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險的惡戲

看到兩手緊握著皮帶,逐步走近自己的元紘,佳奈子不禁雙頰僵硬。

「我想讓妳這位美麗的室長,穿上特製的內衣褲。」

元紘手上的皮帶,比綑貨用的橡皮皮帶粗,大約有三吋寬。

「太變態了,我不要。」

「妳不遵守約定嗎?」

「只要不要綁我,我就聽話。」

元紘繞到佳奈子的背後。

「妳最好聽話,不要反抗,否則天數會再增加喔!」

就在對方低沉的威脅聲中,佳奈子終於死心的把手伸到背後。

用短的皮帶綁好佳奈子雙腕的元紘,繼續將長的皮帶掛在他的脖子上,然後在胸前交叉之後,緊緊的纏進左右雙乳的上下。

再將該皮帶在身體的前面交叉,也就是以所謂龜甲的形勢,從身體繞向腰部。

緊接著,元紘又從皮包裏拿出黑色橡皮製的底褲。

「來,拿一下。」

將底褲交給島貫之後的元紘,又從透明的小瓶子裏,倒出白色的液體在手掌上,然後將它小心的塗在被黑色皮帶所夾擠的乳房上。

「做……做什麼?」

佳奈子驚懼的皺起眉頭,眼光不由自主的落在自己優美的乳房上。

「沒什麼,只是幫妳上點藥,反正只有十天的時間,不必緊張,來,張開妳的雙腿。」

元紘當場蹲了下來,往上一探叢叢陰毛的深處,並且往陰唇的深處,塗上大量的白色液體。

「嗚,啊……」在冰冷的感觸,以及相見不到十分鐘的陌生男子的侵犯之下,佳奈子幾乎忍不住出聲了。

「啊……這……」

佳奈子的表情的狼狽,就在此時,元紘的手指又飛快的來到後面的肛門。

「不要……」

才一開口,對方的手指便貫穿了肛門,抹進了液狀的藥物。

「好,穿上它!」

就在元紘的吩咐之下,島貫將黑色的橡皮底褲,通過佳奈子的雙腳,拉了上來。

只見這件橡皮底褲比看的時候,要來得大膽,高叉的剪裁緊緊的包裹住下腹,股間以及臀部。

而且底褲的下端,還有兩個小洞。

不久,佳奈子就知道它所含的玄機了。

這次,元紘從皮包裹拿出大小兩根,類似男根模樣的棒狀物,然後有它們上面塗上液狀的藥物,最後再將大的棒狀物從前面的洞,塞進膣內。

「啊……」冰冷的異物感,使得佳奈子不禁微微一顫。

當棒子塞到底時,再將其尾端固定在旁邊橡皮底褲約三個暗扣上。而較小的棒子,也同樣的從後面的洞口,塞進肛門之內,然後也固定在底褲上。

結束了這項工作的元紘,終於站起身來解開佳奈子手上的皮帶。

「這樣就可以了,果然如同我的想像,這黑色的皮帶與橡皮底褲,相當的適合妳這位撫媚的大美人。」

在兩人貪婪的眼神注視下的佳奈子,突然因一種奇妙的緊張感而輕顫。

「結束了嗎?那……請你解開這條討厭的皮帶。」

「妳在說什麼?這件皮帶就是要妳今天整天戴著。」

「你不要亂來。」

「反正穿上了衣服,誰也不會看到。」

「我不要。」

「妳不喜歡是嗎?那就沒有辦法了,只好妳就這樣上班,讓其他的職員大樂一番了。」

島貫故意拿起她沙發上的上衣,仔細端詳。

「等……等一下,衣服給我。」

佳奈子已經別無他法了。

「好,不過中途如果自己隨便脫掉的話,天數可就跟著增加囉!」

「可是如果要上洗手間的話,豈不是不方便。

島貫代元紘回答。

「屆時只要告訴我,我會先幫妳把棒子拔掉。」

「這傢伙還真有趣。」

島貫凝視著穿上上衣的佳奈子。

「上洗手間時,請務必先告訴我,看是要大便呢?還是要小便。」

佳奈子心中一涼,飛快的披好外套。

(3)

在六點前下班的佳奈子,被元紘的車子帶到汽車旅館。

「室長大人,打過電話跟千佳子報備過要晚點回家了沒?」

「打過了。」

「穿著這一套橡皮衣物的感覺如何?。」

手裏掌握著方向盤的元紘,越過後照鏡望著後座的佳奈子。

「看來相當喜歡的樣子。」

坐在鄰座的島貫搶著回答。

「是嗎?甲野室長。」

佳奈子憤怒的咬緊牙,悶不吭聲。

自從穿上橡皮底褲之後,佳奈子只在上班之前,上過一次洗手間。

而且在上洗手間之前,還遵照吩咐,事先告訴島貫,在會議室裏拔掉前面的棒子,然後在上完洗手間之後,再由島貫塞回去。

最讓佳奈子懊惱的並不是棒子的拔出塞進,而是不停襲向胸部以及股間雙洞的不知名熱痛。

那種騷癢的感覺,雖然並不清晰,可是膣內與肛門之間蟲咬般的難受感,以及乳房尖端不像麻痺般的微痛感,已經使得佳奈子工作時,完全無法集中精神。

雖然她拚命的忽視那種感覺,努力的投入工作,可是每當身體扭動,起身時,便會讓她意識到緊纏在上半身的皮帶,以及那奇怪的橡皮褲的存在。同時感到悲慘萬分。

其實隔著上衣,並不會有其他的職員知道這一件事,可是在體內塞進了兩根棒子的情況下,連普通的走路都是相當的辛苦。

而且,那種好似焦躁般的疼痛感,隨著時間的經過,愈是深刻,體內深處的甘美熱氣,吏使得盈溢的花蜜,遂斷流出。

佳奈子不禁大感愕然,老實說,在這數年內,自己並未與男人交往過。所以,在這兩根男根般棒子塞進了體內之後,身體便反應出女人的反應。

自己這副熟知女人歡愉的成熟肉體,其實早就傾訴著它的飢渴,可是自已為了專心投注工作,根本忘了它的存在。

原本以為這只是自己的錯覺,可是時到黃昏,在放下電話稍歇一下時,方才驚覺自己的陰道與肛門,已經在不知不覺中夾緊了那兩根棒子。

當佳奈子來到了房間裡,不禁被周圍異樣的氣氛所震撼。

千佳子也是被帶到這裏,被這兩匹狼所狎弄。

「可以脫掉妳的衣服了。」

元紘一邊說著,一邊自顧自的脫掉外套與襯衫。

佳奈子也覺悟的脫掉上衣,反正已經到了這種地步,只好希望早點完事了。

雖然受委屈,可是這樣才能救了自己的妹妹。

「嗯!皮帶已經與妳的肌膚,幾乎溶成一體了。」

眼睛留佇在佳奈子只剩皮帶與橡皮皮褲的身上。

「真是合適,不信妳可以自己看看。」

元紘於是讓佳奈子在巨大的鏡子前站好。

站在鏡子前的佳奈子,不禁瞪大了眼睛,從工作時起,自己便有一種奇妙的感覺,感覺身體好像是別人的,現在這種感覺更是強烈。

只見鏡中自己引以為傲的肉體,被無情的綁上皮帶,如果再連雙腕都綑起來的話,更是像犯人一般。簡直就像是別人,一點真實感也沒有。

可是鏡中的面貌,的的確確是高高在上的甲野佳奈子,緊纏著皮帶的肉體,就像披著另一層皮膚一般,引起了一種普通肌膚所無法感受到的亢奮感。

而且,暴露在層層皮帶中的兩邊乳房,不但豐麗,而且就像表露著佳奈子體內重重的慾望一般,鼓脹而且渙散著前所未有的迷人光澤。

「怎麼樣?妳喜不喜歡?」

從背後靠了過來的元紘,用力的抓了一把裸露在底褲之上的臀部。

「啊……」佳奈子身子一陣戰慄,忍不住回過頭來。

「幹!幹什麼?」

「沒幹什麼?只是想摸摸看妳屁股的彈性如何?」

「!」

就在衝擊之中,抗議之聲並未出口。

的確,在臀部被抓的同時,佳奈子的身體出現了一陣與惡寒不同的甜美衝擊。

「來,現在把手綁上。」

將佳奈子帶到房間中央的元紘,拿出了一根兩尺長的鋁管。

「為什麼要綁我,這樣已經夠了,不要再為難我了。」

「我知道,只是綁起來,妳會比較舒服。」

「胡……胡說。」

「那麼,妳就是不願意囉!」

「……」

佳奈子隱忍住自己的狠狠不堪,無奈的任由對方將自己的雙手,左右分開綁在擔在自己背上的鋁管上。

一絲的膽怯,輕輕的掠過佳奈子的胸口。

就在今天的白天,在會議室裏被縛住兩手時,也是這種感覺。

當然,這並不是嫌惡感,只是失去了雙手的自由,使得她產生了無力抗拒的強烈想法。

也就是說,萬一自己的身體,被男人們欺凌時,這正是最好的藉口。

由於自己無力抗拒,所以只好對他們言聽計從……除了肉體之外,恐怕連精神上都屈服了。

元紘一定知道這件事。

就在鋁管的中心,鎖上自天花板上垂下的鎖時,島貫更用手掰開佳奈子的兩腳,大約是五十吋寬後固定好。

就在整個身體呈大字型站立的佳奈子背後,身上只留一條底褲的元紘,兩手在那毫無防備的側腹愛撫,同時將嘴唇緊貼在肩日上。

(4)

「嗚……」就像在忍受某種疼痛一般,佳奈子在這一瞬間,仰起臉皺起了眉頭。

一種強烈的快美感,從肩口貫穿了腰部,同時微波盪漾,從兩腮直往上竄。

(真是混帳。)

佳奈子開始懷疑起自己的身體。

雖然這已是久違的男人愛撫,可是自己實在不應該對這突然的歡愉,興奮的大起戰慄。

何況,對方是一個惡魔般的男子。其實即使對方是自己所愛過的男人,也不曾一開始就產生這種反應。

當愛撫在腋下的手,碰觸到緊縛著皮帶的胸部,而且嘴唇吸吭著耳垂時,全身的戰慄更是尖銳了數倍。

佳奈子於是慌慌張張的重新防衛自己,咬緊牙根,用力的收縮高跟鞋裏的腳尖。而元紘的舌尖,則沿著耳緣輕舐,一邊吐著氣,一邊用雙手愛撫著那一對豐乳。

佳奈子不禁皺緊了眉頭。

因為耳朵的確也是一個相當性感的地方。

就在元紘的舐弄中,這位驕傲難以侵犯的女強人佳奈子,已經在不知不覺中,汗濕了黑色皮帶所緊縛的肉體,不但皮膚泛紅,而且胸口開始起伏不停。

就像當初將那宛若處女的千佳子,導入肉慾的泥沼中一般,佳奈子也逐漸的產生了反應,只是他的意志力要比千佳子來得堅強多了。這是熟知商場上佳奈子表現的島貫,所明白的。

因此,有了這種程度的反應,已經是不容易了。

今天如果換成其他與佳奈子同年的女性,早就陷入狂亂之中了。

可是被皮帶所縛的身體,卻與佳奈子的女強人無關,早就滲漏著令人厭惡的蒸蒸熱氣。

「怎麼了?室長大人。」

來到面前的元紘,托起佳奈子的下顎,仔細的端詳。

「如果舒服的話,就大膽的呻吟出聲吧!」

「嗚!」

佳奈子皺著眉頭,閉上了微濕的雙眼。

雖然自己極想扼殺,忘掉肉體的感覺,可是卻無法做到。

今天一早起所發生的數件事,以及工作中一直騷擾著佳奈子的藥物以及棒狀物,已經使得她的神經,疲憊到了極點。

所以只要元紘乘隙突破他的防禦,繼續給予愛撫的話,便能順利的征服她。

就在結束一次全身的愛撫之後的現在,佳奈子的身體已經毫無防備的完全覺醒了。

「現在就讓我們緩緩的開始吧!」

「要……要開始什麼?」

眉間刻劃著細紋的佳奈子,戰慄苦悶的出聲詢問。

在男人的面前,自己已經好多年不曾這樣戰戰兢兢過了,即使是在上司、社長的面前,也不曾如此。

就像在拚命壓抑自己內心的動搖一般,佳奈子鼓起精神抬頭挺胸,挑釁的瞪著元紘。

雖然身體上交纏著可惡的橡皮內衣褲,可是那高雅的容貌與軀體,卻不會讓人感到厭惡,反而因為她這種女強人,擁有這樣的姿色與年經,而另人側目。

「真想和妳這副美麗的肉體做上一次!」

就在此時,元紘突然握緊了他的乳房,開始與剛剛優美的愛撫完全不同的無禮愛撫,一種毫不留情的玩弄。

儘管這次與前次相當的不同,可是佳奈子的性感,還是一下子燃燒了開來。

證據就是元紘吸吻他的肩口時,她便幾乎當場蹲了下來。

「咕嗚……」就在這突如其來的強行突破下,佳奈子呈大字的裸體,不停的顫抖了起來。

當繞到身後的元紘,舌頭不停的發出聲音,舐弄他的耳穴時,佳奈子全身的汗毛都站立了起來。

「島貫,過來幫忙。」

「這樣好嗎?」

「沒有關係。」

「可是我沒有你那種技術啊!」

「沒有沒關係,不,應該說是沒有更好,你就不用客氣,儘量的玩弄吧!」

「好!」

於是島貫的手指,緊緊的抓住佳奈子的臀部。

「啊……」就在這疼痛的握力之下,佳奈子不禁瑟縮成一團,可是一股喜悅的奔流,反而在體內四處流竄。

「怎麼樣?甲野室長。」

「嗚!不要!」

島貫依然自顧自的擰著佳奈子的臀肉。

「咕嗚……」雖然咬緊了牙,可是那急湧而上的愉悅,卻透過了牙根,流洩出如哭似泣的聲音。

「舒不舒服?」

「嗚嗚……」

佳奈子拚命的搖著頭。

看到這樣的島貫,便依序的從臀部開始,沿著裸露在皮帶之外的側腹,手腕,一直到大腿,不停的緊握扭捏。

而元紘在此時,也一邊用舌頭,舐弄她耳朵的深處,一邊用手托起乳房,然後放下,放下,然後托起。

「來,再快點呻吟一點,妳可知道男同事們,都想聽聽妳在那種時候的聲音。」

一邊說著,島貫的手指一邊愛撫著傲然昂首的乳頭。

「咕嗚……」就在橡皮的惱人感觸中佳奈子兩腿拚命的抖動,嘴巴也流瀉出呻吟聲。

已經不容再一刻的猶豫了。

島貫的手,完全的罩住鼓脹的乳,彷彿在訓練握力一般,一下子鬆一下子緊。

「啊……」就這種深刻的衝擊之下,佳奈子小聲的發出悲嗚。同時四肢流竄著快美的餘波。

(5)

「怎麼樣?很爽吧!」

「嗚……啊……」長髮凌亂的散落在一邊臉頰的佳奈子,胸腹之間一直不規則的打顫著。

「我在問妳爽不爽啊!」

島貫用指頭用力撐起佳奈子的乳頭。

「呀……不行啊!」

全身的抖顫,已經無法停止了。

「是嗎?這個乳房不就是為了這樣揉捏,而存在的嗎?」

「嗚……」佳奈子瞬間揚起了眉頭。

「來,好好的看著鏡子。」

佳奈子回過頭來望著牆上的鏡子,猛吞了一口氣。

只見懸掛在黑色皮帶間的乳房,是如此的淫猥,而且在乳房上毫不容情狹弄的兩手手指,更是揉搓掉了佳奈子的靈魂。

誠如元紘所說的,普通男人的愛撫並不會讓她產生如此的感覺。只有這對乳房,在男人貪婪的揉捏下,才會有這種真實的感覺。

「啊……」兩邊的乳房在對方貪婪的揉捏之下,連自己都覺得自憐。

雖然如此,狂奔在體內的喜悅,卻像狂濤奔流一般無法揭阻,而且愈來愈鮮明強烈。

就在島貫的雙手,貫注了全身的力量時,佳奈子的乳房就像自己發出悲嗚一般,不停的顫抖著。

一股急湧而上的愉悅,終於在佳奈子的體內爆發,就在這種不知名的亢奮與歡喜之前,佳奈子終於束手無策的捲入高潮的戰慄之中。

「荷啊……」佳奈子終於喪失了女強人的知性、氣質與驕傲,放聲叫出酥麻愉悅的聲音,美麗的肉體繼續不停的痙攣。

「啊!已經出來了啊!單單乳房就能達到高潮,真是個好色的身體啊!」

島貫癡迷感動著望個面前這位,跪伏在地雙手好不容易才支撐得住上身,四肢猶在抖顫的佳奈子。

「求……求你不要奚落我。」

頭兒低垂的佳奈子,好不容易才擠出了這一句話。

「可是這是事實啊!難道我說錯了嗎?」

「不,當然不是事實。」

「哦!是嗎?那這個呢?」

這次輪到背後的元紘,從下面捧起垂掛在皮帶之間的乳房。

「喔……」佳奈子不由自主挺起背脊。就在高潮的餘韻尚未冷卻之時,另一波新的快美感,又在瞬間席捲了全身。

「喂!這樣妳不喜歡嗎?」

一邊用力的捏著乳房,一邊用另外一隻手同時的開始狹弄那惱人的豐臀。

就在元紘的手隔著底褲,開始愛撫佳奈子的陰部時,佳奈子的全身出現了疼痛般嬌異的戰慄,盈溢而出的淫水,濡濕了底褲下端的內側。

「看來妳相當喜歡這種被縛的凌虐方式,室長大人。」

「嗚……」佳奈子緊皺著眉頭,拚命的搖頭。

「還在裝模做樣啊!好,就再給妳失神一次吧!」

元紘繞到佳奈子的前方,將橡皮底褲前方的棒子拔了出來,並且亮在他的眼前。

只見那黑色男根狀的棒子,從頭到尾都是溼淋淋的淫水。

「妳看濕的這樣,難道我們有對妳怎樣嗎?」

「啊!」

佳奈子滿臉通紅的緊咬著下唇。為了自己的面子,當然不能在他們的面前屈服,何況對方的手段是如此的卑劣,真是後悔自已怎麼會在他們的手裏,達到了女性的歡愉。

「夠了吧!快點解開皮帶。」

「我們足夠了,可是室長大人妳好像還沒有滿足的樣子,要不要有人來安慰妳這樣濕潤的肉體。」

「……」

「如果有的話,我們會給妳一個美好的想像。」

當場蹲了下來的元紘,再度將那根棒子緩緩的塞回前面的洞口。

「現在就讓妳的身體快樂一番吧!」

一邊說著,一邊展開了抽動。

「啊,啊,你……下流,不要這樣……」

佳奈子一雙豐潤的大腿,立即抖顫了起來,同時發出了抽筋般的聲音。

既然落人這個男子的手裏,佳奈子也相當的清楚,自己的身體是毫無還手的機會。

「甲野室長,不要做出這種可怕的表情,我們的三人行,一定會讓妳很爽快的。」

來到背後的島貫,緊緊的握住那對柔軟有彈性的乳房,同時在他的耳邊吐著熱熾的氣息。

雖然他的技術還不到元紘的境界,可是也已經在不知不覺中,練就了稍抑自己激情的技術。

就在島貫低下頭來吸吻那盈溢著女性香味的頸子時,佳奈子不禁發出了興奮的聲音,同時上半身也微微的顫動了起來。尤其是在對手手指捏弄著乳尖時,炙熱的果汁,更是漏溼了出入不停的棒子。

看到眼前這位搶奪自己職位,逼自己無法翻身的驕傲佳人,終於墜入恥辱之獄的島貫,不禁產生了一種酥麻的征服快感。

而且,眾人難以親近的佳奈子,竟然會在自己不純熟的愛撫之下,婉轉嬌啼,不禁使得島貫充滿了難以言喻的幸福感。

「室長,讓我們握手言和好不好!我愈摸妳的豪乳愈覺得愛妳,就請妳坦開心胸接納我吧!來,親一下。」

緊盯著島貫逐漸湊進的佳奈子,就在兩人嘴唇即將碰觸之前,急急忙忙的轉過臉去。

「不要!」

「真是矯情,像妳這種伶牙厲嘴的樣子,連妳的手下都會受不了。」

島貫的嘴唇,改往汗顯的玉頸,不停的舐弄。

「咕嗚,啊,啊……」佳奈子大字型的身體,開始為了不時入侵的愉悅,如蛇般不規則的扭動了起來。

而腳邊有元紘在用著前後兩根極粗的棒狀物,忙碌的在抽動。

這種不急不緩的速度,正好救了佳奈子。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