慾海情魔(續)

大花板上,瓖著一張大鏡子。鏡子裡映出了仰臥在黑皮革台子上,只穿著貼身內衣的清瀨夏繪。她的雙手和雙腳都被緊緊地綁著,身上只剩下極薄的朱色乳罩和比基尼式的小三角褲衩了。黑色長襪和黑皮革的寢台襯托著雪白的肌膚,顯得朱色的乳罩與小三角褲衩,更加富於挑逗性。

夏繪扭動著腦袋環視著四周,整個房間都貼滿了鏡子,使得這間本不太大的房子,顯得一下於大了許多。地板上鋪白色的恣磚,四周空餘的牆壁,都被天鵝絨樣的布遮擋著。房頂的四個角,各有一隻聚光燈和一個攝像頭,房子中央,被捆在寢台上的夏繪,恰好在這四隻聚光燈的聚光點裡。房間裡除了還有一張仍然是用黑皮革包著的轉椅之外,好像就沒有其他東西了。

「喂!咱們開始吧?」

「好的。」

男人們說完之後,便各自脫著自己的衣服。

(就要被人玩弄了,在這個房間裡,就這個樣子……)

清瀨夏繪全身都在顫抖著。

兩個男人連鞋都脫掉了,除了太陽鏡以外,全身都脫得精光的。年青些的男人,體格健壯,全身呈青白色,而且體毛也很少。年長些的男人,大腹偏偏,皮膚黝黑,體毛極為濃密。他們兩人的生殖器都已充血勃起,挺向了大空。在他們捆綁和脫夏繪衣服的過程中,被夏繪那迷人的女性氣味刺激著,性慾幾乎快達到頂點了。

(喔……別!別呀……)

年青的男人,很隨便地將夏繪的乳罩撕扯了下來。一對鮮嫩的,白桃似的乳房。徹底地展現在他們的眼前。年青的男人,像餓狼似的抓住了兩個乳房,使勁地揉啊、搓啊,苦悶的淚水,順著夏繪,的腋窩裡流了出來。

「喔……嗯……喔……」漂亮的女秘書痛苦地呻吟著。

「多麼漂亮的奶子啊,喂!你不想嚐嚐它的滋味嗎?」

年青的男人一聽到這麼說,這才像是突然間想起了什麼似的,立刻張開了大嘴,把臉貼在了雪白的肉丘上,將那顫顫微微的乳頭叼往了。同時,一隻手仍死死地纂著另一個乳房。

「嗯!嗯!喔……」

漂亮的女秘書,覺得自己的乳頭快要被咬下來了,疼痛感像電流似地從緊靠牙齒的部位傳向全身。雖然她此時非常痛苦,可她那成熟女性的氣味卻伴隨著科隆香水的香味,強烈地向外散發著。

「哈哈……」

看著乳房被揉搓、咬吮,抽抽泣泣的漂亮女人,被稱做大哥的男人,發出了極為滿足的狂笑聲。

「這個妞兒真有意思,臉上的表情好像挺苦悶,可她的褲衩卻濕了這麼一大片……」

(啊!別看!那個地方是你們可以看的嗎?……千萬不要動手呀!)

寢台上,黑色長襪包著的兩條線條優美的大腿,被無情的繩子,牢牢地綁在寢台上,兩條大腿無可耐何地敞開著。這是成熟的漂亮女性最為刺激人的一種姿式。肯定是流氓的那兩個男人,爭先恐後地將手伸向那被比基尼式的小三角褲衩覆蓋著的誘人的陰部,好幾根手指同時在這小小的,但卻最刺激人的隆起部位上摳摸著,撕扯著……

「喔……!嗯嗯……!」

「呵!流出來了這麼多喲……!」

清瀨夏繪的陰部,在這幾根手指疾風暴雨般的摳摸中,不一會兒,便從那兩片花瓣似的小陰唇中間,溢出了大量的蜜液,而且,還不時地發出「叭嘰叭嘰」的淫靡之聲。

「唉,你聽這聲音,但像吹泡似的啊。」

年長些的男人說後,將那片小小的三角褲衩的底部「哧」的一下子撕開了。

「嗯……!」

「呵……喲!流了這麼多呀!」

「簡直就像洪水一樣,這……」

「真不可思議,大哥。」

年青男人的嘴離開了夏繪的乳房後,馬上把頭挪到了她的大腿根部,衝著她的陰部,貪婪地盯著。

(別看呀!那可是我身上最最羞恥的地方,你們……!)

夏繪在四隻眼睛的盯視下,羞的全身通紅(她不知道,此時,在隔壁的房間裡,還有四隻眼睛,正通過彩色電視,注視著這裡所進行的一切)。天花板和四周牆壁上的鏡子裡,映出了正在抽泣著的漂亮女人的身影。夏繪使勁地扭動著豐滿的屁股,企圖以此來撓亂他們盯著自己陰部的視線,急不可耐的雄性氣味和雌性的酸乳酪味,充滿了這一密閉的房間。

「這味兒,太刺激了……!」

年青男人的臉,突然湊近夏繪的陰部,川手將她那己充血膨脹了的小陰唇扒開,嘴巴死死地貼在上面,貪婪地吸吮著從秘孔裡溢出的蜜液。

「喔,吱……吱……」

過了好一陣子,他才抬起頭來,離開了她。現在,輪到被稱做大哥的男人玩弄她了。他爬上寢台,趴在夏繪的身上。張開滿口黑牙的大嘴,含住了夏繪的乳房使勁地吸吮著,並不斷地用牙齒和舌頭撥弄著她的乳頭。他在夏繪的乳房上玩弄了一會兒後,討厭的嘴唇便開始在她的脖子上、腋窩裡、兩脅、肚臍周圍……全身各處亂舔亂舐,最後也把嘴唇緊緊地貼在小陰唇上,津津有味地吸吮起來。清瀨夏繪的全身被極其淫猥地舐吮著。兩個男人輪番地舐吮與玩弄,已把她弄得情緒常昂奮了,混身上下火燒火燎的,正常的理智,己完全麻木了。「喂,往後靠靠!」

「是。」

年青的男人,滿臉粘著蜜液站在了一邊,大哥把自己身子的位置調整一下,把他的兩腿放在了夏繪兩腿的中間,上半身仍舊趴在夏繪赤裸的胸脯上,腰部略微向上弓起,兩手伸向了夏繪大腿的根部。他用力地將夏繪的大腿向兩邊扒著,將他那根灼熱堅硬的生殖器,緊頂在夏繪那滑溜溜的小陰唇上。

「妞兒,賣肉吧!哈哈……!」

粗大的肉棒,將滑溜溜的秘孔拱開,猛地一下子插了迸去。

(插進來了,這個混蛋……)

熱乎乎的,怒張著的陰莖,一直插到了陰道的底部。她的整個陰道都被這根粗大的肉棒塞滿了,清瀨夏繪全身都在顫抖著。

「嗯……全插進去了,全都插進去啦……!嘿,就像被什麼東西勒住了一樣……噢……噢!」

趴在夏繪身上的男人,得意忘形地叫喊著。夏繪的子宮,被他那粗大的陰莖死死地頂著,不一會兒,她就覺得裡邊麻木了,腰郡以下像溶化了似的。被堵著的嘴裡向外噴洩著熱乎乎的氣息和聽不很清的呻吟聲。大哥這麼一喊,站在一邊觀看的小弟受不了了,他一邊捋動著自己那根挺立著的肉棒,一邊湊到了寢台邊上,他把幪在夏繪臉上的圍巾拽了下來,又把塞在她嘴裡的毛巾掏了出來,完了後,他也爬上了寢台。

「瞧,這多像是個嬰兒舐弄的玩具呀,像不像?」

他一邊掂著自己的生殖器,一邊神色詭秘地對夏繪說。

清瀨夏繪知道他要幹什麼,屈侮的淚水順著眼角往下淌。

年青的男人,坐在夏繪的頭旁邊,把一條腿壓在她的乳房上,然後使勁地扳著她的腦袋,迫使她的臉轉向了自己這一面,他將他那根粗大的嚇人的生殖器,頂在了夏繪的嘴上。

「嗯……嗯……」

灼熱的龜頭,硬是塞進了她的嘴裡。

「喔……不,不要,喔……」

清瀨夏繪的嘴,再次地被堵住了,但這回不是毛巾,而是一根粗大繃硬的陰莖,一直插到了嗓子眼裡。她覺得自己的胃裡,像翻江倒海似的翻騰著。

三個人的重量壓在了這張寢台上,寢台像是有些受不住了似地發出了「咯吱咯吱」的聲響。三個人的身上,都已是大汗淋灕,空氣中充滿了一股難嗅的體臭味。

「啊!嗯……嗯!嗯……!」

大哥在一陣急速地抽動中,向著雌性器官的裡邊,子官,噴射著溶岩般的精液。射精時,他一邊滿足地「嗯,啊」著。腰部還一挺一挺地使著勁。

「快拔出來吧!時間不短啦,還沒夠呀?」小弟難耐地催促著。

總算是拔出來了。大哥剛一離開夏繪的身子,小弟便急不可待地趴了上去。他連粘在陰莖上的唾液都沒顧得擦擦,便猛地一下子插進夏繪的秘孔裡。

「咦……?嘖嘖……嗯……」

年青的男人也極為得意地叫喊著。可憐的清瀨夏繪,她那只剩下吊帶和長筒襪的裸體,就像瀕臨死亡的動物似地顫抖著。子宮,被這根巨大的有些驚人的陰莖死命地頂著。

「嗯!嗯……!大哥,這妞兒的味道真不錯,絕對的上等貨,啊!啊……!勒得真緊呀!」

他根本不管清瀨夏繪此時的心境如何,只是按照自己的怠願,任意地抽動、攪合著。

「啊……!嗯!嗯……!」

快速地抽動,加上上下左右使勁地攪合,這是他的拿手好戲。二十分鐘後,他也射精了。濃濃的,帶有栗子花味的自濁精液,充滿了夏繪的陰道。陰莖剛剛拔出,便忽地一下子湧了出來。在不長的一段時間內,清瀨夏繪連續地體驗了兩個情慾高昂的男人的滋味。

「啊……!噢!……」

兩聲動物般的二叫後,夏繪再次地昏厥了。

「唉,剛剛完事,瞧,這妞又昏過去了。」

年青的男人,極為滿足地訕笑起來。

……清瀨夏繪,那天晚上從第二次的昏暈中,又漸漸地恢復了意識。

剛才將她輪姦了的那兩個不知身分的男人,已經不在房間裡了。然而,從她體內流出來的大量精液,卻足以證實,這個房間裡剛才曾發生過輪姦的暴行。

她的四肢仍被緊緊地綁在寢台上,天花板上的鏡子裡映出了她的身影。她無力地仰臥在寢台上面,乳房上布滿了深淺不一的牙齒印,屁股下面一片滑濕,此時此刻的清瀨夏儈,樣子顯得極為淒慘。

(他們到底是什麼人?那麼不管不顧地玩弄我,誰指使的……?雖然這樣,可我卻覺得從來不曾像這次這麼激動過。)

此時,夏繪從心底裡湧起了一股羞恥與屈辱感,她不由地抽泣了起來,那兩個男人將她綁架到此,並輪姦了她,雖然她沒弄清這究竟是怎麼回事,但這件事本身卻給予了她以前從未感受過的,失神般的快感。

吱呀一聲,門開了。

「怎麼,是不是還在體味剛才的味道……?」

一個身穿大紅緞子睡衣的中年美女踱了進來,並向她投去了妖艷的一笑。

「啊……!?」

夏繪被這意外的聲音驚呆了。原來,進來的人是《內衣俱樂部》的老板娘:野村牙子。牙子非常麻利地解開了捆綁著夏繪的繩子,夏繪依然是滿面驚疑的樣子。

「這?這是為什麼?夫人……?」

「馬上就會告訴你的,不過,請你先把這污濁的身子洗洗乾淨。」

完全是一副生硬的命令語氣。她伸手在側面一面貼著一張大鏡子的牆壁上輕輕一推,那面牆竟然像變戲法似的毫無聲響地轉了起來。原來,那是一道門,裡面是一間一應設備齊全,四周都瓖著白瓷磚的浴室。化妝台、洗面盆、大便器、浴盆、淋浴器等等,簡直就和高級賓館的衛生間一樣。

(怎麼會有這些設施?這裡究竟是幹什麼的房間……?)

夏繪滿腹狐疑地,但又不可違抗地走進了浴室。

牙子站在一邊看著她。她站在噴淋下面非常仔細地洗了起來,似乎是要把身子上的污濁連同屈辱一同洗掉似的,當洗到陰部時,她哆嗦了一下。由於剛才那兩個男人極為粗野地玩弄,外陰部顯得有些紅腫,手一觸及,便覺得絲絲拉拉地痛。

清洗完後,牙子命令夏繪坐到洗面盆旁的化妝台前進行化妝,化妝盒裡那些排列整齊,淋郎滿目的高級系列化妝品,又使夏繪暗自一驚。

「要化妝得像藝妓那樣!」牙子站在一邊命令著。

無耐,夏繪只得按照牙子的要求,畫上了濃濃的眼影,抹上了血樣的唇膏。於是,天生麗質的女秘書,被打扮成了一副藝妓般的妖艷相。

脖子,腋窩。大腿根部都噴上了濃烈的高級香水。

「嗯……下面該穿內衣了。」

洗面盆旁邊的抽斗拉開了,好像是事先準備好了的。裡面有黑色的乳罩、黑色的三角褲衩、吊帶長筒襪,還有高跟鞋,清一色的黑色用品……

「喂!這可都是你喜歡的黑色內衣呀。嗯?你這可愛的妞兒。」牙子以非常興奮的口氣說著。她幫著夏繪,將這些充滿色情味道的內衣,穿在夏繪那艷麗的肌體上。至此,夏繪對所發生的一切,既不理解,也不知道為什麼,就像是一本傳奇小說《少女的傳說》中的女主人一樣,對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一點兒也弄不明白。

「準備完了吧?跟我來!」

牙子說完,帶著夏繪走出了這間滿是鏡子的密室。

門外是黑暗的走廊,牆壁都是混凝土澆注的。各種管路都懸掛在牆壁上,整個走廊連一個窗戶都沒有。也許還是在地下吧。可為什麼地下鋪著厚厚的地毯,以至於穿著硬底的高跟鞋走在上面,連點聲音都沒有。

(要帶我到哪去?這是什麼地方呢……?牙子究竟在幹什麼……?)

越來越多的疑問湧入了她的腦海,可是她無論如何也理不出個頭緒來。

也不知道走過了多少個門,好容易才來到一個跟剛才那間密室差不多的一個單間房門前。

「好了。進去吧。」

牙子將凸出到走廊上來的一扇鐵門打開後,催促夏繪。

「哎。」

清獺夏繪提心吊膽地走了進去,她立刻被眼前的光景驚呆了。這是一個裝飾得極為豪華的大廳。幾盞枝形的大吊燈,將大廳裡照得如同自晝一般。廳內的裝飾,完全是歐洲十八世紀的洛可可式,既豪華又典雅,在幾隻高級皮革軟椅的兩側,各有一個豪華形的大沙發。

這仍然是個密室,四周沒有一個窗戶,而且牆壁都被厚厚的、像緞子樣的布覆蓋著。大概是非常厚,又極為松軟的地毯起了吸音的作用吧,整個大廳裡,顯得極為安靜。

(這間大廳是……?)

夏繪似乎是察覺出了這個大廳裡充滿了某種邪惡,淫靡的氣氛。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