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險的遊戲

作者:lxl2003848

第01章

在一間冷冷清清的辦公室內,我正趴在辦公桌上苦逼的寫著作業,邊寫邊摸了摸臉,剛才挨的耳光還隱隱作痛,腦海回響著媽媽的訓斥聲:「壯壯!你都15歲了,怎麼一天到晚就知道玩,看看你成什麼樣子了,簡直就是個小混混,再不學好,遲早我親自把你關進去。」

哦,忘了介紹了我叫張茁壯,這個我這輩子最痛恨的名字當然是我那三代貧農的爺爺起的,當時因為這個悲催的名字我媽媽和爸爸還鬧了好幾次別扭。今年上初二,別說我還真對不起這個名字,15歲了長的既不高又不壯,反而遺傳我那高學歷的爸爸腦子特別好用,幾乎不怎麼用功學習成績就在中上。

我爸爸叫張為民是一家合資高科技公司的高層,40歲的他白白淨淨,斯斯文文一臉的書卷氣,可能是小白臉容易花心吧,半年前他竟然為了小三和媽媽離婚了。

我的媽媽叫林美英是派出所的副所長,可不是普通的員警哦曾經當過女特警,一身格鬥功夫相當了得一般三五個小流氓根本不是對手。由於從小練功擁有1米77完美身材的她,如果不是長的過于英氣的美貌臉龐你一定以為是個模特,雖然38歲的年紀,可身上卻沒有一點歲月的痕跡,反而有種略帶霸道的成熟之美。

從小同學們都羨慕我有一個既漂亮又有本事的媽媽,可其中的苦只有我自己知道。

我媽媽是個很強勢的人,她身上仿佛天生的有種讓人透不過氣的壓迫感,這讓我從小到大在她面前都是謹小慎微的,即便如此我還是少不了經常挨打,自從她和我爸爸離婚後更加來勁了,甚至有次一腳把我的胳膊都踢骨折了。

還有就是思想保守性格古板,一年四季除了警服就是運動服,什麼裙子絲襪從來不買也從不化妝,連電腦還是一年前因為我強烈的『學習』需求下才買的。

在她那近乎病態的潔癖下,家裡的各個角落包括所穿的衣物都是一塵不染,而且特別不能容忍任何髒的東西,為此我可是沒少挨打,所以也練就了我早就滿級的打掃家務的本領。

我現在是天天都盼著早點上高中住校,徹底離開媽媽的『魔掌』。

正在胡思亂想中,忽然辦公室門被打開,我被嚇了一跳,趕忙坐直身子在作業本上書寫起來。沒想到從門外探出半個頭的,居然是一個賊眉鼠眼的黃毛,在看到我之後臉上的表情一頓,隨後堆起邪邪的笑容說道:「林警官不在啊,壯壯真用功啊正在在寫作業呢吧呵呵。」

這人叫黃明是這附近的一個小混混,偷雞摸狗啥都幹,但是只限於小偷小摸,大動作他可是一點都沒膽沾。前幾年因為偷盜被關了三年剛放出來兩個月,因為社區對刑滿釋放人員有幫扶政策,所以他被分到我媽媽的幫扶對象裡了,在我那嚴厲到極致的媽媽面前黃明可沒少挨收拾。現在老實的不得了,每週二都要來派出所接受我媽媽的幫扶教育。

「她不在,去開會了可能要等會才能回來。」

「哦那好,我先出去轉轉一會再來接受林警官的教育。」

說著黃明點頭哈腰的退了出去。

我看著他那哈巴狗似得樣子心裡一陣好笑,心想這傢伙一定是被媽媽修理的很慘哈哈,當然我對他竟然不敲門就敢推門進來也是感到很詫異,就憑媽媽那暴脾氣不挨打也得一頓臭罵吧。不過隨即又想到媽媽那嚴厲的臉和臉上火辣辣的疼,趕忙收斂心神迅速的寫起作業來。

就在我寫完作業整理書包的時候,媽媽回來了,見到她臉上的嚴厲表情和微帶怒意的杏眼,我大氣都不敢喘,恭恭敬敬地說:「媽,我作業做完了,要不您檢查檢查。」

媽媽瞟了我一眼說:「算了不用檢查了,我今晚還要加班,咱們現在就回家,等吃過飯我還要回來上班。」

說完就讓我收拾好東西帶我離開辦公室回家,走到樓梯拐角的時候,碰到媽媽手下一名員警小陳,只見小陳手裡用一根小木棍挑著一團肮髒的紫色布條,見到媽媽就說到:「林所,您看這不知道那個混蛋在咱們的報案臺上放垃圾,太沒公德心了。」

說完就要往垃圾桶裡丟,只見媽媽看著那布條一愣,隨後居然用手將它拿了起來,揉在手中對小陳說:「這個東西給我吧,我去查查到底是誰這麼可惡。」

說完也不理會那布條上的一大片的白色汙漬將它放入自己的包中。

就在媽媽將布條放入包中的時候,我仿佛聞到那上面有種腥臊的味道,sosing.com我不禁一皺眉,心想媽媽這麼有潔癖的人,怎麼會將這個肮髒的東西放到自己包裡,看來是對扔這個垃圾的人動了「殺心」了。

我不免對這個即將倒楣的人幸災樂禍起來。小陳應了一聲也是一臉驚訝的轉身離去,就在他轉過身下樓之後,我對媽媽說起了黃明來報到接受教育的事,媽媽咦了一聲後憤憤地低聲自語了幾句,由於她的聲音很低我沒聽清說的是什麼。

回到家後媽媽很快就把飯做好了,媽媽一邊吃飯一邊詢問我上課的情況,並不時的教導我幾句,弄得我晚飯都沒心情吃了。

好不容易忍到吃完飯,媽媽果然要去加班了。臨走時,居然還破天荒的柔聲對我說,媽媽的工作很忙,平時對你關心不夠希望你能體諒和理解媽媽的話。

其實我心裡早就開始興奮起來,心想我巴不得你天天加班呢。只有我一個人在家的時候,我才感覺到無比的自由和輕松,每當此時我就會大聲的對著媽媽的房間發泄我心中的不滿。漸漸地這種不滿的情緒已經悄悄的變成了絲絲恨意,甚至有時候我不自覺的說出幾句髒話和詛咒,當然很快我就意識到罵的物件是自己的媽媽,這種對媽媽的愛恨怕的多重情緒讓我很苦悶。

當然我還有一個更不能讓她知道的秘密,那就是在網路中如飢似渴的尋找色情網站中的圖片和視頻,隨著「閱歷」越來越豐富,漸漸的讓我的興奮點開始升高,到後來甚至那些製作精良的島國片都不能讓我滿足了,我開始沉浸在各種原創、自拍等,每當有新的作品被各路大神發布後我總是第一時間觀賞,當然最終的標准動作,就是擼一管子濃濃的精液。

我熟練的打開了一個收藏已久的收費自拍論壇,興奮的尋找有沒有新的作品發布,這個論壇雖然收費,但是由於精品很多,大神也很多,所以我毫不猶豫的用我的零花錢注冊了會員。

好在由於媽媽平時對我雖然嚴厲到恐怖,但是零花錢倒還是挺大方,如果媽媽知道她的大方是被我用來幹這個的話會不會打死我?

我流覽了一會後發,現今天大神們都沒有新的作品,十分失望的打算關掉網頁的時候,眼睛偶然瞟到一個不出名的新手『征服者』,發了一個叫做「我新交的馬子請大神鑒賞評價」的帖子。

原本我對這種新人貼一向是不予理睬,可是今天實在沒有什麼好貼就隨手點開了。

隨著網頁打開我的天吶,太棒了,居然是高清的圖片,而且照片拍的很專業,一個身材很高的女人,穿著一件紫色的情趣胸罩、一條同樣顏色的丁字褲和紅色的性感絲襪,腳上是一雙金色的高跟涼鞋,正雙腿挺直著彎腰給一個男人口交,仿佛要特別展示那修長的美腿。可惜照片是背後拍的看不見臉。

第二張圖片那個女人正面叉著雙腿蹲在地上,赤裸著上身一對乳房不是很大,但是很堅挺很飽滿,最絕的是左邊挺立的乳頭上居然穿著一個金色的乳環,大開的大腿根部,半透明的丁字褲已經濕潤不知道是口交流下的口水,還是下身分泌的淫水,側著頭一隻手抓著男人的雞巴含在嘴裡,一隻手卻對著鏡頭橫著兩根手指做了個頑皮的笑臉,那個女人垂著帶劉海的火紅色披肩直發,臉上畫著濃妝,一眼就能看出是成熟妖艷的美熟女,雖然尺度不大,但是完美的身材性感美熟的外表,卻淫蕩的做著清純小女生才做的卡哇伊賣萌表情。

不知怎麼的閱圖無數的我,居然對這個女人有一種強烈的衝動,最讓我血脈僨張的是那雙美目卻透露出一絲正氣的犀利,就好像是穿著正裝對著國旗黨旗宣誓,而不是穿著暴露口中含著陽具。這些並不應該同時出現卻又完美的組合在這個女人身上,巨大的反差產生的興奮感讓我瘋狂的爆發了,在即將噴發的恍惚中,那女人的美目仿佛有種很熟悉的感覺在我心中彌漫。

當我從極度困倦中掙紮出來的時候,映入眼簾的是噴射在顯示器上的子孫液。螢幕上還顯示的那張圖片,我的精液在顯示器上,仿佛就是那個女人剛被我顏射過一樣,一瞬間我居然有種入魔的感覺,眼睛一刻也不想從那女人臉上挪開。

我就這樣死死盯著螢幕像是入定一樣,實際上我的腦中,除了那個好像刺入我內心深處的女人之外一片空白。

鑰匙開門的聲音驚醒了我,我慌忙的打掃戰場就在我剛剛收拾完殘局時,媽媽已經推開了我的房門,好在她好像有些疲憊沒有注意什麼,只是說了些讓我快睡覺之類的話就離開了,臨關房門的時候媽媽看了我一眼,這隨意的一眼,讓我心中一動發現媽媽的眼睛和那個女人竟然有些相似,我這才有些明白為什麼我今天很『失態』了。

我竟然下意識的將那女人和媽媽重合了,不過馬上我就知道自己一定是剛才擼的太狠擼迷糊了。媽媽怎麼可能和那女人相似呢?那個女人所做的事情,我媽媽這輩子絕對都不會做的。

在渾渾噩噩中過了一周時間,我的內心總是有種說不出的異樣感覺,好像是被那天照片上的女人給中魔了,每天都要看看那個『征服者』有沒有新帖。

可是每天都在失望中度過,終於在媽媽又一次加班的晚上他發新帖了,隨著因興奮過度而顫抖的手指圖片打開了,讓我魂牽夢繞的美艷女子,用手捧著雙乳身體微微前傾,半眯著眼睛撅起迷人的小嘴裝作生氣的樣子,左乳乳頭上的金色乳環閃著淫蕩的光,兩只穿著粉紅絲襪的修長美腿交叉著站著,丁字褲無力的掛在金色高跟涼鞋上,大腿根部修剪過的陰毛已經濕潤成一縷一縷,可惜由於雙腿交叉看不清楚最重要的部位。

後面的圖還是同樣的姿勢只不過嘴慢慢張開了,那美女的嘴裡居然含著是白乎乎的濃稠精液。最後那美女背著身子彎下腰,分開雙腿左手捂在陰部,右手輕輕的拉著掛在腳上的丁字褲。在那雙性感美腿根部嫩粉的肛門完全暴露在我眼前,看著她低頭向後對著我充滿魅惑的笑,我頓時感到熱血上湧、口乾舌燥,隨著左手瘋狂的動作我忍不住射了。

這次雖然只有兩張圖,但是卻依然要了我的子孫液,我不禁被自己『閱女』無數的閱歷下,還能如此輕易交出子孫液感到汗顏。強忍著高潮過後的倦意,我仔細看了看這個人發的貼,令人失望的是只有這兩貼而且奇怪的是他居然沒有一個回帖,在這種論壇裡很不應該的,因為幾乎所有的貼都需要回復才能看。

難道這個人花錢注冊就沒有看過別的帖子?就在我想的頭疼時正好感到有些尿意,索性不再想就起身來到了媽媽的房間,平時我是不會進媽媽房間的因為她有潔癖,進她的房間就意味著距離一頓打不遠了。可是每次她加班時,我就會用媽媽房間裡的衛生間,這讓我有種褻瀆媽媽的報復快感,當然只限於此因為我絕沒有變態到要報復自己的母親。

只是這樣能夠讓我發泄一下媽媽帶給我的壓力。就在我愜意的撒尿時我眼睛不經意的瞟見了洗衣機,我忽然有種邪惡的想法竟想看看媽媽的內衣。於是我在那快要蹦出胸膛的心跳中,用顫抖的手快速翻看了裡面的舊衣服。

不出意料我在裡面翻出一條白色的棉質內褲,這件式樣普通的內褲卻讓我大感意外,在襠部位置竟有一小片潮濕的汙漬,我用鼻子聞了聞有種說不出的腥臊味,這種味道卻不惡心而且還夾雜這一點淡淡的體香,我猛嗅了幾下仔細的回味這種味道竟有些癡了,難道媽媽這麼孤傲的女人也會在大白天下體流出水,而且明顯是剛才去加班前才脫下的,去加班怎麼會特意換一條內褲?

在我心中她就像是一座高傲冷峻的冰山。感覺到我那因味道的刺激下充血變大的命根,我趕忙收斂心神把內褲丟進洗衣機。

就在我准備轉身離去的時候突然感到哪裡不對勁,我仔細一看,原來是洗衣機和牆壁的夾縫裡好像有什麼東西。

我心想肯定是媽媽把衣服扔進洗衣機時掉的,沒想到的是當我將那團布拿出來的時候,卻發現居然是一條只有女優才會穿的紫色丁字褲。我當時就懵了,媽媽怎麼會有這種東西。

隨即當我看到丁字褲上白色的汙漬就想起來了,這是前幾天被放在派出所報案臺上的垃圾,我記得當時媽媽裝到包裡沒想到竟然是一條這麼惡心的內褲,也不是誰穿的有沒有性病什麼的。

我心中一邊埋怨媽媽太大意,一邊奇怪媽媽這麼潔癖的人怎麼會拿這麼一條被人穿過的肮髒的內褲,正想隨手扔掉卻聞到了熟悉的腥臊味。

我的頭一下子就大了難道這是媽媽穿過的?她怎麼會穿這麼淫賤的內衣,又怎麼會將把這羞人的東西放到報案台?

很快理智壓制了我腦中瘋狂的想法,雖然我『閱片』無數可是畢竟沒有真正和女人接觸過,這個味道應該是女人共有的味道,絕對是這樣。就好像某本書上說每個男人的精液都是一個味道。

想到這裡,我豁然開朗悄悄的將丁字褲放回原處,轉身離開媽媽的房間,就在我要走的一剎那,我猛然想到了什麼但是又說不上來是什麼。

第02章

沒有新帖的日子真難熬,就在我以為平淡無奇的一天又要過去的時候,媽媽卻在一次同事聚會中,很罕見的喝醉了。

我在屋裡聽見媽媽房內時不時的有馬桶衝水的聲音就到門口問道:「媽,你怎麼了是不是生病了。」

只聽到媽媽有些憔悴的聲音說道:「沒事的壯壯,我可能是在外面吃壞東西了有些拉肚子,你別擔心。」

聽到媽媽回答我心裡也放下心了,看來媽媽已經酒醒了,「哦好的,媽你注意喝酒傷身體以後盡量少喝呀。」

房間傳來媽媽感動的聲:「謝謝你壯壯,你真是長大了,知道心疼媽媽了。」

說話間房門打開,只看見媽媽俊美的臉色發白,有些虛弱的邊走邊穿外衣。我奇怪的問:「你都喝醉了還要出去啊?」

媽媽穿好衣服後對我說:「沒事了,我已經清醒了,我回單位拿點東西很快就回來。」

說完眼中仿佛有些怒意的轉身出門了,我詫異的想這是對誰發這麼大的火,病成這樣還要去找他算帳。

媽媽走了以後我馬上去查看有沒有新帖,還真是趕上了那人又發了一貼,裡面卻只有用手機拍的圖,還是那個火紅頭發女人爬在窗戶前,手撐在窗戶上被一個男人侵犯著,下面還有四個字『肛交!突破!』我習慣地將圖片復制到電腦上以便下網後仔細看看,就在我剛復制好第一張就發現帖子被刪除了。

我靠這是怎麼個意思,我急忙私信他說怎麼刪除帖子了?等了很久才見回信,只見信中說,『被她發現我把照片發網上了,以後不能再發,88』我又回信問就再也沒有回復了。

就在我等的心煩意亂時媽媽回來了,一回來就衝進房間不一會就聽到馬桶衝水的聲音,我心想看來媽媽應該是生病了。

此後果然再也沒有『征服者』發的帖子了,我心情壞到了極點,奇怪的是我像是忽然間對別的任何色情資源免疫了一樣,看再多的片也沒有感覺嗎,只要看到那個和媽媽有些神似的紅發女人就會毫不猶豫的交出子孫液。

今天晚上也是如此,我對著那個擼了無數遍的圖又噴發了一次,在倦意襲來的恍惚中,我心念一動,猛然發現圖片中的女人穿的紫色丁字褲非常眼熟,難不成就是媽媽拿回來的那條?

我仔細比對每張圖上丁字褲的特徵,終於證實了就是同一條,因為那塊白色汙漬都是在同一個部位同樣的形狀。這個發現讓我大吃一驚,繼承我爸爸的頭腦開始飛速的轉動。

我推測到這條內褲的主人就是住我家附近的,拍照片和發帖子的人也是在這裡住,那麼這條內褲放在派出所有什麼意義?還有如果這個人在這裡住,那麼我不是有機會見到本人了。

想到這裡,我開始翻看每張圖想從中找出任何的蛛絲馬跡,從圖片看這個人住的房子很陳舊,家俱也很簡單,應該是棟舊樓。在最後那張手機圖上,我發現了重大線索,那就是紅發女人爬的窗戶外面,有一根粗大的煙囪,這根煙囪我很熟悉,就在我家附近一個廢棄的工廠裡,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個人的房子就在這個工廠外面。想到這裡我興奮地一晚上沒有睡好。

第二天週六我一大早就跑出去找圖中地點,很快我就找到了煙囪。

我按照煙囪上鋼架為參照物找到了一棟廢棄的三層單身公寓。這個公寓我小時候經常來玩,每層有六七個房間和一條長走廊,每層樓梯都有一個樓層門,如果將樓層門鎖上整個樓層都能包場,真是絕佳的偷情場所。

看來這次我找對了,就在我想進去的時候,突然發現黃明從樓上下來,我嚇了一跳趕忙躲了起來,好在我反應快周圍雜草也多他沒看見我。

我看著黃明遠去的身影心想不會是他吧,這個黃毛小混混哪來的狗屎運能泡上這麼一個女神級的美女。我忿忿地來到樓前才發現樓門緊鎖,我憑著記憶來到樓後,這個樓後面和圍牆之間有個通道,由於長時間荒廢裡面肮髒不堪,不過好在那條消防用的鐵梯還在,我順著鐵梯爬上去來到頂樓,我知道從頂樓可以下到任何一層,就算樓層門上鎖,也只能擋住下面上來的人可我是從上面下來的。

我來到三樓很輕松的就找到了那間房間,因為這房間看來有人住只有這間門前很幹淨,房間內的陳設和圖片一模一樣。最讓我幸福的是在這間屋子旁找到一個小門,門雖然打不開但是卻能從走廊的窗戶翻進去。

我環顧了一下這個房間,說是房間其實就是清潔工用來存放工具的小工具間,三四平米的空間裡除了一些廢舊的工具有沒有什麼了。幸運的是牆壁和房頂連接的地方居然有一方洞,看來應該是當初安裝的排風扇之類。我踩著一個破梯子從方洞看去沒想到角度視線相當的好,只見房間內除了一張大床和一個化妝台就只有一個衣帽架和鞋櫃,不過化妝臺上卻是各種化妝用品琳琅滿目,還有一個金色的吊墜和兩根細長的金鏈子引起我的注意,想不到黃明這小子還有金首飾。

由於房屋陳舊光線也不好,遠處看這個洞黑漆漆的根本看不到裡面居然還有人偷窺哈哈。搞定了這一切我悄悄的離開,心想著這次可是看現場直播了可比看圖片要爽的多。

可惜事與願違啊,一連幾天都沒有任何動靜,黃明每天晚上就是一個人回來睡覺沒有任何人進入這個樓。由於我晚上不能呆太晚心想可能那女的是半夜才來吧,可惜除了媽媽加班外我晚上沒辦法出去那麼晚。

終於等到正在洗碗的媽媽說加班可能要晚回來,我興奮地幾乎不能自持目送媽媽離開後,收拾了一下換了件黑色的運動服就快速趕到黃明家。

沒想到的是來到了黃明家居然看見媽媽的那輛紅色馬3停在樓下,我日啊這麼好的機會怎麼媽媽會在這裡,難道是給黃明做什麼幫扶教育?我也太TMD背點了吧,我本來還想爬上去看看,可是實在沒有勇氣冒被媽媽發現的風險,於是我就在樓下等著看看媽媽一會會不會離開。

可是我等了將近兩個小時幾乎都快睡著了,才看見媽媽打開樓門出來,讓我意想不到的是媽媽居然走路有些蹣跚,走幾步就要停一下將腳在地上扭動一下,一隻手還不時的在屁股後面揉搓著,看這個樣子應該是剛才下樓時扭住腳摔了一跤,以媽媽這種身手肯定是樓道太黑否則想摔到都難。

媽媽走到車旁拉開車門並沒有馬上進去而是手扶著座墊慢慢的才坐進去,好像屁股很疼似的。看到媽媽發動汽車我趕忙向家跑去。

到家以後我坐到沙發上剛打開電視媽媽就進門了,她進門看到我時有些愣住了,這時我才看清她的脖子上竟然有幾道紅印,看到我看她媽媽不自覺的用手將領口緊了緊口氣嚴厲的說:「這麼晚了還看電視,馬上關了睡覺。」

我應了一聲關掉電視看著媽媽強忍著保持正常走路的樣子說道:「您怎麼了摔跤了?」

「沒有,我沒事啊,你怎麼看出我摔跤的。」

看著媽媽故作鎮定的樣子,一種異樣的情緒浮上腦海。媽媽為什麼要說謊呢?她半夜去黃明家搞幫扶教育似乎不合常理呀,我故意說道:「媽,你幫扶的那個叫黃明的小混混現在是不是學好了。」

媽媽猛地一回頭輕咳了一聲說:「當然學好了,咦你怎麼會想起問他來。」

雖然話說的很鎮定,但是眼中那抹驚訝卻沒有逃出我的眼睛,這越發讓我感到媽媽不對勁。本來我還想問問那條丁字褲,但是又怕被媽媽發現我懷疑她,就找了個理由把話搪塞過去了。好在媽媽沒有在意這些而且很急切的回到房中。

回到房內越想越不對,想到深處居然冷汗直冒,媽媽能和黃明有什麼呢?他們倆簡直是兩個不同世界的人,一個是品相俱佳事業有成的完美女強人,一個是偷雞摸狗膽小如鼠的刑滿釋放人員,一個是冷艷無雙氣質凜然的派出所所長,一個是畏畏縮縮一無是處的小黃毛。

這世界無論怎麼樣的詞語都不可能把這兩個人聯系在一起。如果非要說有什麼的話,就是那個紅發的美女和媽媽在眼神和身材有些相似,但是僅僅是有些相似要看氣質神態差的不是一點半點啊,她倆絕不可能是同一個人,而且最重要的是如果真的是媽媽,那她為什麼會拍這麼的照片,為什麼會讓這麼一個混混玩弄?真相到底是什麼!不行!我一定要查出了。

心中有了疑惑再看媽媽的時候,就發現她有很多的不對勁的地方。雖然還是一身警服裝扮也不化妝,但是我總覺得她好像從身體內部,散發出一種誘人的感覺,有時還是冷冷的語調但是卻能聽出別樣的意味。

特別是每次加班回來就要在沙發上揉搓她那雙美腳,好像她的腳特別難受一樣,我問過她她只是回答說鞋子小了勒著腳疼,可是明明是一雙舊鞋怎麼會小呢?

在疑惑中我終於等到了查出真相的機會,學校難得組織去農村體驗生活,就在即將上車出發時我被通知可以不用去了,人員已經夠了。

頁: 1 2 3 4 5 6 7 8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