慾海情魔(續)

晃之介一邊自言自語他說著,一邊繼續給夏繪的肛門進行著『按摩』,另一隻手在夏繪的屁股上拍打著……

「夏繪君,你的肛門有沒有被男人的生殖器插進去過?」

只有倉持劍造經常是在她來月經時,或是用手指、或是用筆桿往她的肛門裡插著解悶玩,除此之外,她的肛門還真沒有接受過任何男人的生殖器。

「不,沒有過……」

回答的聲音,小得像蚊子在嗡嗡叫,然而她的面部表情卻使人覺得她像是越來越舒服。

「那好,今天晚上,你這個地方的處女權就交給我吧!」

(那什麼……)

至此,夏繪徹底明白了。他的目光所以總是盯著她的臀部,原來關口常務是個以肛門性交為樂趣的變態性慾狂。

「先灌灌腸吧。」

盤子裡邊放有一支盛著200CC灌腸液的玻璃注射器,關口把它拿起來,很熟練地把它插進夏繪的肛門裡。

「呀……l」

夏繪全身顫抖了一下,注射器的嘴管,慢慢地將200CC灌腸液全部注入了夏繪的直腸裡。

「這是百份之五十的甘油溶液,刺激性很小的,你不要害怕。」

這是女招待那嬌滴滴的聲音。她好像也是個受虐狂,當她看著注射器插進被緊捆著的裸體女人的肛門時,激動地連話音都有些變得嘶啞了。

「噢……呀……」

大約過了五分鐘左右,被注入了灌腸液的裸體女人,由於羞恥和屈辱而哭泣了起來,關口這才將注射器拔了出來,但隨手又拿了一個形狀怪盡,塑料製成的圓形筒子。

「這是個專門用的肛門塞子,塞上它,裡面的灌腸液一滴也流不出來。」

「噢不!別,別往裡塞那東西……」

關口壓根兒就沒理會她的訖求,毫無憐憫的將這個塞子,塞進了夏繪的肛門裡。塞進去後他用手旋轉著塞子底部的一個鈕,塞子的上端在肛門裡,便像喇叭花一樣漲開了。由於直腸部份被擴張了,等於是從內部給肛門加了堅固的蓋子。

塞子牢牢地緊在了肛門上,200CC甘油溶液催促著腸子的蠕動,隨著便感的欲求高漲,塞子受到的內部壓力加大,因而封閉性就越好,被注入的灌腸液一點也洩不出來,只能在裡邊來回地滾動,就聽夏繪的肚子裡邊咕嚕嚕地響著。

「啊呀!哎喲……嗯……難受,難受呀!」

排便的慾求越來越高,泣不成聲的美女的胴體,滋滋地冒著汗。

「嘿嘿……」

看著一絲不掛的漂亮女人痛苦翻滾著,晃之介得意地冷笑著。

清瀨夏繪極力地忍耐著,翻滾了一陣子後,女招待終於把她扶了起來,領她到廁所去了。女招待讓夏繪蹲在和式便盆上,然後旋鬆了塞子底部的那個小鈕,隨著『撲哧』一聲,褐色的便汁噴洩了出來。

「啊呀……真舒服,快要憋死我了。哎!你快出去呀,你別在這看了!出去呀,快點!」羞得面紅耳赤的夏繪,衝著女招待聲嘶力竭地喊著。

然而,女招待非但不走,反而不顧便臭味,伸出手來,在夏繪的肚子上揉了起來。她是要讓夏繪肚子裡邊的污物全部排淨。

排完便後,夏繪又被領到了浴室,整個清洗完畢後,重又被領回到臥室間。臥室間裡,晁之介已經脫得精光的等在那裡了,粗大的肉棒挺得高高的。

白色的凡士林再次地塗抹在肛門上。

「開始吧,夏繪君。」

晁之介讓夏繪彎下腰,雙用撐地,兩腿分開,他站在夏繪的身後,一手摟住夏繪的臀胯,一手扶著自己的那根表面血管暴突、粗大的陰莖,對準了夏繪的肛門,肚子往前一送,一下子將粗大的陰莖連根插了進去。

「啊……呀!痛!痛啊,常務先生,不行,不行,快拔出來啊!」

細小的肛門,一下子插進一根如此粗大的陰莖,夏繪痛苦地,忍受不住地哀號著,呻吟著。

晃之介根本不理會夏繪的哀號,他把陰莖一下子全拔了出來,然後再次地對準肛門。這次他是一點一點地往裡插著,似乎是在細細地品味著什麼,直到將陰莖再次地全部插入。

「我可要使勁了啊。」

「哎呀!常務,您輕點,先獃一會,我有些受不了啊。」

「哈哈……一會抽動起來就會好的,這就和陰部第一次性交時的感覺一樣。先痛後舒服,一會你就會體會到的,嘿嘿……」

晃之介說著便開始了抽動。這時,那個女招待手裡拿著一根橡膠製的模擬陰莖站在了他們的旁邊,她也摳了一塊白色凡士林塗抹在晃之介的肛門上,然後將模擬陰莖插進了晃之介的肛門裡。

「喔……!噢噢……」

「怎麼樣?常務先生。」女招待在問晃之介,他的陰莖插在夏繪的肛門裡的感觸如何。

「啊!好!好極了。真舒服,這是我感受最好的一次。」

「噢,那麼以前和我的感受就不好嗎?嗯……你壞,你壞嘛。」

「啊,說錯了,那是光咱們倆,沒人從後邊侍奉我,不就差點事嗎。這次我插著她,這個又插著我。那感受能一樣嗎?」

女招待嬌嗔地笑著。她一隻手操縱著模擬陰莖,另一隻手則伸到了夏繪的陰部,玩弄著夏繪的陰唇的陰蒂。

「啊……嗯……嗯……慢點……啊!快!快!炔!再快點!啊……啊啊!」

晃之介的肚子一挺一挺的,粗大的陰莖在夏繪的肛門裡快速地抽動著。夏繪的肛門裡插著一根粗大的陰莖,陰部又不斷地被玩弄著,苦悶感與快美感交替出現著,生平第一次被這樣玩弄,她有些失去理智地叫喊著……

每當玩弄女人的肛門時,自己的肛門也要被玩弄,否則就達不到最高程度的快感。這一招是關口在英國留學時,在妓院裡被教會的一種倒錯的快美術。所以每當他玩弄臀部特別漂亮的女人時,不用這一招,就達不到最後的快美感。

就這樣,晃之介抽動一會兒靜止一會兒,交替地品味著各種不同的感受,這種斷斷續續的機械運動持續了四十分鐘左右,只見他肚子往前一挺,緊貼著夏繪的屁股,腦袋往起一抬狂呼著:

「啊……!啊……喔……!」

他,射精了。

翌日,清瀨夏繪依舊到鑽精器公司的營業本部上班來了,就像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當她的身影出現在計劃調查室裡時,屋子裡的人們一下子都不說話了,面目表情都顯得非常狼狽。因為昨天晚上,他們乘著酒興,撕下她的內褲,對她搞了惡做劇之後,他們的上司又將夏繪著著實實地玩弄了一番,所以現在大家都覺得不好意思。

「清瀨姑娘,昨天晚上的事太過頭了,請您多多原諒。」

夏繪極為勉強地笑了笑:「什麼都別說了,我們大家不是都約好了什麼都不提的嗎?」

漂亮的女職員沒事人一樣地坐在了辦公桌前工作了起來。她裙子裡邊包著的臀部,昨天晚上才被關口晃之介往裡噴射了大量的精液。

(7)

「這樣,前天晚上,我又成了關口的女人,肛門情婦,肛門奴隸。」

清瀨夏繪這段令人難以置信的講述結束了。

「當然啦,這個事我也向主人報告了,主人聽後非常高興,他說,下星期要嘉獎我呢。」

「嘉獎?」情緒激昂到了極點的、褲襪底部已經濕透了的秋川紀美子不解地問著。

「『彼得』,是『彼得』呀。讓我和彼得交配呀……下個星期六,正好又是《內衣俱樂部》的月例晚宴啊。」

「啊?!」紀美子驚恐地瞪大了眼睛:「要讓姐姐你和狗交配嗎?」

「是啊……你挺害怕是不是。全體內衣小姐們都被『彼得』幹過,就是我還沒有過,別聽我剛才給你講的『杜鵑』姑娘的事你就信以為真了,什麼懲罰,那不過是唬弄顧客們的。其實,她巴不得呢。聽她們講呀,讓『彼得』幹比讓顧客們胡折騰舒服得多。我早已想像過了:在大家面前讓『彼得』幹,我肯定會特別興奮的,讓它那熱乎乎的陰莖,在我的陰道裡連續射上幾次精……連它那睾丸部份都能插進去,從開始到完事,要一個多鐘頭呢,多帶勁!以前,我只是接受顧客們的各種各樣的污侮和玩弄。哎!那些顧客們的玩法,想想都羞死人,什麼鮮招都有,那可都是一般人想像不到的花樣。我呀!早就盼著能和『彼得』幹一回呢,可每次月例晚宴。我總是顧客們的爭搶對象,真沒法子……」

夏繪邊說邊在自己的陰部撫摸著,同時另一隻手在紀美子的陰部撫摸著。

夏繪看見紀美子呆呆地怔著,便緊緊地摟住她問道:「怎麼了?紀美子,發什麼呆呀?是不是覺得我是個最賤的變態者,最不值錢……」

紀美子連忙用手堵住夏繪的嘴,連連地搖著頭。

「不不!姐姐您是最崇高的女性。即是性娛樂,就要使用各種方法來取得最滿意的快美感,我就這樣認為,我非常羨慕您……」

聽著夏繪對性的體驗的這些講述,年青的紀美子已經完全地激奮了。連說話的語調都變了,甚至有些近於墾求了:

「喂,姐姐,我也想像姐姐那樣……我的處女權……就……就……就交給你吧。」

紀美子說完,就像孩子投入母親的懷抱一樣,將頭扎進調繪的懷裡。

今天晚上,紀美子被她所羨慕的夏繪摟在懷裡,受到了各式各樣的愛撫,並體驗了失神般的快感。但是,她的陰道裡邊,還未體驗過異性或是同性的刺激,所以,她感到還不是十分的滿足,所以,今晚若是夏繪剝奪了她的處女權的話,她是決不會後悔的。

「真的嗎?紀美子,我太高興了。能得到你這樣的信賴……不過,我可不能剝奪你的處女權呀。」

「為什麼……?」

清瀨夏繪以愛憐的目光,久久地注視著年青的漂亮的秋川紀美子:「秋川妹妹,你聽了我下邊說的話後可別害怕呀。哎,談不該對你說呀?」

「嗯,姐姐,您有什麼話就盡管說吧。」

「那我就說啦,我覺得,你是比我更為理想的受虐型的性奴……」

「做為受虐型的性奴,我多次地體驗到了一般女人所體驗不到的最高昂的性快樂,也享受到了最令人神往的幸福……」

「不過……我給誰……?」

「是啊,當然是我的主人,倉持專務呀。」

一聽說是給倉持專務當性奴,紀美子渾身都在抖動。她似乎感覺到了一種不可思議的性衝動。

「我?給專務當性奴?……對專務來說,姐姐您不是最為得意的性奴嗎?」

「嗯……別這麼說嗎,我的主人,不論是誰只要是被他選中了的女人,都能訓練成他最得意的性奴的。我特別想看看你是如何當你喜歡的主人的受虐型性奴的。也很想看看主人得到你時那股子高興勁兒。你不是也很希望這樣嗎?」

說完,夏繪又向紀美子講了一個她意想不到的事情。

「紀美,你還記得主人有一個已經亡故了的女兒佐和子嗎?」

「嗯,記得。」

「其實呀,那個佐和子和你長的一模一樣。就像是雙胞胎姐妹呢。」

「真的?」

「我何必要哄你呢,所以自從你進了公司後,主人對你的一切都格外關心。他經常對我說,你就像他的親生女兒一樣……特別是這次的職員旅行聯誼會。他看到了身穿水兵式校服的你後,他的心已經完全地被你奪去了……」

「這是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了,所以說,我也是奉主人之命,對你進行誘惑的。」

紀美子感覺如墜五裡雲霧,就像是在夢中一般。

「原來是這樣啊。」

「是的,絕對沒錯。我想,主人想讓女兒復生的願望太強烈了吧,大概做父親的男人都這樣吧,特別是有一個和女兒一模一樣的,特別溫順的性奴……」

「那就是,我在當專務的女兒的同時,還要同時兼做他的性奴……?」

「對,不好嗎?做主人的女兒可獲得一種愛。但是,做為性奴,又可以獲得另外一種做女兒是絕對得不到的愛。那可就……」

「……」

秋川紀美子的腦子亂了,一切常識性的東西都亂了。但是有一點她是很清楚的。就是此時此刻,她的性慾已到達了極點,子宮裡就像是患了官能炎似的火燒火燎的……

「好吧,既然姐姐和主人都喜歡……」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