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母子情

媽媽的陰水浸濕了我的睪丸和媽媽的陰阜,順著我們的陰毛流在媽媽的屁股上,媽媽身子底下的床單都浸淫濕透了一片。

媽媽忍耐不住的呻吟起來:「恩……啊……喔喔……恩恩……鐵雄啊……」

「媽媽,想叫就大聲叫出來吧……誰也聽不見的。」

為了讓媽媽盡量的淫蕩瘋狂,我悄聲的勸她。

我的陰莖更加深入的撥弄媽媽的陰核,使她盡量的放浪形骸。

「媽媽,我會讓你更舒服的……」

我的陰莖在媽媽滑雞巴的陰戶中,抽抽插插,旋轉不停,逗得媽媽陰道壁的雞巴肉不住收縮、痙攣。

「啊……喔……好…嗯…嗯………」媽媽果然開始大聲呻吟起來,雙眉緊蹙,二目微閉,嘴唇一陣哆嗦。

隨著我的抽插,我陰莖的包皮捋到了根子上,與媽媽的陰唇粘連再一起,我的陰毛也與媽媽的陰毛粘連著。

媽媽的陰唇也因為強烈的衝動和劇烈的磨弄更加充血腫脹,一股粘滑濃熱的液體噴湧而出。

「喔……不要……我……癢……癢死了……啊……不要……啊……不要……」

媽媽因我龜頭強勁的撞擊,顯得更為興奮。

她口裡叫著受不了,而臀部卻拚命地抬高向上猛挺,渴望著我的龜頭更深入些、更刺激些。

渾然忘我的美妙感受,激情而快感的波濤,讓她渾身顫抖。

我的陰莖給了她陣陣的快感,迅速地將她的理性淹沒了,媽媽子宮已經如山洪爆發似的,流出更多的淫水。

此時,媽媽陶醉在亢奮的快感激情中,無論我做出任何動作、花樣,她都毫不猶豫的一一接受。因為,在這美妙興奮的浪潮中,她幾乎快要發狂了。

「喔……不行了……我受不了了……喔……癢死我了……喔……」

我的陰莖不停的在陰道打轉,龜頭一次次的撞擊著媽媽的陰芯,那是女人全身最敏感的地帶,這使媽媽的全身如觸電似的,酥、麻、酸、癢。

她閉上眼睛、扭曲著身子享受那種美妙的滋味。

看著媽媽如癡如醉的樣子,我的慾火更加高漲。

我一手摟著媽媽的肩背,一手抓緊了床頭的橫樑,借助床頭的力量向媽媽的體內施加壓力。

媽媽反射的夾緊了大腿,下體輕輕的顫抖著,媽媽的腰部整個浮了起來,配合著我的動作。

「啊……喔……鐵雄……」媽媽再次發出呻吟。她微微的伸直大腿,媽媽擺動的腰肢已然顫抖不已。

媽媽的淫水早已溢滿了陰道,滋潤得我的陰莖更加硬邦邦滑溜溜,每一次插入都達到陰道的深處。

「啊………插到底了…喔……」

媽媽的淫水又再度的湧起,順著我的陰莖再度溢出,浸濕了我的睪丸,流濕了媽媽的屁股和媽媽身下的床單。

隨著我的抽動,從媽媽身體內不斷的湧出更多更熱的淫水。

我更加用力的抽插著媽媽的陰道,磨弄著媽媽的陰蒂,插進去、抽出來,再插進去、再抽出來,抽抽插插,循環往復,愈來愈快,愈來愈深,愈來愈猛,愈來愈加有力。

「喔!…鐵雄…媽媽不行了…喔……」

隨著媽媽的呻吟聲,她的陰道深處又湧出了一股滾燙的淫水。

這會媽媽不僅是陰唇在顫動,連自腰部以下向左右分開的大腿都戰慄了起來,她全身都在嗦嗦的哆嗦。

媽媽的下體再次起了一陣痙攣,不由自主的向上挺,迎接著我的抽插。

我的陰莖不斷地刺激她最敏銳的性感地帶,我的小腹早已沾滿了媽媽的淫水。

媽媽已經完全的墜入了貪婪的深淵。我的陰莖每一次向下插入,媽媽就迫不急待的迎了上去;每一次向上抽出,媽媽就縮緊雙腿期望吸住我的陰莖。

媽媽兩隻手更加無法克制的緊抓我的頭髮,兩腳用力蹬住床板,一頭亂髮左右擺動,整個身軀像一條垂死的蛇一樣扭曲纏繞著。「喔……我…不行了…鐵雄…快…癢死我了……」

媽媽的呻吟聲刺激著我瘋狂的性慾,我完全沈浸在與媽媽做愛的肉體快感中。我已經顧不得理會媽媽的哀求,我一刻也不想停下來。

我彎下腰象公驢一樣趴在媽媽的身上,我鬆開媽媽的屁股用手抱住媽媽的腰,調整了一下角度,緊接著我猛的向上一縱,便開始了更加瘋狂、更加有力的抽插衝刺……

頓時,隨著我的動作,更加強烈的刺激象波浪似的自下腹部一波波翻湧而來,我每一次的插入都使媽媽前後左右扭動雪白的屁股,而豐滿雪白的雙乳也隨著抽插的動作不停的上下波動著,每一次的迎送都是那的珠聯壁合,恰到好處……

抽插速度的越快,媽媽的身子前仰後合的幅度就越大,快感就愈加強烈。

媽媽只能被動的接納我的陰莖,隨著我抽插的快慢強弱扭動著身子。

「唔…唔………喔…」每當我深深插入時,媽媽就皺起美麗的眉頭,發出淫蕩的哼聲。

媽媽淫蕩的反應更激發了我的性慾。

我伸出雙手扒著媽媽的大腿根部,隨著我抽送的節奏,忽前忽後的推拉著媽媽的身子,以增加我抽插的力度。

我後抽的時候,就用力推她,使我的陰莖最大限度的抽出;我前插的時候,就猛的拉她,使我的陰莖更加深入的插進。

我的抽送速度雖然緩慢,可是只要是來回一趟,在媽媽體內深處的肉與肉相吸相壓的刺激,都令媽媽無法控制的發出呻吟聲。

「嗚……喔–」媽媽從喉嚨深處發出的呻吟,如同一個危重病人發出的哀號,顫巍巍的抖擻著拖著長音,令我聽了興奮不已。

陰莖有力的抽插和龜頭粗野的撞擊讓媽媽難以忍受。陰莖進出時的灼熱和疼痛,讓媽媽獲得了如冰雪要融化般的快感,而且隨著我陰莖的抽插,快感更加劇烈、深刻。

媽媽全身香汗淋漓,雙手抓住我的胳膊,兩個飽漲的乳房就像兩個圓圓的肉球一樣,不停的抖動著;瘋狂的快感波浪襲擊著媽媽的全身,她四肢如同麻痺般戰慄不已,她淹沒在愉快感的高潮之中,隨著呻吟她渾身上下象散架了似的癱軟。

「喔……我的天呀,鐵雄,我、我不行了………喔…………」

媽媽淫蕩的呻吟聲,更加使我瘋狂。

我輕聲說:「媽媽,來!把屁股翹高一點。」

這時候,媽媽像一個聽話的小女孩,乖乖的用兩手按著床邊,彎著腰身,翹起屁股,把兩腿左右分開。

我一隻手緊握住媽媽豐滿的乳房,一隻手扶著媽媽的臀部,又一次開始了更加瘋狂的抽插。

隨著抽插速度的加快,媽媽流露出類似哭泣的歡愉叫聲。

我清楚的感覺到在我巨大陰莖的貫穿之下,媽媽下體的快感又跟著迅速膨脹,加上全是汗水的乳房被我不時的揉搓,媽媽全身僵硬的向後挺起。

我從陰莖感受到媽媽已達到了高潮。

媽媽的肉洞連續的痙攣著,淫水一股又一股噴燙著我的龜頭,潤滑著我的陰莖,溢出媽媽的陰唇,浸濕了我們的陰毛,順著我的睪丸和媽媽的陰蒂滴落在地板上。

媽媽被我上下一起進攻著,揉弄著,那快感貫穿了她的全身。

媽媽的呻吟逐漸升高,我的陰莖早已與媽媽的陰道溶為一體,媽媽的陰唇緊緊的咬著我陰莖的根子,我的龜頭深深的插入媽媽的宮頸,每一次抽出,都揪心扯肺;每一次插入,都連根帶梢直插媽媽的宮頸。媽媽的陰唇也隨著我的陰莖的進進出出而一張一合,一鬆一緊的翻進翻出……

粗野、瘋狂、持久的母子性交漸漸推向顛峰!

我的陰莖愈加堅硬,愈加漲大,愈加粗壯,抽動更加有力,插入更加勇猛。

越抽越長,越插越深;幅度越來越大,速度越來越快……

媽媽的腰肢扭動的幅度越來越大,媽媽的屁股翹得越來越突出;媽媽的陰道也隨之急速收縮,把我的陰莖越吸越緊,陰唇也被摩擦得愈加紅腫,愈加敏感;媽媽的淫水也越流越多……

媽媽的下體再次起了一陣痙攣,不由自主的向上挺,迎接著我的抽插。

我的陰莖不斷地刺激她最敏銳的性感地帶,我的小腹早已沾滿了媽媽的淫水,媽媽已經完全的墜入貪婪的深淵。

我的陰莖每一次向下插入,媽媽就迫不急待的迎了上去;每一次向上抽出,媽媽就縮緊雙腿期望吸住我的陰莖。

媽媽兩隻手更加無法克制的緊抓我的頭髮,兩腳用力蹬住床板,一頭亂髮左右擺動著,整個身軀像一條垂死的蛇一樣扭曲著、纏繞著。

「喔……我…不行了…鐵雄…快…癢死我了……」

我旺盛的性慾達到了絕頂的高潮,一下比一下快,一下比一下猛,一下比一下重。。。。。。

抽啊!插啊!我的喘息越來越沉重,媽媽的呻吟越來越急促。

喘息聲、呻吟聲、伴著我的小腹撞擊媽媽屁股的啪啪聲和陰莖進出陰道的粘連聲,交匯成一曲母子亂倫的淫蕩樂章。

(13)

我走下床,站在床踏板上。鬆開媽媽的腰,我用手抱住媽媽的屁股調整了一下角度。為了讓媽媽的陰戶更加突出,以便我更深入、更猛烈的插入,我將媽媽的雙腿高高抬起架在肩頭上。

緊接著,我猛的向前一縱,又開始了更加瘋狂、更加有力的抽插衝刺……

這一次,我的陰莖自上向下斜插著,龜頭正好次次都頂著媽媽陰道前壁穹隆處的G點。我的龜頭不停地探入到媽媽的子宮頸裡,使我覺得幾乎要達到媽媽的內臟。

我的陰莖的每一次插入都將媽媽的肚皮上頂起一道肉峰,每一次抽出都使媽媽的肚皮凹陷下去;媽媽的肚皮就這樣隨著我的抽插一次次隆起、一次次凹陷。

媽媽全身都有遭到電擊的感覺,她的眼睛裡不斷有淫慾的火花冒出。

我雙手不停地揉搓著媽媽早已變硬的乳尖和圓脹的乳房。

媽媽似乎失去知覺一樣微張嘴巴,下頜微微顫抖,牙關咯咯作響,不停的發出淫蕩的呻吟聲。「啊,不行了……我不行了……喔……爽死了……」媽媽全身僵直的挺了起來。

我敏銳的感覺到那是媽媽高潮來臨時的症兆,她潮紅的臉孔朝後仰起,兩隻手胡亂的抓著床單。「喔……弄死我了……。」

我抽動速度漸漸的加快了,歡愉的擠壓更為加重,粗大光滑的陰莖不斷挺進媽媽的陰道深處,每一次都直插媽媽的陰心,每一下都令媽媽全身震顫。

媽媽淫蕩的身體已到達無法控制的地步。

幾乎是在無意識下,媽媽披著秀髮以我的陰莖為軸,屁股開始上下擺動起來,磨蹭著我的小肚皮,陰戶主動的迎接我陰莖的抽插。隨著媽媽身體的擺動,媽媽豐滿的乳房也一前一後彈跳著。

我抓住了媽媽的腰,以免被媽媽大幅度的擺動而使陰莖滑出媽媽的陰道。媽媽更是隨著我的手前後推拉上上下下的沉浮著。

這時,媽媽已經無法控制自己了,她的身體完全被強烈的快感所吞蝕,她忘我的在我的懷抱裡抬高臀部一上一下的瘋狂套動著。

「啊…鐵雄……你把媽媽弄死了……喔……」

媽媽那豐滿雪白的肉體,不停的搖擺著,兩隻挺聳的乳房隨著她的套弄搖蕩得更是肉感。

我叉開雙腿,弓腰縮臀,雙手擠壓著媽媽那晃動的巨乳,下面也狠狠的朝上猛頂媽媽的陰戶,舒服的享受媽媽的套弄。

「喔…鐵雄,不要這樣啊!……」

媽媽嘴裡說著不要,身體卻表現出前所未有的歡愉,上身整個向後仰,長髮凌亂的遮住了臉。

媽媽拚命的套弄、搖蕩,忘情的擺動著腰配合著我的抽插。她已是氣喘咻咻,香汗淋漓了。

這時,媽媽子宮內傳出一陣陣強烈的收縮,把我的陰莖吸的更緊,銷魂的快感從我和媽媽的陰部沖激著我們全身。

突然,又一股濃熱的淫水噴在我的龜頭上,使我又一次猛的打了一個機靈,我不由自主的猛的一抽,媽媽的淫水隨著我外抽的陰莖流了出來。

(14)

我再一次抽出陰莖定了定神,待射精的衝動過去後,我重新爬上床,換了個姿勢,再一次伏在媽媽的身體上,又一次猛烈地插了進去……

我那強勁粗狂的性慾早已使媽媽如癲似瘋。

媽媽渾身上下香汗淋淋,身子在劇烈的哆嗦,那種高亢的性慾高潮使她身不由己:她神經質的期盼著我性高潮的來臨,不能自已的迎接著我更加猛烈的抽插。

伴著一聲聲粗重的喘息,陰莖一次比一次的用力衝刺;迎著那綿綿不絕的淫水,穿過那從四面八方層層壓迫的柔軟雞巴肉,巨大的龜頭不斷的撞擊著媽媽柔雞巴的子宮。

漸漸的,我已不能控制自己!

我的陰莖越來越硬,越來越粗,抽插的速度越來越快,力度越來越重,隨著瘋狂高潮的即將來臨,我簡直無法控制我野馬脫韁般的性慾。

我瘋狂地加快抽插的速度,加重抽插的力量。

我開始不顧一切的用龜頭狂頂著媽媽的子宮頸。那是媽媽曾經孕育過我的地方,插進去格外的酥癢,格外的溫燙!

我的陰莖就像一條黑纓亂抖的扎槍,「突、突、突、突」地在媽媽的陰道中、子宮頸中來回衝刺。

也不知過了多長時間,我的陰莖正在用力抽動時,突然,媽媽體內的子宮口像吸管一般緊吸住了我的陰莖龜頭。

如同電擊似的,我感覺自己的四肢被強烈的痙攣所貫穿,全身融化在無可言喻的絕頂高潮當中,我不由的失聲叫了起來:「媽媽……我的媽媽啊……」

不可遏止的快感象波濤洶湧的海浪,咆哮著、翻捲著,一會把我們媽媽倆拋向浪尖,一會把我們母子倆壓進水底,一層層、一浪浪、一陣陣、一波波不可遏止的快感高潮終於達到了難以遏止的頂峰……我和媽媽的性交終於達到了絕頂的高潮!

「媽媽……我要射了…快頂!快頂…哦…屁股用力……哦…」

我急迫的叫聲呼喚著媽媽的情慾,我抖動的陰莖更刺激著媽媽的身心。

頓時,媽媽挺起了屁股,媽媽的陰道也隨著我陰莖的抖動急劇的痙攣起來,陰道內強大的吸允力猛的吸住了我膨脹的龜頭,一股更加灼熱的淫水噴湧而出,迎頭澆在在我的龜頭上,一陣滾燙的快感象電流一樣傳遍我的全身。

我不由得倒抽一口氣,大腿根部一陣抽搐,陰莖連續抖動,乍然膨大–我開始了最後的衝刺。

每一次抽出,我都要盡力地弓起腰椎,翹起臀部,用力地推開媽媽,讓我的陰莖能最大限度的抽到陰道口,以便下一次插的更深;每一次插入,我都要盡力地反弓起腰,挺起小腹,猛力地拉著媽媽,用盡我所有的力量拚命往前頂,讓我的龜頭能直穿媽媽的宮頸,並最大限度的深入到媽媽的子宮,使媽媽的陰道急劇收縮。

更刺激的是,每一次插入,我都要把龜頭死死的抵在媽媽的子宮口上拚命地磨!

這時,媽媽不僅陰唇在顫動,連自腰部以下向左右分開的大腿都戰慄了起來,甚至全身都在哆嗦嗦嗦;不僅如此,這時的媽媽頭髮散亂、面容酡紅,媚眼如絲、眉頭緊鎖,牙關緊咬、鼻孔張翕,脖頸後仰、下體上挺。。。。。她正在用雙臂緊緊的摟著我弓起的腰肢,不由自主的熱切的盼望著、等待著、迎接著我的射精!!!

奮起全力,我最後一擊!

終於,我那粗大的龜頭深深的嵌入了媽媽的子宮!

這時,媽媽的身子猛的僵直,渾身就像得了發冷病一樣哆嗦起來:「喔……哦…不行…我不行了……媽媽要死了……」緊接著,一股股濃烈的淫水更加猛烈的從媽媽陰道深處洶湧的噴射而出。

我和媽媽已達到母子亂倫的性慾顛峰!

突然,我的脊柱一陣酥麻,眼前金光亂閃。緊跟著,我渾身的血液就像數千萬條小蛇,快速地向我的陰囊急劇彙集。

終於,我忍不住了,我要射精了!!!

心中一動,精關一鬆,如同彙集的洪水沖開了閘門一樣,一股滾熱粘滑的精液就像從高壓水槍裡射出的一條水柱,從我爆漲的陰莖裡急射而出……

「呲……」的一聲,我的精液又一次噴灌進媽媽的子宮……

一剎那間,媽媽的身體象被電擊了似的痙攣起來,抽搐起來,她拱著腰身、閉著雙眼、咬著嘴唇,似乎難以承受似的迎接著兒子之愛的洗禮。

此時此刻,我早已陷入渾然忘我、超然物外的境界。

我只能閉著氣,挺著脊背,把全身的精力都集中在陰莖上,我的陰莖和龜頭已膨脹到了極限。我死死的抵著媽媽的子宮壁,「呼哧、呼哧」的急劇喘息著。

射精管更加擴張,更加灼熱……

隨著陰囊的收縮、隨著精管的脈動,一股、又一股……我充溢旺盛的精液接連不斷的噴射而出,如同一隻隻利箭直射媽媽的陰芯。這精液帶著我火熱的體溫,帶著我瘋狂的赤子之情,猶如狂風暴雨般的暢酣淋漓的澆灌著母親空虛的子宮……

我的精液與媽媽的淫精在子宮頸裡會合、激盪、交融著,然後又緩緩的流進了媽媽的子宮深處。

這時,媽媽的陰唇正在緊咬我的陰莖,媽媽的宮頸正在吸允我的龜頭,媽媽的子宮正在吞嚥、吸收、消化我的精液……

啊,爽死我了!

而媽媽的子宮在吸納了我的大量精液後,似乎也獲得了更大的喜悅。

我清楚的感覺到:媽媽的陰道在痙攣、媽媽的屁股在後挺、媽媽的腰肢在扭曲、媽媽的雙肩在抽搐、媽媽的兩手在發抖、媽媽的牙床在哆嗦……媽媽的全身都已陷入極度快感的震顫之中。

天在轉,地在轉,帳頂在轉,一切都不復存在,我的大腦裡一片空白。我完全浸淫在極度的快感之中,忘記了時間、忘記了地點、忘記了壓在我身下的是生我養我的媽媽,忘記了人世間的一切。任憑體內那困獸般的粗野的性慾盡情在媽媽的體內宣洩,宣洩……

直到我顫抖著射盡最後一股,讓熱騰騰的精液溢滿媽媽的子宮。。。。。。

一場靈與肉的搏鬥,一場人類最原始也最禁忌的戰爭終於慢慢的停了下來。

射精後,我並沒將陰莖抽出,我爬在媽媽身上感受她高潮後的餘波。

這時,我的陰莖就像吐了絲的蠶蛹一樣軟綿綿的沒有一絲力氣。

媽媽在高度的滿足後也癱瘓了。

我和媽媽緊緊擁在一起,在彼此的懷抱中顫抖,分享著歡娛過後的溫柔餘韻。

我趴在媽媽癱軟的身上喘息著,等待高潮慢慢平息。。。。。。

我疲乏沉重而又急促呼吸的聲,在媽媽的耳邊傳送著。

漸漸的,汗水不再繼續的流,呼吸也正常多了。

過了一會,我抱著媽媽轉了身,把她翻到我的身上。

此時,還在深深的歡愉裡的母親,微張著迷離的媚眼,虛脫了似的軟綿綿的趴在我身上,身體似乎尚有著強烈高潮餘韻的滾熱,全身仍然微微顫抖著。

我一邊撫摸著還處在高潮餘韻期的媽媽的身體,一邊開始輕吻著媽媽那已濕的髮梢,吻著那享受高潮後的眼神睛、櫻唇……

我抱著媽媽,輕撫媽媽那光滑的背,把唇貼在媽媽的耳邊。

「舒不舒服?」我得意的明知顧問。

「嗯!」

得到媽媽的肯定後,我感到相當自豪!

我將媽媽抱得更緊,同時吻著媽媽的唇!

媽媽靜靜的躺在我的身上,手指輕撫我的嘴唇。

我也輕輕的撫摸媽媽那因性歡愉而微熱的背!

「我們一起洗個澡睡覺吧,都半夜了。」媽媽說道。

「好。」我一下爬起來。

我們一起往浴室走時我問道:「媽媽,以後只有我們倆時,我可以叫你老婆嗎?」

媽媽笑著點點頭,「兒啊,以後只有我們倆時,我可以叫你老公嗎?」

「當然可以!」我興奮地叫了。

「嗯。。。鐵雄。。。剛才。。。你。。。你射進去了。。。」

「啊。。。對不起。。。。媽,我忘了」

「沒關係,今天可以,不過以後可就要注意了。」

我一聽「以後」,就彷彿得了御賜金牌一樣,那表明我以後想和媽媽做愛是沒有問題了。

「媽媽,我們以後還可以做愛嗎?」我明知故問。

「只要你喜歡,爸爸不在時媽媽天天跟你做。」媽媽說道。

「太好了!媽媽,我謝謝你!」

我又一次猛的一下把媽媽攔腰抱起衝向浴室。。。。。。

這一夜,我和媽媽一次又一次的性交,一直到天快亮了才雙雙入睡。

一但堤防潰決,奔騰洶湧的波濤就如千軍萬馬般的四處渲洩,想檔都檔不住。

頁: 1 2 3 4 5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