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險的惡戲

至少在上車的時候,是因為島貫是自己姊姊的同事,所以才不曾產生戒心,完全信任他。

不,應該是被島貫的外表所騙了,任何人看到他那不會說謊的表情,都會深信不已。

而島貫自己,在讓千佳子上了車,到帶她進了這房間的過程中,如果說沒有打過退堂鼓的話,實在是騙人。他的身邊,如果沒有元紘這種意志堅強的人,恐怕早就到不了這裏了。

可是奇怪的是,現在面對著全身失去自由的千佳子,島貫卻不可思議的沒有撤退的意念。

犯罪的意識,逐漸的在他心中崛起,自己開始發覺到自己原來也是一個卑劣的人。

千佳子投注過來的眼光,是如此的輕蔑,令人一生難忘,可是島貫卻不覺得痛楚。

(究竟這是怎麼一回事!)

既然已經失去了所有的東西,又何必在乎什麼呢?

就在對方王八蛋、惡魔,不要臉的人千佳子千佳子的種種叫罵聲中,島貫還是沒有反悔的意念,反正現在反悔也來不及了,啊!島貫大吃一驚,原來自己也是一個邪惡的人兒。以往都是在面具之下,過著虛假的生活,只有現在,才是真正的恢復自我。

也許所有的人們都是和自己一樣,心中暗藏著黑色的慾望。只是差別就在能不能坦白的面對自己。

像自己這樣絲毫沒有撤退的意念,反而心情激奮,沉溺於痛快的歡樂中不正是本性的顯現嗎?

一種幻想般的激烈衝動,襲向島貫的四肢。

與昨天不同的是,扼止這種衝動的阻石,已經在不知不覺中失了。

就在千佳子憎恨冷冽的目視下,島貫從正面緊緊的摟住那柔軟的玉體。

「嗚……」千佳子激烈的扭動她那不自由的肢體,喉頭發出了悲慘的嗚咽。

島貫絲毫不為所動的湊近那塞著布條的嘴巴。

就在這一瞬間,積壓在心中三十多年的抑鬱,就像火山一般的爆發了起來。

在這之前,島貫早已幻想過今天的場面,自慰過無數次了。

可是懷抱著這位個子高於自己的溫香潤玉,洋溢著青春大學生氣息的年輕肉體,更是遠比夢境來的甜美,尤其是那柔軟細嫩的朱唇,更是完全激發了島貫心中的慾情。

於是島貫雙手緊抓被鎖所困,拚命扭擺上身掙亂的千佳子,瘋狂的在她臉頰、香頸上,來回熱吻。

這時的島貫,已經無法控制自己的慾惰,一邊隔著襯衫,尋覓的揉捏高聳的乳峰,一邊摩擦著她的臉龐,另一隻則繞到腰部的後方,開始愛撫圓聳的臀部。感覺上,就像小孩在母親的懷裏撒嬌一般。

島貫自然而然的蹲在當場,雙手摟住千佳子的腰部,臉頰深深的理進那格子呢套裝的下腹。體內泉湧不已的慾情與喜悅的想像,使得他鼻息咻咻,心跳加速,好像快窒息了一般。

還有太多大多的事情想做,可是卻不知從何做起,不,即使什麼都不做只要能夠這樣抱著千佳子的玉體,就已經非常幸福了。

事實上,單單看到眼前穿著高級迷你套裝的千佳子,就已經讓島貫有了天堂般的感覺。

與千佳子認識之後的這三年間,島貫多麼憎恨她老是暴露著這雙美麗的玉腿,在街上遊走。即使是在自己同事的面前走過,島貫也有那種污穢了自己寶物的感覺。

不過,千佳子的雙腿雖然比三年前,污穢了許多,可是卻一點細紋也沒有,反而更加修長滑潤。

島貫的雙手,從裙子的下擺探進那雙圓潤的大腿,整個人就像要擠進對方的雙腿之間似的,嘴唇湊向大腿。

只見那冰冷柔軟的彈性肌膚,隔著絲襪,更是觸動島貫心中的雄雄慾火。

島貫這時,已經確信日後如果被控訴,自己也不會有罪了。因為面對這樣美麗的大腿,誰能無動於衷?今天會被強暴的責任,有一半是千佳子目己耍承擔的。

想著想著,更是緊盯著那雙格子呢套裝下的大腿不放。

憎惡的全身微微戰慄的千佳子,歪扭蒼白的臉龐,開始嗚咽了起來。

啊!雙頰緊貼在大腿內側的島貫,一邊流洩出難以壓抑的呻吟聲,一邊將迷你裙推往下腹,露出了那絲襪的包裹的大腿根部,一條白色的高又底褲,可憐的護住那神秘的三角地帶。

就在這一瞬間,島貫的全身神經,就像受到了電擊一般,在淒美激情的震撼之下,思考能力完全喪失,視線更是模糊的一片。

已經完全獸化的島貫,嘴唇緊緊的貼往千佳子大腿的根部,那倒三角形的白色底褲中心。

「喔喔……」一般更形強大的興奮感,襲捲她的全身,島貫抖顫著身軀,瘋狂的用舌頭在該處來回舐動。

結束長長的舐動之後,島貫的臉才稍攏離,馬上又被那新鮮大學生惱人的美麗三角所蠱惑,再一次約又舐又看,又看又舐。

(6)

就在他意識稍微清楚時,底褲中的男根,已經忍不住的噴出歡喜的怒潮了。

不過,不停抖動的男根,並未因此而頹萎,反而更加昂然怒挺,顯示出島貫心中的激情。

就在島貫從大腿之間爬出,裙子重新自然下滑恢復原狀時,千佳子不禁燃起了一線希望,或許事情只是到此為此,待會兒,島貫他們就會告訴自己,這一切都是惡劣的玩笑而已。

可是當繞到身後的島貫,動手捲起她的迷妳裙時,她的一線希望,又再度的雲消霧散了。

島貫再一次單腳跪在地上,癡迷的愛撫那白色底褲下,形狀姣好的臀部。然後徐徐的拉下腿上的絲襪以及底褲。

這時的千佳子,全身僵硬,拚命的扭動腰肢。

將白色底褲與絲襪拉過大腿一半的島貫,一看到瓷器般的雪白臀部、大腿,以及棲息在大腿根部的美妙花唇,不禁啞然失聲,一種莫名的感動,使得他淚水盈溢。

這時的淚水,與昨日與祐美口交時的淚水,很明顯的不同。

「哇啊……」島貫發出了孩童般的叫聲,兩手用力的握住那寶石般雪白,極具挑逗性的臀部,緊緊的貼往自己的臉頰,然後一邊發出昂奮的呻吟,一邊用舌頭來回舐弄。

完全忘記了薪水階級的身份,拋棄了理智,只是沉迷在這種歡喜的氣氛中。

兩手接住千佳子腰部的島貫,開始用仰望的姿勢,沿著臀溝開始舐向陰唇的方向。

「咕……」千佳子用力的咬緊嘴中的塞布,全身大起雞皮疙瘩,同時四肢不停的顫抖。

島貫執拗的撫弄陰核,並且不停的吸吻那色彩濃艷的陰唇。一種女學生特有的酸甜體臭,帶來了壓倒性的刺戟,尤其是舌尖的觸感,更是麻痺了腦部的所有神經,使得島貫不停的呻吟出聲。因為如果不這樣出聲的話,突如其來的慾情以及歡喜之潮,將使他瘋狂。

對島貫來說,只要是這個千佳子的陰唇,即使要他這般辛苦的潛在她的兩腿之

間,舐上幾個鐘頭,也不會讓他感到厭煩。

而且,愈舐愈對這新鮮的陰唇,泉湧出無限的愛戀。更是讓他離不開千佳子的陰唇。

一想到自己始終沒有和不喜歡的女性上床,最後終於能和自己喜歡的女性,美夢成真時島貫,不禁再次感激的熱淚直流。

就在舌尖直探陰唇的中心,神秘的入口時,第二次的爆發,再次襲向島貫的四肢。

「哦哦……」嘶啞的聲音流瀉而出,就在淒美絕頂的痙攣,襲向全身的同時,島貫的嘴唇,還是緊緊的貼住陰唇,繼績不停的品味女學生嬌嫩的精華。

終於,島貫爬出了千佳子的兩腿之間,拉下自己的底褲,只見那粘滿精液的男根,依然不知累倒。

不過,這是意料中的事,因為壓抑了三十年的慾望,在這一瞬間,才終於掙脫了所有的束縛,得以解放。

而且,只要千佳子的肉體,橫在眼前,即使爆發了再多次,地無法消弭他慾火的狂焰。

此刻的島貫,就像全身著了火一般,男根硬挺怒拔。

「千佳子,你是處女嗎?」

仰著頭的島貫,往上盯著千佳子的臉,千佳子不禁羞紅了雙頰。當初在高中的畢業典禮前夕,在暗戀的教師請求之下,獻出了自己的第一次,這也是她最後的經驗。

現在回想起來,只不過是一種幼稚的感傷而已,可是當時的千佳子,卻是認為這是一種邁向成熟女性的過程,同時,也是為了告別高校生活。

「老實說。」

千佳子避開了島貫的視線,輕輕的搖了搖頭。

「是嗎?真的如此。」

雖然心裡有說不出的沮喪,可是島貫迅即自嘲的笑了笑,同時更加的色膽包天。

「那我就要不客氣了。」

說著,更走進千佳子的身體。

「來,用這個。」

一直用V8攝影機攝影著的元紘,自皮包裏拿出一瓶容器裝的乳液。

島貫在自己的男根,塗上乳液時,元紘也捲起千佳子的裙子,在毫無防備的桃源洞口,塗上乳液。

知道事情已經到了最後關頭的千佳子,不禁臉頰僵硬,全身開始前所未有的劇烈戰抖。

「剛開始會有一點痛,不過妳要稍微忍耐一下,一會兒,就會很舒服的。」

話一說完,離開了嗚咽不已的千佳子,再度拿起V8攝影機。

島貫再一次來到千佳子的背後,捲起她的迷你裙,雙手緊握她的臀部,露出臀部的深處,然後一股作氣,將滑溜溜的男根,直插洞口。

一種電流般的衝擊,流竄過島貫的四肢,就在男根的尖端感到溫熱的緊縛感的同時,一種擠進柔軟女體的貫穿快感,更是直竄腦門。

昨天雖然與祐美口交過,可是卻始終沒有一般性交的經驗因此,這一瞬間,島貫才是生平第一次的進入女性的體內,完成真正的結合。

就在此時,第三次爆發的預兆,又開始震撼了島貫的靈魂,他雙手緊緊摟住悲鳴不已的千佳子,臉頰深深的理在豐富的秀髮,男根更深深的插入,直達子宮的深處,然後便如連珠砲般的,射出歡喜的陽精。

第二章 上鏡頭的小姐

(1)

就在島貫拔出男根的同時,元紘解開了千佳子口中的塞布,並且放掉她背後手上的繩索。

「小姑娘,脫掉妳的衣服。」

嗚咽不已的千佳子,大口大口的喘著氣。

「為什麼要這樣對我?快點放我回去。」

「現在還不行。」

「為什麼?妳到底是誰?」

「我是島貫的朋友。」

千佳子淚眼滿框的看著島貫。

「島貫先生……為什麼?」

「哈哈!千佳子,妳還不明白啊!其實我是就思慕著妳,這種思慕無論用盡什麼方法,一定非傳達給妳不可。」

「這……」

看到島貫一副理所當然,絲毫沒有歉疚的樣子,千佳子子不禁大受衝擊。

在這之前,只知道她是姊姊的同事,根本沒有其他深入的印像,而且記憶中一點也不覺得他壞,甚至還覺得他相當的親切和藹。

「當然這樣做,相當的對不起妳,可是聽說妳和公司老闆的兒子正在密切交往。我當然是無法與他抗衡,所以只好拿出這種手段,而且,我的時間也不多了,所以……千佳子,妳是不是和那傢伙上過床了?」

「沒,沒有。」

千佳子滿臉通紅的回答。

「很好,這麼說來,我還贏過他。」

「不要臉,你真可惡,我恨你。」

「沒關係,不管妳的話多麼的難聽,我都會大大方方的接受,因為我不打算放了妳。」

「不,你快點放我回去。」

「不行,起碼再留妳兩天,反正妳姊姊出差去了,不會有人擔心妳,妳就好好留在這屋子裏吧!」

「……」

千佳子呆愕的看著他們兩人。

「來吧!脫光妳身上的衣服,好好的去洗個澡吧!」

元紘解開頸圈上的鎖,催促的說。

「不,不要,我不要脫衣服,我要回去。」

千佳子開始歇斯底里的大叫。

「叫妳脫,妳就快脫,小姑娘。」

「不要,我死也不要。」

元紘一把抓住她的長髮,凶狠的瞪視著她。

「脫!」

「不要。」

就在這一瞬間,千佳子的雙頰突然一陣刺痛,不禁失聲尖叫。

對千佳子來說,長到這麼大,從來沒有人給過她巴掌,這個殘忍的事實,實在是一個莫大的打擊。

而且,這個巴掌絲毫沒有手下留情的意味。

「脫!」

「啪……」話一說完,元紘又在左右的臉頰,各給一巴掌。

這種迫力不禁使得島貫呆立一旁,沒想到在酒廊裏,販賣溫柔的元紘,此時竟然如此的像一個惡棍。兩人相識以來,這是第一次看到他的另外一面。

「要不要脫?」

「嗚……脫……我脫……」

千佳子一邊嗚咽,一邊拚命的點頭。

果然比她姊姊佳奈子柔順多了,看到千佳子楚楚動人的模樣,島貫不禁由衷的升起憐惜之心。

千佳子脫掉外套,然後用戰慄的手指一顆一顆的解開襯衫的鈕扣,現在的她與其說是羞恥,還不如說是對於暴力的恐懼。

終於脫的只剩上半身的胸罩,以及迷妳裙的千佳子,一邊抽動著鼻子,一邊解開胸罩的背鉤,拉下肩帶。就在圓聳的乳峰隨之而出時,戰慄的雙手又想伸出遮掩,可是對方的暴力恐怖,卻又使得她為之躊躇。

「拿掉妳的裙子。」

「好,好……」

就在元紘嚴厲的吆喝聲中,不自然的語聲應諾,乖乖的拉下裙側的拉鍊。

如果這是在掌摑之前的話,她早就蹲下身來藏住裸露的軀體,而且大哭失聲了。

可是現在的千佳子,卻無法這樣做,只能雙腳緊併,用手遮住大腿根部的芳草,再用另一隻手掩住一邊的乳房,無限困窘的暴露在兩位男子的面前。

到目前唯止,已經達成得到千佳子的心願,卻沒有見過她一絲不掛的全貌的島貫,一看到千佳子的裸體,不禁猛吞口水。

除了全身理所當然的雪白光滑肌腐之外,散發著年輕氣息的結實修長肉體,樣樣都顯示出千佳子已經是一個充滿了女性魅力,以及年輕生命力的成熟婦女。

「快點去浴室洗乾淨。」

千佳子略為遲疑的看了一眼元紘,最後還是走進了浴室。

(2)

千佳子頸上還是拎著頸圈,乖乖的坐在遊戲椅子上。

元紘再度挖取容器內的乳膏,塗抹在兩腿之間。

島貫手上拿著V8攝影機。

在這間昏暗的遊戲房裏,千佳子還是有著做夢一般的不真實感。

雖然有過男性經驗,可是卻不曾一次遭遇兩位。目前所發生的事,根本與她日常的感覺背道而馳。

「不要動。」

元紘仰頭潛進中間完全真空的椅子底下。嘴唇貼住千佳子的神秘洞穴。

「啊……」千佳子的身體,不禁僵直在椅子上。

剛開始的那一瞬間是嘴唇的感覺,可是一下子又變成一種莫名的柔軟碰觸,而且不停的在毫無防備的陰唇附近蠕動。

其實這就是舌頭,只是使用的方法,使用的地方不同,所帶來的感覺也不同,現在它不停的用輕柔的碰觸,在千佳子陰唇的周圍來回。與島貫剛才粗鄙的舐弄,簡直有天壤之別。

由於對手依然是一個可惡的男子,所以這種行為對男性經驗未淺的女大學生,來說,實在是一個羞死人的經驗。可是,如果只是以感覺來說的話,卻又不是那麼的令人難以忍受。不,甚至還有一種不可思議,微妙難言的感觸。就像全身包裹著價值昂貴的涓布一般。

「嗚……啊……」對方專心的蠕弄著陰唇縫裏的柔軟粘膜,並且用那涓布般的舌頭,不停的在該處舐弄。

這時的千佳子,不由得兩腿打顫,腰肢向上挺起。

一種似有似無的微著觸感,逐漸的轉移到她的神秘中心,開始經輕的滑近滑出。使得千佳子迷惑不安到了極點。

終於爬出椅子下的元紘,從背後親吻她的肩膀。

「啊……」千佳子不禁略感吃驚,因為她原以為在肛門、陰唇間蠕動的,正是對方的唇舌。現在她才發覺,原來那是兩根手指,利用乳膏的滑膩,在她的陰唇與肛門之間,淺淺的侵入。那種驚人的滑順,一點也沒有不舒服感。

元紘就這樣用舌頭,沿著千佳子的肩口,一直舐到她的耳垂。千佳子抗拒的意念,就在元紘的舐動之間,逐漸的消失,而且,在陰唇、肛門間挖弄的手指,更是奪走了她的抵抗力。

元紘絹般舌頭的愛撫,在結束了耳朵之後,重新順著兩邊的手腕,舐向手指尖,然後含住手指,輕輕的套弄起來。

千佳子相當的困惑,而且感到不安。自從元紘掌摑她之後,她便有了這種的感覺。既然對方開口說三天之後,會放自己回去,自己何不暫時乖乖的聽話,反正三天的時間,稍為忍耐一下就過去了。

看來繼島貫之後,就是元紘要來侵犯自己了。

可是面前的元紘,卻專心一意的舐著自己的身體,好像很有趣似的。

簡直就像在對待自己的戀人一般,不,甚至勝過戀人的程度。

第一,舐著手指指根,究竟是何含意。

根據千佳子以往極少的經驗,所謂的前戲,應該是指親吻以及胸部、陰部的愛撫。即使再加點料,充其量也只是到耳朵的愛撫而已。

兩者相較之下,元紘的愛撫完全超脫了千佳子的常識之外,雖然感到相當的不安,可是體內的性感,卻逐漸的激盪了起來。

「嗚……」千佳子眉頭微皺,小聲的呻吟了起來。

結束兩手舐弄的嘴唇,輕經按在撥開秀髮的玉頸上時,就像被針刺了一般,一種清晰甜美的衝擊,直上腦門。

元紘一邊吸著千佳子的香頸,一邊用那涓狀的舌頭,回處的舐動。

突然嘴唇離開了頸部,使得千佳子意外的呆怔當場,可是馬上又發覺對方的唇舌,已經沿著自己的背部,滑至腰部的附近,微微的蠢動著。

哦!千佳子大惑意外的迸發微弱的悲鳴。

就在元紘的嘴唇,再度回到頸部時,千佳子不禁大幅的仰起身子,柔軟的上身開始輕輕的顫慄了起來。

(不……)

眼眸緊閉的千佳子,在快美的烈焰包圍之下,盈溢出溫熱滑潤的液體,此刻的身體,簡直就像別人似的難以控制。

(3)

插在千佳子體內的手指,也感到了對方的收縮,以及溫熱的淫液,元紘不禁在心中發出竊笑。

所謂的經驗淺難以有感覺的說法,在女人的身上根本難以成立。

的確經驗豐富的成熟女性,比較能夠感覺到深度的歡樂,可是有時候經驗多的女人,反而會對男人的愛撫,產生抵抗力。

相較之下,處女以及近乎處女的女性,比較沒有抵抗力,而且大多會有強烈的感覺。甚至有人不但不能抗拒肉體的深度愉悅,反而失神昏絕。

除此之外,男人技巧的增減,也會左右女人的資質,就這一點來說,千佳子便是一個優等生。從略施愛撫時,她肌肉的逐一反應,便是最佳證明。

繞到千佳子面前的元紘,跪下來抱著千佳子的大腿,開始沿著大腿內側舐弄了起來。

此刻的千佳子,雖然咬緊牙拚命的忍耐,可是她的肉體卻微妙的來夾緊那兩根插在自己體內的手指,並且不停的盈溢出溫熱的液體。

就在此時,元紘的舌頭開始一根一根的舐弄苦悶僵直的腳趾頭,並且輕輕的含在嘴裏套弄。

千佳子已經全然的張皇失措,做夢也不曾想過自己的腳趾頭,竟然也是性感帶。當然也不會想過,會有男人如此的舐弄自己的腳趾頭。

不過儘管如此,源源不斷的快感,卻在身體的深處不停的激盪。

突然,貫穿秘處的兩根手指,開始展開了抽送,而且緊接著,元紘的嘴唇緩緩的從下腹,往上爬升到乳房的下方。一邊吻著嬌嫩的肌膚,一邊繼續著他機械化的愛撫。只見這時的元紘,股問的男根早已雄雄勃起,往上直指肚臍。

是雖然人也興奮了,可是卻沒有任何會插入的跡像,實在是讓千佳子不解。因為在千佳子的觀念裡,男人在經過一番愛撫之後,只要男根一挺,便會馬上進行性交。

事實上,大多數的男人都是如此。

因此,像島貫先前的插入,同時迸射出歡喜之潮的現像,實在是相當的普遍。

可是,元紘都是以兩根手指的插入,來代替性交,始終不曾插入男根,只是不停的進行前戲,大約在三十分鐘之後,元紘的愛撫,才終於轉移到乳房上來。

一般來說,這種經驗最長是三分鐘內,最快則在三十秒鐘之內,男人的手便會來到這裏。

同時,元紘的舌頭地無限貪婪的來到這裏。

「哈……」千佳子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原來藏匿在衣服底下,並不顯眼的兩邊乳房,昂然的向前凸出,從正面看來,美的就像倒伏的小碗一般。而且從旁邊側看她的乳房,只見圓聳的中心,裝飾著一個炫目的粉紅色乳頭。

該乳頭已經在不知不覺中硬起了,而且就在元紘舌頭的舐弄之下,一股從未有過的快感,直竄腦門。

千佳子不由得輕輕的顫慄了起來,自然硬挺的乳頭,在被含住的同時,一種燒炙般的愉悅,貫穿了她的全身,帶給她不可思議的感覺。

咕,「啊……」元紘柔軟的嘴唇,在千佳子的乳房上,不停的吸吻,讓她感覺到自己的乳房,是全身性感的所在。

元紘的嘴唇,終於沿著喉頭,來到了她的朱唇,緊緊的封住,同時,另一隻手也來到了乳房之上。

「嗯……」千佳子意識逐漸的模糊,可是還是轉過頭去。

對方是一個可惡的男人,而且旁邊的攝影機,還在拍錄著自己這種羞恥的模樣,自己怎能接受他的物呢?

「好好的讓我吻妳!」

在元紘的命令之下,無奈的千佳子只好回過頭來面對他,同時閤上了雙眼。

「唔……」元紘交互的合住千佳子的上下唇,舌頭在她的雙唇之間,來回的舐弄。

千佳子微聳著鼻尖,兩手緊緊的握住椅子的邊緣。

其實親吻是性交中,最自然的行為。可是,像這種這麼緊張,交合的嘴唇,所帶來的尖銳感,還是前所未見。

而且,元紘的手上塗有乳音,在揉柑乳房時,有著一種說不出的微妙感覺,而且手指微微的陷入其中。

結東上下唇的舐弄之後,對方的舌頭終於滑進了口腔之內,就像在滿是汽油的口嚨中,丟進了火種一般。

「嗯……」元紘的舌頭,纏著千佳子的舌頭畫圓,於是就像點燃了火焰一般,一種既痛且美的快感,在口腔中哄然而起。

想按耐住的想法,實在是太過放肆了,宛如處女般沒有經驗的自己,怎麼敵的過這位身經百戰的職業情人。

在元紘手掌揉搓下的乳房中心,毫不知羞傲然挺起的乳尖,在手指的捏弄之下,盈溢出無限的慾情。

「唔嗯……」就在千佳子回過神來時,兩人的嘴唇已經緊緊的交合,不,應該說是千佳千主動的追索著對方的吻。

這時的,攝影機,還是繼續忠實的拍攝著眼前的畫面。

就在千佳子慌慌張張的想要拋開自己的臉時,貫穿兩腿之間的兩根手指,突然展開了移動。

噢!追勝過剛才的強烈愉悅,一下子席捲而來,千佳子不禁主動的激動交纏的舌頭。

肉體官能的陶醉,使得她腦門陣陣酥麻,情慾雄雄的燃起。

而且,在手指的淺入淺出之中,陰部也不斷的分泌出淫液,一種融化般的舒服感,不斷的擴散至四肢。

(4)

「趴在這裏!」

元紘抱著千佳子來到隔壁的臥房,然後讓全身赤裸僅栓著頸圈的她趴在床上。

不過儘管這個時候,她的兩根手指還是一直停留在千佳子的體內。

越過攝影機的鏡頭,看到這副景像的島貫,不禁欽佩的五體投地,雖然對方抱的是自己喜歡的女人,可是她的技巧,卻折服了他,讓他無話可說。

不愧是身為一個午夜牛郎者,不但有張俊俏的臉,而且年輕精力旺盛。

看到眼前的景像,島貫這才明白,所謂的性,並非只是單純的性交。

事實上,島貫單單在觸摸千佳子短裙下的白皙大腿時,就已經全身酥麻,忍不住噴出了銷魂的陽精了,因此,面對千佳子這種女子,自己不知道究竟能夠維持多久的愛撫。

不過,到目前唯此,一切都是隨自己興之所致,自己根本無法像元紘一般,為了愉悅對方,使出這種各式各樣的別緻愛撫。

恐怕在元紘的顧客中,根本沒千佳子有這種美麗的大學生,可是他還是要每晚面對各種不同的顧客,滿足她們的不同需要。

所以說她的這種職業,還是滿辛苦的。

就在此時的島貫,逐漸也有一種奇妙的感覺,湧上心頭。

眼前的千佳子,原本白皙的肉體,已經染上了淺淺的桃紅色,而且不停的在難以克制的興奮下,發出了嗚咽般的呻吟聲,胸口不斷劇烈的起伏著。

如果千佳子日後要怨恨的話,也不能說是被綁架強暴,只能怪自己體內的潛在性感被喚醒了。

「只要多幾次經驗,讓她品味到性交的真正樂趣之後,便會有極大的差異。」

島貫想起了元紘以前所說的話。

現在的元紘。不正在千佳子的身上,實踐這一句話嗎?

插在股問的兩根手指,逐漸更深的展開刺戟,同時元紘也從大腿的根部開始,沿著美麗的內側大腿,不停的滑動他的舌頭。

「嗚……」趴在床上的千佳子,身體不停的抖顫著。

僅僅短短的一個鐘頭之內,千佳子的肢體實在不應該有這樣的變化才對。

可是就在元紘手指的翻弄之下,隨著愛撫,一一表現出不同反應的肉體,渾身通紅,已經恍若他人。

元紘沿著膝蓋的內側,舐到小腿肚,然後再從柔軟的腳底移到另一隻腳的腳掌心,並且再一次含住腳趾頭,一邊愛憮著小腿肚。

兩手緊緊的抓住枕頭的千佳子,簡直就像接受拷問一般,牙齒緊咬著床單,上身不停的扭轉掙扎。

不過,單單腳趾的吸吻,應該不會讓她如此的愉悅快美。緩慢在體內刺戟的兩根手指,更是刺激了她的性感,而且從腳趾爬升到大腿根部的舌頭,更是讓千佳子的戰慄,突然加劇了。

雖然千佳子的身材,相當的苗條.可是胸部卻頗為豐滿,而且大腿到臀部的曲線,更是別具一格的美。

在那充滿青春氣息的緊繃大腿之上,完美的球狀,宛若新剝的雞蛋一般的雙臀,豐滿的高高聳起。

元紘的嘴唇,就在這隆起的圓臀之下輕觸。

「嗚……嗚……」千佳子整張臉深深的埋在枕頭裏,臀部卻拚命的向上挺起,不停的扭擺,就像受到電擊一般,烏溜溜的長髮,胡亂的左右拂動。

那種吸吻頸子之後所流竄的快感,瞬間化為火焰,在千佳子的四肢,雄雄的燃起。

每當元紘的舌頭在臀部移動,千佳子的腦門便陣陣的酥麻。

就在那種感覺變為嘴唇,緊貼在臀部的表面,像吸盤緊吸著臀肉時,更使她一下子爆發了起來。

「啊……啊……」就在呻吟的同時,千佳子的嘴裏流瀉出哭泣般的嗚咽聲,一股炙熱的果汁,突然大量的湧出,濡濕了元紘的手指。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