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險的惡戲

因為這次的抽動,如果再加快的話,一定會讓她飛快的登上第二次高潮。

「啊……」就在既像悲嗚又像嘆息的呻吟聲中,佳奈子抖動著左右大腿的美麗肌肉,夾緊交互抽送中的棒子,同時無意識的前後扭擺起自已的腰部。

「已經受不了了呀!佳奈子。」

島貫一邊專心著揉捏佳奈子的乳頭,一邊將自己的嘴唇再度湊向前去。

啊!已經渾然陶醉的佳奈子,也不由自主的將嘴唇迎了上去。

體內滾熱的熔岩,已經開始崩壞內部,急欲尋得出口噴出。

可是在一個瞬間,佳奈子猛然恢復了自我,對自己的舉動感到萬分的不安。

「怎麼了?美女室長,到了這種程度還無法忘掉把持自己嗎?那就是只好再進行下一步了。」

元紘將抽動中的兩根棒子,再度塞回原處,同時固定扣好。

「嘿!肚子餓了,先去吃飯吧!」

向島貫招呼道。

「好!可是她呢?就這樣子留在這裏嗎?」

「不!」

元紘拿出了一副帶著小球的栓嘴器,讓佳奈子咬著。

「你的道具還真不少。」

「這些都是客人喜歡的東西。」

話一說完,手裏拿起了一枚遙控器。

「這又是什麼?」

「這個開關一按,就是這樣你看!」

就在元紘按下開關的同時。

「嗚……」咬著栓嘴器的佳奈子,已經發出了呻吟,同時不停的扭動那緊裹著黑色橡皮底褲的腰肢。

就在她的下腹,傳來了一陣模糊的馬達聲。

「是電動淫具嗎?」

「沒錯,而且後面的也會動。」

當他一按下另一個按鈕,佳奈子的眼睛突然大睜,而且全身大起痙攣。

「這樣妳就不會無聊了,佳奈子,現在就請妳在這裏辛苦一下子。」

(6)

「喂!你真的要十天後還她這卷錄影帶嗎?」

兩人在最近的一家餐館吃飯時,島貫開口問道。

「約好了啊!」

「……」

島貫一邊喝著啤酒,一邊望著元紘,雖然這一切如果沒有元紘的幫助,對不會成功,可是這一次他在未經自己同意之下,與佳奈子訂下十日之約,實在讓他相當的不滿。

「難道十天不夠嗎?」

「這種身體即使是百次,千次也不會厭倦。」

元紘聞言不禁苦笑。

「看你這麼有精神,誰會想到幾天前,妳還是一個處男呢?」

「我們真的要在十天後,跟她說再見嗎?」

「誰說過這種話了?」

「可是你不是和他約好了?」

「我只是說要把佳奈子的帶子還給她,我可沒說要放過她啊!」

望著元紘呆怔了一會兒的島貫,終於露出了微笑。

「是嗎?你真是不簡單啊!來,讓我們乾一杯吧!」

「不,我在工作之前,是滴酒不沾的。」

「工作?待會兒你不要去工作。」

「嗯!今天我必須接待一位大恩客。」

「那!佳奈子怎麼辦?」

「當然是全權委託你了。」

「我哪行?」

「放心好了,我會教你。」

元紘優哉的說。

島貫等離開房間迄今,已經一個多鐘頭了。

這期間,佳奈子體內的兩根棒子,一直不停的震盪著,使得她慾情的火焰雄雄的燃起,一種無法獲得滿足的焦躁感,不停的衝擊著她。

泉湧而出的汗水,有如下雨般的滴落,而且炙熱的淫水,不斷的從人腿的根部,順著大腿的內側向下盈溢而出。

除此之外,佳奈子口中的唾液,一直不聽使喚的從球型栓口器的兩端,像流水般的流落在那豐滿突出的胸口上。

(自己可能要瘋狂了!)

佳奈子已經這樣反覆想了好多次了,如果他們真的遇到了事故回不來的話,自己是非發狂不可。

就在此時,可能是電池的電力不夠了,馬達的震動突然減弱了,可是淫具的震幅變小,反而使得體內的焦燥,更形加深。

佳奈子茫然的抬起頭來看著前方,竟然發現島貫就在自己的前方。

這到底是不是幻覺,莫非自己真的發狂了。

可是當她看到島貫脫掉衣服時,突然恢復了神志。

眼前的島貫,也已經興奮異常了,他那圓滾凸出的腹部底下,昂然的屹立著挺拔的男根。

由於白天在辦公室裏,並沒有抱到佳奈子,所以現在在佳奈子的裸體之前,他的慾情已經急湧而出了。

島貫發出了野獸般的吼聲,貪婪的舐弄著佳奈子的乳房,同時用力的握緊另一邊的乳房。

喔!佳奈子也發出悲嗚,全身在強烈的歡喜衝擊之下,不由自主的大起痙攣。

就在這一瞬間,佳奈子對男人產生了前所未有的飢渴,原來要求對方一定要有地位、能力以及俊秀外表的佳奈子,現在只要對方是男人,便可以接受了,所以儘管對手是島貫這種卑劣醜陋的男人,也都無所謂了。

「佳奈子……啊……好……好美的身體啊!」

一直在佳奈子的身上忙碌舐動的島貫,一邊口水直流的說著,一邊拿掉栓嘴器,貪婪的吸吻他的雙唇。

而佳奈子也不輸給他似的,貪婪的摩擦著嘴唇的內側,一邊喘著氣,一邊回吻。

就在火般炎熱的舌頭,互相交纏時,一股泉湧而出的慾情幾乎溶化了他們兩人。

島貫一邊忙碌的舐著,一邊動手鬆開吊在背後的鋁管,讓佳奈子蹲了下來。

然後,男根就在佳奈子的臉頰上,不停的摩擦。

「唔……」就在無意識之間,佳奈子閉上了雙眼,就像一隻撒嬌的小貓一般,輕輕的用自己的臉頰,在炙熱的男根上,不停的摩擦。

「來吧!因為妳是佳奈子,所以我們就這樣子吧!」

「不要。」

就在佳奈子的叫嚷聲中,島貫的男根已經塞進了她的口中。

於是腦中的血管,一下子膨脹了起來,慾情整個襲向了腦部。

單單幾次淺進淺出的抽動中,席捲全身的慾情,終於從腹部之底猛然的爆炸開來。

就在男根深抵口腔時,喉嚨的深處突然像火燒般的乾渴起來,已經是一時難以自製了。

於是佳奈子開始忘我的含住男根,用力的套弄起來。可是即使如此,盈溢在體內的慾倩痙攣,還是煽動了更強烈的慾火,逐漸的逼進佳奈子。

這時的佳奈子幾乎哭了出來,雖然心裏明知不該這樣,可是卻無可奈何。

她的口腔,被左右鎖住的指尖,以及被黑色皮帶所緊縛的身體,全都渴求著這個男根再深入一點。

就在一陣套弄之後,佳奈子終於讓男根深入了自己的喉頭。

隨著每一次男根的抽動,一種前所未有的喜悅,席捲了全身。

佳奈子就像發了狂一般,從腹部的深處發出了絕叫。

而島貫也用兩手抱住了佳奈子的臉,就在男根幾近被溶化的同時,腰部一挺忍不住射精了。

隨著島貫精液的急射,佳奈子也在強烈的衝擊之下,盈溢出歡喜的果汁,第二次登上了絕頂高峰。

「喔,喔……」雖然達到了高潮,可是佳奈子卻依然滿臉陶醉癡迷的用濡濕的舌頭,不停的舐動著島貫尚未頹倒的男根。

第五章 魔性的感觸

今天實在是不想上班,可是卻有一筆交易,非佳奈子本人親自處理不了。

昨天深夜回到家時,千佳子已經就寢了,不過,還好她已經就寢了,奈佳子也就不用編造些其他的藉口。

就在口交之後,島貫便將自己送回家,可是身上交纏的皮帶與橡皮底褲,卻依然保持原狀。

雖然他說底褲可以自由決定去捨,可是皮帶卻明天才能解下。

這會兒,自己當然可以偷偷的把它解下,可是想再重新把它這麼巧妙的縛好,實在不可能,因此,佳奈子也只有服從的份兒。

上了床之後,卻始終無法成眠。因為今天一天中,實在是發生了太多的事,而且對她都是前所未有的衝擊。

除此之外,體內漸增的雄雄慾情,更使她懊惱。

在這些年裏,佳奈子與男人的經驗中,也有過兩次的高潮經驗,可是全都沒有這次的強烈與深沉。

這一次單單胸部的蹂躪,就讓自己達到了高潮,而且另一次的口交,更讓自己的肉體得到了滿足。

可是在這其間,只是兩根震盪器塞在陰道與肛門裏,根本不曾有過真正的性交。

而且,這次的口交與辦公室裏的性交,卻使得她對對方這種可惡的男性,有了深刻的印像。

恐怕這也是自己肉體裏,潛在的慾望。

不論對方所使出的是多麼卑劣的手段,所有的反應,以及因肉慾而來的苦悶,全都是來自佳奈子自身豐沛的官能。

以前是絕對不會有這種現像發生,這一切一定都是在元紘惡魔般的技巧中,所引發的。

所以自己的肉體就在同時,不知不覺的成熟了,而且肉體不停的疼痛。

一直到了清晨,始終無法成眠的佳奈子,才重新穿上自己脫下的底褲,再度試著入睡。

可是還是難以成眠,所以最後心情暗淡的佳奈子,只好乾脆起床了。

現在唯一賜給她勇氣的就是,分別五天的千佳子,出乎意料之外的明朗活潑,一想到為了這個妹妹,自己再多的苦,也都無所謂了。

當她準時來到公司時,島貫沒來,只是稍後來了一通電話。

「今天我會晚一點來,一切拜託了。」

雖然暫時能夠安心,可是卻也藏不住自己失望的心情,因為自己已經恨不得能夠早點解下制服底下的東西。

為了忘掉這些擾人東西的存在,佳奈子只好全心專注努力的工作。

常島貫來到公司時,已經接近中午了。

「室長,我有點事想跟妳商量。」

「嗯!好。」

就在會議室的門閤上了之後,島貫膠著的眼光,不停的在佳奈子的身體上打轉。

「室長,今天好像更加嬌艷啊!穿著這種橡皮內衣褲的感覺如何?」

佳奈子不由自主的全身僵硬,向後退了一步。

「沒……沒什麼。」

「是嗎?快點脫下妳的衣服,讓我看看。」

佳奈子用汗濕的雙手,開始解開外套的鈕扣。

就在此時,島貫又是一陣蠢動,雖然昨天已經在佳奈子體內,宣洩過兩次的激情,可是一看到緊裹著制服的佳奈子,又開始覺得昨天的一切以是做夢而已。

佳奈子脫掉了身上的制服之後,怯怯的望著島貫。

而島貫已經不停貪婪的舐動著舌頭了。

身上緊纏黑色皮帶、底褲的佳奈子,散發著迷人的成熟美,格外的引人入勝。

並不是島貫對這種橡皮裝扮,特別有興趣,可是就在這種橡皮質料的襯托之下,膚色有了極大的變化,而且更加妖艷的挑逗美。

原本佳奈子的肉體就已經很美了,而且散發著煽動男人慾情的優雅氣質,可是在這種黑色的橡皮內衣褲的烘托之下,更完全無視於佳奈子的意志,導引出她撫媚的官能美。

「真不總是美女室長,穿什麼都合適。」

話才說完,島貫便從自己的皮包中,拿出一雙橡皮手套帶在手上。

佳奈子不由自主的向後退了一步。

「你想做什麼?」

「看了就知道,因為御國說妳這位偉大的室長,喜歡被男人綁住手腳,剝奪自由凌虐,而且又說像妳這種女人大多喜歡橡皮之類的東西,所以我想來試試看他的話是否真實。」

就在他帶上手套時所發生的摩擦聲中,佳奈子的下腹中心,突然發生了一種新鮮強烈的感覺。

「不要動。」

島貫來到佳奈子的身邊,開始撫摸她豐沛的長髮。

佳奈子微抽著鼻頭,屏住了氣息,陣陣奇異的快感,隨著生橡皮的碰觸,四處流竄。

荷喔!就在戴著手套的手碰觸到胸部的同時,佳奈子閉上了雙眼,上半身不由自主的向後繃緊,發出了無法抑制的呻吟聲,整個晚上,她所焦慮等待的正是這一個時刻。

「很爽吧!妳看妳的乳頭已經這麼硬了。」

島貫的手指,突然用力的擰起傲然昂首的乳尖。

「啊……」就在佳奈子上半身不停的顫抖中,他的另一隻手已經來到底褲的頂端,用力的揉搓,這麼一來,佳奈子再出忍受不了的緊抓著島貫的肩膀。

「已經濕了吧!」

最後島貫的手,終於拉下了佳奈子的底褲,開始愛撫他的陰部。

啊!只見佳奈子陶醉的扭曲那赤紅的臉頰,苦悶的流瀉出呻吟聲,溫熱的淫水情不自禁的盈溢而出。

就在此時,島貫突然撤回了手指,從皮拿出一根棒狀的東西,徐徐的塞進佳奈子的膣口。然後再從皮包中拿出另外一根,塞進她的肛門,開始小幅的抽動。

「啊……」佳奈子不禁顫抖的搖幌起自己裸露的下半身。

「已經忍不住了啊!妳這個變態的色女。」

島貫自己也已經腫脹的疼不已了。

「去把門關上。」

島貫將兩根淫具完全塞進佳奈子的體內之後,馬上按下了遙控器。

「啊啊……」就在這一瞬間,佳奈子失去了全身的力量,頹倒在地毯上。

平常在辦公室裡都是昂首潤步的女強人,現在卻裸露著屁股,像狗一般的趴在地上,不停的喘著氣。

就在此時,一陣無法言喻的喜悅痙攣,席捲了島貫的全身。

「妳在做什麼?甲野室長。」

島貫出手用力的抓了一把佳奈子豐滿的圓臀。

「啊……」佳奈子就像受到電擊一般的彈起背脊。

「住……住手,島貫。」

「我沒有做什麼啊!」

就在佳奈子挺起上身的同時,體內的淫具又開始震動了。

「啊……不,不要……」

雖然佳奈子極力的想要掙扎起身,可是身體卻一點也使不上力。

「室長,妳不走是不行的啊!」

「咕嗚……」佳奈子在幾近溶化的愉悅,以及強烈的刺戟中,一邊扭動著腰肢,一邊奮力的爬向門口。

可是每前進一步,雙臀間的膣口以及肛門,便傳來陣陣酥麻的感覺。

雖然佳奈子也明自自己悽慘的模樣,可是一次又一次襲向自己的尖銳愉悅,卻使得自己不得不像狗一般的在地上爬。

就在佳奈子終於爬抵門口,把鎖鎖上時,桌上的電話突然響了起來。

接過電話的島貫,緊盯著佳奈子。

「請稍候,甲野室長,妳的電話,請快點。」

放下電話,來到佳奈子身邊蹲下的島貫,由下往上托起了佳奈子沉重的乳房,經輕的在耳邊告訴她。

「哪裏打來的電話。」

已經精神模糊的佳奈子,使盡了最後的力量,拚命的集中精神。

「妳聽了不就知道嗎?」

就在佳奈子蹣跚的揚起上身時,突然啊的一聲,當場又蹲了下來。

原來島貫已經將膣內淫具的強度,切換成強了。

「妳在拖拖拉拉,對方可要不高興了。」

「嗚……」佳奈子恨恨的瞪了島貫一眼,無奈的划動四肢爬向桌子。可是已經無法像剛才一般的速度了。

「這種姿勢真適合妳啊!佳奈子室長,快,不要拖拖拉拉的。」

脫掉衣服的島貫,一邊留意著對方的表情,一邊用力的擰著他的乳房。

「啊……不,不要……」

一陣突來的快感,使得佳奈子不由自主的停下了腳步,全身顫抖了起來。

「不要再碰我,你這卑鄙的傢伙。」

「可是我很想揉揉妳的乳房,試試它的彈性如何?」

島貫就像在享受那對乳房的彈性似的,用那戴著手套的手,專心的揉搓了起來。

佳奈子在這個時候,已經全身大起痙攣,怎麼樣都無法再向前進了。

「怎麼了?不想動嗎?打電話來的可是妳想要找的『T』事務所的老闆啊!」

「!」

佳奈子聞言不禁愕然的看著島貫,那可是今天所要交易的重要客戶啊!

「你為什麼不用先說?」

再也顧不了胸部的愛撫,佳奈子集中了所有的精神,飛快的爬向桌上的電話,就在她揚起上身拿起話筒時,體內的淫具,突然切斷了。

「喂!讓妳久等了,我是甲野。」

佳奈子微喘的輕聲開口說話。

「甲野小姐,我昨天聽說這次的啤酒廣告,突然陣前換將,不再使用本公司的紅牌演員『T.K』,這究竟是不是真的。」

「其實今天我們要跟你談的,就是這一件事,因為本公司的企劃將有異動。」

才說到這裡,佳奈子便忍不住的啊了出聲。

原來島貫從站起身的佳奈子屁股,拔出了淫具。

「喂、喂,妳有沒有在聽?」

「啊,對……對不起。」

就在佳奈子點頭的同時,來到她身後的島貫,已經一把握住了她的乳房,愛撫她那裸露的屁股,而且嘴唇越過長髮緊貼在他的脖子上,使得她的聽覺與視線一片矇矓。

「貴公司突然改變態度,實在令人困擾,原本廣告中正採用我們這邊的人,所以我們才信賴貴公司,可是現在貴公司卻片面取消這個承諾,真是太過份了。」

「啊!這……」

單單這麼簡單的回答,就已經相當的不自然,而且抖顫著聲音了。

因為島貫的手指,已經順勢滑進陰唇,而且嘴唇緊貼著耳朵。

「啊……」佳奈子用手遮住了話筒,高聲的呻吟出聲。

「求求你,快住手!等我講完電話再說吧!」

「不能等了,一看到室長的身體,我就再也忍不住了。妳看,這麼的滑膩,這麼的芳香啊!」

島貫已經到了魂消魄散的昂奮境界,再也難以自制了。

「對,對不起,我待會兒再回電好嗎!」

「開玩笑,妳想逃嗎?」

「不,不是,只是……」

「啊……」佳奈子突然發出了失態的聲音。

島貫正用著自已的男根,越過她的臀部,不停的摩擦她的陰唇。

「喂!剛剛是怎麼一回事?」

「沒……沒什麼。」

嘴唇緊貼在佳奈子另一邊耳朵的島貫,一邊囑咐她不要亂動一邊將自己硬挺的男根前端,緩緩的塞進她的體內。

「啊……」佳奈子用手按住了電話,陶醉的仰起頭來。

「喂!喂!甲野小姐,妳到底有沒有在聽?」

彼端已經傳來社長的咆哮聲。

雖然佳奈子相當的清楚,可是島貫的男根正擠進自己火樣般的肉體深處,她根本無法挪出手來回答對方。

終於頂端深抵了子宮的入口。

「喂!妳還不回答?」

「對,對不起……」

雖然佳奈子使勁的回答,可是燃燒開來的愉悅,卻從身體的入口,激烈的傳抵子宮。

「這樣站著太麻煩了。」

島貫抱著佳奈子的腰,在椅子上坐了下來。

「喂!妳是不是把我當成傻瓜啊!」

「沒……沒這一回事。」

「那妳到底要怎樣給我一個交代?」

「這……」

「嗯……」兩腳大開跨坐在島貫身上的佳奈子,在深深貫穿身體的男根,巧妙的摩擦洞口與子宮時,發出了小聲的悲鳴。

「到底怎麼了?」

「我……我只是覺得非常的對不起……」

就在說話中,島貫的舌頭來到了她的耳中輕舐。

於是陣陣滾熱的淫液,不禁盈溢而出,而佳奈子也不由自主的以島貫的男根為軸心,拚命的挺動下腹。

「什麼,只有抱歉嗎?」

「啊,不……只是我們的計劃有點改變……」

「不要擔心,讓他聽聽妳好色的聲音吧!」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