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媚媽媽與我

作者:liya978426

我的家庭並不富裕,屬於小康偏高一點。父親是鋼廠工人,母親在步行街做小生意(賣內衣)受到國際金融危機的影響,父親所在的鋼廠生意不景氣,導致工資欠發半年多的時間,所以全家的經濟來源基本靠著母親的小店舖。

看著母親每天因父親酗酒,因每日的花銷而憂愁,我毅然決然的放棄了學校安排的實習工作,直接步入社會開始工作。目前在一家經營電器的公司做業務銷售,每個月薪水也有個三千多塊錢,既能滿足自己的生活花銷,也一定程度上幫助母親來支撐這個搖搖欲墜的家庭。家庭雖然很普通,但是其中的關係會讓你膛目結舌。

其實在我上初中時,父母的關係還是很好的。母親長相甜美,而且身材非常棒,一米六六的身高兩條玉腿修長而豐盈,母親的面頰基本上沒有歲月雕磨的痕跡,白嫩的臉蛋下泛著點點紅潤。父親和朋友出門喝酒打屁,很多時候都以娶了媽媽為自己最自豪的事,他的狐朋狗友也都很默契的不反駁他,嚷嚷著要橫刀奪愛。晚上時我們一家人也會飯後出門散步,現在想想是那麼的溫馨和睦。

故事開始了,記得是我上大一那年。父親患了痔瘡,當時他所在的鋼廠效益還是非常不錯的(每月獎金大概都有2000多。加一起一個月能開不到1萬)。去了全市最高檔的醫院,當時的住院費就花了5000多。

住院當天是我請了假給父親送過去的,母親我倆大包小包提著生活用品。房間是在住院部的三樓,此時樓道走廊上只有我們一家三口,老爸在最前面扶牆蹭著走,媽媽在中間,我拎著水果在後面。媽媽雙手托舉著臉盆,盆裡放了很多洗發水,洗衣粉,肥皂之類的東西,雙手托著還是比較沉的。

而老爸犯痔瘡走的又慢,走了二十幾個階梯,媽媽因為手酸就將臉盆放在了階梯上,用手支撐著休息。可能當時是我走神,也可能是跟的太近,一個不小心就撞上了媽媽肥沃的臀部。

「啊!」媽媽嚇了一跳,一屁股就坐在了我的臉上。媽媽當時穿的連身短裙,肉色的長筒絲襪。哇,一股清香夾雜著腥腥的味道,臀縫緊緊夾住我的鼻尖,而我也嚇了一跳嘴巴微張又閉合,就好像親了媽媽美臀一下。

緊接著就感覺鼻頭一緊,臉上的肥臀微微舒張了起來。啊……好爽,媽媽的屁股軟軟的,很溫。美中不足的是她穿著肉色的絲襪,並沒有碰觸臀肉的舒爽感,不過卻有一種摩擦之中帶著一絲淫靡的味道。

之前我是完全沒有戀母情節的,但是巨大的刺激讓我下面早早支起了帳篷,面部與母親肥臀的一次輕輕的摩擦差點讓我走火,多麼銷魂的感覺啊,溫熱的臀肉緊緊的覆蓋在我的面龐,好想用臉來摩擦媽媽的臀縫。

走在最前方的老爸聽見媽媽的叫聲問道:「怎麼了?」屁股的原因使他不能轉身往下看的,「哦,沒事。」媽媽並沒有驚慌,可能因為是自己兒子的原因。雙手一支放在階梯上的臉盆,就把肥臀從我的臉上挪了開來神色正常。

失去了柔軟觸感的我,心中一陣陣的失落,就好像屬於自己的寶貝突然消失了一樣。抬起頭看看「屬於自己的寶貝」,一撇間,射入眼睛的事物讓我陰莖更加雄壯了起來。天吶!媽媽穿的內褲居然是蕾絲縷空的,以前看見媽媽晾衣服有蕾絲透明內褲並沒有什麼感覺,可此時就不一樣了,一股邪火直衝頭部,胯下的某物也因為劇烈刺激壯大了一圈。

媽媽的臀部是被短裙半包著,兩條玉腿上肉色絲襪,因為樓道的陽光照的閃閃發亮。本人戀母情節從此開始一發不可收拾,從那天開始我便有了用媽媽絲襪和內褲手淫的習慣。當然這都是後話。

母親可能也是因為尷尬,並沒有回頭看我,端起臉盆繼續向上走著,sosing.com而我也因為胯下帳篷的原因扭扭歪歪的跟著。

病房是獨居室,有單獨衛生間,到了病房,將老爸的生活用品安排妥當就一溜煙逃了,我很怕觸碰媽媽的眼神,整個過程都是低著頭的所以沒有看到母親的表情。

過了兩天,接到老爸手術很成功的消息,想著要不要過去看看老爸啊。不知為什麼媽媽渾圓肥沃的臀部,瞬間出現在了我的腦海裡。腹中的淫火讓我堅定了想法。去,一定要去。

想到老爸可能不能吃東西,就給媽媽和自己買了一份晚餐。

「咚咚咚……」

「進來吧。」是媽媽的聲音,因為前天的事情加上自己心裡有鬼,所以還是比較忐忑的。

進了屋發現並沒有老爸的身影,「媽,我爸呢?」我有點弱弱的問道。

「被醫生帶走換藥去了。」媽媽語氣很淡然,可能並沒有把兩天前的事情放在心上,而我心裡也有了底。

把晚飯放在桌上,「媽,吃點飯吧,沒買我爸的怕醫生不讓他吃。」我心中的忐忑的消失無蹤了。

「你先吃吧,我給你爸鋪鋪床墊。」

此時傍晚時分,夕陽的餘光斜撒進來,媽媽穿著一件寬鬆的襯衫,下面是修身的運動褲,玲瓏有致的身形在餘暉下顯得十分迷人。而我也忘記了吃飯的事情就這麼定定的看著媽媽。當看到媽媽運動褲下那鼓鼓的隆起部分,小腹又喧起一陣癢癢的感覺。

傍晚父親才回來,聊了聊我學校的事情,看看表已經十一點多了。老爸說:「晚上別回去了,你跟你媽躺一個床上將就一下吧,明天直接去學校。」

「好!」我馬上就回答道,不知為什麼,此時我完全沒把媽媽當成自己的母親,就好像晚上能佔到一個陌生女性的便宜一樣,心中一陣竊喜。

我有裸睡的習慣不過不脫內褲,而媽媽也去廁所換了一件大褲衩,和一個小跨欄背心。出來我眼前一亮,「媽,為什麼你身材這麼好啊,跟我說說唄,以後我告訴你兒媳婦!」

「滾,臭小子敢調戲你媽啊,找打了是不是。」媽媽還是非常童趣的。爸爸在一旁呵呵直樂,她們夫妻兩不知道的是,此時我的心中是在意淫媽媽床上姿態的。

醫院的獨間唯一的缺點是沒有陪床的舖位,只有一個單人摺疊床,媽媽自己躺在上面沒問題,可是如果我再擠上去就顯得很小了。

所以我和媽媽就緊緊挨在一起的,媽媽側躺著面朝老爸,肥臀向後勾起頂著我,本來我是面朝窗戶背對著媽媽的,可是當觸碰媽媽臀部時雞雞應時而立。我也因為邪火沖頭翻身改成面沖媽媽的背部。

月光的照射下媽媽纖細的腰肢讓我忍不住想要圍上去。媽媽感覺到我的動作把屁股向前收了收,可能是怕我擠就這樣慢慢的睡了。

他們睡得很沉很香,可我卻翻來覆去的精神抖擻,陰莖因為邪念直衝沖的,到了大概半夜兩點,邪念終於戰勝了理智,我居然想要手淫,而且是對著媽媽。悄悄的褪去內褲用手慢慢擼動著陰莖,淫念讓我分外大膽另一隻手朝著媽媽的臀部摸去。啊……圓潤柔軟的感覺,不敢用太大的揉力就這麼輕輕的撫摸著。頭腦幻想著用媽媽的屁股摩擦自己陰莖,感覺是那麼的銷魂。

擼動十分鐘左右手都有些麻痺了,可是一點射精的衝動都沒有。嘗到甜頭的人永遠都不知道危險是什麼,因為內心的滿足使我忘記了周圍的一切,我想把幻想變成現實,我要摩擦媽媽的肥臀!!

聽著媽媽沉沉的呼吸聲,知道她睡得很香,右手輕輕的往下拉母親的短褲。緊張的感覺使我出了一身的汗,黏黏的非常難受。把媽媽的短褲褪到大腿中央時媽媽的膝蓋夾了一下,我被嚇得趕緊停手。就這麼用手抓著媽媽的短褲邊緣僵持。過了有5分鐘確定媽媽沒有醒過來之後,我才大膽的把硬挺挺的陰莖插進了媽媽的臀縫之中,慢慢的摩擦著。

天吶,這好像是亂倫,就和真正在媽媽的陰道里抽插一樣,讓我有種飄飄然的感覺。我就這麼慢慢的摩擦抽動,可是男人的心裡是永遠不會滿足的,我大膽的把雙手扶在媽媽的腰間,向後拉動,然後臀部接應著向前挺。這個動作使我的心裡得到了極大的滿足感。正忘我的享受這種禁忌滿足時,突然腿上一陣劇痛讓我差點叫了出來!媽媽醒了!!我嚇得雞雞一下就軟了,趕緊翻身背過臉去。

聽著媽媽粗重的呼吸,好像十分生氣。我心想,「這下壞了,怎麼辦啊!」腦袋裡一片空白。靜靜的躺著過了一會,發現媽媽還是沒有動靜,並沒有隨後想像的斥責。想到這下面又可恥的硬了起來,「媽媽不會是不怪我吧,她也怕老爸知道嗎?」想到這膽子又大了起來。

轉過身去發現短褲還是半脫的狀態。媽媽什麼意思?難道媽媽是在暗示我?她是個淫蕩的女人嘛?想到這竟然有種淡淡的失落感,就好像發現自己的妻子是一個人盡可夫的騷貨一樣。

可是這種想法並沒有影響我下一步的動作。左手扶住陰莖,右手扣著媽媽的臀部又將它插了進去。隨之而來的並沒有舒爽的摩擦感,因為腿上的劇痛讓我不能分心體會。

媽媽也沒有睡著,媽媽的手在我大腿外側就這麼扭著不動,慢慢的我有點適應了這種痛感,竟然壯著膽子挺動了起來。媽媽感覺到我的動作扭轉得力氣也變得大了。哈哈,好吧,試試誰先忍不住。

我扣著媽媽臀部的手也加大了力氣,向後拖拽著。陰莖一下一下的摩擦媽媽的陰部。被縟摩擦發出的嘶嘶響,陰莖傳來的陣陣舒爽,加上媽媽粗重的呼吸聲,感覺即使馬上去死也值得了。

可能是痛感減少的陰莖的敏感度,也可能是媽媽怕老爸發現我們淫靡的動作,或是受夠了我的輕薄想早點結束這場戰鬥。她做出了一個我萬萬想不到的事情,媽媽伸出了右手將我的陰莖壓向了她的陰戶並且夾緊了雙腿,天啊,這算是媽媽在為我手淫嗎?

一股濕濕黏黏的感覺在陰莖上傳來,媽媽流了好多的水,透著月光竟然能看到些許反光。一股溫熱伴隨著粘滑的觸感,抽動之下產生了滋滋嘰嘰的淫蕩聲。在我左腿上「作怪」的小手,也放到了我的屁股上按著我讓我更加深入。

我心中很是激動,兩手都放在媽媽腰上開始大力的挺動,滋滋聲不絕於耳。房間內被一股淫靡的味道慢慢充斥著,「呼呼」我的呼吸有些粗重了,每一次陰莖的挺動,都會隨的媽媽的愛液摩擦著她的內褲,陰莖上的酸麻觸感使我瘋狂挺動了起來。

由於我向後扳動媽媽臀部的力道過大,摺疊床發出了刺耳的吱呀聲。嚇了我和媽媽一大跳,雙方都停止了動作,靜靜聽著父親的反應。

還好父親睡得比較沉,並沒有驚醒。而我和媽媽也變得十分小心,開始慢慢的扭動起來。嘰嘰的水聲響了十幾分鐘,我開始厭煩了這個單一的動作。抽出了陰莖,雙手扶著媽媽的腰將她向我的方向拉。

媽媽感覺胯下火熱的東西突然消失,輕輕的發出了「嗯?」的一聲。隨後感覺到我手的動作,順從的跟了過來。我把媽媽拉到床中央,將她面朝下按了一下去。這樣她就完全躺在我的身下了,慢慢的將媽媽的短褲向下脫去,媽媽可能有點緊張抗拒了一會,感到我的執著輕輕的嘀咕了一聲,「畜生。」就任由我施為了。

聽到這嬌嗔的一聲,竟然讓我得到了極大地滿足感,脫掉短褲後我跪在床上俯視媽媽的姿態。纖纖的腰肢,渾圓的臀部,一點也不像一個40多歲的熟婦,完全和少女一樣。

黑色的綢緞內褲上沾滿了媽媽的淫液,隨著月光閃閃發亮。我忍不住湊下身去聞了聞,一股腥腥的淫靡的味道,隨著而來是母親不滿的一通「掐腿神功』,突然發現媽媽好可愛啊,就像是自己的女人一樣。

想到這我再也忍不住了,把媽媽的小內褲脫到一半,將硬邦邦的肉棍捅進了其中。

可能是第一次想留一個夢幻般的感覺,也可能是禁忌的枷鎖沒有完全在我心中打開,當時並沒有將陰莖插到媽媽的陰道里。而是讓陰唇夾著陰莖慢慢摩擦。

媽媽的內褲是那種布料很少的,緊緊的繃著我的陰莖使它完全鑲入陰唇中。就這樣我雙手支在媽媽胸口兩側,做著最原始的動作,雖然器官緊密接觸,卻沒有真正的深入其中。

每次向下插入的時候,都會因為龜頭從陰唇之中滑出發出滋溜的一聲。龜頭上滑滑熱熱的感覺,陰唇與龜頭緊密摩擦的感覺,加上禁忌的心裡衝擊,順著身體衝向頭腦。而我的胯部也隨著小幅度的起伏,在媽媽的屁股上發出微微的啪啪聲,顯得十分淫蕩。

雙手支撐著身體就這樣上下的動作了一會,感覺到胳膊都酸了。我便整個人趴到媽媽的後背,上上雙手順著寬鬆的吊帶背心抓向媽媽的乳房。

「嗯?」「嗯!」第一聲是我發出的,因為我發現媽媽沒穿胸罩!第二聲則是媽媽發出的一聲銷魂呻吟,兩種深度刺激的感覺讓我再也把持不住,陰莖猛地一挺,將半個龜頭嵌入媽媽的陰唇中將一大股濃濃的精液射了出來。

「呼呼呼……」媽媽似乎也達到了高潮,呼吸無比的粗重。

就這樣我壓在媽媽的身上,我們兩個同時喘息著。啪啪啪,媽媽拍了拍我的屁股示意我起來。此時一股罪惡的感覺從心底上升。我偷偷的把身體轉到一邊,陰莖從媽媽陰唇中擠出來時又發出了咕嘰的聲音,好像是有一部分精液射到了裡面。

「唉。」媽媽輕嘆了一聲,緩緩起身走向了廁所。

「該怎麼辦,我怎麼做出了這種禽獸的行為。」事後的罪惡感,讓我將近窒息。聽著媽媽廁所中傳出的嘩嘩水聲,慢慢的我進入夢鄉。

第二天起床發現媽媽已經出去了,而且昨天因為「戰鬥」留下痕跡的床單也被老媽偷偷的抽走。

「爸,我媽去哪了?」

老爸還是躺在我旁邊的床上,睜著眼睛不知道在想什麼,「哦,她去晾衣服了,你說她大早晨的洗什麼衣服。」爸爸有些納悶的嘀咕著。

我當然知道她為什麼去洗衣服了,床單上都是她留下的淫液。

「我怎麼知道啊,爸我先走了啊,一會上學遲到了。」

我起床隨意洗漱了一下就匆匆跑掉了,真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媽媽。都說越怕碰什麼越碰什麼,剛走到一樓大廳,正面就迎來了晾完衣服準備回屋的母親。我心裡咯噔一下,面部也開始有點僵硬了。

「路上小心點,自己買點早飯吃!」

媽媽卻好像沒事人,和平時囑咐自己寶貝兒子一模一樣。而我卻有點懵了,難道我昨晚是在做夢嗎?可是陰莖上淫水乾涸留下的痕跡告訴我,它確實發生了。很難接受眼前的事實。

|哦。知道了!」我的聲音小的連自己都聽不到,就這樣匆匆的離開。我看不到的是身後的媽媽眼神中那抹淡淡的哀傷。

不過慾望是能令一個人瘋狂,令一個人改變人生觀的。醫院的禁忌之旅讓我自我悔恨了不到兩天,當罪惡的感覺消失時,母親肥沃臀部的觸感再次出現在了我的腦海裡。可我卻再也不敢做出當天那種瘋狂的舉動了,因為尊敬她,因為尊敬老爸,也因為自己的一點自尊心。

第三天的體育課上,看著操場上形形色色的青春身影,矯健的身姿。一些過分發育而產生的「絕世凶器」因為運動而上下抖動著。加上前幾天的「初嘗禁果」慾望前所未有的到達臨界點!腦海中滿滿都是媽媽的肥臀和修長飽滿的玉腿。血液猛地衝向頭部,使我的眼睛都有些發紅。

「老師!我家裡有事需要請假回家!」

老師看到我似乎有點的神態,以為我家中真的發生的大事說道:「你有急事就快去吧,有需要老師幫忙的給老師來電話。」

我幾乎沒有聽到他後面的話,飛也似的衝向家裡。翻箱倒櫃找出了媽媽的各種絲襪和內褲,將他們全部鋪在自己的床上,看著「它們」我發現我的心裡有點變態的得到了滿足。

顫抖著手,把一條條黑色透明的絲襪,肉色泛著亮光的絲襪,半縷空的內褲蹭向早已勃起的陰莖,緩緩的摩擦著。聞著一條紅色黑底鑲邊的小褲頭發出的馨香,一下午我足足射了有四五次。

那天開始,我每次有生理需求都會用媽媽的絲襪和內褲來自慰,這也使我深深的迷戀上了媽媽的玉腿和臀部。有時我會用媽媽剛剛換下來的內褲或者絲襪自慰,並且把精液射在上面,幻想自己深深的插入媽媽的陰道並且射入其中。之後將它們浸泡在水裡消除犯罪痕跡,美名其曰泡水之後比較好清洗。(當時我還不知道精液光用水泡是泡不乾淨的,會出現白色斑點,一直都以為媽媽沒有發現我的犯罪行為)。

大學快畢業了,論文成了我的頭等難事,白天憂愁,晚上睡眠自然就不會很好,午夜時分幾天的壓抑讓我十分渴望釋放,就決定偷偷去媽媽房間偷一條絲襪自慰。

當晚老爸因為工作的原因在廠裡值夜班。我躡手躡腳的潛入媽媽房中,輕車熟路走向放置內衣的櫃子(因為老媽是開內衣店的,所以穿內衣非常講究,有一個櫃子專門放置內衣)也沒怎麼看直接拎出來一條絲襪就想往回走,可是醫院那晚的場景不合時宜的闖入腦中,腳步頓了頓,看向了熟睡中的母親。

當時天氣已經非常熱了,毛巾被在地上靜靜的躺著,可能是老媽睡覺也不怎麼老實吧。只穿著吊帶背心和內褲的玉體側躺著,右手摺疊在胸前,像是撫摸著一對寶貝一般。臀部向後微翹,一雙渾圓如玉的美腿交叉彎曲著,月光照射下有一些泛著溫玉的顏色。

「媽媽的皮膚好好啊。」扔掉了手中的絲襪,瘋狂的慾念究竟還是取代了理智的位置。從媽媽背後的位置我也側躺了上去,有些緊張的雙手顫抖著抓向了裸露在空氣中的肥臀,輕輕撫摸。

估計是天氣很熱的緣故,她並沒有睡沉,我的一個輕微小動作使她在夢中迷茫的縮了縮腿。而我卻壯著膽子一不做二不休,直接用手扣向了她的陰戶。

我有些傻眼了,入手的並不是溫暖華潤的陰唇,而是一片薄薄的白色護墊。用手向後一劃,內褲與護墊發出摩擦的嘶嘶聲。

媽媽猛地一下就坐了起來,而我被她的這一個慣性動作嚇了一跳,就這麼慌神的半坐半躺在床上。媽媽的眼睛裡有一抹彎彎的月亮。大大的眼睛此時直勾勾的看著我,面部無喜無悲。

頁: 1 2 3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web[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