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子換妻記

(四)

麗蘋的心裡亂亂的,握住後就不想放開,隔著內褲上下的梳理著∶「聽媽的話,一會兒也不要硬啊!」

肉棒在媽媽的摸弄下好似一杆鐵槍,力強的手也不客氣的動起來,隔著薄薄的奶罩抓擠著∶「媽,我的傢伙是不是很小?」力強用兩根手指捏住乳頭,麗蘋的身子不由的抖起來。

「不可以這麽和媽講話。」兒子的話充滿了挑逗,這孩子,這麽直接的話也說的出來。

「媽告訴我嘛,是不是?┅┅」力強一手拉下內褲,把媽媽的手直接放在了雞巴上。

「啊┅┅小強!」堅硬的肉棒握在手裡,麗蘋緊張起來,這可是親生兒子的傢伙呀,想放手,可卻不由自主的握得更緊,轉而輕套起來。

「哦┅┅」力強自然的發出哼聲,低頭只見媽媽白嫩的小手包裹住雞巴,正一輕一重的抽拉,「媽,你套得好舒服!」這麽說完,力強的手從媽媽的奶罩邊伸了進去,在滑潤的奶子上揉開了。

「媽的手真巧,真會摸。」

「胡說,媽可沒有摸你,我在┅┅在量你的尺寸,你┅┅的手輕點揉。」麗蘋攤軟在兒子的懷裡,把頭仰靠在力強的肩膀上,眯著眼睛,試探的問道∶「你問媽那個幹什麽?」

麗蘋的俏臉上現出一抹紅暈,看在力強的眼裡,不亞於仙女下凡。小芬?小芬你哪裡能和我媽比呀?

力強撚住媽媽的乳頭,低頭小聲的問著∶「媽,你說的那個是什麽呀?」

「你┅┅你┅┅」麗蘋故做生氣的閉上眼睛,用長長的指甲掐了一下龜頭∶「看你還敢不敢使壞。」

「啊,啊,這下不能用了!」力強誇張的叫起來,逗得麗蘋笑出了聲。

「媽你還笑,今晚小芬就會找你打架。」

麗蘋的小手攥得更緊∶「你敢告訴小芬嗎?」

「有什麽不敢,我就說┅┅」力強把耳朵貼向媽媽,小聲的說∶「我就說我喜歡媽媽,是媽媽把我雞巴弄壞的。」

「打你!」麗蘋反手一巴掌甩過去,力強用手一擋,母子倆的手交叉在一處了。

「你剛才問大小是怎麽回事?」

「還不是小芬,她總嫌我的雞巴小,說滿足不了她。」一邊回答,力強的手開始往下前進了。

「她懂什麽,小婊子!」麗蘋的手撩著兒子的睾丸,悻悻的說。

力強的手已經到達了媽媽的下部,用手掌捂住陰戶,隔著內褲來回搓動著∶「媽,你說我的雞巴真小嗎?」

「別碰那兒,快把手拿開。」嘴裡這麽說,卻把左腿往左邊挪了挪,豐肥的陰戶抵住兒子的手∶「你的大小媽怎麽知道?」

得到了媽媽的默許,力強索性撩開細小的內褲,把手指貼在濕潤的肉縫上。

「啊┅┅小強不要摸,媽會受不了的,嗯┅┅」

「您告訴我雞巴是大是小就不摸了。」力強的手指已經挖到媽媽的穴中了。

「媽真不知道啊,嗯┅┅別伸得太深。」

「您剛才不是量過了麽?」

「媽┅┅媽又沒有試過,嗯~~媽不來了。」一句話說漏了嘴,麗蘋羞得直起身,跑到臥室裡,隨手掩上門,靠在門上大口的喘氣。

小強並沒有追進來,這孩子,傻得讓人心急。

想來想去,又把門打開,斜躺在床上,沖著客廳說了句∶「你可不要跑進來呀!媽可不想試你的雞巴。」

剛才媽媽的突然舉動還真讓力強沒想到,聽到這句話才明白了麗蘋的苦心,急急的脫掉內褲,搖晃著雞巴跑到媽媽的房裡。麗蘋一手支著床頭,另一手放在迷人的大腿上∶「媽不讓你進來,你怎麽不聽話呀?」

「媽,我真傻,這種事還是在床上才好辦。」力強自己打了兩下手槍,向床上的媽媽走去。

「真是的,先把門關上,拉上窗簾嘛!」

※※※※※

為了第二天要迎接外賓,小芬所在的單位下午放假半天,改由晚上再打掃街道。

好久沒有到商場去了,小芬在街上看了看衣服,中意的很多,價格卻都高得嚇人,越看心裡越煩,索性回家算了。

從樓下看到婆婆的房間裡竟然掛上了窗簾,小芬的心不禁緊張起來,大白天的掛窗簾可是從未有過的事,最近這一帶常有小偷光顧,莫非是小偷在偷東西?

小芬悄悄的上樓,在她打開門的時候,房裡的母子倆的前戲剛剛結束。

麗蘋把兩條大腿搭在兒子的肩膀上,又愛不釋手的撫弄了兩下龜頭,把雞巴頂在小穴上,嬌聲說∶「慢點兒來,媽怕受不了你的大傢伙。」力強看著媽媽迷人的俏臉,下身用力一插,雞巴一下頂進了媽媽的體內。

「媽,我要操你了。」力強一邊說,一邊前後抽動起來,「不┅┅不要說那麽難聽的話,媽┅┅只是想告訴你答案,哦┅┅」麗蘋的手習慣性的放在自己的奶子上,大力的揉搓起來。

「媽你舒服嗎?你的比小芬的┅┅」力強兩手托住媽媽的屁股,話說到一半故意停住了。

一提起小芬,麗蘋的心理就不平衡了,一邊搖動屁股,一邊生氣的說∶「比小芬怎麽啦,你還在想她嗎?」媽媽的屁股非常豐滿,撞在大腿上「啪啪」的作響。

「比小芬好多了,又緊又濕,而且┅┅」

兒子明顯是在使壞,但看在麗蘋的眼裡卻又是一種想法∶這孩子倒挺識風情的,操起來輕重適度,不像是阿懷那麽只知道自己爽的蠻幹。這條雞巴雖然沒有他爸的粗大,可是細長的傢伙恰好能搔到穴心,操得人渾身都沒有力氣,不覺的哼出聲來∶「小┅┅強,而且什麽?別逗媽,媽舒服啊┅┅」

力強把媽媽的兩條腿放在床上,用手把麗蘋拉起來,兩人變成了坐位,力強摟抱著媽媽的屁股,大聲的說∶「媽比小芬騷多了,我好喜歡!啊┅┅你的大屁股我好愛摸,哦┅┅」

兒子的放肆好像是催情妙藥,麗蘋抱住兒子的脖子,浪浪的說∶「好兒子,你真會┅┅呀!」

「會什麽?媽┅┅快告訴我┅┅」力強兩手分開媽媽的屁股蛋,用手指撩掃著她的屁眼,麗蘋的身子大大的擺起來,結婚這麽多年,那裡還是第一次遭到侵犯,一種從未有過的感覺彌漫全身。這兒子,還真有兩下子!

「小強真會操┅┅嗯┅┅真會摸┅┅啊┅┅」

「媽也好┅┅套得雞巴爽上天了。」

門外的小芬聽到這兒,一下全明白了,又是驚訝又是生氣。自己和公公每天起早貪晚的,沒想到這娘兒倆在家做出這種見不得人的事來!如果沖進去捉姦,這個家肯定完了,自己倒是無所謂,大不了再找一家,可是公公?

一想到懷叔,小芬就有了主意,她悄悄的關上門從樓上下來,朝著電話廳走去。

(五)

懷叔在值班室裡正和人下棋,聽到電話鈴聲,不耐煩的抄起電話∶「喂!」

「我找懷叔。」電話那頭傳來小芬急切的聲音。

「噢,是小芬呐,有什麽事嗎?」

「爸,您現在能回來嗎?我有急事找您。」媳婦的聲音有些激動。

「發生什麽事了?你在哪?」懷叔撣了撣煙灰,把手捂在聽筒上。

「爸,我┅┅有事,您能快點回來嗎?」

什麽事這麽急?懷叔的心裡不禁緊張起來,小芬是個穩重的孩子,莫非發生什麽大事了?

「老張啊,你替我看會兒,我要出去一下。」懷叔給老張遞過一枝煙∶「家裡有事找我。」

「咳,你客氣啥?去吧,別著急,辦完後再回來吧。」

懷叔叫了輛計程車,「快點,我有急事。」坐在車上,恨不得馬上回到家。

半個小時後,看到電話廳旁的兒媳,懷叔才放下心來。

小芬的情緒還未平靜,這種事讓人怎麽說呢?要是公公承受不了怎麽辦?

正在想著,公公已走到了跟前∶「小芬,發生什麽事了?」

「爸,我剛才回家,看到您的房裡掛著窗簾,怕┅┅怕有小偷┅┅」小芬一邊想一邊回道。

「原來是這樣,光天化日有什麽好怕的,報警了沒有?」懷叔心想∶到底是女人,真遇到事情就不知所措了。

「還沒有,我┅┅」

「那我這就報警,准把他逮住。」懷叔轉過身,朝電話廳走,「爸,您先等等,」小芬拽住公公的手∶「要是沒有小偷怎麽辦?隨便報警也不行的。」

還是媳婦細心啊,假如報警後沒抓到小偷,可就鬧笑話了∶「那┅┅你說怎麽辦?」

「咱們一塊兒上去,就算真有小偷兒,他也跑不了。」小芬拉著懷叔的手,朝家裡走去∶「爸,您可不要喊,先看看什麽事再說。」

力強還真是持久。床上的母子倆換了幾個姿勢,麗蘋跪趴在床上,讓兒子從後面進入其中;力強一邊衝刺,一邊用嘴舔著媽媽的後脊,說著些讓媽媽更快樂的話。

「媽,我愛死你的大屁股了,又白又翹的,我能天天摸嗎?」

麗蘋的肚皮幾乎平貼在床上,這使她的屁股翹得更高,聽到兒子的讚美,扭動著說∶「媽都給你了,你想摸還不隨便,嗯┅┅進得太深,你慢一點。」

「媽,我的雞巴到底小不小啊?」力強把手指放在麗蘋的屁眼上,用力搓動著。

「不夠粗,夠長┅┅啊┅┅啊┅┅」兒子的手指幾乎要插到裡面了,麗蘋有些期待,又有些害怕。

「媽,我爸摸過這兒嗎?」力強的手沾了些淫水,很輕鬆的就把手指伸了進去,嫩紅的菊花蕾包住手指,這對媽媽構成了強烈的刺激。

「好兒子┅┅媽┅┅哦┅┅」新鮮的感覺襲來,沒有準備的麗蘋用力地後撞著∶「你的傻爸爸怎麽懂這麽┅┅多,哦┅┅你真淘氣,兩個地方都讓你┅┅插┅┅啊┅┅」

力強的手指緩緩的在媽媽的裡面抽拉,大雞巴也不停的進出小穴∶「我的浪媽┅┅浪媽比小芬強多了,噢┅┅撞得我好舒服。」

母子倆的淫戲有聲有色,根本聽不到開門的聲音。

翁媳倆剛開門進來,小芬就從後面捂住了懷叔的嘴,附在公公的耳邊說道∶「別出聲!」懷叔不解的瞪著媳婦,心想∶小芬今天是怎麽了?在自己家還怕什麽賊。

「嗯┅┅力強,使勁操┅┅」

「媽┅┅你也搖屁股,對┅┅往後頂┅┅噢┅┅」

雖然關著門,母子倆的淫叫還是可以聽到。懷叔的臉瞬間通紅,想要掙脫兒媳的手臂,卻被小芬抱得更緊,「爸,千萬別衝動。」小芬小聲的勸解著。

懷叔的心裡也想了幾個後果,這種事如果傳出去,這一輩子怎麽見人啊!兒媳的手還捂在嘴上,這孩子,她才最難受啊!

轉臉看著小芬,媳婦已經哭了,讓人怎麽辦呢?懷叔如同打翻了五味瓶,可憐的小芬啊,你說怎麽辦才好?!

翁媳倆人對視了一會兒,小芬一下紮在公公的懷裡,用手摟抱著公公強壯的身軀,這可是自己唯一的依靠了。

懷叔的大手撫摸著媳婦的頭髮,強迫自己鎮定下來。

全然不覺的麗蘋母子進入了另一個高峰,禁忌的快感使人瘋狂∶「媽,叫我老公吧!」

「不┅┅行┅┅呀┅┅老┅┅公┅┅啊┅┅」麗蘋用盡了力氣喊了出來。

媽媽的放浪讓力強難以自製,大雞巴加快了頻率∶「媽,我愛你!再叫我一聲好麽?」

翁媳倆再也聽不下去,悄悄的掩上房門,「小芬,這┅┅真對不起你呀!小強┅┅麗蘋┅┅這個家,唉!」懷叔捂著臉,無可奈何的繼續說道∶「該怎麽辦呢?他們竟做出這種事來!唉!」

小芬的眼裡閃著淚花,「我也不知該怎麽辦,我┅┅聽爸的!」小芬又撲到公公的懷裡。

「可憐的孩子┅┅」

「爸,爸┅┅」

翁媳倆緊緊的抱在一起,只覺得對方才是真正的貼心人。

公公的強壯給人以安全的感覺,力強那樣的男人怎麽和他比啊!想著想著,小芬抬頭凝視著公公的臉寵,這個飽經風霜的老人好像一下子被擊垮了。

「爸!」

「嗯。」

「我聽您的,往後我就靠您了。」

兒媳的話裡有著別樣的含意,懷叔正考慮該如何回答時,樓上傳來人的腳步聲。

「咱們先下去,慢慢的想辦法吧。」

翁媳倆放開對方的身體,並排著走到樓下。

「爸,我今晚要加夜班,就不回來住了。」

「那你住哪?」

「我爸媽去旅遊了,我想先在他們那兒住幾天,只是他們那一片不太安全,您今晚值班嗎?」

「最近我們那兒又多了個六十歲的老頭,他沒家沒業的,每天就住在值班室裡,就不用我再值夜班了。」

「那┅┅」小芬咬著嘴唇∶「您能接我嗎?」

力強他們那樣,一定是指望不上了,這個任務理所當然的應該由自己完成,懷叔也沒多想∶「好啊!」

翁媳倆返回各自的崗位時,已是下午的五點鐘了,激情過後的母子倆沐浴之後,分著從樓上下來。麗蘋去了每天要去的菜市場,力強則又開始了他的找工作--在街上逛著玩。

一個半小時後,母子倆回到了樓上,令人奇怪的是,翁媳倆還沒有一人回到家,「小強,幾點了,他們怎麽還都沒回來?」麗蘋做好飯菜,端了上來。

「我怎麽知道?哇,今天菜不錯啊!」兒子看著一桌的好菜,高興的看著媽媽。

麗蘋用手指點著兒子的額頭∶「今天媽高興,饞嘴!」媽媽的話裡透著誘人的意思,力強抓住她的手∶「媽,我可以天天讓你這麽高興。」說完,另一手又放在麗蘋的屁股上。

「別動,你爸他們快回來了。」麗蘋伸手推著兒子,卻被他把手放在了褲子上∶「媽,你摸摸看,它又硬了。」

經歷過美好的做愛之後,母子倆的動作也放開了,任由對方在自己身上撫來揉去,可惜到下班的時間了,否則真的可以再來一次。

「鈴鈴鈴┅┅」電話響了起來,麗蘋跑去接聽,是小芬打來的∶「媽,我今晚加夜班,就不回去了,住我媽那兒。」

「啊,是這樣啊,你可要注意休息!」

剛放下電話,鈴聲又叫了∶「麗蘋啊,我今晚值班,就不用給我留飯了。」

「那我讓小強給你送過去吧。」

「不用了,我和朋友一塊吃。」

真巧,他們都不回家了,麗蘋沒有覺得有什麽異常,反倒是心裡有了一份期待。

「媽,誰的電話?」

「問這幹嘛?吃完飯再告訴你。」

「他們都不回來了?」

「嗯。」麗蘋用眼瞟著兒子。

「真的?!」力強跑了過來,一下把麗蘋的身子抱住。

「不回來你高興什麽?」麗蘋板著臉,故做不解的問道。

力強撩起她的裙子,拍拍大屁股∶「我要摸一晚上。」

「去你的!」剛剛突破的禁忌好似初生的愛情,讓人迷戀而無所顧忌,力強把媽媽抱在腿上∶「媽,我喂你吃。」

這樣的夜晚,多麽美妙!

晚飯過後,懷叔又拿出棋盤擺上,老張詫異的問道∶「你怎麽不回家了?」

「家裡來客人了,沒地方了。」說著,懷叔點上了一枝煙。

「好啊,我自己也怪悶的,有個伴下下棋也挺好。」

兩人你來我往的殺了幾盤之後,懷叔的手錶已指向了11點,他放開棋子,對老張說∶「老張啊,也該躺下了,你先睡,我要出去一趟。」

「這麽晚了去哪?」

「管那麽多幹什麽?您先睡,給我留門啊。」說完,懷叔騎上自行車走了。

「這個阿懷,今天怪怪的。」老張喃喃的說著,外面已沒了懷叔的影子。

小芬的單位劃分衛生區,歸小芬和另一個工人管的是第五區,懷叔遠遠的就看到燈光下的兒媳,就她一個人站在那裡。看著媳婦孤單的身影,懷叔不免心疼起來,這麽好的媳婦,要不是麗蘋他們做出那種事來該多好啊!

「爸,您來啦。」小芬推著車子迎了上來。

「剛才和人下了會兒棋,來晚了,等好久了吧?」

「沒事兒,我還怕您不來了呢!」望著公公的滿頭大汗,小芬體貼的掬出手帕∶「爸您先擦擦汗,咱們走吧。」

翁媳倆騎上自行車,一邊走一邊聊。時間過得還真快,一會兒就到了小芬父母的樓下。懷叔停了下來∶「小芬呐,我就不上去了。」

「您得把我送上去,我怕樓梯裡有壞人。」小芬幫公公鎖好車子,兩人並肩走了上去。

打開房門,小芬拽住懷叔的手∶「爸,進來陪我呆會兒,我┅┅想和您談談媽她們的事兒。」

「好吧,我心裡也煩呐。」

關好房門,小芬請公公坐好,「爸,我先換件衣服,這一身都是土,您先喝杯飲料吧!」說著遞給懷叔一聽可樂,進裡屋去了。

頁: 1 2 3 4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