坐在沙發上,自語道:「天哪!我剛才做了什麼?我怎麼可以和自己的兒子親吻呢?」

這時,我坐在媽媽對面的沙發上,一口喝乾杯中酒道:「媽,你不必奇怪,剛才的事只不過是你本能的需要罷了。」

媽媽沒做聲,將杯中的酒一飲而盡,好像是給自己壓壓驚。

這杯酒一喝完,媽媽似乎真的醉了。

媽媽雙頰羞紅,斜靠在沙發上,水汪汪的媚眼期盼地地望著我說,「鐵雄,你真的喜歡媽媽嗎?」媽媽的聲音細聲細氣,柔媚入骨。

據說,只有動情的女人才會這樣,媽媽真的醉了。

「對,我愛媽媽是真心的。」我說。

「那你今晚不會強姦我吧?」媽媽說道。

我怔住了,我做夢也想不到這話能從一向高貴典雅的媽媽口中說出來,我從未見過媽媽如此失態。

我正色說道:「媽,我愛你,可能你會認為一個兒子愛上自己的媽媽是荒唐瘋狂甚至變態的。但我依然真心實意的愛著你。你可以放心,我總是個男子汗,就算永遠得不到你,也絕不會做違背你意願的事。」

媽媽忽然咯咯笑起來,她說:「你果然比你那死鬼老爸有風度。這些話你老爸是絕不會說的。看在你的風度份上,我可以給你一個機會。」

我問道:「什麼機會?」

媽媽說道:「你為我做件事,表明你誠意,我再告訴你。」

我忙道:「你要我為你做什麼?」

媽媽又嬌笑起來,看見她笑我的心一下沒了底。

都說男人耍酒瘋厲害,女人要喝醉了酒耍起酒瘋來比男人還要厲害,那是因為女人的心比男人的心更變化多端,誰也猜不透她們心裡到底想些什麼?起碼我就不知道媽媽現在在想什麼。她想讓我做什麼?不會讓我摘天上的星星吧?

媽媽說道:「剛才,你為什麼要吻我?」

我回答:「因為我愛你。我真的、真的很愛你!」

媽媽笑道:「哈,哈,男人都是花言巧語,憑什麼我要相信你?」

我激動的說道:「媽媽,為了得到你,我願為你去做任何事。如果下地獄才能得到你,那麼,就讓老天爺把我打下十八層地獄吧!」

媽媽咯咯的笑著,柔媚的眼睛挑逗地瞟著我說:「想得到我,也用不著下地獄。你就吻吻我的腳吧!要像吻我的臉和唇一樣狂吻,我要看看你對我的愛到底是不是真的?」

媽媽這樣大膽的與我調情,身為童子的我反而不知所措。

也許,我的酒勁上來了頭有點暈,我甚至以為我聽錯了媽媽的話,但當我看到媽媽正在脫高跟鞋時,我知道我沒聽錯。

媽媽要我狂吻她腳的話,令我驚訝不已。

低頭看著媽媽的腳,我問自己:「如果,我對媽媽只是一時的衝動迷戀的話,那我應該立刻回房睡覺,自始自終就當做了一場春夢罷了。但是,我如果真的愛著媽媽,那我就應該為她做任何事。我真的愛媽媽嗎?」

「是的」,不用多想,我的內心已告訴我答案:「我一生一世愛著的人,就是媽媽。」

這時媽媽已脫下高跟鞋等我的行動了。

「媽媽,我能吻吻你的腳嗎?」我抬起頭問。

媽媽勝利般地笑了,她把雙腿抬起來,腳丫直直伸向我。

我倆的距離本來就不遠,媽媽把雙腳伸過來,腳幾乎要貼在我的臉上。

媽媽咯咯的笑著說:「你吻吧,想吻多久就多久。」話剛說完,媽媽已笑的直不起腰,連伸到我面前的雙腳也晃來晃去。

媽媽咯咯笑的像個小母雞,而我對著媽媽那兩支近的足以要貼在我的臉上的腳丫就像一個傻瓜。我暗歎了一口氣,伸出雙手握住媽媽的雙腳,把臉伸出用鼻子頂著她的腳心。

媽媽的腳上還穿著彈力的肉色絲襪,它緊緊包著媽媽的腿部和腳部,彷彿就如第二層皮膚一樣,已成為她腳的一部分。

媽媽的腳有一種淡淡的鹹味,仔細聞聞還挺好聞的。

大概是我的鼻尖在媽媽的腳心蹭來蹭去的關係,媽媽似乎有些怕癢,她皺了皺眉說道:「喂,你聞來聞去的聞了半天兒,在腳上聞出花香了嗎?」

我終於把頭抬起來說道:「媽媽的腳有一種很好聞的味道,有點鹹又有點皮革的味道。」

媽媽看著我認真的表情又好氣又好笑的說:「你聞了半天,只為聞聞我腳的氣味啊。」

我說:「情有獨鍾!」

媽媽一下把腳貼在我的臉上嬌笑著說:「那就多聞會。」

我開始伸出舌頭吻媽媽的腳。

媽媽的腳纖美而柔軟,腳後跟沒有一點繭,白皙幼雞巴的膚色在肉色絲襪的包裹下略成肉紅色。

我先拿起媽媽的左腳,只見五個腳趾緊緊並在一起足弓微彎,令人愛不釋手。

我只感到慾火中燒,陰莖又已挺立起來,我連忙親吻起媽媽的腳。吻媽媽的腳跟、吻媽媽的腳心、吻媽媽的腳背、吻媽媽的腳趾頭,一點也不拉下。開始還很溫柔的去輕吻,後來已不能自控的去狂舔,用嘴猛吸吮媽媽的腳趾。

媽媽似乎也開始興奮起來,忍不住開始呻吟起來。

呻吟中她腳猛的一動,我本在吸吮她的大姆腳趾,這一動竟把五個腳趾全塞到我的嘴裡。。。。。。。

幾分鐘後媽媽把雙腳全都抽了回來,穿上高跟鞋,重新坐好笑著說:「你的嘴還真不小。」

我也笑道:「那時因為你的腳太小了。」

媽媽說:「想不到你真的會親我的腳。」

我說:「媽媽,我願為你去做任何事。」

「看來你是真的喜歡我。」媽媽驕傲地說道,「我相信你了,就給你一次機會吧!」

我問:「什麼機會?」

「得到我的機會。」媽媽一字一句說道。

沒人能形容當時我的心情是多麼激動。

我一下從沙發上站起來激動說道:「什麼樣的機會?」

我不敢相信我的耳朵。

媽媽說:「從小,我就很相信命運,我認為一切事情都是上天注定的。跟你爸爸結婚、生下你和你妹妹,包括現在你爸爸的變心。。。。。。。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的!如果,我們的母子情緣真的也是上天注定,我又怎能反對?」

(6)

這時,媽媽酒勁似已過去,神智已清醒。

我心中一動:我一直以為,我對媽媽的愛戀之情媽媽絕不可能接受,那只是我永遠不能實現的一場癡夢而已。而今夜之事,不過是我和媽媽酒後失態的一場鬧劇。但是,現在看來,希望竟然已近在咫尺!

「我們又怎麼知道老天的安排呢?」我問。

媽媽起身在書櫃上拿了一副撲克,說道:「我們用撲克來賭輸贏,看命運讓我們誰贏。輸的一方要答應贏的一方的一個要求,不得有違,什麼要求都行。」

我看著媽媽說:「好,一言為定!」

「一–言–為–定!」媽媽一字一句說。

我紅著臉說:「媽媽,如果我贏了,我要和你做愛,我要和你一起靈肉交融!你同意嗎?」

媽媽看了看我,慢慢地仰起頭來閉上了眼睛。

媽媽雙掌合十,臉色莊嚴而又神聖,她正在默默的向天祈禱。

一會,媽媽轉過頭來莊嚴的說道:「如果老天真的要你贏,如果你又真的敢要我,我又怎敢違背天意?」

媽媽這話說得我興奮不已,下體一下立了起來。

媽媽又說:「如果我贏,你就得專心學習,不得再胡思亂想,而你也得離開家,像你妹妹一樣住校,看不見我你也可以靜心讀書。」

我苦笑:「那看來輸了我就得離開家門。」

媽媽柔聲道:「我輸了連人都要給你,你輸了只是去住校,你已佔了便宜。」

看著媽媽說話時那嬌柔表情,我更慾火中燒,我不惜一切也要得到這個美麗嬌媚媽媽。

我說:「撲克有很多種玩法,我們玩哪種?」

媽媽說:「撲克不過是種工具,我們主要是看看天意!」

「那我們比玩撲克脫衣服。」我自己都不知這話怎麼說出口。

媽媽粉面一紅,說:「你怎麼可以胡鬧。」

「也不知誰胡鬧,非要我親她的腳,我親的現在嘴還麻麻的。。。。。。」

「好了。」

媽媽嬌叱著打斷我的話,她也知道自己剛才酒後失態漢很胡鬧,她說,「比就比,怎麼個比法?」

我把撲克中的兩個王去掉,說:「現在有五十二張牌,A最大,2最小,每局一人抽一張牌比大,輸的脫衣服,誰先脫光算誰輸了。」

「好。」媽媽說。

我說道:「媽,其實你還佔了便宜。」

「為什麼?」

「我算過了,我全身上下襯衫、西褲、鞋子、襪子加褲衩不過五件。」我說,「而你,卻有六件。」

「六件?」媽媽說。

「對,」我說道,「你旗袍是一件、高跟鞋是一件、絲襪是一件,褲衩是一件、內衣是一件、乳罩是一件,共六件。」

「我也是五件。」媽媽淡淡說,「我今天沒穿內衣。」

我又心跳加速。

「我們各洗一便牌,便開始賭吧。」

我說著開始洗牌,接著媽媽開始洗牌,賭局開始。

第一局我抽的是方片10,媽媽是黑桃9。

媽媽淡淡一笑,脫下自己的高跟鞋;接著我是k,她是7,我又贏了。

歎息中,媽媽除下自己的絲襪。她的姿勢那麼的輕柔,那麼的優美,我不禁心臟狂跳。

接下來我就沒那麼好運了,連輸四局,脫的只剩褲衩了。

媽媽不好意思看我的身體,她低頭說道:「看來老天不太贊成我們的結合,它顯然也認為這是錯誤的情感。」

我的心也一片慘淡,但不到最後我絕不氣餒。

第七局我抽的是小3,我面如死灰。

媽媽以贏定的姿態抽了張牌,誰知竟是張2,她吃一驚。

我笑道:看來老天不想這麼快就輸。

媽媽站起身,慢慢拉旗袍後背的拉鎖,她脫下旗袍。

頁: 1 2 3 4 5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