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險的惡戲

男根的每一次衝擊,都使得她腦中的血管,因為慾情與喜悅的痙攣而賁張。

「千佳子,現在用妳自己的手指,觸摸妳的小穴。」

兩手插腰的元紘,用著絲毫紊亂的語氣命令她。

千佳子於是中斷了嘴巴的套弄,輕輕的皺了一下鼻根。

「不快點聽話的話,我會讓妳不得休息。」

雙眼微垂的千佳子,只好看著拉下的底褲,手指緩緩的滑向自己濕潤的陰處。

「伸進去一點。」

「嗚……」食指於是沉進了洞口。

過多的炙熱與滑潤,使得千佳子自身也不由得經顫了起來。

「好,現在就開始來個一百下的舐弄吧!」

「!」

在頭昏目眩的興奮之中,千佳子再度展開了嘴巴的套弄。

自己的手指雖然纖細,可是貫穿了蜜洞的那種尖銳的感覺,更是數倍於口腔中的性感,使得她不禁自然而然的,用力吻吸起口中的男根。

同時,更加濕潤的蜜洞,也無意識的套緊了食指。

而手指也配合著口腔的律動,開始緩緩的在洞中出入。就在手指的移動之下,口腔的律動,就像受到了煽動一般,逐漸的快過了起來。

終於到了第一百下。

「好,現在換到肛門。」

「嗚!」

喉嚨深處已經雄雄燃燒的千佳子,一邊輕抽男根,一邊將濡濕的手指,插進肛門,再一次開始抽動。

從蜜洞換成肛門之後,那種尖銳的感覺更是染上了另一種新鮮的色彩。同時,焦躁與慾情的甘甜疼痛,更是雄雄的燃起。

「好,現在再將另一根手指插進小穴裏。」

「啊……」就在悲嗚與嬌啼聲中,千佳子再一次將另一根手指,一起插進蜜洞,重新開始展開抽動。

歷經了二百次的口交之後,千佳子的性感已經完全的燃起,可是始終還是無法到達絕頂高峰。

「現在躺下來,我們要開始玩真的囉!」

底褲被拉下來的千佳子,於是裸著身體只帶著頸圈,仰躺在地板之上。

兩腿大張的元紘,隨即俯身貼著呈大字狀的千佳子,順勢將自己的男根,送進了大腿根部的蜜洞之中。

「啊啊……」就在愉悅的呻吟聲中,千佳子四肢痙攣,全身泛起了紅潮。同時,從子宮的深處,釋出了一種似乎要溶化全身般的愉悅。

而且乳頭也昂然悄立,整個腦部好似燃燒了一般。

「如果想要的話,就說幹我,好不好?來,這次換妳千佳子來數數兒了。」

兩手叉在千佳子腋下的元紘,開始似伏地挺身的姿勢,展開了挺動。

「嗚嗚,一……啊……二……」

這次的性交是一種機械化的正確姿勢,速度要比過去來得快速,不過,依然不顧自己的快樂,只是公式化的挺動自己灼熱的男根。

千佳子一邊扭擺著頭,一邊緊抓著地板,不停的上下挺動白哲的裸體。

剛剛的百次律動,並未讓千佳子有絲毫的休息空隙,同時延遲了愉悅的上昇。

這次也與之相同,可是感覺的深度卻有所不同。

第六次的絕頂感受,的確又迫在眉睫了,可是這一次也不是蒙元紘所賜,而是千佳子意圖崩潰。

其證據就是在元紘與千佳子的交接點,僅限於男根與蜜洞而已。

而千佳子這一方,則瘋狂的期待著渴望的東西。

「三十一……三十二……」

就在數數兒的話聲中,每一次男根的出入,都伴隨著哭泣聲,在千佳子的身體上發出陣陣奇異的聲響。

「四十五……四十六……啊啊……」

千佳子滑潤緊繃的腰肢,開始無意識的扭擺了起來。同時濡濕的蜜洞,也緊緊的夾緊男根。

在攝影機後面的島貫,不禁看的口水直流。

對這位在學的女大學生來說,這實在是一種殘酷的凌虐。

如果是一位普通的男子的話,絕對不會做出這種事來,在千佳子這種灼熱甘美女體包圍之下,以及面對著她那種如哭似泣的眼胖,早就忍不住射出精來了。

可是元紘卻絲毫不受動搖,一邊仔細的端詳著千佳子的恥態,一邊以同樣的速度,繼續挺動。

「七十八……啊……七……咕嗚……啊……」

在汗水下更形嬌艷的容顏,拚命瘋狂的左右搖晃,這時候的千佳子,就像要尖叫似的本能的抓住元紘的雙腕。

「快……快不行了……」

在今早開始未曾停止進入自己體內的灼熱印記之下,千佳子的肉體,終於忘了所有的驕傲、羞恥……而宣告崩潰了。

緊緊的抓住元紘的雙腕,就像得了熱病一般。

「啊……啊……」

就在含糊的話語中,千佳子大膽的往上挺動腰肢。

「快說,千佳子。」

「唔,啊……不……不要……啊……」

元紘端詳著話不成聲的千佳子,突然中斷了他的挺動。

「不要……動……你快動啊……」

就在嗚咽聲中,千佳子情不自禁的吶喊著。

「不說嗎?」

「嗚,啊!」

元紘的嘴唇一貼住千佳子,千佳子便忘我的顫抖丁起來,同時也忘了身邊攝影機的運轉,情不自禁的伸出舌頭,與對方舌頭交纏,瘋狂的回吻。

「喔喔……」兩人的舌頭,已經無數次的交合了,可是始終無法消除她的苦悶。

可是元紘卻只是拔出他的男根,凝視著千佳子慾火高漲的模樣。

「啊……」就在悲嗚聲中,千佳子緊緊的樓住元紘的脖子。

「快……快動,奧!我要你幹我,求求你。」

一邊哭泣著,一邊狂吻著元紘的俊臉。

不久,挺動又再度展開了。

摟著千佳子雙肩的元紘,開始加快了速度,毫不留情的挺動,毫不留惜的挺動他的男根。

「哈啊……」簡直就像連珠砲一般,男根每次的插抵子宮,都使得千佳子噴出愉悅的火花。

終於,千佳子的肉體達到了魂消魄散的絕頂境界,而元紘也像在靜候這一剎那似的,嗚金收兵了。

就在淒厲的衝擊,以及灼熱陽精的澆灌之下,千佳子官能的組織終於被破壞了,淫液與失禁的尿液迸射,登上了第六次遙不可及的永遠次元。

第三章 奴隸宣誓書

(1)

走出電梯,甲野佳奈子筆直的走向製作力公室,突然被牆角出現的人影所吸引,不由自主的停下了腳步。

「早,室長。」

「啊!早!」

看清楚對方是島貫的佳奈子,微微疑惑的皺了下眉頭,繼續舉步向前。

「這趟出差很辛苦吧!我可是一直等苦妳啊!」

佳奈子揪了島貫一眼,心知肚明他話中的含意,絕對是想對洩露機密一事,來番甜言蜜語的解釋,不過,他所說的一直等候著她,應該不是假話,雖然慶功宴之後,自己便匆忙的趕赴大阪,來不及將他的事向上級報告,而且滿腦子的工作,使她根本忘了這一回事,不過,島貫本人在這幾天裡,一定是夜夜難眠,原本入杜時,極有希望成為未來領導階層的人,落到了今天這種地方,實在是令人可惜。

只是眼前的島貫,表情卻是如此令人厭惡。

「室長,可不可以撥點時間給我。」

島貫不停的搓著手,仰頭凝視這位身高比自己高的佳奈子。

「什麼事?如果你想談的是那一回事的話,大可不必開口,有關你的處分,大概會在今天決定。」

「哈!我要談的不是那一回事,而是有關妳妹妹千佳子的事。」

佳奈子聞言減緩了步行的腳步,回頭看島貫一眼。

「千佳子怎麼了?」

「這……室長,妳可知道千佳子去了哪裏?」

「應該是去上學才對。」

話一說完,不禁想起出差在外時,就是不放心千佳子一人在家,所以曾經打了好幾次電話回家,可是彼端傳來的總是千佳子留在電話答錄機的聲音。

「姊姊,我要去朋友家住兩天,請妳不要擔心。」

昨天夜裡,趕回家的佳奈子,發現千佳子還是不在家時,就已經相當的擔心了。

「島貫,難道你知道些什麼嗎?」

「這個嘛!如果妳有時間的話,請隨我到會議室一下。」

島貫不懷好意的笑了笑之後,便率先走向會議室。

「首先,請先看一下這個。」

一進到會議室內,便從皮包裏取出一卷VHS的錄影帶,放進錄影機裏。

訝異的望著島貫的佳奈子,不久便皺著眉頭,若著螢幕上顯現出來的影像。

只見螢幕上出現了一對赤裸的男女,正在進行淫穢的的性遊戲。

「島貫,你太亂來了。」

佳奈子尖銳的大聲叱責島貫。

「不要生氣,妳再看清楚一點,妳不是想要知道千佳子的事情嗎?」

佳奈子強忍憤怒的心情,再次回過頭去注意畫面上的男女。

不一會兒,佳奈子臉上的表情,變得相當的驚訝而不相信。

「這……這是……怎麼這麼像……」

就像懷疑自己的眼睛有問題似的,佳奈子靠近了螢幕,認真的盯著那位年輕女郎的容貌。

「這個女的怎麼和千佳子那麼像?」

「……」

螢幕上,神情陶然的千佳子,正配合著男子的挺動,不停的流洩出銷魂的叫聲。

「不……不可能,千佳子怎麼會做這種事……」

佳奈子好不容易才回過頭來看著島貫。

「真的是千佳子嗎?」

「室長的眼睛應該比我好才對。」

「你怎麼有這……這種錄影帶?」

「昨晚,有個男人拿給我。」

「誰?」

「就是現在正和千佳子忙在一起的男子。」

「為什麼?」

島貫切掉錄影機,拿出錄影帶。

「讓我們開誠佈公的說吧!這位男子想和室長來點交易,所以拜託我來出面。」

「你一定知道他是誰,快點告訴我。」

「妳還是當面問他吧!」

島貫低頭看了一下自己的手錶。

「那個男的,大概快打電話進來了。」

「什麼?島貫,你……」

就在準備質問他的同時,會議室的門口,響起了幾下敲門聲,一位女性職員探進頭來。

「對不起,室長,妳的電話。」

「我在這裡接。」

佳奈子瞄了島貫一眼,走進電話機旁,拿起了電話。

「你好,我是室長甲野。」

「我是島貫的好友御國,島貫在吧!」

「嗯!在。」

「這麼說來,妳已經看過帶子了。」

「是……是的……你是誰?」

「我就是妳妹妹的性伴侶啊!」

「什麼?」

「哈哈!只是跟你開個玩笑而已,其實,我是想用那卷錄影帶,和你來點交易,如何?」

「千……千佳子到底在哪裏?我要她出來聽電話。」

「對不起,在妳還沒有答應這邊的條件時,還不行。」

「你在說什麼?」

「很簡單,條件只有一個,就是要妳聽從島貫的話,這樣可以嗎?」

「什麼?」

「如果不答應的話,這卷帶子將會送到社長兒子的手裏。」

「等一下,請你不要這樣做。」

「如果對方也拒絕的話,這卷帶子將會送往專門店複製,然後透過認識的業者,在錄影帶店裏流通。」

「從今以後,請妳好好的聽島貫的話吧!」

「啊!」

電話突然切斷了。

錯愕不已的佳奈子,不禁全身一陣寒顫。就在不知不覺中,島貫已經從全身包裹著制服的佳奈子背後,,緊緊的貼住她,一邊嗅著她玉頸的香味,一邊伸手偷襲那迷妳裙下的圓聳臀部。

「啊!你在做什麼?」

大吃一驚,伸手拂開島貫的手。

雖然對方緊瞪著自己,可是島貫依然嘿嘿的淫笑著。

「室長,妳真漂亮,所以才會不知不覺的被妳吸引。」

「不要亂來,你和那個御國是不是共謀。」

「請不要說我們兩人共謀,我們只是有點認識而已,對了,那個傢伙跟妳說些什麼?」

「他……他說要我聽你的話。」

島貫膠著的眼光,直溜溜的看著佳奈子。

「是嗎?那室長的回答是什麼?」

「這個叫御國的男子,到底是誰?」

「好像是一個無賴,如果以我們的眼光來看的話,應該是個無賴。」

「你不要胡說。」

「不,我說的是事實,不過,正確的說他是一個午夜牛郎,專門吃軟飯,討女人喜歡,而且來往的都是一些無賴。今天,如果只是利用千佳子來拍錄影帶的話,都算還好,可是如果是要操縱她的肉體的話,妳將再也找回她了。」

「啊……島貫,千佳子現在到底在哪裏?」

佳奈子抓住島貫的手腕,拚命的搖幌他。

「我也不清楚」

「你騙我!」

「反正一定是平安無事,只要室長妳有好的表現,她就會馬上被放回來。」

佳奈子聞言突然退開了身子。

「你們倒底想要什麼?錢是嗎?」

「錢當然要,不過……」

「莫非是有關你的處分的事?」

「那當然也是。」

「其他還要什麼?你快說。」

「千佳子小姐!」

「!」

「其實我一直愛戀著她,可是她卻選擇了御國,所以我只好另擇良枝,希望室長成為我的人。」

「混……混蛋,你到底在胡說些什麼?」

「我沒有胡說,我真的很喜歡千佳子。」

「啊!」

佳奈子驚訝的直瞪著島貫。

在自己的印像中,這位職位上爭輸自己,而且對外洩漏機密的墮落男子,突然重新展開了攻勢,擊敗了自己。

已經喪失了道德觀的島貫,完全跳脫一般社會的世俗眼光,不再為自己的行為感到有所歉疚,與良心的苛責。

「求求你放回千佳子!」

「只要妳答應我們的條件。」

「這……」

佳奈子不再吭聲了,如果要錢的話,沒辦法只好給了,要談處分的事的話,只要自己保持沉默,也就沒事了,可是要自己成為他的女人,卻是萬萬難以接受的。

現在沒有交往的男人。

將進公司時,雖然有交往論及婚嫁的男人,可是對方要求一旦結婚,必須全心走入家庭,因此終於宣告分手。

分手當時也曾經相當的傷心,因為那時正是憧憬著結婚的年齡,可是事後再想,一定會有更好的男人在日後相遇,所以也就不會那麼後悔了,因為如果那時選擇了結婚,就不會再有現在這種充實的生活,以及榮耀了。

自己也絕對不會足一個不受男人歡迎的女性,只是對方那個能夠讓自己放棄目前的生活,死心踏地的跟隨他的男人,很奇怪的尚未出現在這個世上。

雖然身邊的男人眾多,可是能夠讓自己看的上眼的根本沒有,這樣眼高於頂的自己,怎麼可能委身於這位卑劣的男人呢?

「妳要不要千佳子早點回來啊!」

「嗯!」

「究竟要不要?室長。」

島貫欺過身來,將手擱在佳奈子的裙擺上,一邊凝視著那美麗的容貌,一邊開始輕撫他的大腿。

「住,住手。」

佳奈子本能的倒退一步,甩掉島貫的手。

「嘔!看來妳是不肯答應了,室長。」

島貫冷冷的看了佳奈子一眼,回身走向門邊。

「啊!等……等一下,請你等一下。」

佳奈子急急忙忙的拉住島貫。

「是不是要和我談交易啊?」

「不,不……」

「到底要是不要?請你說清楚一點,室長。」

「這……這我……」

「看來妳是要答應我們的條件囉!」

佳奈子微微顫慄的點了點頭。

「我答應你。」

「那就是說你會遵照我的指示行事囉!」

「是……是的,我什麼都聽你的。」

終於下定了決心,斷然的回答。

(2)

「那……為了證明妳的決心,請妳捲起妳的裙子!」

「不想聽話嗎?甲野室長。」

「唔!」

佳奈子微微抽動臉上冰冷的表情,瞠視著島貫,眼前的這一切,都是自己歷經了多少的苦難,花費了多大的努力所得來的,雖然在旁人的眼中,容貌要比自己的能力出色,可是事實上,在別人所看不到的地方,自己卻花費了二倍以上的努力,所以在出色的容貌,以及充實的內涵的相輔相成之下,散發著吸引人的魅力。

可是這一次卻由不得自己了。

「妳在做什麼?美麗的室長大人。」

「沒……沒什麼?」

「那就快點捲起妳的裙子,讓我看看妳的底褲吧!」

島貫的聲音,在激情的抑壓之下,不由自主的提高了。瞭解了對方的意圖之後,佳奈子不禁全身顫慄不已。

「現……現在就讓你看。」

佳奈子咬緊牙根,挑釁般的回瞪島貫,一邊將兩手放在黑色的緊身裙上,低頭俯視。

然後徐徐的拉起裙擺,露出一雙修長豐腴的大腿。就在大腿的根部,快要露出來時,佳奈子突然躊躇了下來。雙手不停的顫抖,一種超乎想像屈辱,壓得她喘不過氣來,再也無法忍耐了。

也許自己哭著跪下來求他,一切便會沒事,可是心裏卻認為自己身為一個領導階層的女性,死也不可能跪下來求他。

「動作快點,都已經到了這種地步,有什麼好怕的?」

島貫粗暴的聲音傳來,一點也沒有絲毫的同情意味。

就在這一瞬間,佳奈子明白請求對方的手下留情,實在是一件可恥之事,因為對方只是一位為了些許小利,便能出賣公司機密的卑劣小人,現在如果向他求援,實在是太過悵慘,而且令人難以忍受。

終於,佳奈子閉緊了雙眼,兩手抓著裙子的兩邊,用力的掀了起來。

露出了緊貼著大腿根部的黑色底褲。

「甲野室長。」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