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在虐戀的快樂和痛苦之中(1-7)

我本能的矜持讓我微微的將頭扭向側面,他沒有停止打擊我已經羞恥不堪的心理,將手指上的黏液塗在我的人中上,立刻那種令人欲醉的味道仿佛讓我知道了自己淫蕩的本性,我下意識的伸手想擦掉,他阻止我的方法是迅速的將褲衩拉下到大腿上,我本能的驚呼一聲,想拉住下落的褲衩,但是沒有成功。

嵌在陰唇間的褲衩在彈出陰唇的挾持時,給我帶來了觸電般的感覺,我的手在中途停了下來,那幾乎高潮的感覺使我哼叫一聲,雙腿再也無法支撐的開始彎曲,同時嘴裏發出了一聲根本不受控制的驚呼:“噢!”

他非常準確的把握時間的扶住了我的胯部,沒有使我徹底的軟倒,待我從新站直後,他的手擡起我的一條腿,打開的陰唇再也無法約束充滿陰道的體液湧出來。

我羞愧到了極點的想將腿並攏,可他有力的支撐使我失敗了,被擡起的腳落在了沙發上,算是有了支撐,同時我知道自己淫蕩的陰部完全收入了他的眼睛,這種感覺是無法言述的。

由於被毫無遮蓋的看到自己淫蕩不堪的樣子,羞恥心還是讓我伸手捂住了自己的陰部,他輕輕的撫摸著我光滑的大腿,擡頭看著我說:“你真夠淫蕩的,第一次就準備手淫給我看,真是太好了。”

我本能的遮蓋在他看來變成了我主動在他面前手淫,這使我沒有思考的說:“不!不是的!”立刻將手從陰部拿開,在拿開的同時我已經明白自己落入了他的戲謔之中,此時我完全變成了兩難。

他沒有因我無比的尷尬而放過我,還在羞辱我幾乎崩潰的心理說:“怎麽,想讓我看你迷人的騷處了?”他的話就像子彈一樣射透了我已經無法控制的防線。

一股放棄一切,激情享受性愛的想法,自己根本無法與之相抗的失落感和潛意識裏的奴性,以及被征服的期待使我不由自主的說:“看吧,我就讓你看,”說完原有的高傲和矜持又讓我感到委屈,我的淚水從眼睛中湧出,同時撒嬌般的說:“你欺負人。”

他沒有說話,而是完全出乎我意料的用他溫熱的嘴唇覆蓋了我的陰部,這種感覺和行爲我從來沒有過。以往和丈夫在一起,他也曾要求,我都以不乾淨拒絕了,因此也沒有爲丈夫做過口交,而此時自己陰部沾滿的淫水完全破壞了原有的美感,他絲毫沒有嫌棄。

火熱靈動的舌頭在我還沒有完全決定是否阻止他時,他已經將我完全控制了,一陣快似一陣的快感,象潮水一樣衝擊的我失去了理智,僅有的一點矜持也在頃刻間灰飛,我完全被他給我的那種全身酥麻無力的感覺控制,身子和靈魂分離,感覺周圍的一切都停止了,全身由子宮的痙攣帶來的顫抖所控制,高潮的那種無法言述的靈魂出竅般的感覺使我忘記了所有的一切。

當神智恢復過來時,我才感到自己雙手將他的頭緊緊的按在小腹上,一絲涼涼的液體順著大腿流向腳下,我放開手,他從我的陰部擡起頭,我看到他沾滿我體液的嘴唇時,一瞬間令我産生了錯覺,腦子裏一個聲音告訴我,這才是你的男人,你的一切都該是這個男人的,你是這個男人的奴隸。

一閃的思想過去後,我衝動的低頭用力的吻向他的雙唇,舔食著那散發著濃鬱酸味的體液,我緊緊的抱住他的頭,貼在我發脹的雙乳間,顫抖的說:“我愛你,讓我做什麽都行。”

他用嘴在我胸前的兩團乳肉間交替的親吻著,一隻手伸到我兩腿之間,手指異常熟練的進入了我水濕膩滑的陰道,他的侵入很快就令我進入了沸騰的狀態,心中突然産生了他的陰莖會是什麽樣的想法,同時另一個我用嚴厲的口氣說:你怎麽可以這麽無恥,背著丈夫幻想男人的陰莖。

另一個想法解釋著,我是一個正常的女人,我需要性愛,丈夫長期不在,我需要丈夫一樣的男人的撫慰,這不能怪我。

我矛盾的接受著他的摳挖,就感陰道裏靈活的手指不斷給我帶來快感,快感慢慢的聚集著,我不知道自己會成爲什麽樣子,我的內心有一個說不出來的感覺,強烈的期待著什麽,可又不知道具體是什麽。

腦海裏不斷地幻化出那紅繩捆綁下,扭曲的肉體的照片和劉嫂那一條條墳起鮮紅鞭痕的豐臀,想著這些我的身體的熱力加速的升騰,強烈無比的情欲令我沖動。

隨著他的拇指一下按在我腫脹的陰蒂,我如同被電擊了一般的顫抖著叫了起來,體內的手指有力的刺激著我敏感的性器,聚集起來的快感帶著我的思想和肉體沖向頂峰,我感到那令人麻醉的瞬間就要來臨,忍不住發出了歡快的叫聲。

一切都毫無徵兆,就當我幾乎攀升到頂點時,他停了下來,扔下一句話:“洗一洗我們到房子裏去吧,”看著他走向臥室,一下子突然的空虛令我不知所措,心裏極度的煩躁産生了穿衣離去的念頭。

他近乎冷酷的離去,讓我感受到了如同垃圾被拋棄的屈辱,高傲的本性令我抓起衣服準備離開,但內心由強烈的屈辱的感受讓我潛在的受虐欲得到了些許的滿足,同時想到那張照片和劉嫂被鞭打的臀部,一下從陰道裏産生了一股熱流。

我不知道自己怎麽想的,竟然拿著衣服走向臥室,心裏産生了一種看你把我怎麽樣的想法,甚至自虐的期待他讓我難堪,同時告誡自己要是他不能給自己想要的就結束。

溫熱的水沖刷著我火熱的肉體,帶走了那膩滑的液體,身子也平靜了許多,但心裏卻越來越煩躁,強烈的期待和需求令我身不由己的將手伸向自己的胯間,理由是清洗還在流出的體液,心裏也明白不能這樣,這樣的結果會使自己變的無法控制,但手指還是堅定的揉搓著自己火燙的陰戶。

令自己全身發麻的那種感覺使自己的欲火再次轟然起來,理智讓我調低了一點水溫,好使自己能清醒一點,強忍著體內的騷癢匆匆的清洗乾淨,也知道自己的內衣是不能再穿了,正在猶豫該怎麽出去時,衛生間的門開了,本能的羞恥心令我忙遮擋女性特徵的部位,心裏産生了一股對他無禮行爲的反感。

他遞給我一條裙子,還沒有打開包裝,同時說:“你穿這個吧,試一下是否合身,”說完就出去了,我一邊打開包裝一邊心裏感到他非常善解人意,先前對他産生的反感變成了自責,同時責怪丈夫就沒有這樣體貼。

穿上翠綠的低胸真絲短睡裙,站在被水霧模糊了的鏡子前,用毛巾擦去鏡面上的水霧,一個連自己都不相信的美人出現了,立刻我就感到了自己是如此的適合翠綠的顔色。

吊帶式的裙子將我的圓潤的肩膀裸露出來,由於裙子的樣式和色彩使我感到自己裸露的雙肩線條那麽的優美,心裏對他的審美觀和獨到的眼光産生了強烈的佩服,同時對他的愛意又有了更深的情愫,一股強烈期待被他佔有的欲望使我走出了衛生間。

他見我出來迎上來一邊吻我一邊說:“你太美了,等我一會,”說完就去了衛生間。

我被他的讚美打昏了,女人都很在意男人對自己的看法,強烈的虛榮心使女人希望得到更多的讚美,特別是女人看重的男人的意見,幾乎可以左右她的審美趨向,我坐在鬆軟寬大的床上,床頭上放著一杯紅酒,我知道是爲我準備的,端起來呡了一口,然後愜意的躺在床上。

腦子裏又開始出現他陰莖的遐想,猜測著大小和形狀,預感著他對我會與丈夫有什麽不同。

對性的幻想令自己本就強烈的情欲是一種挑逗,一股股的熱流從胯間向全身擴散,不停湧動的熱血將全身的情欲彙聚起來,腦海裏不斷出現的被紅繩捆綁,扭曲的肉體和劉嫂佈滿鞭痕那白皙的臀部,以及那貞操帶般嵌入陰唇的皮帶,我開始産生了期待他對我粗暴一點的想法。

腦子裏不停的問自己,他會粗暴嗎?真的粗暴起來我是否能接受?接受程度到多少?答案只有一個那就是自己堅信能接受他的性愛方式。

當他只穿著一條平腿的短褲走出來,我一下被他健康壯實的身材所吸引,非常明顯經常運動的他有著線條清晰的肌肉曲線,一股強烈的投入他懷抱的衝動令我一下站了起來,眼睛卻將目光投向了剛才不斷幻想和希望的地方。

緊身的短褲使他的秘密和我的猜想得到了答案,高高突起的襠部將他男性的特徵完全表露出來,我産生了一種昏厥的麻醉感,快速的想著進入我身體後會是什麽樣的感覺。

他迎著我抓住我的雙肩,順著手臂抓住我有點顫抖的手,放在他腰的兩側,我坐在床沿上,仰頭看著他,我在他的指引下慢慢的退下那條短褲,立刻一根令我吃驚的男根抓住了我的心。

在我面前的是一根完美的男性性征體,由於已經勃起使得蘑菇狀的龜頭紫紅發亮,直徑有雞蛋粗細的冠狀凸起,沿著冠狀體的後部,佈滿了微小的神經顆粒,粗長的陰莖體筆直的向上翹起,極度充血的海面體把幾條血管憋的突現出來。

在濃密的毛叢中,兩個因較熱而離體的睾丸下墜著,隨著他有點急促的呼吸,在陰囊裏上下滑動著,我就感到自己一陣陣的衝動,陰道裏快速分泌的體液在流動帶來的騷癢不斷的刺激著我已經快失控的情欲。

他雙手捧住我的頭,手指從腦後壓住,雙手將我的頭極慢的拉向他,同時他微微的向前挺出胯部,紫紅色的龜頭在逼近我的嘴唇,我一下明白了他的用意,本能的矜持使我躲避。

他的手牢牢的控制著我的頭,我有點不甘的仰起頭看著他,腦子裏想起不知在那裏看到的關於日本每年舉行的對男根的崇拜儀式,那種儀式真正體現著人類對於繁衍的一種美好的期望,儀式上那一根根圖騰顯示著女人們對男性崇拜的奴性。

我開始被他深邃的目光所控制,我開始失去思考的能力,腦子裏不斷的出現他男根的影像,我有了將陰莖含入嘴裏的想法,他明確的示意使我越來越多的奴性産生,我感到自己在他面前毫無反抗的力量。

當光滑柔軟中透著堅硬的龜頭觸在我由於緊張而顫抖的嘴唇時,我全身不由一顫,不由自主的張開了嘴,將雞蛋般的龜頭吞入了口中,我知道在這一刻我已經屈服了,我再也沒有什麽可反抗的了,因爲我從來沒有讓男人的陰莖進入過我的口腔,我處女般的口腔交給了一個不是丈夫的男人,這比我給丈夫的處女膜更讓我心動。

第五章

如果說給丈夫的是我處女的身子和對未來生活的嘗試權,那此刻給他的則是我全部的肉體和身心。我不知道是什麽味道,感覺那是他徹底征服我的武器,我慢慢的在他的示意和引導下,開始適應和嘗試用自己的口舌給他帶來快樂,我幾乎是討好的認真的吞吐他的陰莖。

他放開了我的頭,雙手叢肩上取下吊帶,抓住了我脹癢的雙乳,我雙手扶住他結實的屁股,由於用力他屁股的外測産生了兩個凹陷,我的手不由撫摸著他光滑的臀肉。

隨著他不斷變換手法對我豐滿的乳房的玩弄,我的欲望已經無法控制了,那種強烈無比的騷癢帶來的期待,使我吐出口中的龜頭說:“來吧,我快受不了了。”

他用手擡起我的下頜,看著我說:“你準備好了,決定要做我的性奴嗎?”我幾乎沒有考慮的點頭說:“是的,”他慢慢的將我推倒,我自從爲他口交開始就已經完全背叛了丈夫,對於他將要進入我的身體已經沒有任何的障礙。

他分開我的雙腿,短裙一下就縮到了腰部,本能的羞恥還是讓我閉上了眼睛,期待他勢如破竹般的進入,可是沒有絲毫的動靜,有的只是他兩手在我大腿上的遊弋,強烈的騷癢帶來的情欲使我控制不住的睜眼望去。

他跪在我兩腿之間,目光集中在我完全暴露在他面前,此時已變得淫穢無比的陰戶上,看到他的目光使我全身一顫,強烈無比的羞恥心使我感到自己如同妓女一樣,可是不爭氣的我竟然無法控制自己的流出了大量的淫水,使得原本就淫穢得陰戶變得更加狼藉不堪。

我變得有點神經得叫道:“不要看,”同時用手遮擋,他依然雙手撫摸著我光滑的大腿,將目光投向我的臉說:“ 你感到羞恥了,其實你更喜歡被羞辱,你的潛意識裏存在著承受更大羞辱的能力,只是還沒有被開發出來。

我被他的話驚住了,但是道德的理智和本能的矜持還是讓我脫口說道:“ 不是的,”“那爲什麽看到我在關注你濕潤的陰部你會不自覺的流出大量的淫水,這說明你發現我在注視你的陰部對你産生了強烈的刺激,你的潛意識裏産生了激發你情欲的內分泌,這種來自生理上的反應是你的理智無法控制的,所以你應該順其自然的接受現實,放棄理智的控制,把壓抑的情感釋放出來,你會獲得難以想象的結果,”他一直在凝視著我說。

我內心還是認可他說的,但多年的道德教育壓抑的東西要一下放開還是有相當的阻礙,“可是我無法一下子就接受這樣充滿色情的注視,那畢竟是一個女人最隱秘的地方,我內心的羞恥還是無法讓我一下就接受這樣的方式。”

我內心痛苦的掙扎著,理智不斷的壓抑著升騰的情欲,而情欲的火卻在燃燒已經變得微小的理智,理智在保持自己的縮小,就像一團團緊的紙,越到中間越不易燃燒。

“你非常聰明且知性,因此你需要幫助,幫助你打開壓抑你的枷鎖,用強迫的手段來解開你多年被禁錮、自我封閉起來的動物原欲,你的手會不自覺的去遮擋,那我就要把它固定起來,你會接受嗎?”他溫情且不可抗拒的說。

我點頭同意了,同時那被捆綁的約束的照片出現在我的腦海裏,他起身取來了幾把翠綠色的繩子,我一下興奮起來,這種顔色已經從他給我的睡裙上證實了,非常適合我奶油色的膚色。

我在他的要求下脫去睡裙,雙手背到後面,他熟練的將我的雙手捆住,然後用多餘的繩子在我的乳房上下繞了幾圈,最後和捆著手的繩子相連,他將我推倒在床上,雙手被壓在身下産生了扭曲的疼痛。

他用手輕撫被繩子上下擠的更突的乳房,從乳房上傳來異樣的感覺,他要我將彎曲並攏的雙腿打開,我看著他那攝魂的目光,強迫自己克服突然變的強烈的羞恥感。

在他對屁股的打擊強迫下,慢慢的將腿打開到足以讓他一覽無餘我狼藉不堪的陰部時,我再次將雙腿並了起來,因爲打開時我感到了輕度高潮的麻痺感,有體液流出。

他見狀一邊拿起另一根繩子,一邊說:“ 看來你的雙腿太不聽話,” 說完將我的小腿綁在大腿上,在膝蓋處用繩子拉向後面,使我的雙腿無法並攏,捆綁好了之後,用手掌不輕不重的拍打了幾下白嫩的臀肉說:“現在我要認真的,任意的興賞你的陰部,怎麽樣願意讓我這個主人觀賞嗎?”

他的話強烈的衝擊著我,他的話就如同在原本燃燒的情欲上澆了一勺油,轟的一下就將那團緊的紙燃燒掉了,我內心無法控制自己快要崩潰的情欲,自虐的說:“願意,我受不了了,求你了。”

他看著我無助的扭動,伸出手來極爲技巧的玩弄著我濕滑充血的陰唇,不時的分開讓陰道口暴露出來,我立刻感到流動的液體,流過緊縮的屁眼帶來的異樣的騷癢和感受,自己就如同一條待宰的魚,只有嘴和起伏的腹部在動。

他的羞辱沒有停止,有意無意的用手指刮起我流出的粘稠的淫水,滑過屁眼時手指明顯的揉動一下菊花狀,緊縮的的屁眼,令我觸電般的叫了起來,“不要!”他將挑在指尖的液體靠近我的面前,燈光下晶亮的液體散發出酸酸的味道,我被麻醉了一般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他的手指在發硬敏感的乳頭上塗上那粘稠的淫水後,將手指一點點的侵入我的體內,他的眼睛一直在注視我,我無法回避,因爲我閉上眼睛,他會用手掌拍打濕滑無比的陰部,給我帶來心跳加快的難以言述的感覺。

他手扶那完全勃起的陰莖,用光滑的龜頭摩擦著我火熱無比、狼藉不堪的陰戶,陰道口和陰唇敏感忠實的將快感,以及陰道深處的騷癢傳遞給我,我的心跳無級的加速著,期待著他有力的插入,甚至自虐般的期待給我帶來第一次時那種撕裂的痛楚。

他還在自得其樂的摩擦著,我急得無法可施,那種期待的心癢令我痛苦無比,突然靈光一現,我明白他是在等待我對他的懇求,我沒有片刻的猶豫說:“我受不了了,請給我吧。”

他笑笑說:“稱呼呢?還有給你什麽?”我一下子感到了極大的羞辱,但不爭氣的肉體反而更加興奮,我看著他的眼神,仿佛被催眠了一樣的張嘴叫了出來:“主人,請疼愛奴隸吧,”這已經是我能想到最無恥和下賤的請求了。

他在我毫無準備的情況下,猛地一下貫穿了我的陰道,一股強烈無比的疼痛令我慘叫出來,那撕裂的感覺比丈夫第一次進入時強烈百倍,他沒有繼續,而是趴在我身上,扶著我的雙肩極其溫柔的說:“雖然不很滿意,但第一次你做的已經非常出色了,我會好好的疼愛你。”

我被他的話感動了,不知是因疼還是感動,還是背叛丈夫的負疚感,淚水從我的眼睛裏流了出來,他一邊象一個體貼的丈夫一般親吻著我流淚的雙眼,一邊用胯部的微微扭動讓我適應他粗大的陰莖。

我雙手被固定著,有一種被強姦的感覺,但更多的是紅杏出牆那種偷情的愉悅,我一邊也盡可能的蠕動配合他,一邊說:“ 我想抱你,”他沒有正面回答我,而是用他那堅硬有力的陰莖快速粗暴的在陰道內穿刺。

我被這狀態嚇壞了,強烈的撕裂感帶來的疼痛令我慘叫,他停了下來,又開始扭動,我緩過一口氣,有點不快的說:“爲什麽?”但從內心講他那兇猛的抽動給我帶來的不只是疼痛,還有丈夫不能給我的快感和潛意識期待被征服的滿足。

“ 你想抱誰?” 他顯然是理解我的發問,也知道我完全明白那兇狠的抽動是對我的懲罰,我心裏明白了,他是要讓我時刻處在性奴的角色裏,我想拒絕這種關系,希望他能象情人一樣的愛我。

但我自問是否愛他,答案是肯定的,那自己爲什麽不能接受不同於常人的性愛方式呢?自己的內心不是也期待不一樣的方式嗎?丈夫那正常通用的方式不是無法給自己帶來新的感受嗎?

我很快就說服了自己接受他的方式和他要求的這種關係,說服自己後一切都放鬆了,生理的需要也完全釋放出來,疼痛也不再是不能忍受,快感慢慢的取代了痛感,我的眼神變得對他充滿了興賞和依戀,在他耳邊說: “主人我錯了,要懲罰就來吧,我想抱著主人。”

說出這些自己都有點意外,但感覺很輕鬆,認錯是突然的一個念頭,目的是爲了使他高興,我開始更多的在意他是否快樂。

他將我抱了起來,他坐在床上,讓我跪騎在他的腿上,一邊幫我解開身上的繩子,一邊親吻著我說:“相信你會記住的,下次再忘了懲罰可是會很嚴厲的,不過我真的希望你犯錯,這樣我就可以懲罰你了。”

我雙手一解放顧不上發麻便急不可待的抱住他的頭,有點花癡樣的狂吻著他,他的雙手半抱半捧著我自信的屁股,開始上下的讓我的身體起伏,我也已經適應了他粗大的陰莖,每一次坐到底都會感到子宮被頂入腹腔的酥麻,我自主的開始加快速度,雙臂架在他肩上,借力使自己能自如的套著他一柱擎天的陰莖滑動,極度濕潤的陰戶不時會傳出那種“ 嘰咕” 的聲音,每次氣體從陰道中被擠出,我就會感到他火燙的陰莖給我的充實感。

他低下頭含住我的一個乳頭,另一個乳房隨著上下的波動不停地在他臉上摩擦,堅硬的鬚根給我帶來麻麻的刺痛,我被逐漸聚集起來的快感送到了高潮的邊緣。

我再次加快了速度和套弄的行程,每一次都深深的坐到底,感受他堅硬的龜頭撞擊子宮的衝擊,那種感覺令我心跳加快,我已經開始急促的喘息,下意識的用力收縮自己的陰道,感受更加充實的快樂。

他經驗老到的感覺到我的狀態,將含著的乳頭改爲用牙齒咬住,也不再隨著我的起伏而用頭配合,他叼著我的乳頭,讓我在上下起伏間自主的拉拽著嬌嫩的乳頭,立刻我就感到在疼痛中減緩了行程和速度。

他雙手用力的擡起我的屁股放下,我意識到他是要我保持快速的節奏和行程,減緩後快感頓減,這也使得我開始自虐般的拉拽嬌嫩的乳頭,目的是獲得陰道內那種一波波的快感。

我感覺自己渾身發燙,快感將我推向高潮,從腰間命門穴傳出的高潮資訊越來越強烈,全身的感受變得異常的敏感,就在這時我最隱秘羞恥的器官——屁眼,被他用手指按住了,這個刺激就像開關一樣,一下打開了高潮,我敏感的身體變得麻痺了,只有那攝魂奪魄的、令全身舒泰輕鬆的高潮佔有了我所有的思維,我接近瘋狂的在他的幫助下起伏,無視乳頭被極度拉拽帶了的疼痛,目的只有一個就是延長這人生以來第一次獲得的、感覺如此強烈和不一樣的高潮。

他一下用手臂箍住我的腰,將我盡可能的按到最低,讓我無法動作,他用有力的腹肌驅動粗大的陰莖,使龜頭幾乎頂入了子宮蠕動起來,我的高潮被他延續了,有力的頂撞和摩擦,使我的全身酥麻無力,心跳仿佛要從嘴裏出來一般,一股舒服無比的感覺令我昏厥。

耳邊有一個女聲在叫: “主人,太好了,我愛你,我要做你的好奴隸,啊……” 就在我幾乎失意的時候,他翻身將我放躺在床上,這個過程讓我感到了騰雲駕霧的暈眩,一種失重的感覺,我的身子落在床上,意識也恢復了。

他伏在我身上,寬大的胸脯壓扁了我原本堅挺的乳房,他雙手緊緊的扣住我因出汗而有點膩滑的屁股,胯部快速的、象汽錘一般用力的撞擊著我的恥骨,如鐵般堅硬的陰莖在我的陰道裏,以快的令我吃驚的速度做著蹂躪我陰道的運動。

我被他幾乎瘋狂的抽動所驚呆,沒有想到他有如此好的體魄,在這方面丈夫簡直無法和他相比,他豐富的經驗能使我獲得無法言述的快感。此時他快速的運動,完全將我征服在他的胯下,一股奴性在我體內滾動。

他帶給我的感覺太奇妙了,陰道變得火熱發燙,全身不由隨著他繃緊,心隨著他每一次撞擊都會加快跳動的速度,他濃密的陰毛每一次撞擊恥骨時,接觸到我的陰蒂都仿佛放電般的令我麻醉。

很快我在他快速的衝擊下感受到了有生以來連續的高潮,我感到我要死了一般,渾身酥麻的仿佛被抽了筋,全身變得無力,只有淫蕩的陰道控制著我的思維,我明白自己已經完全屈服在他的性愛方式下,所有的矜持和高傲在他面前都會消失。

我內心無比衝動的想告訴他,我是他的,他將擁有我的一切,包括我的思想,一股爲了獲得他歡欣的衝動,使我鼓起力量將乳頭送入他的口中,一隻手在乳房根部捏緊,一隻手摟著他的頭說:“主人,咬我。”

鑽心的疼痛使我失去了意識,在這之前那種疼痛令我的陰道産生了痙攣。

第六章

迷迷糊糊的狀態中被來自體內的震動驚醒,感覺自己的陰道裏強烈的震動,一時沒有回過味來,他見我醒了說:“沒想到你會高潮中昏迷,你從來沒有過吧?”我一邊擡起身子,一邊答應他,注意力全在震動的陰道中,發現自己赤裸著,只有一條透明的塑膠短褲穿在身上,一條黑色的電線從陰唇中延伸出來。

他阻止了我摟住我說:“不要擔心,這是爲了開發你對性的敏感度,讓你能獲得更大的快感而進行的訓練手段, ” 說著抓住我的乳房,用手指擠捏著乳頭,立刻劇痛傳來,我低頭一看右側的乳頭紅腫不堪,在乳暈處還可以看到清晰的牙印。

“還疼嗎? ” 他放開右側的乳頭,輕柔的撫摸著紅腫的乳頭,我看著他專心的檢查和關心的樣子,心中所有的不快都消失了,“不疼了, ” 我有點討好的靠過去,他抱住我吻著我的額頭。

我的心又開始加快跳動,毫無障礙的說: “ 主人,我從來沒有獲得過如此的感受,尤其是連續出現的第二次高潮,那簡直無法形容,謝謝你給我的快樂。 ”

他用手一邊撫摸著我的乳房,一邊讓我躺在他的臂彎裏,臉貼在他結實的胸肌上,一種安全溫馨的感覺令我舒服無比, “ 你知道嗎?你昏迷時失禁了, ” 我聽了之後一下緊張起來,猛地體內的震動強烈了數倍,我沒有來及考慮自己失禁的樣子,忍不住哼了一聲,一股柔情使我用充滿柔情的目光看著他,神態中還透著撒嬌的樣子。他拿起調節器,將震動關閉,我從震動帶來的情欲中緩過口氣說: “ 那我去清洗一下, ” 他笑了說: “ 等到現在還不臭死了, ” 我的心又是一緊,難道自己連大便都失禁了,鼻子裏仿佛嗅到了空氣中那淡淡的味道,使我感到異常的羞恥,更羞恥的是我想到他給我清洗時的情景。

我的內心産生了異樣的感覺,這種感覺使得陰道産生了無比衝動的痙攣,強烈的情欲被點燃,我忍不住將發熱的頭埋在他的懷裏,他輕撫著我光滑的後背說: “ 不知道你是真的昏迷,還是裝得,總之我給你清洗時你還快樂的哼哼著。 ”

“ 主人,不是的,我什麽都不知道, ” 我急切的辯解著。

他沒有放過已經無地自容的我說: “ 下次就沒這麽好了,我要讓你在我的注視下排洩,以此來打消你的羞恥心。 ”

我不敢相信,一想到他說的場景,我就感到渾身發熱,不由自主的說: “ 不!那樣還不如讓我死,羞死了。 ”

“你要清楚你自己,剛才你親口說的自願做我的性奴,奴隸是沒有權利選擇的,只有服從,要想法使主人高興、滿足, ” 他的眼神和語氣都開始變得嚴厲。

我開始無法控制自己說: “ 要我怎樣都行,哪怕是象劉嫂那樣被鞭打,我也能接受,就是那樣太令人羞恥了,如果主人真要這樣,我還有什麽臉見人。”

他看著我,然後用他那攝魂的目光凝視著我說: “ 你會接受的,也不會死,因爲我捨不得你死,但我會讓你在我面前排洩的,而且我不會強迫你,好了不要想太多,我希望你明白虐戀的真諦,也不要忘了你自己答應把一切都給我。 ”

我無法睡去,黑暗中我聽著他心臟平穩的跳動,體內翻滾著熱浪,情欲的火在體內燃燒,我曾想取出體內震動令我煩躁的東西,但沒有那麽做,無法得到答案的想法困擾著我,我感到了疲倦,只好安慰自己,他是在嚇我,借機羞辱我。

意識不甚清晰的睡夢中,感覺自己的體內躁動著,想動可動不了,自己被一隻強壯的怪物控制著,怪物那奇異的陽具深深的捅在自己騷癢的陰道裏,橫衝直撞,令自己的騷癢頓減,可怪物停下來後,怪物的陽具可怕的震動著,立刻騷癢佔據了我的思維,唯一的願望就是希望他能捅爛那奇癢的陰道。

這時一個自認的主人出現了,怪物逃走了,他熟練的技巧令自己不再奇癢,全身舒服,自己無比順從的跪縮在他的腳邊……

頁: 1 2 3 4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