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琦的贖罪

坐下來後,劉院長繼續不斷碎念自己的太太。

「我是替你兒子著想耶,放著小琦這種女孩不要跑去招惹那種女人做什麼?

你忘了我們在外面看到的那女人嗎?那是什麼一臉驕傲的樣子。「

「孩子的感情有他們自己的選擇,父母插啥嘴。」

「是阿,我們留洋開明的劉院長不擔心,我這傳統鄉下愚婦窮擔心可以吧。」

「你這是……在小琦面前說成這樣多難聽,不好意思阿小琦,讓你見笑了。」

「不會啦,哈哈,劉爸劉媽,你們太客氣了,我……我沒這麼好。」

小琦窩在沙發上稍微縮了縮,一臉不好意思。

劉院長和玉如互相看了看,溫柔的對小琦開口。

「小琦阿,不是劉媽媽在開玩笑,你呢,我們從小看到大,是怎樣的人我們最清楚了,雖然剛剛有點開玩笑的成分,但喜歡你的意思是真的歐。」

「劉媽媽……」

「你要對自己有信心,還是說你擔心身份還是財力啥的?放心吧,我和劉爸爸不是這種人,劉媽媽是真的很喜歡你。」

看到玉如這麼誠摯的態度讓小琦一時間不知到怎麼反應,一旁的劉院長適時的出聲解場。

「咳,那個……那邊桌上是周家的肉卷嗎?我看小琦阿,你幫忙送上去給劉轍吃好了,他這幾天沒吃多少東西。」

「對對對,差點忘了,小琦阿,你幫我上去看看那個笨兒子,順便聊個天,看他會不會想開一點。」

「可是我……」

「你和他從小玩在一塊,年齡又近,說的話他比較聽得進去,算劉媽媽拜託你了,你也不想看他一直窩在家吧。」

「是阿,年輕人還要是要年輕人去談,去吧。」劉院長適時地將肉卷遞給小琦,小琦只好接過,起身走上樓。

看到小琦上樓後劉院長不禁對著玉如皺眉。

「瞧瞧你,嚇壞人家了。」

「我再努力找我的好媳婦,要你管。」

「那不如叫你兒子努力點,眼睛放亮,好女孩不追跑去追那種人做什麼。」

劉院長沒好氣地翻了翻白眼。

小琦拿著東西上樓,劉家她很熟,一下子就來到劉轍房間門口,她猶豫再三,最終鼓起勇氣敲了敲門。

「媽,我還不想吃東西,晚點餓了我自己弄吃的。」

「……劉轍,是我。」

「碰康動碰瑲」

裡頭發出一陣東西掉落的聲音,門迅速地被打開。

「小琦!」

「我媽……弄了你愛吃的肉卷,叫我帶來,吃吧,聽說你最近吃不下東西。」

劉轍看上去明顯瘦了不少,頭髮也亂糟糟的。

「阿……謝謝,那個……要不要進來坐?」

小琦猶豫再三,以前的話她走到劉轍房間就跟逛自己房間一樣簡單,甚至劉轍私藏的謎本放在哪她也一清二楚,但如今她卻有所猶豫。

劉轍似乎也發現了小琦的猶豫,也明白她的意思,只能苦笑。

「不然我自己吃好了,沒關係。」

「進去吃吧。」小琦推著劉轍進到房間,決定不要讓自己看起來這麼奇怪。

熟悉的房間熟悉的床熟悉的味道和人,但氣氛和以前完全不一樣了,男人那天的告白讓她自己的內心對兩人的感覺完全變了調,劉轍默默吃著肉卷,傻傻地盯著小琦不說話,兩人就這樣保持沉默,直到小琦先開了口。

「聽劉媽媽說你和夢夢分手所以躲在家裡療傷?太沒用了吧。」她試圖用和以前一樣的輕鬆口氣說話。

「嗯,我是在療傷,不過不是因為和夢夢分手。」劉轍直直盯著小琦。

「那就不只一個,這樣不行歐,男人如果太花心……」

「是因為你,小琦。」

「……」察覺氣氛有異打算繼續扯開話題的小琦被劉轍直接丟了一記直球,兩人再度沉默,接著這次是劉轍先開口。

「我喜歡你,小琦。」

「你……你突然這樣說我……」

「那天的事我很抱歉,但我是認真的。」

「不要說了,我……我沒這麼想過,我以為我們是朋友。」

「只是朋友嗎?」劉轍苦笑。

「劉轍,不要這樣。」

「小琦,老實講,你有考慮過我嗎?」

「我……」

從小劉轍就一直跟在她身後跑來跑去,陪著她玩,對他來說就像個小弟一樣,絲毫沒有去考慮這方面的事,後來兩人分別讀不同學校後交友圈變了,相處時間變少,有聽說劉轍女朋友換了好幾個,但那時候的她對這種東西還只是懵懵懂懂,只覺得劉轍條件這麼好,會有女朋友也是很正常。

「我不知道……」

「現在開始也不晚。」

「為什麼是我?劉轍,我們不能繼續當好朋友嘛?」

「好朋友?像怎樣的好朋友。」

「跟以前一樣這樣玩,這樣聊天不行嗎?」

「然後看著你和其他男人打情罵俏?」劉轍冷笑一聲。「我才不要。」

「可是我對你真的沒感覺。」

「因為我離你太近讓你看不清楚嗎?」

「不是這樣。」

「不然是怎樣,為什麼我不行?」

「我……」小琦一臉苦惱。「我不知道。」

「小琦,和我交往看看吧。」

「我已經和士豪……」

「和他分手吧。」

「我不像你可以說斷就斷。」

「等到你和我一樣察覺的時候就晚了。」

劉轍深深地吐了一口氣。

「我一開始也覺得當朋友就好,所以一直不敢說,後來試著交幾任女朋友,但都不行,直到那邊我看到你身邊出現別的男人我才確定,我完全不能接受。」

「小琦,和我交往看看好嗎?」

「我真的完全沒想過這回事。」

「給我一次機會好嗎?」

「不要這樣,劉轍。」

劉轍起身抓住小琦的手。

「我是認真的。」

「放手!」

「小琦!」

「我叫你放手!!」小琦情急之下甩開劉轍,反手又是一巴掌。

「以前都不知道你這麼麻辣,最近還真是很常被你這樣賞巴掌。」劉轍摸著臉苦笑。

「我……對不起,我……我先走了,再見。」

「小琦!等等!我沒有怪你。」

小琦急忙打開門衝了出去,樓下的兩老只見小琦紅著眼眶衝下樓,完全不知道發生什麼事。

「小琦?發生什麼事了?」

「劉爸劉媽我先離開,打擾了。」

「你這是……」

「小琦!」兒子從樓上衝忙跑下來,臉上一個明顯的巴掌印,只見小琦頭也不回打開門就跑出去,客廳眾人均是一片尷尬。

「……」

「你……你這不肖子,你對人家做了什麼?!」劉院長怒氣匆匆地問道「我……我只是……」劉轍正想要告訴父母他的心意,但突然一個念頭想起,兩家關系很好,如果貿然讓兩邊長輩知道這件事可能會多生風波,小琦又正在情緒上,一個弄不好反而弄巧成拙,這應該是小琦最不想看到的發展。

「沒……我只是說了幾句話。」

「你該不會拿人家小琦出氣吧。」玉如冷冷的看著兒子。「人家可是好心上去勸你,你不覺得你這樣太過分了嗎。」

玉如深知自己兒子的脾氣,應該是不至於在家裡對小琦動手動腳,肯定是言語上惹怒了小琦。

「媽我不是……那個。」

「你這混蛋,這樣對小琦,你對得起周伯伯嗎?我怎麼會生出你這樣的兒子。」

劉院長憤怒的痛罵兒子,百口莫辯的劉轍只好將錯就錯。

「爸我……好啦,是我不對。」算了,先這樣吧,先和小琦談完後再慢慢和爸媽解開誤會。

「你給我找個時間去跟人家道歉!不然不要給我進這家門!」

「老公你不要生氣了,劉轍,去吃飯,睡覺,明天給我乖乖上學,你也在家夠久了吧。」

「……好拉,媽。」劉轍只得低頭接受。

雖然說不滿兒子的作為,但畢竟還是心疼兒子,看他終於肯出來心裡也踏實許多,玉如輕輕地打了劉轍幾下後,連忙哄他去好好吃一頓飯。

「我先去周家賠個不是,過幾天再陪你去跟人家道歉。」

小琦回到家之後便衝回去房間待著,周爸和周媽看的是一陣錯愕,隨後不久玉如帶著點心來到周家賠罪,兩人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

「周太真是抱歉,我家劉轍說了幾句重話害小琦哭了。」

「玉如你客氣啦,兩個小孩子鬥嘴也不是什麼新鮮事,來來,坐,別客氣。」

樓下長輩開始聊起天,但樓上的小琦心裡想的又是另一回事,她難過的是她察覺到劉轍和她的關係可能回不去了,但又不知道怎麼回應他,文琦從來沒想過和劉轍走到那種關係,兩人從小就認識,幾乎成了一種類似家人的存在,但如今劉轍的話語中她能明顯感受劉轍要得不是這種。

她一直沒把劉轍當成對象,小琦是個很懂分寸的女孩,也很清楚自己的程度還有家庭的情況,劉家只是因為住的近所以熟悉,但本質上還是另一種階層的人,父母和劉轍能夠當朋友已經是很幸運的事了,她並不會妄想還有人和更進一步的關係。

加上小琦雖然交友廣闊,但對男女之事也是最近才有所體悟,士豪是第一個她稍微覺得有點動心的男生,倒也不是多愛的甜蜜,但就想嘗試看看,士豪雖然社團經驗豐富,觀察透徹,但愛情上兩人卻都只是初學者,還在互相熟悉的程度而已,所以對這類事本來就完全沒有頭緒,劉轍突如其來的告白對她真的刺激太大了,談過很多次戀愛的人都這麼直接嗎?她心想。

心煩意亂的她把自己塞在被窩不斷的煩惱,不知不覺便昏昏睡去。

半夜,小琦醒來,拿起手機一看,滿滿的是劉轍給她的訊息,手機還顯示幾個小時前有許多通未接來電。

此時,她隱約聽到窗外有人叫她。

「周文琦~~」

她連忙起身開窗,只見劉轍縮著身體站在她家門外。

「你瘋了嗎!」

「Lucky~真的醒著。」

「我要睡了,你回去。」

「你下來,我說幾句話就回去。」

「明天再說」

「現在。」

凹不過劉轍的要求,小琦只好穿上外套走下來,原來劉轍睡不著,出門吹風順便想說碰碰運氣來到周家,沒想到正好小琦醒來聽見他的呼喚,讓劉轍直呼上天對他真好。

劉轍提議到附近的公園走走,兩個人就這樣半夜走在夜深人靜的大街上。

「小琦,我不要求你現在做決定,不過考慮看看好嗎?」

「劉轍,我們不能和以前一樣就好嗎?我們不是這樣從小過到大嗎?」

「不可能,我做不到。」

「求求你,比我好的女孩還有很多吧。」

「你再怕什麼?小琦,我喜歡你,我爸媽也喜歡你,周叔叔他們對我也很好不是嘛?」

「可是我真的沒想過要這樣。」

「現在開始還來的及。」

「這種事不能勉強的。」

「你根本連嘗試的都不敢吧,你再怕什麼?」

「我沒有。」

「我懂了,你怕我們關係變了之後,兩邊的關係也變了對吧。」

「並沒有。」

「你有!你就是這種人。」劉轍苦笑。「和我差不多。」

「你認錯人了。」小琦別過頭否認。

「我說的是事實。」劉轍繼續說道。「之前我也是擔心,但自從看到你和別人站一起之後,我終於明白有些東西是要自己去爭取的,就算會改變現狀也是。」

「不要這麼自私!」

「為什麼不能自私!」

「你都沒有考慮到劉爸和我爸的關係嗎!」

「你看,果然是這樣。」

「我只是順著你的話說的!」

「那又如何,重點是你和我啊。」

「我對你沒那個意思!現在是這樣,以後也是這樣。」

「你騙人!」

「不要自作多情了,劉轍!」小琦露出冷笑。「而且你這種人用不著苦苦追個小餐館的女兒吧,憑你的條件就算沒有夢夢,還是很多人不是嘛?」

「你認真的嗎小琦,你真以為我是這種人?還是我家是這種人?」劉轍有點動怒。

「是又如何,現實如此,不要來糾纏我,這不是言情小說,我懂分寸。」

「我不在乎。」

「可是我在乎!」

「小琦!」劉轍抓住小琦的手,想讓她正面瞧著自己,卻遭到她狠狠甩開。

「我話說到此,我真的沒興趣,今天的話就說到這邊,如果你還要繼續,最好有連朋友都當不成的覺悟。」

小琦壓住心中混亂的思緒,逼迫自己說出這番宣言。

「你當真嗎?小琦。」

「對,想玩戀愛遊戲請不要找我這種人。」

「……我懂了,我……我不會再勉強你,起碼……繼續能當個朋友。」

「那明天起床後我們還是和以前一樣吧。」

「嗯。」

見劉轍放棄糾纏,小琦心中終於鬆了口氣,但她不知道感情不可能這麼簡單,「回去睡吧,半夜外面有點冷。」小琦拉著劉轍的手想帶著他回家。

「我想再吹一下風,你先回去吧。」

「劉轍……」

劉轍推開小琦伸出的手坐到一旁的石椅上。

「走吧。」

小琦等了很久,終於還是咬了咬牙,強迫自己離開,她沒想到之後會對這決定感到萬份後悔。

回去的路上小琦一直反問自己對劉轍的感覺,但她真的不知道,一切太突然了,為什麼生活會突然跳的這麼快,她想仔細思考心中閃過的奇妙感覺,但又怕會自己的堅持又會改變,她加緊腳步,趁家人沒發現的時候趕緊回到房間裡睡覺,內心暗自期待一覺醒來所有的事物又會回到當初一樣單純。

沒想到隔天起床母親卻告訴她一件天大的噩耗。

劉轍半夜在路上閒晃被酒駕的車子追撞,目前生命垂危。

「怎麼會這樣。」

「玉如說她兒子不知道為什麼半夜跑出去,結果好死不死碰到兩台車酒駕追撞,現在正在動手術。」

「我和你媽晚點要去醫院,我看你今天看家好了,學校那邊我幫你請假。」

周爸爸看著慌亂的女兒說道。

「劉……劉轍他……我……我跟你們去醫院,帶我去。」

「你冷靜點,劉院長他正在努力搶救,我們緊張也沒用。」

「帶我去!!」小琦大吼。

周氏夫妻看了女兒的樣子,無可奈何,只好帶著她一同前去醫院,一到醫院,只見劉院長和玉如正在手術房外祈禱。

「老劉,現在情況怎樣。」

「老周,我……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不該念他的,我不該念他的。」

這是小琦第一次看到穩重的劉伯伯這麼六神無主的樣子,一旁的玉如也只是不斷抱著頭祈禱,嘴裡不管佛經金剛經聖經都不曉得念了幾遍。

此時,手術室的門打開了,一群人連忙上去詢問。

「唐主任,我兒子,我兒子他命救回來了嗎。」劉院長激動地抓著醫生的手詢問。

「院長,你放心,你兒子沒有生命危險,不過……」唐主任看了看大家,嘆了口氣。「我們借一步說話吧。」

劉轍躺在自家醫院的VIP房看著窗外,回想事發經過,那晚他看著小琦離開後重新整理了心情,他不是一個不聰明的人,回想這幾天也許他真的對她太突然,小琦會反彈也是很合理,這本來就該慢慢來才對,既然已經確定對小琦的心意,那之後只要慢慢追就好了,他相信自己在小琦心裡一定有相當的份量,論條件他也有自信不會輸其他男人。

釐清思緒後的他正好口也渴了,摸了摸口袋裡的紙鈔想要去街上的超商買點喝的,就當他快要走進店門口時,突然聽到一陣喇叭聲,接著人就失去意識了,最後醒來才發現躺在自家醫院了。

「少爺他性命沒問題,身上的傷疤等康復後藉由醫美也可以消除大半,但他傷及神經和骨頭,之後可能無法在進行運動之類的活動。」

「你……你是說他不能再打籃球比賽?」

「這……我就老實說吧,他之後行走活動會有困難,也無法久站,沒坐輪椅已經是萬幸了,至於您希望他當的外科醫生基本上是絕不可能……還有一點難以啟齒,少爺的生殖器可能也有些受損,能不能生育還是個問題。」

「天啊~」玉如聽到後整個人昏了過去,劉院長一臉很鎮定,勉強鬆了口氣。

「命保下來最重要,命保住之後再說吧。」但還是難掩臉上落寞的表情。一旁的周氏夫妻不知道怎麼安慰劉家人,只能默默地守在他們身邊。

過了一星期,劉轍終於穩定許多,聽過醫生對自己的傷勢描述後本人倒是意外的很冷靜,籃球說不可惜是騙人的,也並沒這麼嚴重,畢竟這本來就不是他的志向,外科醫生不能走就轉內科吧,一開始也只是順著父親的腳步暫時立下這目標,倒是自己現在變成這樣要追小琦就有點麻煩了,聽說可能還有可能性功能障礙更是讓他哭笑不得,不是他自誇,他對自己那裡還算稍微有點自信。

但其實他最在意的是這段時間父母和周叔叔他們經常來探望他,朋友和同學也絡繹不絕,唯獨小琦卻從沒看到,他打聽過,甚至他昏睡的時候也沒來過,於是他追問母親,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那孩子聽到你的傷勢後大病了一場,之後一直躲在家裡不肯出來。」

「她沒事吧。」

「你還好意思問人家,你那天為什麼跑出去?小琦一直自責是自己害你的。」

「和她無關,媽,是我自己半夜散心想去超商買點喝的。」

「小琦現在以為是她那天晚上去找你,惹到你害你心情不好才半夜外出。」

「真的和她無關,媽,你和爸不要怪她,拜託。」劉轍急忙起身解釋。

「我知道,你放心,我和你爸看著她長大還不懂嗎?但人家可不可這樣想啊,你都不知道周爸周媽他們這陣子看到我們多麼自責。」

「那你去跟她,去跟小琦說阿。」

頁: 1 2 3 4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