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險的惡戲

原著:三村龍介

第一章 小姐綁架

(1)

雙唇被堵的島貫丈二,雖然有點躊躇,可是戰慄的雙手,還是不由自主的環住祐美的腰。

黑色亮麗洋裝緊裹著豐腴柔軟的肉體。

熱情的香吻,使得島貫腦門一陣酥麻。同時,身體的深處急湧而出一種難以壓抑的凶暴慾念,有感於此的島貫,自行剝開了雙唇。

最近,這種似幻似真的衝動,不時的衝擊著他,使得他開始擔心自己或許有一天會走上犯罪之途。或者突然發狂,送進精神病院,就此渡過了一生。

「怎麼了?」

島貫在祐美美麗的眼睛凝視下,突然回過神來。

是啊!自己就是為了忘掉那種幻覺般的衝動,所以才來到這裏,和她做這種事。

「好了,來嘛!」

祐美牽著島貫的手,來到自己洋裝下的柔軟乳峰。

猛吞著口水的島貫,戰戰兢兢的握住祐美的乳房,兩人再度雙唇交合。

(看來她也知道自己還是無經驗的童男!)

一想到這裏,島貫就不再那麼羞怯了。

其實,使他感到羞怯的原因,就是明年即將來到的三十大壽。

所以昨天,島貫打了一通電話給學生時代的好友御國元紘,拜託他幫自己找個女人。

「終於到了我棄守童貞的時候了,雖然有點捨不得,可是……不管如何,你一定要幫我介紹,對方是大學生也好,上班女郎也好,有夫之婦也沒關係。」

元紘與白領階級的島貫不同,出生以來就是非常的有女人緣,而且自從大學輟學後,就在男侍俱樂部工作。

外型瀟灑英俊,頭腦又好,度量又大的元紘,現在已經是店裡的第一紅牌了。

「這種地方是現今社會中,唯一有夢的世界。一來不要學歷,二來不用家世。雖然混不出名堂時會很慘,可是一旦成功的話,一年之內就可以賺到薪水階級一輩子的薪水。」

雖然他自己常常這樣說,可是他能穩做坐第一紅牌的主因,其實除了其他夥伴都有的外表,體力之外,就是他在一流大學裏所得到的知識與教養。

對島貫來說,元紘就像是高掛在天上的星星一般。

當然一個薪水階級與男侍所處的世界,sosing.com絕對不會相同,除了生活的方式不同之外,在女人方面的關係,也完全不相同。

由於工作性質的關係,元紘身邊的女人,就像換衣服般的容易。

不過,島貫也不曾羨慕過他的女友眾多。

其實,在他十多歲時,他就單純的想要個女人,所以在他大學二十歲生日的前夕,就曾經去買過應召女郎。因為童貞是他的一大負荷,結果下場都是淒慘無比。

雖然花了不少錢前去,可是重要的男性特徵,卻突然不舉。

不過,這個衝擊對他來說並不大,因為他自己也明白,自己這種想要找個不喜歡的女仲性交的念頭,是多麼的令人不齒。

這一點也正是島貫第一次經驗,遲遲未有的原因之一。

在他的心裡,如果不是自己喜歡的女人,絕對不可能和她來第一次,甚至以後的性交。而島貫所喜歡的女人,一定非美女不可。所以到目前唯止,讓他看的上眼的女人,至多不會超過十個人。

不過,與其和這十位美女做愛,他還寧可自慰。

他常常一邊看著色情錄影帶、色情雜誌,一邊遙想著其中年經貌美的模特兒,就是自己的對手,便能獲得滿足。因此,在他所住的公寓裏,收藏著數百卷的色情錄影帶,以及許多的美女寫真集。

島貫自稱這種收藏並非他的嗜好,不過,這些倒是他自慰的最好工具。

「你為什麼要急著丟掉你的童真呢?」

當時元紘當然曾經這樣問過他。

島貫吸吮住祐美探過來的香舌,一邊在祐美的催促下,解開了洋裝背後的拉鍊。

緩緩的褪下洋裝,露出那緊裹著蕾絲胸罩以及底褲的巧克力色肉體,只見那健美的肌膚,煥發著蜜般的光澤。

丈夫是銀行職員的祐美,臉部輪廓很深,極富南國的風味,而且年輕健美的肉體也是如此。

可是,島貫卻對眼前的激情場面,大感躊躇。

(2)

其實,任職於大於洋酒廠宣傳部五年之久的島貫,最近已經快要被解雇了。

原因是該廠產品的最新廣告企劃案,被他偷偷出賈給敵對的公司的事,已經敗露了。

一想到剛進公司時,那種剛出社會的自得意滿,以及工作的狂熱,不禁陷入了連自己也無法相信的情緒低潮。

原本他所在的這個「阿斯卡」宣傳部,向來不重年齡、學歷與性別,只要你有才能,你便有公平競爭的機會,常常在電視、雜誌的CF上,發表令人咋舌的大膽假設,往常引起大家的注目。

(可是我卻不曾有過機會)島貫心裏想著。

如果自己真的沒有才能的話,的確沒有話說,可是當初自己如果是到別的公司……不,應該說如果沒有那個女人阻在自己的面前的話,自己早就嶄露頭角,成為宣傳部裏的課長了。

甲野佳奈子--現在不只是紅遍宣傳部而已,甚至公司的上上下下,都知道有她這麼一個人的存在。

雖然與島貫同時進入公司,可是現在卻已經擔任宣傳部製作室室長的重要職務了。而且還比島貿年輕兩歲,是個唯一的女性室長。

自己就像一個與超級巨星,同時出生的不幸者,即使再有實力,也沒有機會出頭,再怎麼努力,結果也只是巨星身邊的一顆不起眼的星星而已。

身在宣傳部製作室的島貫,與佳奈子的實力之差,幾乎沒有,如果硬要說有的話,也僅只是薄薄一張紙的差距而已,可是這一張紙的差距,卻宛如千重山之遙。

兩人之間的差距,或許可以說是華麗之差。

的確,在島貿的眼裏,佳奈子是華麗的。

首先,他的容貌是如此的鮮麗,不但氣質優美,而且洋溢著知性與超凡的品味美。充滿了野心與驕傲的高聳鼻樑,因為同時微啟的纖細鼻頭,而兼備了頗令人好感的親切,大而厚實的雙唇,充滿了宮能美。

除此之外,最令人難忘的是她身體的曲線美。

圓潤豐盈的乳房微微聳起,纖腰豐臀令人呼吸困難,一雙修長圓潤的美腿,恰與腳下的高跟鞋,相映成趣。

當然,工作的能力更是不在話下,常令其他男性同事咋舌不已。

因此,不論在什麼方面,佳奈子的發言,自然而然就有她威嚴的一面,室長的職務,一點也不曾造成他的負擔。

(兩相比較之下,我的確是比較吃虧。)

自己的面貌既不驚人,而且個子不高,身材圓胖,從小綽號就叫『小胖星』,單單外表就已經差她一大節了。

現在即使再埋怨父母,也已經來不及了,可是如果自己的身高能再高個十公分的話,那就……

最近,在東京總公司附近『H』飯店的地下宴客廳,曾經舉辦了一場業績發表慶祝大會。

在這慶祝會上,社長地出席了,邀集了三位有功的工作人員上台,頒獎獎勵他們的辛勞。

當時佳奈子便站在宣傳部部長,以及宣傳管理課課長的身邊,結果穿著優美洋裝的佳奈子,光彩奪人,完全奪走了兩位年長的部、課長的光芒,所有社員的眼光,完全集中在她一個人的身上。

而反觀自己,卻是黯然失色的呆立一旁,不由得不承認自己已經敗北,無法與她相提並論。

同時,社員之間也盛傳他的妹妹,千奈子正與社長讀大學的兒子交往,極有可能步向結婚的禮堂,使得佳奈子的未來,更是一片光明燦爛。

而島貫卻反而再受到第二次的打擊,因為坦白的說,島貿的心中,一面夢想著有朝一日能夠與千奈子一親芳澤,共識情網。她是他夢寢以求的女性。

可是自從自從上次與室傳部裏的同仁,在佳奈子的家裡聚餐時,兄過她妹妹千佳子之後,就只有再看過她一兩次而已。

現在就學於女子大學的千佳子,與她相依為命的姊姊佳奈千個性完全不同,相當的大方,而且圓圓的小臉,更是讓人感到她的純真無邪。

今天,一旦被撤了職,便等於和千佳子兩人永遠再見了。

不,即使僥倖逃過了撤職,還是絕對不可能和千佳子有結果。

為什麼發現自己洩漏機密的人,會是佳奈子呢?

昨天,被佳奈子叫到會議室的島貫,而對著她手中的證據,不禁一陣呆然,最後甚至向佳奈子跪地求饒。可是佳奈子的回答,卻是相當的冷漠。

「在昨天的慶祝會結果之後,我會和部長商量出個結論。」

依她話中之意,島貫已經是個即將宣判死刑的被告,結果當然是不用說了。

(3)

重新轉過身來的裕美,兩手搭在島貫的肩上,熱情的親吻他,然後開始脫掉他的夾克,鬆開他的領帶,解開他白襯衫的鈕扣。

就在對方的紅唇,沿著胸膛舔動,直到含住乳頭時,島貫的上身不禁微微的顫動了起來。

(應該不會這樣才對呀!)

雖然島貫是這樣認為,可是裕美奇妙的舌動以及綿綿不斷的喘氣聲,卻不時的流露出成熟的女性魅力,逐漸的煽動島貫全身的慾情。

(如果這是千佳子的紅唇……)

島貫的眼前,突然浮現出千佳子的嬌容,雖然這樣有點對不起祐美,可是自己不由得不想起自己悲慘的境遇。

其實自己根本沒有佳人的企圖,可是幾天之後,公司就要對自己做出裁決。

一旦裁決的話,自己將失去工作,而且就此一生,無法與自己喜歡的女人有進一步的關係。

究竟自己活在這個世上,是為了什麼目的呢?

也許不要活下去,比較好。

解開長褲的拉鍊,拉下長褲與底褲的祐美,當場跪了下來,緊緊握住眼前屹立的男根。

「真棒。」

朱唇輕輕的牴觸男根的尖端。

「嗯……」一股中流般的衝擊,襲向島貫。

「真的這樣子嗎?」

元紘的話語,突然在他的耳邊響起。

「抱著女人自暴自棄,又能如何呢?」

元紘說。

「既然你想自暴自棄,乾脆就徹底一點吧!你現在有沒有丟棄薪水階級生活的覺悟?」

他的話刺痛了島貫的心。

「如果你真有這種打算的話,我會助你一臂之力。」

「助我一臂之力?」

「你不是說過,希望有一天能將你心中的女神千佳子,擁入懷中嗎?」

「是……是說過,可是要怎麼做呢?」

「我們去找間房子,然後把她帶到那裏去。」

「該不是要強姦她吧?」

「你要?你不是很想要她。難道不想和她有肉體的關係嗎?」

「可是如果做這種事的話,她一定會告我們。」

「算了吧!你不是已經覺悟了嗎?」

「……」

「好吧!那我們就來個不會被告的方法吧!」

「要怎麼做?」

「不能強姦,我們就來個和姦吧!只要弄爽了那娘們,讓她情不自禁的陷入狂喜的境界,便不算強姦了。」

「可是我沒有那麼行啊!」

「所以我說我會助你一臂之力。」

「你簡直是胡說八道。」

雖然暗裏笑罵著對方,可足心裡卻是頗為同意元紘的講法。

坦白的說,不管用強姦的方法,或者其他的方式,只要能夠得到千佳子,即使代價是自己的生命,也絕無遺憾,這種想法其實早就瑩繞在島貫的心頭。

而且恐怕在這世上,還有很多的男性,懷抱著與他相同的慾念,古今東西不斷發生的強暴案,不正是最佳的證明嗎?

「有關這方面的資料,你清不清楚?」

元紘繼續證明自己提案的正確性。

「根據有關方面的資料,曾向警方報案的強暴案,大概十件裏,只有一件發生,不,甚至是二十件裏,只有一件。因為大多數的婦女,都羞於向法官或者警察,陳述自己被強暴的過程,所以大都寧可把它當成惡飽對方,便不會提出控訴了。即使被控訴了,也不會獲判有罪。總而言之,做的人便是最後的勝利者。

「可是……犯罪的事實還是在啊!」

「沒錯,不過那只是在你的世界的一種法則而已。在當今的世上,還有別的世界存在,你可忘了?沒關係,不要勉強,等你覺得有需要的時候,再跟我連絡,我一定會幫你。」

祐美的嘴唇含住島貫的男根,來回套弄了幾次之後,便用舌尖沿著龜頭的凹槽,輕輕的舐弄。

「啊!啊!……」島貫不由自主的發出銷魂的呻吟聲,雙膝微顫,上身向後仰倒。

「這樣真的可以嗎?」

腦海裏突然再次傳來不知是元紘,還是自己的聲音。

可是男根的尖端,在祐美柔軟溼熱的嘴唇中,好像快被溶化似的。

「嗚……」祐美突然將男根深深的沉入口腔之中,就在這一瞬間,爆發的前兆穿透了島貫身體的深處。

就在沙啞低沉的呻吟聲中,島貫昂頭看著天花板,便挺鼓脹的男根,就像被祐美的喉嚨深處所吸吮一般,噴出了歡喜之潮。

就在這種前所未有的強烈喜悅之下,島貫全身抖顫的站不直身,眼前儘是昏暗的一片。

「我去洗一下澡,待會兒再繼續。」

目送著祐美站起身走向浴室的島貫,蹣跚的走向窗邊。

(這樣真的可以嗎?)

「事到如此,沒什麼可以不可以的了。」

話才一出口,眼淚便意外的滴落了下來。

島貫就像一個夢遊患者似的,走向電話邊,拿起話筒。

「喂!我是島貫,我需要你的幫助。」

(4)

甲野千佳子,急急忙忙的趕向中央林間車站。

今天的課程只有兩節,可是因為下雨,無法騎腳踏車,所以一定要提早二十分鐘走出家門。

今天,姊姊佳奈子要去大阪,出差兩天,所以只剩千佳子一個人在家。

雖然平常都是姊姊代母職,嚴密的監督,有點令人厭煩,可是真的只留自己一個人在家時,又有些說不出的寂寞。

女子大學的學生,常常被認為只會玩,可是千佳子所就讀的青山女子大學,卻是一所相當有名的貴族大學,對於學生在校園內外的品性,還有著封建式的嚴格要求。

所以當然不會有夜裡上迪斯可跳舞,和男子遊車河,以及三兩好友一起淺酌美酒的經驗。

由於四周的同學都是如此,所以千佳子也不曾感到有什麼特別的不滿。

而且,每想到姊姊為了自己,每天馬不停蹄的工作時,更無法和周圍那些愛玩的夥伴,志同道合的玩在一起。

在她的心中,只打算專心的唸書,畢業後能夠像姊姊一樣,以一個頂尖的上班女郎,活躍在公司裏。

不過,她的活躍並非為了地位與金錢,而是為了減輕姊姊的負擔,報答她這些年來的辛苦。

每天只是乖乖的來回上學途中的千佳子,所接觸到的儘是單純的大學生活,對於人世間的陰惡,一概不知。

就在千佳子走到加油站旁,停住腳步,左顧右盼,準備撐傘橫過馬路時,突然聽到有人呼喚她的名字。

「千佳子小姐。」

面前自用車的車窗,突然打了開來,一位男子從駕駛座上探出身來。

「啊!」

這位男子正是姊姊公司的同事島貫。

「要去車站是嗎?我送妳一程。」

「這……」

千佳子心想實在沒什麼拒絕的理由,何況自己最討厭雨水打溼自己身上格子呢的迷你套裝。

「不要客氣,快上來啊!」

說著打開了車門。

「那就打擾了。」

千佳子微笑的露出了潔白的牙齒,輕快的坐上前座。

「謝謝你送我一程。」

「哪裏哪裏,不必客氣。」

島貫看著前方,開始緊動車子。

「你……不用上班了嗎?」

「不,我是出來幫妳姊姊辦點事的,因為她今天出差不在,哈哈!難道妳忘了妳姊出差的事嗎?」

支支唔唔回答的島貫,一邊偷窺著後照鏡,一邊頻頻的舐動自己的舌頭。

可是千佳子卻毫無所悉的繼續看著前方的景物。

就在車子經過十字路口左轉時,千佳子的表情突然一變。

「喂!車站應該是右邊才對……」

「啊!是應該右轉才對。」

雖然點了點頭,可是島貫卻沒有掉轉頭的意思。

「喂!你要去哪裏?」

「……」

「島貫先生?」

島貫發出了內咎而且不安,好像快哭出來的聲音。

「對……對不起,請妳原諒我……我要……」

話還沒說完,就突然有人從背後,緊緊的抱住千佳子的肩膀。

就在千佳子大驚失色的剎那,口鼻被掩上了一條毛帕類的東西。

「唔唔……」兩手抓住那雙拿著手帕的手,拚命的掙扎。

可是急速竄進口鼻的迷藥,使得千佳子的意識,突然模糊了起來。

看著逐漸昏迷的千佳子,島貫終於停下了車子。

「成功了。」

元紘從背後探出頭來,露出了目中無人的微笑。

「喂!你還在幹什麼?快點走吧!」

「阿!」

島貫口乾舌燥的點了點頭,可是眼光還是一直佇留在,千佳千那雙迷你裙下渾圓的大腿。

「喂!不要傻在那裏好不好?」

被推了一下肩膀的島貫,終於再一次點了點頭,踩下了油門。

(5)

「沒想到你對女人的眼光,這麼的高。」

元紘看著睡在沙發上的千佳子,不禁感慨的說。

「為了她,或許真的值得一拚。」

「好吧!就照你喜歡的方式來吧!」

「阿!」

島貫聞言,雖然點了點頭,可是面對著手腳綁著塑膠繩,嘴裏塞著布條的千佳子,卻不知應該如何是好。這麼輕易的犯罪過程,使得他相當的不安,而且恍如做夢。

「我……我總覺得有點害怕。」

「不用,怕我會幫你。」

說完,抱起熟睡的千佳子,來到房間的中央。

元紘所選的這間汽車旅館的房間,是具有特殊用途的房間,也就是所謂的淫戲房間,裏邊有著鐵製的籠子以及座台……等各式各樣的刑具。

元紘將千佳子放倒在地上,然後再將她背後的繩索,勾在垂掛在天花板上的吊鎖上,而島貫則解開她腳上的繩索。

「喂……」

看著千佳子的嬌容,島貫發出不安的叫聲。

只見雙眼緊閉的千佳子,臉部微抽,緩緩的睜開眼來。茫然的注視前方好一會兒之後,才突然驚覺事態的怪異,猛然坐起身來。

「嗚……」只見那雙手被縛,嘴裏塞著布條的千佳子,表情相當的僵硬。

「小姑娘,醒來……」

聽到背後突然響起的男中音,千佳子不禁愕然的扭動長長的卷髮,回頭一看。

「這問房間有良好的隔音設備,不管妳如何大聲的叫罵求救,都是白費力氣,妳懂嗎?」

長髮被撫的千佳子,表情僵硬的皺了皺眉頭。

「妳要怎麼吵鬧都可以,不過,為了妳自己的安全,最好還是不要出聲比較好。好了,現在就請妳站起來。」

元紘按了遙控器的開關,於是吊鎖開始往上升起,千佳子變成了高跟鞋直踩在地的直立姿勢。

「打開她的腳。」

蹲在地上的元紘,與島貫兩人一起將抗拒不已的千佳子,兩腿左右打開,分別用繩索綁在兩邊地板上的金屬零件上,兩腳的間隔大約四十吋。

而且,再往天花板上拉下另外一條吊鎖,繫在千佳子脖子上的頸圈,吊著她不讓她的上半身向前傾。

「準備好了。」

元紘手上拿起V8的攝影機。

「我當妳的助手,由你來擔任主攻吧!」

「唔,唔。」

肩膀被拍的島貫,亢奮的點了點頭,隨手脫去身上的衣物,戴上事先準備好的面罩,便穿著一條底褲,緩緩的走近千佳子。

「嗚……」嘴裏塞著布條的千佳子,哀訴般的凝視著只露出口鼻的島貫,拚命的搖著頭。

從昏迷的意識中醒來,突然被眼前情景所打擊的心情,島貫也相當的明白。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