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琦的贖罪

「哈哈哈,知道了,我知道了,哈哈。」劉轍大笑,聽起來似乎有點哀傷。

「我知道了,算了,你走吧,以後也不要再來。」

「你說什麼?」

「我說我不需要你了,反正我也玩膩了,我們的關係就到此為止吧。」

「你……」

「放心,老家那邊照舊,我們就跟以前一樣。」

「……真的嗎?」

「是阿,不需要再繼續了,反正這幾年我也玩夠本了,滾吧,你這種賤女人我也懶得裡,反抗我的性奴隸我也不要了。」

「……」小琦咬了咬下唇,似乎在確定什麼,看著劉轍毫無表情的臉孔再三確認,的確不像開玩笑。

「好,這是你說的,我記住了,再見。」

「離開之後你會快樂嗎?」劉轍突然問了一句。

「放心,離開你之後我會非常快樂。」

小琦頭也不回地走出門,只留劉轍獨自在房裡不斷大笑,越笑越是哀戚,最後男人哭了出來。

「那就好……」

門外的女人也不好過,她走進安全門裡,就坐在樓梯間開始哭了出來,這是為什麼?不管怎樣,那男人今天放他自由她應該要開心才對。

她恨他,當年他威脅自己,然後強姦了她,那時她還只是什麼都不太懂得高中生,隨後將她當成性奴隸,私底下一有時間就把她叫來姦淫,羞辱她,肆意的玩弄自己的肉體。

表面上還要配合他像以前一樣相處,根本讓人反感到極點。陪他去看電影,逛街吃東西,買衣服,逛夜市,男人用這把柄不斷強迫她配合他,上了大學後也是三不五時找她出去,明明離開了老家,已經不用做到這種程度,所以她下定決心要拒絕這個男人。

只是沒想到他這麼乾脆就放她走,她原本以為那男人還會刁難她,畢竟一開始是因為……

疑?是為了什麼要聽他的話?小琦突然有點模糊,對了,是愧疚還有……歉意。

那男人利用這幾樣東西逼迫自己配合,甚至孤立自己的人際關係,之後的那些日子劉轍順理成章的黏在她身邊,害她被迫和士豪分手,之後週遭的人紛紛把她和劉轍當成一對,不管解釋了幾百遍都沒用。

更可怕的是她似乎慢慢不再這麼恨他了。

於是她想辦法掙脫,沒想到男人輕易放手。為什麼?她不懂,她以為劉轍會翻臉,然後口出惡言讓她難堪,但他沒有,更不懂的是明明她該笑的時候,眼淚卻不爭氣地繼續流下來,滿腦子都是劉轍最後那面無表情的樣子。

他只是個下流又可惡的男人啊。

小琦哭了很久,勉強打起精神走出大樓,白髮蒼蒼的管理員看了一眼,搖搖頭,吵架了吧,年輕真好,又繼續縮回去看著報紙。

離開大樓的她心裡比想像的更空虛,男人放手之後她反而不知道該做些什麼,以往的話她只要聽劉轍的指揮,到處陪他,劉轍會規劃一切,除了兩人私底下做愛之外,其他外面劉轍的表現堪稱模範男友,一切交給他就行了,他總能細心的準備好一切,貼心的照顧她,有時自己甚至會迷惘真的有這麼恨他嗎。現在突然變得自由,失去重心,小琦也跟著茫然起來,不知道該往哪走。

此時,一對男女從後面拍了拍他。

「小琦?」

看著夢夢挖著聖代喂士豪的樣子讓小琦有點傻眼,士豪見狀靦腆一笑。

「她現在是我女朋友拉。」

「她?」

「怎麼,不行嗎?」

「不……沒有,只是有點……」

「有點什麼啊,意外就說阿,是沒你家那位好啦。」

「我們是在大學社團認識的,運氣很好在同一社團認出彼此,後來不知不覺就在一起了。」

「不是你用九百九十九朵玫瑰追我的嗎!」

「疑,可是錢是你出的花是你定的,好痛」

「多嘴的男人,吃冰拉,阿~~」

「嗯嗯嗯好吃,欸,小琦,難得碰到熟人,帶我們四處去逛逛吧。」

「你現在是在女朋友面前約別人的女朋友嗎。」

「反正你也認識阿,有人帶總是比較方便。」

「你以為我為啥要你跪下來求我我才願意來這裡啊,就是不想碰到他們。」

「?」

「歐,小琦我沒跟你說過歐,夢夢說不想看到你們所以跑去考我們那……嗚」

「很多嘴耶。」

「不要這樣阿,因為這樣我們才會相遇阿。」

「噁心,我當初到底看上你哪一點啊,真受不了。」

「看在我會幫你把冰吃光分上吧。」

「服務生,再來十客聖代。」

「對不起我錯了!!」

「呵」

看見眼前情侶鬥嘴,小琦不由得被逗樂。

「笑什麼,對了,你男朋友咧,叫他出來招待我們啊,那個痴情男帶你去吃過很多地方吧。」

「我男……?歐,他不是我男朋友。」小琦臉色一沉「分手了?那肯定是你甩了他,真是浪費。」

「隨便你怎麼說,不過我們沒再一起過。」

夢夢和士豪彼此相望,同時吐了一句。

「怎麼可能」

「事實如此。」

「你們不是常常出去玩嗎?幾乎每個假日他都會拉你出去不是?」

「我們……你怎會知道。」

「隔壁這位變態一開始常常跑來這邊觀察阿,那天迎新酒會幾杯黃湯下肚被我一套全吐出來了,超白痴耶。」

「謂,說好這是祕密的。」

「誰叫你那邊嚷嚷說要知道人家哪裡比你好,到處都比你強阿。」

「夢夢~我沒有不承認阿,所以後來不是認輸了嗎。」

「正常人一個禮拜認輸,你給我看了三個月!要我稱讚你很有毅力嗎。」

「拜託不要再掀我的底了,PLZ」

「給我去一邊吃聖代,阿,上面脆片的我要吃。」

「反正就是這樣,所以我一直以為你們是男女朋友,因為怎看都是。」

「我們……不是。」

「那你們到底是什麼關係?我一直很好奇,高中的時候你們雖然膩在一起但氣氛就是很奇怪。」

「夢夢你觀察力真的很好耶。」

「閉嘴,吃聖代,我本來就很厲害,只是說話太中肯。」

「我們……我們只是青梅竹馬。」

「你講話能不能不要轉來轉去,不要當我們瞎子,認識一場才想聽你說,不然真以為我們這麼閒沒事這邊跟你猜燈謎?」

「不要看她這樣說,其實她很想來看看你們,老是說要炫耀比你們更幸福之類,畢竟劉轍是第一個甩掉她的男人,好痛。」

「再十客聖代給我吃下去。」

「對不起~~」

「反正就是這樣,我看你滿肚子話想說,本大小姐就聽你說吧。」

「我……我……」小琦支支嗚嗚,不知道該怎說出口。

「服務生,來一客巧克力聖代。」

「夢夢,我吃不下了……」

「有說要給你吃嗎?這是給她的,喂,吃點甜的情緒會平穩一點。」

「……謝謝。」

「說吧,在這傢伙吃完二十一客聖代前反正我很閒。」

「欸,你不打算幫我吃嗎?」

不知道為什麼原本不想說明一切的小琦被夢夢這樣一弄,內心變得很想要宣洩,她大拉拉直白的作風反而引起了小琦的好感,開誠相見的態度讓小琦開始不再遮掩,於是她慢慢一字一句的交代了她和劉轍的往事。

夢夢皺著眉頭邊聽邊用手指敲桌子,嘴巴不停嘖嘖作響,聽到後來,臉色更是難看,士豪一邊吃冰一邊看著女朋友的怒顏,心裡想著要不要幫她點杯冰紅茶消氣。

「我說我會非常快樂,然後就走出來,不知道去哪的時候就碰到你們了。」

「超白痴. 」

「什麼?」

「我說,超白痴!白痴到極點拉。」

「夢夢你消消氣,來,幫我吃一口聖代。」

「嗚恩恩,好吃,這兩個人真的超白痴耶,我把一個當對象,一個當對手,這不是顯得我超沒眼光嗎!」

「不過你後來選了我啊,那不是很有眼光嗎」士豪大口吃下聖代,毫不害羞的說道。

「嗚……」夢夢臉一紅,瞪著這個沒神經男朋友。「這倒是。」

「我不懂,我哪邊做錯。」

「沒錯啊沒錯,就是兩個小白痴而已,這麼明顯還沒發現。」

「什麼意思。」

「你真的不知道他的用意?你都不覺得奇怪他和以前你認識的都不一樣嗎?

白痴女人。「

「什……麼。」

「該怎麼說,齁,我超生氣的拉。」

「夢夢彆氣,來,吃聖代,總之,小琦,你只要知道一件事就好,劉轍他是真的喜歡你,所以要幫你。」

「……我不懂。」

「蠢女人,劉轍是故意傷害你的,就是寧可要你恨他而不是覺得對不起他,這樣你就會把氣都算在他頭上而不是怨恨自己。」

「怎麼可能!」

「當然有可能。」士豪一邊吃聖代一邊慢慢地開口。「那天如果是我,我也會做類似的事,畢竟當年才高中生,能想出的辦法不多,只是他這樣的確傷害了你,但他早有被你恨的覺悟,想想他真的超堅強阿。」

「其實你內心早就發現了吧,所以才要急著離開不是嗎?」

「不要亂當柯南好嗎!」

「這很明顯阿,答案看她的表情不就很清楚了嗎?」

夢夢轉頭看著小琦,只見斗大的眼淚不停落下。

「我猜你應該在某一天就注意到了吧,畢竟他只會在私底下對你這樣,但那和你記憶中的青梅竹馬完全不同,怎麼想都很奇怪。」

「一開始帶著恨意的時候沒發現,但恨意是會隨時間流逝沖淡的,剩下的就是他的真心。」

「你注意到,然後慌了,發現事實,輕易放下怨恨無法交代劉轍傷害你,但不放下劉轍就得一輩子當黑臉,所以打算逃避,更大的可能是……」

「你可能早就已經喜歡上人家了,所以恨也不是,愛也不是,因為他那件事雖然對不起你,但實際上是幫了你。」

「還有一件事,我猜劉轍應該是發現你快懂了,所以乾脆就放手,怕你到時候難以選擇。」

「所以才說兩個小白痴咩,這樣很高尚嗎?虛偽。」

「夢夢,我厲害吧。」

「還以為你只會吃聖代,沒想到還能推理成這樣。」

「不然當初我怎有辦法逼你在大家面前喊出我願意,那時候的夢夢超可愛。」

「閉嘴拉,那是看在花的份上,反正就是這樣,喂,那接下來你要怎麼做。」

「不知道……我不知道」小琦不斷落淚。「那我該怎麼做?我還能怎麼做。」

「我記得有句話是床頭吵床尾和。」

「吃你的冰不要這時候出餿主意好嗎!」

「我倒覺得挺中肯的阿。」

小琦用力地擦乾眼淚,點點頭。「謝謝你們。」說完她馬上起身,往劉轍的家裡全力奔跑而去。

「有人以為幫人扛罪就是替人著想,到頭來還不是做白工又悶壞自己而已。」

「夢夢,如果是你,我願意歐。」

「那這杯沒喝完的紅茶給你。」

「老實講~我的罪過有點多了~你願不願意……」

「少囉嗦,快點吃一吃!我們還要去逛街。」

「愛情實在是罪孽深重阿……」

「不知道他們倆個會怎樣。」

「這個嗎……」士豪慢慢吃著聖代。「我想很簡單吧。」

「劉轍!」小琦在內心不斷大喊著他的名字跑進大樓,白髮蒼蒼的管理員瞧了一眼,點點頭,感情回覆的真快,年輕人真好,隨後又繼續看著報紙。

像個死人一樣的劉轍躺在地板上完全不想動,他心裡多少有查覺到總有一天會這樣,但來的時候還是很難過,不過他隱隱約約覺得如果不乾脆放手可能會更痛苦。

現在兩人已經離開家裡唸書好一陣子了,這時候跟父母說分手問題會比較少吧,就說在外面認識新女人好了,到時候再隨便找個花俏的,說自己有看走眼,小琦現在應該也不會再受傷,這幾年下來似乎她也走出對自己的陰影了。

劉轍對著自己苦笑,感覺自己輸得很慘,原本大好人生現在變成這樣,還讓心愛的女人徹底離開自己,把自己當成混蛋,真是浪費好幾年的時間。

不過他倒是一點都不會後悔,他甘願如此。

「悲劇英雄嗎?好像挺帥的。」

「哪裡帥了。」 冷冷地女聲從門口傳出,劉轍驚訝地起身,已經離開的小琦又出現在房門口,一臉怒氣衝衝.

「小琦?你怎麼了。」

「你欠我的還沒還我。」

「欠你的?」

「你這混蛋!垃圾!人渣!王八。」

「等等,冷靜點,發生了什麼……嗚」

小琦一個箭步沖上前,撲倒了劉轍,隨即吻了上去。

「還我!我不需要你收回去!」

「等等小琦,還你什麼。」

「還我就對了,還我啊,混蛋,還我啊。」

「你要說清楚啊。」小琦不斷一邊槌著劉轍,一邊親吻他,像是要發洩情緒一邊,男人被他弄糊塗了,只好任由她在自己身上發作。

小琦鬧了一陣後終於停了下來,臉上滿是淚痕。

「我傷了你,你傷了我,所以我們扯平了。」

「是阿……」聽到小琦的哭喊,劉轍吐了一口氣。

「但你拿走了我的東西,這次我也要你的。」

「什麼東西?」他一頭霧水。

「你本來就要給我的東西!」

小琦沒有說話,而是再度吻了上去,那是一個深深的擁抱,劉轍只覺得身體一陣發熱,手不由自主地抱了上去。

接下來兩人不再對話,而是用身體互通彼此,男女笨拙的脫掉對方的衣服,接著劉轍反身壓住小琦。他看著小琦的臉龐還想開口詢問,卻見小琦用力的抱住他親吻不讓他開口,同時雙腿纏上他的腰,用女人最柔軟的地方迎接他的進入。

小琦的想法傳到他的身上,他也不再詢問小琦,直接用身體滿足這女人,原本就熟悉的接觸這次在心意上又更加靠近了,彼此給對方的愉悅更加昇華,小琦的內部努力吸允著劉轍的肉棒,就像是要接納一切,噴出的熱流刺激著劉轍的敏感,讓他很快地在小琦體內撒出自己的分身。

「嗯~阿~~」

「小琦~~~阿~~」

「給我,我還要,轍~」

女人的叫聲再度呼喚起他的雄性本能,剛射出的肉棒很爭氣地直接在體內又硬了起來。

劉轍發現這是小琦第一次這樣叫他,這代表什麼意思?

只見女人雙手勾住他的脖子又吻了上來,下體又繼續搖擺,劉轍再度深深的陷入女人的身軀,感受彼此的溫度,女人並沒有開口,但透過感覺他可以察覺的女人的要求,小琦再不斷的渴求他自己,很多東西,很多。

沒關係,那就都給她吧,我很樂意,只要她開口,我願意獻上一切,這件事很早以前就下定決心決定了。

「小琦~~」

「轍~~」

男人的腰不停擺動,因為受傷的關係讓他的下半身不能激烈運動,否則會隱隱作痛,但他不在意,這是第一次小琦如此的渴求他。

儘管如此,女人似乎察覺到他的傷,小琦用力地推開劉轍讓他躺在床上,然後她在騎上去擺動,他可以看見小琦的臉,那是一張笑臉,儘管雙眼掛淚,但可以感受到那是張發自內心的笑臉。

「我不會原諒你,劉轍。」

「我知道。」

「我會恨你一輩子,一輩子,懂嗎?所以讓我在你身邊恨你吧。」小琦說完雙手嗚著臉,放聲大哭,那是混雜著認錯,歉意,還有心疼的哭聲。

劉轍溫柔的將小琦擁入懷裡,頓時明白一切,臉上露出坦然接受的笑容。

這本來就是他一開始就打定好,甘願要替她背負一生的罪孽。

頁: 1 2 3 4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