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琦的贖罪

市區一棟略為高級的公寓,一個女孩拿著包裹走進電梯,白髮蒼蒼的管理員瞧了一眼,點點頭,也沒說什麼,他認得這女孩,是七樓住戶的朋友,常常來找他。

年輕真好,他心想,隨即又回頭繼續看報紙。

周文琦站在門口按了電鈴,她其實一點也不想來這地方,一秒都不想,原本打算東西放在門口就離開,但今天有些話無論如何都要說出來,只好忍住情緒,過沒多久,一個爽朗年輕男子的聲音從門內傳出。

「來了,是小琦嗎?」打開門,是個比文琦高一個頭的年輕男子,笑臉咪咪的瞧著她,這是她老家的鄰居劉轍,目前和她讀同一所大學。

「今天怎麼有空來找我啊。」劉轍那個看似天真無邪的面孔讓文琦覺得很反感,母親昨晚才說和劉轍通過電話,他怎麼可能不知道今天她會來找他。

裝傻也要有個限度。

「拿去,這是我媽做的肉卷,她叫我拿給你。」要不是母親從家裡寄來東西,文琦根本不想靠近這個男人,她把東西往他懷裡塞,接著深呼吸,打算說出接下來的事。

「劉轍,我要跟你說一件事,你聽好。」

「哇,周媽的肉卷,我最愛吃了,小琦你要不要也來一口,進來喝杯茶吧。」

男人開心的看著包裹裡的東西,轉頭就走進屋內,無視小琦的叫喊。

小琦咬了咬牙,心裡實在不想跨過這道門,但今天無論如何都要做個了斷,男人不良於行的身影讓人有點刺痛。她默默握緊拳頭,再次下定決心,關上門走進屋內。

「周媽的肉卷是天下第一,最棒了。」男人很快地拿出肉卷坐在客廳上吃的津津有味,吃完還像小孩子一樣把手指往嘴裡吸,似乎意猶未盡。

「劉轍,我有話要跟你說,你聽好。」

「嗯?什麼事,可以先幫我倒杯水嗎?」

劉轍笑著看小琦,語調裡卻帶著一份不容拒絕的命令,原本一鼓作氣想要說出口的小琦被他這麼多次打斷,氣勢也削弱了不少,不由得又像以前一樣順從他的要求。

小琦熟悉的走進廚房找到杯子,這個地方她很熟,畢竟進出過很多次,還常常下廚,某些東西可能還比劉轍更知道擺放在哪邊,仔細想想,其實也不能怪有些人老是會誤會她和劉轍的關係,但她們真的不是男女朋友。

趁著到廚房的時間,重新整理心情,她知道那個男人的手段和個性,其實內心也十分害怕將事情說出口,但也知道不能繼續這樣下去。

深呼吸,再次握緊拳頭,再度下定決心。

此時男人的手卻悄悄的從她身後抱了上來,一把抓住她的奶子。

「等好久歐,我忍不住了。」背後是露出笑容的劉轍。

「不要~」小琦雖然嘴巴上拒絕,但身體沒有反抗,任由男人上下其手,sosing.com劉轍的行為越來越不客氣,他一隻手伸進文琦的衣服抓著她的胸罩,一手伸進她的褲子往她的禁區攻擊,小琦覺得很反感,但並沒有拒絕。熟悉的調情讓文琦身體回憶起過往的快感,不由得身軀一軟。

看到文琦的模樣,劉轍很快地放開了她。

「站著太吃力,來房間裡吧。」他用命令的語氣命令小琦,接著慢慢離開,文琦看了劉轍緩慢移動的背影,似乎也妥協了,把衣服整理一下,隨後跟著走進男人的房裡。

劉轍坐在床上,像個皇帝般等著小琦。

「來。」他露出得意的笑容對門外的小琦招手,小琦咬了咬牙,走進房內,蹲下身子慢慢的解開劉轍的褲子,露出他的陽具,她將頭髮往後撥,接著張開嘴吸了起來,小琦清秀的臉龐十分美麗,讓劉轍不禁看呆,如此佳人不斷的上下侍奉他的器官讓他覺得滿滿幸福,只可惜小琦的臉色並不好看,那是張帶點的怒意和怨恨的臉龐。

兩人無言地享受這樣淫蕩的氣氛,直到劉轍射出精液到小琦的嘴裡。

「吞下去。」他壓住小琦的頭不讓她拔出,小琦瞪了他一眼,最後還是慢慢地吞嚥下去。

抖動的喉嚨顯示女人已經把男人的體液帶過喉嚨,確認小琦完全吞嚥下去後劉轍才放開手。

「把我的幾億孩子放在胃裡不覺得可惜嗎。」劉轍笑道。

小琦怒視男人,但她知道這只是男人的調戲,一旦反抗後面還有更猛烈的。

「你生氣的樣子真可愛,來。」男人拍拍旁邊的空位示意女人坐下,小琦的表情越來越不悅,握緊的拳頭甚至可以說蓄勢待發,但她最終還是忍了下來,順從的坐在床上。

劉轍毫不客氣的摟住她親吻,舌頭朝她嘴裡深入,他翻過身用男人的身軀壓住小琦,手肆意的撫摸她的肌膚,她的性感帶,無視小琦那微不足道的抵抗。

「周媽的肉卷雖然好吃,但你更棒。」劉轍鬆開嘴巴看著小琦說道。

趴! 好不容易從劉轍吻中掙脫的小琪反手就是一個巴掌。

「不要拿我開玩笑。」小琦怒火中燒看著劉轍,但男人沒有退縮,抓住那隻手舔了舔,又低下頭咬住小琦的奶子,手往她下面的禁區進攻。

「我有說錯嗎?看看這身體,讓我多嘗幾口。」

「你這垃圾!人渣!」

「我就是喜歡你這這個性,多罵幾聲。」

「變態!」

「呵呵呵,我是阿。」

小琦氣的伸出手用力敲打劉轍,卻被劉轍一把抓住,劉轍將她兩隻手放到頭上抓住,然後繼續玩弄她的身體,原本想繼續反抗的她,看到男人身上的傷痕卻又軟了下來,最終她乾脆閉上眼任由男人玩弄。

但劉轍沒這麼簡單放過她,他將小琦翻過身,抬高屁股。

「今天是安全期吧。」

「不是!」

「我都有在算歐,別想瞞我了,你不是最喜歡這種感覺嗎。」

「才沒有~阿~~」劉轍狠狠的從她身後插入,他說的沒錯,這是最容易讓小琦高潮的體位,無套內射也是讓她最有感的性交,他們約定好不能懷孕,所以平時會帶套,只有當小琦安全期的時候兩人才有使用這種玩法。

劉轍仔細的把小琦壓入床單內,深深的將肉棒挺入,臉上的淫笑消失,取而代之是對戀人的疼惜,但他不能隨意讓小琦看到這副臉孔,男人溫柔的親吻小琦的美背,用手玩弄她微微垂下的乳房,他很喜歡這樣貼著女人的玩法,擁抱著她的身軀看她在自己懷裡高潮不已,可以讓他覺得暫時真的擁有這個女人。

雖然沒說出口,但小琦其實也很喜歡這姿勢,男人的擁抱讓她覺得溫暖,即便他是如此可恨的男人,但此時此刻卻能帶給她溫柔,彼此見不到面就不容易想起對方的一切,女人賣力地挺起屁股迎合男人的進出,單純享受最原始的肉慾。

「好緊,小琦,你的小穴真棒。」

「閉嘴~阿~」

「讓我聽聽你的求饒。」

「作夢~停~太深了。」

「很深吧。」

「嗯~阿~~」

「都給你~我要射進你深處。」

男人緊緊抱住小琦,用力往深處頂出,數道熱流衝擊她的體內,這是女人最在這份關係中感到最幸福的一刻。

到底這段扭曲的關係是怎開始的?文琦不禁回想。

劉轍是醫生的兒子,文琦家裡則是經營小餐廳,由於正好兩家住的近,劉轍的父母又常去光顧就熟了起來,那時,文琦的個性比較大姊頭,劉轍剛好相反,年齡相近又兩邊家長很熟,這使得文琦常常主動拉著他四處去冒險,劉轍個性膽小,只敢跟在她後面追著跑。

兩家熟了之後來往也變多,可能是小時候的膽小印象,即便長大,文琦對他還是沒有太多防備,有些相處依舊和小時候一樣親密,兩邊父母也不怎麼在意,等到兩人察覺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

那是文琦開始接觸男女之事的時間,她和劉轍高中並沒有就讀同一所學校,劉轍因為家裡的關係去念升學率高的私立高中,她則是在縣內普通高中就讀,正值叛逆期和充滿好奇心的她很快地交了一群新朋友,晚上也常常晚歸,父母因為那幾年生意越來越好,常常忙不過來也沒太管她。

和一般少女一樣,她很快地交了個男朋友,有了人生第一次約會,那天回來的時候正巧碰見劉轍,和他身邊的女人。

事後回想,那可能她第一次看過劉轍這麼蒼白的表情。

「小琦,這位是?」

「這是我引以為傲的超完美鄰居劉轍,他很厲害歐,K中榜首還是校隊隊長萬人迷,還是師奶殺手,連我媽都超迷他的。」

「哇,好厲害,那不是超厲害的升學學校嗎?劉轍?該不會那位最近剛拿全國高中籃球冠軍的MVP吧,天阿。」男孩發自內心的佩服。

「欸劉轍,這是誰啊,你女朋友嗎,還不介紹一下。」文琦雖然覺得劉轍表情奇怪,但沒有在意,戲謔似的用手頂了頂這位青梅竹馬要尋他開心。

「我是劉轍的女朋友,叫夢夢。」女孩高調地摟緊劉轍,帶點驕傲看著文琦,這讓文琦覺得有點討厭,這女人雖然漂亮,但散發出一種瞧不起人的味道,看身上行頭,大概是哪個千金大小姐吧。

她喵了一眼老友心想,看人眼光還真不怎樣,原來你喜歡這種調調阿。

「那個,文琦,這位是?」劉轍回過神,表情恢復正常,露出招牌笑容發問。

「歐~這位是我朋友士豪,今天剛約會完,正考慮要不要升級成男朋友。」

「等等……都看完電影吃完飯還不算阿。」

「再讓我考慮幾天,享受一下被追的滋味,你們男人到手就不會珍惜了。」

「我才不是這種人,我一向是一心一意。」

兩人你一言我一語的打情罵俏,夢夢看兩人是情侶,也稍微放鬆了戒心,完全沒人注意到劉轍的眼神越來越陰沉,表情也越來越僵硬,正好此時文琦的手機響了。

「媽?我和朋友吃飯,恩,快要回去拉,什麼?不是鬼混,真的沒騙你拉,我剛好碰到劉轍,他可以證明,要我拿給他講電話?不要這麼麻煩好不好。」

小琦將手機遞給劉轍,做出拜託的手勢,指指身邊的士豪,伸出食指放在嘴巴前面,劉轍愣了一愣,隨後點點頭,接過電話。

「周媽媽好,我劉轍,對,我剛在路上碰到小琦,她和朋友吃完飯正要回去,朋友拉,不是啥奇怪的人,不是,絕對不是男朋友,怎麼可能,我保證。」

劉轍若有所思的瞧了一眼小琦,小琦現在還不想讓母親對士豪的事問東問西,鬆了一口氣,暗自感謝這好哥們的掩護,正當此時,劉轍卻又繼續和母親談話。

「好,我會馬上帶她回去,放心,有我在,不會讓她亂跑的,好。」

小琦聽到後嚇了一跳,她還打算和士豪去公園走一走,沒想到劉轍一口答應下來,準備搶下電話的時候,只見劉轍將手機一滑。

「她叫我把你帶回去。」

「你是笨蛋嗎,幹嘛隨便答應阿!」文琦氣得跳腳,劉轍只是縮了縮肩膀表示無辜。

「周媽媽的命令歐。」

「嗚……討厭,沒辦法,那士豪,我們今天就先到這吧。」

「既然是伯母的命令,只好這樣,小琦,那明天學校見嚕。」

「嗯。」

「就是這樣,抱歉,夢夢,我必須先帶她回去。」劉轍對身旁的女人說道。

「就這樣?那下次約會的時間是……」

「抱歉,你可能要自己先回去,之後再說吧。」劉轍淡淡地說了這句,不知道是不是天氣關係,夢夢突然覺得一陣全身發冷,感覺好像有什麼不對,正當她還想追問劉轍,盧他送自己回去時,卻看到劉轍眼角那冰冷的視線。

那是個冷到極點的眼神,明確的告訴她閉嘴,這是她從未看過的劉轍,讓她瞬間嚇得只能把話硬卡在喉嚨中間。

劉轍輕巧的移動身軀擋在試圖再和文琦說話的士豪中間,推了推小琦,士豪感覺到劉轍身上發出一種奇怪的氛圍,像是警告別人不要接近。

「走拉,再晚周媽會罵人,到時候我可不幫你說話。」

「好好好,那士豪,夢夢,抱歉歐,我們先走了。」雖然說第一眼對夢夢印象不好,但基於禮貌文琦還是很有精神的向兩人道別。

「嗯,我們先走了歐。」此時劉轍已經恢復了原本溫和的表情和感覺,轉變之快讓夢夢和士豪不禁以為剛剛只是自己想太多。

「掰。」

「那……劉轍再見,記得打電話給我歐。」不過劉轍並沒有做出回應。

兩人走在回家的路上,文琦不斷的找話題和劉轍閒聊,劉轍只是有一搭沒一搭的回答,今天的劉轍真是漫不經心,她心想。

此時男人終於開口。

「你什麼時候開始交往的?」

「什麼?……歐,你說士豪嗎,最近拉。」小琦難得露出不好意思的樣子。「我們在社團裡認識的,他人不錯,幫過我不少忙。」

「那個男人不是好東西,不要和他在一起。」看到小琦這模樣,劉轍眼神更冷了。

「什麼?」

「我說不要和他在一起。」

「喂,劉轍,你又和人家不熟,幹嘛這樣評論。」

「他不夠好。」

「你又知道了?莫名其妙。」

「我就是知道,他不適合你,分手吧。」

「你神經歐,人家雖然沒有你這麼厲害,但也是打我們學校系隊的阿,功課也不差,家裡又是開公司的,還比我家有錢耶。」

「那又如何,他不夠好,離開他吧,他不是你要的男人,完全不適合你。」

「雖然我們很熟,不過你再這樣說我朋友我要生氣摟,劉轍。」小琦對劉轍這種奇怪的態度有點惱火,音調也逐漸上升,但突然轉念一想,他搞不好只是在擔心自己,畢竟他家境好,看的多,眼光也高,士豪和他比起來的確不怎樣,小時候他也常常莫名其妙對自己擔心東擔心西的。

什麼嗎,原來如此,好哥們的擔心。

「欸,你該不會擔心我被騙之類吧,放心啦,我沒你這麼聰明,但看人眼光還是有的,士豪條件很不錯。」

想通了之後,小琦用力拍了拍劉轍的背,心情轉好,但劉轍還是一臉陰沉。

「和他分手吧。」

小琦此時開始察覺的氣氛的詭異,也發現好像什麼不太對勁,試圖用玩笑話緩和一下氣氛。

「你冷靜點,你想阿,以我家的情況搞不好還算我高攀人家咧,你應該祝福我啊,不然我哪有機會碰到這種好男人,哈哈。」

「我」

「什麼?」

「選我。」

「喂?這……你冷靜點。」意外的告白讓小琦腦袋有點轉不過來,但劉轍卻無視週遭行人的眼光抓起她的手。

「我才是適合你的男人。」

「等等,旁邊有人在看。」

「我不在意。」

「但我在意阿!放手!」劉轍這才松開了小琦,但還是直直地盯著她,四周人群聽到他們的聲音紛紛轉頭查看。

「小倆口吵架嗎?」

「床頭吵床尾和拉。」

此起彼落的討論讓小琦有點受不了,抓起劉轍的手連忙往個無人的角落走去。

「你發什麼瘋。」到了角落後小琦劈頭就問。

「我喜歡你,當我女朋友吧。」

「劉轍,你白痴嗎,突然冒出這句。」

「我是認真的。」

「你不是有女朋友嗎?」

「我明天就會分手,反正只是玩玩。」

「既然玩玩幹嘛和人家交往,這樣很垃圾耶。」

「因為她長得像你。」

突如其來的告白讓小琦一時語塞,像我?

「她長得像你又剛好糾纏我,所以我才試著交往看看,但除了臉實在差太多了。」劉轍轉頭看著遠方,又回頭注視著小琦。

「周文琦只能是你,其他人都不行。」

小琦久久不語,不知道要怎麼接話,今天第一次發現青梅竹馬原來是這樣看自己,此時她才注意到劉轍的眼神和記憶的不同,那不是單純看鄰居的眼神,是種男人看女人的眼神。

「你和他接吻了嗎?那個士豪?」

「阿……沒……沒有。」小琦直覺的回答,只見劉轍笑了笑。抓起小琦的臉吻了上去。

「嗚……你幹什麼。」文琦起初震驚,隨後回過神就是一巴掌,劉轍突如其來的舉動讓她覺得十分難過。

「你這混蛋,這是我的初吻耶!」

「那不是很好嗎?我才不想你的初吻被其他男人奪走。」

小琦回頭又是一巴掌。

「你這人渣,我死也不會和你在一起。」隨後頭也不回的跑回家裡去。

心情混亂的小琦回家後和母親吵了一架,但周媽媽以為她只是把她叫回來在不高興,也就沒繼續追究,之後幾天,文琦刻意躲著劉轍,因為被劉轍奪去初吻的罪惡感還有青梅竹馬告白的混亂,和士豪的發展也暫時停了下來,士豪也不知道為什麼小琦突然態度大轉變,只能任由小琦獨自一人煩惱。

這天吃飯時,周媽媽突然談起隔壁劉家的事。

「聽說劉轍這幾天都關在房間裡。」

「歐,那小子怎麼了嗎?比賽輸球了?不是才拿到全國冠軍嗎」周爸隨口問。

「聽玉如說是失戀了,對方好像是啥千金小姐。」

「這小子也太誇張了,他的條件這麼好,何愁沒女人要。」

「是阿,玉如她也是這樣勸她兒子,不過好像聽不進去,說是被他深愛的人拒絕。」

「沒人要乾脆讓我們文琦揀去加減配一配好了,反正都這麼熟了,哈哈。」

「不要亂開玩笑。」正在吃飯的文琦臉色一沉,明顯不開心。

「唉呦,幹嘛這麼認真,你想要搞不好人家還看不上你咧,人家可是大醫院獨生子,我們只是小餐館而已,高攀不上,高攀不上拉。」

看女兒臉色變臉,周爸爸連忙打哈哈過去,他不知道的是女兒心裡想的是另一回事。

「是阿,我們的生意受劉家醫院不少關照,可不能再對不起人家了。」

「怎說的好像我女兒是吃貨一樣,再怎樣也是有凹有凸,略有姿色阿。」

「碰。」「我吃飽了。」小琦重重的放下手上的碗筷,一臉不悅地離開餐桌。

「都是你愛開那種玩笑,讓女兒生氣了吧。」

「平常這種玩家她都不在意,天知道今天怎麼回事,生理期來了嗎。」

晚餐過後周媽媽把小琦叫下來,遞給她一份包裹。

「劉轍他最喜歡吃我做的肉卷,玉如說他兒子這幾天不太吃東西,怕餓著,打電話希望我做一些,你幫我拿過去吧。」

「我?」

「你不方便嗎?」

「可是……」

「歐,小琦,你要去劉家阿,那順便幫我拿這給劉院長,說是星期天騎單車的行程表。」

周爸和劉爸是車友,假日常常一起和車隊騎車外出,在父母都直接交代任務的情況下小琦只好被迫接受去劉家走一趟。

劉家離他家不到五分鐘路程,打開門迎接她的是劉轍的媽媽,玉如。

「這不是小琦嗎?歡迎。」

「劉媽媽好,這是我媽做的肉卷,讓我帶過來,劉爸爸在嗎?我爸叫我拿星期天的行程表給他。」

「在裡面洗澡呢,進來坐坐吧。」

「不……不用麻煩了。」

「沒關係,進來坐坐,有陣子沒看見你了正好讓我和劉爸爸看看,順便開導一下我家那笨兒子劉轍。」

聽到劉轍的名字小琦內心一跳,隨後被玉如拉入家裡。

「劉……劉轍還好嗎?」

「他一直不想上課,整天悶著,我一直覺得那女孩看上去不怎樣,不過是我兒子的選擇,我也不好意思多說什麼?欸」玉如抱著手嘆了口氣,隨後抓住小琦的手。

「要是你就好了,你肯定不會讓劉轍這麼傷心。」

「劉……劉媽媽你真愛開玩笑。」小琦連忙鬆開手,一陣慌亂。

「劉媽媽沒有開玩笑阿,我還挺中意你的呢,像你這麼好的女孩現在實在很少見了。」

「你這樣誇獎我會不好意思啦,劉媽媽。」

「本來想說我那笨兒子好像對你有點意思,我還蠻樂觀其成的,誰知道跑去和啥大小姐在一起。」玉如有點認真地說道。「早知道把你們先湊一起就好了。」

「不……不要這樣說。」

「玉如,你抓著人家女兒那邊說什麼瘋話,太難看了。」此時劉院長剛洗完澡走出來。

「劉爸爸好。」

「小琦阿,坐,不要客氣,當自己家。」

「謝謝。」

「你也要看人家女兒看不看得上咱們兒子,都什麼時代了還要聽我們的。」

頁: 1 2 3 4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