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孕情

(1)哭泣的蜜穴

小小的飯廳充滿了飯菜香氣,屋子裏母女二人都心不在焉地吃著晚飯,眼光不時張望著窗外風雨。

這陣子風勢又更強了,霧雨瀰漫得遠近房舍、燈光都一片朦朧。

這是間公寓式住宅的一樓,三個人的小家庭住起來還寬敞舒適,當初買這戶邊間房子就因為看中了有個小前院,近十年經營下來,這十來坪前院儼然成為滿眼花團緊簇的一片。

秀薇放下碗筷,辛苦地走到落地窗邊佇立著,眼光只是戀戀不捨地望著小院牆角那幾叢玫瑰。

去年新栽的那些倒還罷了,當中那本可是買這棟房子時自己親手種下的,這二日花朵開得正盛,如今幾瓣嫣紅竟已觸目驚心地墜落泥濘中。

「是輕度颱風吧,明天要放假了。」麗兒企盼的語氣,打破了屋內沉靜。

十六歲的麗兒,對於課業始終有本能的抗拒,或者說是不甘於青春被定型的作息束縛。

秀薇沒有說話,倆人交換個會心的笑容。

倆人的容貌都是那種明星海報中時常能見到的玉女型,活像是一個模子中翻印出來的,都是那麼清雅秀麗,就像是一對嬌艷動人的姐妹花。

女兒面容中就多了那麼一點靈秀,母親的神情中則有股高貴雍容氣質,個性是一樣的恬靜、優雅,這使得她們都享受與彼此的相處。

自從一年前健雄接受公司派遣到上海,母女倆就感覺份外親暱。

倆人都生性好靜,如果有一天颱風假,那麼不用上班、上學的母女二人會慵懶一整天,就吃些水果與零食,自在又消遙地度過一整天。

其實在平常假日也是如此,少了能夠安排生活的健雄,秀薇與麗兒就只是隨性地看看閒書,或彈奏鋼琴打發過假日,一年來,也習慣了這樣地恬適生活。

已經九月了,氣象局昨天發佈了輕度颱風預警,可說不定這颱風是吹往香港還是台灣。

「總歸這風不會吹到上海去。」秀薇癡笑地想著,她將雙手環抱前胸模擬健雄溫柔的觸摸。

健雄在二個月前休完假返回上海工作,十餘年的夫妻了,自己仍然貪戀他的擁抱。

健雄是個極愛家的男人,公司允許每三個月休假回台灣一星期,sosing.com他從來不因為公務繁忙而錯過,當他擁著自己與女兒在客廳長椅上說笑時,那種幸福溫馨地適意,足以補償無數寂寥空虛夜晚。

「就像牛郎和織女鵲橋相會。」

二個月前健雄將要離開那夜晚,秀薇在他身下嬌嗔地抱怨,臉頰紅豔得如同初春少女。

「那麼,今晚要愛妳一整晚。」健雄奮力挺動著肉棒進入她身體。

「下次回來,或許就不能再做了。」

健雄的大手輕撫在她微隆的腹部,一面愛憐地親吻她每一寸肌膚,就像珍愛完美無暇地藝術品。

誰說不是呢?雖然秀薇在心底抗拒自己已四十歲的事實,但是一身肌膚仍然如少女般雪白嬌嫩,曼妙的身材玲瓏有緻,辦公室裡或走在街上時,也少不了要迎接男人愛慕的眼神。

在想到健雄的擁抱及男人們好色的注視時,秀薇的隆起的小腹下竟然會有些騷癢,秀薇偷偷回頭望了麗兒一眼,仍然強自抑制將手移到兩腿間的衝動。

這一年來秀薇開始自慰,懷孕以後這幾個月幾乎更難停止,原本可從沒打算過結婚十七年後再懷孕。

就是在五個月前,健雄初進家門的那個下午,麗兒還在學校,秀薇提前由辦公室回到家中。

健雄與秀薇就在客廳沙發上擁吻著劇烈作愛,淫液沾濕了剛換新的沙發絨布面,留下一片醒目水漬,禁錮三個月的性慾如火山溶漿爆發,興奮中她也忘記自己沒有避孕措施,任由健雄將濃濃的精液灌入體內。

「就是那麼湊巧。」

秀薇憤憤的想起初結婚時,如何努力計算日期,纔懷上麗兒這嬌貴女兒。

「我不要!四十歲的高齡產婦… … 把它挐掉好嗎?」秀薇在檢查確定懷孕後,多次在電話中向健雄撒嬌怨懟的要求著。

「麗兒也會不開心,她一向是獨生女兒,已經十六歲… … 」

「就多個孩子吧。」健雄私心中總是幻想再生個兒子。

想到生產時那錐心撕裂的痛楚,那是男人們所無法想像的;再想到親友、同事們揶揄的曖昧笑容。秀薇臉盤不由的燒燙起來,下身敏感部位又傳來麻癢的感覺。

秀薇回頭望見麗兒仍然出神地看著電視,於是手指悄悄地滑過高聳的腹部停留在蜜穴搔弄。

或許是因為懷孕後性慾需求更強烈,秀薇最近每晚都在夜深人靜時手淫。

起初還只是安靜地撫摸自己身體,任由小穴、乳頭敏感的悸動傳遞到全身,漸漸地會幻想一些與健雄的激情回憶。

「要不要吃柳丁?我要先吃囉。」

「妳先吃吧,媽媽等一下過去。」

麗兒已經端著水果盤走向客廳,秀薇拉過一張椅子面對小院坐下來,霧濛濛的窗外,幾朵玫瑰連著枝葉在風雨中搖曳。

今天穿的是健雄的寬鬆運動褲,秀薇將手指由褲腰穿進… …

『好了,不要急,我來了… … 』

她掀開已經濕潤的小內褲,為了懲罰自己肉壁內的不安份麻癢,這次她決定自陰蒂開始。

指尖停留在腫脹陰蒂上,那股熟悉的悸動感覺迅即湧出。

『還是你最聽話… … 現在偏不去摸他們,偏不要… … 』

她這一生中只有健雄一個男人,實在也無從想像與其他男人的性愛,近幾日秀薇變得很奇怪,雖然健雄只離開二個月,手淫時幻想中健雄的面貌逐漸模糊,有時候會想像電影明星,或是週遭生活中的男人。

秀薇集中心神感受陰蒂上最敏感處的愉悅,肉壁內也騷動起來,淫液湧出沾濕了指尖,像是哭泣著請求指尖進入… …

『等一下,還沒有輪到你們… … 』

還需要一些興奮累積,還要些綺想… …那些好色男人… …

她彷彿是指揮大軍的將領,耐心地引導自己身體感受,她的指尖持續在陰蒂忙碌著。

與別的男人作愛會是什麼感受呢?粗細會不一樣?長短會有不一樣感覺?

秀薇決定將一隻指尖進入陰壁,她熟練地用沾滿淫液的濕滑手指在突起肉球上繞幾次圈子,再猛然伸入一個指節,肉壁迅即嗚咽著緊緊吸吮。

『只能一隻手指,不要太貪心… … 』她心裡喝斥著,讓食指指節停留在肉壁不再深入,姆指忙碌著安撫癢透心頭的肉核。

『都是些不乖的孩子… … 』

秀薇繼續用一隻指節,在陰壁插入後轉動,讓身體發出連串抽搐顫抖。

『只有我知道怎麼弄會舒服… … 』

姆指撥弄著陰核,快速翻動的手指,用只有手淫過的女人能做到的靈活指間動作,輕重不一地揉搓著敏感的肉芽。

靜坐的身影有如完美的塑像,秀薇閉上眼睛,額角沁出些細小汗珠,身體內慾潮洶湧起伏著。

淫液流濕了腿間,這次愉悅的感覺來得比較快,幻想總是令人興奮,尤其是那些不像健雄的面孔… …

別的男人會不會像健雄那麼溫柔,或許會很粗暴用力,或許會毫不憐惜我,就把燙熱那隻肉棒統進蜜穴… …

在忘神的遐思中,彷彿麗兒開門迎進什麼人,秀薇驚惶中抽出濕漉漉的手指自窗邊回首時,發現兩腿間已經濕了好一片。

「姑,還好趕上吃飯。」阿明一身雨水,笑嘻嘻地走進來。

「我們都剛剛吃完,以為你今天不會來了。」麗兒替媽媽回答。

「唉!這麼個天氣..」秀薇在慌亂中記起,今天是阿明給麗兒補習數學的日子。

「風雨這麼大,何必過來,你媽知道你要來?快把濕衣服換下來。」

「先脫鞋子啦!你踩得滿地都是水。」麗兒跟在表哥後面興奮地嚷著。

阿明仍然滿不在乎地就地脫去鞋襪,滿頭滿臉都是雨珠,任由秀薇與麗兒把他推向浴室。

「濕衣服都丟進洗衣機… … 我去找你姑父的衣服給你換。」

秀薇在碰觸阿明肩膀時,突然發現這孩子已經比自己高出好一截,男子的氣息和墳起的肌肉使她心神盪漾,身子竟然有點暈眩。

在臥室撿衣服時,秀薇又愣了好一會兒,這纔醒覺到運動褲外有些自慰後的濕痕,已經來不及沐浴,她急忙換上新買的孕婦裝,藏起濕淋淋的內褲。

為阿明選出一套棉布運動衫褲,習慣性地又撿起一套內衣褲,在到臥室裏間浴室拿出健雄的浴巾,再想了想,還是把內衣褲放下,… … 男人共穿內褲好像很奇怪。

秀薇走到外間浴室門外,遲疑的輕輕敲門,待阿明縮頭縮尾地露出半個上身打開浴室門時,秀薇竟然有些羞怯,

「記得要吹乾頭髮再出來吃飯,不要感冒了。」

秀薇把目光急忙由他赤裸胸膛移開,低聲向阿明說,然後像是做了虧心事般趕忙離開。

(2)紅色的褻褲

麗兒在廚房,把一盤盤剩菜放進微波爐溫熱,她愉快地輕哼著歌曲,自從知道媽媽懷孕後,她就接下大部份家務工作。

她並不在乎家裡將來要多個弟弟或妹妹,她知道爸爸與媽媽感情一向很好,爸爸在家的晚上臥室中都會傳出聲音。即使媽媽面色凝重地與舅媽低聲討論高齡產婦問題時,她也不認為有多嚴重。

家裡多個人真好,尤其在這麼大風雨的夜晚。她喜歡表哥,其他的親戚都有些煩人,只有阿明總是斯文有禮貌,笑起來的時候很帥,不笑的時候很酷,唯一不好就是愛裝大人。

麗兒把飯菜再端上桌,就坐在餐桌安靜地等候,她一向乖巧可愛,長輩都疼愛她,也就是因為她纏著舅舅同意讓表哥今年來給她補習。阿明起初很不樂意,已經是大學一年級了,不願意跟高中小女生玩在一起。

二家一向來往得很勤,秀薇兄妹感情很好,住得又相距不遠,分別只有獨生兒、女,倆個孩子自小就是玩伴,這兩年阿明課業比較多,可是麗兒仍然愛黏著表哥。

麗兒確實愛著表哥,就在上個月有一天晚上,麗兒已經把處女初次身體給了表哥。

那天媽媽在公司加班,已經打電話交待要九點以後回來,表兄妹玩鬧著把頭湊在一塊兒看功課,不知怎麼的就喘噓噓地吻做一團,麗兒緊張得牙齒發顫,當阿明舌頭伸入她口中時,她纔領悟到發生了什麼事。

剛開始有些痛,後來可就好了,肉棒在身體內一出一入的,帶給她從未領略過的新奇快感,那一瞬間她成為女人。

早些日子她還自卑的認為,自己是相好同學中最後一個處女,往常聽別人敘述與男友的性愛時,她都只能害羞地躲開去。

那天以後,她也會在一旁紅著臉悄悄聽著,心裡私下比較有關肉棒長短的敘述和性愛動作。

阿明的肉棒算是比同學們的男朋友都長,麗兒偷偷得出結論。

幾乎跟爸爸一樣長,麗兒偷看過幾次爸爸與媽媽作愛,爸爸的肉棒兒足有二十公分吧!黑漆漆的夜裡麗兒從沒有認真看清楚過,爸爸會些奇特性愛姿勢,可是,嗯!阿明也學得挺快。

早些年爸爸曾經是麗兒的夢裏情人,麗兒往往幻想,當爸爸像小報上報導的那樣侵犯她時,她要如何面對?

她會假裝哭起來,可是不要哭很大聲,就像去年沒考上第一志願的高中時,那麼掉幾滴眼淚就算了;如果爸爸很兇的要撕破她衣服?就假裝很害怕任他撕破~嗯,如果是那件漂亮新藍色睡衣,那麼她就會說”不可以!”

這麼想著,於是只要爸爸放假回家的日子,麗兒都不再穿那件藍色睡衣。

現在麗兒回想起來也覺得自己好笑,有了阿明後心情變得很奇妙,阿明把自己當成女朋友還是妹妹?表兄妹可以談戀愛?爸媽會怎麼看這件事?當他們心愛的女兒不再是處女,他們仍然會同樣疼愛我?

青春的歲月就是這麼令人惶惑,前一天,還滿心覺得自己是家人疼愛下的孩子,永遠有綺麗的未來等待著;後一刻,自己又猛然發現即使青春仍舊,妳還是同樣年紀,卻必須像成年人般面對一切未知。

阿明略微覺得窘迫的穿上運動服,姑媽與往昔不同的神情使她不安,會不會她知道了自己與麗兒的事?

與麗兒發生關係是偶然的意外,阿明從未想到會與自己表妹作愛。

麗兒就像是自己親妹妹一樣,或者比一般人的妹妹還要親近,因為他們都是二個家庭中的唯一孩子。儘管相差三歲,當時阿明是多麼歡喜有個小妹妹!

麗兒小時後睡的是自己睡過的嬰兒床;玩的是自己收藏小時後的玩具;他們曾經一同遊戲歡笑,如今又在一起走入禁忌的性愛,這使阿明感覺到深深的罪惡感。

如果被察覺自己犯下這樣滔天大罪,或許會被父、母親,姑父、姑媽一起逐出家門吧!麗兒是兩家長輩共同的心肝寶貝,這樣的罪行不可能被原諒。

洗衣機內有些內衣褲,他知道那件有白色蕾絲花邊是麗兒穿的,麗兒喜愛那件繡上粉紅色小蝴蝶結的內褲,阿明也喜歡那件,在麗兒顫抖的嫩白腿間慢慢將它褪落時,那粉紅色小蝴蝶結,會使年輕的他有種拆開禮物的欣喜興奮。

翻弄間,意外發現姑媽的一件暗紅色小內褲,上面還有著明顯黃白色污漬。

阿明仔細撿出來,縷空紅絲格子,只有在腿間縫著片半片手掌大的緞帶,暗紅色絲線使得這鮮亮紅緞片愈加醒目。

阿明的心猛烈跳動著,想像中,穿在身上只能遮掩蜜穴及菊門,部份陰毛和白皙腹股都露在緞帶外。

還有另一件寬大的高筒白內褲,阿明比對著想像姑媽穿在身上的模樣,而後恍然瞭解,原來姑媽懷孕後必須選擇寬大的內褲,或者淺短不會繫到隆起腹部的內褲。高筒白內褲在這樣的夏天勢必會汗溼悶熱,阿明貼近時,內褲上就有一股濃烈汗鬱氣味。

這件暗紅色小內褲,淺短得只能繫在恥骨下方,還不夠遮蔽靠近腹部的上方陰毛,整個屁股、小腹、部份股溝、陰毛都會暴露在網狀格子中。

果然那縷空的紅格子絲線上,還連著幾根細軟陰毛。

”菱形暗紅格子中,露出來的腹股白肉與陰毛。”

阿明捏著那幾根陰毛,想得都癡了!沒穿內褲的鬆軟運動褲內,碩大的陽具暴脹起來。

這件姑媽的性感內褲,使得阿明恍若回到對姑媽性幻想著的少年年代,那時候他曾經多次饑渴的凝望姑媽曼妙的身體,一個不經意的香暖擁抱,足可以使他手淫好幾十次。

在紅緞片正面只看見暗黑濕痕,翻過背面,就驚心動魄地見到一片黃白色污漬,有些色澤較深的部份,顯然是黏液乾了以後,又附著上第二次氾濫水漬。

阿明再也抑制不住洶湧而出的淫慾邪念,那是少年時代就潛藏隱伏的情思夢寐,他拳起那塊暗紅色布塊,塞入褲襠間,紅腫的大肉棒早已在馬眼口流著黏液等待。

阿明將污漬那一面包裹著大龜頭,光滑緞面迅速吸納了龜頭上黏液,與原本污漬黏合著,於是一層層新舊黏液合著磨擦在飽滿肉冠上,那樣垢滑緞面磨擦的快感,是阿明從未經歷過的劇烈愉悅。

”蜜穴溫熱的肉片,像花瓣般緊抵著緞布,一次,又一次… … 蜜穴深處淫液潺潺流出,濕透整片花叢… … ”

淫糜的想像,在阿明腦海中飄浮著。

暗紅色絲線,就勒緊在肉棒每一處筋肉突起部位,整隻大肉棒被暗紅色絲線纏繞綑綁,充血的棒身,在阿明急速套動的手指間呻吟著加倍腫脹。

”在這小布片間,與姑媽交換著體液,融合在一起… …”

這樣的想法使阿明愈來愈興奮,他閉上眼睛,讓淫靡的想像飛馳。

”姑媽穿著褻衣的身體… … 高貴端莊面容下,有著渴望大肉棒插入的濕淋淋蜜穴… …”

阿明加入另一隻手,幫忙扯緊、推動包裹在肉棒上的紅色內褲,使得緞面磨擦、絲線綑綁的快感急速增強。

「啊… …」

腫脹的肉冠在絲緞磨擦中,快感累積到極致,阿明抽搐著射出一股股濃熱精液,流濕整條內褲又流上阿明的手掌。

阿明用內褲擦去手中精液後,就只能乏力地靠在牆壁喘息,心裡為自己突如其來的高亢性慾衝動而驚訝,尤其意外的是自己對姑媽裸露身體的嚮往,少年時期就被點燃的淫慾再度熊熊燃起。

「洗完了沒有?飯菜又要冷了。」麗兒的催促聲把阿明從淫穢幻想中驚醒。

『這樣會不會造成懷孕?』阿明在將要把內褲丟進洗衣機時,心裏疑惑的思考著,理論上似乎不可能。但是如果有特別頑強的精子,附著在姑媽或麗兒的內褲鑽入蜜穴… …

「洗完了沒有?」

「就要好了。」

阿明匆匆應了一聲,放下姑媽那件暗紅色小內褲,刻意把它包裹在自己內衣褲裡,與麗兒的隔開。

(3)風雨的夜晚

風狂雨驟,呼嘯而來的風雨彷彿要吞噬整個大地,玻璃窗被擊打得「查查」地連聲抖動。

電視裡披著雨具的播報員立在風雨中,誇張地敘述逐漸擴大的災情,一旁走馬字幕打出長串明天不上班、上學的縣市。

阿明心不在焉地在麗兒陪伴下吃飯,客廳那一角,秀薇剛與上海打電話回來關心家裡的健雄通完話,現在正與阿明的媽媽談著,姑嫂二人由決定讓阿明今天住在這兒說起,接連著扯上許多家務瑣碎話題,飯桌上的麗兒悄悄輕捏一下阿明的手臂。

阿明回給麗兒個會意的微笑,可眼光總是不由得飄向姑媽那兒。

屋角的秀薇微蹙著秀眉,專注地聽著電話那一端傳來的聲音。

她一向嫻雅且善解人意,指尖優雅地輕握住電話聽筒,秀麗清雅的臉龐上,是一幅著意關懷的神情,纖美的嘴唇微微張著,露出一點兒貝齒,隨即冷不防地吐出連串音樂般的笑聲與話語。

以淺黃色為主的孕婦裝,就在胸腹之間印著個舞手舞腳的肥胖嬰兒,為了舒展隆起的腹部,秀薇仰靠在椅墊上,另一隻藕白手臂不經意地輕輕在小腹磨動,眉宇之間的嫵媚成熟婦人風情.使得阿明不爭氣的心臟猛烈跳著。

『真想過去摸摸姑媽的肚子呀。』阿明在心裏偷偷想著。

因為懷孕而較為豐潤的白晢身軀,就慵懶的斜倚著,碩大的乳房,隔著薄薄孕婦裝緩慢隨著呼吸起伏。

『應該沒有穿奶罩吧。』阿明揣測著。

就在那肥胖嬰兒圖樣上方,有明顯乳尖突起,若隱若現約的在那片黃色中造成二點黑影。

『真希望她是我的母親!』阿明心裏讚嘆著。

眼中的姑媽彷彿隴罩在一層神秘母性光輝中,那樣甜蜜聖潔的艷麗儀態,美得令人窒息。

實際上二個家庭一直共同照顧孩子,姑媽就不時談起阿明孩童時候的趣事,阿明記憶中抱在姑媽懷中的時間,就比自己媽媽還要多。姑媽的身上永遠有一股使人戀慕的香氣,在姑媽的身上總可以找到更多母愛的感覺。

家裏的媽媽已經成為嘮叨的中年婦人,肥胖身軀上總是愛穿著些俗豔的花色衣裳,印象中也從未有過什麼性感式樣的內衣褲。

想到這裡,阿明低下視線在姑媽的腹下搜索,會是另一件更迷人的內褲?

秀薇艱難的挪移一下身體,更換另一隻手持著話筒,乳頭有些腫脹,最近小腿為了支撐身體多出來的重量,尤其容易酸疼,她彎腰撫揉白玉般的小腿,偏頭時正好迎上阿明燃燒著的眼神。

『這孩子,真是的!』

秀薇心裏嗔怪著,低頭見到自己肥美乳房正由寬鬆領口暴露在阿明的視線。

出奇的是,秀薇察覺到自己心中湧出一陣甜甜的歡喜。

這孩子畢竟長大了!自己寵過、疼愛過的孩子已經成為一個男人,神情比自己哥哥年輕時還要俊朗,秀薇急忙回過視線,避免與那火熱的眼神交灼。

朦朧間猛然記憶起,阿明現在身上穿的,正是健雄最近一次與自己作愛時穿的那件。

頁: 1 2 3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