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蘇芸的背叛

說完,蘇芸像沒了力氣一樣,攤在沙發上。

「哼哼,寶寶聽話,有你爽的時候。」

男人說完,就把蘇芸的結婚照放在地上,蘇芸正奇怪他要幹啥,就覺得自己被抱了起來,變成背對著高永華,坐在他的懷裏。男人把蘇芸的雙腿分開,讓隻穿著丁字褲的女性下體對著結婚照,輕輕的在蘇芸的耳邊吐著氣:

「今天讓你老公看看他的寶貝老婆是怎樣高潮的。」

說完就一把扯掉內褲,讓蘇芸的小穴暴露在空氣中,手指開始探入女人火熱的甬道摳弄著,一滴滴淫水隨著男人的手指滴落下來。

「啊~~不要,不要這樣,劉威不要看啊~~啊……好舒服,不……不要弄我的小陰蒂啊,啊~~」

男人左手把玩著渾圓的乳房,右手開始加速抽插起來,發出「噗嗤、噗嗤」的聲音,蘇芸的淫水就像開了閘一樣不斷地往外流。

「啊……不……不……要丟了……啊……華,吻我,嗚~~嗚~~尿出來了啊~~」

蘇芸再也忍不住了,一股強烈的水流從屄縫中噴射出來,打在不遠的相框上。

「好芸芸,想不到你竟然是潮吹!」

男人這次發覺撿到寶了,蘇芸如此的敏感出乎他的意料。此時,蘇芸仍沉浸在高潮洩身後的快感中,並沒有聽清男人在說什麼,隻覺得這次的高潮是老公從來沒有給過的。想到老公,女人又看到地上的結婚照被自己噴射出的淫液淋得透濕,子宮又是興奮得一陣緊縮。

蘇芸的雙腿由於被男人挽住無法併攏,使得男人可以更清楚地看到自己的小穴口還在一張一合,彷彿一張小嘴;屄縫頂端的陰蒂早已變得如同黃豆般大小,紅彤彤的散發著熱氣。此時,男人再也忍不住了,將蘇芸轉過身來,跨坐在他的腿上。男人呼出的熱氣噴在蘇芸的臉上,讓她很清楚男人馬上就要佔有她了。看見頂在自己小腹上的雞巴,女人慢慢地用雙手握住上下擼動著,她也不清楚為什麼自己會這麼主動。『死冤家,你真是我的命中魔星啊!嗯……』蘇芸心中想道。

「好寶寶,給我,給我,我要你,我要佔有你,我要用雞巴狠狠地操你。」

男人廝磨著蘇芸的耳垂說道。

「嗯……」

蘇芸紅著小臉,將男人的陽具貼向自己的陰戶,「啊~~」大雞巴剛頂在蘇芸的屄縫上,女人就抓不住了,軟在男人的懷裏。男人托住蘇芸肥嫩的屁股,龜頭在小穴上磨蹭了起來,不一會兒就被蘇芸的淫水淋了個落湯雞,緩緩地將龜頭擠進女人火熱緊湊的小穴。

「啊~~寶寶,你的小穴真緊啊!」

剛擠進了一個龜頭,男人就發現蘇芸的小穴異常緊窄:

「是不是你老公平時不行啊?現在可便宜我了。」

「啊~~嗯~~討……討厭,你都玩了別人的老婆,還說這種話。啊~~」

女人小聲抗議著,卻被男人突然送進了整根陽具,陰道被撐開的刺痛加上雞巴劃過的快感,讓蘇芸感到一陣窒息:

「頂……頂到子宮了~~」

「啊~~真緊!」

男人也發出一聲歎息。疼痛不久便被陰道中的酥麻感蓋過,蘇芸開始難耐地扭動起身體來:

「嗯,華,快~~快動嘛!嗯……好難受。」

男人的龜頭已經狠狠撞進蘇芸的宮頸,如同有千萬張小嘴在吮吸著,加上懷中女人開始難耐地扭動起嬌軀,高永華終於忍不住開始抽插起來。

「哦~~」

蘇芸扶住男人的肩膀,揚起頭發出解脫的呼喊。感到男人的雞巴在自己陰道內動了起來,自己也開始扭動著胯部迎合起男人的抽插。

「啪!啪!啪……」

胯部間的撞擊聲就像直接打在蘇芸的心房上一樣,極度的快感讓蘇芸眼冒金星,

「啊~~哦……哦……華~~華~~」

蘇芸無意識地呼喊著情人的名字。男人雙手緊掐著蘇芸的屁股,嫩白的股肉從之間溢了出來,

「寶寶,啊~~爽不爽?」

男人用力地挺動雞巴。

「嗯~~嗯~~爽……爽……」

女人模糊地回應著,胸前的大奶子隨著男人的挺動上下拋起。男人搓動起一粒粉紅色的乳頭:

「爽就叫出來,都叫出來。」

「嗯~~不……不要~~好羞人~~」

蘇芸伏在男人的肩上說道。

「叫吧!叫得好聽,老公會讓你更舒服的。」

男人開始蠱惑起來。

「嗯……哦~~壞死了,你才不是……不是我老公呢~~啊~~」

蘇芸剛說完,男人猛地拎起乳頭,疼痛中帶著酥麻的感覺,讓蘇芸措手不及,叫了出來。

「對,對,就這樣叫,小蕩婦~~」

男人壞笑著。

「啊~~啊~~好……好棒~~好爽~~啊……我要……要死了~~啊……啊……」

如同決堤的洪水,心中淫言浪語被吶喊了出來。

「哈哈哈!小騷貨,看你還不叫。再叫得浪一點!」

男人粗暴地玩弄著蘇芸的奶子。

「啊~~痛……乳房……不要……啊~~用力……」

蘇芸此時就感覺像是巨浪中的扁舟,被身下的男人顛簸得死去活來,淫水也不知道流了多少,隻感覺自己的屁股下和男人的腿上都是濕漉漉的一片,性器的接合處散發出陣陣熱氣。

「啊~~哦~~好……好美……啊~~不行了,要……要丟了啊~~」

男人突然加速挺動,陰道中的雞巴變得更加粗長,從男人加粗的鼻息中,蘇芸知道男人已經到了發射的邊緣,於是腰部也迅速的套動起來。

「寶寶~~我……我要射進去了。」

「嗯……啊~~嗯……好,射進來,都射進來!啊~~」

一聲長綿的清啼,蘇芸猛地向後仰起脖子,下腹死死地抵在男人的胯上,一股股灼熱的精液打在她柔嫩的子宮壁上,全身都痙攣起來,陰精終於爆發了出來。

高潮過後的兩人,就這樣保持著原有姿勢摟了有足足五分鐘才緩過勁兒來。高永華知道女人在高潮後是最需要愛撫的,因此一雙手在蘇芸光潔的背臀就從沒停過。

「嗯……」

女人似乎清醒了些,

「啊~~」當她看到自己仍淫蕩地跨坐在男人腿上時,失貞後的恐懼、後悔、羞澀、甜蜜紛紛用上了心頭,一下沒忍住,哭了出來。

「寶寶,怎麼了?剛才不是好好的嗎?」

男人發覺蘇芸在自己懷中哭泣,抬起她的俏臉關心問道。

「不……不要叫我寶寶~~不,我是個不要臉的女人……」

當高永華用丈夫曾經稱呼過自己的愛稱時,女人撕扯著頭髮爆發了。

「不,一切都是我的錯,寶寶,都是我。」

高永華知道這時是女人最脆弱的一刻,能否真正得到這個嬌媚少婦就看現在了,因此他開始打出了感情牌。被男人緊摟的蘇芸平靜了些,

「蘇芸,我知道我說的這些話很俗套,但我的確是想告訴你,在看到你第一眼時,我就發誓,你就是我要找的女人,我一定要得到你。」

男人看著女人迷濛的雙眼說道。

「剛才發生的事,我毫不後悔,哪怕你現在打電話報警,告我強姦,我都認了;就算要槍斃我,我也覺得我沒白活,至少在死前我曾擁有過我愛的女人。」

一段肉麻兮兮的表白的確是女人最受不了的,特別是蘇芸面對眼前這個男人時。

「你……你……你這個偷心的壞蛋。為什麼,為什麼要來打亂我的生活?」

女人雙手拍打在男人的胸前,不過這對於高永華來說,無異於撓癢按摩而已。

「芸芸,我愛你。」

雙手按住女人的肩,高永華直勾勾的望著蘇芸。蘇芸一驚,看了一眼高永華後馬上撇過頭去,紅著臉小聲說道:

「誰是你的芸芸。」

看到女人的反應,高永華心中狂喜,他知道女人心裏一定是千肯萬肯了,隻不過礙於臉面才沒法說出口,於是涎著臉貼上去壞笑道:

「我的芸芸就是剛才坐在我身上發浪的小騷貨啊!」

「你……你就知道……嗚~~」

女人轉過頭來剛想斥責兩句,結果就被高永華吻住了。吻的確是個奇妙的東西,不一會兒,剛才還喊死喊活的女人,現在又軟倒在男人的懷中了。

「呀~~」

女人發出了一聲驚叫,原來男人將蘇芸舉了起來,橫抱在懷裏:

「嘿嘿,好寶寶,你的臥室在哪呢?老公再好好的疼疼你。」

「壞……壞死了!那邊。」

蘇芸抬手指了個方向就鑽進男人臂窩做鴕鳥了。

「哈哈哈!哎~~什麼東西?哈!」

男人正準備走,就發現腳邊有個東西,一看,原來是剛才蘇芸的結婚照。蘇芸發覺男人沒動,奇怪的探出頭,結果順著男人的眼神發現了相片,看到相框上還有很多水跡,蘇芸想起剛才男人竟然讓她對著相片潮吹的樣子,子宮一酸,陰道裏又濕潤了。

「寶寶,這個怎麼能亂放呢!這可是結婚照呢,要好好拿著哦!」

男人竟然將相框撿了起來,交到了女人手中。蘇芸還在沉浸在剛才的綺想中沒回過神來,迷迷糊糊就接了過來,結果才發現是那個相框,丟也不是、拿也不是,隻好又做起了鴕鳥。

「哈哈哈~~」

男人大笑著走進了蘇芸的臥房。

來到蘇芸的臥室,房間裏有點昏暗,隻有床頭燈是亮著的,發出淡黃色的光暈,但這樣的光線更能引發人心中的潛在慾望。高永華將懷中的美女放在床上,看著蘇芸仍然羞怯的閉著雙眼,睫毛輕微的顫抖著,似乎是發覺了男人的注視,俏臉上蒸出兩團紅暈更顯嬌豔,雙腿也併攏微屈起來。看到蘇芸如同任人宰割的小羔羊,高永華的雞巴再一次怒挺起來,隨即上前分開蘇芸環在胸前的雙手,露出她豐滿的乳房,大力吸吮了起來。

「嗯……輕……輕一點……啊……」

敏感的小乳頭再次受到侵襲,蘇芸情不自禁的將男人地頭攬在懷中,彷彿希望男人能更用力地寵愛它們。男人突然感到有東西磕在自己的頭上,拿下來一看,原來蘇芸還抓著那相框呢!

「哈!看來你真捨不得你老公啊!」

男人調笑起來。

「不,不要說我老公,嗯……」

蘇芸試圖訓斥幾句,但是男人的一隻手從臀縫中劃過,一陣熱浪從蘇芸的後庭滑至小穴。

「誰是你老公?你老公就在這呢!」

男人的中指淺淺探進蘇芸的小穴,發現已經洪水氾濫了。

「啊……嗯……再……再進去點……」

蘇芸的雙腿時而夾緊、時而放開,男人的手指如同泥鰍一般小穴中飛快的滑動著,帶出一縷一縷的淫水。

「說,誰是你老公?」

男人作怪的手突然停止了。

「啊……繼續啊……我要……華,求求你……」

「嘿嘿!你不說清楚,我怎麼敢亂動呢?」

男人壞笑道。

「你……」

蘇芸知道隻要走出這一步,就永遠不能回到從前了,潛意識裏,她抗拒著。但是小穴中酥癢難耐,又讓蘇芸忍不住屈服,內心和肉體上的矛盾都快把她折磨瘋了。男人見蘇芸仍在抗拒著,知道要再加把力了,於是將手指抽出小穴,反而開始輕輕搓弄起蘇芸早已勃起發硬的陰蒂了。

「啊……對……就是那……」

突如其來的快感讓蘇芸發出甜美的嬌喘。這時,男人又停下了。

「不……不……華……再揉一揉,快……求求你了……」

快感又一次中斷,這讓蘇芸立刻崩潰了,放棄了最後的矜持,撲在男人的懷裏用奶子磨蹭著男人的胸膛來討好他。

「那,到底誰是你老公呢?」

男人慢悠悠的說道,對女人的刻意討好似乎並不領情。

「你,你就是我老,老公……」

在快感的折磨下,蘇芸終於屈服了,此時她心中除了對劉威的愧疚,更多的是一種解脫後的輕鬆。

「哈哈哈哈……乖老婆,老公這就來疼你。」

說完,就把手中的相框丟在一邊,撲了上去。

「啊……啊……老……老公……你太強了,我……我又要來了……」

蘇芸的臥室內透出淡黃的燈光,而中間的雙人床上,一具凹凸有緻的豐滿女體正如一位女騎士般騎跨在男人身上。放棄掉最後矜持的蘇芸,開始對高永華展現出成熟女性驚人的媚態。從後面看去,男人的一雙手正順著蘇芸光滑的脊背來回撫摸著,有時甚至會滑落到蘇芸的臀縫中輕輕扣挖她的後庭。再往下看,則會看到一根巨碩的陽具被蘇芸的小穴不斷吞吐著,隨著蘇芸的上下起伏,微帶乳白色的淫水從已經有點紅腫的女陰中順著男人的雞巴不斷流下,將兩人的陰毛黏糊在一起。

「啊……哦……好寶寶,對,就那樣,腰扭一扭,啊……寶寶,我可舒服死了!」

躺在下位的高永華也沒歇著,在享受蘇芸豐滿的軀體時,也不忘教她更多的床上技巧。雙手從女人的背後轉移到前胸,隨著女人的套動,兩顆豐滿的白兔也不斷晃動著,看得高永華心中火熱,輕輕啃咬著粉紅色的乳頭。而此時蘇芸早已陷入快感的漩渦,完全感覺不到疼痛,有的隻是火辣辣的麻癢。

「嗯……嗯……老公……吸……吸我的奶子……啊……好舒服……嗯……好棒……大雞巴……都……都頂到子宮裏了……」

蘇芸雙手撐著男人的胸膛,豐臀仍然不斷地上下套動,不時地將落在面前的長髮撩到背後。突然,男人雙手死死扣住蘇芸的屁股,以前所未有的力量和速度挺動腰部,蘇芸知道男人快要射了,也開始加快套動的速度,迎合男人的動作。

「啊……寶寶,我……我要射了……」

「嗯……嗯……射進來……都射進來……我要……啊……好燙啊……我要尿了……」

兩人的動作在瞬間定格了,似乎這一刻,時間也停止了,隻剩下兩人粗重的喘氣聲。蘇芸無力地趴在男人的胸口,但臉上滿足的神情卻顯而易見。此時的她還未從剛才強烈的高潮中回過神來,陰道內的嫩肉仍在時不時地抽動著,小穴由於長時間的做愛一時不能合攏,而乳白色的精液隨之慢慢地滴落在床單上,似乎在證明著這個美豔少婦已經完全的失去了貞潔。

頁: 1 2 3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