慾海情魔(續)

最後,年青漂亮的鑽精器公司的女職員,秋川紀美子,同意了這一要求。

「我,願意做專務的受虐型性奴。」

夏繪的臉上,激動的閃閃放光。

「太好了!你真的同意啦?唉,我們現在就到專務那去,好嗎?」

「怎麼?現在……?」

「是啊!」

夏繪惡做劇般地笑了起來。

「這個房間,就是為了主人的快樂而修建的,不論什麼時候,主人都可以自由的來去。而且還可以從鏡子的那一面,看到這裡的一切。」

「啊……?!」紀美子的臉騰的一下子就紅了。

(那麼,在這間房子的那一面、倉持……)

清瀨夏繪的語氣和表情是非常肯定的。

「是的,我們在這做愛的時候,主人就在隔壁的房間裡,通過這面鏡子,他可以看到這的一切。我們今晚到這來,也是我事先就在那家法國菜館裡用電話通知他的。並且講好,如果你同意,就把這房子的秘密告訴你;如果你不同意,就不告訴,只是讓我以後定期地帶你到這來做愛,讓他從鏡子裡飽飽眼福而已。」

清瀨夏繪將衣櫃的一個大抽屜拉開,裡面放著一套深蘭色的水兵式服裝。這是劍造的女兒佐和子的衣服,是一所名牌教會學校的校服。

「主人為了有朝一日能夠看到像他女兒一樣的你,所以特意將這套衣服放在這的。」

洗完澡後,夏繪開始讓紀美子穿衣服。紀美子對眼前的這一切一點兒也設想到,就像是自己仍在做夢一般。

(我,從現在起,就要當性奴了……)

首先是穿上少女們常常穿的白色乳罩和三角褲襪。當然,不論是什麼,都是用純棉布做的,雖然薄得透明,但伸縮性相當好。乳罩和三角褲襪穿好後。又穿上了瓖著漂亮花邊的白色襯裙和印有校章的白色短襪。

「啊,真漂亮。」

當紀美子把最外面的水兵式校服穿好後,夏紀極為羨慕地讚美著。對著鏡子照照,紀美子也看見了一個非常用人喜愛的高中生一樣的小姑娘:

「準備好了嗎?喂,我們這就到主人那去吧。」

夏繪將通往居室的門打開了。原來,這是一個裝飾著一面大鏡子的暗門。

居室裡光線很暗,其他東西都看不見,只有居室中間的那隻大沙發,恰好處於度數很低的聚光燈的光圈下。

倉持劍造的正面,正是剛才紀美子她們獃的那間屋子貼著大鏡子的這一面,坐在這昏暗的居室裡,隔壁的那間燈光明亮的臥室裡的一切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的。紀美子這時羞得直往夏繪的身於後面藏。

(我剛才和姐姐在床上幹的一切,全部被專務看見了……)

這會兒,夏繪換了一件下擺很長的黑色睡裙。她跪在倉持劍造的面前。

「主人,這姑娘,就是自願給您當性奴的,叫秋川紀美子,她還是個處女,做為受虐型的性奴,她的資質絕對在我以上,什麼樣的調教她都能接受,請您滿足她的願望吧。」

這時,紀美子也低著頭,站在了倉持的面前。

「主人,您好……我叫,叫秋川紀美子。誰您也把我……把我,當成夏繪姐姐那樣的奴隸吧……無論什麼樣的方式,我都能接受。」僅是這麼一說,紀美子便感到子宮在一跳一跳的隱痛,褲襪的底部也在熱乎乎地發潮。

劍造的臉上有了些笑意:「你為什麼要做我的性奴呢?」

「這個嗎……那個,嗯……我也說不太清,大概是想被主人疼愛吧……」

「但做為性奴來說,主要是接受各種各樣地玩弄和污辱,可談不上什麼疼愛啊。」

「我也說不太好……不過我想沒關係,既然愛,大概就要受些污辱吧……」

「嗯……好!」

倉持劍造像是很滿意地點著頭。雖然紀美子還是個處女,但卻知道了什麼是施虐淫,什麼是被虐淫。就連倉持本人不是也一邊把夏繪當做自己的玩物,一邊還把她提供給其他男人們玩弄嗎?若是以此為理由問問倉持是怎麼想的話,恐怕倉持也說不清是怎麼回事,大概也只能以紀美子那樣的理由來搪塞一下吧。

這個在公司裡專橫的,人人恐懼的倉侍劍造覺得眼前這個純情的姑娘,sosing.com實在是招人喜愛,但與此同時,一種想要對她施加虐淫的心理,正在逐漸升磅。

(我要把這個純潔無暇的小姑娘,帶進性的深淵裡去……)

倉持把紀美子從頭到腳的看了幾遍後,突然說道:「把裙子捲上去!」

紀美子的臉全紅了,她提心吊膽地將裙子連同襯裙一起捲到了腰上。雪白鮮嫩的大腿呈現了出來。坐在沙發裡的劍造,兩眼緊緊地盯著被白色褲襪包著的下腹部,平坦的小腹部和從臀部到大腿那流暢的曲線,暗示著紀美子是個生殖能力極強的姑娘。

「往前點兒!」

「是。」

從年青姑娘那迷人的身體上散發出來的氣味,刺激著倉持的鼻子,他的手伸向了紀美子的腿胯間。

「啊?」

倉持的手,隔著這層薄薄的布片,在紀美子小腹部下邊微微隆起的部位上撫摸著。使紀美子不由自主地叫了一聲,並來回地扭動,躲閃著倉持的手。這大概是姑娘的一種本能吧。

「別動……!」

裙子捲到了腰上的紀美子,被像自己父親一樣年紀的男人,隔著褲襪在陰部上盡情地揉搓著,一種說不出來的羞怯感,使她覺得無地自容,她抽抽泣泣的哭了起來。

「臊死人了呀……呀啊……」

「哈哈……就這樣,這個地方還都濕了,你說說,這是怎麼回事……啊?」

劍造的手指,將白色小褲襪的雙層底部扒到一邊,執拗地在陰部揉搓著,使紀美子的陰部,發出一種『叭嘰叭嘰』的淫靡的聲響。這個還沒被男性生殖器貫通過的秘孔,源源地向外蕩漾著蜜液,散發著帶有酸味的強烈的雌性氣味。

劍造拍拍自己的膝蓋示意著:「喂,過來,趴在這上邊。」

「唉,是。」紀美子戰戰兢兢地趴了下去。

劍造又將紀美子的裙子往上再捲了捲。被白色的比基尼式的小三角褲襪包著的、像蘋果似的兩個圓溜溜的屁股蛋子,像害羞似的顫顫微微的。

(呀,他就要打我的屁股了吧。)

粗糙的大手在年青姑娘的屁股上撫摸著,健康的處女的胴體與秀髮,散發出了襲人的香味。

「既然是你自己自願做我的性奴,不管怎麼說,你就是個淫亂的姑娘,所以呢,這種處罰是很必要的。」

劍遺慢饅地將那白色的小褲襪從紀美子那饞人的屁股上扒了下來。

「啊!」

褲襪被扒了下來,屈股整個露了出來,羞得紀美子連忙用手捂住了臉。劍造盯著紀美子的屁股看了會兒,突然揚起胳膊,向著這兩個柔軟的肉丘打了下去。

「劈!叭!劈!叭!」

「啊!啊……痛呀,痛死啦……」

「我可是要使勁地打了啊,你這個被虐的小妞兒。」

生來還是第一次被男人如此使勁地打屁股,身穿水兵式校服的姑娘痛苦地悲嗚著。夏繪也湊到跟前,為了讓主人高興,她使勁地按著膝蓋上的紀美子,把紀美子的裙子往上捋了捋。轉眼間,一個個鮮紅的掌印,印在了紀美子那雪白的柔嫩的屁股上……

「啊!啊啊……別打了,求求您了……」

痛苦和屈辱的淚水,從紀美子的眼框裡湧了出來。盡管如此痛楚,可她卻覺得子宮裡甘美的像是要溶化了似的,整個大腿根部都被密液粘得滑溜溜的。

「哈哈……快看,夏繪、這姑娘和你一樣,屁股被打成這樣了,可腿股間卻全濕了,真是個淫亂的妞呀……」

「真的哎!是這樣的女人。」

又受到了語言污辱的紀美子,哭得更傷心了。此時,她的屁股上一陣陣的火辣辣的痛。這時,劍造已經不再打了,他在紀美子的屁股上又揉了一會兒後,便讓紀美子站了起來。

「把褲襪脫掉,躺到沙發上來,裙子就還像那樣捲到腰上。」

白色的小褲襪扔到了地板上,下半身脫得精光的紀美子,仰躺在沙發上。

「把一條腿擱到沙發背上,另一條腿放到地下。」

夏繪幫著紀美子擺好了姿式。於是,下肢便充份敞開了。被蜜液弄得濕漉漉的陰部,清清楚楚地展露了出來。劍造從旁邊拿過來了一盞電子台燈。

「啊?幹嗎……?」紀美子驚恐地睜大了眼睛。

「哦,檢查一下你的處女膜。」

在充足的光照下,紀美子那一根根又黑又長的陰毛,尤為濃密地聚集在那道秘密的裂縫的上端。圓鼓鼓的大陰唇,往充份發育了的花瓣似的小陰唇下邊折疊了進去。這時,已充血澎漲了起來的小陰唇,像微笑似地稍稍裂開著花骨朵般的陰蒂,若隱若現在小陰唇的上端。一股少女特有的,略帶酸味的芬芳氣息,不斷地往外散發著,這種氣息刺激得橫露的專務的下腹部一勁發熱,性的慾望滾滾而生。

(不錯,處女的氣味太美了……)

紀美子的小陰唇被扒開了。

秋川紀美子緊緊地閉著雙眼,用兩手捂著臉,極度的羞恥,使她不由地哭出了聲來。珊瑚色的,被蜜液弄得滑溜溜的粘膜,充份地暴露在燈光下。

處女膜的檢查進行的相當仔細。劍造看到了肥厚的處女膜,明顯地突出在由柔軟的肉構成的通路內側。從某種意義上說,處女膜就是一道屏障。此刻,正像喘息似的在微微顫動,看到它,就能喚起男人們極大的穿透慾。劍造扒著紀美子的小陰唇的手,不由自主的抖動著。

「嗯……是處女,的確還沒被男人弄過。」

劍造一邊說著,就感覺著自己的性慾,已經高漲到不能自持的程度了。他把浴衣前邊的帶子解開,硬硬地挺立著的肉棒露了出來。

「紀美子,你睜開眼睛看看,握住它!你的處女權就要被它剝奪了,我可馬上就要用它來刺穿你的處女膜了啊。」

「呀!……這麼大……!」

年青的姑娘戰戰兢兢地睜開了眼睛,生平還是第一次看見這麼粗大且又是硬梆梆的男性生殖器,她不由地驚叫了起來。盡管有些發怵,但她還是握住了它。

「呀,這麼熱呀。」

「熱嗎?這就可以證明,一個男人的慾望程度。」

夏繪在一邊悄悄地用眼睛向紀美子示意著什麼。

紀美子用兩隻手捧住了劍造的生殖器,誠惶誠恐地低下頭。陰莖的龜頭上,也是滑溜溜的。

(就像女人的蜜液似的,怎麼男人也有這樣的蜜液……)

紀美子慢慢地把嘴唇湊過去,用嘴唇親吻著熱乎乎的,搏動著的龜頭。劍造迫不急待地伸出一隻手,摟住紀美子的腦袋,往裡一使勁,粗大的陰莖塞進了紀美子的嘴裡。

(啊!……這可能就是主人的像徵……)

紀美子的嘴裡,含著男性的生殖器,她仿佛全身的血液都沸騰了,一種希望被虐的慾望漸漸地上升著。

「喂,用舌頭和嘴唇待奉呀。」夏繪在紀美子的耳朵邊上小聲說著。

雖然顯得有些笨拙,但卻極力認真地用唇、舌頭對男性的快樂器官進行著侍奉的紀美子,羞得滿面通紅。

「好好……不錯,就這樣,再用舌頭侍奉一下……」

劍造將浴衣脫了下來,看著自己的陰莖插在身穿水兵式服裝,像自己女兒年齡一樣的年青姑娘的嘴裡,他在想,這對紀美子來說,肯定是第一次,這就更加刺激著他的性慾。

夏繪這時從背後把手伸進劍造的兩腿間,小心溫柔的愛撫主人的睾丸。

「嗯……好,好……」

過了大約十分鐘,劍造將陰莖從紀美子的嘴裡拔了出來。

他上了沙發,趴在紀美子的身上,他一隻手摟注紀美子的胴子,在她臉上到處吻著,另一隻手從紀美子的領口處插了進去,在紀美子那小茶碗似的乳房上捻著、揉著……

充份的做愛後,劍造本能地將腰拱了起來,用胸部死死的壓住紀美子的上半身,並一點點地往前蹭行,當他感覺到已經對準了紀美子那花瓣似的小陰唇時,腰部猛一使勁,一下子將他那根膨脹到了極點的,灼熱的陰莖,全部插進了紀美子的陰道裡。

「噢……!啊啊……」柔軟的肉被撕裂了般的痛楚,使紀美子大聲地叫喊了起來。

夏繪趕緊跪在紀美子的旁邊,撫摸著她那優美的秀髮,並用舌頭吮著紀美子那奪框而出的,苦悶的淚水。

「忍耐一下,這只是瞬間的痛苦,一會兒就會好的……」

「喔……噢……」

劍造在紀美子的身上,靜靜地趴了足足有五分鐘。他像是在細細地品味著處女的滋味。然後,他猛烈地抽動了起來。

到底是有了些年紀,不大一會兒就大口大口地喘息了起來。突然,劍造的身子抖動了一下,接著他更使勁地頂著紀美子,靜止了幾秒鐘後,又迅速地抽動了幾下,他射精了……

「主人,我已經為您……」

秋川紀美子好像也感覺到了,她覺得自己的子宮已被一股熱乎乎的液體沐浴了。她緊緊地摟住了倉持劍造的脖子。

辦完了事的倉持專務,顯得有些精被力竭地從紀美子的身上下來了。他坐在旁邊的一把折疊椅上,看著下身赤裸的,仍依仰躺在沙發上的秋川紀美子,非常滿意地笑了。他轉身從酒櫃裡拿出了一瓶意大利紅葡萄酒,擰開蓋子倒了滿滿一杯,一仰脖子,咕咚咕咚地灌了下去。

這時,夏繪將紀美子扔在地上的白色褲襪撿了起來,貼在那剛剛被貫通了的部位上,擦試著從那裡流出來的鮮紅的血液和白色精液的混合液。一邊擦著、揉著,一邊對紀美子說:

「恭喜你啦,受虐型的性奴誕生了。」

夏繪開心地笑著,她把臉埋在了紀美子的股間,吻著她的陰部,並用佔頭舔著剛剛破了瓜的血,和第一次被注入的精液……

(8)

就在這一年的夏天,倉特劍造,就任了鑽精器總公司的總經理。反對派的代表人物關口晃之介則被解僱了。理由是,利用他的職務,搞黨派活動。為了滿足自己的特殊慾望,貪污公款,架空公司領導,搞小獨立王國。

這些秘密是從什麼地方洩露出來的,誰也不清楚。關口被解僱後,在計劃調查室工作的女職員清瀨夏繪也辭職了。

關於她和常務關口晃之介的各種流言蜚語,這一下都變成了既定事實。

伴隨著倉持劍造就任總經理,進行了一系列的人事變動,原總務部文書課的秋川紀美子,調到了總經理室,擔任倉持劍造的專職秘書。她是倉持劍造三個女秘書中的最末一個,然而不知為什麼,專制的總經理總是找一些藉口,對她大加訓斥。為此,這個可愛的新任秘書,總是不時地偷偷的哭泣。

經常是兩眼哭得紅紅的。公司內的全體職員們好像都非常同情她……

熱心的內衣愛好家們,紛紛傳說著在岱官山的某一個地方,有個叫牙子的女人,開辦著一個叫做《內衣俱樂部》的專營女性的內衣和化妝品的商店。在那個店裡,有一批內衣小姐,個個年青漂亮,她們為了內衣狂們,可在特別試裝室裡滿足顧客提出的各種要求。

這一年的秋天,應顧客們的要求,一位漂亮的年青女人替換了老板娘牙子,擔任了該店的經理。當然,這位經理,是能被顧客點名,並為他們進行各種服務的。

還有,這只是那些被選為特別顧客的人才知道,sosing.com在這個店的地下室裡,有一個大廳,仍然是每月一次地舉行極為淫亂的月例晚宴。

據說,最近,一個被叫做『斑鳩』的,非常可愛的小姑娘和那個叫『天鵝』的妖艷的美女,一起在圓形舞台上表演手淫自慰,並且,一起被那個叫『彼得』的大狼狗幹了。

性慾高昂的顧客們受不了了,大家一起竄上了圓形舞台,將她們兩個人依次地輪姦得昏死過去。

用參加過這次晚宴的顧客們的話來說,那個叫『天鵝』的漂亮女人,是個出類拔翠的脫衣舞星。那個叫『班鳩』的小姑娘要是穿上一身水兵式校服的話。肯定是個更加招人喜愛的姑娘。

【全文完】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