慾海情魔(續)

同時被這麼多的男人玩弄,這是夏繪事先沒有預料到的。她的臉被羞恥的火燄燒紅了,精神上也感到很苦悶。僅管是這樣,可她的子宮裡,卻依然被性虐的願望強烈地刺激著。熱乎乎的密腋,不斷地往外溢著。此時的她,已喪失了應有的理性。然而,在這些玩弄她的男人當中,卻沒有關口晃之介,也聽不見他的聲音。

(他為什麼要看著這麼些人折騰我而不制止?)

不知誰的手指又在撥弄她的陰蒂了。

「啊啊……呀……嗯嗯……」

一陣難以忍受的呻吟。這個地方,是女人身上最為敏感的地方。任何地方都不能與之相比。但這又是能使女性昏昏然的地方。如果愛撫撥弄的得當,能使女人獲得高昂的快感,反之則是難以忍耐的。

「嘿嘿,這地方這麼敏感呀。」

「是呀,這地方太美妙了,我快要發瘋了。」

「再給她揉揉這吧。」

漂亮女人的身子仍然在不斷地扭動著。但仍然是無濟於事的。她的一隻乳房被一隻長滿汗毛的手揉搓著,另一隻乳房,則被一張大嘴使勁地吸著。

「嗯!嗯嗯……」這時,半天沒吭聲的關口說話了:「好啦!都住手吧。」

「喂!常務,她……?」

「她可是我們的同事喲,不是酒吧裡的脫衣舞女,你們不要搞錯了呀。」

「噢……!對!對,你看看,這……」

正在興頭上的男人們,極不情願地撒開了夏繪。夏繪哆哆嗦嗦地站了起來,一手捂著乳房,一手捂著陰部,抽抽泣泣地哭著。

「看看,看哭了不是。」

「夏繪姑娘,他們剛才有些過份了……」

年青漂亮的女職員,被一群喝得醉燻燻的同事,在她身上那最羞恥的地方任意地玩弄了一番,她覺得委屈極了,所以她現在哭得挺傷心的。時些男人怔怔地站在一邊,其中一人,好像被夏繪哭得臉上有些掛不住了,抬起夏繪的旗袍遞了過去。

「對不起,真對不起了呀,夏繪君,我們大家都有些那個……有些失去理智了,你可千萬別計較……真誠的請求你原諒。」

「是啊,清瀨君,你可別生我們的氣啊,我們都是粗人,你可一定要多包涵著點兒啊。」

對同事們紛紛地道歉,夏繪無可奈何地搖了搖頭,真是毫無辦法。

「好啦!我今天也有些出格了,我不該讓他門如此胡來。但是,我要特別提醒一句,今天晚上的事,任何人都不能洩露出去,否則……」

「當然嘍!當然。」

大家異口同聲地附和著。

夏繪將旗袍重新穿在身上,由於褲襪被撕壞了,所以別的內衣也就沒有穿的必要了。她把乳罩、吊帶等胡亂地塞進了手提包裡。

「那麼,為了大家的友好,同時也是向夏繪君表示歉意,我們一起乾了這一杯。」

之後,晚宴在一種祥和友好的氣氛中結束了。散席後,夏繪來到了晃之介面前,衝著晃之介低下了頭。

「謝謝您啦常務先生,今晚要不是您制止了他們,還不知要鬧出什麼荒唐的事來呢……」

「不要謝了,似乎大家很高興,都喝多了點,情緒有些激動,包括我也在內呀……」

「你是否認為,今天我的部下要趁著酒興輪好你呢?」

「實際上,我認為已經被輪姦了。」

「還真有點驚險呢。」

「是啊。」夏繪似乎是漫不經心地回答著,可眼裡卻閃爍著誘人的目光。

「由於您救了我,才使我有機會能和您這樣的大人物說上幾句話。」

「是嗎?若能單獨和你在一起,我會非常高興的。」

夏繪聽了,滿目生輝,她心裡已經有了底數了。

(他終於開始引誘我了……)

「請先出去吧,我叫一個技術高明的司機。」

關口以送夏繪為由,叫了一輛高級計程車。車子開了過來,sosing.com車內還有一個年青漂亮的女人在和司機談著什麼。關口讓夏繪坐在車子的後排坐位上,關好車門後,關口又與司機交談了幾句什麼,然後又回到了餐館裡,高級計程車乘著明亮的月光,在銀座的大街上飛馳了十幾分鐘後,又回到了剛才進餐的餐館。但這次是直接開進了餐館的後院,而且,還有一個女招待等候在那裡。

「請到這來……」

「這是什麼地方?」

「別問了,一會你就知道了。」

夏繪由這個女招待領著,橫穿過院子,上了幾層台級,來到了一個日本式的房間門口。

「請吧!」招待打開房門,就離開了。

夏繪四下裡環顧了一下,這是一間過夜用具齊全的啦臥。

「小姐,您先休息會,常務先生馬上就過來的。」

「常務……?!」

婀娜的女招待說完後,躬著身子退了出去。關口大概是常在這裡玩女人吧?女招待看起來完全是一副心領神會的樣子。

(就要被這個男人玩弄了……)

夏繪有些戰戰兢兢地用兩手抱住了肩頭。

(6)

「讓你久等了,把大家都送走,是要費些功夫的。」

戴著金絲眼鏡,總是一副紳士風度的關口晃之介,在離開了大約半小時候,來到了這間日本式臥室。這時,夏繪已經換了一件浴衣,正坐在地鋪上看電視,其神態極為招人喜愛。

「過來。」

關口使勁地將夏繪拽到自己的跟前,緊緊地摟在懷裡。

「常務先生,您這是……?」

「別說話,你難道不明白我的意思嗎?」

「不,只是,只是太突然……」

兩人相互對視了幾分鐘後,關口將自己的嘴唇貼在了夏繪那紅澗的嘴唇上,長時間而熱烈地吻了起來,直吮得夏繪的舌頭都有些麻木了。

「喔……嗯……」

關口的手伸到了浴衣的裡邊,在年青漂亮的女性部下那光滑渾圓的臀上撫摸著。

「您好像非常喜歡臀部?」長而濃厚的接吻後,夏繪試探地問著。

「嗯!是的。特別是像你這樣的屁股既豐滿又富有彈性,而且線條特流暢,整體形象特別美。」

關口在夏繪那渾圓、彈性良好的屁股上把玩了一陣後,神情嚴厲地命令道:「趴下,把浴衣捲上去,把屁股露出來。」

「是……」

順從的夏繪,像溫順的貓一樣叭了下去。然後自己將浴衣捲到了腰上,讓沒穿著褲襪的,能激起男人的性慾的臀部,完完全全地裸露了出來。

(開始打吧……)

有些被虐狂的夏繪,在期待著關口對她臀部的毆打。

「再把腿敞開點兒!」

「哎。」

下半截的胴體以臀溝為中心向兩邊敞開了,那道秘密的裂縫和在它後邊的、被深紫色的菊花狀的褶子包圍著的肛門,全部展現了出來。

「嗯……哈,真漂亮的肛門啊!」

起初,夏繪認為他是在欣賞著自己的陰部,可是,當他的手將她的屁股扒開時,她才意識到,關口晁之介是在欣賞他的肛門。

(肛門都被他看見了……)

夏繪對關口所注意的地方,似乎是意識到了什麼。

(難道他要從肛門往裡插……)

她的身體呼地一下子躁熱了起來。這個男人,他不是對女人的生殖器官感興趣,而是對用於排洩糞便的肛門感興趣。

在對漂亮的女人的肛門進行了充份地欣賞後,鑽精器公司的常務便讓夏繪將衣物脫光,然後用一根細長的帶子,非常麻利地將夏繪的雙手捆到了背後。

「噢……專務您……」

被緊捆住雙手的雌性胴體,散發出一種濃烈的,越發挑逗似的香味。

(常務原來也是個性虐狂呀……)

「常務先生,讓您久等啦。」隨著聲音,拉扇門被打開了,原來是那個領她進來的女招待。

「進來。」

女招待手裡托著一個盤子進來了。她看到房間裡雙手被捆綁、赤身裸體的夏繪,一點也不感到吃驚,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

「啊……!」赤身裸體的夏繪有些害臊了,身子不由自主地往一起蜷縮著。

「哈!真漂亮的身段啊!」

這個女招待大約有三十多歲,看起來也是個挺迷人的女人,她把盤子放下了後,便仔細地端祥起雙手被捆在背後的裸體來,其說話的語氣給人一種與關口是同謀的感覺。

「皮膚真白呀……還要捧她的屁股嗎?」

「嗯……」

在夏繪的身子後邊,晃之介從盤子裡拿起了一個小瓶,貼在瓶子上的標簽上寫著《潤滑凡士林》。他擰開瓶蓋,用食指摳出了一塊軟膏,然後在夏繪那柔媚的菊花狀的褶皮中心轉著圈兒地向四外塗抹起來,塗抹均勻後,哧的一下子將手指插進了夏繪的肛門裡。

「啊……嗯嗯……」

細小的肛門,突然受到了手指的侵略,夏繪像是受到了電擊似的叫了起來。

「喂,給我按住她。」

「是。」

極為順從的女招待,將表情顯得有些苦悶的夏繪按住了。

「你可要老實點啊,別亂動呀。」

「你要……要幹什麼?專務。」

關口的手指插在夏繪的肛門裡,又撬又扭的摩挲了一陣子後,他自己也忍不住地,非常滿意地笑了起來。

「嗯……!這個肛門太漂亮了,內側也很美麗,不錯不錯,我還真有些福氣吶。」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