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服女教師(粵語)

我讓她試用。果然一分鐘後一個香噴噴的全裸Miss朱就走了出來。

我把她按到牆壁的鏡子上突襲她,從後抽插。由於在酒店的挑逗還有功效,不用前戲,她很快就高潮。她雙手按鏡,看住自己的高潮樣的姿勢完成性交。完事後我命令她再去洗澡。

一分鐘後一個全新的的香噴噴、有點疲倦的全裸Miss朱又走了出來。

“真係方便。”我說。

Miss朱心頭有氣,她恨我當她是玩具;但她更恨自己的身體那麼敏感,明知是被玩弄還會高潮。

我坐在梳化上,命令她裸體站住聽我訓示。

“因為以後你係屋企要裸體,當然不能夠用毛巾圍著身體,所以浴缸至有吹風系統。我已經將你D毛巾掉曬。仲有,你D去街衫太保守,我都掉曬啦。以後出街前我會帶衫俾你,從今以後,你唔准戴bra,出街一定要著果條C字褲。你已經沒有必要用衣櫃,所以我將衣櫃都掉左啦。”

“甘⋯⋯甘我點樣返學校?”

“返學校可以著以前D衫,你每日返工前我會派人送D衫到你門口。放工返屋企就要馬上除曬D衫放係門口,有人會收。但返學都係唔准戴bra,同要著C字褲架。”

我見Miss朱想抗議,就逗弄她的乳頭,令她呀呀呻吟,不能說話。

等她平靜了,我繼續解釋其他的性奴校規。

“我幫你換了一套強大的影音系統,呢個六十寸大電視,方便你重溫。以後你所有性愛既過程都要拍低,連同以前係酒店果Dvideo,你要每日溫習。仲有,你每日都要睇一套AV,不准download,要俾錢買。睇完要寫閱讀報告。仲有,每次自慰都要我批准。”

“我都無自慰既習慣既。”Miss朱說。

“你以後就會架啦!”我淫笑說。

最後是四個基本命令。

“當我發出命令無論你做緊D乜,都要馬上走過黎執行。命令一:敬禮,全身赤裸,雙手放背後,雙腿分開跪,不准郁。每次我上黎之前,你都要以敬禮的姿態對住門後既鏡等我。命令二:品簫,雙手放背後跪下同我吹簫。命令三:趴枱,趴在枱上雙腳分開,等我後進。命令四:屈膝,訓低,屈膝用手抱著,等我正面進入。”

我反覆跟她練習四個基本命令,她對自己居然那麼聽我的話很驚訝。

“好啦,最後,你讀性奴宣言啦。”我說。

Miss朱讀到性奴校規上的〈性奴宣言〉,是這樣寫的:“我Miss朱永遠係主人既性奴,奴名叫Linda。只要乖乖聽主人話,主人就會滿足我這個淫蕩飢渴既身體。”她不敢拒絕我的命令,但〈性奴宣言〉又太羞辱,說不出口。

“你不過係我學生,我係你班主任,但你又叫我做性奴,又要我守D咩校規,仲唔准我係屋企著衫。我都俾你⋯⋯俾你搞啦。你唔可以要我講D甘既野。”Miss朱委屈地說。

“無所謂呀,你知道我從來唔迫人既。宣言以後再講。我有信心,將來你會自願講既。”我不在乎地說。

“你呢個衰人!”她憤怒地指住我,大聲地說。

我不理她,我只是慢慢地吐出兩個字:“敬禮!”

Miss朱馬上雙手放背後,在我面前雙腿分開跪下。

“Miss朱⋯⋯Linda,我知道你一時未適應性奴訓練。但係你要明白,我係你既主人,我隨時可以玩你既波同抽插你,明白未。”我一邊伸手玩弄她的乳房一邊說。

Miss朱其實已經純化了,我帶給她性愛上的滿足,是她不可或缺的。她不過想堅持最後的尊嚴底線。

Miss朱維持敬禮的姿勢,用一雙驕人的乳房和一個甜蜜的淫穴歡送我離開。

(5)

以後每天我下課都到Miss朱家玩,正確點說,是每天我下課都到Miss朱家玩Miss朱。經過多天屈辱訓練後,Miss朱不敢再公然對抗。我見時機成熟,就迫她讓我曠課,又把我的功課都拿給她做,這本來就是我要花這麼多功夫訓練她的最初目的。

這天下課後我去Miss朱家,如常把功課都拿給她做。我就坐在她旁邊玩電子遊戲打發時間。她做我的功課時當然還是裸體的,我讓她把一雙豐滿的乳房放在飯桌上,減輕她的負擔。我很頑皮,每當她很專心做功課時,我就偷襲她的乳頭,等她整個人彈起來。非常好玩。

“Ste⋯⋯主人,我係教中文既,數學我唔識架。”Miss朱說。

“趴枱!”我沒有回應她,只是下達命令。

Miss朱馬上把飯桌上的功課撥開,趴到飯桌上,露出誘人的屁股。見到如此清麗脫俗的美人,全身又白又滑,渾圓的屁股,溫濕的淫穴隨時讓我進入,我真的想馬上插進去她體內。但我知道這樣會影響對她的訓練。現在我要把羞辱、高潮融入她的日常生活當中。

“你呢個蠢材,唔識就上網啦。點解你甘大波無腦?你講!”我在刁難她。我要她明白主人就是主人,性奴只能服從的道理。

“我⋯⋯我⋯⋯”她當然答不到我無理取鬧的問題。

“好,由於你甘大波無腦,宜家我要懲罰你。”說著我用乒乓球拍打她右邊屁股。她大叫一聲,縮開。

“我無叫你縮,你縮?你係唔係唔滿意我懲罰你?”說著我反手打她左邊屁股。

這次她不敢縮了。

“你唔縮?你係唔係覺得唔痛?”我繼續刁難她。

“主人~我知錯啦!”Miss朱哭著說。

我見她投降,再打了她幾下就住手。

“Miss朱,你兩邊屁股都有個大大既紅印。球拍面D膠粒都印曬係上面。我影張相俾你睇下。”我輕佻地說。

Miss朱見到自己屁股的醜態,本來止住的眼淚又再流下。

“好啦,唔好喊啦。Take個break先。你去沖個涼先,我教你玩自慰既玩具。”我輕拍她肩頭安慰她。

一分鐘後,全裸的Miss朱香噴噴地出來,屁股還是紅紅的。

我讓她舒服地坐在梳化上,分開雙腿。

“你又靚又大波,偏偏完全唔識追求性愛,真係浪費。記住,我訓練你,唔係為我,係想你人生更美好。”我說。

Miss朱同意點頭。

“呢個震蛋,係最基本既。甘樣按摩淫穴口,然後,放入淫穴。”我一邊把開動了的震蛋放進去,Miss朱愉快地歎了一口氣。

“仲有,身為性奴學生,菊花的訓練都好重要架。”我手拿著小號的震蛋說。

“咩野係菊花呀?”

想不到Miss朱居然不知道菊花是甚麼!

我下命令:“趴枱!”

Miss朱馬上走過去趴在枱上雙腳分開,她以為我又要打她,害怕的顫抖起來。但我只是把小號的震蛋放入她菊花中,笑說:“呢度就係菊花啦。”

Miss朱失神地歎了一口氣。

“好啦宜家同我做功課!”

Miss朱一坐下,兩個震蛋的威力,在她坐下後反震更大。她又唉聲歎氣起來。

* * *

“呀⋯⋯呀⋯⋯功課做好啦⋯⋯呀⋯⋯”Miss朱上氣不接下氣,紅潮滿面,全身是汗,流了一地淫水。

“甘就乖啦,等我獎你一次高潮啦。”

我把全身酸軟的Miss朱抱到床上,綁好她的手腳,把淫穴裡面的沾滿淫水的震蛋拿出,菊花裡面的震蛋留下。然後掏出陽具大力抽插她。不知道是被乒乓球拍打後還是震蛋的原因,Miss朱前所未有的亢奮。結果叫了十次“主人呀,唔得啦!”才高潮暈倒。

(6)

在學校裡,我要Miss朱對其他同學維持本來的高高在上的姿態。

可能要平衡性奴訓練的恥辱,她變本加厲,辱罵同學更厲害。當然她不敢罵我,因為我說過,如果她罵我我馬上就會開動SL-700令她軟癱在課室地上。

我不准她戴bra返學校,天氣那麼熱她還是穿上外套不敢脫下。她罵人時也不再大動作揮舞拳頭,怕動作太大,乳房會奪衣而出。在學校一般我不會搞她,以免麻煩。只會在確定沒有人時,才會偷偷隔衣逗弄一下她沒有戴bra的乳房。

* * *

今天是星期六,我有一整天時間訓練Miss朱。我同她安排了突擊潮吹的訓練。目標是在毫無準備的情況下,被我突襲,也能隨時在三分鐘內潮吹。經過一天的鍛練她終於達標。我很滿意,獎了她一次激烈的高潮。然後叫她去洗澡。

一分鐘後,香噴噴的Miss朱全裸出來。Miss朱有時還是不習慣裸體。常常用手遮蓋乳頭和淫穴。要我命令才害羞地拿開雙手。

“Miss朱,有D正經野同你講。就快考試啦,D問題我就唔識架啦,我亦唔係要高分,甘啦,我交白卷,你求其俾我合格升班就算啦。”我說。

“Steven,甘樣好似唔係好好呀。你要我做你D功課,又要我俾你走堂,甘你學唔到野架播。”Miss朱以班主任的口吻說。

“哼,主人既事主人有分數。屈膝!”

她立刻原地躺下屈起雙腿用手抱住,我用手指同時挑逗她的淫穴同菊花,直至淫水流出。

“你不過係我既性奴學生,唔好擺班主任既款。”

“我⋯⋯以後⋯⋯唔敢啦⋯⋯”Miss朱已經動情,馬上又需要高潮,她飢渴地看住我。

“甘至乖架嘛。Miss朱,我D功課你做好曬未?”我偏不馬上給她高潮,吊吊她的胃口,只是繼續挑逗她的淫穴同菊花。

“做好曬啦。”

“甘你自己既功課呢?”我又淫笑問。

“我用假陽具做左⋯⋯做左一個鐘頭吹簫練習,同睇左⋯⋯AV,仲寫埋報⋯⋯報告啦。”Miss朱低著頭紅著面回答。她呼吸開始急速,聲音也有點顫抖。

“Miss朱,你高潮左無耐,甘快又想要?”我笑問。

“你唔搞得我果度架,你一搞我就會想⋯⋯”Miss朱說不下去。

“唔搞得邊度?”我笑問。

“就係我下面⋯⋯”

“哈哈哈哈。你既淫穴同菊花下話。好啦見你甘乖。我要奬勵你兩次高潮!你去準備啦。”

Miss朱聽到能夠再有兩次高潮的奬勵很高興,但又不敢完全表現出來。我訓練她時,雖然要求她聽話做出種種淫蕩的行為,以達到性滿足,但同時我又讓她保留一點點矜持,因為這樣才好玩。

經過多次訓練,Miss朱已經非常熟練,她躺在床上,用皮帶把雙腳分開綁在床角,自己把震蛋放進菊花。然後張開雙手,方便我把她的手也綁住。

“主人,我準備好啦,請奬勵我。”Miss朱難掩興奮說。

當初要征服Miss朱是要利用她方便我考試升班。但真想不到Miss朱是出色的性奴,超乎我的預期。

“今次唔綁手啦,你玩自己對波啦。”

我如常用手指插入淫穴。玩弄了一會,Miss朱全身香汗淋漓,看她滿面泛起紅潮,閉上雙目,眉頭不停皺起,口裡呀呀呻吟,雙手起勁玩弄自己的乳房。她非常享受。

忽然電話響起。是Peter仔。

“Miss朱,係你既學生Peter仔打黎播。”

“唔好同佢講電話呀。”

我當然沒有理她。還開了擴音,讓Miss朱能聽到Peter和我的對話。嚇得Miss朱馬上停止呻吟,怕被認出聲音。我用左手拿電話,右手繼續起勁抽插。

“喂,Peter仔。點呀?”

“唉,琴日又俾Miss朱個賤人罰留堂,唔知幾時先可以脫離Miss朱的魔掌!咦?點解你果邊甘嘈?”Peter仔說。

“係呀,我玩緊條女,大波妹黎既。你想唔想睇下?”

“梗係想!”Peter仔說。

“俾你睇下對波啦。”我說。我開了視像。掃過Miss朱的乳房,Miss朱聽到我的說話,馬上用雙手蓋住乳頭。

“波就夠大啦,但係佢用手遮著lin頭。喂,推開條女既手啦!”Peter仔說。

“我宜家一手拿電話一手抽插佢,無手推開佢既手,甘啦,我zoom遠D,影埋個樣同對波,睇佢遮得邊樣?”我說。

Miss朱馬上用雙手掩面。沒有雙手按住,一雙快速彈跳的乳頭展現在我跟Peter仔的眼前。

“嘩!粉紅色播!”Peter仔說。

快感令Miss朱屈辱,屈辱又令Miss朱更快感。她終於在我和Peter仔注視下,強烈潮吹式高潮了。

由於太強烈Miss朱不自覺發出一下呻吟聲。

“咦,點解條女把聲好似邊度聽過既?”Peter說。

“你多心啦,條條女呻吟都係甘聲架啦。唔同你講啦。佢噴到成床淫水,要整乾淨。”我說。

* * *

Miss朱還用雙手掩面。經歷過身份可能暴光的危機,同時經歷強烈高潮,情緒打擊太大,她流淚了。

“Miss朱,乖啦,唔好喊啦。只要你聽話,我唔會俾人知道你性奴學生既身份。”我一邊安慰她一邊輕輕愛撫她的身體。我知道高潮過後她的身體還是很敏感,所以避開她的敏感三點。

“Linda,我要你做性愛功課,又羞辱你,又令你高潮,甘你先學到野架播。”我又學她的口吻說。她聽到才破涕為笑。

“你做咩學我講野?”Miss朱裝怒說,眼裡卻孕著笑意。

“Miss朱,我發覺有人睇著,你高潮強烈得多。睇黎唔係我迫你,係你太有性奴天分。我不過教你充分發揮。”

“邊有強烈得多呀!”Miss朱紅住面否認。

“哈哈,頭先高潮時你忍唔住叫左出黎,差D俾Peter仔認出啦,你仲想唔認?咦?你濕成甘樣,睇黎你既身體又high起黎啦播。準備好接受第二次奬勵未?”我淫笑說。她的身體太敏感,雖然我的愛撫避開她的敏感三點,還是令她不由自主地深深呼吸全身顫抖。一股淫水緩緩流出。

我見她再沒有否認的態度,只流露出渴求的眼神,我把她的手也用皮帶綁住,才掏出我的肉劍狠狠地插她,令她在呀呀聲中,得到第二次強烈高潮,然後暈倒。

(7)

我一開門,就說:“Miss朱,今日我好忙,直接做愛啦。”

跪著的Miss朱聽到馬上站起來,走到床上擺好姿勢,自動自覺綁住雙腳,再讓我綁住雙手。我掏出陽具抽插她。雖然時間不多,但是她還是把握機會,在我射出之前高潮了兩次。我拔出來射到她面上。

完事後我看著Miss朱嬌柔無力的身體,經過密集的性愛練習,她雪白的肌膚上經常泛著淫欲得到滿足的紅光。

她高潮後渾身無力,我就解開她手腳,擺佈她的身體做出幾個不同的撩人姿勢拍幾張照片。滿面精液的她連眼睛也掙不開。我想,這樣美好的身材實在應該公諸同好,但又不能公開她的身份。

這時她已經回過神來,想摖掉面上的精液,但又不敢。

我心生一計,說:“聽晚帶你出街,今晚早D訓。敬禮啦。”

得到滿足後她總是千依百順的。她就一面精液在門口跪送我離開。

* * *

第二天晚上,我把她帶到一家私人會所。在沒有別人的衣帽間內,我把Miss朱的晚裝脫掉,把晚裝鎖在locker裡。

以前的外出訓練起碼有一件暴露的裙子穿,現在居然要裸體,她很害怕。

“點解要我全裸?”她雙手抱胸說。

“呢度D規矩係甘既,所有女仔黎到都唔可以著衫架。”

我命令Miss朱在鏡子面前,張開手腳大字形站好。

“唔好郁,我要準備你既身體。”我說。

我把油塗在她身上。她本來雪白的肌膚發出光亮。

“Miss朱,你真係好適合裸體,波大腰細,全身雪白,除左乳頭係粉紅色既。”我一邊把油反覆塗在她乳房上一邊說。

Miss朱聽我調笑,忽然覺得呼吸加速,全身發滾,雪白的肌膚現出淡淡的紅色。

“估唔到D油甘犀利。”我一邊欣賞一邊說。

“D咩油黎架。”

我沒有答她,繼續準備她的身體,我逗弄她的乳頭,令她的乳頭堅挺到極點。

我再移開她的C字褲一點點,伸手指撩動一下,直到有點濕潤。

最後我把震蛋放進她菊花,才調好C字褲的位置。

”準備好曬,Perfect!行得啦。”我說。看住Miss朱完美的身體在高度動情的狀態,我很滿意。

Miss朱看住鏡子裡自己動情的身體,忽然警覺,問我:“呢D係平時高潮練習既準備黎架播,你帶我黎呢度,除曬我D衫,又搞high我,點解呀?”

“帶你見我D朋友呀,所以要準備好你既身體至見得人。”我若無其事說。

“咩野朋友呀?”

“咪就係我D同學,你D學生囉。”

“咩野話?你應承過我唔會俾佢地知道架!我唔去!”

她轉身想走。我一把拉住她。

“放心啦,我無同佢地講,佢地唔知道你就係果個不可一世的Miss朱既,我不過想帶你俾佢地見識下你既身體。仲有我準備左個面具俾你呀。”我說。

我拿出一個蝴蝶形的面具幫她戴上。

她戴了面具比較放心,但是還是有點遲疑,說:“但係佢地都有可能認出我架播。”

“見唔到個樣,只要你唔出聲,佢地唔會認得出你既。”我說。

“但係⋯⋯”

“唔好但係啦,”我打斷她,“你一係馬上跟我黎;一係我將琴日你一面精液既淫照攞俾佢地睇,你自己就要唔著衫行返屋企。你揀邊樣?”

說完不等她回答,我掉頭就走。

她想,如果跟我去,戴上面具還有可能不給認出,但如果讓他們看到淫照,就一定會身份公開,而且,總不能如此裸體回家。衡量過得失,Miss朱還是選擇服從我。

“主人,等埋我呀!”

“甘至乖架嘛。你睇你口講唔想,但係個body幾甘high?”

Miss朱明明不想被學生見到,但不知道為何,全身覺得很興奮,兩行淫水在大腿內側流下來。

頁: 1 2 3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