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性樂園

我叫阿雄﹐這是一個我在當兵時所發生的香豔故事﹐故事一開始是因為我回高雄去﹐參加小堂哥的婚宴所發生的故事﹐我一共有二位住在台北市的堂哥﹐大堂哥王志誠及今天要結婚的小堂哥王志慶﹐自從二位堂哥畢業後去到台北工作後﹐我就與二位堂哥就不常碰到面﹐印象中只有在過年時才有機會見著﹐最後一次見面是年初時志誠哥娶老婆時﹐算算也已經半年多了﹐不過我們小時候非常的要好﹐算是穿同一條褲子長大的堂兄弟

( 小時候我真的是穿他們穿不下﹐不要穿的衣服撿回來穿的 )

這次正巧休三天假﹐也就回家幫忙﹐我是專門負責幫他們拍照片的﹐上次志誠哥娶大嫂的時候﹐我也是負責照相﹐當時心中暗暗覺得﹐將來若能娶到像大嫂般美豔的女人當老婆﹐是何等痛快幸福的事情啊﹐所以我那時對著嬌艷美麗的大嫂﹐拍了不少特寫鏡頭﹐現在全成了我的私人收藏品﹐不時拿出來意淫一番

就在老家的廟口前面﹐大家熱熱鬧鬧的忙成一片﹐小堂哥依照傳統的禮俗迎回新娘子回門宴客﹐志慶哥的新娘子叫許佳惠﹐是個年輕貌美的前衛女生﹐看到白紗禮服的前面低垂的胸襟﹐前面露出一道深深的乳溝﹐還有背後幾乎全露的禮服﹐在我們高雄鄉下地方真的少見﹐也讓在場的每一位男士眼珠子都漲大不少﹐大家都在誇讚志慶哥好福氣﹐能娶到如此貌美的新娘子

當天晚上﹐就在廟口前面辦桌吃喜酒﹐我與大堂哥志誠剛好坐同一桌﹐堂哥的老婆也坐在一旁﹐大家愉快的聊著天

[ 喔…阿雄啊…下次就輪到你娶媳婦了喔…對不對啊…哈哈…]

[ 沒有啦…我都還沒有交女朋友耶…我等退伍之後再說吧…]

[ 不會吧…我們家阿雄啊﹐人帥又老實…是村裡面的人人誇獎的好青年喔…]

志誠哥還順便跟身旁的美麗老婆大大讚揚了我一番﹐讓我很不好意思

志誠哥的老婆叫吳雪芬﹐人長的美麗大方身材矯好﹐透過精致的化妝及禮服搭配﹐一舉手一投足都充滿誘人的女人風韻﹐大堂哥今年29歲﹐大嫂27歲﹐二人真是天造地設的一對人人稱羨好夫妻﹐尤其是大嫂本身﹐長得好似電視記者李晶玉般大眼睛﹐水汪汪的美豔動人﹐玲瓏有致的曼妙身材﹐加上清秀中帶著一絲狂放的臉龐﹐自從她上次結婚時頭一次見到面﹐就讓我在不知不覺中﹐深深的為她著迷

[ 老婆啊…有機會要幫我們家阿雄介紹女朋友喔…]

[ 好…好…就是不知道阿雄喜歡那一種的女生﹐介紹後也不知道他會不會喜歡人家…對不對啊…]

看到同桌的志誠哥及大嫂關心我的交友狀況﹐讓我深受感動

[ 謝謝大嫂…我還年輕…不急不急…慢慢來…謝謝…]

[ 對啊…你這個做大哥的急個什麼勁啊…]

大嫂適時的幫我解了圍﹐大夥又低著頭猛K菜喝酒﹐直到舞台前音樂奏起﹐台上一名穿著火辣的女郎﹐隨著音樂搖頭擺腿的又叫又跳﹐全場人的目光都對準舞台上的熱舞女郎﹐有些豬哥一點的﹐馬上擠到台前占據好位置﹐眼睛看著女郎輕解羅衫﹐嘴巴都忘記吃東西了

由於歌舞女郎穿著比基尼式的亮片內衣﹐身體如蛇般搖動著﹐時而走光引的台下驚叫連連﹐女郎又叫又跳的唱著五音不全的歌曲﹐堂哥不落人後的擠到前面看脫衣秀﹐連同桌上的親友也跑到前面看歌舞秀﹐只留下我與大嫂同桌吃菜

[ 阿雄…你怎麼沒跑到前面看小姐啊…]

大嫂用似笑非笑的迷人眼神看著我說話

[ 嗯…我還沒吃飽耶…而且…我想在這陪大嫂聊天……]

[ 喔…不看小姐…看我幹嘛ㄚ…]

大嫂有些意外﹐顯得很高興

[ 阿雄…來…陪大嫂喝一杯…]

[ 謝謝大嫂…]

就這樣與大嫂乾了好幾杯啤酒﹐沒多久之後﹐酒意衝上了大嫂的臉龐﹐大嫂雙頰紅通通的真是好看﹐我借著酒意坐近她﹐拍著大嫂的手臂聊天﹐她一點也不介意

終於到了該曲終人散的時候了﹐志慶哥挽著新娘子在門外送客﹐分送喜糖及香煙給客人﹐大家酒足飯飽後﹐順便誇誇一下新娘子及新郎

[ 百年好合﹐早生貴子] [ 郎才女貌﹐年青有為啊 ]

這些客套話不絕於耳﹐大家排排站等著跟新郎新娘一起照像﹐我就充當攝影師﹐這時志誠哥在一旁問起我來

[ 喂…阿雄…等一下要不要坐我車一起回台北啊…]

[ 好啊…我先去跟爸媽說一聲就走…謝謝大哥…]

[ 說什麼謝謝…反正順路嘛…車上聊天比較不會無聊…]

就這樣﹐我提著包包坐上志誠哥的車子回台北﹐雖然我們是星期日晚上九點收假﹐sosing.com若是提前一天回台北﹐我打算找當兵的朋友一起逛街看電影﹐所以很高興的搭便車回台北

一路上我與志誠哥聊的很愉快﹐二個人都在屁當兵時的一些糗事﹐大嫂有些插不上話﹐但是卻對於我們當兵時的故事很感興趣﹐頻頻點頭微笑﹐我一個人坐在後座﹐聞到大嫂身上淡淡的香水味﹐這股香味醺的我樂陶陶的﹐話也不自覺的多起來了﹐車子開到彰化附近的一處高速公路休息站﹐我們暫時停下來上廁所

[ 阿智…幫我買包煙好嗎…我要白七星的…謝謝…]

[ 好…我現在就去買…]

我三步併成二步﹐快跑去休息站買煙﹐順便帶了三瓶飲料回來喝

我買完東西回到車上﹐志誠哥與大嫂都不在車上﹐我想他們八成去上廁所了﹐我等了十幾分鐘後﹐才看見他們倆回來

[ 呵…阿雄…讓你久等啦…我們出發吧…]

志誠哥及大嫂表情古怪的回到車上﹐我還以為他們吃完喜酒拉肚子耶

等到上了高速公路上﹐堂哥乾咳了二聲才出聲

[ 阿雄…對不起…我剛才喝多了…有點累﹐等一下我們先繞到台中休息一晚…明天一早再回台北…好嗎 ]

[ 大哥你沒關係吧…要不要換我來開車…]

我有些擔心的問著堂哥

[ 沒事沒事…我只是喝多有點累……]

[ 那就好…我明晚才要收假回營…所以不急不急…慢慢來…]

[ 那就好…]

志誠哥一說完﹐就把車駛下高速公路﹐找到高速公路邊的一家汽車旅館﹐把車開進去停好

這是一家庭園式的汽車旅館﹐長排透天厝式的旅館房間併在一起﹐車子就停在個人的房間下面﹐要爬一層樓梯之後才能進到房間裡面﹐房間裡面只有一張大圓床及一張長沙發﹐房間倒是裝潢的美侖美奐﹐還有一間非常大的浴室﹐玻璃牆全是透明的﹐看起來完全是專門給情侶幽會用的吧

我把東西放在沙發上後說

[ 那我就睡在沙發上了…]

[ 不好意思ㄌ…讓你睡在沙發上……]

堂哥說完後﹐就先進去浴室洗澡了﹐我只能尷尬跟大嫂笑笑﹐無聊的東看西看﹐就是不敢看著大嫂﹐突然間被我東摸西扣的打開了電視機﹐電視畫面正好一個全身赤裸裸女人趴在男人的下體﹐正在津津有味的吸吮著粗黑的雞巴﹐發出陣陣滋滋滋的吸吮聲﹐害我嚇的快跌到椅子下面﹐弄了好久才把電視頻道轉到新聞台﹐我一回過頭﹐正好看見大嫂笑的很曖昧﹐讓我當時真的好糗喔

志誠哥洗完澡出來後﹐只穿條內褲就躺在床上睡覺﹐這時我主動說

[ 大嫂…妳先洗吧…洗完澡後與大哥先休息…我先看一下新聞…]

[ 嗯…]

大嫂應了一聲﹐就轉身進浴室洗澡﹐這時的我真是竊喜不已﹐因為剛才堂哥洗澡時﹐我就注意到透過玻璃牆﹐可以完全看到在裡面洗澡人的一舉一動﹐大嫂果然中計﹐讓我有一飽眼福的機會

果然﹐大嫂進去浴室後﹐緩慢的脫下紅色套裝﹐露出裡面一套誘人的黑色內衣褲﹐

( 哇~~~~~是吊帶性感內衣耶~~~ )

只見她先刷牙洗臉﹐然後才脫下黑色的蕾絲花內褲﹐瞬間露出下體一搓黑毛﹐然後一屁股坐在馬桶上尿尿﹐這些舉動完全逃不開我的視線﹐連她的內衣褲是塞在大浴巾底下的細節﹐都被我看的一清二楚﹐我偷偷看著身邊的堂哥﹐好像睡覺了一般﹐才讓我能更放心的偷看大嫂洗澡

大嫂洗澡可真慢喔﹐而且又是背向著我﹐她慢條斯理的抹上沐浴乳液後﹐還仔細的揉搓雙乳及下體﹐大嫂的胸乳雖然並不大﹐但是形狀非常的完美﹐她弄了許久時間才沖水洗淨身體﹐然後還泡進浴缸裡面﹐這一切都讓看的慾火焚身﹐下體的雞巴漲的我褲襠快被擠破掉

雖然大嫂洗了半個多鐘頭的時間﹐但是我一點也不在乎﹐耐心的看著好戲上演﹐最後大嫂是穿回貼身的內衣褲﹐然後披著大浴巾出來﹐我看她火紅的雙頰﹐全身濕淋淋的模樣﹐真是美豔動人極了﹐我硬了半個鐘頭的雞巴﹐變得更硬更大了

[ 我去洗澡啦…]

丟下一句話後﹐我遮著尷的下體﹐我有點落慌而逃的奔進浴室洗澡

等我洗完澡後出來﹐我看房間燈全都暗著﹐所以躡手躡腳回到沙發上睡覺﹐一躺下來卻一點睡意也沒有﹐滿腦子全都是大嫂的影子﹐我回憶著剛才驚鴻一撇﹐偷看到大嫂誘人的侗體﹐想著想著完全都沒有睡意了

這時大圓床上傳來兮兮囌囌的聲音

[ 嘻嘻…哈…老公…不要啦…阿雄在旁邊耶…不要啦…]

[ 沒關係啦…阿雄睡覺了啊…小芬…來嘛…來啊…]

(難道~~~~大哥大嫂以為我睡覺了﹐二人想辦事)

等到我眼睛完全適應了黑暗時﹐果然看見志誠哥爬在大嫂身上﹐壓在她的身上﹐二個人正在接吻﹐志誠空出雙手來解下大嫂的內衣﹐然後握住一對雪白雙乳﹐將臉埋進乳溝裡面﹐雖然室內有些黑暗﹐但是他們二人的一舉一動還有臉上的表情﹐都被我清清楚楚的看見

[ 喔…喔…啊啊…喔…]

嫂子的乳頭被人含住﹐發出滿足的呻吟聲

沒多久之後﹐志誠把大嫂的頭往他的下體方向推過去﹐她靈巧的脫下丈夫的內褲﹐用嘴巴接住志誠的一根大肉棒﹐把粗棍前端的龜頭含進嘴裡面﹐輕輕的套弄著

[ 啊…好爽喔…小芬真會親…來…含深點…]

志誠雙手撫弄著一對雙乳﹐痛快的喊出他的感受

在一旁裝睡的我﹐被他二人這麼激情的演出﹐如何睡得著﹐在一片黑暗中﹐我瞪大著眼睛﹐準備偷看他們如何做愛

突然間﹐志誠哥轉過頭來看著我﹐煞那間讓我覺得很不好意思﹐還好他馬上對我抸著眼睛﹐滿臉都是笑意﹐示意我可以看下去﹐不但如此﹐志誠還把床頭燈打開﹐讓我能夠看的更清楚一點﹐我這才讓我放下心裡的一顆石頭

他們二人在這時候變換成女上男下69姿勢為對方口交﹐大嫂好像也發現我醒了﹐呻淫的聲音也變大了﹐茲茲茲的口交吸吮聲﹐充斥整個房間

[ 阿雄…你過來…]

志誠哥突然把我叫過去﹐害我嚇了一大跳﹐但是性慾還是戰勝了理智﹐我只穿了一件內褲走到他們床邊﹐內褲裡面澎漲無比的東西﹐凸出的非常的明顯

[ 阿雄…你還是處男嗎…]

我搖搖頭說

[ 早就不是了…]

我嘴裡這麼說﹐眼睛可沒離開大嫂赤裸裸的身體﹐尤其她趴在志誠身上幫他吹喇叭﹐胸前一對鐘仿形的粉嫩乳房﹐垂在胸前晃動著﹐大嫂閉著眼睛專注的吞著陰莖﹐搖頭晃腦的模樣真是淫蕩

[ 想不想跟大嫂做愛啊…]

[ 想…可是…]

我鼓起勇氣﹐小聲的回答著

志誠哥聽見我的回答後﹐笑著臉輕輕拍打著大嫂的臉蛋說

[ 小芬…來…幫阿雄也舔一舔…]

[ 嗯…]

這時候﹐大嫂吐出志誠的大陰莖﹐小聲的應了一聲

只見她用手指抹一抹嘴邊的口水﹐抬起頭來對我拋著媚笑﹐用說不出的美姿與庸懶﹐把她的臉慢慢靠近來﹐直到整個頭都碰到我的內褲上﹐然後用她修長的手指尖﹐隔著內褲輕輕刮著我的陰莖﹐讓我原本勃起的陰莖漲的更大了﹐龜頭都快衝出內褲邊緣了

[ 喔…嗯嗯…啊…啊啊…]

志誠這時正用他的手指﹐挖著大嫂的陰阜﹐大嫂忍不住下體的衝動﹐一把抱住我的腰際﹐就在我身邊發出蕩人的呻淫聲

這時我再也忍不住了﹐馬上拉下自己的內褲﹐揮舞著下體一根粗暴的肉棍﹐拼命想塞進大嫂嘴裡面﹐偏偏大嫂有些不情願的樣子﹐緊閉著她的小嘴﹐害我用龜頭磨擦著她的臉頰﹐馬眼吐出不少黏液都抹在她的臉上了

志誠這時爬起身子﹐蹲在她老婆身後﹐一手玩著乳房﹐一手摸在陰阜上面對我說

[ 阿雄啊…想要大嫂幫你吹﹐就要求她…多說說好話…哄她啊…]

[ 嗯…知道啦…]

這時我撫摸著大嫂的長髮﹐對她說

[ 大嫂…妳好美啊…求求妳…幫我親…]

大嫂聽見我開口懇求她﹐她才伸出一雙玉手捧住我的陰莖﹐用手輕輕在包皮上面推動幾下﹐另一支手也不忘握住我的卵蛋﹐她把玩一陣子後才慢慢張開嘴﹐含住我整個大龜頭﹐輕輕吸吮著

在那一瞬間﹐我只覺得龜頭前端一陣火熱﹐觸動了我最靈敏的一根神經﹐我知道我要噴發了﹐我趕緊用雙手抱住大嫂的頭部﹐往我下體壓進來﹐讓我的陰莖能夠更深入一點﹐忍不住在她嘴裡抽動起來

[ 喔喔喔…]

在我幾聲低吟下﹐忍漲許久的陰莖完全不受控制的暴發開來﹐背脊一陣酸麻﹐大量的精液全部噴進大嫂的喉嚨深處

[ 嗚…嗚…嗚嗚…]

只見大嫂緊閉著雙眼﹐咕嚕咕嚕幾聲﹐就把我的精液吞進去﹐連一滴都沒有浪費掉﹐還用她靈活的舌頭﹐幫我清潔龜頭溝邊殘留的精液

我真的要說﹐這是我有生以來最爽快的一次射精﹐短短幾秒終的出精﹐讓人有幾十秒長的錯覺﹐噴精時大嫂還配合我的動做吸吮滑動﹐讓我嚐到今生最美的一次高潮﹐幾乎讓我雙腿發軟到想要跪在她面前

[ 怎麼樣…阿雄…你出來了嗎…]

志誠哥看我剛才狼狽不堪的模樣﹐關心的問起我來

[ 嗯…剛才我…我太緊張了…所以……]

[ 哈哈…沒關係啦…年輕人這樣子很正常…多做幾次以後就比較會控制的…怎麼樣啊…很爽喔…]

[ 嗯…]

頁: 1 2 3 4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