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險的惡戲

島貫一邊舐著他的乳頭,一邊拿掉佳奈子手上的電話。

「啊!不行。」

就在她急欲取回話筒時,島貫突然輕輕挺起腰肢,來個扭旋。

「啊……」從頭而降的愉悅,使得佳奈子本能的將自己的嘴唇,迎上臉頰旁島貫的嘴唇。

如果沒有這樣做的話,發自她喉嚨深處的悲鳴,一定會傳到電話彼端的耳裏。

「到底在做什麼?」

對方咆哮的聲音,從話筒裏傳了出來。

「妳可以告訴他,我們正在性交。」

島貫一邊咬著她柔軟的耳垂,一邊將話筒湊進下腹。

「來,為了表示歉意,就讓他聽聽妳性交中的聲音吧!」

「嗚!不行……」

佳奈子看了股間一眼,不禁全身僵硬。

只見自已白皙圓潤的大腿,左右大開,而那生龍活虎的男根,正在其中忙碌的進出,不停的發出異樣的抽動聲音。

「啊……」雖然張開了口,卻說不出話來,只有甜美的嗚咽聲,像決堤一般的流瀉了出來。

電話彼端的社長,一定可以很清楚的聽到這種淫猥的聲響。

就在害羞聲中,佳奈子已經到了心盪神馳的境界,而且一股不知名的淫蕩亢奮與慾情,洶湧的襲向她。

「喔……」一隻手抱著島貫的頭,舌頭首次伸出舐弄他的嘴唇,同時大膽的扭動腰肢。

就在島貫手上的話筒,摩搓著陰唇,男根深抵身體的深處時,終於引起了爆發前的崩壞。

「已經不行了……啊……」就在舌頭深深的插入島貫的口中時,佳奈子就像要摩擦子宮一般,扭擺著腰肢,用力往下一沉。

而島貫則任由尚在怒吼中的話筒,垂掛在桌子下,一把托住佳奈子的下顎,狂亂的親吻她。

終於追到了這位驕傲的佳奈子。自己用男人的能力,終於將佳奈子引進了肉慾之海,讓她體會到恥辱的滋味,同時得到了剝奪她理性與驕傲的徹底征服。

「佳奈子,來吧!讓他聽聽妳高潮聲的叫聲吧!」

兩手抱著佳奈子腳的島貫,開始在那V字型大腿的根部,展開了強而有力的刺戟。

就在這歡喜的戰慄中,佳奈子的意識已經逐漸的模糊,雖然明知電話彼端的社長,一定傾耳凝聽這邊的異響,可是自己卻失去了所有的自製心,只知道茫然的迎擊著男根的刺戟,在一次又一次的歡喜中,扭擺腰肢,全身香汗淋漓的從喉頭發出抽抽塔塔的嗚咽聲。

就在一陣猛烈的刺戟之後,男根的頂端終於產生了一種甘美的感覺,像導火線般的延燒全身,在下一個瞬間,引起了大噴火。

「啊啊……」就在快樂絕頂的痙攣中,島貫依然傾注了所有的餘力,抽送了十多次之後,方才跌入了性慾的滿足之中。

第六章 煉獄雙花

(1)

來到辦公室的佳奈子,飛也似的直奔洗手間,放下肩上的皮包,拉起自己超級迷妳裙的裙擺,退下褲襪。

只見下腹緊裹著黑色橡皮底褲,微露在外的陰毛,已經濕淋淋的沾滿花蜜。

就在上班途中的電車上,她遇到了一位色狼,如果是在以前,早就一點也不躊躇的將色狼當眾扯出,可是今天,她卻無法這樣做。

在島貫的手中,受到了兩天的凌辱之後,已經四天沒有再見到他了,除了他是休假去了之外,連元紘也不曾出現過。

照理說,他們的失蹤對佳奈子來說,應該是一件難能可貴的喜事,可是他的心底,卻反而一直牽掛著他們。

直到今天早上,島貫才打了一通電話過來,要她穿上那條橡皮底褲,準備赴今天兩人第三天的約會。

於是佳奈子便服從的在制服底下,穿上橡皮底褲,並將將兩根棒狀物放入體內。

就在此時,最讓她驚訝的是一點違和感都沒有,反而一股懷念的感覺與怪異的興奮感,直奔體內。

坦白的說,被閒置一旁四天的佳奈子,早已焦慮難安,無法過日了。

才兩天的時間,自己便改變的像別人一般,全身的血管不時狂熱的鼓動,胸部腫脹疼痛,身體的中心更是燥熱濕潤不止。

所以當色狼偷襲自己的臀部時,那種戰慄的感覺可以說是相當的自然,因為離開男人的觸摸,已經有五天之久了。

色狼在佳奈子僵直的背後,對著他的耳朵吐著熟稔的氣息,使得佳奈子的緊張以及敏感的性感,化為甜美的刺戟。當色狼的腳擠進她那雙姣好的美腿之間,緩緩的拉高他的裙子時,佳奈子不禁本能的護住裙子。

可是色狼卻一點也不慌張,一邊輕柔的握住些微露出圓臀以及大腿的根部,一邊對著佳奈子的耳朵,吹拂熾熱的氣息。

佳奈子雖然用汗濕的雙手,緊緊的抓住迷你裙的裙擺,可是內心沉眠中的慾念,卻在色狼的鼻息中甦醒。就在此時,她對色狼的行徑,突然有了進一步的興趣。

於是念頭一轉,認為自己只要不喜歡時,隨時可以喊停,反正自己不認識對方,對方也不會認識自己。

為了不讓其他的乘客發覺,佳奈子只是將前面的裙擺往下拉。

當對方的手來到渾圓的臀部時,不禁略為遲疑,原本多料會有一番柔軟接觸的手指,竟然碰到了一層厚硬的橡膠。

一可是就在下一個瞬間,色狼的手突然大膽的握住他的豐臀,甚至揉起股間的圓聳處。

啊!佳奈子勉強的吞下即將流瀉而出的呻吟聲,在這個闊別數日的男性愛撫之下,積壓多日的慾情,完全的被燃起。

雖然時間的經過,只有數分鐘而已,可是那種愉悅是如此的濃密,而且有壓倒性。源源不絕的淫水。不斷的滲出超級高叉的褲沿,濡濕了色狼的手指。

在辦公室的洗手間中,拉下底褲的佳奈子,看到兩根棒狀物上,濕淋淋的花蜜,不禁理性為之一失,手指情不自禁的伸向自己的膣口。

「哈……」出乎意料的呻吟,讓她當場蹲了下來。

就在此時,佳奈子突然驚覺自己行為的可恥,再度穿好底褲。

(2)

元紘的到來,已經是中午午休的時間了。

辦公室裏,就只剩下好幾天沒來上班的島貫,與佳奈子兩人而已。

五天不見的島貫,到了這個時候,還是不曾對佳奈子出手,不禁讓她對他的態度,感到有點不是滋味。

放下皮包的元紘,眼睛直勾勾的凝視著佳奈子,讓她瞬間覺得自己很美。

從出生以後,佳奈子便對自己的容貌,懷抱著懷疑的態度。雖然容貌的形狀,從昨天到今天,上個月到這一個月,並沒有任何的改變。可是今天,男同事們的眼光,卻老是膠著在自己的圓臀與美腿之上,甚至目不轉睛的瞪視著自己的美貌。可是以往的自信卻不曾因此而復甦。

(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連佳奈子自己也無法理解。

「妳今天有沒有遵守我們的約定。」

「有,我穿來了。」

「很好,現在就讓我瞧瞧吧!」

「那……我們就到會議室吧!」

「不,就在這裏。」

「可是……」

「快點!」

佳奈子一副眼淚欲滴的模樣,忍氣吞聲的站在辦公桌邊,遲疑的拉起裙擺。

雖然現在的辦公室,除了島貫之外已經空無一人。可是隨時還是會有人會進來。

「好,現在再看看妳的後面。」

「嗯!沒想到這艷麗的屁股,幾天沒見了,反而更加的淫褻,好像飢渴著男人的愛撫似的蠢動不已。」

佳奈子聞言不禁陣陣的銷魂,不明究理的顫抖了起來,可是這樣被人稱為淫褻而興奮的女子,豈不是太過於糟糕了。

「來,把屁股翹高一點。」

「啊!」

佳奈子咬緊牙根,傾向前去將裙擺拉高的臀部,朝後翹出,形成一個完美的球形。

「再高一點,對,就把手放在地上。」

「咕……這……這樣可以嗎?」

佳奈子兩手輕輕的抓住自己左右兩腿的腳脖子。

這時候,她再也沒有用手拉住裙擺的必要了,因為自動上縮的裙子,已經露出了那緊繃著黑色橡皮底褲的極品臀部了。

就在這個時候,說時遲那時快,元紘的手,已經一把抓住了他的臀肉。

「啊……」佳奈子全身顫抖的發出再也抑制不了的呻吟聲。

「才幾天沒見,就這麼淫褻而且熟透了呀!」

「啊……」就在對方用力的揉捏中,佳奈子在一股歡喜的洪流衝擊下,幾乎喜極而泣。

「唉啊!這個淫褻的屁股,真叫人忍受不住啊!」

這一次是身邊的島貫,出手蹂蹦他的屁股,最後甚至大叫一聲受不了,便將臉部深深的理進佳奈子的臀部之間,貪婪的舐弄起來。

(3)

「脫掉妳的衣服,室長。」

就在島貫終於停住了他的舐弄時,元紘冷冷的發出命令。

「求求你,我們去會議室好不好?」

「就在這裏。」

「可……可是……」

「現在就脫,如果不快點的話,妳的部屬可要回來了。」

佳余子在元紘冷酷的話語中,只好死心的開始脫掉自己身上的衣服。

由於現在才是午休的開始,所以部屬們回來的可能性不大,所以只好賭賭運氣了。若是運氣不好,有人回來拿東西的話,佳奈子女強人的威信,便將完全粉碎。可是就在這極緊張的環境中,佳奈子的身體反而火燒般的疼痛起來。

「看來,變得淫褻的,不止是這個屁股而已。」

元紘從佳奈子的手中,奪走她脫下的迷你裙,然後目不轉睛的瞪視著她散發成熟美的肉體。

佳奈子顫抖著迎接島貫的視線,連自己都覺得只穿著超高叉剪裁的橡皮褲的自己,相當的淫猥。

「喂!你去摸摸他的乳房吧!」

在元紘的催促之下,島貫根本就是毫不客氣的用力抓住兩顆豐滿的乳房。

啊!敏感的乳房,頓時傳來了一陣快美的衝擊,讓佳奈子發出了悲鳴,同時兩腿蹲了下來。

「喂!不要這麼悶騷,快點站好。」

元紘從自己的皮包裏,拿出一條裝在塑膠袋裏的細橡皮管。

「我想美女室長的乳房,需要一點重點,所以這個送妳。」

說著便將這條橡皮管的兩頭,分別繫在左右兩個瘋狂挺立的乳頭上,中間垂下的部份,大約有五十吋左右。

就在此時,佳奈子已經忍不住的抱住胸口,蹲了下來。

「誰叫妳隨便蹲下來。」

元紘拿起橡皮管的另一端,用力的拉緊。

「嗚,不行啊……」佳奈子一邊直起腰來,一邊雙手抓住元紘的手。

乳頭傳來的陣陣快感,是如此的強烈。

繞到背後的元紘,再用皮帶緊緊的綁住佳奈子的雙手。

「來!」

元紘抓著橡皮管,開始繞著辦公室的桌子走動。

「啊……」就在乳頭與沉重的乳房被拉動時,一股毗牙裂嘴的疼痛,傳抵了他的乳尖。剛剛還在同一個辦公室裏,以上司的身份,呵斥屬下的自己,竟然只穿著橡皮底褲與高跟鞋,被人用橡皮管綁住乳頭拉著到處走。

每走一步,便從乳頭傳來陣陣酥酥的愉悅。

在辦公室裏繞了一周之後,佳奈子更是朝著天花板,胸部大起大落的喘起氣來,而且盈溢的果汁,不斷的從底褲的兩邊流了出來。

「佳奈子,妳已經溼蕩起來了呀!」

元紘一把托起佳奈子的下顎,用力的吻了起來。

就在元紘的親吻,以及乳頭橡皮管的拉動之下,佳奈子瞬間陷入了愉悅的溺浴中,渾然忘我。

(4)

「脫掉我的衣服。」

被鬆掉雙手的佳奈子,不停的抖顫著喉嚨。

「饒了我吧!」

「只要妳能滿足我,我就饒了妳。」

「你……你要我怎麼做?」

「自己想想吧!拿出妳最好的看家本領來,反正妳已經不是處女了,就用妳美麗的肉體,來讓我快樂吧!」

佳奈子不安的站在元紘的面前,雖然對別的男人自己相當的有信心,可是元紘卻是唯一的例外。

看來只有盡力的展示自己女人的魅力,來積極的引誘元紘,可是這種對男人賣弄狐眉的方法,對佳奈子來說,卻是前所未有的經驗,所以除了運用自己對男人的滿腔狂熱之情外,實在想不出來如何去做。

於是佳奈子用手抱住了元紘的面頰,用力的吻住他的嘴,這可是她有生以來第一次主動的吻。

「妳不把衣服脫掉是嗎?快沒時間了。」

元紘推開了嘴唇,冷淡的說。

「現……現在就脫。」

緩緩的解開元紘襯衫鈕扣的佳奈子,一看到元元紘的闊胸,不禁一陣目眩,為他特有的男人味道陶醉了起來。

就在她脫掉襯衫之後,便低下身來親吻元元紘的胸口,然後一邊由上往下,像小狗一般的四處舐弄,一邊蹲在腳邊,拉下對方的長褲。

「啊……」出現在佳奈子眼前的男根,是她前所未見的雄偉與巨大。使得她當場血脈擴張,異樣的亢奮起來。

終於再也忍不住急湧而上的激情,一邊呻吟一邊伸出雙手緊緊的握住硬挺的男根,徐徐的湊進自己美麗的臉龐。

就在佳奈子狂亂的用嘴巴套弄元元紘的男根時,擔任看守的島貫突然快步的走了進來。

「有人來了。」

元紘聞言當場拔出了男根,彎下來用嘴堵住佳奈子的嘴,將她壓倒在地上。

(5)

「有什麼事嗎?」

「沒事。」

走進來的這位名叫管生的職員,毫不在意的與島貫聊了一兩句之後,回到了自己的座位坐下。

這時的佳奈子,不禁為自己一時的為激情所惑,喪失理智的任由元紘擺佈一事,感到後悔不已。一旦部屬看到了自己的這種癡態,豈不完蛋了。

「嗚……」佳奈子突然全身顫抖了起來,因為元紘還在不停的用舌碩,撩撥他的耳朵。

「不行啦……」

雖然小聲的抗議,可是元紘的手卻使勁的拉緊繫在乳尖的橡皮管,使她情不自禁的彈起上身,緊摟住元紘的脖子。

即使現在的情勢已經後退無路了,那雄雄燃燒的性感,依然無法輕易的壓抑住。而且,愈是情況緊張危急,她全身的慾念愈是亢奮。

可是,就在元紘的手伸向那橡皮的底褲時,佳奈子急急忙忙的制止他。

「妳不是說過什麼都聽嗎?」

元紘在耳邊輕輕的低語。

「拜託你,不要在這裏,換個地方我什麼都答應你。」

「我現在就要你,如果不要的話,我們就一直維持這樣。」

現在回來的只有一個人而已,再不久,一旦午休結束,所有的部屬都會陸續的回來。

「那你就做吧!千萬不要讓別人查覺了,快點吧!不快點,待會兒就麻煩了。」

佳奈子屏住氣息閉上了雙眼,同時放開了自己的手。

就在一陣橡皮特有的聲音中,底褲被退了下來。

除了腳下的高跟鞋與乳頭的橡皮管之外,佳奈子已經完全的赤裸了。

現在佳奈子的命運,已經完全掌握在元紘的手上了。

元紘輕柔的分開左右的大腿,緩緩的將自己灼熱的男根,經輕的滑進那淫水盈溢的洞口。

「啊……」佳奈子情不自禁的挺起下腹與顫抖的大腿,同時無意識的含著脫下來的外套,扼殺自己呻吟的聲音。

就在此時,佳奈子方才實際的感覺到男女的性交,是能夠如此的迎合女人的愉悅,同時,她也開始感到惶恐,因為對方的男根,才進到自己的體內一半而已,一旦完全貫穿,與自己緊密結合的話,自己在這辦公桌下,一定會呻吟出聲。

而元紘就像察覺了這一點似的,一直保持著半進的姿勢,展開了刺戟。

「島貫先生,室長上哪兒去了?」

辦公室裏,突然響起了立花智子的聲音。

「我不大清楚。」

辦公桌後面的佳奈子,為了擔心智子的靠近,不禁全身僵硬了起來。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元紘的男根已經緊緊的貫穿自己身體的中心,已經進退兩難了,其實即使現在元紘立刻拔出他的男根,也毫無助益。

佳奈子張大了微濕絕望的眼睛,從桌下的縫隙,目不轉睛的瞪著逐漸逼近自己的高跟鞋。

這雙高跟鞋來到桌子的對面時,終於停住了。

「有什麼急事嗎?」

島貫叫住了智子,同時走了過來。

「喔!沒什麼,只是有關新的企劃案……」

「智子,妳真是認真啊!」

「不,哪裏,我還比不上室長呢。」

「是啊!我們的室長是連男人都甘拜下風的女強人,而且又是難得一見的美人。尤其是最近,突然變得異常的艷麗,你說是不是?管生。」

俯首辦公的管生,抬起了頭。

「啊!什麼事?」

「還在裝蒜,大夥兒不是都這樣說嗎?」

於是三個人便在桌子的前面,談天說地了起來。

而元紘也就放心的再度展開中斷了的刺戟。

佳奈子也情不自禁的緊抓住元紘的肩膀,原本已經冷卻的身體,就在刺戟的同時,重新被前所未有的慾念之火所包圍。

就在這種隨時都會被撞見的危險狀況中,佳奈子的性感,反而異常的亢奮不已。

而且元紘刺戟的幅度,也逐漸的加大,逐漸的往深處進行。

啊!就在燃燒般甜美的衝擊之下,佳奈子更加用力的吻住對方,因為兩人嘴唇如果稍離的話,恐怕她會流瀉出野哭般的叫聲。

元紘的男根,終於逐步的深抵佳奈子身體的深處,逼進了子宮前端。

一陣來自大腿深處的酥麻,使得佳奈子全身大起痙攣,即將來高潮的頂端。

「不知道是怎樣的男人,能擄獲她這種女人?」

耳邊傳來了管生的聲音。

「我想一定要英俊多金,而且家世地位高的男人吧!」

「算了,反正你我都沒指望。不過,我倒希望能夠和她春風一度就好。好好的欣賞她淫叫的聲音與表情……啊!智子小姐的面前,說這些話實在是不好意思,哈哈!」

一邊聽著三人的談話,佳奈子一邊從喉底發出了悲鳴。臀部不由自主的輕顫緊繃,焦燥的向上挺起迎接元紘的男根。

「咦!好像有什麼奇怪的聲音啊!」

突然管生開口說話。

全身血液沸動,就在這瞬間,完全凝結。

而元紘也在數次的剌戟後,停住了動作。島貫連忙輕咳了幾聲說:

「什麼聲音?」

「真奇怪,桌子的底下,好像有水流動的聲音。」

一邊說著,管生一邊走向桌子這邊來。

「!」

佳奈子不由自主的緊抓著自己椅子的椅腳。

這下可完了……就在她念頭一轉時,入口的門打開了,又進來了一個部屬,不過,對方的進入,剛好止住了管生的腳步。

有救了……剎那之間,元紘一口氣貫穿了這個瀕臨高潮的火熱、濕潤、甜美的女體。

「啊……」就在這個猛烈的衝擊,以及喜悅的洪流之中,佳奈子的全身不禁歡喜的大起痙攣,幾乎大聲淫叫。

同時,本能的緊摟住對方,就在男根衝抵子宮深處的時候,被送上了悽美的絕頂高峰。

(6)

就在這部屬也在的辦公室裏,佳奈子全身赤裸的與男人性交,而且得到了高潮。

雖然感到羞恥,可是在這幾近溶化般的愉悅中,自己卻束手無策,不知如何是好。

不過,沉浸在那種肉體酥麻的喜悅中,也不過是十數秒的時間而已。

「啊……」在口腔裏,緩慢滑動進出的舌頭,帶來了一股新鮮尖銳的快感,逐漸的凝聚在佳奈子的腦部。

「啊……」佳奈子終於再次的抱緊元紘的脖子。

元紘的男根貫穿了她,確實治癒了他的焦燥感,也讓她達到了高潮,可是那最後的一擊,卻反而使她的性感更加的激盪,而且疼痛,就像只是前戲的一個步驟而已。

「啊!拜託你,我……我還……」

佳奈子喃喃的在元紘的耳邊低語。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已經有三、四個部屬陸續的回到辦公室,兩人總不能一直這樣裸著身子,呆在桌子的後面。

「走吧!我們到會議室去,妳就這樣緊緊的抓住我吧!」

元紘支地撐起自己的上半身,然後兩膝著地的挺起腰來。

「啊……」佳奈子咬緊牙根,緊緊的摟住元紘的脖子,同時將自己的一雙美腿,緊緊挾住元紘的腰部,穿著高跟鞋的腳脖子,並在他的臀上交纏。

於是,兩人就像母猴摟著子猴行走一般,佳奈子的身體完全懸在半空中,只有長髮的尾端,垂落在地上而已。

元紘順勢將佳奈子脫下的衣服,塞進自己的皮包裏之後,便四肢著地的爬向會議室。

幸虧剛剛佳奈子所出入的接客室門是開的。所以與它並排的辦公桌,就像屏風般的遮住了兩人的身影。

不過話雖如此,如果坐在門邊的部屬,回來的話,只要一走進,便會看的一清二楚,所以佳奈子只能緊緊的挾住元紘的腰肢,心中暗念阿彌陀佛。

就在這種懸空的狀態中,留在體內的男根,便成了珍貴的支柱,可是對女體來說,它還是最甜美最危險的東西,單單只是這樣保持不動,依然使得佳奈子那成熟的腰肢與臀部,以該處為中心,不停的灼熱燃燒了起來。

不過,雖然並沒有進行慣例的刺戟,可是隨著四肢的爬動,還是不時的傳來震動。

仰望著天花板的佳奈子,在陣陣身體的搔幌,所傳來的酥麻感覺中,拚命的鼓起自己的自制力,扼殺所有愉悅的反應,可是從兩人結合的身體中,不斷的滴落在地板上的淫水,卻說明了她體內暗藏的強烈慾情。

就在此時,元紘突然停住了腳步。

「休息一下。」

兩人這時來到了距待客室還有兩尺左右的地方,可是這個地方因為不在最大的課長桌的庇護之下,所以反而是最無防備的危險地帶。

佳奈子也重新的調整一下呼吸,自己地明白包容著男根的身體,已經再一次的雄雄燃燒,自己就要忍受不住了。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