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服女教師(粵語)

作者:好傢伙修士

(1)

“我係你既班主任Miss朱。”Miss朱看也不看我說。

“Miss朱,早晨。”我恭敬地說。

“你叫Steven呀。Steven你三年轉六間學校,六次都係記大過太多,趕出校。你都幾廢。”

“Miss朱,人各有志嘛,我志不在讀書上面。”我抗議。

“你敢駁嘴?我係你班主任,可以操你既生殺大權,呢度唔同你以前既學校,我地專收壞學生。我會二十四小時監察你。你入得我們學校,以後就要乖乖地聽我話,唔係我會令你的比在地獄更難受。”Miss朱還是不屑看我一眼,不可一世地說。

我正在煩惱,遇到這個變態班主任,以後怎過?忽然留心看看這個Miss朱,在眼睛框背後,居然是個絕色美人。年紀輕輕,大概大學剛畢業。皮膚又白又滑,眼大大鼻高高,最難得是有一股不可一世的傲氣。我志不在讀書上面,但征服年輕貌美的女孩子可是我的專長。只要搞定這Miss朱,我在這學校就能順風順水,不,簡直能要風得風,要雨得雨。

“你唔講野,知驚啦咩?”Miss朱問。

當我站起來時,高傲的她終於冷冷地望我一眼。我恭敬地說:“我明白啦,我會努力用功訓練架啦!Goodbye Miss 朱!”

她當然想不到我腦子裡的計劃。

Miss朱絕對想不到短短三個月後,她會成為我最聽教聽話的性奴。

* * *

訓練性奴的計劃,最難是第一步。但Miss朱令我在學校度日如年。

今天她又罰我和班中幾個學生留堂。

“Peter、David、Ivan你地隔兩日就要留堂,仲有Steven,sosing.com你轉黎呢間學校才兩個星期,每日都要留堂,你地真係極品,廢物,教你地真係浪費我時間。哼,如果俾體罰既話,我一定日日打到你開花⋯⋯”

Miss朱在留堂時對我們訓話。但是給校長的秘書打斷。

“Miss朱,校長想同你傾D野。”

“好,我馬上黎。”Miss朱說。然後她對我們說:“我未講完架。你地企係度等我番黎再插你地。”然後就離開。

Miss朱一走,同學就開始低聲咒罵她。但我沒有出聲。我想安排好的計畫終於可以開始。如果順利,今晚就可以見到Miss朱的裸體。

於趁是沒人見到,把我的電話偷偷放到Miss朱的手袋。

* * *

兩個小時後。

“喂,我係Steven,係呢部電話既機主。請問邊位攞左我既電話?”

“我係Miss朱,Steven,點解你既電話會在我既手袋?我聽日上堂俾番你啦。”

“Miss朱,我有個重要文件save左係電話度,一定要馬上攞番,唔係聽日測驗溫唔到書。”

“你真係煩,好啦,你上黎我屋企。”

上到Miss朱家。她把電話還給我就叫我離開。我當然不肯,說明天測驗有兩個問題想問。Miss朱想不到我的詭計,勉強答應了。她倒了兩杯水。跟其他你熟悉的故事一樣,我當然在她不在意時倒了迷藥。

“喂,Miss朱?”

“嗯⋯⋯”

“喂,Miss朱,你無野下話?”

“嗯⋯⋯”

“喂,Miss朱,我除曬你D衫同你做愛好唔好?”

“嗯⋯⋯”

確定迷藥生效後,我立即抱起Miss朱,送到她的床上。然後脫掉她的衣服。Miss朱的身材很好。皮膚白白的。胸部又大有堅挺,乳頭是粉紅色的,乳暈很細。腰部很幼。再看她的陰部,居然還是淺色的。應該未有性經驗。

我想馬上將這個不可一世的Miss朱就地正法,陽具也硬起來,但暫時不行,迷藥很快會失效。一定要按計畫行事。

我把翻查她的電腦、衣櫃、家私,找出一切有關她的資料,這對以後制定訓練很重要。她叫Linda,才二十四歲,剛畢業。果然沒有男朋友。

再把慢性春藥倒在她的水瓶裡。

然後將Miss朱放在櫃上的三瓶紅酒倒掉,只剩下一點點,我喝了一口,然後灌她喝幾口。

一切完成,我才爬到Miss朱身上,掏出陽具,快速抽插她的淫穴。雖然Miss朱很誘人,乳房的手感很好,又是我一直夢想要得到的身體,但在迷藥的作用下她完全沒有反應,所以不算太享受。

完事後,我沒有把陽具拔出,但把Miss朱拉到我身上,擺出女上男下的姿勢。我用她的手機拍了機張照片,然後把她的手機放到她手裡,再把一個空的紅酒瓶塞到她另一隻手。一切都安排好,我就閉目養神,等她醒來。

* * *

“點解⋯⋯點解會甘架?”

Miss朱終於醒來,發現自己全身赤裸,伏在我身上,大驚。

這時我也假裝剛酒醒。

“Miss朱,我不能再喝啦,我醉啦⋯⋯咦!Miss朱,點解你唔著衫既?”我說。

Miss朱從我身上跳起來,我的陽具自然從她的淫穴抽出來。她的淫穴裡流出粉紅色的混水。她果然是處女。她口中喃喃自語:“無可能既⋯⋯我可以解釋⋯⋯”,

“Miss朱,我好多謝你把處女身奉獻俾我。但係,你灌醉你既學生,然後做愛,呢件事如果俾人知道,你估會有乜後果呢?”我說。

Miss朱心中很混亂,她一直對異性很抗拒,所以雖然追求者眾多,但從來沒有拍拖,沒有性經驗,連自慰也沒有試過,怎麼可能會放蕩到同學生做愛?她只能重複說:“無可能既⋯⋯我可以解釋⋯⋯”

這時我一手搶去她的手機。

“你睇,你仲一路做一路影相!”我說。

我要造成既定事實,終於從她的眼神知道,她已經漸漸把我的佈局信以為真,以為是她灌醉我才性交的。

“你唔好講俾人聽。”Miss朱說。

兩個星期前還是仇恨異性、不可一世的班主任,現在不過是一個剛被奪取處女身、驚慌迷惘的小女孩。

我望著Miss朱剛被我破了的身體,身上泛著性愛後的光輝,越發淫蕩吸引了。當然,未經訓練,她現在還是很幼嫩,但天資很不錯,會成為好好的性奴的。

我指著她的乳房笑說:“Miss朱,你著番件衫先講啦。”

她才驚覺她還全身裸體,馬上拿被單遮蓋她美好的身體。

“Miss朱,呢件事唔可以就甘算數,你既電話我暫時keep著為罪證。我過幾日再話你聽點解決啦。”

(2)

第二天Miss朱請假。我也不奇怪,她大概很害怕在課室見到我。我整天就在課室翻看她的手機,安排對她的訓練課程。

第三天上學,我剛回課室,Miss朱忽然衝入。這時Miss朱居然恢復她一貫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氣燄。這令我有點奇怪。

“宜家突擊檢查你地既書包!你地一個一個輪流帶書包入黎我既office!”Miss朱一邊說一邊露出勝利的微笑。

原來這就是她反擊的計畫。她藉故要拿回自己的手機。

到我進入她的辦公室。Miss朱從我的書包找到她的手機,馬上刪掉所有床照。

“甘樣,你就無曬D證據啦。”Miss朱一面勝利者的笑容。

“Miss朱,唉,點解你甘蠢?”我不單沒有挫敗感,還以嘲笑的口吻回答。

“你講乜野?”Miss朱見我胸有成竹,有點疑惑。

“Miss朱,你唔用腦都參考下AV劇情,D相我早就放左上網啦。唔信你可以去呢個網頁睇下。打開D相既密碼係‘sexslave’。”我說。

Miss朱上網,果然看到她同我的床照,嚇得花容失色,但強自鎮定,說:“你D相威脅唔到我架。你個樣都睇到,如果公開左,你都會臭名遠播。”

“唉,所以我話你蠢。如果D人見到D相,只會羨慕我呀。再講,我都唔駛公開俾全世界人睇,我只要俾Peter、David幾個睇,到時佢地就可以要挾你。到時,你呢個不可一世既班主任,就會權威盡失,變成佢地既玩具。”

Miss朱聽到很害怕,想不到她的反擊完全失敗。她最害怕是班上其他同學都看到她的床照。

“唔好俾佢地睇到D相⋯⋯你要我點做我都會做。”Miss朱說。她已經氣燄全失。

“Miss朱,本來我打算算數既,點知你玩野,宜家我好不滿。要懲罰你。你記住,本來你無事架,係你蠢,自作主張,至會甘架咋。”我說。

Miss朱聽到非常後悔。

“好啦,你宜家除曬所有上身D衫先。Bra都要除埋。”

Miss朱在我的淫威底下,只有不情不願地脫衣。我沒收了Miss朱的bra。,然後玩弄她的乳房。

“Miss朱,你對波好彈手。”

Miss朱敢怒不敢言,任由我玩。

之後,我要她用手托住兩個乳房,然後要她擠出笑容,同她拍了一張照。拍完還給她看。

“呢張相我都放埋上網啦。”

Miss朱看到自己毫無尊嚴的樣子被拍了照片放上網,非常失落。她的面很紅,不知道是因為害羞還是憤怒。

“除曬所有衫然後訓係枱面。”我命令。

“呢度係學校黎架⋯⋯”Miss朱拒絕。

“好,我就將剛才張相send俾D同學。”

“唔好呀!”

Miss朱馬上脫下裙子,一絲不掛躺在辦公桌上。我拔出肉劍,用肉劍插她的口,用肉劍玩弄她兩個豐滿的乳房。最後才插她的淫穴。當我抽插時,她兩個乳房隨著我的動作上下跳動。

由於前天起她服了我的慢性淫藥,所以反應很好。當然,性技巧還是不足,只值兩分,但性反應有六分。以未經訓練的女孩來說算是很好的了。我們同時高潮。上次我奪取Miss朱的初夜她沒有知覺,這次是她人生中第一次高潮。

Miss朱第一次高潮後,經過兩分鐘才回過神。我一邊欣賞一邊冷笑,說:“Miss朱,睇你以後仲有無面鬧我!”她屈辱得流下眼淚。

“唔准喊!唔好忘記,係你自願既!”

我叫她穿回衣服。她想我把bra還給她。

我拒絕了,笑笑口說:“Miss朱,你今日就真空狀態教書啦。”她想不到以後她再沒有戴bra的機會。

經過我連番打擊,Miss朱再沒有反抗的意識,她哀怨地說:“你又⋯⋯又搞左我啦,可以⋯⋯可以放過我吧!”

“邊有甘容易?Miss朱!今晚係屋企等我。準備付出既玩野既代價啦。”

(3)

晚上。當Miss朱滿懷心事回家,在門外發現一個包裹,包裹上有一個開了視像的電話。她一拿起就聽到我的命令。

“Miss朱,宜家你馬上入屋企。快。然後除曬所有衫同內褲。好。打開包裹。好。拎件晚裝出黎著。”我透過電話快速下達命令,不讓她有多想的餘地。

“你點知我既size?條裙好合身呀。”Miss朱說。

“睇黎我比你更了解你的身體。”我輕佻地回應。

Miss朱害羞得滿面飛紅。

“好。拎條C字褲出黎著⋯⋯”

“呢個乜野黎架?”她問。

原來她沒有見過C字褲。

“呢條係性奴用具,型號SL-700既C字褲,快D。好馬上落樓,有架的士等你架啦。”

* * *

Miss朱按我的指示上到我的酒店房,正要敲門,我已經打開房門。

“Welcome,班主任Miss朱。”

“你點知我到左架?”

“你條C字褲,係有微型GPS功能既,仲有好多功能架,你入來我試俾你睇。”

我拿出電話,開了app一按,C字褲發出微量的電流和烈性春藥,Miss朱驚呼一聲,馬上跌倒軟癱在地。

“哈哈,係咪好好玩呢?”我滿意地說。

Miss朱尷尬地站起來。我把她帶到一面鏡子前面。摟住她的腰,說:“Miss朱,你真係靚啦,著住呢件DeepV晚裝,既高貴又誘人,令人好想輕薄。”

她聽到我讚她好看,本來有點高興,但聽我又讚她誘人,又有點憤怒。

“Steven,你做咩滿腦子都係呢D野。”她說。

“Miss朱,性滿足對女仔黎講至係最重要既。過幾個星期你就會明白。”我意味深長地說。

說著把她晚裝肩頭上的吊帶輕輕一分,晚裝就掉下來。她想用手蓋住乳頭,但我不准。我們兩人就一同欣賞她優美嬌嫩的身體。

我把她的C字褲拿下。“Miss朱,你睇,C字褲上面好多淫水呀。”

Miss朱敢怒不敢言,別過面不理我。

我裝怒罵她:“Linda,你係唔係想我send你D床照俾你罰過既同學?”

“你⋯⋯唔好欺人太甚!”Miss朱怒得頓腳。她的乳房跟住跳動。

“我就係要欺人太甚。Miss朱你好大波!”我說。順便過過手癮,把Miss朱兩個乳房又搓又捏。她想避開又不敢。

“你到底想點?係唔係想我做你女友?”Miss朱問。

“哈哈哈哈,女友?你沒有資格!”我說。

“甘樣,你⋯⋯想我做性奴?”

“你居然變得聰明啦。好呀,性奴最重要係個樣同對波,不過,我唔鍾意太蠢既女仔既,你初步合格⋯⋯”

“要我做性奴?你呢世都唔駛旨意!”Miss朱打斷我。

想不到Miss朱已經在被我玩弄乳房,居然還如此的高傲。於是我加強對她乳頭的攻勢,又伸手撫摸她的淫穴,搞到她渾身酸軟。

“既然你甘講,不如我同你打個賭。之後五日係假期。你要接受基本的測試,五日之後我地退房,到時我賭我能夠唔掂你都令到你濕。如果你不濕既話,我就放過你。但係,如果你濕了,就要接受性奴既訓練。”我說。

Miss朱想五天很快過,如果沒有人碰她,她肯定可以控制到不濕。以她高傲的性格,毅然接受我的挑戰。

“好!一言為定!”她說。

在跟住的五天內,我長期把Miss朱用手扣鎖在椅子上,迫她看大量屈辱的AV,我會跟著AV的情節,逗弄她對應的部位。每天早上起床,和每晚臨睡之前,我都會抽插她至高潮,然後才在她面上同口中射出。當然,我每次都不斷羞辱她,壓下她的氣燄。

很快五天過去。我如常把Miss朱鎖在椅子上,然後開電視。她以為我又要播AV,怎知電視上播的是她自己!我把她過去五天的過程多角度拍攝下來,播給她看。“你睇?你同AV女優做既野有咩分別?你既表情同佢地一樣甘滿足!”

Miss朱又後悔又羞恥,居然又有點興奮,低下頭甚麼都沒說。

“好啦,我成個鐘頭無掂過你,宜家我檢查你有無淫水啦。”

結果Miss朱當然濕得很厲害。她輸了。

於是我把她的陰毛剃掉三份之二,餘下一小撮的修剪成心形,染成螢光綠色。

“呢個係性奴學生既標記,象徵住你既高潮係我既。你以後要每日修剪呀。”我邊說邊輕撫她的陰毛。

我解開她的手扣,要她在性奴合約上簽名,還要她用手指沾自己的淫水在合約上打手指模。見她想哭的樣子,我說:“宜家係值得開心既時候,等我同你慶祝下。”我令她兩次潮吹後,淫水噴乾了,才准她穿回C字褲和Deep V晚裝離開酒店。

(4)

我帶她回家,她發覺家門的鎖已經換過。

“在酒店的五日,我已經叫人將你屋企改裝成性奴訓練中心。你既門鎖改為拍卡式。方便我隨時上黎突擊檢查。”我解釋。

我把卡一拍,門就靜靜打開。

“你將呢度改裝,但你係五日前點知道我一定輸呢?”Miss朱問。

“你天生是有待開發的性奴,我一早就知你會輸架啦!”我笑說。Miss朱聽到恨恨地望我一眼。

進到屋內,Miss朱發覺所有牆壁和天花都裝了鏡子。

“性奴校規第一條:以後你係屋企就要全裸。”我拿出事先準備好的校規。

說完我就脫掉她的Deep V晚裝。牆壁和天花的鏡子都反應出Miss朱不同角度的完美裸體。我當然沒有告訴Miss朱,我還在鏡子後安裝了閉路電視鏡頭,連接到我的電話。

她又看到四處放了很多乒乓球拍。

“點解有甘多乒乓波拍?”她問我。

“遲下你就會知。”

然後我帶她到浴室。

“呢個係新式浴缸,會自動噴出沐浴露,還有二十個強力花灑。你只要站著舉起雙手不動,三十秒就能洗乾淨。跟住有強力吹風機,三十秒鐘就能吹乾身體。”我說。

頁: 1 2 3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