慾海情魔(續)

這不是個普通的大廳,仔細觀察一下,你就會發現,這的椅子和沙發還有桌子,都是按一定的順序排列的,而且大廳的中間,有一個高出地面的舞台,所有的椅子,沙發,都是圍著它排放的。

(這兒大概是個演出什麼的劇場吧。)

「哎,到舞台上去!」

夏繪由牙子領著,由一側肋台階,登上了大廳中央的圓形舞台。舞台的地面全是大理石的,非常光滑。直徑大約有五米左右,高度約有六、七十公分。

(真像職員旅行時那個隱藝大會的舞台。)

當夏繪的身影沐浴在頭頂上聚光燈的燈束裡時,也不知怎麼搞的,她突然想起了她演的脫衣舞。

「把兩手舉到頭上去!」

老板娘牙子,以極為嚴厲的口氣命令著清瀨夏繪。

夏繪條件反射般地將雙手舉過了頭頂。她順便抬頭一看,原來,頭頂上邊有個鐵製的井字形框架,上面裝著些鏈子繩索、鉤子、滑輪之類的東西。

牙子站在舞台邊上一個像是操作裝置的台子前,伸手拉了一下其中的一個按鈕,隨著一陣「嘎拉嘎拉」的聲響,一個鐵製的鉤子,懸掛著一副手銬徐徐地降了下來。這個舞合上的一切裝置,肯定都是受這台操縱盤控制的。果然,這間大廳中央的舞台,一定是為了欣賞什麼而特意設置的。

一個皮革製的,堅實的手銬,將夏繪的兩個手腕銬住了。手銬的中間,有個金屬環,牙子將它掛在從上邊繫下來的鉤子上。然後按動了一下按鈕,鐵勾子便開始上升了。

「嘎啦,嘎啦啦……」

「哎!哎?!這是……?!」

清瀨夏繪的身體,被吊得直楞楞的,雙肩的關節嘎嘎作響,高跟鞋的跟兒也離了地,現在,只有靠兩個腳尖,勉強地保持著身體的平衡,如果現在要有誰來攻擊她,那她也只有聽任其便了。

(我被綁架到這裡,剛才被兩個男人輪姦,現在又把我吊在這……)

這一切究竟是為什麼,夏繪是一點兒也弄不明白。

「老板娘,你們這到底是為了什麼……?」

貼身內衣、女性專用品店的老板娘,走近了被鏈子吊著的,用悲痛的聲調訴說著的女秘書。她將穿在身上的睡衣脫了下來,扔在了一邊。夏繪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眼前的牙子,可以說是一個活脫脫的暴虐女王。雪白的身體上,僅穿著用極薄的皮革製做的黑色的乳罩和黑色的小三角褲衩、而且都撐得緊繃繃的。腳上穿著一雙後跟足有六英寸高的長筒靴。太性感了!混身還散發著一股濃烈的,混合著高級香水和皮革味兒的芳香味。

(哎……呀……?!)

牙子面對夏繪站著,她那豐腴的肉體,讓夏繪看著都有瞠目之感。牙子,是倉持劍造的同胞妹妹。雖然已經四十歲了,可她仍具有那種讓男人一看就神魂顛倒的魅力。腹部平滑舒漲,乳房不但沒有下垂,反而像是故意要挑逗人似的向前挺立著,面部肌肉平展。沒有絲毫的皺紋,不知道的人,一定會認為她只有三十歲左右,或者是做過高技術的整容手術,沒有留下一絲痕跡吧。

「嘻嘻……像個小孩子似的,動不動就哭哭涕涕的,這不好。不過,不要感到不安喲,你可別忘了,今天這一夜呀,是決定你命運的一夜……」

牙子用自己的身子,在夏繪的身上來回地擦著,其妖冶的表情,簡直就和同性戀一樣。她一邊在夏繪身上磨擦著,一邊在夏繪的耳邊悄聲地說著。

「啊!」

僅是這麼一說,夏繪就不由自主地打了個冷戰。

「你呀你,嘖嘖……觸覺這麼好的玉肌……」

牙子說著,便在夏繪那被黑色乳罩包著的白桃般的乳房上抓搓了起來。抓搓了一陣子,又慢慢地、轉著圈地揉著。然後用精心修剪過的、染成了天藍色的長指甲,在夏繪的乳頭上彈著。

「呀!……」

「哈哈,真可愛,你的這對奶子,誰見了都會要吃一口的,嘻嘻……」

牙子顯然是個搞同性戀的老手,她一邊妖艷地微笑著,一邊用另一隻手,拍打著夏繪的屁股。

「啊!求求您了,別……」

「不要緊張嘛,這才剛剛開始呢!」

說完,牙子的手伸向了兩於被高高吊著毫無抵抗能力的夏繪的陰部,在那黑色尼龍覆蓋著的,女性最羞恥的區域,撫摸揉搓,玩弄了起來。

「啊!哎呀……!」

夏繪來回地扭動著屈辱的身子,可由於被鏈子吊著,勉勉強強地用腳尖支撐著全身的重量,無論她怎麼扭動,也逃脫不掉牙子的手掌。不一會兒功夫,兩腿便無可耐何地分開了,任憑牙子的手,在她的秘裂區域,隨心所欲地玩弄,毫無辦法。

「喔,嗯……啊……」

趁著夏繪呻吟的當兒,牙子把自己的嘴,貼在了夏繪的嘴唇上,將一口粘粘糊糊的唾液用舌頭拱到了夏繪的嘴裡。

「咽下去!把我的唾液咽下去!」

「嗯……」

接著,牙子便長時間地吻著夏繪,即使是在接吻的時間裡,牙子的手一會兒也沒離開過夏繪的陰部,反而更加起勁地摳摸著。

「哈!流出來了,嘿……!」

牙子好不容易中斷了接吻,拉著一道唾液的絲,離開了夏繪的嘴唇,她將兩根粘著從褲衩裡滲出的蜜液的手指,舉到了夏繪眼前。

「不!不要!」

清瀨夏繪感到極為屈辱,似乎全身的血液,一下子都湧到了臉上,她難堪地將臉扭向了一邊。

「這,是什麼地方你知道嗎?」妖艷的牙子問夏繪。

「不,不知道,來時我的眼睛被幪著。」

「這是你挺熟悉的地方。」

「什麼……?」

「岱官山的《內衣俱樂部》。」

「這……?」

「對!店鋪就在上邊。不過,這裡是隱藏在店鋪下面的,是這個店的中心場所。」

「怎麼?《內衣俱樂部》……?專營女性內衣的店?不可能吧……?」

清瀨夏繪面帶驚訝地反詰著。牙子這時又將手插進了夏繪的乳罩裡,在她那豐滿隆起的部位上,一邊慢慢地揉著,一邊對她說:

「《內衣俱樂部》嗎,實際上就是為那些內衣狂們開辦的一個專門發洩的快樂場所。」

「……?」

「你呀,別疑神疑鬼的。不過,當初應該先告訴你……」

……倉持劍造的妹妹牙子,畢業於長野縣的縣立中學,之後,在劍造的幫助下,來到了東京,並在西蒙娜的家裡,找到了一份女傭人的差使。

倉持牙子,與其貌不揚的哥哥不同,同是一母所生,但她卻是個非常漂亮的姑娘,所以,西蒙娜這個色情狂一下子就看中了她。沒過幾天,便將牙子引誘到了她的床上,不分晝夜地教給牙子同性戀的作愛方法和各種性游戲的技巧,時間不長,牙子就學會了這些東西。並在西蒙娜的授意下,和劍造一起,用鞭子抽打西蒙娜,玩弄西蒙娜的肉體,最後,竟然與哥哥劍造互相玩弄了。就這樣,一個原來純潔無瑕的少女,在西蒙娜夫人和哥哥的教唆與引誘下,逐漸地陷入丁同性戀和與異性胡來的境地。和西蒙娜夫人在一起時,牙子便擔當男性角色;和劍造在一起時,便又恢復了其女性的本來面目。

時隔不久,西蒙娜的丈夫被打死在戰場上,她作為遺孀被送回了本上美國。在同一基地服役的日裔美軍杰姆斯‧野村,被牙子時帶有異國情調的美貌吸引住了,在杰姆斯的熱烈追求下,牙子嫁給了他。

牙子結婚大約半年左右,朝鮮戰爭便結束,杰姆斯野野村也隨之而退役了。他帶著嬌美的妻子返回了他的故鄉佐治亞。杰姆斯回國後,做起了買賣,專門經營日本式的傢俱和工藝美術品。這種生意,使杰姆斯在不太長的時間裡便發了大財,成了富翁。然而,不知是誰的緣故,他與牙子在幾年間一直也沒有生下個一男半女來。

就在他們的生意最為火紅時,杰姆斯野野村突然暴病身亡。牙子在美國舉目無親,而且杰姆斯的財產隨時都有被侵吞的危險,她在一位好心的律師幫助下,帶著杰姆斯留下的大筆遺產,回到了日本。

當時,正值戰後的日本經濟高速發展期,牙子聽從了哥哥的勸告,將大筆的遺產,進行了土地產的投資。在東京都內的各個地方,買下了大批的土地和建築物,待價格上漲後,再將土地賣出。就這樣,他們發了大財。由於他們倆個人都可說是天才的實業家,所以,在不很長的時期裡,便成了東京都裡擁有大批土地和出售房屋的大資本家。不僅如此,他們還在自己所擁有的大廈裡經營像什麼西餐館啦、茶館啦這樣的飲食業,不論幹什麼,他們總是非常成功。

他們之所以成功,一是他們擁有大量的資金,二是當時是日本經濟的復興時期這一特定的社會、經濟環境,三是最重要的一條,就是他有著非常清醒的頭腦和精明的經營方針。(事實上,清瀨夏繪引誘秋川紀美子的那家法國餐館,也是由他們兄妹經營的……)經過艱苦的努力,他們發了大財,成了擁有數百萬元存款和大批不動產的巨富。

牙子陶醉了,一個長野縣普通農民的後代,現在居然成了百萬富翁,她除了整天吃喝玩樂之外,幾乎是無所事事。過了一段時間,整天無所事事的牙子,卻突然之間把她的主要精力,投入到了位於岱宮山一所高級公寓裡,才開張不久的一個專營女性內衣的裝飾品的商店裡。受她的哥哥和西蒙娜夫人的影響,牙子也非常喜歡帶有色情味的內衣之類的東西。她自己就擁有許多國外生產的,價格昂貴的這類東西。

可以說,這個店鋪,是個純粹的痛快為主不管虧盈的,專門的性商店。店鋪的名稱,就帶有集各地的內衣愛好家於一堂,色情濃重的意思,叫做:《內衣俱樂部》。既然是這樣的商店,就必須有寬暢、舒適的試裝室。在日本,這還是首創,從來還沒有過這種買內衣的習慣,即:先由女試裝員穿上,待顧客看好了再買。在歐美等地,這種銷售方法己是很普遍的了。

自從開店以來,盡管沒有作過任何形式的宣傳,但消息還是不徑而走,那些內衣愛好家們,無論是男女,都知道了這家店鋪的貨既高級,品種又齊全。他們一傳十,十傳百,沒多長時間,整個東京都知道了這家店鋪。

但由於日本對貼身內衣的開發,持一種較為保守的態度,所以,開始時,這些帶有色情味兒的內衣,只是當做一種讓人瞧不起的,所謂《成人消遣物》來銷售的。僅管如此,它還是吸引著大批的頓客。

隨著顧客的增加,牙子應大多數內衣狂們的要求,在《內衣俱樂部》裡,增加了些新的,特殊的服務項目。在內衣狂們當中,他們對女性穿用過的內衣的興趣,要比新品強烈得多。牙子開的店裡也是這樣的,女店員們不斷地對顧客們打著招呼:「先生,您不買一條我現在正穿著的褲衩嗎?」或是:「您不買一個姑娘戴過的乳罩或是別的什麼嗎?」每當這時,牙子總是悄不做聲地站在一邊,注意著顧客們的各種反應。

在平時,作為服裝類的商品,不論是誰,只要穿用過一次,哪怕是再高級的料子,也會失去它應有的價值的。然而內衣卻除外,特別是女性的貼身內衣。只要讓一位年青漂亮的姑娘穿一下的話,不但不會減價,相反,還要有所升值,這簡直是一種不可思議的商品。

當然了,能賣高價的,也僅限於女性的貼身內衣,也就是褲衩、乳罩等物,別的東西不在此例。但是,這些東西,在什麼地方,曾在誰身上穿過,顧客們是不知道的。因此,牙子在那些經常光顧此店的顧客當中,進行了摸底登記,將他們發展成為俱樂部的會員。作為會員,他們可以享受新增的特殊營業項目,就是讓年青姑娘在他們面前脫光衣服,實際穿一下他們要買的內衣,甚至允許他們對試裝的姑娘動手動腳。

這一營業項目,立刻在內衣狂們當中引起了極大的興趣。為此,牙子專門高薪聘用了一批年青漂亮的姑娘,並稱她們為「內衣小姐」。從開門到關門,她們不准休息,在試裝室裡,面對顧客,對顧客所選擇的內衣,進行實際的試穿,並應顧客的要求,做出各種各樣的姿態,而且還允許顧客用手對她們身體的各個部位進行玩弄。

開始時,這樣的試裝室只有一間,隨著營業額的增加,又逐漸增擴了幾間。過了一段時間後,這樣的營業也滿足不了顧客的要求了。於是,牙子決定,再增加一項新的特殊營業項目,即將會員中那些最有錢的顧客,列為特別會員。決定對他們給予最優惠的服務,給他們以特權,讓他們在這裡可以得到各種性快樂的滿足。凡是被列為特別會員的顧客,在挑選了他所喜歡的一些商品,交納了一筆特別服務費之後,就可在試裝室裡,選一名他最喜歡的「內衣小姐」,然後,便可將這名「內衣小姐」領到店裡在地下室裡開設的「特殊試裝室」裡去享受了。

「噢……!就是剛才關我的那樣的房間吧?!」

這下子夏繪可明白了,所以那間房子裡,到處都是鏡子,還設有浴室、化妝台、寢台等等設施,原來是間特別試裝室。

「是呀,當然嘍,也是為了滿足我特別愛看這種事情的樂趣嘛。那裡的鏡子全都是特殊的光學鏡子,外面能看到裡邊,裡邊卻看不到外面。剛才那兩個人玩你時,我就呆在隔壁的房間裡,透過那些特殊的鏡子和各個角度上的攝像鏡頭,把整個過程從頭看到了尾。嘻嘻……在這個店裡,像這樣的特殊試裝室就有五間呢。」

牙子仍然是一邊妖艷的笑著,一邊向夏繪講述著。

在特殊試裝室裡,「內衣小姐」們要滿足顧客的一切要求,不論顧客提出什麼樣的要求,都要絕對地服從,不允許有任何形式的抗拒,包括與顧客發生兩性關係。在普通試裝下裡,顧客只能對「內衣小姐」們動手動腳,可在特別試裝室裡,顧客就可以用各種各樣的器具,對「內衣小姐」的肉體,進行隨意的玩弄,並允許他們和「內衣小姐」們進行性交,還允許他們在不傷害「內衣小姐」們的肉體的前提下,將「內衣小姐」捆綁在寢台或椅子上,進行鞭打和各種各樣的性虐待。

所以呢,到最後姑娘們的嘴唇、乳房、陰部、肛門等等,凡是顧客所喜歡的地方,都要受到充分的玩弄,其代價一併算入他們所購買的商品裡。表面上看,店鋪與顧客的關係,純屬買賣關係,然而實際上,《內衣俱樂部》純碎是一個為那些特殊顧客們提供姑娘的,專門的性商店。

在光顧此店的顧客當中,使人感到意外的是,女性顧客也很多,她們大概不是同性戀就是性虐狂。而且,她們之中多數是以玩弄虐待和侮辱既年青,又漂亮的姑娘為樂趣的。

另外,成雙成對的夫婦,戀人、情侶也不少,他們在特殊試裝室裡,與「內衣小姐」互相取樂,從而獲得非常之高的性快樂。。

「這間大廳,是為那些最受歡迎的顧客們進行集會而專門設立的。在這裡,每月一次地進行貼身內衣的展覽,屆時,將全部『內衣小姐』們召集到此,讓她們穿上各式各樣的,色情味十足的,能夠使人興奮的貼身內衣,在中間這個高台上,進行各種活動……可是,這也正是這個俱樂部最根本的問題所在,那就是如何再徵召些新的『內衣小姐』到這來呢?怎麼辦呢……?」

牙子嘴裡說著,手還是不停地在夏繪身上極為敏感的部位摳摸著。聽著牙子述說的這些事情,加上陰部被不斷地摳摸著,夏繪的情緒又逐漸地興奮了起來。她一邊不由自主的抽泣著,卻又一邊盡可能地集中精神,聽著牙子講述著《內衣俱樂部》的秘密。

這些「內衣小姐」表面上是這家女性用品商店的店員,實際上,是滿足顧客們種種慾望的工具。這就要求她們:首先必須有性感,其次,身材得苗條,穿上內衣後,要顯得很般配,能刺激人。第三,必須滿足顧客們各式各樣的慾望的要求,得讓顧客覺出她是非常願意侍奉顧客,而且還非常高興,就是說這個姑娘必須具備受虐狂這種性格。當然啦,對女性顧客的玩弄也不能拒絕,這就還得具有同性戀的性格。最後,也是最為重要的,就是在接受顧客的玩弄時,還必須得表現出具有強烈的害羞心理。

「顧客在這裡所付金額的百分之六十,可都是『內衣小姐』的喲!到特殊試裝室去的顧客,平均每人一次要付五萬元。這就是說,一位『內衣小姐』一天要是能接待二到三名顧客的話,那可就是一筆相當可觀的收入啊!另外,我這個店的保密性還不錯,措施非常嚴密,而且姑娘們也都守規矩,不該說的事情,絕對沒有人亂講的。所以呢,即便是她們的家人偶而到店裡來一回的,也不會發現什麼的。一旦有什麼閒言碎語,她們會異口同聲地說:『我只是這裡的店員,老板對我很好。』

但是,『內衣小姐』這樣的姑娘太不好找了。為什麼呢?一般操持這種行當的姑娘,她們所有的,只是對金錢的慾望,只要給錢,她們就什麼都可以於,然而,她們缺乏那種最能刺激人的羞恥感……可是我的顧客們要求的可是那種在男人面前一邊脫衣服,一邊臊得面紅耳赤,抽抽泣泣,天真可愛的姑娘呀。玩弄這樣的姑娘,無論是誰,都會感到極大的滿足的。但是,在如今的會裡,像這樣的姑娘、真是太難找了!

因此,做為《內衣俱樂部》的老板娘,便要不惜代價地到處尋找具有這些品質的姑娘。她將觸角伸到東京的各個地方,一旦聽到哪有合適的姑娘、她便會親自去挑選一番的。

即使是這樣,我仍然感到『內衣小姐』的數量不足,至今為止還不足十名。具有這些品質的姑娘太少了……!真叫我頭痛。哎……!」

夏繪的乳房,陰部與臀部仍被牙子的手不停地擺弄著,此時,夏繪已感到自己褲衩的底部,又變得濕淋淋的了。她一邊聽著妖艷的女人的講述,一邊感覺到自己的情緒正在逐漸的興奮。

(我不信,在這個城市裡,會有這樣的秘密俱樂部,年青漂亮的姑娘們,每天要在男人們面前脫光衣服,供他們欣賞與玩弄,滿足他們的種種慾望……我不太相信!)

「就是在這樣的困難時刻,我哥哥把你領到了這裡。」

老板娘牙子又繼續說了起來……

原來,牙子開辦的這個《內衣俱樂部》,sosing.com多一半是聽從了本身就是內衣狂的劍造的主意,而且從一開始,就是為了滿足他的種種性倒錯的慾望。他在妹妹所開辦的這個店裡,秘密地與「內衣小姐」們,充分地享受各種性的快樂。另外,他還不時地把自己的性奴領到這裡來,讓她們挑選,定製他所喜愛的內衣,清瀨夏繪就是其中的一個。然而,夏繪的情況與其他人不同,她可說是劍造最喜歡的一個性奴,加之劍造本身獨佔的意念很強烈,因此直到現在,他也沒把關於《內衣俱樂部》的任何一點情況告訴過清瀨夏繪。

「當我哥哥第一次領你到這裡米的時候,我一眼就看出你是個最適合當「內衣小姐」的姑娘。你漂亮,身段苗條,肌膚白嫩。但更為主要的是,你雖然具有非常優雅的氣質,可卻能看出你有非常強烈的露出的願望。另外。你還是個被虐狂。同時,從你身上,還能看出另一重性格,就是同性戀嘍!而且,你還能不時地流露出一種極為強烈的羞恥感。哈哈……!絕了,你集眾長於一身,是個素質極為優秀的「內衣小姐」的人選,喲,瞧!說著說著臉又紅了不是!」

牙子的這番話,使夏繪感到有些無地自容了。

「像你這樣的姑娘,作為性奴,雖然從我哥哥那裡得到了解脫,但對於我來說,卻是個絕好的機會,我在考慮著什麼時候把這件事情告訴您的時候,卻聽到我哥哥說,昨天,您當著他及公司全體職員的面,表演了脫衣舞,我一聽,不由地就來了情緒……一定要把您弄到我這來。不過,此時發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不論對您,還是對我。」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