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子換妻記

(八)

小芬和公公出來後,就分著騎車繞著到她父母家去,為免被人看見,懷叔先去了趟值班室,老張看到懷叔過來,急急的說∶「阿懷呀,我正想找你呢。」

「找我?你有什麽事嗎?」

「剛才我侄兒打電話過來,說我大哥的病犯了,想讓我今晚過去陪陪他。」

是這樣啊?這種事確實應該去看看,可是自己要值班的話,小芬怎麽想?剛才下樓時,小芬還說已買好了飯菜,要和自己吃夜霄呢。懷叔左右為難,想來想去,還是媳婦重要一些,犯難的回道∶「老張啊,我今晚也有要緊事,不如我明早早點兒過來,你明早再去吧!」

老張搓著手,無奈的說∶「那好吧,明天你儘量早點兒吧。」

告別了老張,懷叔又騎上車,這個時候天已經擦黑,小芬也該把水放好了。

十多天來,媳婦把自己打扮得好像年輕了十歲,有時候連自己都吃驚,在媳婦的身上竟能堅持到那麽久,小芬年輕的肉體非常吸引人,每當媳婦在身上套弄時,恨不得把她全身都吻過來。

一想到媳婦在床上的媚態,懷叔不覺的哼起了小曲。在床上,小芬可比麗蘋要強多了,不僅是刺激,她還懂體貼人,不像麗蘋那樣只顧自己快活的需索。越是這樣,自己越離不開媳婦,反倒是主動的撫摸,主動的求愛。

就快到小芬的家了,懷叔的呼吸都有些變了,不知媳婦現在脫光了沒有?

剛往裡拐,就見小芬從裡面騎車出來,附近還有人,懷叔也沒敢搭話,掉轉車子在後面跟著。

「爸,我媽她們回來了。」小芬頭也沒回,沮喪的說。

「啊!?」這個消息對懷叔來說是個打擊,剛才勃起的傢伙也垂了下去。親家一回來,自己和媳婦就沒戲唱了。

「真的?」

小芬拐入一條小路,停了下來,滿臉失望的神情∶「我媽她們真回來了。」

「那┅┅今晚┅┅」

翁媳倆無言的對視著,這個問題可沒想到,現在已經快九點了,如果回家的話,一定會見到母子間的好戲;不回去的話,住哪?

「爸,怎麽辦?」小芬依過來,把頭枕在公公的肩上。

懷叔摟住媳婦的身子,有一種無家可歸的感覺,想來想去,想到了老張。

「小芬呐,你今晚就先住你媽那兒吧。我住值班室,剛才老張說他要去陪他哥,讓我替他值班。」

「阿懷,我想今天要你的。」媳婦的眼裡閃著欲火。懷叔摸住媳婦的大腿∶「爸也是,剛才還硬了呢!」突破禁忌的翁媳倆已是無話不談。

小芬伸出手,松開懷叔的褲帶,伸到裡面握住肉棒∶「阿懷,我給你摸出來吧,往後就沒多少機會了。」

多好的媳婦啊,懷叔一邊感歎,一邊也把手伸到小芬的裙子裡∶「爸也摸摸你,你這裡濕滑滑的,爸好想舔它。」

小芬的手把玩著公公的肉棒,三兩下後懷叔就被逗了起來∶「爸,你的雞巴硬硬的,小芬真想┅┅」

「爸也想讓小芬套,只是今天沒辦法了,你的小穴夾著爸的手指┅┅」

翁媳倆正互摸,遠遠的有車燈照過來,兩人急忙縮回自己的手,這要是被人發現還了得?

「小芬呐,也夠晚了,你先回家去吧,在你媽那兒住一晚,我去值班室替老張。」儘管不願分開,但遠處的車越來越近,再不走的話,肯定會讓人起疑。

替走了老張,懷叔一個人看著電視,不知為什麽,心裡老是靜不下來,默默的念著媳婦的名字,要不是她爸媽回家,現在正是抱著小芬的時候。

想著想著,想到了麗蘋母子,對他們的事一點兒也不生氣了,要不是他們,自己和媳婦恐怕一輩子也不可能。唉!一切都是天定。

這個社區的住戶都是本份的工人,每天準時回來,懷叔看了看表,已經十一點了,關好大門,隨便的洗了洗,在床上躺下。

這樣的夜,睡不著啊!懷叔又坐起來,點了枝煙。

「啪、啪┅┅」

「啪、啪┅┅」有人輕輕的拍門,這麽晚了,誰在叫門?真可恨!

懷叔提上褲子,披了件外衣走出值班室∶「誰呀?」

「啪、啪┅┅」沒有人回答,只是輕輕的拍著。

懷叔有些生氣,心想什麽人我沒見過?過會兒一定要說他兩句,走過去一下把門打開。

「爸,是我。」門外站著媳婦。

「小芬?你、你怎麽來了?你沒去你媽那兒嗎?」外面黑漆漆的,懷叔心疼的問道。

「我┅┅沒敢去,她會以為我和力強又吵架了。」媳婦低垂著頭∶「我也不敢回家┅┅」

「那,你住哪兒?」

「我沒地方可去,就來找你了。」

「這┅┅」社區的人們都已入睡,外面也是靜悄悄的,住這兒的話,應該不會有問題,只要明天早點兒走就行了。媳婦正用依賴的眼神看著自己,總不能讓她住大街吧?懷叔返身熄滅電燈,小聲的說∶「你先進來。」

放好媳婦的自行車,懷叔鎖好大門,再往外看了看,外面的公路上也早已無人,只是偶爾過輛車子。

插好值班室的門,媳婦已經脫掉了裙子∶「爸,我又可以要你了。」

「噓┅┅小聲點兒,這裡可不是在家呀!」懷叔摟住撲過來的媳婦∶「要是

被發現了可不得了。」

小芬解開公公的褲帶,為他脫下衣服∶「阿懷,好好抱我。」

翁媳倆緊緊的抱在一塊兒,剛才還覺得不可能再偷歡了,現在卻又聚到了一起。

「小芬,我也睡不著覺,沒想到你會來。」

「我也是想了很久,回不去家,真想就睡在大街上了。」

媳婦拉著公公後退,坐在床沿,手順著前胸往下移去,到下身時,拉下公公的內褲∶「阿懷,這兒晚上沒人來吧?」

媳婦的手開始搓弄肉棒,說不出原因,只要是小芬的手一套,懷叔的雞巴立刻就翹起來。

「沒人,但一會兒也要小點聲。」懷叔細心的囑咐著,為了媳婦更方便的撫摸,下身又往前湊了一步。

瞧著公公的傢伙漸漸勃起,小芬的手動得更快,充血的龜頭在手指的刺激之下,變得又圓又大,小芬想也不想,低頭一下含住。

「哦┅┅小芬,哦┅┅小芬┅┅」

這麽多年來,口交對於自己來說這是第一次,麗蘋嫌髒,怎麽說都不肯,現在媳婦卻連洗都不洗的含著,刺激之餘,懷叔又堅定了自己的想法。還是媳婦好!

小芬把手移到卵蛋上,把弄著兩個圓球,舌尖在肉棒上掃來掃去∶「爸,我媽含過沒有?」

「沒┅┅有,哦┅┅小芬,爸想了┅┅」

媳婦的手在肉棒和卵蛋上來回的遊走,很快的,懷叔就有些按捺不住,從背後解開小芬的乳罩,摸住她的兩個大奶子。

「小芬,你的辦法是從哪學的?」

「還不是力強,盡買些色情片回來。阿懷,你先躺到床上去吧!」小芬放開公公的雞巴,示意公公躺到床上。

懷叔的雞巴已是昂首沖天,拉著媳婦的手讓她坐上去,小芬卻先轉了個身,把屁股對著公公的臉∶「阿懷,我要你也舔我。」說完又用手套起來。

媳婦的嬌吟讓人難以拒絕,嫩紅的小穴恰好抵在下巴上,懷叔托住小芬的屁股,伸長舌頭舔在陰唇上。小穴早就流出了浪水,聞起來又腥又騷,這反倒更能使人動情。

「小芬,你這裡有股騷味。」懷叔一面往裡刺探,一面和媳婦逗趣。

「壞阿懷!啊┅┅」聽到公公的調笑,媳婦誇張的扭動著屁股,又往後挪了挪,這下快坐在公公臉上了∶「你想吃,就讓你吃飽了,啊┅┅再往裡。」

「我看到小豆豆了。」懷叔一面說,一面把舌尖頂在陰核上,媳婦的屁股動得更快,手一用力,便把公公的雞巴一套到底,懷叔痛得直叫∶「你的手太用力了,哦┅┅騷媳婦。」

「你才發騷呢!稍一用力你就挺不住,我要坐上去了。」小芬直起身子,又故意在公公的臉上磨了磨,然後背對著他套坐在雞巴上。

「爸,你起來抱我。」

這樣的姿勢懷叔也感到很新鮮,從後面摸著媳婦的大奶子,悄聲的說∶「小芬,你這裡可大了不少。」

「還不是讓你摸大的!阿懷,這個姿勢好不好?」媳婦的手反抱著公公的脖子,就著手勁上下起伏。

「好,爸的騷媳婦就是有辦法。」

「你才騷呢!有誰家公公這麽樣對媳婦的?」

「誰家?我家就這樣。再說,要不是你勾引,我怎麽敢啊!」

「臭雞巴阿懷,你家真特別,什麽事都做。你揉得輕點兒,我才套得動嘛,啊┅┅」

翁媳倆正在軟磨硬泡,外面的大門響了起來。

「開門、開門!」門拍得「啪啪」響。

正在辦事的翁媳嚇了一跳,這麽晚,誰這麽討厭?

「誰呀?」懷叔試探性的問道。

「公安局的。」

這下壞了,公安局沒事是不會亂查的,懷叔趕緊推開媳婦,小芬也嚇得急忙穿衣服。

(九)

根據上級的通報,一名負案在逃的疑犯當夜潛伏在這個城市裡,公安在城市內展開了搜捕行動,賓館、社區逐個盤查。

等了有五分鐘,懷叔才把門打開。

「有什麽事嗎?」懷叔把住小門,想隨便說幾句後讓他們快走。

「你們這兒今天沒來外地人吧?」一個上身穿著制服、下身只穿著白短褲的人問道。

原來只是來查生人,懷叔的心又放下來了,肯定的回答說∶「沒有。絕對沒有。」

白短褲眼光銳利,盯著懷叔的臉又問了一句∶「真的沒有嗎?」

「真沒有,我可以打包票。」懷叔有些生氣,剛才正在興頭上,被你們給攪亂了不說,還懷疑人的話,他媽的!

「那我們走了,發現情況請通知我們。」白短褲揮了揮手,幾個人轉身朝警車走過去。

懷叔的氣還未平息,這麽點兒事吵那麽大聲,自己倒是不在乎,可嚇著了媳婦讓人受不了,隨口又說了一句∶「就這麽走了,不進來坐會兒啦?」

這句話明顯是在氣人,白短褲又走了回來∶「老同志啊,你這一說我還真得進去一下,忙了大半夜,嗓子發乾,喝點兒水潤潤嗓子。」

請神容易送神難,等到懷叔發覺說錯了話,白短褲已經到了跟前∶「哎,老同志,你把著門口我怎麽進?該不會連水都捨不得吧?」

「哪裡的話呀,我壺裡的水都喝光了,只有生水了。」懷叔小心的應付著,可不能讓他們進來呀。

「生水就生水吧,我不在乎。」白短褲一面說,一面往裡闖。

懷叔只得讓他進來,把身子擋住值班室的門,往院子裡一指∶「自來水在那邊。」白短褲跑過去喝水,回頭發現懷叔站在值班室門口,神色有些慌張。裡面莫非有鬼?打定了主意,白短褲洗了洗臉,朝懷叔走過來。

「老同志,借我毛巾用一下。」

「你在這兒等著,我給你拿。」到了這種地步,只能是讓他快點兒了。

老傢伙的聲音都有些發抖了,白短褲更堅定了自己的想法,一個健步沖到裡邊,當他看到床角的小芬時,口氣變硬了,大聲的問道∶「老同志,這是怎麽回事?」

外面的幾位聽到喝問聲,以為發現了目標,一下沖進來。

白短褲看了看翁媳倆,指著小芬問道∶「你是誰?在這裡做什麽?」

「我┅┅我┅┅」小芬把床單蒙在臉上,恨不得能找個地縫鑽進去。

「跟我們到局裡走一趟!」不容分說,白短褲指揮著兩個公安,把翁媳倆帶到局裡。

※※※※※

公安對這種桃色事件比較熱心,把翁媳倆的手銬在一起,大家你一言我一語的訓問,問到細節時,做筆錄的小夥子聽得忘了記錄,白短褲則和同行們瞪著眼睛,生怕漏掉了精彩的情節。

把翁媳倆仔細的盤問了一遍,聽過癮後,也沒有為難兩人,通知他們各自的單位把二人領了回去。

房產公司認為懷叔有損社區的形象,把他解職了。

儘管環衛局沒說什麽,但為了躲避別人的閒話,小芬也辭了工作。

一家人都失業了。

晚上,一家人草草吃了頓飯,各懷心事的坐在客廳裡。最先沉不住氣的是麗蘋,指著懷叔抱怨起來∶「你說,你也這麽大歲數了,怎麽做出這種事來?小芬可是你兒媳婦啊!」

「你真讓人丟臉!」力強也來了脾氣,對著小芬發起火來。

「這種事傳出去怎麽見人?」

「我看你是浪的!」

母子倆在一唱一和的說著,聽得懷叔站起來,指著麗蘋問道∶「你還有臉說我,你和小強的好事別以為沒人知道!哼!」

「啊?┅┅!」麗蘋一下癱坐在**上。

「┅┅」力強也漲紅了臉,說不出話來。

原來你們都知道了!母子倆對望了一眼,各自低著頭,不敢再看翁媳兩人。

小芬贊許的看著公公,剛才的局勢一下反過來了。在媳婦的鼓勵下,餘怒未消的懷叔繼續教訓說∶「從今晚起,小芬和我睡;」公公的話讓人沒有準備,聽得媳婦紅了臉,小聲的說∶「爸,這┅┅」

母子倆也抬起頭看著懷叔,等著他的下一句。

懷叔指著麗蘋∶「你把東西搬到小強屋裡吧,往後就你們娘倆住。」

「阿懷,嗚┅┅嗚┅┅你真的這麽狠心!嗚嗚┅┅」丈夫的絕情雖在意料之中,可一聽到媳婦要取代自己的位置,心裡還是有些不情願,麗蘋走向兒子,哭得更大聲了。

「嗚嗚┅┅小強┅┅媽┅┅嗚嗚┅┅」

力強聽到爸爸的分配,心裡卻只有高興,反正對小芬也厭煩了,今後可以無所顧及的和媽媽在一起,多好的事啊!想到這兒,拍著媽媽的後背說∶「媽,你別哭了,你不┅┅」

「嗚┅┅嗚┅┅小強┅┅」

「哭什麽哭,你不想和小強在一起麽?你要不願意,就睡客廳!」老婆的裝腔作勢懷叔早就受夠了,繼續發洩著怒火。

「爸,你也讓媽想想吧,別發這麽大的火,你看你都出大汗了。」媳婦拿出手帕,給公公擦汗。

「想什麽想!?小強,來幫媽收拾東西。」剛才只是想試一試老公是不是真的,麗蘋拽著兒子的手,狠狠的瞪了老公一眼,心想∶你的臭脾氣老娘早就受夠了,辦起事來像求你似的?哼!兒子哪點兒不比你好?再怎麽說,我們總是在家裡,可你和騷媳婦卻讓人給抓到了。

一陣忙碌之後,小芬和婆婆的東西掉換了房間,小芬和公公住大房,麗蘋和兒子住斜對門的北屋。一家的關係也就此確定下來。

做好了這一切,已是夜半了。大家輪流的沖洗之後,小芬拉著公公的手進了裡屋∶「爸,你困了嗎?」

「還叫我爸?」懷叔嘿嘿的傻笑。

「阿懷!你真壞┅┅」小芬掩上了房門。

尚未進屋的母子倆聽著翁媳兩人的調情,麗蘋對著門啐了一口∶「看你那騷樣兒!」兒子環住媽媽的腰,往自己的房里拉∶「媽,我的蘋兒,這樣不是更好麽?」

麗蘋關上門,偎在兒子的懷裡∶「怎麽個好法兒?」

「往後你就是我媳婦了,我可以天天抱著你睡,你說好不好?」兒子抱起媽媽放在床上,為她脫衣服。

「小壞蛋,這回你高興了。」麗蘋屈起大腿,讓兒子把內褲脫下去。

「你不高興麽?有個年輕老公疼你、愛你?」

「咱可說好了,往後的事都聽媽的,要不┅┅」媽媽俏皮的逗著。

兒子光著身子趴了上去,用舌尖舔了舔乳頭∶「要不怎麽?」

「要不就不讓你進來。」麗蘋握住兒子膨脹的雞巴,把拇指壓在龜頭上。

「不讓誰進來?」

「不讓壞兒子的┅┅進來。」

「真的?」小強扶著媽媽的手在肉棒上磨擦,另一隻手探往媽媽的下身。

「你這孩子,又往那兒亂摸。」

「這兒怎麽啦?」兒子的手指按在屁眼上。

「那兒┅┅癢~~」媽媽的聲音有如貓叫,聽得兒子心裡直顫,兩手一面磨擦,一面問道∶「好老婆,前面還是後面?」

「什麽前面後面的?」

小強的手指在屁眼上畫圈∶「這兒是後面,」又把手指探向小穴∶「這兒是前面。」

「你這壞孩子,竟能瞎起名字。」麗蘋放開套弄的手,分開大腿,把腳踝搭在兒子的肩膀上。

「那┅┅就┅┅先前面,再後面┅┅嗯~~」力強擺正了姿勢,一下挺到媽媽的體內,濕潤的小穴輕輕的夾住肉棒,任由兒子在裡面搗來弄去。

「老婆,你的小穴比以前緊了,這樣我好舒服。」

「傻蛋,要不是媽在用力,你┅┅哦┅┅用力嘛┅┅哦┅┅」

經過多次的實戰之後,母子倆配合得親密無間,麗蘋把腳勾在兒子的腦後,豐臀迎湊著兒子的撞擊,輕輕的鼓勵著∶「使勁┅┅媽要你再大力┅┅」

「媽,你真會夾,小芬那個浪貨怎麽能和你比呀,夾得我真舒服!啊┅┅舒服┅┅」

「才知道媽好?」麗蘋喘著氣,挑逗著兒子的感官。

「我早就知道┅┅可我不敢┅┅」

兒子說的是真心話,憨厚的樣子更讓人喜歡,麗蘋把手放在他的胸前,來回的撫摸∶「現在還想不想那小婊子?」

「媽你別逗我,她就是讓我幹我也不幹她了。」小強放下媽媽的雙腿∶「媽你坐起來,我想吃你的奶子。」

(十)

和兒子辦事做什麽都可以,麗蘋把手搭在小強的肩膀上,輕拉緩坐。這個姿勢,肉棒可以刺到花心,兒子的傢伙又長又硬,一坐到根部,穴裡就被脹得滿滿的。

小強歪著頭,含住媽媽的奶子,兩手繞過她的豐臀,手指摸索著插進菊花洞裡。溫窄的小洞一陣收縮,緊緊的包住手指,隨著媽媽的套坐而一進一出,弄得麗蘋抓著兒子的脊背,大聲的叫道∶「強兒┅┅媽的寶貝,嗯┅┅含深點兒┅┅嗯┅┅」

媽媽的鼓勵使兒子幹得更猛,小強一面舔著乳尖,一面說道∶「媽┅┅你套得雞巴真舒服,我要天天干你,好媽媽┅┅哦┅┅」

「小┅┅強,別┅┅再挖了,我┅┅我要出來了┅┅」前後被插入的感覺實在太妙,麗蘋瘋狂的擺腰扭臀,恨不得一口把兒子吃掉。

媽媽半眯著鳳眼,紅紅的小嘴微微張開,小強鬆開她的奶子,把嘴壓向媽媽的紅唇,後面的手指略一用力,整根指頭都插了進去,「媽,這樣好嗎?」

「好!好┅┅嗯嗯┅┅」麗蘋含混的回答,纏住兒子的舌頭。

「嗯嗯嗯┅┅嗯嗯嗯┅┅」

母子倆貪戀的吸著對方,媽媽的身體緊緊地坐在兒子的大腿上,圓圓的臀部在兒子的身上來回磨擦,兒子的肉棒抵住花蕊。在磨動中,兩人的性器接合得更加緊密。

一陣長吻過後,麗蘋抬起腿從兒子身上下來,轉身趴在床上,扭頭嬌聲說∶「強兒,從後面來。」

媽媽的屁股又圓又翹,菊花蕾濕濕的張著小口,雪白的大腿中間,紅嫩的小穴已是香汗淋漓了。小強在臀肉上來回的撫摸∶「媽,你的大屁股真美,讓人摸不夠。」

「乖兒子,盡會撿好聽的說。」媽媽受用的低下腰,使臀峰更加高舉。

小強跪趴在媽媽的後面,伸著舌頭舔向屁股蛋,手指在臀溝處上下撫弄著,「媽的身體是最美的,連屁股都這麽性感,哦┅┅我還要吃。」說著,又舔向麗蘋的股間。

「噢┅┅小強,先別舔了┅┅現在┅┅現在先進來吧。」麗蘋回手推開兒子的頭,反捉住他的雞巴,雖然幹了半天,硬度卻保持不變,如果是阿懷的話,應該早就泄了。麗蘋越想越美,拉著頂在屁眼上∶「快點兒嘛,我要!┅┅」

完全出乎麗蘋的預料,對門的翁媳倆戰得正歡。

剛一脫光衣服,媳婦就騎在公公身上,用手捧住懷叔的臉∶「爸,昨晚可把我嚇壞了。」

懷叔摟住媳婦∶「是嗎?來┅┅讓爸先疼疼。」說著用手攬住小芬的細腰,小芬嚶嚀一聲,整個人趴在公公身上。

懷叔的手在媳婦的胴體上摸來摸去∶「往後就不用怕了。告訴我,你會不會後悔?」

沒想到公公會有這麽一問,小芬堵住懷叔的嘴,瞪著眼說∶「可不許你這麽說,我有什麽可後悔的。老公不爭氣,再說┅┅」媳婦咬住嘴唇,沒有繼續說下去。

懷叔卻有些緊張,問道∶「再說怎麽?」

小芬舔著公公的耳輪,一字一句的說∶「再說,阿懷也比他好!」

這句話聽在懷叔耳中,不亞於再世仙丹,只覺得一下年輕了二十歲,說這話的可是媳婦啊,懷叔點著小芬的額頭,又笑著問道∶「怎麽個好法兒?」

「不許你問。」媳婦嬌聲的打趣,甜美的樣子讓公公看得都有些癡了。

「好,我不問,我不問。」懷叔笑著把媳婦擺正,胯下的肉棒在言語中已經高舉,懷叔拉著媳婦的手放在上面∶「它想問哩!嘿嘿┅┅」

「臭阿懷!又想了?」

媳婦的笑駡最使人受用,懷叔樂得合不上嘴,嘿嘿的笑著。

「你再笑,你再笑。」媳婦坐在公公的胸口上,回手握住肉棒,輕輕的搓撚起來,臉卻裝得很凶∶「壞雞巴阿懷,哪有你這樣的公公呀?」

懷叔看得大叫好玩∶「我這樣的公公有什麽不好?就連最漂亮的媳婦都說我好。」大手在小芬的身上左撩右逗∶「等會兒就讓你好個沒完。嘿嘿┅┅」

「沒正經!」媳婦笑駡著掉轉身子,把屁股送到公公的嘴前∶「讓你吃我的屁┅┅」話未說完,張開小嘴先含住了肉棒。

懷叔最享受的就是兒媳的口交,上次正過癮時被公安搞散,現在可是沒人敢打擾了,媳婦的小穴在眼前晃來晃去,引人想要伸入其中。懷叔用手指拉開兩片陰唇,伸長舌頭舔著嫩肉。

小芬的陰毛較稀,輕柔的掃在臉上,讓人癢癢的想動,懷叔故意吃得滋滋的響∶「小芬呐,我可看到你的裡面了。」

媳婦的兩手正搓弄著卵蛋,肉棒也已含入口中,聽到公公的話,一下吐了出來∶「死阿懷,你光會看,把舌頭往裡呀!」

「怎麽往裡?你裡面水汪汪的。」

「就是讓你喝的嘛!格格┅┅再使壞,我就睡了。」

小芬的屁股在臉上晃動,緊繃的臀肉時不時地撞向自己的臉,懷叔也不忍讓媳婦著急,兩手分得更開,「我吃,你可別叫啊!」說完,舌頭挑開穴洞,在裡面探索。

「啊┅┅啊┅┅嗯┅┅」

公公的舌頭在裡面亂挑,硬硬的胡碴紮在陰唇上,讓人又痛又癢的,小芬一面套弄肉棒,一面「呀呀」的哼出來。

「嗯嗯┅┅嗯嗯┅┅」屁股扭得更快,口中套得更急。

五分鐘之後,懷叔的臉上已流滿了淫水,用手摸了一下,遞給媳婦說∶「你看,你的浪水都流到臉上了。還有騷味呢┅┅」

「那你還不吃了它?」小芬用力地套弄著雞巴,浪浪的回道。

懷叔果真就放在嘴邊,「嘖嘖」的舔了兩下,然後拍著媳婦的屁股∶「寶貝兒,我吃完了,現在怎麽做?」

公公的雞巴紅紅的脹著,媳婦扭頭一笑,反過身子,小手繼續套弄,板著臉著說∶「現在把它放進來。」

這麽多天來,媳婦總給自己些新意,有時候裝小,有時候做大,真不知是哪輩子修來的豔福,懷叔越想越開心,用手扶正了雞巴∶「小芬,是這樣嗎?嘿嘿嘿┅┅」

粗壯的龜頭撐開了小穴,小芬握住根部,身子微微下沉,剛才的舔弄雖增加了潤滑,可進去後仍有些發緊,小芬兩手撐住公公的肩膀∶「爸,你的好像又長了。」

「是騷穴太緊,不過這樣才爽嘛!」懷叔捏著媳婦的細腰,配合著她上下起伏∶「小芬,你很浪啊!雞巴好像泡在裡面似的。」

「還不是你發騷!哦┅┅老淫蟲┅┅別盡顧等,你也┅┅往上用點兒力。」

「啊┅┅啊┅┅」

「爸┅┅阿懷┅┅往上用力頂┅┅噢┅┅」媳婦拉過公公的手放在奶子上,大聲的說∶「爸,揉我┅┅對┅┅用力┅┅用力┅┅」

媳婦眯著眼睛,在身上快速的搖擺,兩個大奶子隨著身子上下跳動,懷叔一面摸弄她的奶子,一面用力的往上挺,溫濕的小穴緊緊的包裹住肉棒,舒爽的感覺難以言傳。

「小┅┅芬,你的真緊啊┅┅套得爸┅┅哦┅┅」

媳婦突然用力,穴心挾住龜頭,弄得公公直抖。

「阿懷┅┅噢┅┅你怎麽樣?┅┅」公公的喘氣聲明顯快了,這是要射的前兆,小芬停止套弄,趴在懷叔的身上,只覺得肉棒在裡面不停地跳。

「我快┅┅了,你磨得雞巴要出了┅┅哦┅┅」懷叔一面大叫,下身的動作更加瘋狂∶「小芬┅┅爸┅┅」

「不行!我還要┅┅噢┅┅好阿懷┅┅!」

「不行了,不行了,哦┅┅小┅┅芬!」懷叔緊抱住媳婦,雞巴在裡面胡亂的沖頂,小芬的手指用力掐住公公的肩膀,翁媳倆一下到了高潮。

「啊┅┅小芬!」

「阿┅┅懷!噢┅┅」

懷叔愛憐的攬住媳婦,手掌在她的背上來回摸索∶「小芬,你到了嗎?」

「我到了,」小芬蜷縮在公公懷裡∶「你比你兒子還強壯,幹得人家沒一點兒力氣了。」說完,在公公的臉上親了一口,算做是獎勵。

「我也是,你比她更讓我有勁。」這是真心話,在和麗蘋辦事時自己就好像是完成任務似的,只求快點兒結束,和媳婦卻總是想辦法持久。

小芬跳下床,到衛生間裡接了盆水,出來時就聽到北屋裡的叫聲°°

「小┅┅強,媽真舒服┅┅噢┅┅鑽到腸子裡了┅┅噢┅┅」

「我┅┅哦┅┅媽,你的屁眼真棒┅┅哦┅┅」

小芬從床上拉起懷叔,指著北屋說∶「你聽,他們在幹屁眼兒。」

媳婦的眼裡閃著興奮的光,聽聲音還真是這麽回事。懷叔不禁有些氣惱,麗蘋這騷娘們兒,和自己這麽多年都沒幹過她,兒子才幾天就弄到了。

公公的表情全看在媳婦眼裡,小芬端起盆子,給懷叔清洗雞巴∶「爸,你要是想,我也可以的。」

「誰┅┅誰那麽說了,我只是有點兒不信。」自己的想法被人發覺,懷叔不好意思的遮掩。

「死要面子,想就想唄,我又不是沒有?」媳婦放下盆子,白了公公一眼∶「阿懷,我要你給我洗。」

幸福的日子一天天過去,這種改變給這一家人帶來了新春。白天,在外人看來,公婆仍是公婆,小倆口也和和美美;一到了晚上,就變成了媽媽和兒子、媳婦和公公的世界了。

頁: 1 2 3 4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