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的愛(翻譯)

馬修趴在她身上,用力壓著她赤裸的身體。他們彼此擁抱著對方,再次吻在一起。瑪麗對這樣的亂倫之愛感到非常開心,情感上終於克服了這個大障礙。馬修充滿著對他媽媽的幸福的滿足感,知道他令她非常的愉快,並且從現在起,她將會是他的情人,還將會是他的性愛老師。他深情的看向她,她的臉上浸透著汗水與淚水。她看起來非常的美麗動人。

馬修將他的臉依偎進她的懷裡,說:“我非常愛你,媽媽,你是我所知道的最好,最漂亮,最性感的媽媽。我能成為你的兒子而感到驕傲。”

“我也為你驕傲。今晚你讓我知道你是多麼的愛我,我知道你一定會照顧我一生。”

他們躺在床上,親切的擁抱著對方,慢慢的進入到一次香甜平靜的夢鄉當中。

5、

“鈴……鈴……”就在瑪麗剛剛錄完手裡的報表時,在她辦公桌上的電話突然的鈴鈴響起。她首先保存好這份報表,然後伸手摘起電話筒。

“喂,你好。我是瑪麗。有我什麼能幫你的嗎?哦,嗨,梅格啊!有什麼事情啊,親愛的?是重要的事情嗎?你從來沒給我辦公室打過電話,寶貝。”瑪麗手持著話筒,聽她女兒在電話的另一頭跟她講話。

“媽媽,我們考完試了,今天晚上我就能趕回到家裡。我告訴你一聲。”

“是嗎?我以為你還要一周才放假呢。”

“是的,但是我們所有的科目都考完了。我們有一個教授因為家裡有緊急的事情,不得不趕回去,所以他這周就考我們了。我們昨天就沒事了。”

“那好極了,寶貝。你什麼時候能到啊?”

“我的飛機下午六點到。你能來接我嗎?”

“當然得接你了。我大約半小時就把活做完了,現在沒事了。現在是四點,你的飛機一到,我一定能趕到機場。那拜拜了,一會見,寶貝。”

“太棒了!媽媽,你的聲音有點不同。你變得開朗活潑了,你知道嗎?”

“是嗎?你比我預期提前回到家,我當然開心了。”

“不,媽媽。不是這樣。那是從內心發出的喜悅。你有新朋友了,媽媽?”

“天哪!沒有。如果有我一定會告訴你。”

“那是其他什麼事情了。你能告訴我嗎,媽媽?有人在你辦公室裡嗎?”

“不,親愛的,沒什麼事情。聽我說,你專心等你的飛機。對了,你在那打電話呢?”

“機場。你以為我在那呢?”

“我怎麼知道。好了,我們見面在說。”

“那好。你必須詳詳細細告訴我,媽媽。你的聲音真變了。我能感覺出來。”

瑪麗臉紅了起來,匆忙的結束了談話。她放掉電話,並拿起她的小鑰匙包。她起身,急忙的來到樓下的女洗手間。她需要冷靜的考慮考慮這種情況,她怎麼將她和馬修的隱私婉轉的向她的女兒,全盤的托出。

自從她第一次允許馬修為她口交時起,已經過去四周的時間。那次是瑪麗所經歷的最強烈的高潮,令她尖叫出聲。那個決定性的夜晚之後,她又自覺的控制起她的情感和欲望,並且也沒有讓馬修再進一步的得逞。他已經迷戀上她的蜜穴,每天晚上都想為她口交。但是她告戒他不能這麼貪欲,只是想著和她親熱,這會令他們的愛變得低級粗俗。在這過去的四周期間,他們坐在一起交談過幾次,她告訴他什麼是真正的愛,不僅要尊敬對方,並且還要保持好他們之間的神聖的純潔的愛。她不想他認為女人只是玩物。她跟他解釋說要構建一個持久的關係,需要的不僅僅是性愛,還有許多其它的東西。讓他認真的想想她所說的。

馬修明白她所說的。他的媽媽與他獨處在一起時,不自覺的就會興奮不已,但是在他內心深處,他也知道他們要是只有肉體關係的話,這對誰都沒有好處。但是他很難控制他的欲望,當他興奮起來的時候,他自己手淫來釋放他的強烈欲望,腦袋裡幻想著他的媽媽,置身在她的雙腿之間瘋狂的幹她。在他高潮射精的時候,瑪麗常在他臥室門外聽到他叫喊的呻吟。有時候晚上,她也靜靜的來到他臥室門外,聽他手淫。

馬修強忍了一周,再也控制不住他的強烈欲望。一天晚上,他來到她的臥室,躺進她的被窩。他從她身後摟住她赤裸的身體,將抽動硬挺的陰莖頂在她的臀溝間。他不禁呻吟出聲。她立即清醒過來,轉身面對著他。

“你在做什麼,兒子?”

“媽媽,我受不了了,我的雞巴真的好難受。你幫幫我好嗎,求你了。”

瑪麗也很想念她兒子青春期的衝動,和貪欲的擁抱所帶給她的感覺。她雙手捧著他的臉,吻了一下他的嘴唇,說:“那裡不舒服,親愛的?”

馬修把著她的一隻手,放到他抽動的陰莖上,說:“這裡不舒服,媽媽。求你幫我擼擼。你弄和我弄感覺差遠了,你弄得比我弄得舒服多了。”

瑪麗感覺自己也興奮起來,她兒子硬挺的陰莖正頂在她的小腹上。

她坐起身,伸手把被子揭到一邊。窗戶外昏黃的路燈,讓她能夠看見他顫動的陰莖,好似逗弄她似的在她眼前點動。她滑到他的兩腿之間,並低下頭。她張嘴含住他的龜頭,輕輕的吸吮起來,熱熱的大傢伙仍陣陣的抽動著。馬修舒爽的呻吟出聲,並伸手愛撫她因吸吮陰莖而凹陷的臉頰。

瑪麗慢慢的轉動身體,跨到他的臉上,將她淫水氾濫的陰戶湊到他的嘴上。馬修立即伸手抓住她的屁股,伸出他的舌頭抵在她興奮紅腫的肉唇之間。瑪麗的陰蒂被他的舌頭一挑逗,就忍不住的發出壓抑的呻吟聲。她含著他的陰莖,並且身體不住的抖動。母子倆不停的吸吮對方的私處,發出嘖嘖的吃食聲,很快他們相繼達到高潮。

馬修首先將精液射入他媽媽的口中。他哼哼啞啞,臀部向上挺著,隨著他的陰莖每一次抽動,都有一大股精液射進她的喉嚨深處。大股大股的精液令瑪麗感覺到窒息,她受不了吐出口中的陰莖。但是它仍然在噴射,白色粘稠的精液濺射在她的臉上。馬修的舌頭在她陰道的深處不停的挑逗,她再也忍受不了,宣洩出她的高潮。瑪麗不顧一切的大聲叫喊。馬修繼續舔弄吸吮她的陰戶,她全身興奮的顫抖,她感覺自己好象置身在激烈澎湃的波濤當中。她從他身上下來,轉身將他緊緊的摟在懷裡。她親吻他的嘴唇,吸吮殘留在他嘴上她的愛液,混合著他的精液是另一翻美味。

幾天之後,他們又在一起口交,還是‘69’姿勢。在這期間,馬修仍然手淫,經常用他媽媽的內褲包裹著他的陰莖,並且將精液射在裡面。瑪麗發現了她的內褲被弄髒,但是沒有說什麼,知道是她的兒子幹的,也很體諒他只有如此才能釋放出他的強烈欲望。

當她去機場去接她女兒的途中,所有的這些思索在她的腦海當中縈繞。她沒有想好應該怎麼去跟她講這些,並且她會怎麼認為她呢。

她知道梅格已經不是一個處女,因為她的女兒非常的信任她,告訴她那晚將她的處女之身給了她的男朋友。瑪麗告戒過她不要輕易跟人發生關係。梅格那時候才二十歲。瑪麗很高興她能找一個跟她同齡的男朋友。至少他們彼此對待對方都很嚴肅。瑪麗一心希望她的女兒得知她的媽媽和她的哥哥之間的這種隱私關係,不要感到震驚。當瑪麗看到機場時心裡更擔心起來。

瑪麗來到機場出口處,還有十五分鐘梅格的飛機才能抵達。她再次來到女洗手間,平靜下她的心情。只要她一緊張,她就感覺好象要上廁所。最後瑪麗平靜的深呼吸口氣,感覺好點了。她又照了照鏡子,看她沒什麼特別的,然後出了洗手間。梅格的飛機抵達了,一會兒之後,她看見她的女兒出現在人流當中。當梅格一看見她的媽媽,立刻飛奔過去,跳起將瑪麗摟在懷裡。瑪麗笑顏逐開,她的女兒不停的親吻她的嘴唇。

“哦,媽媽。你真漂亮啊!在你懷裡感覺真好。馬修呢?”

“家呢。我直接從公司來的。”

“他怎麼樣?學校成績如何?”

“他呀,讓人不可思議。成績還挺好的。”

“什麼不可思議,媽媽?他是個聰明的孩子,”梅格說道,兩人已來到安檢出口。

“我知道他聰明,如果不是因為一些原因,他近來的考試都會得A的。我說的不可思議是說,有幾個科目他總是想不太好,心裡非常煩亂。”

“可能學的太辛苦了吧。”

“恩,也許吧,”瑪麗說道,改變了話題。她很難在裝下去,若無其事的談論她的兒子。

“你這次考試怎麼樣,親愛的?”

“棒極了。我估計我的GPA至少能拿到3。6,可能還高點。我的希望全靠這次考試了,你知道嗎,有一個科目我們必須要提前一周完成。”

GPA英語全稱是gradepointaverage,意思就是平均分,美國的GPA滿分是4分,即A= 4,B= 3,C= 2,D= 1。GPA的精確度往往達到小數點後1到2位。

“你一定會順利通過的,親愛的。你看起來容光煥發。自己照顧得挺好啊?你的羅傑怎麼樣?”

“他很好,媽媽,”梅格說道,臉突然紅了起來。

“你臉紅了。”

“哦,媽媽!你逗我!”

“不,不,我沒有。你倆有什麼事發生嗎?”

梅格盡力裝著嚴肅的樣子,但是一想起在她考完最後一科的那天,和她男朋友瘋狂的片段,她能感覺到她的乳頭隨之一脹緊。他們一整天都躺在床上激情的做愛。她仍然能感覺到他的陰莖將她的陰戶,撐得緊緊的感覺。他那難以置信的持久力帶給她許多次高潮。她知道他大力的操弄她至少一個小時,他的膝蓋才彎曲,將精液傾泄進她緊緊的陰戶裡。梅格想著想著為之一顫抖,注意到她的媽媽在旁盯看著她。

她完全置身在回憶當中。

“很爽吧,恩?你倆一晚上都在做愛嗎?”

“媽媽!”梅格驚叫道,緊張的環顧四周,生怕被周圍人聽到注意她倆。“拜託不要那麼大聲,好嗎。”

“哦,你的樣子好滑稽,親愛的。我是很小聲跟你說的啊。”

梅格笑吟吟的面對著她的媽媽,兩人的雙手抓在一起,站在傳送帶旁等待拿她們的包裹。

“哦,媽媽。你絕對想像不出那感覺多麼美妙。羅傑棒極了!他知道怎麼令我達到高潮。哦,那感覺好美,當我高潮的時候,我全身感覺麻酥酥的。”她看向她的媽媽,見到她的眼神中留露出神往之意。

她立即意識到自從她的父親去世之後起,她的媽媽沒在跟其他男人做過愛。

“噢,對不起,媽媽。我知道你已經……恩……我的意思是……”

瑪麗輕拍拍梅格的手,說:“沒什麼,寶貝。別心情不好!”

“是我不對,我沒考慮到這些。你還好嗎,媽媽?你想念爸爸嗎?你看起來容光煥發,非常漂亮。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訴我,好嗎?”

瑪麗知道她女兒在問什麼。她對她微微一笑,說:“先收拾好你的包,我們回家路上說。”

“你真有新男朋友了?他人好嗎?”

“不是你想像的那樣,親愛的。我不知道怎麼跟你講,我希望你聽了之後不要震驚,或是生氣。”梅格疑惑的看向她的媽媽,不知道她這麼說什麼意思。她們離開機場,開車往家返回。

瑪麗默默的開著車,眼睛直直的向前看著。梅格瞄了眼她幾次。

從側面看,她媽媽的身材仍然保持得很好,乳房堅挺結實,腰身纖細。

她媽媽的臀部比她上次見到時,變得微微豐滿,但是她仍然非常的吸引人。

梅格回憶起幾年前,她第一次來事的那天。她的媽媽領她進浴室,她們都脫光衣服。瑪麗用她的身體給梅格講女性的身體和生理,梅格完全為她媽媽婀娜多姿的身體所吸引。她的眼睛在她傲挺的乳房和漆黑的陰毛區域之間來回的瞅。她很驚奇她的身體隨著她的成長,發育得是否會跟她媽媽一樣。她非常高興,她也發育成為那種體態婀娜多姿的女人。梅格的身材極其的好,非常的勻稱有型。

像有什麼推動似的,梅格伸手去摸她媽媽胸部。瑪麗為她的舉動感到震驚,驚訝的看向她的女兒。梅格輕輕的抓下手裡的乳房,說:“你的乳房還很堅挺柔軟,媽媽。你是怎麼保持的?我一周至少鍛煉三次才能保持得像你一樣苗條。”

瑪麗露出微笑。或許這樣更容易跟她講她和馬修的事。梅格為她媽媽的身體所吸引表露得很直接,從不隱瞞,但是她們從沒做過,或是談論過女同性戀間的事,瑪麗知道梅格為她變得興奮。兩人之間有一片刻的沉寂。

“謝謝你,寶貝。我想我的身材仍然很好。”

“你的身材確保持得很好,媽媽。現在可以告訴我你的新男朋友了吧。”

瑪麗的心跳開始加速。她清清喉嚨,開始跟她的女兒講述馬修假期和她露營的事情。她小心謹慎的挑選詞語,描述她是怎麼撫摩他粗大的陽具,還有他們是怎麼一起在湖裡游泳玩耍。她停下來,看她女兒的反應。

梅格驚訝的盯看著她的媽媽,說:“是馬修啊?哇!我想都不曾想過。那之後還發生什麼了?哦……我感覺全身好酥麻,媽媽。快告訴我接下的事。”

“你不感到震驚嗎?”

“我當然感到震驚了。但是並不是很震驚,只是有點而已。我反而非常興奮。還有什麼都告訴我。”

瑪麗緊張的心情松緩下來,如獲重釋的籲口氣。但是她想確定下來她的女兒,在聽到她和她兒子其他的事情時,態度會不會來個很大翻轉。

“現在我很驚訝,梅格。我原本以為你聽了之後會震驚和義憤。他終究是我的兒子啊,親愛的!”

“我難道不知道嗎,媽媽?我沒什麼驚訝的。我該告訴你一些大學女孩的故事,她們有和她們父親的,甚至還和她們的寵物。假如你和馬修真的只做了那麼丁點的事,有什麼大驚小怪的嗎?”

“我喜歡聽那些故事,梅格。我想知道外面的世界發展到什麼程度了,我是不是落伍了。唉,親愛的,就像故事中他們那樣。一件事導致另外一件事,並且……”

“並且什麼,媽媽?你和馬修做出出軌的事了嗎?”

“我不知道那些日子做的算不算出軌,親愛的。但是我們已經不只是親吻和愛撫。”

“天啊,媽媽!你快說啊,你們到底做什麼了。你讓我興奮了,我要瘋了。”

瑪麗緊張的神情露出了笑意……她放鬆的深呼吸了口氣,輕拍她女兒的手,說:“哦,寶貝,你都不知道我的心臟剛剛懸得多高。我嚇得要命,你會有什麼樣激烈的反應。在我來機場的一路上心都忐忑不安。”

“放鬆,媽媽。你和馬修一起睡了?”

“不,沒有。不是像你想像的那樣,親愛的。”

“求你不要說說停停,著急死我了,你和馬修到底在一起幹什麼了?你看我的乳頭啊,媽媽!看,它們都硬了。是你把我說得興奮了,你這麼墨蹟簡直就是在折磨我。如果你告訴我你為馬修口交,這沒什麼了不起的,我不會感到厭惡,或是別的什麼。”

“好了,親愛的。我必須明確知道你怎麼想的,因為我非常擔心你接受不了,而嫌棄媽媽。你說的沒錯,自從那次露營之後,我們偶爾會相互為對方口交。”

“瞧,我說的沒錯!我能理解你處理這件事是非常辛苦的,媽媽。我決不會看不起你的。我愛你。”

瑪麗眼含著淚水注視著她的女兒,看她面帶微笑對著她,眼神中充滿著關愛之情。瑪麗將她擁進懷裡,說:“我也愛你,親愛的。你這麼懂事,這我就放心了。這件事一直困擾著我,幸虧馬修也明事理,他非常非常愛我,處處為我考慮。”

“我的小弟弟現在真的長大了。他好吧?”

瑪麗點點頭,沒有開口。梅格輕拍下她的大腿,說:“我為你感到高興,媽媽。你教他怎麼吸吮女人那的技巧了嗎?”

“梅格!”

“什麼?你剛剛不是說你們都已經相互口交了。”

“是的。我沒想到這種話竟然會從你的口中說出來,親愛的。對不起。”

“沒什麼。我二十三歲了,我自己有過一些口交的經驗,媽媽。他知道怎麼刺激你的G點嗎?”

“G點?那是什麼?”

“我的天啊,媽媽!你竟然不知道什麼是G點?天哪!好象該教的是你啊。”

頁: 1 2 3 4 5 6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