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在虐戀的快樂和痛苦之中(1-7)

第二天早晨我看著鏡中有點凸起的眼袋,心中升起了一絲的幽怨,如果丈夫在身邊怎麽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心中對丈夫的不在的不平産生了一股的怨恨,同時安慰自己一旦做出對不起丈夫的事,只能怪他不能陪伴著我。

看看時間不早了,便匆匆出了門,公務員周末這一天少辦公幾乎已經成了不成文的規定,各組之間也互相都有著默契,無事坐在辦公桌前,思想又開始了無邊的遐想。

腦子裏不斷開始出現他的面容,接著是他描寫的那些情節和那幅完全能詮釋他所描寫場景的圖片。

我幾次試圖揮開腦海中令我心跳的思緒,可是越是這樣就越會去想,加上昨晚沒有看完的後面發生的事情,我幾乎控制不住的想回家看完,又後悔自己沒有把U盤帶來,這樣就可以在工作電腦上看了。

電話的鈴聲讓我有了片刻的清醒,一看號碼本能的掃視了一下周圍,好在大家都在幹自己的事,我一邊按下接聽鍵,一邊站起身來往外走,立刻陰部的異樣讓我感到不適,仿佛來例假般的潮濕。

我控制著自己走到外面,他的聲音傳入我的耳中時,身不由己的産生了一股熱力,一種怕人發現的感覺,仿佛自己真的已經偷情,不知道當時自己是否失態,感覺身邊走過的同事投來的目光都有些曖昧。

“怎麽樣,昨晚睡的好嗎?我想一定不太好,那些出乎意料的事情沒有嚇到你吧?”他的聲音充滿了吸引力。

“沒有,從來沒有聽過的,讓我吃驚,”我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只好誠實的說。

“我想你還是能接受的,好了,晚上我們一起吃飯,我來接你,”說完他就掛了,根本不給我解釋的機會,我幾乎想打過去,可是又一想算了吧,我知道自己根本拒絕不了他,最後的結果一定是赴約。

我收起電話,腦子裏在責怪自己不夠堅強,自己並不是這樣的,在以前的日子裏同事都說自己是比較有主見的,同學時代有一個男同學追求我,可我並沒有接受,甚至可以說有點無情。

自己現在怎麽會變得如此的順從,無論從年齡、長相他都無法和自己的丈夫相比,可就是無法拒絕他的的眼神,他的眼神令我失去理智,讓我不能思考,我不明白自己是如何變化的。

我平靜了一些後馬上到衛生間去,內褲裏包裹的粘稠濕滑的體液令我羞恥,自己怎麽會變得如此的衝動,我用紙盡可能的擦幹一些,處理完褲衩,小解後用紙擦抹陰部,紙張的接觸都令我産生了衝動,不敢多停留,儘量拋開一切的處理好走了出來,我怕再停留一會就會象昨晚一樣無法控制自己,把自己放到公衆裏,利用公共場合來約束自己已經不太堅定的控制力。

黃昏時分,我將自己刻意的打扮了一下,只是不那麽招搖的,我知道我這樣坐完全是爲了博取他的認可。

不遠處我就發現了他告訴我車號的車,雖然心跳加快,我還是本能的打量了一下四周,希望不要太引起同事們的注意。

上車後他打量了一下我,一邊起步一邊說:“還專門收拾了一下,”我的心一緊,他真是太瞭解我了,我沒有說話,臉紅的看著前面。

他也沒有再說讓我尷尬的話,開車到了一家比較有名的海鮮爲主的飯店,在服務生的引導下,來到一個專爲情人提供的小包間。現在的商家都太會拉住顧客,特別是這種比較上檔次的飯店,除了公費消費的人較多以外,商家都會設一些商務性的包房,說商務是好聽,其實多是爲情人們提供的。

一切都由他主導,只是有些東西會問我是否習慣。其實在稅務局工作,被商家請吃太平常了,所以我也沒有什麽忌口的,吃飯時兩人幾乎沒有說什麽話,只是就海鮮的新鮮與否和廚師的手藝說說自己的看法,特別的是他要了一瓶我喜歡的紅酒。

吃過飯在等服務生買單的時候他問我:“去酒吧嗎?”我擡頭看他,想從他眼神中讀到一些資訊,我得到的是令我有些不自如的感覺,他的眼神非常的真誠,我跟本看不出有什麽企圖。

“你說吧,酒吧好多老闆都認識我們倆,”我都不知道潛意識裏怎麽會讓我說出這樣的理由,言下之意是帶我到認識我人少的地方,我不知自己怎麽會期待他帶我去他那裏,這是沒有人認識我的地方,我彷佛期待了很久想走進他的生活。

他異常的善解人意的說:“那去我那裏吧,今天是周末,我們可以彼此多聊會,讓彼此多瞭解對方一點,”這仿佛象兩個人被介紹人介紹認識後,初次約會時的話。

我期待的結果,可我又有點怕這個結果,心中不免跳動的非常厲害,感覺臉上熱乎乎的,好在喝了點紅酒可以掩飾一些。

坐上他的車,我還沒有任何的準備,他已經將我拉了過去,嘴唇被他濕熱的雙唇覆蓋了,我試圖掙扎,可自己竟然鼓不起一點力量,特別是他的手在襯衣外握住我鼓脹的乳房時,我不再有任何矜持,熱情的迎接他的擁吻。

他吻了一會放開我,用他那雙勾魂的眼睛看著我,我就感到自己已經一絲不掛的呈現在他的面前,羞恥心令我渾身發熱不好意思的低下頭,躲避他的目光,她用手輕輕托起我的下顎,使我能平視著他,我的心跳的要從嗓子裏出來一樣,但我知道他是要讓我看著他。

我鼓起全身的勇氣看著他,他的眼神是那麽的深邃,我從他的眼神中看到了一股溫情,但更多的是一種不可抗拒的威嚴,他的嘴唇動了,一個感到遙遠的聲音傳入耳朵:“把襯衣解開,讓我看到你的乳房。”

本能的羞恥和理智使我抗拒的說:“不!”

他沒有絲毫的情緒變化,我的反應是他預料之中的,他的眼神變得嚴厲了許多,依然平靜的說:“你難道還沒有準備好?”

我的心一顫,從他的話中仿佛告訴我,我沒有準備好他就準備馬上結束今天的約會,另一個本能的我告訴自己,你不是很期待嗎?怎麽就退縮了,爲了今晚的約會你不是準備好了嗎?爲此還刻意的打扮了一下,此時只是在黑暗的車裏,你都不能解開襯衣,你在燈火通明的地方還能做什麽?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麽做的,一切都變得模糊不清,只記得感覺胸口有點涼意,自己還說了什麽。

直到車子開動,我才有了理智的感覺,本能的將幾乎裸露的乳房用衣襟蓋上,他一隻手摟住我,溫柔的撫摸我的頭,我的心中一下産生了對他無比的依戀,將身子由外力作用,變成主動的依靠在他身上。

第三章

車子很快就到了一片新開發的商品住宅區,轉了幾個彎在一棟比較僻靜的二層樓前停下,防盜的車門慢慢的升了起來,我坐直了身子,他將車開進車庫,車庫的門緩緩的關閉。

下車後他伸手指了一下,便帶我從車庫的小門走了進去,一進去就見一個豐韻漂亮的中年婦女,衣著任我吃了一驚,脖子上一個黑色的皮制的項圈,一條寬大的幾乎透明的裙裝,短到幾乎能看到兩腿的分叉處,見到我稍有一點的不適,但很快就無視我的存在說:“主人,你回來了,”說著便伸手接過衣服去掛在衣鈎上。

他平靜的對我說:“這是保姆劉嫂,”然後將我介紹給劉嫂說:“這是你暫時的女主人,”說完便帶我坐在寬大的客廳的沙發上。

劉嫂很快就拿來了飲料,然後用一種羞恥的眼神看了我一眼,用一種恭敬的神態看看他,他微微點點頭,劉嫂顯出了一種無奈而又堅定的樣子離開了。

我不由的好奇的看看他,而且對於他身邊有女人還要我,女人的矜持和虛榮使我有點不快,猶豫不決是否該離開,對於劉嫂能看出來倆人的關係不一般,可讓自己離開有點不甘心。

我不知是該走還是該留,忍不住強烈的探求的心態問:“劉嫂是你的奴隸?”他沒有正面的回答,而是用另一種口吻說:“你和她不一樣,我不想說希望你成爲什麽,只是要你去感受,你很聰明,有著強烈的欲望,我相信你會體味出我希望的那種關係。”

正說著劉嫂走了回來,雙手捧著一根手指粗細的籐條,籐條明顯的是經過加工處理的,通體油光發亮,走到他的面前,雙膝跪下後說:“主人,賤奴本周共犯錯四次,請主人處罰。”

他面部沒有任何表情,但對我來說産生了強烈的衝擊,我不敢相信會是這樣的,在我心裏只是想到劉嫂不過是他平時的一個解悶的女人,自己會成爲什麽,自己會有一天變成劉嫂這樣嗎?將自己與她相比感覺那一方面都比她好。

女人有時真的非常奇怪,特別在異性面前,一定會試圖表現的比同時在場的同性更優秀,我內心根本就沒有考慮他有多少女人,自己可能是他衆多玩伴中的一個,可自己心裏是喜歡他的,因此我對於劉嫂的存在並沒有什麽不快,只是有點不習慣。

我從內心對他産生了一種敬畏,那麽多的女人青睞於他,說明他是一個優秀的男人,我用充滿依戀的目光看著他,同時感到身體有點發熱了,本能的矜持令我試圖控制那越來越強的熱感。

“屁股三十下,乳房各十下,多處來的十下是女主人賞你的,”他依然自信而毫無表情的說,劉嫂聽了之後表現的異常順從的謝過,轉過身,跪著對我說:“謝謝女主人,”說完自己跪行到茶幾的縱向一個頂端,將手中的籐條含在嘴裏,雙手沒有絲毫猶豫的撩起本就無法蓋住屁股的短裙下擺。

一個非常白皙圓潤、肥大迷人的屁股便暴露在我的視線裏,好像是約定好的,劉嫂選擇了靠近我的這一側,這使得我能夠清晰的看見她裸露出來的一切。這時我才發現她兩腿之間有一條三指寬的皮帶,緊緊的勒在她的陰部,同時看到一條導線從陰道中延伸出來,連在腰上皮帶的一個盒子裏。

我一開始沒有發現是因爲裙裝本就寬大,加上我自身平時的那種孤傲,使自己沒有認真的去打量她,此時看到這對我來說又不同於紅繩捆綁給我的視覺衝擊,身子開始感到興奮和發熱。

眼前嬌好白皙,豐滿圓潤的美臀讓我不由的和自己比較,感覺不同的是自己一定沒有那麽肥碩,相比更翹一點,也沒有那隱隱可見的鞭痕,必須承認的是我沒有她白皙,自己的膚色是那種奶油色的,更符合黃皮膚的感覺。

他從她的嘴上取下籐條,用另一支手撫摸著她的頭髮,表現出非常多的愛意,並吻了她,我的心裏突然一跳,一種有嫉妒、有期待、有不甘心又有點害怕想離開的複雜心理。

一個理智的我在告訴我現在離開還來得及,自己有一個相愛的丈夫,有一個還算溫馨的家,自己這樣是在步入深淵,這一切都是變態的,與世俗的道德觀是向背的,這種畸形的關係是心理不健康的表現。

另一個本能的我反對著告訴我,人類有了智慧但無法擺脫動物的屬性,用道德的藉口來掩蓋和壓抑自己本能的需要那是虛僞,不同的理解和素養會産生不同的道德底限,心理的健康與否是看自己是否將發洩的情緒危害別人,自己只是在追求一種別人期待可又不願去嘗試的性愛,動物的屬性是無法用道德來改變的。

就在自己還在不停的矛盾中,一聲籐條擊打在皮肉上的脆響和緊跟而來的慘叫打破了矛盾的平衡,當我看到那白皙的臀肉上幾乎立刻就泛起的紅痕,以及劉嫂轉頭看著他的眼神時,我感覺那一下是打在自己的屁股上,想象著那火辣辣的感覺,使得我感到子宮都在顫抖,陰道裏的抽搐和騷癢令我無力。

劉嫂的眼神裏有少許的痛苦,更多的是對他的期待,那眼神是告訴他自己在期待下一次的擊打,愛戀的神情使她的眼神開始幸福的迷離,我無法感受她的心情,但我知道那眼神說明,他將屁股打爛,劉嫂也會含淚而笑。

他坐在了沙發上,示意我坐到他身邊,我沒有絲毫拒絕的順從他,他用左手摟住我,又給了劉嫂嬌嫩的屁股一下,然後在我耳邊輕聲說:“讓我摸摸你的奶子,”同時在我臉上親了一下。

我轉頭看著他,強烈的羞恥感讓我搖搖頭,他將我的頭摟緊,用濕熱的舌頭舔進我的耳隆,這使我感覺全身的毛孔一下張開,他摟著說:“解開衣扣,把我的手放在你迷人的奶子上。”

這更加令我不知所措,第一次就要求我在第三者面前裸露我根本無法適應,本能的羞恥心讓我輕輕的哼了一聲,表示拒絕,但內心卻有著異樣的衝動,猛地産生了一種希望他強行剝光的期待,忍不住說:“你自己來吧。”

他依然執著的舔著我的耳隆,揮手在劉嫂的屁股上留下了兩條紅痕,伴隨著劉嫂那痛苦並快樂著的叫聲,我看見劉嫂的眼神裏充滿了淚水,但看他的目光依然是充滿了順從和依戀。

“你的行爲已經爲你帶來了必要的懲罰,一會我會讓你知道不服從的後果,在一會兒的三次擊打之前要做出選擇,是服從還是離開,”他的話語冰冷毫無情感可言,可對我臉頰和耳朵的親吻充滿了溫情。

我心中高傲的本能使我想站起來離去,但一種輸掉的感覺讓我不服,我不願意因離去讓他輕看我,我不知爲什麽非常在意他對我的態度和看法,我幾乎處在示意的感覺當中,只有他噴在我臉上、耳朵上的熱氣,不斷地提升著我陰道裏地騷癢和體內湧動地熱力。

耳邊劉嫂壓抑著地叫聲已經開始加大,我下意識的、仿佛有人幫我擡起手解開了剛才在車裏已經解開過的衣扣,第一顆解開後,餘下的幾顆就顯得輕鬆多了。

當衣襟敞開後,有點顫抖的抓住他溫熱的手,充滿艱難但顯得已經很堅定的,一手抓著他的手,一手拉下包裹著自己引以爲豪的、富有彈性、雪白粉嫩的乳房的胸罩,引導他的手按在上面。

溫熱柔軟的手掌覆蓋在已經敏感的奶子上時,我反而一下不再緊張,呼出一口氣,如釋重負的放鬆了,心理上的放鬆意味著自己將自己交給了對方,隨之而來的是已經燃燒了一下午的情欲被釋放出來,這使我的身子一下敏感了數倍,意識開始感覺他對乳房的撫弄,隨著他輕柔的動作,連綿的絲絲酥麻開始在體內擴散,每到一處便啟動敏感的情欲細胞,分佈在全身的神經都在感受迷漫的快感。

就在乳頭上突然傳來激烈的疼痛時,劉嫂的叫聲掩蓋了我發出的哼叫,乳頭火熱的刺激令我感到褲襠裏的濕潤,我無法控制自己的靠在他的肩上,雙手緊緊的抱著他的腰。

他一邊用拇指和食指擠捏著已經發硬的乳頭根部,這種擠捏可以使我感受到疼痛卻又能使我忍受,不像擠捏發硬的乳頭那樣讓人難以忍受,同時那種手指搓動的擠捏加大了刺激的感度,給我肉體的衝擊和刺激令我渾身發軟,兩腿間的熱度越來越高,感覺已經水濕無比。

我的身子如同放在桑那的蒸房裏,血液的湧動帶動著全身的欲望,不斷的沖擊著潛意識裏的那種說不出來的東西,不時的會産生期待他手指更加用力的心情,期盼著更大的刺激。

好像預先安排好的,就在我期待獲得更多的刺激時,鞭打屁股結束了,只見劉嫂伸出雙手輕撫著自己紅腫的屁股,用淚水遮蓋的朦朧的目光看著他,他也放開了我,將她摟著親吻著劉嫂的頭髮。

我看著他倆人的樣子,心裏産生了一股強烈的嫉妒,同時又想著自己是否會變成劉嫂一樣?自己是否做的比她更好?自己是否真的能承受這一切?自己爲什麽會期待成爲象那照片裏的女人或是面前的劉嫂。

我沒有得到任何答案時,劉嫂已經脫掉了她身上幾乎透明的短裙,我看到了兩個豐碩有點下垂的乳房,白皙的乳房可清晰的看到墨綠色的血管,右側的乳房上還有一塊紫色的痕跡,兩個葡萄般大小的乳頭高高的凸起著,使我不由聯想到了自己的乳頭,立刻感到剛才被捏弄過的乳頭傳來的酥麻。

劉嫂跪下來,雙手托起兩團白麵般沉甸甸的乳肉,不經意的掃了我一眼,然後用堅定的目光看著他,意思是說來吧,我準備好了。

他沒有立刻就抽打,而是伸出雙手揪住劉嫂的乳頭,兩眼看著她,然後轉頭看看我,猛地就聽劉嫂痛苦的呻吟聲,我體味出劉嫂的感受,這使我不由自主的想起剛才他帶給我的刺激,我渾身一激靈,陰道裏一股酥麻擴散開來,液體在陰道裏流動著。

他轉過頭放開手,毫無徵兆的雙手便掌刮著劉嫂鬆軟的乳房,馬上兩團白皙的肉團開始跳動,劉嫂閉上了眼睛,面部現出非常享受的感覺,我被襠部傳來的騷癢搞得渾身發燙,兩條腿不由自主的進行著放鬆——夾緊——放鬆的迴圈。

當我看到他拿起籐條,準備抽打時,我彷佛感到自己要被虐打,不由的發出了輕哼,那是一股由乳房和陰道傳來的令我近乎高潮般的輕度昏厥,他不由轉頭看了我一眼,籐條毫不猶豫的落在了我剛才暴露出來的乳房上。

看來是第一次他手上把握了相當的分寸,讓我感到了疼,可又不會令我産生抗拒和逆反,他快速的用籐條敲擊著我白皙豐滿的乳房,連續不斷的打擊幾乎令我升上了頂峰,一閃即失的抗拒瞬間化爲對高潮的期待。

就在我潛意識期待他能再用點力時,他將擊打轉向了劉嫂,劉嫂尖勵的叫聲使我睜開了雙眼,入目的是劉嫂渾身顫抖,兩眼含淚的看著他,當再次擊打落在劉嫂白嫩的胸乳上時,除了尖叫還不停地呼喚著:“主人,主人,”眼神中透出了乞求的意思。

他伸手輕撫被擊打的雙乳,待劉嫂平靜一點之後再次抽打,劉嫂疼的渾身發抖,我知道我剛才承受的與她無法相比,我被擊打的地方只是開始顯出粉紅的紅,沒有明顯的條狀痕跡,而劉嫂的雙乳上各有一道已經開始墳起的、鮮紅的印痕。

終於結束了,劉嫂從新套上那條短裙,拿著他給她的鑰匙,按照他的吩咐去清洗自己後休息。

第四章

待劉嫂離開後,他按住我說:“現在可以讓我看看你的濕潤程度了,”我像失意一樣的一下沒有反應過來,失神的看著他蠕動的嘴唇,耳邊響起清晰的聲音:“把衣服脫了吧,再出現類似的情況懲罰會升級的。”

我回過神來,看著他堅定的目光,那目光告訴我,我沒有抗拒的理由,只有聽從他的吩咐,內心裏産生的無力的抗拒使我脫下襯衣,準備站起來時,令我吃驚的是竟然一下沒能站起來,屁股離開沙發很快又落回到沙發上,感覺自己雙腿無力,本能的再次調整了一下站了起來。

此時內心已經沒有更多的想法,只是在想他要我脫光了,強烈的羞恥心讓我有點遲緩,但沒有停止自己解開牛仔褲的動作,懷著強烈的羞恥心帶來的衝動,我終於脫下了緊緊的牛仔褲。

一想到在丈夫之外的男人面前裸露,理智和道德使我感到了極度的羞恥,下意識的夾緊雙腿,手擋在前面,盡可能的避免那如刀的目光的直視,同時感到自己的氣喘,大量的淫水在擠出火熱的陰唇。

他沒有說話,很自然的伸手到我的身後,一勾手便按在了我由於緊張而又點發顫的屁股上,光滑敏感的肌膚被他有力的觸摸不由繃緊了,我隨著他的力量向他邁進了一步,這樣那已經不堪的陰部裏他的面部不到一尺的距離。

他另一支手在我潔白光滑的大腿上撫摸了一下,便堅決的插進了我柔軟夾緊的兩腿之間,這一下幾乎就使我感到高潮的那種全身無力的酥麻,不由自主的發出了一聲歡快的呻吟。

接著是更加令我衝動不已的快感,他的中指在已經嵌入兩片陰唇的褲衩上扣摸著,食指和無名指自然的頂在被擠的凸起的雙唇上,更令我羞恥的是我耳邊傳來了東西在泥濘中進出時“嘰咕“的水聲,我就感到自己淫蕩無比的醜態完全暴露給了他,自己原有的矜持和高傲消失了。

他沒有因我的極度羞恥而停止,從我發燙水濕的兩腿間抽出手指說:“你真是非常敏感,你的潛質比我想象的更好,自己看看,聞聞你淫蕩的味道,”說著便把手指放到我的人中上。

立刻先前就嗅到的味道一下變得濃郁起來,強烈的酸味中夾雜有淡淡的腥騷,這味道我太熟悉了,特別是自從在酒吧看到他,晚上幻想衝動時這個味道就越來越使自己迷醉,我深深的知道這個味道的濃郁程度說明了我多麽衝動,我爲自己如此的淫蕩和欲求感到無地自容般的羞恥。

頁: 1 2 3 4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