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琦的贖罪

「我們勸你都勸不動了,你覺得有用嗎?」

「怎麼一堆人都自己想自己的,不聽別人勸阿。」

「你在說什麼?」

「算了,沒什麼,你們趕快去跟小琦說,這不關她的事,拜託,快去,我沒事。」

玉如敏感的察覺兒子的語氣,認真的問。

「劉轍,媽問你,你喜歡小琦?」

「嗯,我喜歡她。」劉轍老實回答。

「那之前那幾個看起來很花俏的女生是怎麼回事?」

「我不敢跟小琦告白,所以找了和她長得很像的試看看。」

「……我怎麼有你這笨兒子,那好,你老實回答我,你這次意外真的和小琦有沒有關係?你老實講媽不會怪小琦。」

「沒有,肯定沒有,再說一次,是意外。」

劉轍心想這也不是謊言,那天他的確怎樣都想外出散步,畢竟在家好幾天也很悶。但轉念一想,要是他們知道了肯定會怪罪小琦吧,畢竟是見了小琦才會跑去遠一點的公園和便利商店,然後發生車禍,以他的瞭解,就算自己父母不怪她,周家一家人肯定也會相當自責。

玉如看著兒子的眼睛,再次確認,終於,放下心裡一塊大石頭。

「媽,你在想什麼,要是和小琦有關你要怎樣。」劉轍敏感的察覺到母親眼中複雜的情緒,不自覺的語氣升高。

「我不知道,我挺喜歡小琦那女孩的,但現在你變成這樣……我不知道……還好和她無關,這樣就好,這樣很好,小琦是個好女孩。」

「真的和她無關,我希望你們也能這樣告訴她。」

「嗯,你先休息吧,我先去找你爸。」

「我會的。」

玉如關上門離開,沒注意到一旁有個小小身影躲在那邊,小琦正在一旁猶豫著要不要進去,見到玉如出來又讓她退縮,她實在不敢面對劉轍,她這樣躲在門口已經好幾天,但就是不敢走進去。

雖然大家沒發現,但小琦很明白劉轍就是她離開後沒多久出的車禍,都怪她,要是她那時候硬是把他拉回去,或是不要說這麼絕劉轍可能就不會亂跑,又或是不要和他走到公園,又或是乾脆不要下樓見面,太多太多的可能性可以避免了……

不斷湧出的罪惡感一直提醒他劉轍會變這樣都是她害的,她滿嘴不想破壞關系,沒想到自己卻成了下手的那個人,然後現在大家卻一直安慰她,要她別傷心。

她很害怕,害怕面對劉轍,害怕面對真相,要是劉轍怪她怎麼辦?

「你在這做什麼?兇手。」此時她背後一道冷冷的女聲冒出,小琦驚訝地回頭一看,她記得那個囂張的嘴臉,記得是叫夢夢。

「就是你害劉轍變成這樣的吧,怎,不敢進去嗎?」

「你……你說什麼。」小琦有點發抖。

「我有說錯嗎?劉轍不就是因為你躲在家裡才出意外?」

「並不是。」

「還裝,心裡很舒服吧,劉轍為了你甩掉本小姐,有沒有勝利的感覺。」

「我沒有……你……你來做什麼?」

「來探望受傷的前男友很奇怪嗎?不過這邊的人好像都以為我才是兇手,本小姐還真是替你背了黑鍋阿。」

「我……不是我,我只是她的鄰居。」

「真噁心,你自己也知道你就是兇手吧,不然怎麼不敢進去。」

「我不是!」

「那你進去阿。」

「這……」

「趴!!」夢夢甩開手上的花狠狠地打了小琦一巴掌。

「劉轍到底是看上你哪一點,真搞不懂。」夢夢冷冷地說道。「老實跟你說吧,我根本不在意被人誤解,劉轍自己也很清楚,他身邊那些情緒化的傢伙我才懶的裡,我沒做就是沒做,但見到你我就很不爽,我來好幾次都看到你在那邊要進不進的,我到底是輸給什麼人,連個膽子都沒有。」

「我只是……我只是……」小琦坐在地上喃喃自語。

「真無趣,算了,反正今天是最後一次探望,隨便你們吧。」

玉如再次上樓的時候看到坐在地上的小琦,連忙扶起他。

「小琦你怎坐在地上呢。」

「我……劉媽媽。」

「身體好些了嗎?既然來了就進去看看劉轍吧,他很想念你。」

「但是我……我……」

「我知道,你不要再胡思亂想了,我都知道,劉轍是自己不小心,你不要想太多,那天也是我拜託你去開導劉轍的。」

「不是這樣的,劉媽媽我……」

「你這孩子就是心地善良,聽我的,不要再自責了,不然你這樣想,那天我和劉爸爸叫你上去不也是幫兇了嗎?」玉如笑咪咪地安慰著小琦。

小琦心裡越來越慌張,她現在可以確定她父母和劉爸劉媽都不知道那晚劉轍外出時候有和她見過一面,更不知道她那時候狠狠地拒絕了劉轍,也是她沒有拉住劉轍才會導致這意外,但玉如的笑容讓她無法把話說出口,她知道一旦說出這事實,他們肯定會不諒解她。

玉如明白兒子現在最想看到小琦,連忙將她拉進房內。

「小琦?!」劉轍一陣大驚。

「呵呵,小琦阿,劉媽媽這幾天照顧劉轍有點累,先回去睡覺,你可以幫我照顧一下劉轍嗎?」

「什麼?」

「媽!」

「就這樣拉,你們慢聊。」

玉如多事的製造兒子和小琦相處的機會,離去前還吩咐護士沒事不要進去打擾,房內,兩人略帶尷尬的看著彼此。

此時劉轍的手機傳來母親的簡訊。

「我幫你支開護士了,放心,好機會,加油啊兒子p^_^ q」

看到母親這麼露骨的暗示後他也只能苦笑,劉轍盯著小琦瞧,外型明顯變瘦,這讓他有些心疼。

「這麼久沒來看我,跑哪去了,該不會忙著約會吧。」劉轍帶點酸意的詢問,想掩蓋他的關心,卻只見小琦雙眼慢慢變紅,接著哭了起來。

「對不起,都怪我那天沒拉你回來。」

「喂,你做什麼,那不關你的事啊。」劉轍慌了手腳,沒想到這麼久沒看到小琦,一上來就是如此。

「不要想太多,是我自己闖禍的。」

「那你為什麼沒告訴他們那晚我曾經和你見過?」

「嘖,那又不重要,和那無關。」

「當然有關。」

「我就說沒關係了。」

「你敢這樣告訴他們嗎!」

「這……這種事不重要。」小琦說的對,雖然劉轍嘴上說不在意,但他知道如果這件事告訴父母,那晚陪他出去的小琦不管什麼理由肯定會受到非難,所以他才下意識的沒說出這件事,就是為了保護小琦。

「要是我那時候沒有拒絕你就好了,說不定就不會出意外,還是乾脆不要和你出去……」

「你冷靜點,聽我說,這件事一點都不重要,真的不重要,不要再想了。」

「很重要。」

「把他當成你和我之前的秘密好嗎?現在大家都沒事了,這樣就好。」

「你這樣叫沒事?你不能打籃球,也不能當外科醫生了,甚至還可能很久無法上學,你的人生都變了阿!!」

「我自己的身體我自己清楚,你不要想太多好嗎!」

「可是。」

「小琦,就這樣,你不要再說了,和我約定好,那晚的事就這樣,你不說,我不說,沒人會知道,好嗎?」

「我……」

「小琦!」

「好……我不說。」

「嗯,這樣就好。」

勉強壓抑住情緒的小琦此時才漸漸不再哭泣,許久後,她拿起桌上的蘋果,詢問劉轍要不要吃,他點點頭。

小琦無言的削著蘋果,一口一口喂著劉轍,兩人就在各懷心思的情況下度過了夜晚的時光。

之後幾天小琦開始輪流去照顧劉轍,幫忙復健,理由是鄰居幫忙,但看的出來她異常仔細照顧,兩家老人似乎嗅到了一點奇特的味道,但兩邊私心都希望這兩個年輕人能在一起,也就樂觀其成彼此都不表示什麼。

但小琦的壓力卻越來越重,住院期間劉轍的一些師長和球隊人士都有來關照,言語間常常談起對劉轍處境的同情。

「太可惜了,原本你已經內定是國家培訓隊的一員,可惜,太可惜,你是我這幾年看過條件最好的籃球員。」

「你確定要放棄推徵?以你的成績我覺得休養的半年也沒問題啊,教授會願意等你的。」

「學長,你不在我看我們很難二連霸了。」

越是嘆息,越是讓小琦的臉色越發沉重,那些人的共通點都是會抱怨為什麼上天會讓劉轍出這意外,晚一秒或早一秒就沒事了,眾人越是惋惜劉轍本來應該會有的美好未來,小琦聽到後臉色就會越發沉重,看在劉轍眼裡他不禁越來越擔心小琦。

這一天,輪到小琦照顧劉轍,兩家老人早早都回去休息了,回去前卻在談論著劉轍原本的要去國外的計畫,劉院長表示以後康復隨時去都來的及,但周爸卻非常惋惜劉轍的年輕歲月就這樣浪費,劉轍看小琦在一旁似乎一直想說什麼,但卻又隱忍不發,內心暗自擔心,好險她終究忍了下來。但當大家都離開後,小琦終於忍不住了。

「劉轍,我想說出來。」果然是這件事。

「我們不是討論過很多次嗎?那件事沒什麼,不需要說。」

「可是。」

「別說了,到此為止。」

「但是我忍不住,大家都說是意外,但我知道我才是兇手,要是我那時候有拉住你,你今天就不會這樣了,是我拒絕你,還把你留在那邊!!」

「就說了不關你的事,一切都是命。」劉轍無力地回答。

「不是命,是我一念之差,把你的人生給毀了,為什麼我犯了過錯還可以裝作安然無事!」

「小琦……」

「大家都不怪我是因為大家不知道,但我知道……」小琦嗚著臉,不斷哭泣。

劉轍十分擔心的看著小琦,他可以感受到她的壓力到了極限,雖然劉轍自己告訴自己和她無關,但真要追究也並非全然無關係,如果小琦是個薄情寡義的人就算了,但偏偏她又是心地善良的人,兩邊家長也都是好人,其實他們倆個很幸運,身邊幾乎都是好人居多,但有時候滿滿的善意反而容易變成壓力,特別是小琦希望大家都好的情況下,其實兩個人內心都背著相當大的壓力,加上兩人都只是高中生,這種年紀對人生意外根本沒什麼經驗,這件事又無法對大人開口,完全不知道從哪邊發洩壓力,劉轍自認還算抗壓力強,但小琦他認識很久,這種欺瞞大家裝作沒發生的事她肯定十分難受,如果有人可以開口訴苦還好,偏偏這件事兩個人正打算瞞著所有人。

那就有個人當壞人吧。

一個離譜,異想天開的想法進到他的腦中,讓劉轍不禁身體一抖,他曾經聽過一種辦法……

(不行,這太扯了,對小琦太殘忍了……)

(但是這樣下去小琦遲早會承受不住壓力的。)

(沒有現在,還有將來嗎。「

「煩死了,小琦,我受夠了。」劉轍異常冷靜的叫喊她的名字。

「?」小琦也感受到劉轍異常的情緒,傻傻地看著他。

「你說的也許沒錯。」

「什麼?」

「你的確有錯。」

「我……」

「你也說了吧,就是你拒絕我,害我四處亂走。」

「劉轍,你……」

「我有說錯嗎?」

「劉轍你怎麼了……」

「我有說錯嗎?」劉轍力道加重,質詢小琦。

「沒有……沒有。」

「所以你欠我的,你欠我。」劉轍露出陰險的笑容往床上一躺。

「劉轍……」

「我想通了,這樣太累了,畢竟是我的人生被你毀了,幹嘛替你擔心。」

「……」

「這是我的權力。」

「你……」

「你欠我的,小琦,過來。」劉轍發出命令句,小琦愣了一會,默默地靠近,只見劉轍手一抓將她抱進懷裡,狠狠的吻上她。

「你做什麼,嗚……」

「叭」小琦下意識想賞他一巴掌,卻被他抓住。

「想打我?毀了我的人生還好意思打我,你除了哭之外還有做過什麼。」

「不要這樣,劉轍。」小琦的表情從震驚逐漸轉變成哭泣。

「該說的是我吧。」

劉轍心裡下定決心,狠狠地賞了小琦一巴掌。

「劉轍!」

「叫阿,最好把大家叫來,讓所有人都知道真相。」劉轍大笑。「然後看著我們兩家父母怎麼鬧翻,讓大家知道你毀了我的人生,大醫院的獨生子,全國頂尖籃球新星,看你之後怎麼面對人群。」

劉轍說出她內心最深的恐懼,小琦面色恐慌。接著低頭不語,搖搖頭。

「很好。」他抓著女孩的頭髮,繼續兇狠地說道。

「我忍很久了,幹嘛這麼委屈自己,我可是最大的受害者阿,你不該補償我一些東西嗎?」

「……你想要什麼?」此時的小琦已經稍微冷靜下來了,但還是驚恐地看的劉轍。

男人看著小琦許久,內心不斷發痛,最後還是下定決心。

「我要你當我的性奴隸。」

「你說什麼?」

劉轍走到地下抬起小琦的臉。

「性奴隸,肉壺,妓女,供我發洩的人,還不夠清楚嗎。」

「你瘋了嗎!」

「你應該聽過吧,醫生說我因為傷導致有性功能障礙,還不一定能傳宗接代,我這要求不覺得很合理嗎?」

「不要開玩笑好不好,你到底怎麼了。」

「我像在開玩笑嗎?」劉轍心一橫,決定做到底,他狠狠地抓住小琦將她拖到椅子上,拉下她的褲子。

「不要,放開我。」

「你以為我在開玩笑?我就讓你看看我是不是在開玩笑。」

劉轍鐵了心將小琦的褲子拉下,露出素色的內褲,雖然大病初癒,但打籃球鍛鍊出來的體格還是讓他輕易的制服了小琦。

「不要……劉轍……不要這樣,求求你。」小琦哭著掙扎,但劉轍已經回不了頭,總不可能突然放開她說抱歉我只是鬧鬧你吧。

頭已經洗下去了,他必須做到底,他要讓小琦永生難忘。

小琦和他的褲子很快地就被拉下來,沒有經驗的他只能拚命回憶起書上的知識,尋找小琦的陰道,經過一番掙扎,終於將肉棒對準了她的蜜穴,小琦只能拼命地搖頭。

「你應該還是處女吧,第一次我就收下了。」

「不要!!」

「由不得你。」劉轍咬緊下唇,心裡萬分歉意,將自己的處男肉棒往小琦的處女地插了進去。

「阿!!」

「別叫!」劉轍連忙嗚住小琦的嘴阻止他的聲音外洩,身體則不斷的前後擺動,如果可以他真不想兩人的第一次是這樣發生,但已經來不及了。

沒經過充分潤濕的小琦感受到身體被撕裂的痛,劉轍則繼續勉強自己的心痛姦淫小琦,慢慢的小琦也不再哭出聲,像是認命一般沉默。

「嗚。嗚。嗚……」

「好緊,小琦,你裡面好熱。」

兩人這樣交纏許久,終於在小琦來到第一次高潮的同時,劉轍也將他的精液射入小琦體內,完成兩人第一次性交。

「我忍不住了,阿~去了。」

兩人不停的喘息,小琦美麗的軀體讓劉轍深深著迷,這是他魂牽夢縈的人,卻用最殘忍的方法得到她。

還不夠,劉轍咬緊牙,從正面抓住小琦的大腿。

「不要,劉轍。」他沒有聽從小琦的命令,重新把肉棒插入她的體內。

「看著我,這就是奪走你處女的男人,哈哈,記住我吧樣子。」劉轍眼神凶狠看著小琦,甚至用手將她別過去的臉硬生生轉過來,親吻上去,龐大的身軀狠狠的蓋上她弱小的身軀,大腿將她撐成M字形不斷注入淫液,一下又是一下,重重的插入,直到完全射不出來為止。

劉轍最後虛弱地離開小琦身體,默默的看著小琦,他已經做好被她打一巴掌的覺悟,或者說被她砍好幾刀也不為過,但小琦只是默默地收拾衣服,將下體的黏液和血跡擦乾淨,不發一語。

看著小琦的樣子,劉轍暗自問自己是不是哪邊做錯了,冷靜一想他做的事基本上是強姦罪,萬一傳出去包括他父親會整個身敗名裂,但除了這樣他不知道怎麼做才能給小琦更大的傷痕,過了許久,小琦終於穿好衣服,她冷冷地看的劉轍。

「性奴隸就行了對吧。」

「阿……對。」

「我不想懷上你的孩子。」

「這當然,放心吧,我也不想,我會做好安全措施。」劉轍一陣心痛。

小琦冷靜的出乎劉轍的意料之外。

「這是我欠你的,我會記住。」

「小琦……記住,這是我們兩個的秘密,你敢說出去我就和你同歸於盡。」

「我恨你,劉轍。」小琦狠狠的說出這一句話。

「小琦!」

「我會一輩子恨你!」說完她打開門,頭也不回地離去。

「我到底做了什麼!」劉轍痛苦的抱住頭,完全不知道他和小琦的將來會是什麼樣子。

之後劉轍和小琦有了新的關係,表面上兩人還是一般的朋友,青梅竹馬,對外也不承認是男女朋友,只是常常在一起,常用的理由是照顧鄰居,劉轍出院後回到家裡小琦還是經常幫忙生活不便的他,但明顯人都察覺的到兩人中間有道奇怪的氣氛。

兩邊家長對這種情況也覺得那悶,行為上怎看都是在一起但感覺卻又不像,表現上相處融洽但是又相當虛假,整個莫名其妙,但久而久之見兩人還是常常在一起,也就見怪不怪樂觀其成,偶而會開開兩人玩笑不找男女朋友的話趕快再一起吧,但兩人卻是極力否定不是男女朋友。

私底下劉轍卻已經將小琦當成性奴隸玩弄,一有空就把他找來發洩情慾,一開始兩人的技巧還很粗糙,但劉轍強迫自己去閱讀相關書籍和影片,為了不讓小琦不舒服不斷修正自己的技術,小琦似乎也認命要補償劉轍,私底下也去閱讀相關技巧。兩人無意間為了對方努力鑽研學習,互相淫樂的情況下對性愛越來越熟捻,很難想之前還是如此單純的學生。

兩邊父母還一直替兩人進度發展緩慢擔心時,殊不知這兩人私底下親密程度早已遠遠超過他們想像。

他們後來不斷在校園裡各處留下彼此的愛液,保持這種密切的關係,一邊念書的同時做著男女之間的情事,也許是年輕的肉體互相慰藉,情緒變得穩定,小琦對劉轍的愧疚也越來越輕微,而劉轍則繼續扮演拿把柄威脅小琦的惡人,儘管滿嘴不在意,但偶而見到小琦怨恨的眼神內心還是會感到心痛。

這樣畸形的情況一直持續到兩人考上大學都還繼續,劉轍經常把小琦叫來住宿的地方姦淫,小琦則是偶而會到他的住所替他打掃和整理。

兩邊家長聽到風聲後均是開心,彼此都心想兩人好事的日子可能越來越近了。

劉轍再次將肉棒沉入小琦體內,這幾年兩人不管抱著什麼心情,但做愛次數繁多是事實,對彼此的身體的掌握也十分了然於胸。男人一邊咬著女人的乳房和鎖骨,溫柔的刺激她的敏感帶,放慢抽插的速度努力延長她快樂的時間,小琦的肌膚很美麗,對劉轍的碰觸反應十分敏感,男人溫柔地撫摸女人的身體就像在珍惜寶物一樣。抱著愧疚,劉轍只想儘可能帶給小琦性愛上的快樂。

小琦雖然內心痛恨劉轍,但當和他做愛的時候她並不想考慮這些,只管全心投入到性愛當中,有時和他親暱的接吻會讓小琦回憶起兩人純真的童年,但完事後那些就會通通拋到腦後。也只有在性愛的時候兩人才會忘了彼此的煩惱,小琦賣力的迎合著男人,努力吞入他的陽具,雖然她怨恨他,但同時內心也想盡力滿足他,彼此著想的兩個肉體只有在這時候才會心意相通。帶著贖罪,小琦努力的用身體讓劉轍得到安慰。

完事後,小琦借用浴室沖了澡整理,準備離開,她從來不在劉轍這邊過夜,劉轍也明白為什麼,理由很哀傷,她就只是把自己當成一個發洩用的妓女而已,在某一次的試探下他才知道原來小琦認為只有劉轍真正的女朋友才有資格共眠,這讓他很傷心,但最後決定不去在意但,就保持目前這樣就好。

但這一天,小琦的態度十分奇怪,整理完後她直直地盯著劉轍,她這眼神劉轍很久沒看到了,這是每當她下定決定想要做什麼時候的眼神。這讓男人感到十分不安,不自覺的緊緊抱著小琦的身體就像害怕失去什麼似的。

「劉轍。」

「怎麼?」

「我有話要說。」

「說吧。」

「我交男朋友了。」

「什麼!!」劉轍大叫一聲,從床上跳起來。

「放心吧,我還是你的性奴隸,你隨時可以招換我來。」

「周文琦,你這是什麼意思!」

「我想談一場認真的戀愛。」

「我對你不夠認真嗎?」

「你是指對玩具這樣的認真嗎?」

「閉嘴,你明明知道我在說什麼!」

「不就是這樣嗎。」小琦眼神放空,冷冷地說道。

「小琦,你到底在說什麼!」他抓著女人的肩膀大吼。

「我是個性奴隸,但也是想要有個感情的。」

「我給你。」

「我不要。」

「那是誰?告訴我。」

「你不認識,我也沒必要告訴你。」

「你……」

「今天我想說的就是這件事,我要走了。」

「等等!小琦,這幾年難道你就沒有感覺到什麼嗎?!」

小琦遲疑了一會,咬了咬牙。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我說過了,我對你只有恨而已。」

「只剩下這些嗎?」劉轍無力地說道。「我不許你走!」

「我不會走的,你還是可以像以前一樣叫我來發洩,只是我會有個男朋友。」

「你以為你這樣正常男人會接受嗎?」

「世界上總是有比你想的還更好的男人。」

「是嘛……」

「嗯……」

「哈,哈哈,這樣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劉轍?」

頁: 1 2 3 4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