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母把我當岳父

今天是妻舅大喜的日子,我跟玲秀參加完後,隨著一行人回到家中,雖然婚宴已經結束了,客廳還是有少數人還在拼酒,我就自己上樓了。走到門口,門關著,卻沒有聽到應有的喧鬧聲,難道是喝醉睡著了?我試探性地扭了下門鎖,門開了,但裡面好像沒人。我推門進去,看見丈人已經醉得不省人事,躺在床上發出陣陣鼾聲。

一個念頭湧上心頭,我過去推了他兩下,他沒有醒來,只是翻了個身,繼續著他的春秋大夢。這時候我看見梳妝台前有人站著,就躡手躡腳地走過去,側頭一看,不禁大喜過望,只見一身套裝禮服的岳母正緊閉雙眼,用卸妝油擦臉,塗滿了她的臉龐。機不可失,失不再來,我一個箭步跨前去,從後面環住了岳母被緊身裙緊緊箍住的楊柳纖腰,把她抱在了懷裡。

「嗯……,老公,討厭,你醒啦,把人家一個人扔在哪裡,只顧自己睡大覺,和你說了,別喝那麼多,就是不聽。」岳母把我當成了她老公,也難怪,按理說,這時候房裡應該只剩他們兩,岳母做夢也想不到會闖進我這個不速之客。我的雙手襲上了岳母挺拔的雙峰,岳母嬌聲地抗議到:「嗯,討厭,人家在卸妝,別亂動,今晚我會給你的,別急,先幫我把裙子脫下來,不然卸妝真不方便。」

我完全沒想到岳母要我把她連衣裙的拉鏈拉下來,看著岳母白皙的後頸,聞到她髮際傳來的陣陣幽香,耳根處陣陣散發的令人血脈賁張的香水味,我緩緩幫她將拉鏈拉下,岳母潔白而線條優美的後背一寸寸的露出來。

哇,她居然沒有戴胸罩,哦!對了,套裝禮服的胸部都有胸罩,所以不必戴胸罩。我將拉鏈一直拉到接近岳母潔白微翹的股溝才停止,望著岳母雪白的背股,我有點發呆,隱約間,岳母雪白圓潤的肩膀膀輕微的聳動,她曼妙迷人身軀微微的顫抖著。

我從後面伸手環抱住岳母,兩掌握住了岳母裸露挺秀的雙峰,她那雙肉球比玲秀的還大些,可能有34D的尺寸,觸手柔嫩而富有彈性。岳母沒有反抗,只是輕輕地「哼」了一聲,身軀抖動得更厲害了,我將自己火熱的雙唇觸碰在岳母雪白的後頸上,輕輕的吸吮,舌尖下滑過的膩滑肌膚明顯的起了輕微的雞皮。

我用兩隻手掌揉撫著岳母柔軟堅實的乳房,明顯感覺到峰頂那兩粒圓潤的乳珠硬了,我空出一手慢慢褪下岳母的禮服,啊……sosing.com可能因為怕著禮服在臀部顯出內褲的痕跡,岳母今天穿的是如繩般細的丁字褲,由背後看,那雙踩在粉金色高跟鞋上渾圓雪白勻稱的美腿和雙腿末端緊緊夾在中間隱約可見的肉唇,這香艷刺激的畫面將我胸中的情慾之火完全點燃,使我跨下的陽具高高昂起,堅挺的頂在她的股溝上。

岳母當然知道股間頂的是什麼東西,她開始全身顫抖呻吟出聲,帶著顫音對我說:「別急嘛,老公,起碼等我卸妝完,好嗎?」。

我打鐵趁熱的撥開岳母渾圓雙臀中間的丁字褲縫,伸手由她股溝探入到她的跨下。岳母的兩條大腿立即併攏,把我的手掌緊緊夾住,我感受到岳母柔滑細膩的大腿肌肉在微微地抽搐顫抖,更觸摸到她濃郁的陰毛叢中那兩片嬌艷欲滴的花瓣,我發現那裡已經被從岳母陰道中流出的淫水弄得濕淋淋、粘糊糊的,我的中指輕輕揉弄著那兩片迷人的花瓣,整個手掌被她陰道中流出的淫液蜜汁沾得濕淋淋的。

這時我也管不了岳母的老公就躺在床上,用力將岳母的丁字褲褪到她圓潤的膝蓋下,接著快速的脫下了我的西裝褲,連帶內褲一起扯了下來,當岳母感受到我堅硬挺拔的大龜頭已經頂入了她赤裸的股溝時,她用摸到的紙巾抹了把臉,睜開了雙眼。

映入她眼簾的是她半裸雪白的上身和撫在她胸口處那兩座高聳的乳峰上的我的手,當她看清楚身後抱著她的不是她老公,而是我時,她開始劇烈的掙扎,大力地扭動臀部,同時低聲地對我說:「不要…怎麼會是你,不要這樣,你放手……」

這個時候只有傻子白癡才會放手,而且她扭動的臀部磨擦著我挺硬的大龜頭,刺激得我更加亢奮。我用手扶著自己粗壯堅挺的陽具,由岳母跨間頂在她的柔滑的陰唇上磨擦著,龜頭上沾滿了她的淫液蜜汁,我感覺到岳母草叢中那兩片迷人的花瓣似乎張開了。

「啊……你…你快放手…我要叫了……」岳母喘著氣輕叫著。

我吃定了她不敢真的大叫,在她扭腰想閃避我的龜頭時,我將下體用力一頂,岳母立即被我頂得撲倒在梳妝台,我趁勢壓了上去。這時我能清晰的感覺到我赤裸下體前端的恥骨與岳母雪白的股溝緊密地貼在一起,肉與肉的密貼廝磨,那是一種興奮的舒爽,使我伸在她跨下的陽具暴長挺立,我沾滿淫液蜜汁的大龜頭不停的點著她跨間那兩片濕潤的花瓣。

岳母感受到我強烈的侵犯意圖,她再次呻吟輕叫:「呃……啊……不要這樣……我真的要叫了…唔……」岳母話沒說完,我已由後伸手摀住了她的嘴,同時將我已扶正的、對著她那迷人仙洞的大龜頭挺了進去,呃……,好緊!我的大龜頭大約插入岳母濕滑的陰道了不到五公分,就感覺龜頭的肉冠稜溝被一圈溫熱濕滑的嫩肉緊緊的箍住。這時被我摀住嘴的岳母更加用力掙扎。

「唔唔唔……不要…不可以……」被我摀住嘴的岳母含糊的叫著,而我也擔心時間拖太久,她老公可能醒過來,我立即用手扶住尚留在岳母蜜洞美穴外約有十二三公分的陽具,腰部用力一挺,但聽到「噗哧~」一聲,我那根粗壯挺硬的陽具已經整根插入了岳母那柔嫩濕滑的美穴。

「呃……啊……唔!」扭頭大叫的岳母又被我摀住了嘴,由側臉看,她那晶瑩迷人的雙眼中痛得流出了淚水。我低頭一看,哇呃……!只見我的陽具與那粉紅鮮嫩的陰唇交合處,在我往外輕提時,竟帶出了絲絲的淫水。

頁: 1 2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