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險的惡戲

或許自己的肉體,沒有這樣的美麗而且充滿光輝的話,自己也不會感到這樣的痛苦。

佳奈子用手接住罩杯,鬆掉肩帶,然後由上往下徐徐的拿掉胸罩,就在乳房露出的同時,馬上再用另一隻手緊緊的遮掩住它。

垂落在頰邊的豐沛長髮,也自然而然的覆蓋在汗濕的胸前。

佳奈子好不容易的抬起頭來,滿臉僵硬的看著前面,就在此時,島貫已經無聲無息的來到他的面前,不發一語的拿掉佳奈子手中的胸罩。

「放下妳的手。」

佳奈子全身惡寒的放下胸前的雙手,可是兩手馬上叉護住了V字型底褲的前端。

胸前豐滿的雙乳,煥發著妖異的光澤,乳尖始終傲然朝上,樣樣散發著成熟女性的肉體美。

島貫往正面、側面,繞到了背面,再繞回正面,視線始終膠著在那一對乳房上,同時再次的說不出話來。

原先還在為自己手中的權力所迷惑的島貫,已經為了它所帶來的歡愉,而亢奮不已了。

看到眼前近在呎尺的裸體,不禁再度被一種嶄新的驚愕與歡喜所衝擊。

美女當前,只要是男人都會忍不住的興奮,這是想當然耳,可是對島貫來說,這卻是千佳子之外的第一次經驗。

坦白的說,即使是在島貫所收集的色情錄影帶中,擔任演出的女演員,也是有幾個人能有這種美麗的肉體。

可是她不但擁有這種令人一見難忘的美好身材,而且更具備了女性的官能美,以及一種令人難以侵犯的崇高氣質。

可是這一切卻並非完全靠天所賜,而是甲野佳奈子辛苦努力所得來的社會地位,以及身為成熟女性的充實內在,所衍生的珍貴氣質。

此刻的島貫,就像一個在雜誌上初見女體的少年一般,當時,只覺得女人的裸體是何等的珍貴,根本不在乎她的容貌醜美,體型的好壞。

就在年齡以及經驗的累積之下,他的審美觀也就更加的嚴謹了,而且年輕貌美女性的裸體,也在雜誌、色情錄影帶上大肆氾濫,所以久而久之,即使是普通的上班女郎這種活生生的肉體,呈現在島貫的眼前,也難以讓他動心了。

可是現在佳奈子的裸體,卻使得他首次動了心。

其證據就是凌虐千佳子的男根,已經在長褲裏疼痛硬挺不已了。

不過,這種現像並不讓他吃驚,因為像佳奈子這種美麗的裸體,呈現在眼前時,無論是誰都一定會興奮勃起的。

「放開妳的手。」

島貫拉開了佳奈子緊握在下腹的雙手。

只見下腹兩端繫著細帶的白色底褲,緊緊的纏在腰骨,就像支撐著下腹頂點般的緊裹它。而且緊夾著它的是一雙白皙豐腴的大腿。

佳奈子的肉體,真是令人百看不厭,不,不但百看不厭,而且愈看愈讓人慾火高漲。

島貫突然不由自主的全身顫慄了起來。

在綁架干佳子的當時,根本沒有想到會有今天。而且那捲錄影帶也只是為了封住佳奈子的嘴,沒想到元紘卻發現千佳子的弱點,正是佳奈子的弱點。

「拿這傢伙去威脅那位美人室長吧!如果進行順利的話,或許不只可以保住你的工作,還可以好好的享用一下這位美人室長的肉體!」

否則在這之前,島貫根本不曾對佳奈子有過絲毫的興趣。

五年前,在新進人員訓練會上見面時,只覺得他是一個好女孩,一個相當美麗的女孩。

就在認識了他的妹妹千佳子之後,島貫的一個心便完全繫在千佳子的身上,根本無視於佳奈子的存在。

雖然初次相見時,便承認了佳奈子的美麗,可是卻不曾對她有過千佳子般的關心,原因就在佳奈子的美,讓人覺得高不可攀,不敢有絲毫的妄想。

不過,千佳子的美也有贏過她的地方,以及輸給她的地方,只是和成熟的佳奈子不同,千佳子那種尚未成熟的美,給島貫的感覺是更加的容易親近。

現在,在佳奈子跌進了自己的掌握之後,事情突然明顯了起來,原來自己早就暗戀佳奈子。

自己對只有數面之緣的千佳子,會這般的狂熱,其實只是對佳奈子的移情作用而已。而不是因為嫉妒千佳子與元紘性交反應的激烈,所發生的心境變化。

如果真是如此,自己現在對佳奈子的熱情、慾情以及執著心,卻真的遠高於對千佳子的心情。

所以,單單只是兩人的性交,是無法滿足島貫的。一定要更下流,極至所能的來玩弄這副肉體。

島貫看了一眼腳邊的那雙黑色高跟鞋,那雙與這位充滿知性美的淑女的玉腿,完全相配的鞋子。

然後當場蹲了下來,抬起佳奈子優美的小腳,幫她一一穿好鞋子。

佳奈子訝異的低頭看著島貫,難道對方想放了自己嗎?心念一轉,飛快的將鬆脫的黑色底褲重新整理好。

而島貫則再度抬起頭來,仰望佳奈子的裸體。只見身著黑色底褲與高跟鞋的佳奈子,全身更加煥發著壓倒性的曲線美。

尤其是底褲所覆的大腿根部,由下往上仰望時,更是充滿了官能美與挑逗美。而且更上面的兩團肉球,雖然被長髮遮蓋了大半,可是卻始終傲然上挺,俯視著島貫。

於是從這副充滿官能美的肉體上,奪走底褲的念頭,開始出現在島貫的心裡。

不管佳奈子是何等的美麗、有智慧,一旦在這辦公室裏脫光了衣服,便瞬間變回了一個普通的女人,失去了室長的頭銜,平伏在自己的腳邊,就像一朵鮮花插在自己這堆牛糞上。

而佳奈子自己,雖然只穿著底褲與高跟鞋,可是還是無法丟棄她身為室長的尊嚴。

所以在島貫的面前,雖然為羞恥與污辱,感到苦悶不已,可是卻咬緊牙決不屈服的表情,正是最好的佐證。

穿上高跟鞋的佳奈子,身高比島貫要高而且底褲已緊裹的腰部,也升高了許多。

島貫跪著繞到佳奈子的背後。

「不要動!」

同時,開口命令想要回頭的佳奈子,然後端坐往上眺望前面圓聳的臀部,而且不停的猛吞口水。

(6)

兩手來到高跟鞋的鞋跟時,島貫的嘴唇也跟著印在佳奈子的腳脖子上。

一種莫名的激情,逐漸清晰的湧現出來。

就像當初嘴唇印在千佳子的臀部上一般,嘴唇印在腳脖子上的島貫,這一瞬間,突然有了爆發的恐懼。

從腳脖子到膝蓋之間的小腿,在黑色高跟鞋的支撐之下,緊繃著那惱人的肌肉。

就在呻吟聲中,島貫抱著佳奈子的小腿,開始吱吱有聲的舐弄了起來。

這樣的舉動,並非來自原先的策劃,至少在佳奈子穿上高跟鞋之前是如此。

如果普通人是不會這樣做的,因為即使對方是自己的妻子,男人還是要體面的,可是在佳奈子完全被自己所支配的現在,不管做什麼都可以。

這種解放的感覺,使得島貫的慾念,完全深不見底。

一邊沿著小腿,摩搓他的嘴唇、臉頰,一邊往大腿上移他的嘴唇。

喔!島貫呻吟了出聲,在這雙豐盈的大腿之前,自己已經再也抗拒不了的被吞嚥了。

這雙恐怕要比小個子的島貫,來得有關的大腿,看起來並不粗大,而且充滿彈性,不但散發著滑膩的光澤,而且更閃耀著迷人的官能美。

如果要擁抱佳奈子的肉體,一定要先抱著這雙腿,好好的品嚐這雙大腿不可。

就在結束兩隻大腿內側的舐弄時,腦中的血管,已經因為歡喜與慾憤而充血擴張了。

兩手緊抱著大腿的島貫,突然將鼻子埋進緊裹著黑色的底褲的雙腿之間。努力的嗅著這位辦公室第一美人臀部的味道,並且感受它的彈性。

簡直就像洗臉後,拭乾臉上的水珠一般,島貫隔著底褲,拚命的搓動他的臉。好像只有這樣做,才能感受那凝聚在臀部的女性精華。

奸不容易抬起頭來的島貫,繼續將他的嘴唇,緊緊的貼在那暴露在底褲之外的臀部圓球上。

一隻腳緊緊擠進雙膝之間的島貫,將大腿緊緊的抱在胸口,更加張開嘴巴,不停的吸吻著那白色豐麗的圓球。

高雅的冰冷感,以及彈性,使得他連靈魂都麻酥了。

就在此時,島貫就像一位酩酊大醉的醉漢一般,搖搖幌幌的站起身來,脫掉身上的西裝,鬆掉領帶,恨不得立刻進入佳奈子的體內。

「嗯嗯……佳奈子,佳奈子……」

當他從腰部舐到背後時,不禁將臉埋進垂落在背後的秀髮中,再度從肩口吻向佳奈子的香頸。同時,兩手也不由自主的握住胸前的雙峰。

就在手中乳房的重量之下,島貫的神經已經完全陷入了官能性的酥麻境界。

現在已經是到了不插入不行的地方了,只是這樣抱著這副華麗的肉體,就結束的話,實在是太可惜了。

所以就在舐完了秀髮中的玉頸之後,島貫再度回到佳奈子的面前,一邊看著她因惡寒而扭曲的嬌顏,一邊脫掉自己的白襯衫,並且拉掉底褲。

看到這位才三十歲便全身圓滾滾的島貫,佳奈子的一張臉,更是僵硬難看。

「看到了,原來你的身體就是這樣。」

就在那凸起醜陋的腹部下方,赤紅充血的男根,已經硬挺朝天了,

佳奈子急急忙忙的避開眼睛。

從他舐弄自己的背後時開始,自己的神經就像受到挫刀的摩擦一般,充滿了厭惡感,能夠隱忍到這種地步,連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

可是這一次,他所要舐弄的一定是自己身體的前面,不管多麼厭惡這種樣子,可是還是無法不看到。

「室長,我好像說過要好好的看看妳的身體啊!」

佳奈子鬥顫著身體,不停的向後退,而島貫混濁的眼睛,已經高漲著慾情。

「不要逃!」

一把抓住了佳奈子的胸前的乳房,島貫飛快的湊進自己的嘴,熱情吸吻起那嬌嫩的乳頭。

「咕嗚……」佳奈子咬緊牙根,厭惡的揚起頭來,自從與戀人分手之後,誰也不曾接觸這一對乳房。

「把手放在妳的頭上。」

在乳房上極盡所能的舐弄之後,島貫突然轉移到毫無防備的腋下,開始舐弄。

一股遠比胸部來得濃郁的體臭與成熟的香味,使得島貫更加的銷魂。

而且看著盈溢著濃郁官能美以芳香的乳房,以及下腹的高叉底褲頂點,島貫的男根,更是雄雄的勃起。

島貫再次跪了下來,兩手緊貼在底褲的兩端,嘴唇印向最具有挑逗性的大腿根部。

就在絲般滑膩的感觸,以及甜美的女體香味之下,島貫腦部的境況,已經全然的崩潰了。

就在淒厲的歡喜與昂奮的痙攣之下,島貫嗚咽的拉下佳奈子的底褲。

「打開妳的腳,室長。」

將底褲從高跟鞋下拔走之後,島貫的臉便潛進了大腿之間,屏住氣息的凝視那根部的陰唇。

今日終能一窺這位美女室長的陰部。

一想到年輕美麗,充滿驕傲的佳奈子,在自己這種卑劣受她嘲笑的男性面前,全身赤裸僅著一雙高跟鞋,並且雙腿大張,任自己窺探她性器的實秘時,島貫不禁感到相當的痛快,一種殘虐的愉悅,使得他的胸口陣陣酥爽。

就在佳奈子裸體的面前,島貫突然驚覺自己的心中,充滿了狂暴的慾求,以前所有的同情心與體諒,早就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這種宛如幻覺般的衝擊,以著前所未有強度,貫穿了島貫的全身。

這時的島貫已經不想再為自己辯護了,反正自己是一個卑劣的小人,乾脆就用卑劣下流的方法來對付她吧。

所以當他抬眼看著正在與恥辱戰鬥的佳奈子時,一股邪惡的黑色歡愉,突然泉湧而出,既然到了這種地步,非把佳余子好好徹底的愚弄不可。

「這是美女室長的陰處是嗎?真是奇怪的顏色與形狀啊!」

「……」

佳奈子閉上雙眼,死命的咬緊嘴唇。

而島貫卻一邊窺視著她臉上的表情,一邊將自己的嘴唇貼往嬌嫩的陰唇,並且開始舐動他的舌頭。

一陣強烈的目眩,於是襲向島貫。

才一接觸到佳奈子的陰唇,舌頭上便充滿了她那成熟的芳香與嬌純的味道,而且激情完全支配了他的身體。

只要能夠沉入這個年輕美麗的女體內,島貫便再也無所求了。

於是島貫站了起身,只見那已經硬直的男根,微滴著透明的液體。還算是相當的幸運。

「啊……」

雙頰僵硬有點微怯的佳奈子,左腳被島貫抱在胸前,身體被抵往牆上,而島貫的男根,趁勢擠向毫無防備的股間中心。

「真沒想到能有和室長這樣性交的一天。」

說完,島貫將早已雄雄燃燒的男根,一口氣貫穿了那嫵媚的女性中心。

當島貫的男根,擠進繼佳奈子之後的女體之中時,那種滑膩濕熱的緊束感,帶給他陣陣異樣的感覺。就在完全擠進的瞬間,島貫的意識突然消失了數秒。

「啊……」島貫的臉深深的埋進悲鳴不已,無奈的接受他的佳奈子胸前,陶醉的發出嘆息,同時不停的流出口水。

就如同三天前,浸溺在千奈子的體內一般,現在貫穿佳奈子的男根尖端,開始感到到陣陣溶化全身的美感。

不停的發出嗚咽聲的島貫,在過份強烈的愉悅之前,終於再也無法忍耐了。

原本以為就要崩潰的男根,在佳奈子美麗的肉體裏,卻反而更加的炙熱、堅挺,而且興奮的拚命跳動。

這也許是有過初次體驗的男根,在歷經數次的鍛鍊後,增加了它的許多耐力,或者只是偶爾的幸運而已。

反正不管如何,自己的餘命已經不多了,能有今天一切,已經是夠難得了。

一想到能夠和這位超乎想像的優美而且華麗的肉體,持續長時間夢幻般的性交,島貫不禁淚流滿面,同時開始挺動他的腰肢,就在這刺戟的深沉愉悅中,瞬間迸發出怪異的呻吟聲。

絕頂的高潮已經近在眼前,隨時都會引起爆發,可是島貫就像要享受這瞬間的愉悅似的,再次展開了刺戟。

一下……兩下……三下,男根抽插時,所引起的快感,直竄腦門。

島貫全身緊緊貼在佳奈子充滿彈性的肉體上。

一邊享受著刺戟的愉悅,一邊想起近年來,老是在自己身上施壓,對自己不利的佳奈子,現在就在自己男根的貫穿下時,不禁感動歡愉的陣陣酥麻。

雄雄燃起的慾情火焰,終於從身體的深處漫燒開來。

深深插入佳奈子體內,傲然挺起的男根,突然有了暴發的前兆,使得島貫全身不由自主的戰慄起來。

要在這位傲氣的美女室長體內,貫注激情熱液的時刻,終於來臨了。

島貫一口氣衝刺到底,同時發出了啼泣的聲音。

「啊……」就在孩童般的嗚咽聲中,島貫終於傾注了自己所有的生命,迸發出他狂熱的慾情。

就在淒厲的衝擊中,雖然腰部已經快斷了,可是島貫好像貪戀著那最後的喜悅一般,還是拚命的繼續他猛烈的刺戟。

第四章 白晝的辦公室

(1)

島貫呆呆的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以手扥著臉,眼光不時瞄向佳奈子的方向,臉上浮現出淫猥的笑容。

以前對工作的熱誠,現在早已隨風逝去,尤其是在恢復上班的這四天以來,這種怠惰的心情更是跌到了谷底。

今天,暫時是保住了飯碗,可是自己卻不想再過這種庸庸碌碌,毫無生趣的朝九晚五的上班生活。

(辭職吧!)

突然下定了決心。

再過個半個月,就有年終獎金了,那時正是辭職的最好時機。何況因為洩露機密而被殺頭,與自願離職的名聲,實在是有如天淵之別。

不過,辭職之後該往何處去,還是他最大的困擾,俗話說的好,墮落了一次,便再沒有害怕的事了,想來事實的確如此。只要能夠擁有佳奈子,自己什麼都不在乎了。

那個佳奈子,努力的假裝平靜,低頭避開島貫的眼神,專心的忙碌於桌上的公事,依然散發著如同以往的嚴肅美。

究竟誰會是佳奈子的情人,這個話題經常是公司同仁,在茶餘飯後所熱衷討論的問題,雖然大家都知道社長公子與千佳子的交往,可是還是有些人盛傳著,公子的本意是喜歡佳奈子。

雖然佳奈子的年齡較大,不過也不會讓聽的人認為這樣子的兩人組合不自然。因為以佳奈子的身份,的確是可以要求男方的身份。

這樣的一個女子,既然落人了自己的手中,當然不能輕易的放掉她。

絕對不會讓她用簡單的金錢,來打發這件事,如果只是當成瞬間的性慾解決對象,實在太過可惜了。

乾脆要她成為自己的情婦,不,最好是妻子。

不過,這就必須借助元紘的力量了。

島貫拿起了電話,撥了記事上元紘的電話號碼。

一打完電話,便離開座位,到公司附近的咖啡店。

就在接近午休的時刻,佳奈子接到了島貫的電話。

「室長,待會兒我帶了我的朋友御國元紘,想在會議裏與妳見面。」

「御國?」

「就是千佳子的性伴侶啊!」

「這……這豈不是太……」

「妳還是聽話,好好的和他見面吧!」

說完,電話便切斷了。

這時後,不安的佳奈子,也有了覺悟,既然如此,自己就不必再透過島貫,可以直接和這位幕後的操縱者御國元紘進行交涉了。

十分鐘不到,島貫便帶著一位身穿亞麻夾克,身材修長,長相秀麗的男子進來。

「室長,這位是負責『K提案』的御國先生。」

島貫意識到幾位同事的眼光,故意以清晰的語調,大聲的做介紹。

「嗯!好……你好,我是室長甲野,請多多指教,來,請這邊走。」

站起身來,催他們走進會議室。

當她們三人走進會議室之後,佳奈子故意不把門關上。

就在佳奈子的想法裡,一直認為對方應該是一個流里流氣的男人,除了滿頭的捲髮之外,就是手指上亮晶的金戒指,可是面前的這一位男人,卻出乎他的想像之外。是一個並不怎麼強烈主張男人主義,態度自然,穩重的男子。對見慣了西裝領帶的佳奈子來說,元紘這種經鬆的打扮,實在是相當的新鮮。

從今天早上的電話中,可以發覺千佳子並沒有想像中的消沉。

反過來說,就是對方絕對不是一個輕忽的男子。

「有什麼事?」

佳奈子在元紘坐下之後,自己也在對面的沙發上坐了下來。

「嗯!沒事,我只是來看看島貫口中的美女而已。」

元紘這時把他腋下的褐色皮包,放在一旁。

「嗯!原來如此,難怪島貫想要妳為妻。」

「什麼?」

佳奈子瞪了一眼身邊的島貫。

「哈哈,室長,這只開開玩笑罷了,不過能有室長這種美人每晚隨侍在床,的確也是一件快事。如果室長也願意的話,當然可以儘快結婚。」

「你不要癡心妄想,還是快把那卷帶子還我吧!」

島貫與元紘兩人對望一眼後,島貫說:

「我看癡心妄想的人才是妳室長,我們可沒有從妳身上,撈到什麼好處啊!」

「什麼?你剛剛不是才……」

一邊說著,佳奈子的雙頰一邊因為恥辱而火燙。

「剛剛只是在考驗妳的誓言,是否真實而已。再說,那卷帶子的價值,哪有這麼低廉。」

「既然如此,那卷帶子到底什麼時候才要還我,如果不約定清楚的話,我是不會再聽命了。」

佳奈子不甘示弱的瞪著元紘。

「嗯!沒錯,室長妳所要求的並不過份,那……就這樣好了,十天,只要妳好好的服侍我們十天,就把帶子還給妳。」

「可是……」

元紘用手制止了想要插口的島貫。

「不過,我所說的十天,並不是現在算起的十天之後,而是我們所指定的十天,也就是說有可能是一周裏的一天,或者一個月裏的一天。反正只要你忍耐十天,錄影帶就會變成妳的了。」

佳奈子靜靜一字不漏的傾聽著元紘的話。

「能不能改成三天?」

三天對原來以為一天或者一次,便能解決的佳奈子來說,已經是最大的讓步了。

「十天,否則咱們的交易就此取消,那卷錄影帶只好送到黑市去賣錢囉!」

「……」

「只要十天就能挽救妳妹妹的將來,不是很便宜的事嗎……」

「是……是的。」

佳奈子只有點頭的份兒。

「真的願意遵守約定嗎?」

「嗯!她已經願意遵守約定了。」

元紘看了一眼島貫,然後繼續說:

「那就讓我們慢慢的欣賞妳美麗的肉體吧!」

佳奈子皺了皺眉頭。

「現在是上班時間啊!」

「不會花太久的時間啦!」

(2)

看來佳奈子這次又得在會議室裏,脫個精光了。

而且這一次,還得在初次見面的元紘面前一絲不掛。

身上只剩黑色高叉底褲與高跟鞋的佳奈子,一邊用手抱住胸前,一邊低垂著眼簾,微微的出聲。

「這……這樣可以了吧!」

「還有一件底褲啊!」

沙發上,兩眼閃著光芒的元紘開口說道。

佳奈子咬緊牙根,拚命的扼殺自己所有的感情,靜靜的將底褲拉下。

在交互提起腳跟,拔出底褲之後,佳奈子將底褲放在沙發椅上的衣服上,同時一隻手遮掩著下腹。

「怎麼樣?元紘,很棒的身體吧!」

島貫舐了舐下唇,驕傲的說道。

「啊!好棒的肉體啊!如果讓我先看到它,天數絕對不止十天,少說也要抱上個百日,才會過癮。」

「是嗎?可是這還不都是你的緣故。」

「是啊!不過沒關係,我們就以內容取勝吧!」

看到兩人站起身來,佳奈子不禁後退了半步。

「我不快點回去上班是不行的啊!」

「不要擔心,很快就好了。」

元紘將放在沙發椅上的皮包,移到茶几上,同時又從裏邊拿出了黑色的橡皮皮帶。

「把手放在後面。」

「你……你要做什麼?」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