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險的惡戲

就在此時,千佳子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

不過,不久她就會明白,這只是剛開始而已。

(5)

用自己的腳,大大的撥開千佳子一雙修長大腿的元紘,拔出了插在對方體內,將近一個鐘頭之久的手指,然後迅速的將自己硬挺的男根,抵住那濡濕的花唇,靜靜的將那火焰般的尖端,插進燃燒般蠢動不已的花唇。

「啊……」前所未有的擴張感,使得千佳子全身一僵,可是闖進的男恨,卻意外的滑順。

簡直就像停格的拍法一般,淺淺插入的男根,一邊重覆小幅度的刺戟,一邊緩緩的沉進臀部的深處。

「唔,噢……」對千佳子來說,這是一種前所未有的強烈愉悅的連續。

目前的千佳子,根本不知道何謂高潮。

可是現在的自己,就像身在薄薄的一張紙外,再一次激烈的愉悅,可能就會讓自己登上首次的歡喜絕頂。

不過,元紘卻不肯一下子貫穿到底,只是頻頻的刺進,緩緩的到達子宮的入口。

不一會兒,才開始他的攻擊,就在此時,一種莫名的巨大痙攣,就要在體內爆發了,……千佳子也有這種預感。

元紘突然停住了他的攻勢。

「從後面是第一次吧!小姑娘。」

一邊抓住千佳子的手腕,左右大大的分開,一邊在她的耳邊低語。

「是吧!」

「嗯……」陶醉在劇烈興奮中的千佳子,只能呻吟點頭來取代口頭的回答。

「沒有這種經驗吧!」

在耳垂被吻吸的情況下,千佳子只能皺著眉點了點頭。

「不過,妳的身體真是不賴,像妳這極令人垂涎的身體,已經好久沒有過了。尤其是妳的臀部,更是叫人銷魂,第一眼看到時,便認為這是最棒的臀部,沒想到果然真是如此。」

既然有機會抱著這個臀部,當然要徹底的疼愛一番,而且要讓妳體會到兩次以上難忘的銷魂滋味。

話一說完,元紘便再度以唇吻住千佳子的香頸。

「啊……」就像在證實元紘的話語一般,呈大字大開的四肢,突然從趾尖升起了一陣酥麻的快感。

遠比最初刺穿千佳子的一擊,更使她產生了巨大尖銳的戰慄。

取代手指貫穿蜜洞的巨大灼熱之證,開始在深處展開慾情的鼓動。

吸附在頸部的雙唇,那雙遠比其他男人柔軟的雙唇,突然更加綿密的展開挖掘性感的攻勢。

元紘再一次的從千佳子的背部,舐向她的雙腕。

結束了上肢的動作之後,元紘的男根深深的插進底部,然後以它為軸心,開始如時針般的一百八十度旋轉自己的身子,展開活塞運動。

濕液早已源源不斷流出的千佳子,在男根的刺戟之下不禁歡喜的大起顫慄。

不過,與千佳子的預感似乎有所不同,好像離高潮還有一小段的距離。

男根的刺戟以及熱情的愛撫,早已讓她的肉體有了更高層的燃燒,所以好不容易才開始的慢攻勢,根本無法讓她馬上達到絕讚的高潮。

「現在我們開始來數數兒,數到一百以後,才能休息。」

在耳語喃喃自語的元紘,再次展開中斷一會兒的刺戟,每當退出的男根,再次插入時,便數道:

「一……二……三……」

他的抽插速度,依然令人心醉神迷般的遲緩。

不過,這也是一種太快時,不會對宛若處女的身體,形成太強的刺戟,太慢時,也不會使快感中斷的絕妙速度。

而且,隨著反覆不停的刺戟所擴散燃燒的愉悅,形成了相乘效果的劇烈痙攣,不停的在全身出現。

「啊……」千佳子一邊發出嗚咽般的呻吟聲,一邊隨著元紘數數兒的聲音,不斷的吹拂出熾熱的氣息,同時,盈溢而出的淫水,溫熱的圍繞著元紘的男根。

「五六……五七……五八……」隨著數字的增加,肉體的性感烈焰,也逐漸的從深處升起。

一旁的島貫,拚命的吞著口水,只見那宛如白桃般隆起的大學生屁股,不停的吞嚥著元紘的男根,連同性看了都為之屏息。

毫不間歇的在臀部裏起落的男根,滿足粘糊糊的淫水,並且不停的發出卑猥的聲響,因此,不會讓人感到同情。不過,如果不曾遇到元紘這樣的男人時,終其一生都無法的瞭這種愉悅。

可是明瞭了這種愉悅之後,千佳子即被烙印成一個絕對無法接受普通結婚的女子。

「九八……九九……」

就在元紘的抽插,達到第一百次時,千佳子已經鼻息咻咻,伸出四肢,不停的隨著男根的進出,發出歡喜的嗚咽聲。

「啊……」終於男根拔了出來,就在這一瞬間,流瀉出前所未有的嘆息聳。

可是千佳子卻沒有就此獲得解放。島貫馬上取代了元紘,將硬直的男根,隨後插進。

這強勁的衝刺,使得千佳子大聲的呻吟了出來。

而島貫也同的想大叫出聲,因為比起剛剛站立的體位,這時的千佳子的身體,就宛如另外一個人的身體。

原本還有如未開發的處女身體,在歷經了兩小時的時間之後,竟然已經變成一副爛熟的肉體。自己的男根,就好像要被她的身體所溶化了一般。

島貫緊緊的攀附在千佳子的肩口。

(原來女人的身體,就是如此的甘美。)

心頭首次湧起了這種感覺。

那圓聳惱人的臀部,以及緊裹著灼熱男根的肉襞,使得島貫有了一種難以言喻的舒爽,快樂的幾近銷魂。

到了這個時候,島貫才終於瞭解,為什麼世上的男人,會這麼喜歡快速的性交。

這已經是第三次了,第三次接觸到千佳子美麗的肉襞,第三次急射出歡喜的陽精。

島貫不禁為了這種完全不同於以前自慰的愉悅,深深的有了感動。

可是現在圍繞著男根的女體,是那麼熾熱、豐潤,而且那種滑膩,粘人的觸感,是這麼的陌生。

不,或許只有千佳子才會這麼的例外,例外的讓自己吃驚。

對,一定是這樣,所以在元紘這種專家的調教之下,這具稀有的肉體,終於就此覺醒,宛如盛開的花朵一般。

「現在快點抽動吧!」

在元紘的說話聲中,島貫再也不能一直維持不動,可是一動,第四次的爆發又馬上要來臨了。

不過,島貫的害怕的並不是再次爆發,而是對方的女體,洋溢這麼甘美的魔力,當然使他還想再品味久一點。

「就這樣換成面對面的姿勢吧!」

「可是這樣會不會很困難?」

「沒關係。我在一旁幫你。」

元紘於是將身體交合的兩人,左邊的往下半轉,使兩人轉成了面對面的姿勢。

(6)

「啊啊……」變成仰躺在島貫身上的千佳子,抓著兩邊床單,發出了悲鳴。

島貫的男根,整根盡沒入左右大張的兩腿根部。

「真棒,千佳子。」

在下面的島貫,一邊無限舒服的緊抱著騎在自己身上的健康女體,一邊從不同的角度,感受緊裹著男根的肉襞觸感。

就在這個同時,千佳子也在新的刺戟之下,逐漸喪失了理智。

這種男在下,自己在上的體位,比起趴伏的姿勢,更叫人難為情。

就在身心毫無防備的時候,元紘再度對她的身體,展開了全面的愛撫。

單只是她的嘴唇貼在柔軟的肌膚上,就使得千佳子淫液直流。

已經苦悶難耐的身體,以及盈溢不止的淫液反應,讓島貫發覺了,更是令她難為情。

與元紘兩人是第一次見面,可是島貫卻是透過姊姊所熟悉的人,所以這時的恥辱感,遠比和元紘性交時,要大了好幾倍。

一邊陶醉在性交的喜悅中,一邊又想極力的扼殺性交中的反應,可是對宛若處女的千佳子來說,這種方法她並不熟悉。

不過,即使瞭解也無法去抗拒。

除了深抵體內的島貫之外,元紘的舌頭與手指的愛撫,更是挑起她無限鮮烈的愉悅感。

「噢……」千佳子的淫水,更加大量的盈溢而出。

元紘的舌頭,在男根進入的陰唇附近,專心的舐弄了起來。

千佳子濡濕的身體,與意識無關的逐漸套緊島貫的男根。

這種感覺,使得體內的男根突然猛的跳動,傳來了劇烈的鼓動。

「唔啊……」一種奇妙的爆發前兆,又再次燃燒了千佳子的全身。

「喂!我再忍不住了。」

島貫戰慄的說。

「好!現在就讓我們一起快樂上天吧!」

「好,好不好?」

「啊!隨時都可以毫無顧慮的發射。」

隨著呻吟聲,島貫從背後緊緊的握住千佳子的雙乳,並且在她的耳邊呢喃。

就在他一邊揉捏著年輕柔軟富有彈性的乳房,一邊含住對方的耳朵,輕輕吸吻的同時,一股峻烈的衝擊,突然襲向溫熱溼中的男根。於是從千佳子的臀部下方,猛然挺起腰肢,直衝到底。

就在此時,舐弄著陰唇的元紘的舌頭,突然移到偷偷往外窺探的真珠之上。

千佳子的體內,也泉湧出陣陣燃燒般的慾情。

從來不曾發覺所謂的男根,所謂的性交,是如此舒服,如此的令人愛怨。

現在深入體內的男根,已經像隻大開的傘一般,隨時要將自己送上愉悅的顛峰。

「啊啊……」就在島貫奮力的一衝,直抵子宮的入口時,千佳子終於流瀉出悲嗚般的呻吟。

就在全身的骨肉幾近拆散的喜悅痙攣,及淒美絕頂的衝刺中,千佳子終於被送上了愉悅的顛峰,眼前儘是跳動不實的錯覺。

再度為世所罕見的性交之樂所包圍的島貫,終於再一次的傾瀉自己滾熱的精液。

「啊,啊……」全身上下完全沉溺於官能歡樂的千佳子,再一次發出了兩、三聲的小狗叫聲,同時四肢大起痙攣,被推向了遙遠的邊際,終於在陶醉之中,意識淪喪,整個人深深的沉入床中。

(7)

島貫在沙發上醒來,一看手上的手錶,已經是三點五分了。

起身走到冰箱前,打開冷藏室的門,拿出了一罐咖啡。

此刻的他,頭腦還是有點沉重,可能身體太疲憊了,或者元氣大傷的緣故。

不過,應該不會是睡眠不足的緣故。因為昨天把千佳子帶進這間房間之後,與元紘兩人便一直纏著她不放,直到天亮。

在這期間,除了吃過一頓飯之外,睡覺已經是五點時的事了。

一下子睡了十個鐘頭,實在是他有記憶以來,所不曾有過的事,而且這般的熟睡,對他這位近日飽受煎熬的人來說,實在是有點難以置信。

現在的心惰,就像三十年的積垢,完全被洗清了一般,有著無比舒暢的感覺想到以前自己在一般社會中,為了保住飯碗,老是庸庸碌碌的過著生活,不禁感到相當的可笑。

一旦丟去了無聊的虛榮、以及廉價的自尊心,竟然會是如此的清鬆。除了心情的輕鬆之外,連自己小腹微微的身體,頓時也變得輕快了許多。

喝了兩口罐裝咖啡的島貫,突然聽到了某種細微的聲音。

從微閤的臥房房門,傳來了有人輕聲哭泣的聲音。

(難道……)

原來在島貫擺平在沙發椅之後,元紘還是在臥房裏,繼續著他與千佳子的性交。在這期間,元紘從未射過一次精,簡直就像把性交本身當成前戲一般,一直玩弄著千佳子。

再後面的事,島貫也就不知道了。

手上拿著罐裝咖啡的島貫,悄悄的打開臥房的房門。

「嗚……」

只見床鋪的上面,依然持續著兩人的性交。

千佳子跨坐在仰躺的元紘腰上,兩手支著前方,同時以硬直的男根為軸心,上下的運動著她美麗的臀部。

發覺到島貫存在的元紘,抬起了上半身。

「休息過了嗎?」

「嗯!那像妳一直這麼有精力?」

「沒辦法啊……這個小妞始終不放過我呀!」

「難道你們真的玩了一整天嗎?」

「像她這種漂亮的小妞,應該是很喜歡性交的。」

元紘一把抓住了千佳子的下顎。

「是不是啊?小妞。」

「嗚……不要……」

千佳子閉緊了雙眼,一副想要哭出來的樣子。

「怎麼?忽然不高興了呢?」

元紘經輕的搖恍身上的千佳子。

「啊……」在悲嗚般的鼻音中,千佳子緊緊的摟緊元紘的身體。

在經歷了一整天的性交之後,千佳子的身體已經完全被元紘的男根所支配了。

在島貫睡著了之後,就千佳子個人的記憶,就已經歷經了五次的絕頂感受。

在過份激烈的歡喜中,千佳子早已頭昏目暈,腰酸背痛了起來。

而且,那種絕頂的餘韻,確實殘留在大腿、腰部的中央,喚醒了綿延不斷的甘美戰慄。也就是說,在這五次的到達絕頂高峰的過程中,性高潮根本就是一波按一波的緊跟而來。

只是……第六次的絕頂感受,遲遲不來。第五次的絕頂感受,卻已經離去頗遠了。

不過它的原因,既不是為了刺戳變淺了,也不是為了官能已經完全滿足了。

在一刻也不間歇的多樣化愛撫中,千佳子體內的性感早已雄雄的燃起,為了追求更深一層的絕頂感,拚命的扭動。

眼看第六次的高潮,已經再次的迫近了。

可是卻假裝不知道,突然放慢了攻擊的速度,甚至偶而中斷了那麼一下。

然後,等到千佳子稍緩鬆緩下來時,再一次將她推向絕頂的高峰。

當然,在這期間,他還是不停的吻吸著千佳子的玉頸,揉搓著她的乳房,摸弄著她的臀部。

其中重覆最多的動作,就是數百下緩慢的抽插攻勢。

「一……二……三……」

一邊在耳邊輕輕的細數,一邊不快不慢慢的將自己的男根,切實的送進子宮的深處。

對千佳子來說,這種快樂幾近地獄的快樂,而且也是一種從未有過的甜蜜地獄。

「來,小妞,讓大夥兒來欣賞一下,妳是一個多麼喜歡性交的女大學生吧!」

挺動腰肢數次的元紘,依然在絕頂高峰的跟前,中斷了他的攻勢,然後抱著千佳子的細腰,以兩人緊緊結合的姿勢下了床來。

「你要幹什麼?」對著訝異不已的島貫說。

「你快去準備攝影機吧!」話一說完,便抱著千佳子回到了遊戲房。

(8)

好不容易離開了男根的千佳子,身上只留白色的高叉三角褲,以及脖子上的頸圈,再度站在攝影機的前面。

這種突如其來的變化,不禁使得千佳子彷若夢中。

重新意識到當初被綁架,被奪去手腳自由時,那種被殺的恐懼,以及後來對暴力的害怕。

被抱一事,實在是情非得已,不過,或許只要自己聽話,就會被早點釋放。

在被島貫強暴之前,一切都在千佳子的預期中進行。可是從元紘出現之後,一切便完全狂亂失序了。

在他一個接一個的愛撫之下,自己不但來到了絕頂的高峰,同時也享受到新鮮強烈的喜悅感。

在這種歡樂中覺醒的身軀,連自己都無法接受。

官能的美感,奪走了女大學生的理智與羞恥心。

直到現在再度回到攝影機前,千佳子才恢復了自我。

「你……你要讓大夥兒欣……欣賞什麼……」

不安的抬頭望著元紘。

「妳應懂的,如果以後如想提出控訴的話,這個錄影帶就會傳到大夥兒的手裏,讓大俠兒欣賞,當然,如果妳不提出控訴的話,誰也不會看到它。這一切的一切,我也是極不得已的。」

元紘從千佳子的腋下伸出手來,將她緊緊的抱進懷裏,然後看著島貫。

「好了嗎?」

「OK。」

「那就現在開始吧,妳就面對著鏡頭站好,如果有絲毫的反抗,我們就一直重來,直到拍好為止,當然在拍好之前,妳也別想回家。」

元紘的雙手,從背後摟住了千佳子的雙肩,嘴唇同時也貼住她的耳垂。

「啊……」在明亮的燈光之下,千佳子不禁全身僵硬,而且微微的戰慄了起來。

自己的身體,究竟從何時起,變得如此的淫蕩?對……對了,就是從昨天開始。從昨天開始自己的身體,便陷入了這種瘋狂的貪慾之中。

「唔……」元紘的手,摸弄著那自然微捲的長髮,然後手指順著後背輕輕的往下劃。

只見那柔嫩白皙的裸體,害羞的輕顫了起來。

千佳子咬緊了牙根,恐懼到了極點。一想到日後,這卷不堪入目的錄影帶,將會流入其他人眼中時,不禁不有的顧忌的屈服於對方。

不過,從內處開始燃燒的肉體,在元紘的手指技巧之前,根本招架無力。

就在對方手指一邊輕輕的敲著背後,一邊來回的愛撫之下,呼吸已經逐漸紊亂,同時四肢也劇烈的疼痛了起來。

元紘的手指,終於來到了裸露在高叉底褲的大半臀部,五根魔指或開或合的撫弄了起來。

「啊……」就在陶醉的歎息聲中,千佳子緊夾著的大腿,不自然的顫抖著。

或許,全身最敏感的地方,就是這個美麗白皙臀部。

元紘突然撇開了手指,重新來到右邊的耳緣,沿著耳緣經輕的愛撫了起來。

頭兒低垂的千佳子,右手指滑進耳朵的同時。

「嗚咕嗚……」不禁仰起了臉,深深的大吸一口氣。整個腦子就像崩潰了一般,喪失了所有的思考能力與意志。

而元紘除了右指之外,其他的一概按兵不動。

緊接著手指從左右的腋下,來到了側腹,停留在苦悶劇跳的胸口。

「啊……唔……」手指撫弄著疼痛漲滿的乳房,就在嬌羞勃起的乳頭被碰觸到時,千佳子的雙腿不禁劇烈的顫抖,整個身體好似搖搖慾墜一般。

一種快美的戰慄感,不停的襲向燃燒般的蜜洞深處,就在乳房被擠壓,揉弄的同時,千佳子情不自禁的劇烈痙攣了起來。

「把腳張開。」

「哈啊……」千佳子怯怯的左右張開修長的雙腿。

「好,再把妳的底褲往上拉。」

「可……可是……」

「快照我的話做!」

低垂著頭的千佳子,只好伸出兩手,猶豫的摸著底褲的前面兩端。

就在這個時候,島貫已經用V8攝影機,準備來個大特寫。

「啊……」終於拉高了底褲兩端。如此一來,柔軟的底褲便緊緊的裹住神秘的三角,陰毛以及陰核的模樣,清楚的浮現出來。

而且,更令千佳子羞怯的是,已經盈溢而出的溼液,逐漸的濡溼了底褲的下端,清楚的顯現出濡溼的水印。

看來這就是元紘故意要讓千佳子,再度穿上底褲的理由。

單單只是這樣的愛撫,她的底褲便如此的濡溼了。

將手再度伸到臀部的元紘,抓住了高叉底褲的兩端,拉向中央,使得底褲剛好『T』型,緊緊的陷入臀部的內溝中,然後手指再愛撫著已經完全裸露在外的兩邊圓臀。

「咕……啊……」就在這種尖銳的愉悅中,千佳子的大腿已經激烈的顫抖了起來,被拉起的底褲微聳處,更是淫亂的冒著熱氣。

「嗚啊……」元紘的手首次抓住臀肉,就像在試驗它的彈性似的,用力的揉搓,如此一來,千佳子更是拚命的扭動上身,同時淫液不停的從身體的肉處,盈溢而出。

「千佳子,妳的底褲已經這麼溼了呀!」

越過千佳子的兩腋,元紘的手指開始在底褲的濡溼中心,輕輕的來回撫弄。

「喔……」千佳子雙手掩著臉,拚命的咬緊牙。

可是全身的性感,已經全部雄雄的燃起,同時慾情的渴求,更是使得她身體疼痛不已。

手指沿著淫熱的底褲下端,往陰核的方向輕壓,同時來回的愛撫。

「啊……」千佳子滑潤的下腹,就像再出按耐不住似的,拚命前後彈動,而且毫無止盡的淫水,已經大量的流出。

「脫下妳的底褲,千佳子。」

千佳子汗涔涔的胸口,劇烈的上下起伏,同時悄然的將底褲的兩端,拉下了大腿的根部。

元紘就在這大腿根部閃爍著淫光的陰毛處,來回數次的倒撫,使得她全身輕顛不已。然後再次將手繞到臀部的後面,往那毫無防備的內溝下撫,手指同時插進那秘密疼痛的肛門。

「喔……」上體後仰,千佳子在陶醉的痙攣中,逐漸喪失了理智。

對第六次絕頂高峰的渴望,使得千佳子全身因身體的深處,激烈的興奮與痙攣,而開始苦悶不已。

就在她配合著出入肛門的手指移動,不停的發出呻吟聲的同時,淫液大量的流瀉而出。

於是這位折服在一根手指下的女大學生,便在攝影機前,底褲半退的發出歡喜以及進躁的嗚咽聲。

就在此時,元紘的另一根手指,又再貫穿前方濡濕疼痛不已的蜜洞。

「哇啊啊……」千佳子當場崩潰似的哭了出來,最後終於蹲了下來。

(9)

「已經忍不住了吧!」

站在千佳子前方的元紘,脫抖了自己的底褲,一把抬起了對方的下顎,將自己硬挺的男根徐徐的湊近。

「來吧!這就是妳最想要的東西,好好的舐舐它吧!」

說著,不停的用灼熱的男根,交互的摩搓千佳子的左右雙頰。

「咕嗚,嗚……」千佳子美麗的臉龐,不停的抽動著,同時不由自主的伸出一隻手來。

口交並非是第一次的經驗,可是像今天這樣昂奮,因期待而顫慄的經驗,卻是前所未有的事。

而且更讓千佳子驚訝的是,從昨天開始一整天貫穿自己身體,忙碌進出的男根,現在依然面脈奮張,堅挺怒拔,宛如生根般的硬挺。

就在嘴唇徐徐的接觸到龜頭的尖端時,美麗的眉間突然皺起了細紋。

一股強烈的悸動,從口腔中擴散開來,就如同身體的其他部份一般。

不,現在衝擊更比以前尖銳上數倍。

就在嘴唇被塞滿時,一種快感直驅大腦。

瞬間,千佳子陷入了恐懼之中,開始害怕自己會第二次,第二次墜入那難以掙脫的慾海。

可是那令人窒息的慾望,卻使得她的口腔,從喉嚨的深處到胃,雄雄的燃起火焰。

千佳子閤上雙眼,嘴巴往下一沉。

「喔……嗚……咕……」就在龜頭擦過上顎,碰觸臉頰的內側,深抵喉嚨時,一種連續愉悅的感覺化為飛沫,直奔腦際。

「嗯……」雖然心中相當的恐懼,可是千佳子還是開始撩動她那柔膩的香舌,同時輕輕的搖晃起美麗的臉龐。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