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險的惡戲

怔怔的看了一會兒,剛剛露出臉的黑色的三角的島貫,好不容易才回過神來開口說道:

「甲野室長。」

島貫的聲音,就像唸咒一般,對於自己所掌握的巨大主宰力,不禁有點張皇失措。

「甲野佳奈子,請妳回答。」

「是……」

佳奈子一邊苦戰著自己胸中的鼓動,一邊抬起視線。

「害羞是嗎?」

「是……是害羞……」

「不想讓我看嗎?」

「這……這樣可以了吧!」

「不行,再拉上去。」

口氣突然變得相當的粗暴,佳奈子只好咬緊雙唇,勉強的將裙子拉到腰際。

只見那邊緣滾著蕾絲細帶的黑色底褲,是多麼的適合這位氣質高超的佳奈子。

「今天是漂亮的黑色高叉底褲啊!」

「真是適合妳這付成熟的肉體。」

「……」

忍受不住的佳奈子,終於抬起了頭。

「真是艷麗啊!甲野佳奈子。」

「……」

「妳是不是經常穿這種性感的內褲啊?」

「我……我不知道。」

「哼,算了,妳過來這裏。」

島貫順勢坐在沙發椅上,叨起了煙。

「火!甲野室長。」

突然被喚回現實的佳奈子,趕緊拉下了短裙,拿起桌上的打火機,為島貫點煙。

就在這個時候,島貫的手趁勢隙肆無忌憚的摸向那緊裹在短裙之下的豐臀。

佳奈子急忙挺起腰部,向後退了一步。

「不要動!」

島貫一把拉住佳奈子的腰桿子,再一次將手伸進短裙之中,享受著意料中的彈性,同時,更將手繞到前方,手掌完全掌握了黑色短褲的下方。

「真是令人銷魂的屁股啊!真有彈性。」

佳奈子站直了身體,表情僵硬的凝視著正面。

而島貫則一邊留意著他的表情,一邊繼績狹玩著他的兩腿之間。

「如何?甲野室長,屁股與陰部被玩弄的感覺如何啊?」

「……」

佳奈子表情僵硬的看著前方,拚命的壓抑自己即將脫口的怒罵,依然保持悶不吭聲。

「應該很舒服了吧!我現在問的是妳的感覺。」

「這……這我不喜歡。」

最後終於忍不住脫口而出。

「哼,是嗎?像妳穿這種相稱的性感內褲,不是讓所有的男性同仁,都會產生拉起妳的裙子,撫摸妳的身體的淫念嗎?」

島貫繞在前面的手指,挺著黑色底褲的下端中心,徐徐的侵入陰核的附近。

「如果不喜歡想逃的話,妳想後果會如何?佳奈子。」

「……」

「怎麼?難道妳不想逃嗎?」

島貫的手,開始緩緩的拉下褲襪。

就在盛怒與屈辱的包圍之下,佳奈子的四肢猛烈的顫抖了起來。實在有點想撞倒這位醜陋的男子,奪門而出。

「咦!看來妳是不想逃的樣子,難道妳真的喜歡屁股被摸嗎?甲野室長。」

「不,不……」

「那……為什麼不逃。」

「這……」

「那就是喜歡囉,喜歡的話,妳就親口說出來吧!」

「嗚……」

拉下了褲襪之後,島貫的手馬上再移回充滿了女性曲線美的小腹,繼續拉下那緊緊貼身的底褲。

「怎麼不說呢?」

佳奈子本能的按住自己底褲的兩端。

「不想說是嗎?」

「嗚,喜……喜歡。」

佳奈子側過臉去,無奈的回答,可是心裏不禁十分的痛苦,有生以來從未對誰有過如此的卑屈過,即使是當初考慮結婚的對手。所以何況是今天這個卑鄙男人、輕蔑的男子。

「放掉妳的手,甲野室長。」

「啊!」

佳奈子只好遲疑的伸回自己的雙手,就在此時,島貫的手,就像再也無法等候一般,瞬間便將底褲拉下了下腹。

「嗯!長得真是旺盛啊!」

島貫撥弄了一會兒下腹腦人的萋萋芳草,手指便順勢滑進芳草之下的陰唇。

「這就是美麗室長的陰唇啊!」

「咕嚕……」佳奈子喉底發出了呻吟,嘴唇則咬的緊緊的。心裡厭惡的幾近發狂。

「啊……」佳奈子的身體更為僵硬了。島貫的手指潛向陰唇,一邊摸索著內側,一邊從上端的狹處,探尋嬌嫩的真珠。

「喂!甲野室長,這是什麼啊?」

「快點回答我的問題!」

島貫的食指與姆指夾著佳奈子的真珠,輕輕的往上拉。

「呀……妳不是知道嗎?」

佳奈子全身血液逆流,好不容易才發出聲來。

「快點回答我,否則我是不會放手的。」

就在對方的提弄之下,佳奈子的腰肢突然用力的挺起。

「陰……陰核啊。」

「喔!原來如此,原來它是美麗室長的陰核,那這又是什麼呢?」

島貫的手指,再往下揉著那個極水的凹洞。

「嗚……這……這是尿道口……」

「尿道口是做什麼用的啊?」

「這……」

對方的問答實在是太過下流了,使得佳奈子不禁為之無言。

「回答我。」

島貫的手指,硬往凹洞裏塞。

「咕嗚……尿……尿的地方啊!」

佳奈子再也忍不住,伸手覆住自己的雙頰。

「喔!像室長這種美人也要尿尿是嗎?那這個洞又是什麼呢?」

島貫拉掉佳奈子覆在雙頰上的手,同時將手指探進更下面的洞口。

「啊!那……那是膣。」

喘著氣瞠視著前方。

「膣是做什麼用的啊?」

「嗚,它……它是用來性……性交的。」

迴響在屋內的自己的聲音,聽起來是如此的悽慘。

「原來如此,原來妳就是用這裏來迷惑男人的啊!那麼……這樣你有甚麼感覺呢?」

島貫深深插入的手指,在微溫的陰道中,緩緩的出入。

「嗚……」佳奈子美麗圓潤的大腿,不停的微微戰慄,拚命的忍受對力的凌辱。

就在此時,她的精神已經接近崩潰了,可是島貫的行為卻是愈來愈下流。

「唉啊!怎麼還有一個洞呢?」

島貫的手指粗魯的潛進屁股的中心。

「這裡是?」

「是……是屁股……」

「請說清楚一點。」

「好……好的,是……是肛門。」

就在手指貫穿了該處之時,佳奈子終於失神的回答。

「那它是做什麼?是不是性交用?」

「不,不是。」

狼狙至極的佳奈子,搖了搖頭。

「那是做什麼用呢?」

「……」

「快點回答!」

島貫將手指用力貫穿肛門。

「咕嗚……它……它是大便用的……」

嗚咽聲從佳奈子緊緊咬住的嘴唇中流瀉而出。

「沒想到像室長這樣的美女,也有這麼髒的東西。」

「不……不要再作弄我了!」

就在島貫拔出了手指的同時,佳奈子顫慄不已的雙腳,終於支撐不了自己的身體,當場蹲了下來。

(3)

「喂!甲野室長,不要這樣隨便蹲下來啊!」

島貫用指尖輕輕的撩弄跪在地毯上的島貫下巴。

而佳奈子也驚覺了自己的姿勢,飛快的拉下短裙,站了起身來。

「請你把錄影帶和千佳子還給我。」

「不要癡人說夢話啊!」

「請你答應我。」

一邊說著,一邊整理好自己的內褲與褲襪。

「妳以為這樣一切就結束了嗎?」

「難道還不夠嗎?」

「沒錯,精彩的都還來不及上演呢!」

「既然如此,你有話就快說吧!」

「好,現在妳就照我的話做,首先,先脫掉妳身上的所有衣物。」

「什麼?」

「妳想反抗嗎?」

佳奈子滿臉輕蔑的瞪著沙發上,眼光陰邪緊盯著自己的島貫。

「不,不過,在我裸體之前,請你先放千佳子回來,只要她一回來,你想怎樣都可以。」

「我才不相信妳。」

「真的,我可以在這裏發誓。」

「好,我先放了千佳子,然後讓她打電話進來,讓妳聽聽她平安無事的聲音,屆時就由妳全心全意的來侍候我如何?」

「好!」

表情僵硬的佳奈子,微微的點了點頭。

於是島貫站起身來。拿起電話撥了一個電話號碼。

「拜託你,不要告訴我妹妹這件事。」

佳奈子急急忙忙的向島貫交代。

由於早年雙親便過世,所以佳奈子不但是千佳子的姊姊,同時也身兼了慈母的親職,為了妹妹即使犧牲了自己的肉體,也在所不惜。只是這一件事,如果讓千佳子知道了,她一定會受不了的,因為佳奈子實在太瞭解她這位乖巧妹妹的個性了。

「美麗的姊妹,看來心腸也很善良!」

島貫厚著臉皮的說。

「可以了吧!室長她已經答應了。」

向接電話的元紘,略為說明一下事情的經過。

「沒關係吧?」

「當然,我可以用人格保證,我會在二十分鐘內叫她打電話過去,對了,你那邊沒問題吧!」

「啊!托你的福一切順利,真的要好好的感謝你一番。」

「哪裏,待會兒還要叫你分我一杯羹呢!」

「那……一切就拜託你了,御國先生。」

(4)

「十分鐘之內穿好妳的衣服,我會送妳到車站。」

放下電話的御國,朝著躺在沙發上,身穿長袍的千佳子,大聲的吆喝一聲。

「我,要去哪裏?」

「哪裏都可以,回家也可以,如果學校有課的話,最好到學校去。」

「……」

「咦!不想回去嗎?」

「不……」

千佳子慢吞吞的爬起身來,開始脫掉身上的長袍。

十分鐘之後,元紘帶著千佳子步出了旅館,搭車離開了這家四天內寸步不離的汽車賓館。

一路上,兩人都緘默無言。不一會兒,元紘的車子終於停在一個電話亭的旁邊。

「喂!打電話到妳姊姊公司,為了不讓她擔心,說話要有元氣一點。」

元紘從皮夾子裡,拿出一張電話卡,交給了千佳子。

「告訴她,妳這幾天都住在朋友家裡,懂了嗎?」

「……」

千佳子默默不語的步下車子。

就在『奧斯卡』的宣傳部製作室的會議裏,佳奈子接到了這通電話。

「千佳子?」

「是我,姊姊。」

「妳現在好不好?」

「我很好,姊姊妳呢?」

「我也很好,妳現在到底在哪裏?」

「我現在在車站的附近。待會兒就要去大學上課了,姊姊,對不起,這幾天我都在朋友的家過夜,所以妳回來時,沒有在家。」

「沒……沒關係,那……這個……」

「什麼?」

「那……今天妳早點回來吧!」

「喔!當然囉!那姊妳呢?」

「我也早點回去,今晚我們一起共進晚餐吧!我有好多話要跟你說……」

「好的,那我要掛電話了,拜拜。」

千佳子放下了話筒緩緩的走出話亭,才一走出電話亭,便被元紘拉住胳臂。

「你……」

坐進車子之後,千佳子終於打破了沉默。

「下午才有課,可是我肚子餓了。」

元紘嘴巴叨著煙,側過頭來看了千佳子一眼。

「是嗎?正好我也有點餓,就讓我帶妳去一家有名的西班牙料理店,好好的品嚐一下它的拿手料理,吃完飯後,再送妳去上課吧!」

不待千佳子的回答,便逕自踩下油門離去。

(5)

「好了,該妳實現妳的諾言了!」

島貫奪過了電話掛好,重新坐回沙發椅上。

千佳子的聲音,是如此意外的明朗,對佳奈子來說,無異是一種放心。

雖然被綁架而且強迫性交,可是或許因為打擊太大了,所以反而沒有什麼真實感。

而且剛剛錄影帶裏,千佳子的露骨反應,一定是自己太過害怕看錯了。

或許這一切都是千佳子,為了保護自己,所不得不使出的演技。

不過,即使那種反應是真的,也不能怪罪千佳子,至少,精神上的打擊實在並非尋常。

「妳想在做什麼?快點脫光妳的衣服。」

島貫毫不容情的叱責著。

「不要現在好不好。」

「我沒有辦法等到晚上。」

「可是現在已經是上班時間了。」

「我現在就想看,難道妳想悔約。」

「不,不是……」

「快點!」

佳奈子咬了咬下唇。

「那……可不可以把門鎖上。」

「哼!妳還真是囉嗦。」

一邊說著,島貫一邊站起身來鎖好大門之後,再度走了回來。

「來吧!快點,難道妳不想回去上班了嗎?」

既然逃不掉,就只有咬緊牙根忍耐下來了,於是佳奈子終於用那顫慄不已的雙手,解開上衣的鈕扣。

雖然不想輸給面前這位出買機密,趁人之危的卑劣男子,可是卻現在卻束手無策,絲毫沒有反抗的餘地。

佳奈子抬眼望前方,緩緩的退下上衣,拉下短裙。脫掉高跟鞋,同時拔掉褲襪。

「我脫好了。」

面對著一直緘默無語的島貫,佳奈子突然拂開胸前的豐沛長髮,挑釁的說。

首次窺見佳奈子這種只著內衣褲的模樣,島貫不禁為她美麗軀體,呆怔當場。

雖然每天看著身穿制服的佳奈子,可以隱約的看出她有一副好身材,可是沒想到呈現在自己眼前的實際肉體,更是豐麗超脫自己的想像。

「是嗎?我們的美麗室長,在制服底下經常穿著這種胸罩與底褲嗎?」

佳奈子聽到眼光膠著的島貫的自言自語,不禁大吃一驚,原來這位卑劣的小人,每天都緊盯著自己,想像著制服底下的貼身衣物如何。

「現在請你脫掉胸罩。」

島貫的聲音已經因為昂奮而亢了。

佳奈子將視線移往沙發上的島貫之後,馬上挺起胸膛,心中有了覺悟,反正屆時連底褲都留不了,於是戰慄著雙手,反射性的伸向背後的扣鉤。

可是就在解開扣鉤的同時,心情卻又起了巨大的變化。

雖然自己對於胸前這兩團的大小與形狀,絕對相當的有自信,可是現在將這麼珍貴的它們,暴露在島貫的面前,實在讓她感到非常的恥辱。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