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善良的人妻社工

於是嘉怡依著剛才參扶他們的模樣,把他們扶回住處。當到達他倆的紙屋後,胖子一坐下床邊,立刻裝成雙腿抽搐的樣子,十分痛苦。

嘉怡看見他的模樣也緊張起來,心急地問:「大叔,都是我不好!這裏有沒有藥,讓我替你擦一下吧!」

胖子裝作可憐地說:「唉!那有﹍﹍多餘錢﹍﹍買藥。」

嘉怡看見他們這樣的生活,心底亦泛起憐意,說:「大叔,那我可以怎辦?」

胖子說:「妳要是﹍﹍想幫我的話﹍﹍,可替我……把腳按一下﹍﹍,讓肌肉鬆弛下來﹍﹍,一會兒……﹍就沒事了。」

於是嘉怡立刻走近床邊,準備替胖子按摩雙腿,希望可以讓胖子減輕痛苦。

胖子對嘉怡表示是右邊大腿的肌肉抽搐,嘉怡必須走到床上,再用雙手替他按摩大腿肌肉。

嘉怡於是脫下高跟鞋,跳往胖子的床上,並屈膝跪在胖子面前,伸出雙手在胖子大腿上來來回回的按摩起來。

胖子則半躺在床上享受著嘉怡溫柔的按摩,因為嘉怡為他按摩時,身體必需向前彎腰,並且需要前後來回的動著,胖子一眼就可以看穿嘉怡胸前的春光,嘉怡的一雙乳球就在胖子的眼前,不停地前前後後的搖搖晃晃。胖子看得眼球也差點掉下來,而所穿的短褲亦開始撐起了小帳篷。

此時高個子就靜靜的坐在胖子床後的位置,細心地欣賞著嘉怡渾圓豐滿的美臀,前後擺動時的美態.

嘉怡用心地按了一會,關心的問:「大叔,現在好一點嗎?」

胖子聽到嘉怡提問,立刻回過神來,說:「很好﹍。,但是還有一點痛!」

嘉怡聽到胖子說好多了,心裏亦鬆了一口氣,開心地說:「這樣就好了!大叔你告訴我那裏還痛,讓我再替你多按一會吧。」

胖子說:「大腿根還有一點痛,妳替我輕揉一下吧!」

嘉怡點頭應著,然後就在胖子的大腿根部打圈輕揉起來,因為打圈的關係,嘉怡的手背很自然地踫到胖子已發硬的陽具。

胖子立刻說:「啊﹍。!就是這裏!」

嘉怡亦察覺到胖子的陽具已經勃起,但是,聽到胖子說按到了正確位置,亦不好意思把手收回,只好繼續為胖子輕揉著大腿根。繼續不經意地觸踫著胖子開始發燙的陽具。

而嘉怡心內還未完全退去的慾火,又慢慢的重燃起來,面頰又出現了微微的嫣紅,下體再次感受到陣陣的騷癢,淫水亦開始慢慢分泌出來。

胖子見到嘉怡已起了反應,靜靜地與高個子使了一個眼色。

嘉怡為了避免尷尬及試圖抑制心中的慾火,於是開腔和他們交談起來:「大叔,請問你們兩位如何稱呼?」

胖子說:「這裡的人叫我肥陳,而他叫旺叔!那妳呢?」

嘉怡說:「我叫許嘉怡,兩位大叔可以叫我嘉怡。」

旺叔說:「嘉怡﹍﹍名字好聽。心地善良,人又長得漂亮,而且身材又蠻好,上天待妳真的不薄!不像我們活到一把年紀,一無所有,身體又一天比一天差。每天活著漫無目的,每晚睡在床上時,真不知明天還能不能起床!唉﹍﹍。!」

嘉怡聽到旺叔的話,暗自比較一下,亦覺得自已真的比很多人幸福。從小到大就在一個溫暖的家庭成長,也沒有遇到任何逆境,即使出嫁後,亦享受著悠閒和美滿的婚姻生活。既然上天賦予了自己這麼多優厚條件,自己更應對人付出更多的施予,幫助有需要的人解決困難. 藉以回饋上天給予的恩賜,更何況「施比受更有福」。於是心生一念,看看這兩位「好心人」有甚麼心願,自已可以辦到的話,多出一點力為他們達成願望,使他們也可以多一點滿足,少一點遺憾。嘉怡說:「旺叔,你太過獎!我其實也是平常人,沒有甚麼過人之處﹍﹍!」

「陳叔,旺叔,你們心地這麼好,好心人一定有好日子過的,希望就在明天啊!千萬不要灰心!」嘉怡說話時還扮了一個可愛的鬼臉逗他們開心。

嘉怡接著說:「哪兩位有沒有甚麼願望,看看我可不可以為兩位做一點事呢?」

旺叔想了一想,說:「嗯﹍﹍,已經很久沒有吃到好吃的東西,真想痛痛快快吃一頓好吃的大餐。」

嘉怡微笑地說:「這樣很容易啊!今天兩位幫了我忙,改天我請你們吃自助餐就可以了。陳叔,你呢?」

肥陳說:「唉﹍。改天!就如亞旺所說,我們的身體這麼差,真不知明天還能不能起床,去吃妳請的那頓大餐。」

嘉怡安慰他們說:「陳叔,旺叔你們這麼好心,一定會長命百歲的,千萬不要說這些不吉利的話。」

嘉怡頓了一頓,說:「那麼,陳叔你又有甚麼願望呢?」

肥陳想了一想,說:「孔子曰:〔食色性也〕,嘉怡,妳覺得這句話對嗎?

嘉怡天真地說:「對啊!食和性也是人類最原始的要求啊。」

肥陳於是說:「既然只是人類最原始的要求,妳又願意滿足一下我倆的心願的話,我就直接說啦!」

嘉怡微笑著點頭應著。

肥陳直接地說:「嘉怡,我們已經很久沒有看到女人的身體了,相信將來亦難有機會看到,妳可不可以好人做到底,讓我們看一看,滿足一下我倆的心願。」

嘉怡聽到肥陳的話,一時不知所措。亦不懂得出言婉拒,只懂紅著臉垂下頭,不作一聲。

旺叔假裝制止,說:「肥陳,這樣怎麼可以呢?人家不願意,不要強人所難吧!

肥陳則假裝發怒,說:「亞旺,你收口!有甚麼強人所難!她剛才不是幫亞權吹出來嗎?我們也只是要求看一下吧!她不是說過,讓我們償償心願嗎?」

原來剛才他倆不但沒有離開,還一直在紙屋外的夾縫偷窺,嘉怡和亞權的一舉一動,他們完全看得一清二楚,故此,知道可以討得更大的便宜,於是留在屋外伺機行事。

嘉怡聽到肥陳說出剛才的情況,尷尬的心情和心中的慾火,相互混雜. 嘉怡也來不及細想,只能直覺地想到,食和性真的只是人類最原始的要求,若讓他們看一看自已的身體,能令他們得以滿足,少一點遺憾的話。也可算是多做一件好事。

早已春情泛濫的嘉怡主意已定,於是羞答答的輕聲對他們說:「兩位大叔,你們別再吵架﹍﹍,我答應就是了!」

肥陳聽到嘉怡答應後,便偷偷與旺叔使了個眼色,兩人露出勝利的微笑。

嘉怡於是慢慢的跳下床,而肥陳和旺叔就靜靜的坐著,等候欣賞這場動人心絃的脫衣表演。此刻嘉怡開始脫下外衣,然後再把襯衣褪去,轉瞬間,一雙豐滿的乳球和微微發硬的乳頭,在無遮無掩下,展現在肥陳和旺叔眼前,

嘉怡因為是第一次在陌生人前展示美麗的胴體,害羞的感覺總是難免的,雙頰紅得像萍果一樣,頭也不敢擡起來,一直不敢與他們有任何眼神接觸.但是,被陌生人視姦的刺激感,正一波一波的襲入腦內,渾身的騷癢越來越強烈,下體亦再次泛濫起來,大量的分泌已透過淡紫色的小內褲流往大腿。

此刻肥陳說:「嘉怡,我和旺叔眼力不好,要走近一點才可看到啊!」

嘉怡喉間低聲應了一聲:「嗯﹍﹍」,並閉上水靈靈的眼睛,避免尷尬。

於是肥陳和旺叔就像餓狼似的,立刻走到嘉怡身旁,探頭靠在嘉怡的胸前,一左一右的慢慢欣賞.

兩人不約而同的讚嘆:「嘉怡,妳的身體實在太美﹍﹍!」

嘉怡不知怎樣應對,匆忙間應了一聲:「多謝﹍﹍」

由於他倆太貼近嘉怡的乳房,兩人呼吸的鼻息不斷輕吹在嘉怡的乳房上,敏感的嘉怡受到這樣的刺激,粉紅色的乳頭迅間硬了起來,小洞洞就像缺堤一樣,淫水不斷地由兩腿之間流向腳跟。

他倆欣賞了一會,突然,肥陳伸出雙手抱著嘉怡的小腰,還用口含著嘉怡發硬了的乳頭,並用粗大的舌頭在嘉怡的乳暈上靈活地來回地打圈。「啊﹍﹍」嘉怡受到肥陳的突襲,不禁輕輕的叫了一聲。而旺叔亦同時伸出右手,抓向嘉怡軟軟的乳球,並且慢慢搓揉起來,而左手則開始在嘉怡的豐臀上使勁地捏弄著。意亂情迷的嘉怡還怎能承受這樣的挑逗呢?嘉怡雙腿一軟,身體自然地跌向肥陳的懷中,口中還不自覺的開始呻吟起來:「啊﹍﹍嗯﹍﹍」肥陳看到嘉怡已動了情,立刻把握機會,順勢擡起嘉怡的頭,往她美麗的紅唇吻了下去,並以肥舌在嘉怡唇齒之間撩動了起來。已漸漸豁出去的嘉怡,此刻迷迷糊糊,亦伸出軟軟的小舌回應肥陳的索吻,濡濕的香舌與肥陳交纏起來。肥陳得到回應後,便使勁地吸啜嘉怡舌頭所帶來的津液。並且牽著嘉怡的手往自已的短褲內探,引領嘉怡為他套弄脹大的陽具,嘉怡亦本能地輕握著肥陳的陽具,還為他套弄起來。

旺叔此刻亦沒有閒著,轉往嘉怡身後,伸出舌頭在嘉怡的耳根及粉頸來來回回的舔著。

嘉怡的性感帶給他舔個正著,只能以陣陣的呻吟聲,回應旺叔的舌攻,而旺叔雙手則繼續向嘉怡的裙頭進攻。

唰﹍﹍的一聲,把嘉怡短裙上的拉鍊拉下,短裙自然地被褪下而跌在地上,此時,嘉怡身上只剩下一條性感的小內褲,旺叔還將暴脹的陽具,緊緊的貼在嘉怡股溝上下磨擦,而雙手更直接在她充滿彈性的粉臀上輕搓細弄。

肥陳見到嘉怡沒有半點抗拒,於是半抱半拉地慢慢帶著嘉怡往床上走,期間,更脫去自己的短褲,然後半躺在床頭,並引導嘉怡跪在床上,做出正對著自已的姿勢,又再繼續與嘉怡親吻起來。

因為嘉怡手中還輕握著肥陳的陽具,身體必須向前彎曲,方可取得平衡。一雙33C 竹筍形的乳球,亦正在空中懸著,隨著套弄的動作,雪白的乳球還在輕微的前後顫動,煞是好看,豐滿的屁股亦高高的向上翹起。此時,嘉怡誘人的姿態,盡看在旺叔的眼內。

旺叔亦急不及待,立刻往床邊坐下,並將嘉怡濕透了的小內褲,慢慢褪至兩膝之間,嘉怡雪白而豐滿的美臀、粉紅色的桃源洞和淡紅色的菊花蕾,一一展現在旺叔的眼前。

旺叔探頭往嘉怡的粉臀上輕吻了一會,然後伸出中指,輕輕插入嘉怡已濕透的小洞洞,還不時逗弄她充了血的陰蒂。

嘉怡口中亦斷續地發出呻吟之聲:「嗯﹍﹍嗯﹍﹍」

旺叔逗弄了一會,繼而伸出食指和中指插入嘉怡濡濕的小洞洞,並且開始來回抽插。

隨著旺叔的抽插,嘉怡亦有節奏地呻吟起來:「啊﹍﹍嗯﹍﹍啊﹍﹍」

旺叔:「嘉怡,舒服嗎?」

嘉怡:「嗯﹍﹍舒﹍。服﹍﹍啊﹍﹍」

旺叔聽到嘉怡的回應後,於是再次伸出三只手指插入嘉怡的小洞洞內抽插,希望嘉怡得到更大的快感,可以忘情地讓他們為所欲為。但是,恰巧相反,嘉怡因為從未受過這樣粗暴的對待,反而受不了這脹裂的感覺.

嘉怡輕叫著:「啊﹍﹍痛啊﹍﹍旺叔﹍﹍啊﹍﹍不要﹍﹍這樣會弄﹍﹍壞的﹍﹍不要﹍。這樣弄﹍﹍」

旺叔聽到嘉怡輕聲抗議,也不敢胡來,立即把手指抽出,改為在嘉怡的小洞洞及大腿間輕柔愛撫。

旺叔靜觀了一會,見到嘉怡已經平伏,於是對嘉怡說:「嘉怡,妳知不知道甚麼是「毒龍鑽」?」

嘉怡:「啊﹍﹍不知﹍﹍」

旺叔:「那我來教妳!一定會令妳很舒服的!」

嘉怡:「﹍﹍」

於是旺叔伸出雙手,將嘉怡兩邊的臀肉稍稍分開,然後伸長舌頭,開始在嘉怡的菊花蕾上慢慢的輕舔及打圈。

瞬間,嘉怡感受到一種千蟲萬咬的感覺直襲全身,本能地把屁股向前移開,以避開這突如其來的騷癢. 口中不自覺的輕嘆了一聲:「啊﹍﹍……」

旺叔沒有讓嘉怡避開,迅速用雙手固定嘉怡的豐臀,並繼續用舌頭撩弄著嘉怡的菊花蕾,此刻,一波一波從未感受過的快感,刺激著嘉怡身體上每一條神經線,僅有的思維,已盡被燃燒著的慾火和快感掩蓋.

此刻嘉怡本能地張開美麗的小咀,把肥陳已暴脹的陽具含在口中,藉以填塞一下心內的空虛感,並且開始慢慢吮啜起來。

嘉怡突然為肥陳口交,簡真令他喜出望外,肥陳自然地一手輕按著嘉怡的頭,而另一只手則捏弄她軟軟的乳球,並且將胖胖的腰一下一下的向上挺,輕聲嘆著:「啊﹍﹍好啊﹍﹍嘉怡﹍﹍真好﹍﹍」

此刻嘉怡已沈醉在肉慾的快感之中,口中只顧含著肥陳的肉棒上下吞吐,而手中亦拿著他的肉棒努力套弄。

肥陳怎能忍受得了嘉怡這樣手口並用的攻勢,不到數十下,身體開始一陣抽搐,膿膿的精液,不停地一股一股的射向嘉怡口中。由於嘉怡有了剛才的口交經驗,已能掌握控制呼吸的技巧,並且開始喜愛了男性獨有的精液味道,隨著喉間的吞吐,慢慢地將肥陳的精液吞下。當嘉怡把口中的精液全數吞下以後,還伸出小舌為肥陳清理遣留在馬眼的精液。

意猶未盡的嘉怡,已徹底將矜持丟掉,繼而轉身面向旺叔,在他的褲襠搓揉了一會,便伸手把旺叔的陽具,從短褲內掏了出來,並開始為他作出口舌服務。

由於旺叔的陽具比較粗大,嘉怡在含啜時,也顯得有一點點吃力,兩頰亦微微鼓起。

但是,旺叔則剛好相反,粗大的陽具被嘉怡的小咀緊緊包裹著,從而得到了更大的快感,也不自覺地哼出呻吟之聲。

頁: 1 2 3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