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的浪漫情事

19歲上大二那年,我認識了鄰校一個叫尤成愛的女孩,她長得並不漂亮,但很可愛,她16歲,正上著中專。她雖然年齡小,對我卻很主動,我慢慢接受了她。

媽媽聽說我交了女友的事後,讓我帶成愛來玩。成愛見到我媽媽後,為自己長得不美而自卑。

媽媽有好多照片,她讓成愛臨走時拿了一些,不料回家後被她哥哥尤林看到了那些照片:「這美女是誰呀?」

「是我男朋友的媽媽,漂亮吧?」

「確實漂亮,如果我有這麼漂亮的女朋友就好了。」

尤林比成愛大一歲,也上中專。

成愛16歲生日的時候,她邀請我和媽媽去她家玩,因為她父親做生意經常出遠門,她媽媽在農村工作很少回家,家裡平時比較冷清。以前成愛過生日總是和朋友一起上飯店,這次她卻選擇在家中,而且只請了我和媽媽。

當一襲黑色長裙、秀髮挽成一個別致的髮髻、修長的象牙般潔白的脖頸、面頰上隱隱透出淡淡的紅暈,淺淺的笑意如夢般迷人又很有女人味的媽媽出現在尤林面前時,我看出他先是驚訝,然後又露出了壞壞的笑容,我看到他的襠部慢慢鼓起,我知道這很正常,這個年齡的男孩見到漂亮的女人很難免,因為即使是我的好朋友,外號「唐僧」平時不與女孩來往的侯偉到我家玩見到我媽媽後,都沒有例外。

我以前知道尤林是不太喜歡說話的,可今天他的話卻格外的多,經常把媽媽逗樂了……

當天色已晚,我和媽媽回家後,尤林來到成愛的房間。他翻開影集,抓起我媽媽的照片就吻,照片上出現了一灘灘口水。

成愛看見了,生氣的問:「哥哥你發神經啦!」

「我不是發神經,是愛上她了,我擔心我會為她瘋掉!」

「真有趣,你竟然會愛上阿姨,她比爸爸還大一歲,怎麼可能呀?」

「這有什麼?鋒菲戀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和芸蓮之間不過年齡差距比鋒菲間又大了些。好妹妹,幫幫我吧,你也知道,我是個純潔的男孩,還沒有真正戀愛過呢!」

「這怎麼可能……」成愛雖然這麼說,還是讓尤林拿走了我媽媽幾張穿裙子的照片。尤林對女人的裙子有著特殊的迷戀,原來他從小就看不到他媽媽有過笑容,因為他媽媽天生待人冷漠,對自己的孩子也是如此。她還極其討厭裙子,認為穿裙子的女人都會勾引男人,特別是有風的時候,裙角被風卷起非常不雅。可在尤林的心中,那些享受過母愛的朋友的媽媽都喜歡穿裙子,說話輕聲慢語,不像自己的母親。

因此尤林對裙子有了特別的心理感受,他今天從成愛那兒拿了我媽媽的照片,無非是在他的房間裡對著照片自慰,在這個年齡這很正常。

不久之後,尤林又要過17歲生日了,媽媽平常就是個熱情的人,在電話裡聽說後問尤林:「祝賀你過生日喲,17歲是到了美麗的雨季,希望阿姨送你什麼禮物呢?」

「希望阿姨送我一件非常寶貴又特別的禮物!阿姨先猜猜看。」

「你喜歡什麼就說嘛,阿姨不喜歡猜謎語的。」問了半天他也沒說。

媽媽不知道他到底要什麼禮物,就買了一套男裝送給他。

吃了午飯,成愛拿出碟片讓我自己挑了看,我也正好有點困了,就倚在她的床上看。

成愛和我媽媽來到廚房收拾著,突然問她:「阿姨,如果有個年輕男孩喜歡你,你會接受嗎?」

「喜歡我,你沒說錯吧?哈哈,我明年就40歲了,都快是老太婆,sosing.com還有誰會喜歡我,別和阿姨亂開玩笑了。」媽媽像小女孩一樣笑著說。

「阿姨可以幫我介紹個女朋友嗎?」尤林閃了出來,並捕捉到她的笑容。

「你要什麼條件的?如果有合適的阿姨會幫你物色的。」

「我希望她年齡在30歲以上,和阿姨一樣漂亮,三圍和你一樣完美適度,皮膚白,身材好,喜歡穿裙子,說話時語氣溫柔……」

「唉呀,真搞不懂你們這些年輕人,怎麼都和小謝學上了喜歡年齡大的女人?和你們年齡相仿的女孩多的是呀!」

「可我不喜歡她們,對她們沒有興趣,」他鼓起勇氣抓住我媽媽裸露的玉臂,「我見過的女孩沒有一個能和阿姨你相比的。」媽媽身上令人心醉神迷的成熟女人特有的體香若隱若現地縈繞著尤林,令他心曠神怡。

媽媽的玉臂就這樣讓他握著,半天沒有動彈。

成愛接過媽媽準備刷洗的碗筷,快速的刷完,然後說:「阿姨,我哥是個很純潔的男孩,遇見你,應該是他的初戀,他以前從沒有和哪個女孩隨便來往過,真的。我希望您能接受他,因為他說如果得不到您的愛,他會像維特一樣選擇自殺。」

「啊,真的嗎?」媽媽回過頭看尤林,尤林鬆開手,「我值得你這樣做嗎?」

「值得,完全值得,阿姨,你是仙女,你是我夢中的皇后,我不能沒有你!」

「不要害了你自己喲!我們不是一個年齡段的人。」

他們三人來到客廳,尤林漸漸膽子大了起來,撫摸著我媽媽的大擺長裙說:「阿姨的裙子質感真好,我希望妹妹也穿這條裙子,能更有女人味一些。」媽媽就和他們講裙裝之類的話題。雖然話語的增多,媽媽竟然也對尤林有了好感,媽媽看出尤林確實還是個純潔男孩,而且尤林長得蠻帥的。

我在成愛的房間看碟片,看了一部韓國三級片後,欲火逐漸上升,等成愛來後,一把抱住她,希望她能滿足我,之前我們一直很純潔。

在尤林的言語攻勢下,媽媽因羞澀而變得緋紅的面頰及迷人體香更令尤林不能自持,他抓住我媽媽的手說:「芸蓮,接受我吧……」說完就張開雙臂摟住她,貼住她嬌美的面龐,過了一會,媽媽把她那紅潤、香甜的嘴唇緊緊貼上他的雙唇,緊緊吸吮著,通過尤林竟然不會與女人接吻,媽媽更認定尤林的純潔,她把丁香條般的舌頭伸進他嘴裡,在他的嘴裡輕輕地攪動著,他也把舌頭探進我媽媽的口中,在她的嘴裡攪動著,他們互相裹吮著吻得天昏地暗。直到成愛下樓來對尤林說:「到你臥室去吧。」

就在成愛將處女之身奉獻給我的時候,尤林邊和我媽媽繼續接吻,邊將她抱到他的房間放在床上,直到兩人吻得喘不過氣來,才鬆開舌頭。

媽媽的面頰湧起一片淡淡的緋紅,秀目似閉似睜,目光迷離,眼角眉稍盡是柔情蜜意,她扭動著迷人的身體,全身曲線盡顯,完美的身材讓尤林的口水忍不住直流。

尤林因為出了汗,開始解開襯衫的鈕扣,露出瘦而精緻的少年身軀。

「阿姨,做我生命中的第一個女人好嗎?我真的好想成為你的情人,你永遠的情人。」

「我已經和你吻過了呀,那事,還是不要啊!我比你媽媽年齡還大呀!」

「可是我已經瘋狂的愛上你了,愛你身體的每一部位。如果做不成你的情人,我也許情願死去。」說完,他像僕人侍奉皇后一樣小小翼翼的為我媽媽脫下涼鞋,放在地上,又欣賞著她的完美玉足。

他在我媽媽的腳心撓了幾下,媽媽忍不住癢咯咯笑起來。

尤林又脫去褲子,只穿內褲跪在我媽媽的裙邊說:「芸蓮,讓我給你脫掉裙子好嗎,我真的好想知道女人裙子裡的秘密,不然,這個年齡的男孩很容易做出悲劇性的事來。」一陣風吹來,吹起媽媽的大擺長裙,尤林貪婪的欣賞著她的美麗春光。媽媽看著滿眼深情的尤林,心中反復思量著,尤林的內褲已經有斑斑點點,而帳篷一直高高聳立著。

尤林又來到她身邊:「要麼,脫掉上衣可以嗎?我想看看你的乳頭山。」

「不嘛,不可以……」媽媽像處女一樣拒絕了他。

尤林突然脫掉了內褲,抱住我媽媽狂吻起來,邊吻邊隔著衣服摸乳房。這次措手不及的強吻差點讓媽媽暈過去,等尤林鬆開她的時候,黑色大擺長裙上已經有了幾小灘精斑,而尤林的精液還繼續滴在床上。

媽媽站起來,找了衛生紙邊擦乾邊說:「好髒呀,你怎麼這麼不衛生?」

「當我第一次看到阿姨後,我就開始自慰,自慰後就會流這個,男人讓女人懷孕不就靠這個嗎?」他又拿出我媽媽的照片。

「你怎麼對著我的照片自慰?」

「就是啊,我把阿姨想像成我的女朋友,和我不分黑夜白天,就在這床上忘情做愛,世界上仿佛只有我們兩個人,我用小雞雞裡的水源源不斷的滋潤著你的身體,我幻想著你和我生下好多的小孩。」

「沒想到外表這麼純的你卻是個小色鬼!」

「如果看到你之後沒有任何生理反應的人才不正常呢!芸蓮,我好想把小雞雞裡的水真正的注入你美麗的身體,讓你懷孕,也好想我的雙手能夠真正握住你的乳頭山……」

尤林的雞雞像劍一樣筆直挺立著,媽媽坐在床上,他又彎下身體,將頭枕在她的玉腿上,來回摩娑著。

在瞬息之間,尤林突然用聽朋友說過的解胸罩方法隔著上衣解開了我媽媽的胸罩。媽媽邊用手護住雙乳邊嗔怪的說:「你真壞,你是個壞小子。」

「男孩不壞,女人不愛,看樣子阿姨真是愛上我了?奶罩已經掉下來,還是順其自然取下來吧,讓我吻吻上面的香氣!」

「如果你不用手只用嘴能將我的上衣紐扣解開,我的上半身就給你看。」

媽媽重新睡在床上,尤林開始用嘴一顆顆的解紐扣。等全部解完時,上面已經是口水滿布。他抱起我媽媽的身體,將上衣和胸罩取下,那對豐滿、尖挺的乳房如兩隻白鴿般跳躍而出,那小巧的、淡紫色的乳頭在凝脂般的膚色的映襯下,如熟透的葡萄顯得分外豔美,他雙手像狼抓兔子般握住了雙乳,瘋狂的撫摸著。

隨著撫摸,他的精液又開始向長裙上滴。

摸完後,他仍不滿足,又用嘴去吮吸乳頭。媽媽被他劇烈的吮吸刺痛了,爬了起來:「你怎麼這樣,想吃掉啊!」當她又看到裙子上的精液時,又生氣了:「怎麼總是亂滴呀!」又去找衛生紙擦拭著。

趁著這機會,尤林猛得拉開我媽媽背後長裙的拉鍊,將她按在床上褪下,於是一個幾乎全裸的美女橫陳在他面前,堅挺的乳房在身體的扭動而巍巍顫動,小巧玲瓏的肚臍看地鑲嵌在潔白、柔韌的小腹上,豐滿、圓潤的大腿,修長、筆挺的小腿,然而最讓他心動的還是那窄窄的白色蕾絲三角褲下的所在,幾絲不甘寂寞的陰毛如紅杏出牆般俏皮地露在三角褲外,那流線般的陰部輪廓向他講述著一個從未見過的神秘世界。他看得血脈賁張,只覺得渾身一陣陣地顫慄。

媽媽這時突然哭了,不知為什麼:「你脫吧,要脫就給我脫光!」剛才還非常想得到她身體的尤林聽了這話竟然怔往了。「還要我自己脫嗎?」尤林聽她這麼說,又彎下身脫白色三角褲,於是我媽媽那成熟、美豔迷人的陰部展現在他的面前。那迷一樣神密、夢一樣美麗的美女陰部。

對於少年的他來說是一塊從未登臨過的新大陸,一片黑亮、濃密的陰毛如森林般呈倒三角形分佈在兩條豐腴、白嫩的大腿中間,覆蓋在微微隆起的陰阜上,暗紅、肥厚、滑潤的大陰唇已經分開,露出粉紅色的滑嫩的小陰唇和微微洞開的陰道口,隔著窄窄的會陰,是小巧、暗紫色的、如菊花蕾般的肛門。

媽媽重新變得溫柔起來,她伸出細嫩、纖柔的手把他身邊。一陣陣迷人的體香如絲如縷地飄來,他只覺得一陣陣地意醉神迷。看著這美奐美侖的人間尤物,看著那惹火的身材,和如夢似幻的少婦成熟美麗的陰部,他的雞雞漲得仿佛要炸裂一般,把短褲撐起,急需要找一個溫柔的地方把其中的能量全部釋放出去。媽媽用纖纖嫩手握住他的雞雞,一種觸電般的感覺從雞雞傳遍尤林的全身。尤林像小學生一樣,貪婪地看著床上嫵媚、妖嬈、性感、豐腴的我媽媽的美麗肉體。

媽媽用白嫩、修長的手指分開小陰唇,中指輕輕按揉著小巧如豆蔻般的陰蒂,從那迷人的陰道深處不斷地有無色的液體流溢出來,滋潤著她的陰部,一串串美麗的、令人消魂的呻吟聲從她紅潤的唇間傳出,只見她目色迷朦,滿面酡紅,豐腴、性感的胴體扭動著,斷斷續續地說:「來吧,林……」

媽媽把雙腿分成M形,把尤林拉在她的柔若無骨的身上,他一陣陣衝動,把硬梆梆的雞雞向她的陰部插去,可怎麼也插不到她的陰道裡去。媽媽這才意識到他是一個童男,欣喜地說:「林,來,讓我來教你吧。」

媽媽起身面向他蹲跨在他的身上,把陰道口正對他硬挺的雞雞,一隻手分開自己的陰唇,另一隻手用拇指和中指夾扶住他的雞雞,把龜頭對準迷一樣神密、夢一般美麗,已然濕潤、洞開的陰道口,她肥美的臀部向下慢慢坐下來,他的雞雞的龜頭被肥美、潤滑的陰唇包觸著,如同她紅潤的小嘴輕輕吻裹著,硬梆梆的,又粗、又長、又大的雞雞一點點地被她的陰道所吞沒,她陰道的內壁又滑、又嫩、曖融融地裹觸著他的雞雞。

插在我媽媽的陰道裡,他那勃漲得難受的雞雞仿佛找到了歸宿,感到無比的舒服。漸漸地她的陰道把他的雞雞全都吞沒了,她肥美的臀部完全坐在了他的兩股上,她的陰道裡曖洋洋的,陰道深處仿佛有一團柔軟的、曖曖的肉似有似無地包裹著他雞雞的龜頭。在我媽媽美妙的身體上,在她那緊緊的,內壁柔嫩、滑潤的陰道裡,尤林的雞雞第一次實現了質的飛躍,變成了男人。

我媽媽的身體上下顛動著,陰道緊緊套擼著尤林的雞雞,大小陰唇有力地夾迫著勃漲的雞雞,尤林的雞雞龜頭一下一下觸著她陰道深處那團柔軟的、曖曖的肉,每觸一下,我媽媽就發出如夢似幻迷人的呻吟聲。他的雙手扶住我媽媽肥美的豐臀,揉捏著,我媽媽在我的身上顛動著身體,扭動肥碩的屁股,過了一會趴在他的身上,粉臉貼著他的臉,面色羞紅地輕聲地問:「林,和我做愛的感覺怎麼樣?」

「飄飄欲仙,不,做神仙也沒有和你做愛舒服。」

「那你加把勁會更舒服的……」

聽著她的淫蕩的話語和淺淺的嬌笑,尤林用力向上挺送著身體,雞雞用力向我媽媽陰道深處插送著,我媽媽也扭擺著肥美的大屁股,滑潤的、帶有褶皺的陰道有力地套擼著他粗大的、硬梆梆的雞雞。

我媽媽盡情地呻吟著,叫著,顛扭著身體,腦後的秀髮飄飛,胸前的豐乳隨著她身體的起伏而上下顫動,只見她粉面含春,秀眼迷離,嬌喘吁吁,香汗淋漓。

她顛動著身體上下套擼了幾十下,然後又騎坐在他的身上,扭動著肥美、白嫩的豐臀,使他的雞雞完全沒入她的陰道裡,龜頭研磨著花心。他們倆因做愛的快感發出的呻吟聲交織在一起,驚動了剛剛打開房門的我。

成愛拉住我:「幹嘛去嘛!來,再看會碟片!」

「我好像聽到了我媽媽的聲音。」成愛見勸不住我,於是只好穿好衣服和我一起下樓。

當我看到媽媽和尤林赤身裸體睡在床上時,肺都要氣炸了,成愛在一旁拉住我:「你別去,阿姨和我哥是真心相愛的。」

「哼,我沒想到他竟然想戴我的綠帽子。」門外,我和成愛爭吵著,房內,媽媽和尤林仍然激烈的做愛。

我媽媽的陰道緊緊包裹著尤林的雞雞,小陰唇緊緊夾迫著雞雞,有力地套著,雞雞在美豔少婦的陰道裡的快感傳遍了尤林的全身,他渾身顫慄,雞雞就仿佛觸電一樣,麻癢癢的,從脊髓直傳到全身各處。

這時,從我媽媽的陰道深處湧起一股熱流有力地刺激著他的雞雞龜頭,同時,我媽媽也加快了扭動的速度,呻吟的聲音也提高了許多。

尤林這時也感到從脊柱尾骨處傳來一陣麻癢,一種不知名的力量,神差鬼使般不由自主地向上挺送著下體,在高聲呻吟聲裡,他從中樞神經處傳來陣陣酥癢,刺激著雞雞根部一陣陣酥癢,一股熱流再也控制不住,從雞雞根部迅速強勁地射出,有力地噴注在我媽媽的陰道裡面,衝擊著她陰道深處那團柔軟的、曖融融的肉。

他的身體不停地抽動著,雞雞有力地在我媽媽的陰道裡撅動著;我媽媽的身體也不住地顫慄著,陰道壁和小陰唇有力地收縮著,夾迫著他的雞雞,那熱流噴射著、衝擊著,在我媽媽迷一樣神密、夢一般美麗的陰道裡,他把精液噴射在裡面…………

當他們剛開門,我劈頭就問:「媽媽,你和尤林在幹什麼?」

「沒什麼呀,媽媽現在和尤林相愛了,你爸爸在外面不知道有多少個二奶,他那麼亂來我沒看你責備過他,我難道和一個男孩真心相愛就不可以嗎?」

「別老封建了,我們可以相愛,阿姨為什麼就不可以和尤林相愛?我希望我們都能尊重阿姨的自由。」

「只要尤林願意,我還願意嫁給他呢!」

從那以後,媽媽經常把尤林帶到我家,在她的房間裡做愛。可是,尤林是絕對不可能和她長久的,他後來竟然將媽媽出賣給了一個早就打我媽媽主意的富商。

漪波這時我和成愛也分手了,我新交了一個音樂學院作曲系的女孩漪漩,她有一個唱歌非常好聽的孿生哥哥漪波,也上著音樂學院。

媽媽平常習慣和尤林在黑暗中做愛,當媽媽碰解到那富商肥碩的身體時,驚的趕緊拉開了檯燈:「天啦,你是誰?你想幹嘛?」

「我早就愛上你了,神仙姐姐……」

媽媽這才想起來,那次酒會上曾經遇到一個噁心喜歡纏人的富商。

「我想和你睡覺,芸蓮,你能和尤林睡覺,為什麼就不能答應我?」

「因為我愛尤林!」

「尤林,哈哈,就是他以2000元一夜的價格將你賣給我的,他已經對你沒興趣了。這小子現在成了不少富婆的情人,發死了。」

「你不走,我就報警了!」

「報警,小心員警也將你逮走,你勾引少年男孩,是要負法律責任的。」

「要不,我給錢給你,求你放過我吧!」

「老子才不稀罕錢,只想要你的身體,想和你睡覺!」

這時我和漪漩正在逛街,家中別無一人,媽媽孤立無援,只得嚶嚶抽泣著。

那肥豬般的富商艱難的一件件脫自己的衣服,一邊脫一邊說:「快自己把裙子和衣服脫了,不然我下手重,怕把你的裙子給撕破了。」

媽媽沒想到會有噩運上身,身邊沒有準備防身工具,就在她準備閉上眼睛聽天由命時,門外傳來敲門聲,並喚著我和漪漩的名字,媽媽聽出來了,這是漪漩的哥哥漪波。

「不許吱聲,敢吱聲老子殺了你……」

媽媽嚇得不敢說話。

這時漪波不耐煩的自己拿出鑰匙開門,嘴裡還嘀咕著:「你們好上了,就把哥哥給忘了,叫半天門也不開。」原來漪波和朋友在外喝多了酒,想來找點飲料解渴。

趁著酒興,他一頭撞進了我媽媽的房間。

那富商驚訝的叫起來:「你是誰,進來幹什麼?」

「我來我妹妹的男友家找點水喝,你是誰,怎麼敢在阿姨的房間內?」

「噢,是你呀,我是你叔叔呀,正準備和你阿姨休息,在客廳裡有水。」

「漪波,別理他,他是壞蛋,想非禮阿姨呢!」

「阿姨,我知道,客廳裡根本沒有水,如果他真是叔叔怎麼會不知道家裡東西的位置?」

那富商急了:「那你小子想怎麼樣?我給你錢,你讓我走吧,我還有生意要談。」

「想走,你這麼晚了私闖阿姨的房間,我要打110抓你……」

「你敢?!……」

於是他們在地板上扭打起來。媽媽邊驚叫邊報了警,當員警將富商逮走時,漪波臉上身上也是血跡斑斑,媽媽曾經學過護士,趕緊找出衛生材料為漪漩波清洗包紮傷口。

那富商也活該他惡人有惡報,他的公司也被查出經濟問題,加上以前他曾經花錢掩蓋的罪行也被查出,於是數罪併發被判到幾千裡外的新疆服刑。

漪波的父母從他小時候就離了婚,由爺爺奶奶將他和妹妹拉扯大,因此他性格比較冷漠,但卻有一顆俠義心腸,因此在我媽媽險遭非禮的時候能挺身而出。

媽媽非常感激漪波的捨身相救,因此讓他住在我們家盡心護理他。

「阿姨,你這麼懂得護理病人,你一定是做過護士吧?」

「是呀!唉,你為我受了傷,我不知道該怎麼報答你呢?」

「唉,阿姨怎麼這麼說話,我這麼做是應該的,哪能提什麼報答呀!」

「那你說說你有什麼希望吧?」

「希望?我最大的希望是成為歌星,可這個夢太遠了。」

「那就說個比較近的可以實現的希望吧!」

媽媽說過口就後悔了,漪波今年18歲,他會不會也提和尤林一樣的非份要求想得到自己的身體呢?但漪波這麼帥又有才華,歌又唱的好聽,滿足他的要求也無所謂。

可媽媽聽到的卻是:「阿姨,我希望看到你能穿上護士的衣服,我喜歡潔白的天使……」

於是媽媽穿上了護士裙戴著護士帽婷婷玉立在漪波面前。

「阿姨,你和我夢中的天使長得一模一樣!一樣迷人的棕黑色會放電的大眼睛,小巧的鼻子,秀氣的眉毛,性感的嘴唇,迷人的長髮,纖纖玉手,高聳入雲的胸,恰到好處的魔鬼般完美身材……」

媽媽心想這下完了,他肯定也會要求自己做他的情人,但他仗義救了自己,為什麼不可以答應他?

可漪波只抓住我媽媽的玉手撫摸著,並沒有提任何非份要求。

「為了我,可能要耽誤你的學業了!」

「沒什麼,我悟性高,各門功課我都提前溫習過了。再說阿姨這麼多天的悉心照顧令我心生音樂,等我身體好後,我要寫歌送給阿姨,以表達對你溫柔照料的感謝!」

「別說了,你越說越讓我感覺到慚愧呢!」

漪波該洗澡了,我媽媽為他放好了熱水,攙扶著漪波走進浴池。

「阿姨,難道你忍心讓一個病人自己洗澡嗎?護士是有為病人洗澡的義務的呀!」漪波開著玩笑說。

媽媽連忙應著說:「是呀,是呀,但我怕你有顧忌呢!」

「我現在是病人,一切聽從阿姨的安排!」

媽媽小心的將漪波扶住放倒在浴室旁,又更小心的為他脫去衣服,因為稍微用力他都會感覺疼痛。

當漪波還有最後一件內褲沒有脫下時,媽媽不好意思再脫了。

「阿姨脫吧,不要緊的。」

浴室的霧氣將媽媽蒸的滿頭大汗,於是她不得不脫去護士裙和護士帽,只剩半透明的上衣和半透明的黑色長裙。

當媽媽又為漪波褪下內褲時,漪波的雞雞已經因為媽媽性感的身體忍不住高高挺立起來。

漪波有點不好意思的笑著說:「替我洗澡,真是給阿姨帶來了諸多的不便。」

他竭力想用意念讓雞雞鬆軟下去,可雞雞已經不聽他意識的指揮,依舊對準我媽媽高聳著。

當媽媽要擦洗到漪波的雞雞時,她不由停住了:「這兒要不要洗?」

「當然要洗,好多天了,應該有了不少污垢,不洗,會很癢的。」

漪波的雞雞被我媽媽的玉手輕輕握住清洗時,更加的興奮,漪波也露出了快感的笑容,一陣濃精忍不住猛得射出射在我媽媽臉上。

「真是對不起,阿姨,我忍不住。」

媽媽邊說沒關係,邊用水洗去。

「阿姨,我從小到大從來沒有一個美麗的女人為我擦過澡呢,你是第一個,見到你,我仿佛找到了自己的媽媽,媽媽,讓我做你的兒子好嗎?」

媽媽微笑著答應了他。

當媽媽將他扶進房間後,他吻了我的媽媽:「媽媽,這是我第一次愛一個女人而與她接吻,雖然以前我有過女友,但我並不愛她們。」

「既然讓我做你媽媽,那我們就不可能是情人的關係呀!」

「不,我喜歡既是媽媽又是情人的女人,我一直在尋找,現在我找到了,那就是你!」

媽媽知道自己不可避免的又被這個多情的音樂男孩愛上了,雖然愛不可避免,可他現在還在康復階段啊!

「你現在是病人,應該以康復身體為唯一任務,所以現在不要胡思亂想,快休息吧!」

在媽媽與他俯身長吻後,他才滿意的放開她。

當漪波身上的全部紗布等物拆去後,他雙膝跪在我媽媽裙下求愛。

媽媽看著英俊帥氣的漪波,答應了。

他像王子一樣將我媽媽抱起,向她的房間走去。康復後的漪波更加容易令女人目眩神迷,當媽媽脫完自己的衣服後,漪波看到她的陰部的愛液汩汩流出,於是他適時的將早已快失控的雞雞插入我媽媽的小妹妹中。

然後他雙手佔領了乳頭山,用嘴封住我媽媽的迷人紅唇,盡情發洩著對她的愛戀。

康復後的漪波身體出奇的好,剛剛射精又能再次勃起,他和我媽媽第一次做愛足足做了八個小時,等漪波最後一次從她身體撤退時,媽媽呻吟著說:「我快死了,從沒有一個男人讓我出現這麼多次高潮,和我做這麼長時間的愛……」

「做我的女人你感覺幸福嗎?」

「我願死在漪波給我的愛裡,絕不後悔!」

我媽媽的美豔與高超的床上技巧與讓漪波癡迷不已,在媽媽與爸爸離婚後,她和漪波成為固定的忠誠的情人並結了婚,媽媽在生命的第二個春天遇到了真心愛他的男孩,雖然他比自己小了22歲,卻從此一直幸福的生活著。漪波放棄了成為歌星的遙遠夢想,與他夢中的天使生活在一起。

我也不介意一個小我兩歲的男孩,我女友的哥哥漪波成為了自己的繼父,只要他能讓我的媽媽得到幸福。他們如魚水般溶洽,經常想出種種提高性生活品質的奇思妙想,媽媽有時會穿上古裝扮成妓女,漪波則做嫖客調情,然後激起性趣就上床。當我聽到媽媽幸福的在漪波雞雞的抽插下叫床時,我覺得那是世界上最美妙的聲音之一,是她與漪波身體合奏的美妙音符。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