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孕情

秀薇微紅著臉輕啐一聲,在嗔怪中還帶著點放下心中石塊的欣慰,解除了憂慮後,秀薇看著在女兒小穴翻攪起落的直挺肉棒,也發出如女兒一般的讚嘆。

『阿明這孩子的棒棒真大。』

隨即又疼惜地想著:『玩得這麼瘋,明天麗兒一定會喊疼。』

在門外母親的憂心中,麗兒身子猛烈地彈動幾下,迷人的雙乳波浪般盪漾,「嗚!」的一聲嘆息後,她癱軟在表哥身上,白濁的溫熱液汁緩緩由小穴流出,連阿明的卵蛋都沾濕了。

「表哥真好… …」

阿明沒有說話,只是溫柔的把麗兒抱到身下仰躺著,肉棒始終停留在濕熱的蜜穴中,他梳理麗兒的長髮,溫柔的撫摸麗兒的臉頰,為她拭去汗水,然後輕輕地吻在她的額角。

這樣的輕憐蜜愛動作,同時擄穫了門裡外母女二人的心。

『真是個好孩子。』秀薇忍住將要流出的眼淚想著,已經懂得如何去愛。

『讓孩子們享受青春吧!何必去阻止呢。』

她拖著疲軟的步子,走回自己臥室,腦際紛亂成一片,再不知如何對今夜發生的一切做出思考,一切就待這一夜的風雨過後再去想吧!

阿明的肉棒仍然腫脹著停留在蜜穴中,高潮餘韻尚在的肉壁一收一縮的吸吮著龜頭,使他幾度想要再大動一番,可終究還是忍住了~讓麗兒休息一下吧!

還得忍住親吻那張小嘴的慾望,燭光映上麗兒那正微張著紅豔嘴唇,嬌喘細細地模樣,讓阿明不敢置信的,第一次見到自小相處的麗兒有著這樣動人風情。

為了心中的憐惜怕她換不過氣來,只能偏頭輕吮她細緻的小小耳根,於是麗兒的雙頰更加添上了幾分緋紅。

「哥,你還是硬的呢。」麗兒耐不住上下二路侵擾,耳朵被舔得燒燙,花蕊深處那隻肉棒仍然不安份的跳動著,每一次顫動,都是甜蜜蜜還帶點兒酸麻地頂在心坎上。

「唔… … 」阿明還是留戀的啄吻著燒紅的耳垂,身子仍輕輕壓在麗兒身上沒有動作。

「壞表哥,人家要你也舒服嘛。」

麗兒像平日撒嬌般的扭動身子,隨即被小穴內那隻肉棒攪得「嗚~」一聲瞇上了眼睛,綻開個甜美笑容。

阿明這會兒也是慾燄高漲地口乾舌燥起來,可是寵愛慣了表妹,不得不把話先說出來。

「不要像前一次那麼樣,弄了一陣子就哭著喊疼,說不許再弄了。」

「那是上上次,人家才第二次,當然會疼,上一次不都很好。」麗兒嬌嗔的扳著指頭數,的確,那是處女破後的那一次。

「今天這次會最好。」阿明信心滿滿的抬起頭來。

前三次還有些緊張、生澀、羞怯,今天就自然多了,或許是因為今天戴上保險套,阿明前幾次也撐不了這許久。

「我不會太用力。」阿明安慰著,他在興奮射精前,總忍不住要大力衝撞一陣,前些次都把小穴外撞得紅腫一片,害得麗兒事後一、二天走路不方便。

「嗯~」麗兒是全然將身體交付的表情。

阿明緩慢地挺動肉棒,將花蕊沖激出一波波愉悅的漣漪,於是在更迅速的動作間,漣漪化為波浪,將二個年輕的身體沖激進入更興奮的性愛歡愉中。

「麗兒… …妳的小穴真好。」

「表哥… …我也… …好舒服… …哦… …」

狂風暴雨的颱風夜,表兄妹共同品嘗肆無忌憚的性愛,沉醉在肉慾深淵中。

麗兒放開自己的身體,口中發出無意識的呢喃,任由大肉棒一次次衝撞入蜜穴,翻攪她嫩肉深處的少女花蕊,幼小的白晢身軀被春情激成粉紅色。

激情的波浪拍打著二具青春肉體,擴展成掩沒一切理性的波濤,滑膩的肉壁急劇收縮,肉壁內一圈圈的嫩肉包夾著阿明直挺的陽具。

「嗚… …」「哦… …」

一股一股熱呼呼的淫液由子宮深處的花蕊噴出,淋在阿明充血的龜頭,阿明覺得頭腦中一片空白,一種昏眩的感覺湧起,體內千千萬萬個精子奔流而出。

屋外的狂風仍然像是要毀天滅地般呼嘯著,室內縈弱燭光照著這對沉溺於禁忌性愛的表兄妹。

(6)心情的告白

天纔將要濛濛亮,秀薇由雜沓的夢境中清醒過來,部份原因是懷孕後又多了個頻尿的煩惱。

風雨已經停息,窗外只有簷角淅稀瀝瀝零落水聲,屋內一片沉靜,彷彿昨夜不曾發生過什麼事。

昨夜睡得很不安寧,在意外見到二個孩子生澀地探索性愛時,驚訝、氣憤之後,隨即就被那樣躍動的熱情健康氣息所觸動,那麼樣完美的青春身體,有一種悸動心靈的美感。

在那一剎那間,秀薇由自己翻騰的情慾中抽離,心中突然泛起一陣澄明,於是昨晚是許久以來的第一次她沒有手淫。

秀薇沿著暗黑的走廊走向前廳,經過麗兒虛掩的房門時,她探頭看了一眼,蠟燭早已燃盡,隱約天光照見麗兒捲曲著睡得正香。

輕輕為女兒帶上房門後,她走到餐桌前面對落地窗的那張椅子坐下來。

窗外還只見到天際些微的灰白天光,牆邊的玫瑰花圃看上去只是一叢黑影,秀薇耐心地等待著,心中但願那株玫瑰花苞能夠在颱風雨中倖存。

如果玫瑰真能代表愛情,那麼這株異種黑豔深紅色玫瑰花,或許就代表燃燒至盡頭的熱情與愛情,那用來滋養培育這本異品玫瑰的,就是自己曾經擁有過的青春吧。

秀薇輕撫著自己隆起的肚皮,感覺到另一個新生小生命正在這初秋清晨微微顫動著。

生命是多麼神奇呀!它將在父母呵護中成長,學習世間的一切,享受新奇,享受性愛,享受青春所賦予的喜悅,直到他逐漸步入中年,情慾將成為螫伏潛藏的怪獸,在不知覺間將人吞噬。

背後有細碎腳步聲,還有水杯移動的聲音,秀薇沒有回頭,她正沉浸在母親的喜悅與綺想中。

阿明被窗外雀鳥喧嘩的鳴叫聲吵醒,颱風過去了。昨夜的溫馨甜蜜使他睡得格外舒坦,身上彷彿還留著麗兒的芬香氣息,他心想著喝杯水後再回來繼續睡,直到她見到窗邊靜坐著的姑媽。

些微晨曦映照中的她是那麼的恬靜與專注,像是籠罩在一圈神聖地母性光輝中,她的手安詳地放在腹部,眼光像夢幻般神秘地凝視某個地方,嘴角掛著閒適的笑意,髮際與顏面都有一層柔和的光彩。

「姑… …」阿明不由自主地走近,生怕驚擾了空氣中的那份寧和。

「你也睡不著?過來陪姑等著,看看玫瑰花有沒被風吹壞,我掛心了一整夜呢。」

秀薇仍然沒有回頭,是純淨童稚般的期待語氣。

阿明的心裡某一部位覺得微微痛楚,懷著莫名地虔敬心情,他像是回到孩童年紀,走到姑媽身邊坐在地上,把頭埋進她懷裡。

「姑,我和麗兒… … 是我不好。」

突然間,他有回到姑媽懷抱傾訴一切的衝動,就像小時做錯了事,寧願被姑媽溫柔地責怪幾句一般。

「我都知道了,你們都是好孩子,都已經長大了,是姑自己不好,女人有時候就是管不住自己身體… … 是姑自己不好。」

秀薇溫柔地撫摸懷裡阿明的頭髮,語氣平淡得好像在敘述別人的事,昨夜的風雨彷彿不曾在她心頭留下一絲痕跡。

二人在微明的廳堂中依偎坐著,在阿明孺慕的眼中看來,姑媽的迷離眸影又靈動又嫵媚,像似無底深潭般孕含了無盡的慈愛與溫情。柔情的手就慰貼著他臉頰,香暖的腹部微微起伏,女人是如此神奇地孕育小生命!他用另一面臉頰摩擦著姑媽的小腹,分享小生命傳達的律動。

還有一股腿間傳來的熟悉香氣,使他心醉神迷。

「姑,我喜歡妳。」失神中,阿明忘我地喃喃說著。

「你這孩子,姑大著肚子,可禁不住你這樣鬧。」秀薇按住阿明向小腹下探索的頭,自己臉頰也燒燙得嫣紅。

「姑,我喜歡妳… … 我喜歡妳。」阿明脹紅了臉,詞不達意地說著,臉面就在腹腿間揉搓,雙手也不安分地在腹背撫摸。

一股被羞辱的氣憤湧上心頭,秀薇推開阿明,掙扎著站起來罵著:「你喜歡女人的身體是嗎?是你姑媽也好?你看現在的姑還像不像女人。」

秀薇伸手要扯下那件醜陋的孕婦裝:「喜歡女人的身體… … 就讓你看姑的身體… … 」

話沒說完,委曲的眼淚就不爭氣地流下來,幾個月以來懷孕的酸楚情緒都在這一刻爆發。

阿明慌忙跳起來,不知所措間,卻正迎上秀薇溫香軟玉地哭倒入懷中。

秀薇像是要盡情哭出心中所有淒楚,沒有人,包括遠在上海的老公,包括每日相伴的女兒,沒有人能夠瞭解她這些日子的寂寞與惶恐。

丈夫的遠離,女兒的成長,年華老去,中年婦人懷孕時生理與心理的不適,一切委屈,都那麼孤寂地承受了這許久,在這一刻哭泣中完全釋放出來。

昨夜被年輕的阿明挑起情慾,在她平息情緒要做個好母親時,又再要面對另一次挑逗,為什麼要發生在自己最臃腫難堪的時候。

『為什麼生活就不能回到從前?那時候自己的情慾是多麼單純。』秀薇在啜泣間自苦自憐地問著。

「姑,對不起。」

阿明吶吶地說,雙手自然環上姑媽肩背,這時候懷中的姑媽全然是個纖細脆弱的女人,身高只超過自己肩頭,髮際的幽香使他心神迷亂。

阿明望著伏在胸膛抽泣的姑媽,衝口而出說:「姑,我是真的愛妳,我從小就愛上妳。」

懷中的啜泣聲漸漸低下來。

「你真的從小就愛上姑?」胸膛間傳來秀薇蚊鳴般的低語。

阿明緊擁著懷中豐潤的身體,堅定地說出心中埋藏多年的話:「我一直夢想有一天能夠像這樣抱著姑,晚上我都想著姑打… … 」

「打手槍是嗎?」

秀薇輕擂一下阿明雄壯的胸膛,阿明猛烈的心跳聲,讓秀薇的心也急速跳動,她伏在阿明的胸膛,像小女孩似的拱頭拭去未乾的淚珠,年輕男子的氣息使她愛戀得不願離開這寬闊胸膛。

『就給這孩子一次吧!』秀薇對自己說。

或許這世間只有阿明還這麼熱切地癡愛著自己,錯過這一次,僅有的青春將飛離得更遠,這幅身體又還能夠保持嬌豔多少年呢?

多少年不曾聽過男人向自己說「我愛妳」了。

將來或許也不會有人這麼說,何況說出口這醉人話語的,又是自己最疼愛的小男孩。

『就給這孩子一次吧!讓他永遠記得。』秀薇的身體和心靈一致呼應著。

(7)快速的射出

「想要姑幫你打手槍?還是想要姑和你作愛?」

阿明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懷中的身體溫熱得似乎要融入自己身體,胯下的肉棒不由自主地挺立,頂在秀薇隆起的小肚子上。

「姑… … 」

「小色鬼,昨晚和麗兒做了,現在又想。」

秀薇掙開阿明的擁抱,視線先望向阿明褲內挺直的肉棒,再緩緩抬起頭來,淚痕未乾的臉龐蕩漾著嬌艷的笑意。

「姑就只跟你做一次。」秀薇咬著下唇,媚眼中春情蕩漾。

「嗯,生完孩子身材恢復以後,或許再和你做一次,就只能二次,以後都不許再胡思亂想。」

她似笑非笑的望著阿明:「也不許再想著姑打手槍。」

見到阿明愣愣地模樣,她又「咭!」一聲笑出來:「傻孩子,你就只會等姑自己脫衣服啊?」

阿明仍然只會挺直肉棒站在那兒,腦子裡亂成一團,完全不知道該如何應付這突如其來的變化。

從來也不曾想像過一向高雅端莊的姑媽,會在瞬息之間,轉換出這樣媚惑的風情。

秀薇轉頭對阿明一笑,抬起手拉下背後拉鍊,再優雅地垂下肩頭,於是黃色孕婦裝就順著美妙身材曲線滑到隆起的小腹,她再略挪動一下身體,孕婦裝就再度下滑至腳尖,露出完美的上身和只穿著內褲的下半身。

「呀!」

阿明屏息以待地望著秀薇舞蹈般除下孕婦裝,忍不住發出讚嘆。

雪白赤裸的上身,二顆嫩滑大乳房,就顫危危地尖聳在清晨冷冽空氣中,紅色乳尖與胸前一粒醒目紅痣併排挺立,自乳下完美地隆起成更白晢地一片圓弧,肚臍眼向內凹陷,如同白潔玉脂上崁著的黑珍珠,目光再向下移時,不禁有些失望,只是一條乳白色皺褶布寬鬆內褲。

這樣的神情並沒有逃過秀薇的眼睛,她笑罵著:「小色鬼,什麼時候偷看過姑的內褲?」

阿明老實招認:「昨天晚上在浴室洗衣機裡,看見一條紅色的。」

秀薇臉上飛起紅霞,兩眼水汪汪的,咬著下唇說:「好的事不學,愛看女人內褲。」

紅著臉想了想,又說:「誰知道你這小鬼偏偏找今天呢,姑還有些漂亮的,下回穿給你看。」

再又偏著頭,挺著一對大乳房,斜睨著阿明說:「你自己呢?就知道看姑脫衣服,自己身上穿的還要等姑來脫?」

在阿明羞赧地脫運動服時,秀薇刻意放慢速度,彎腰、擺臀,用最煽情的姿態將內褲褪落至腿間,眼角得意地望見阿明正目不轉睛地瞪視。

是一種追求最後燦爛綻放的心情吧,或者是一股浴火的心情,想要在青春消逝前抓住最短暫濃烈的那一刻。

「姑,妳真美!」在內褲終於褪落,雪白無瑕的玉體完全呈現眼前時,阿明忘形的低語。

秀薇在阿明放肆的眼光下,忽然像少女般嬌羞起來,她夾住腿,又急忙用小手掩蓋著黑叢叢陰毛,紅著臉說:「小色鬼,不許看人家那裡,還不快些脫自己衣服。」

在阿明窘迫不安地脫下衣服,露出一身雄健肌肉和碩大肉棒時,秀薇便忘記了嬌羞與矜持,向前撫摸胸膛肌膚,結實的小腹,再蹲在阿明腿間,喜孜孜地捧起肉棒摩弄。

「哦!好燙,好熱。」她用鼻尖輕觸:「嗯,還有昨晚的味道,真壞!昨天做完沒有洗澡。」

她冷不防在龜頭上親吻一口:「好乖乖,下次洗乾淨,姑再幫你含。」她愛不釋手的喃喃地說著。

在阿明眼中看來,這時候的秀薇,就像隻在肉棒前撒歡、膜拜的小狗。

「姑,我要… … 」阿明已經耐不住她這般慢條斯理逗弄,肉棒脹得大大的,龜頭前端已經流出黏液,有一股急於暢快馳騁的慾望。

「要什麼?嗯~想要姑再親一下?」

秀薇仍然搓揉著肉棒,忽地又在肉棒重重親吻一口後,仰頭笑望著阿明。

「姑最疼你,要什麼就告訴姑,嗯?」

一面說著,一面用塗滿蔻丹的修長手指套動,臉上是心滿意足地甜美笑容,彷彿正在玩個有趣的遊戲。

「要幹… … 姑的小穴。」阿明脹紅著臉,強忍住將要爆炸的感覺,艱難地說。

秀薇笑吟吟地扶著阿明的腰站起來,仰臉望著阿明,半瞇著眼說:「先不要急,嘻!從你長大後還沒有親過姑的嘴,來。」

阿明不由分說,緊緊擁抱秀薇,待要吻在香唇上時,秀薇卻輕推阿明的胸膛,蹙著眉說:「抱輕點,你摟得姑腰疼。」這纔送上香舌,任阿明吸吮。

赤裸裸的姑侄二人緊緊擁抱親吻。

阿明心急著想將肉棒頂在小穴口,因為身子高出一截,只能頂在隆起的腹部,於是在親吻中龜頭便磨轉著在光潔肚皮上,劃出一圈圈黏熱濕痕。

「吁!」秀薇鬆開嘴唇,低喘著抱怨:「小色鬼,親得那麼用力,還把姑的肚子都頂疼了。」

「姑,讓我… … 」

阿明的手移在秀薇股間,急切地自喉嚨發出沙啞的低吼聲,在秀薇象徵性的推拒時,他忽地想起,轉頭在地上衣物間翻找,濕淋淋的手指在褲口袋取出昨晚沒用到的那只避孕套。

「傻孩子,不用這個。」秀薇笑著將阿明推向窗邊在椅子上。

「乖乖坐好,姑做給你。」她輕摩著肚皮:「可不能對姑像昨晚對麗兒那麼兇哦。」

阿明愣愣的挺直肉棒赤裸裸坐在那兒,眼中的秀薇嫵媚得令他窒息。

腹部完美隆起那一片圓弧,比其他部位更白晢圓潤,發出瑩亮的光芒,使得整個誘人軀體多了一種莫名協調美感,還帶著奇異的妖冶美豔。

「現在閉上眼睛,不要看姑下面那裡。」秀薇嬌嗔地嚷著。

她後仰身子,叉開腿跨站在阿明腿間,於是濕漉漉的蜜穴就大張著靠近昂首的肉棒,當二個濕燙性器接觸時,同時發出「啊!」的顫慄輕叫聲。

「扶著姑的腰,別讓姑摔倒了。」秀薇輕喘著,同時又壓低身子,讓蜜穴吞入大半個龜頭。

阿明只覺得像一團熱火圍繞住肉棒,千萬個毛孔都燙熱起來,全身筋骨鬆軟酸麻,眼看著秀薇坐上身來,大肉棒一分分吞噬,蜜穴流出的濕黏淫液沾滿了棒身,還散發出迷醉心神的濃郁香氣。

細嫩柔潤的肉壁緊含著肉棒,花蕊深處發出漩渦般的牽引力道,還有奇妙的上下蠕動感覺,把絲絲暖流從龜頭透入,衝激得全身一陣酥麻,幾乎在肉棒將纔進入,就使阿明有股將要射精的衝動。

「姑… … 我好舒服。」

「呼,你這孩子… … 好大,總算都進來了。」

秀薇嬌喘細細地騎坐在阿明腿上,陰毛緊密貼合,她略休息一陣,就二手勾住阿明頸部,肥臀前後款擺起來。

阿明面對著秀薇如花笑靨,乳峰就在她胸前擺盪,小腹被圓潤的肚皮碰觸著,龜頭不時被一團柔軔的肉層抵住揉搓,沒有幾十下就瀕臨射精界限。

「姑… … 等一下。」

秀薇放慢擺動,仔細觀察阿明的神色。

「哦!阿明。」

她完全停止,甜甜笑著在阿明唇上輕啄一口:「姑也累得動不了。」

她喘著,笑著,伏在阿明肩上:「你看姑這一身汗。」

阿明沉重地喘息,想要調勻呼吸,可是手中挽抱著秀薇滑膩的腰臀,胸懷內是秀薇柔軟的身軀,興奮的感覺仍然那麼強烈,柔潤的肉壁緊含著肉棒,隨秀薇說話、呼吸而蠕動,就在秀薇在他耳邊低語那一刻,他終於無法克制。

「姑,我要出來了… … 啊… … 」

「不要緊,射出來… … 射在姑裡面。」

秀薇貼合著阿明聳動的屁股,迅速搖擺腰臀,讓花蕊迎著激射精液龜頭的研磨,看見阿明脹紅了臉、咬牙切齒地模樣,心中湧出只有女人纔會懂得的溫馨滿足感覺。

她輕輕撫平阿明臉上緊蹙的眉頭,等待腹腔內肉棒的抖動平息後,她纔笑著貼近阿明的臉,把額頭貼上阿明的額頭,鼻尖也頂在一起,滿眼笑意的問:「舒不舒服,嗯?」

「姑,對不起,我剛才太快。」阿明羞慚地說。

「傻孩子,姑也很舒服。」秀薇歡喜地捧住他的臉,再順勢送上個香吻。

纏綿過後的身子還蜜合在一起,這一次阿明慢慢地全心全意地吻著,領略親吻中蘊含的柔情蜜意,學習像成熟男人用親吻傳達熱情與愛意。

在這一刻,像是心靈相通,他感覺到秀薇的心情,於是心中湧起難以言喻的哀傷,不知是為縱情的自己,還是為傷懷的秀薇,或者是為他們沒有結果的不倫戀情。

他隱約感覺到這將是最後一次擁抱秀薇,這樣的了悟使他覺得唇舌交遞間更為銷魂融骨,他吻得那麼專注深情,彷彿要將內心多年來戀慕渴望,藉由密貼的雙唇,融化在這黯然神傷的剎那間。

(全文完)

頁: 1 2 3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