鋼琴教師

本作品是網友投稿,在本站首發!如需轉載,請注明轉載自《CA情色小說》,謝謝!

作者:下流人生

如今,好多年過去了,這件事我始終沒跟任何人說過。最近我要結婚了,對象很不錯,他是個很上進、勤奮而且誠懇的人。但是也很無聊。這就是人生。

現在說說我與阿霖的故事吧。

阿霖是我的學生,我教他的那年他高二,才17歲,很年輕。

而我也從大學剛畢業不久,出來工作了二、三年,工作不算穩定,大多都接接家教,那時候大概25歲吧,青春正茂。

阿霖的樣子就是普通的高二學生的樣子,有點羞澀,中等身材,是年輕男孩那種精瘦而結實的樣子。不難看,但也不特別突出。

初見他的時候,他只看我一眼,就低下頭來。

那天我穿了一件樣式簡單的白色連身裙,外面套了米色針織外套,長長的頭髮披在肩上,看起來十分優雅、有氣質。

他的父母跟我說明,他家孩子從沒學過鋼琴,但是最近因為功課壓力大,突然便說想學琴,紓解課業壓力。

我不疑有他。

其實沒教過這麼大的學生,以往收到都只是國小、至多國中的孩子,可是我想說無所謂,他才高二,高二的小孩,能有什麼威脅性?

我錯得離譜。

一開始,阿霖表現得像個正常、乖巧的學生,雖然琴學得不快,天份也很有限,但很認真、很聽話,非常有禮貌。

唯一讓我有點介意的是,當他學琴時,我坐在他身邊,有時候他的手肘會輕輕地掃過我胸部,像是很不經意的那樣,撞在我最敏感的乳頭上。

雖然表面不說,但是我的身體還是不由自禁地起了小小一陣輕顫,好像裡面有什麼東西,短暫地醒了一下。我只有拼命克制自己,不露出異樣。

其它學生都不會這樣,可是我說服自己,因為這是個大孩子,那張椅子對我們來說太小了(實際上並不小),他也不是故意的,藉此壓下心裡那股不對勁的感覺。

那時候,我和男朋友分手有一陣子了,始終沒有新的對象。

我並不想自誇,但就算與音樂系眾多女孩相比,我的外貌條件也是數一數二的,大大的杏子眼、玲瓏的瓜子臉,小巧的嘴和鼻子,一頭柔順飄逸的長髮,身材也不差,修長的美腿,纖細的腰,還有前凸後翹的身材。以前的男友都曾稱讚我胸形和腰線很美。

在遇到阿霖之前,我並非什麼人事不知的小白花,我有性經驗,也對自己的身體有自信,但不曾沉溺在肉慾中。

大學到工作的這段時間,我交過兩任男友,跟他們都發生過關係,他們顯然都對我的身體很滿意。其中一任分手後,還很含蓄地說想維持「比普通朋友再多一點點的關係」但被我拒絕了。

對我來說,跟他們做愛,是因為那時候愛著他們,願意滿足他們的需求,但是性行為本身,對我是可有可無的。我從來沒有從裡面得到什麼快感。

所以,當阿霖這樣輕輕地撩撥,我就起了反應,這件事是古怪的。

「阿霖,不可以……」

我躺在床上,年輕男孩在我體內狂抽猛送,sosing.com淫液擠壓發出的水聲和肉體拍打的聲音在房間內迴盪著。

「嗯…嗯…嗯…不可以,快停下來……」即使如此,我不受控制地呻吟著,這平常聽話的男孩,此刻卻異常兇猛,絲毫沒有停下來的跡象。

我在大汗淋漓中醒來,底褲又黏又滑,連床單都濕了一小片,心裡感到羞愧,居然在夢裡幻想和自己的學生做愛。

即使如此,當遇到阿霖時,總能表現得鎮定如常。

那時候,我認為一定是因為太久沒有男友的關係,才會做這種春夢。

有天,假日下午,我如常到他們家教琴,打開門,迎接我的卻只有阿霖。

他的表情不太對勁,很鬱悶,只說爸爸媽媽不在家,就帶我上樓。

順帶一提,阿霖家其實稱得上有錢,他們家是一幢獨立別墅,一間琴室,就擺個鋼琴和沙發而已,門關上就有良好的隔音效果。

只是,平常練琴時,他爸媽為了表示禮貌和安全,不會完全關門,還會留一小條縫,讓琴聲流瀉出來。

這時候我和阿霖一起練琴,講新曲子,一個教,一個學,但他心不在焉,一直看窗外,眼眶微紅。

「你怎麼了?」

我正準備板起臉訓斥他,他卻反而哭了起來。

一個大男孩就這樣哭了,讓我手足無措。

「我爸爸……媽媽他們,他們要離婚。」

他脆弱地哭著,讓我失去戒心。

他靠在我肩上,只好輕輕摟著他,拍他的背。

阿霖也反手摟住我,我雖覺不妥,但也不好掙脫他。

情況越來越奇怪。

他把頭靠在我胸前,他哭泣時輕輕吐氣,就讓我最敏感的乳頭,隔著內衣一陣蘇麻,挺立起來,而他的鼻頭也不時地挨擦著,更加深了快感,他的手在背後游移著,我愣了一下,身體輕輕拱起來,感覺自己享受著他貌似無意的愛撫,開始起了微小的反應。

嘗試著掙脫,他卻抱得更緊,等我意識到該激烈反抗的時候,我的內衣居然隔著薄薄的襯衫被解開了。

胸罩滑下來,隔著襯衫,看得到淺色微紅的乳暈。阿霖馬上找到了那敏感的一點,輪番用舌頭挑弄,還用牙齒輕輕啃嚙。

我措手不及,一時竟然沒有反抗,任由他吸吮蹂躪著我粉色的蓓蕾。敏感的乳尖很快發脹通紅,隔著薄薄的衣衫挺立出來。

「不可以……」我伸手要推他。

這樣的逃逗讓我渾身發軟,幾乎受不了這種快感,加上太久沒有男人,他每舔弄一下,我就顫抖一下,不自禁地夾緊雙腿,感覺體內一股熱流,淫液在雙腿之間緩緩滲了出來,這是騙不了任何人的生理反應,但卻不該發生。

「停下來,你太過份了。」我抗議,但身體卻自然而然地起了反應。

「老師,妳不想要嗎?」他說,一隻手抓住我的兩隻手腕,防止我掙脫。

即使他不抓住我,我整個人已經開始發軟了。

畢竟,這時候,我已經濕了。

他把我壓在椅子上,雙手則被拉過頭頂,柔軟碩大的乳房鼓出來,緊緊地繃在襯衫底下,在他面前一覽無遺,出於一點點的害怕和羞恥,它們輕輕抖動著,似乎更讓他興奮不已。

我嘗試著掙扎了一下,發現阿霖雖然只是17歲的少年,但力氣已經比我大得多,只憑自己的力氣,我是無法擺脫他的。

「你、你放開我,這件事,我們就這麼算了,不然……」我結結巴巴地說,阿霖已經伸手解開了我胸前的鈕扣,渾圓雪白的雙乳彈跳出來,粉紅的乳頭在空氣中羞怯地挺立,在他面前暴露無疑,讓我無法專心。

「不然怎麼樣?」他說。

「不要!」我突然叫起來,他已經把手伸到裙子底下,扯下我的內褲。

我掙扎起來,想要夾緊雙腿,但他一路把內褲褪到底,最後掛在我的一隻腳踝上,好像在嘲笑主人的無能為力。

「老師,妳好漂亮。」他讚美著,一面把我按倒在鋼琴椅子上,雙腿被分開擺在椅子的兩側,粉色的肉唇濕淋淋地打開,裙子撩到腰際,私處完全暴露在他眼前,襯衫也被解開,我等於是在他眼前徹底赤裸了。

他不顧我極端羞恥,欣賞了一下我那裡稀疏柔軟的毛髮,還有濕潤了粉紅色肉縫的透明淫液,然後俯身下來,用嘴含著尖挺的粉色乳尖,舌頭在上面繞圈轉著,不時輕輕用牙齒啃咬一下。

我的腦子沒辦法思考,現在的快感比剛剛隔著衣服強了十倍不只,幾乎都要麻痺了,不曉得這年輕的男孩技巧怎會如此的好,在此之前,我從來沒遇過這樣的情形,我自認不是淫蕩的女人,但生理反應讓我無法控制地拱起身體,讓他更盡情地玩弄我、蹂躪我形狀完美的雙乳。

「啊……唔……你停下來,不可以……」其實我覺得舒服得不得了,快受不了了,可是理智仍然讓我矜持著。如潮水的快感一波波襲來,他的唇壓在我唇上,舌頭在我嘴內攪動,盡情吸吮著我小巧柔軟的舌頭,剛好吞掉我的低聲呻吟。

「老師,妳想不想被我幹?」他移到我耳邊,輕輕地說。

「不可以……」我咬著嘴唇說。被一個沒成年的男孩這樣褻玩已經讓人無比羞恥,更不應該發生關係。

「不可以……」我幾乎是無意識地喃喃自語,道德的底線還在最後一刻堅持著。

「不可以……唔!」他抓著我的一條腿,稍微把我抬高,然後隔著褲子,狠狠往我下面頂了一下,我的蜜穴不由自主地抽緊了一下,一陣傳遍全身,電流似的酸麻竄過,感覺到他硬到不行,而且,即使只是這麼一下,我知道他那裡並不小,搞不好比我的前男友還粗長得多,然後他低頭看著自己淺色的褲子,現在鼓脹得幾乎都要撐破了,那上面有我的愛液留下的水印。

「老師,這樣妳還說不要……」他沒有解開自己的褲子,只是摸了摸那裡的勃起,「我再問妳一次,妳要不要被我幹?」

「不、不行……」我說。

他含住我的耳垂,往耳朵裡一陣陣吹氣,他的手伸到我的兩腿間,愛撫著我的陰唇,用手指上長繭的地方,用力揉著我已經腫脹充血的陰蒂。

「啊…啊…」我再也受不了了,低聲浪叫起來,他的手指很快被我的淫水弄得濕滑,他的大拇指繼續搓著我敏感的陰蒂,快感直達大腦,他往我的小穴插進了半根中指,雖然理智不願意,我的肉穴抽緊了好幾下,像小小的嘴唇一樣,貪婪地吸著他的手指頭。

「這樣還不要嗎?」他說,一面問著,一面加深加大手上的動作,用手指用力地捻著我紅脹的陰蒂,我只覺得又痛又舒服,食指和中指則深深淺淺地刺激著我的蜜穴,手指被淫水浸潤後,更是在我體內放肆進進出出,暢行無阻。我想說不要,卻發不出正常的聲音,拼命克制,咬緊下唇,卻還是忍不住,在他的玩弄下咿咿唔唔地低聲浪叫著,不時扭著屁股,拱起腰部。

淫水加倍不受控制的流出,他控制著手指的揉捏,玩弄我腿間的肉縫,發出淫蕩的水聲,淫蕩的水聲刺激了我,淫水加倍流出,都弄濕了米白色的連身裙。

他一面玩弄著我,一面享受著我那飽含羞恥,又因為太過舒服而露出淫蕩表情的掙扎模樣。

「老師,我看妳平常都扮得像個小聖女,就很想知道,妳被男人抽插的時候,是什麼表情……」

他說,扯開我的衣服,沿著我的乳間、小腹、肚臍……直到腿間。

在這之前,我從來沒有讓男人幫我口交,也沒有幫男人口交過,我覺得那樣很髒、很噁心,可是,當他用他的舌頭玩弄著陰蒂,一面用手指淺淺刺激著我的小穴,我的理智斷線了。

我發出了自己從來沒有聽過的聲音。

「求求你……唔唔……我不行了……求求你……跟我……啊…啊…啊…」我浪叫著,他的舌頭緩緩在我的陰蒂上轉動吸吮,手指不時撥弄著陰唇,還把手指伸進洞口攪動,刺激得我都沒辦法反抗了,只能配合著他的動作,一下一下地挺著腰部,彷彿模擬著被他抽送的樣子。

「嗚…求求你…我想要……」我哀求他,幾乎要哭出來。

「老師,妳真淫蕩,剛剛不是堅決說不要的嗎?」他嘲笑,繼續用他的舌頭和嘴玩弄我。

「那…」我艱難地說,不時因為太過舒服而中斷,發出斷斷續續的浪叫,「那是剛才…唔…唔…啊…現在……啊啊……」我的小穴又因為快感而收緊了好幾下,我語不成句,沒辦法好好講話。

彷彿為了折磨我,他充耳不聞。

我扭動著臀部,讓他更深入。

這時候他已經放開了抓住我的雙手,但這時候我已經屈服了,身體被快感所俘虜,只想讓他插進來,狠狠地抽送。

我的雙手反過來抓著椅背,不自覺地用一種性感的姿勢搖動著我纖細的腰和圓潤挺翹的屁股。

「妳想不想被我幹?」他問。

「嗯…」理智回來了一點點,但又很快消失,「我…我想要…我想要…」

「那…老師,我想看妳摸妳自己。」

「求求你…」我說,竟然自己主動伸向摸向他的胯下。

「不行。」他推開我,「老師,我想看妳自慰。」

這時候我已經被性慾徹底控制,他叫我做什麼我都願意,居然像個傀儡似地,乖乖聽著阿霖的話,用左手抓著自己的胸部,指頭摩挲著尖挺的乳頭,手掌還上下揉弄著它,在男孩面前搖動著、賣弄著,一邊低聲地浪叫著,右手則伸進肉縫間,拼命搓弄著紅腫後硬得發痛的陰蒂。

沒有男友的時候,我也會在夜裡躲在被窩裡偷偷自慰,但我的陰蒂從在沒有脹得這麼硬,也從沒這麼濕。

在男孩面前不顧形象地自慰,令我羞恥,但羞恥又興奮,我竟然快要高潮了。

「好了,」阿霖說,又把我的雙手拉開。

然後他站起身,解開他的褲子,巨大充血的肉棒彈跳出來。

即使已經有心理準備,我還是被嚇了一跳。

我並不是沒有見識過,但跟我前兩任男友比起來,它大又粗得驚人。

阿霖抓著他的巨根,摩擦著我早已濕到不行的洞口。

我的小穴一陣酸麻,又抽緊了幾下,他顯然很滿意我的反應,現在他贏了,可以盡情玩弄我。

他一點也不急,淺淺地把他龜頭插進洞口,再拔出來。

「嗚…不要這樣…求求你…」

「妳剛才求我什麼?」他問。

「我說……」他又伸出手指繼續玩著我小穴,我不行了,「求你跟我做愛……」

「妳要說,求我用肉棒插妳……」

「求你…用你的肉棒插我……」

「要怎麼插妳?」

我說不出話來。

「老師妳也讀過大學,應該不會想不到該說什麼吧?」他的手指一邊蹂躪著我的下體,一邊說,「妳告訴我,我應該怎麼插妳?」

「狠狠地…用你的大肉棒插我的小穴……」我吞吞吐吐地說,羞恥都拋到了九霄雲外。

「這樣還不夠,妳要怎麼求我?」他說,「不但要讓我幹妳,還要求我幹死妳。」

「好…求求你,狠狠幹我,用力…幹死…啊!」我還沒說完,他就「噗哧」猛然一下子,插進了我的蜜穴中。

「啊啊啊啊……」我拱起腰。

我感覺得到,他已經把我的小穴塞滿了,卻還沒有整個插到底。

「老師,妳的經驗不多吧?滿緊的,以前妳的男朋友都沒有好好幹過妳吧?妳長得這麼漂亮,又這麼淫蕩,真是可惜。」阿霖說。

他用一隻手抓住我的左腳踝,把它抬到肩上,用嘴親吻我纖細小腿的內側,這個動作又讓我抽搐了一下。

「老師,妳知道妳很敏感嗎?」阿霖說。我的腿非常修長,架在他肩上更是顯得纖細、雪白又美麗。

我咬緊下唇,說不出話來,快感引起一波波不由自主的顫抖。我都已經拋棄了自己的尊嚴,現在滿腦子只是希望他狠狠插到底,用力地幹我。

他用另一隻手把我的右腿往上推,整個撐開了我的私處。

他調整好姿勢,突然用力一挺,整根巨棒都沒入了我的肉穴。

「啊!」好痛。

因為疼痛,我突然清醒了。

意識到自己正躺在鋼琴椅上,被比自己小了好幾歲的年輕男孩玩弄抽插,瞬間理智又回來了,羞恥的感覺淹沒了我。

「我…我不要了。」我說,想要推開他,坐起身。

「不可能,老師,這可是妳自己要的,不能反悔。」他說,微微獰笑著,露出了他的真面目,把我按在椅子上,緩緩地在體內抽送起來。

他一面抽送著,一面低頭看我們交合的位置,緩緩把肉棒抽出來,再緩緩推到底,最後一下,他總會用力一頂,發出輕微的「噗哧」,而我也會忍不住「唔」地呻吟一下。

幾下之後,流出的淫汁徹底地潤滑了他的肉棒,我的肉穴不再感到緊繃的疼痛。

阿霖動了起來,巨根進進出出地,摩擦著我敏感充血的肉壁。

「唔…唔…唔…」我搖動著屁股,拱起腰部,讓他一下一下地往內抽送著。

阿霖雖然只是高中生,陰莖還比我交過的男友大得多,我很快就潰不成軍,淫聲連連。以前的男朋友,就算在緊要關頭,我也很少發出叫床聲,此時卻像是沒辦法控制似地,斷斷續續地發出叫聲。

腦中雖然知道,自己不該被年紀這麼小的男孩玩弄,但是羞恥心反而讓我更興奮,快感比以往都來得強烈。

他繼續調整著他的姿勢,突然在抽插中,我感覺他頂到了某個特別的部位。

「唔啊……那裡……」我浪叫了一聲,身體突然一陣麻軟,腦子空白。

從前我以為人家說什麼G點、花心之類,都是騙人的,只是男人自己的幻想,現在我突然發現,都是真的,他頂到了那裡。

阿霖沒有放過我的反應,他又惡狠狠地再頂了我一次。

「唔啊!」我不由自主拱起肉穴,讓他更深入。

「老師,舒服嗎?」他問。

「嗯…嗯…好舒服…啊啊啊……」他不斷送進又抽出,進進出出,我的雙腳不受控制地抖動著,淫水像潰堤的河水一樣湧出,沿著大腿流下來,根本沒辦法說出完整的句子了。

阿霖狂抽猛送著,我渾圓的奶子在他的抽送下前後跳動著,粉紅色的蓓蕾充血,他一下用嘴含著,一下又用手用力地揉著,我的雙手往後抓著椅角,一隻腳還掛在他肩上,挺起我的腰,讓他用力地玩我,激烈地抽送。

我雖然長得瘦,但屁股也很豐滿,他一下一下頂著,頂到底部的時候,就會撞在我柔軟的臀部上,發出啪啪的肉聲,間或夾雜著淫靡的汁水聲。

啪啪啪…噗哧…啪啪啪啪啪…噗哧…

阿霖或淺或深地抽送著,我的理智、尊嚴都不見了,只想要他不斷地把他巨大硬挺的肉棒,用力插到我身體深處。

「唔唔唔…啊……啊…插我…用力幹我……好爽…不要停下來…求求你……」我胡言亂語地淫叫,都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了。

沒幾分鐘我就達到高潮,滾燙的小穴用力地吸著男孩巨大的肉棒。

阿霖卻還沒射,繼續狂抽猛送著。

「啊……啊……我要死了…好爽…好舒服…我不行了…我到了…啊…唔…」還沒停下來,我淫蕩地扭著胸部和臀部,讓阿霖更深入地抽插,淫言亂語地叫著,高潮一波接著一波,好像永遠沒有盡頭似的,我顫抖抽搐著,不間斷的高潮幾乎要讓我昏死過去,而阿霖繼續用力插送著。

「很爽吧,妳以前的男友都有沒有讓妳這麼高潮?」

「好…好爽…啊…啊…沒…沒有,你是第一個…他們都沒有你大,沒有你厲害……唔…唔…好舒服…幹死我吧,我不行了,我要死掉了…」我繼續呻吟著。

最後,阿霖堅硬的巨根狠狠地頂到最深,每一下都發出「噗哧」的水聲,伴隨著我歇斯底里的淫叫,他也快要到了。

「啊……啊啊……」最後,他發出低聲的呻吟,抓著我的肩膀,用力猛送到底,把灼燙的精液全部都射在我的裡面。

高潮之後,我軟癱躺在椅子上,動彈不得,渾身潮紅,力氣都被用光了。

阿霖的陰莖還留在我身體裡面。

我想起來,但他又抱著我,把我壓在椅子上,不讓我離開。他還有點硬,雖然射了,卻沒整個軟掉。

不久,他撫摸著我的柔軟巨大的雙乳,用手指輕輕捏著乳頭,挑逗地擰著,我的身體不知不覺又興奮起來,小穴也再次湧出一波波的愛液,我雖然覺得自己像個十足的蕩婦,滿心羞恥的感覺,但是做也做了,後悔也沒用,身體的快感還沒退掉,又再次升上來,征服了我,於是我也不像第一次一樣那樣的抵抗不從了,阿霖在裡面漸漸地硬起來,充滿了我的小穴,於是我們又做了一次。

這次就沒有第一次來得那麼激烈了,但是我仍然再次達到高潮。

在遇到阿霖之前,我從來沒有過高潮的經驗,一來就是兩次,還是比自己年紀小的男孩。

接著兩個人都有點累了,於是我稍微清理之後,抵擋住強烈襲來的睡意,拖著身體離開了。

走在回家的路上,清醒的羞恥感陣陣地襲來。

我對自己說,這種事情太可恥了,而且很危險。被發現跟自己的學生做愛,別人知道了,會怎麼想?

這種事,絕不能再發生。

清醒後,我感到深深的懊悔和痛苦。

我甚至考慮馬上辭職。

但是,那樣也很危險,如果阿霖一個不願意,把這件事鬧大了,我該如何是好?

於是,我決定暫時還是一切如常,等到我確定事情可以控制,再辭職離開。

但是,接下來的兩個禮拜,我還是假託家裡有事,請了兩次假。

我要把自己的心情整理好了,才能夠再次面對。

只是,在這兩個禮拜內,每當我想起這件事,下面總是不受控制地,又濕了。

我偷偷自慰了好幾次,次數之頻繁,遠勝以往。

就好像身體裡面有什麼被打開了,打開之後,就再也回不去了。

後來我還是回去繼續教琴。原因無他,我也是要賺錢、要生活的,我收的學生不多,況且,貿然離去,只會更啟人疑竇。

日子平靜了一陣子,我們一個教、一個學,若無其事。

這段時間,阿霖表現得比我更正常,他的父母也沒發現任何異樣。

終於,過了一陣子,我決定時機已經成熟,打算在這幾次鋼琴課就提出辭職。

當我們開始上課時,阿霖拿出一支MP3。

「老師,」他假裝天真地跟我說,「我跟妳說,這個MP3有錄音筆的功能,我有把我們上課的內容錄音下來。」

「是嗎。」我心不在焉回答。

「是真的。」他硬把連著機器的耳機塞到我手上,「妳聽聽看。」

我勉強聽了一下。

「好…好爽…啊…啊…沒…沒有,你是第一個…他們都沒有你大,沒有你厲害……唔…唔…好舒服…唔…」

耳機裡清晰地傳來我的淫言浪語。

頁: 1 2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