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孕情

秀薇的心頭一陣迷亂,同樣灼熱的眼神,相似的身軀,腦海中重疊的男人身影模糊起來。

秀薇就刻意維持著同樣的姿勢,感覺到那火熱的視線燒灼著自己乳房,乳尖不由自主的腫脹。

『喜歡我的身體嗎?盡情的看吧!』

空間中交換著這樣的淫穢無聲訊息… …

「我要收碗筷了。」麗兒狠狠的在阿明手臂上捏一把。

「晚上到我房間來,再跟你說清楚。」在擦身而過收拾桌面的當兒,麗兒低聲在阿明耳邊說。

「今晚上別做功課了,就一起看電視、聊天吧。」

在收拾好廚房,準備了阿明今晚睡覺床舖後,三個人又聚集回到客廳,電視新聞播報中,已經確定台北市也屬於明天放颱風假的地區。

「好溫馨的感覺哦!如果爸爸也在家就好了,有阿明來住也不壞。」麗兒滿意地坐在媽媽與表哥之間嚷著。

「表哥穿爸爸的衣服看起來好奇怪。」麗兒一句話讓秀薇的心又猛地一蕩。

桌上放著預備停電時使用的蠟燭與手電筒,每間屋子裡面也準備了。門窗都檢查過鎖上,當然桌上還有麗兒熱心搬出來的零嘴、吃食。

窗戶外無情肆虐的暴風雨,愈發使得家裡的三個人的心緊貼在一塊兒,電視畫面中溪流暴漲、橋樑中斷、山區的土石流、市區部份地區積水,在大自然威力下人類是那麼渺小,三個人指點著畫面不時發出驚呼。

「還好有表哥在,表哥是男生,可以保護我們。」麗兒嬌憨的說著,分別緊握住媽媽與阿明的手,阿明溫暖的大手掌尤其使她覺得有安全感。

他們談論著颱風,家裡學校的瑣事,有麗兒隔坐在中間,阿明也不再感覺尷尬,不知道為什麼,阿明不太敢接觸姑媽的眼神。

談說著,忽然小院裡飯廳窗外那頭發出「喳啦」一聲大響,麗兒嚇白了臉。

阿明自覺是這家裡唯一的男人,「我過去看看。」阿明制止了將要起身的秀薇,向窗戶那一頭走過去。

「沒什麼,院子裡的花架被風吹倒了。」阿明若無其事地回來說。

秀薇的心登時揪作一團,可不要壓壞了那幾株玫瑰花!心裡面正躊躇著要不要起身過去看看時,眼角瞥見麗兒正歡喜地迎回阿明坐在身邊,白皙的小手就自然擱在阿明腿上。

屋外風聲呼呼響著,秀薇的心也亂了。

『不會是這樣吧。』她勉強自己驅除這樣的猜想。

都是些孩子,從小到大玩在一起,小時還光著身子一起洗澡呢!長大以後親暱一些也是很自然。

阿明剛才在飯桌那兒望向自己的眼神可不像是孩子,秀薇暗自想著。該已經十九歲了吧?時間過得真快!

這孩子長得俊俏,應該早就交過女朋友,現在的孩子說不定已經不是處男。秀薇想到這裡,臉頰燒燙起來,偷眼低頭往阿明褲襠那兒一瞄,赫然發現就在麗兒手邊那胯下薄運動褲襠中,隆起好大的一團。

秀薇只覺得腦海中春思迷亂,暖烘烘的感覺自蜜穴深處直沖上來。

「媽媽的肚子又在動了,我來摸摸看。」因為蜜穴的騷癢而微微蠕動的腹部引起了麗兒注意。

麗兒一直對懷孕的這樁事好奇,是女人的天性吧!五個月的身孕,肚皮內偶而會有些動靜,麗兒敬慕的輕撫媽媽小腹,側耳聽著肚皮內的聲息。

「弟弟真的在動噯!還有聲音。」麗兒興奮的叫嚷。

「阿明也來聽聽,你去那一頭。」

秀薇辛苦的挪動身體,也分不清是腹內嬰兒,還是腿間蜜穴的騷動,只覺得身體軟綿綿地,想要開口阻止時,阿明已經紅著臉繞過茶几伏向自己的腹部。

兄妹二人頭碰頭的,側耳蹲伏在秀薇的肚子上。

「你摸,就是這裡~有沒有?剛才動了一下。」麗兒引導著阿明的手,在媽媽肚子上磨動。

二隻暖暖的手在肚皮磨揉著,每當游移到小腹時,就引發秀薇蜜穴內的一陣潮湧,沒有幾下子,秀薇的腿間就濕成一片。

秀薇拼命忍耐住不發出呻吟聲,全部神經集中在二隻手掌的磨動。

風雨中的初秋夜晚,秀薇感覺到身體潮熱,在腋下、乳房間都出現汗水,連自己也聞得到從那裡散發的酸甜氣味。

阿明耳內只聽見自己「隆隆」的心跳聲,能夠再度貼近姑媽的身體,像小時候一樣靠在香暖懷抱裡… …

他貪婪地嗅著姑媽的氣息,麗兒的聲音模糊在耳際響著,他只是任由麗兒的手引導探索。

小腹下方,有一股更濃郁的香氣,吸引了他全部心神。

恍惚間,感覺姑媽香暖的手分別放在二人的臉上,就像小時擁抱二個孩子一般,阿明轉過臉去,卻對正姑媽春情滿溢,宛如要滴出水來地紅豔臉龐,火熱的眼神互相燒灼著。

眼神如同被無形的絲線綑綁住,定定地交會在當中最情熱的那一點,慾火、愛戀、孺慕… …理不明白的心情就在無言中交流。

「嚓」的一聲,燈光熄滅了,淫穢的氣息仍然停留在暗夜空氣中。

「停電了!」

麗兒跳起來抱住媽媽,遠方天際轟隆隆雷聲炸開來,在這狂風暴雨的暗夜,愈加使人驚心動魄。

秀薇感覺到二個孩子將自己抱成一團。

「不要怕,只是停電。」她喃喃地說著。

緊緊擁抱著二個心愛的孩子,就像是長夜裡擁抱住生命中的一切,她微微坐高身體,讓始終停留在小腹的那隻手更往下移。

在黑暗中,身下一隻溫熱的大手悄悄地滑入腿間,隔著薄布料探索她濕淋淋的蜜穴… …

(4)堅挺的肉棒

電力仍然沒有恢復,這一陣子風雨稍微小了些,阿明吹熄床頭的蠟燭,躡手躡腳地走出房門。

走廊上閃爍著姑媽和麗兒房間傳來的微弱燭光。

阿明睡在書房,也就是平日替麗兒補習功課的房間,緊鄰著姑媽的臥室,麗兒的房間在較遠走廊上,與書房隔壁。

透過虛掩的房門,隱約還可以聽見姑媽房間內有些聲息。

阿明躊躇著,幾次想要伸手推開虛掩著的門,進入姑媽房間。

他不確定進去以後要做些什麼,內心中的慾望很是那麼強烈,但也是那麼模糊地沖擊著阿明蠢蠢欲動的年輕心靈。

或許阿明真正想要的,只是伏在姑媽溫暖的懷抱,嗅吸她身體的香味,觸摸她輕柔的秀髮;臉頰貼近她慈祥的面容;還要吸吮她大大軟軟的乳房;指尖像剛才那麼樣撥弄她濕滑的蜜穴,讓她細細喘息聲熱熱的吹在耳邊。

阿明終究還是沒有勇氣推開那扇門。

猶豫的走近另一扇門時,還沒有伸手,就被一隻香暖的小手拉入房間。

黃色燭光在空氣流動中搖曳地照見秀薇在鏡中臃腫的身影,淺黃色的孕婦裝鬆侉侉地垂在身上,孕婦裝外露出的手腳略有些浮腫,胸腹間印著的肥胖嬰兒彷彿無聲地取笑著淫蕩的母親。

「妳真是個賤女人!」秀薇對著鏡中憔悴的自己發出咒罵。

就那麼想要男人嗎?竟然去誘惑自己外甥,那可是自己由小抱大的阿明。

鏡中的自己,眼中滿是赤裸裸的淫慾。

秀薇乏力地躺回床上,花蕊深處仍然是一片潮熱,今天已經手淫了二次,仍然止不住蜜穴中的騷癢,剛才阿明手指撫弄過的部位又灼熱起來。

彼此都刻意當作是不經意的碰觸,可是耳邊激情的輕喘,及肢體熱烈貼近反應說明了一切。

秀薇用手掌沿著小腹起,回溯阿明碰觸過的每一部位,隨著手掌撫過,帶起身體再一波漣漪般的悸動。

年輕的青春身體,有一股甘草香氣的少年肉體,臉頰上的茸毛還沒有完全轉化為鬍子,帶著青澀氣息的臉龐,介於成年與未成年之間,眉宇之間英氣與稚氣都會那麼自然地流露。

彷彿連結起遙遠歲月,幾乎已經遺忘的夢境,那深植於記憶中的面孔,看似漫不經心,而實則深情的憂鬱眼神。

那是遠在阿明尚未出生前的少女初戀。

流失的歲月,逝去的青春,在恍若相似面容中甜蜜連接成為一片旖旎夢境。

「嗯!」隨著一聲長長的嘆息聲,淫液自蜜穴湧出,再度沾濕秀薇的手指。

麗兒輕笑一聲,將表哥扯進房間。

「你今天很奇怪哦。」

她已經換上最喜愛的那件淺藍色睡衣,粉紅色花邊的心形衣領,在白嫩胸口勾勒出一線乳峰,露出雙乳之間一粒醒目的黑痣,白玉般頸項上懸掛一條細絞絲金項鍊,項飾是黑色菱形水晶石,這時就垂在黑痣上方,像是一個讓人讚頌的驚嘆號。

「不要裝傻了!你今天一直偷看媽媽,我都看見了。」

麗兒雙手輕抵著表哥胸膛,將他推按在房門,半瞇著靈動的眼睛,臉上閃過頑皮的笑意,那是她自小捉弄憨厚的表哥時慣用神情。

「你偷看媽媽的大奶奶,哦~我要告訴媽媽。」

「我那有,那是聽她們講電話時候不小心看到。」

阿明感覺到她美乳隔著兩層薄薄的衣衫在胸膛上揉磨著,乳尖在磨擦中好像已經變硬了。窘迫的心中突然對麗兒泛起一股歉疚感,低頭吻上了她的額頭。

麗兒轉轉眼珠,笑著鬆手退開,她一向玩笑開得適可而止。

她像蝴蝶一樣旋著身退開至二、三步遠~這件新睡衣還沒穿給阿明看過,粉紅色的裙擺在溫馨燭火下飛揚著。

「這件新衣服漂亮嗎?」

麗兒舞動的身影,在飄搖燭光中,就像另一朵跳動的火焰。

飄逸動人的秀髮俏皮的輕垂在肩頭,與姑媽相似鵝蛋型臉,光潔的額頭,秀眉下是一雙深邃而透著靈動光采的大眼,挺直的鼻樑顯得高貴清雅,弧度優美柔嫩的嘴唇一張一和地,帶著嬌羞的笑意。

就恍若被火焰吸引中的燈蛾,阿明迎上前去,將那團灼人的熱情火焰抱入懷中,胯下的堅挺肉棒就抵在她腰際,尋找到最灼熱的那點紅唇深深地印吻,唇與舌熱切地交融,愛意就在唾液流轉中融化了二顆跳動的心靈。

纏綿又悠長的親吻。

麗兒喘息著離開阿明的嘴唇,臉上是如痴如醉的表情,她舒舒服服地抱著阿明的身體,將頭埋在他壯碩的胸膛。

「你又硬起來了。」

阿明用更緊密的擁抱代替回答。

「人家叫你來,又不是一定要跟你… …你也不跟人家說一會兒話。」

「剛才在客廳,不是已經說了一整晚。」

「那有?你都只是坐在那兒,像個獃子一樣。」

麗兒嘟著嘴,賭氣的推開阿明的身體坐到小床邊,忽地又像花朵綻放般笑了開來,拉開床邊小桌的抽屜,取出個小紙包揚在手中。

「你看!新買的哦。」

阿明對她這般少女式的喜怒變幻早就習以為常,從小就這麼容讓疼愛著。

兄妹二人併坐在床上,貼著臉拆開紙包,就如同小時候麗兒的新玩具,也總要等到表哥來家時,一塊兒興奮地拆開來一起玩。

鮮亮豔麗包裝紙袋中,竟然是個紅菊色的油亮保險套,捲成個菊色奶嘴般圓圈。

二人在這以前總共只做過四次,也討論過這方面問題,可是阿明的臉皮薄,總沒有勇氣走進店裡開口買,不知為什麼,跑了幾家都是女店員。

「我托同學幫我買了一整盒。」麗兒興奮得聲音打顫。

阿明拿著保險套在手中翻弄,心中決定不要將口袋裡頭那個拿出來,他也向同學要了二個,昨晚上自己在浴室還拆開一個試著戴上。

「快脫下褲子,我幫你戴。」

阿明脫去全身衣服,肉棒上還有些奇怪的腥味,那是剛才在浴室打手槍留下的味道。

他光著身子坐在床邊,看著麗兒低頭聚精會神地研究如何為肉棒戴上保險套時,心中有一種很奇特的感受,像是窺伺了成人的世界。

眼中的一切都變得扭曲,連麗兒也不再熟悉起來。

原本是一場刺激的遊戲,如今一步步更接近真實的世界。

心中某個角落的感受已經逝去,是童真吧?是躊躇在姑媽房門前的悸動。另一扇門開啟後就揮別了童真年代,走入代表成人的情慾世界。

「阿明的肉棒真漂亮。」麗兒喃喃地由衷讚嘆著。

麗兒握住堅挺的大肉棒,像是有生命般燙熱的在她白嫩小手中自主跳動。

小手微微顫抖著,將保險套罩上肉冠,幾度搓揉後,卻纔發覺罩上了反面,於是再取下來,將保險套罩滿雞蛋大小的紅腫龜頭,菊紅色塑膠圈就勒在那一圈紅色肉溝中。

「好滑唷,有點緊,會不會痛?」

麗兒二手握住燙熱的大肉棒,臉上掙扎出個不自然地緊張笑容,將那捲曲著的塑膠圈順著棒身向下舒張,直到伸展完,還有幾公分棒身沒有覆蓋。

「戴好了。」

麗兒忽然不敢抬頭正視阿明的眼睛,碩大的肉棒彷彿穿上一件瑩亮外衣。

一種奇異氣氛在小小房間中凝結,在這一剎那,不再是孩子間的肉體遊戲,為了逃避成人世界的制裁,他們像其他大人一樣服從一些規則。

在無言中,麗兒默默站起來,背對著阿明一顆顆解開睡衣前襟衣扣。

她露出在睡衣外的光裸大腿上,緊張得泛出粒狀粉紅色肉疙瘩,脫去睡衣後,瘦削的後背及包在內褲中的小屁股就在阿明眼前,她在彎身分別抬起左右腳褪落小內褲。

直到麗兒轉過身來,將誘人身體展現在眼前時,阿明這纔卻除那種面對稚齡妹妹的罪惡感。

麗兒嬌羞的臉龐上有一股超越年齡的媚惑神情。

閃爍的燭火中,她美得如同暗夜中的精靈。

胸前碗大的纖乳顫巍巍挺立著,渾圓的白晢腹部,在恥骨處伸展成一個完美的圓潤曲線,一叢黑檀般絨毛就夾在細長腿間。

麗兒越過阿明身體,挪移著進入床舖內側,輕撫過腦後髮絲後,柔順地仰臥下來,只是將一雙水靈靈的眼睛,一瞬也不瞬地凝望著阿明。

看著眼前白潔無瑕的誘人玉體,阿明的心跳加速,手心裡滲著汗,口乾舌燥的說出:

「麗兒,妳的身體真漂亮。」

麗兒沒有說話,只是把身子又向裡挪動,像是個無言的邀請,眼光中羞赧的熱情愛意直能把人融化。

阿明側躺上麗兒身邊,小小的單人床上二人的身體緊貼著,阿明的大肉棒就一顫顫地擱在麗兒腿上,二手輕柔地撫過纖纖尖乳,二人臉併在一起,就如小時一同靠在枕頭上講悄悄話一樣。

大手移到腹腿間時,麗兒笑得更甜了,眼中是一片迷濛,身下鮮嫩花瓣悄悄的張開,一股熱流湧出來,麗兒將大腿緊緊的夾著,口中情不自禁發出嬌喘。

「表哥… …」

阿明抬起身體,將硬挺著的肉棒頂住花朵般的蜜穴。

「麗兒,要進去囉。」

「嗯。」麗兒挪動身體,等待著堅挺肉棒進入。

在初秋這颱風肆虐的夜晚,表兄妹二人急切地走入情慾深淵。

(5)兄妹的性戲

風聲猛烈的呼嘯著,出於母親的靈敏知覺,秀薇在紛亂夢境中醒過來。

『麗兒還沒有睡嗎?』風雨聲中夾雜著含糊話語。

「啊!」

走道上驚愕的母親在推開一線門隙後,茫茫然站在門後,張口結舌地輕微驚嘆聲,被屋內極度愉悅呻吟所掩蓋。

昏黃燭光下,勉強算是青年的阿明,與仍然是少女的麗兒,正沉浸於翻騰的肉慾中,二個完美的青春軀體赤裸裸糾纏成一團。

「麗兒,這樣弄好嗎?」

阿明跪在床上,將麗兒二條雪白大腿架上肩頭,大手就按放在尖尖乳房上揉搓,屁股如同不知疲倦的打樁機一般「轟隆」「轟隆」地,把大肉棒送入麗兒的身體。

「這樣好舒服… … 表哥好棒。」

麗兒的頭髮零亂,臉上是如癡如醉的神情,粉紅色乳頭,在阿明手中高高突起,全身佈滿汗珠,小屁股不停扭動,二手捏著床單,隨著每一次深深送入,她就捏得更緊。

「表哥… …我好愛你。」

門外的秀薇乏力地放心握緊門把的手,眼睛迷濛起來,心念中百轉千迴。

在這震天撼地彷彿要毀滅一切的風雨夜,一切都變得那麼不真實,眼前那宛轉嬌吟著的麗兒,就恍若年少時候的自己。

「嗯… …哦… …」麗兒的暢美低喘在咆哮風聲中愈加模糊。

阿明汗濕的背脊被燭光映得油亮,脊骨一伸一合的帶動下身送入再抽出,他粗重的喘息著,讓這樣原始的動作延續。

「表哥… …你累了… …換我來動。」麗兒心疼地為阿明抹去汗水。

在阿明抬起身體時,秀薇看著麗兒妙態畢現的少女身體,和腿間淫液淋漓的蜜穴時,忍不住發出驚嘆。

『麗兒這ㄚ頭真的長大了。』

麗兒騎坐上表哥腿上,甜甜笑著扶住肉棒緩緩送進蜜穴,初進入時,她微微蹙著眉頭,隨著大肉棒整隻被吞入後,她的神情化為心滿意足的癡癡笑容。

「呼!」麗兒笑喘著:「表哥的棒棒好大… …頂到肚子裡了。」

麗兒弓著背,騎坐在表哥身體上,開始上下起伏動著,前傾的身子及高高抬起的小屁股,正好讓門外的秀薇能夠看見濕滑的大肉棒和紅嫩小穴糾纏作一處,二顆肉蛋上方的晶瑩肉棒尤甚醒目,再就著燭光細細一看,分明是包著一層濕漉漉的塑膠薄膜。

『這二個孩子!』

頁: 1 2 3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