慾海情魔(續)

說到這,牙子轉過身去,喊了一聲:「喂!上來吧,現在該輪到你了。」

「哦!」一個又粗大又低沉的聲音回答著。是從強聚光燈照時下的圓形舞合以外的,黑暗的,注意不到的地方傳來的。

一個身穿黑色浴衣的男人,來到了圓形舞台的跟前,不知他是什麼時候進來的。

「啊!別……」

這個人的出現,使夏繪受到了震動。這種被剝奪了自由的,不堪入目的姿勢和隨牙子的喜好,乳房與陰部被任意地玩弄的樣子,被第三者看到……

「哈哈!夏繪,你此刻的模樣更招人愛啦!」

這個男人,從舞台的一側跨了上來。

「呀!……」強聚光燈照射下的夏繪,發出了一聲驚嘆,並顯現出一副吃驚的神態。

是她的主人——倉持劍造!

夏繪似乎覺得腦袋像是被什麼東西擊打了一下似的,一陣陣地發蒙。

(這麼說,誘拐我到這,並讓人輪姦我的,都是主人您了……?)

曳穿黑色浴衣的倉持劍造,眼睛瞪得圓圓的,面無表情地站在夏繪面前。

「牙子,用鞭子給我狠狠地抽這個露出狂!」

「是,哥哥。」

牙子從操縱台旁邊的一個箱子裡,拿出了一根用九根細皮革擰成的鞭子,她一邊用手捋著鞭子,一邊踱到夏繪的身旁,忽然,牙子將兩根手指插進夏繪的褲衩底部,腰部往下一沉,一下子將夏繪的小褲衩拽到了膝蓋處。

「你這個淫亂的小妞兒,馬上就會讓你滿足的。」

牙子揮起鞭子,向著那雪白的臀丘抽了下去。「叭」地一聲殘酷的聲響,隨著彈性極好的,豐滿的臀丘將鞭子彈回,夏繪的上半身嘎登一下子,向後仰了一下。

「呀!啊!啊……!」

悲痛致極的哀號。

「劈!叭……!」

二下、三下、四下……鞭子連續不斷地抽在雪白耀眼的臀丘上,眼看著夏繪那豐滿的臀丘上,不一會兒就布滿了蚯蚓狀的紅色鞭痕。

「啊……噢……!」

大廳裡,悲鳴、哀號、苦悶的呻吟,鏈索的扎扎聲響成了一片。受刑者有些受不住了,失禁的小便,順著大腿淌到了大理石的地板上……

「嗯……很好……」

劍造看到夏繪那雪白的屁股上布滿了紅色的筋狀的鞭痕,這才下令讓牙子住手,停止了暴虐。

「好啦,住手吧,把她放下來!」

「是!」

牙子將手裡的皮鞭扔到了一邊,她按了一下操縱盤上的一個按鈕,將吊著夏繪的索鏈放了下來。

「噢噢……」

夏繪戰戰兢兢地,精疲力竭地跪坐在地板上,腦袋無力地搭拉下來,烏黑的秀髮散亂地垂在胸前,全身被驚懼和疲勞搞得汗淋淋的。夏繪的秀髮被一隻粗糙的大手揪住,被強迫著抬起了流滿了淚水和汗水的臉。

「噢……主人,您……?」

「夏繪,托你的福,我的陽萎癥不治而愈喔!」

劍造一邊說著,一邊在自己的性奴面前解開了浴衣。他裡邊什麼也沒穿,黑油油的陰莖露了出來。

「啊?!」

眼前的事實,簡直令她難以相信。

這根過去她用盡了一切辦法都沒管用的雄性慾望器官,正在明顯地充血勃起著,那裡面似乎有著一股用不完的勁。

「唉!最後的完結還得是你啊!你看,這傢伙暴發出新的力量來了,這得歸功於你的魁力和技巧呀……」

夏繪默不作聲地,慢慢地將自己的臉伸向了像徵著男性力量的慾望器,把它含在嘴裡。口腔裡立刻充滿了雄性器官的味道。積蓄著唾液的舌頭,貼在雄性器官的底部滑動著,同時,用力地吸吮著,還不時地用上下嘴唇包住龜頭用舌尖頂它,就像嬰兒在吸吮,玩弄一件充氣玩具似的。她專心至致地,將全部的精力,都投入到了用嘴唇和舌頭進行侍奉上。

「喔……嗯嗯……」

劍造驅使著夏繪按他教給她的那些技巧來侍奉著他。他得意地呻吟著,他感到越來越多的血液湧進了交配器官,使得它又膨脹到了極點。

「夏繪,我的金槍又復甦啦……!」

劍造對夏繪狂呼著。

「這全都得歸功於你的脫衣舞啊!」

倉持劍造以清瀨夏繪在職員旅行聯歡會上表演的脫衣舞為契機,使他已喪失了多時的性功能又恢復了正常。

在職員旅行的聯歡會上,當夏繪走上舞台,脫掉浴衣,呈半裸的姿態站在舞台上時,就連見多識廣的劍造也感到非常地吃驚。他萬萬沒想到單方面解除了性奴契約,如今,實際上還在自己控制之下的原情婦,竟以如此的姿態,頻頻地向他展示著誘人的裸體,這真是連做夢都想不到的事情。

(這傢伙!難道她發瘋了嗎?)

劍造的情緒逐漸地由吃驚轉變成了憤怒。這個曾經專供自己愛撫與玩弄的女人,竟然在全體職員面前赤身裸體,這分明是對自己極大的諷刺和侮辱。

然而,當他的視線與舞台上他的原情人那帶有挑戰性目光相對時,卻覺得有一種異樣的,極為強烈的昂奮感,正在從體內向外迸發著,同時還感覺到下腹部產生了一種明顯的變化。似乎有一個熱乎乎的塊狀物,正沿著腰部慢慢地溶向腹股溝部,而且周圍的神經也跟著一蹦一跳地痛著。

(是什麼?這種感覺,似乎還從來……?)

夏繪那令人眩目的裸體,逐漸地完全展露了出來,她所跳的舞也帶有極大的挑逗性。在這個過程當中,劍造感覺到他那曾一度失上了作用的慾望器官,正在湧進熾熱的血液,而且還明顯地感覺到它正在往起挺立著。

(為什麼?)

好色的劍造,由於經常出沒於一些秘密的夜總會,所以,像脫衣舞這類的東西,對於他來說,可真是見得多了。在他妹妹經營的《內衣俱樂部》的地下大廳和那些特殊試裝室裡,各種各樣的,最為淫猥的表演,他也見了不少次。至於夏繪身體上的各個部位及她的種種表演,那更是司空見慣,了如指掌。可為什麼這次這種對他來說己是非常陳舊了的東西,竟能引起如此強烈的反應呢?

許久,倉持劍造似乎是明白了什麼。

原來,他是一個佔有慾極強的人。他自幼就養成了一種,到了自己手上的東西,別人就別想再得到的性格。做為他的玩賞物……女人也是同樣,在他執著地追求和玩弄某一個女人的期間,他就認為他對這個女人應該完全地獨佔和有權支配她的一切。別人想要涉足是絕對不允許的。因此,他對那些夫婦離婚、戀人分手等事情感不可思議。

然而現在,經過他精心調教,培養,對他絕對順從,也是他最喜歡的一個性奴,將完全是屬於他的肉體,暴露無遺地顯現在他的部下們──全體公司職員的面前。

(媽的……!)

在過去的一段時間裡,劍造雖然有意識地疏遠於她,可並非記恨她,更沒有打算將她拋棄。可夏繪卻在這樣的場合裡裸露身體,讓部下們視姦,劍造從內心裡感到受不了。自己的情人,在沒得到他的許可下做出這種事來,使他感到怒火中燒。這純碎是一種極為自私的嫉妒心理。可是這種憤怒卻取代了他由於罪惡感而產生的心理障礙,因而使他的陽萎癥不治而愈了,再次地恢復了性的功能。

至此,劍造似乎是明白了這樣一個道理,當自己所愛的女人委身於他人時,這種行為就是使男人產生強烈慾望的導火索……

若不是在這種場合,恐怕劍造非得把夏繪按在地下進行一番猛烈的交歡吧,但這只能是一種空想。由於大家現在都非常矚目他與夏繪之間的關係,他只得極力地控制自己的慾望,盡量做出一副無所謂的樣子來。

翌日,急急忙忙地返回東京的劍造,馬上把這一情況告訴了《內衣俱樂部》的經營者,他的妹妹:野野村牙子。

「哥哥,那種脫衣舞呀,我認為對於你們男人來說,它所產生的心理影響一點兒也不亞於你眼看著自己所喜愛的女人委身於他人、被他人玩弄時所產生的心理影響,現在就是還不清楚夏繪是不是也預料到了這一點。你的癥狀不治而愈,夏繪的功勞可是不小啊,應該馬上把她找到這來。」

「可是,我到現在還不太敢相信,她的脫衣舞能有如此功效……昨天晚上,我好像是一直處在睡夢中一樣……」

「這樣吧,咱們來做一個試驗。」牙子眉頭一揚,笑嘻嘻地看著劍造。

「試驗?」劍造顯得有些迷惑不解。

「對。讓這可愛的小淫妞兒再當著男人的面裸露一次,而且這次,要讓男人實際地玩她一次,看看你對此究竟能產生何種反應……這件事就交給我的助手們去於吧,再給他們些錢,他們肯定會非常樂意的。」

「那麼,我有一個條件。」

「什麼條件?」

「如果成功了,她就要歸我使用。」

「讓她當內衣小姐嗎?」

「是的,我太需要她了。」

「嗯,好吧,不過最好是讓她在某一時間裡幹,不要整天都讓她幹。」

於是,將夏繪誘拐到此,並進行輪姦這一鬧劇便付諸實施了。

倉持劍造,一邊讓跪在自己而前的夏繪吸吮著他的生殖器,一邊把這件事原原本本地告訴了夏繪。

「是這樣!主人,那麼……!」

聽到這裡,夏繪突然吐出了劍造的生殖器叫了起來。

「他們輪姦我的全過程,您都看見啦?!」

「當然嚷!我一直呆在那面鏡子的後邊,不但看見了,而且將全過程都錄下來啦。」

這下,夏繪更清楚了那間密室裡為什麼裝有那麼多的鏡子和屋頂四角的那些攝像頭了。

原來那些鏡子都是特殊的光學鏡,是為了觀看密室裡進行的各種各樣的性行為以及把這些性行為的場面記錄下來。當然,這是絕對保密的,別說是外來的顧客,就連店中的那些內衣小姐們也不知道。

(啊,他們輪姦我時的那種狂態和我當時的那種狼狽樣,都被他們完全看到了……)

漂亮的女秘書,精神上已徹底垮台了,她擔心劍造不會饒恕除他以外又被其他男人玩弄這件事,雖然這是他默許了的。

「有點兒害怕,是吧?」

劍造似乎看透了由於屈辱而抽抽泣泣的女秘書的心。

「我在觀看那兩個男人輪姦你的情景時,我的情緒昂奮到了極點,我的陰莖就像大炮似的挺立著。我恨不得也進去參加他們的輪姦,是你,是你使我產生了這樣的昂奮,可我,我已經解除了咱們之間的契約呀!」

說到這,劍造忍受不住了的大聲喊到:「牙子,我要弄她!」

「好吧。」

牙子將還銬在夏繪手上的銬子打開。劍造那健壯的身體,將僅穿著黑色貼身內衣的清瀨夏繪壓在了下邊,並迫不急待地扒下了那片小小的三角褲衩。

「噢噢……主人……!」

夏繪那濕漉漉的,花瓣似的秘唇,被劍造那一跳一跳的,粗大的肉體頂住。她像是忘掉了一切似的拼命地喊著:

「主人,往裡頂吧,用這個恢復了功效的,強有力的東西。主人,您就盡興吧。」

「哧」的一下子,全插進去了。

溢流花密的粘膜裡,一下子就被膨脹到了極點的肉棒給填滿了。

「噢……嗯……」

她被劍造緊緊地摟著,並用她的兩腿緊緊地夾住劍造的大腿,她這時己興奮得要發狂了。他們倆個互相望著對方,眼晴裡都燃燒著閃閃的慾火。妖艷的牙子在一邊看著他們,也忍耐不注地將自己的手指伸到皮革製的褲衩底部,在自己的陰部,淫靡地蠕動著。

第五章、『內衣小姐』與性奴們

(1)

「那麼,清瀨姐姐,如今你和倉持專務的關係還像以前那樣嗎?」

從夏繪的嘴裡聽到這些事情,在席夢思床上與她緊緊地摟抱在一起的秋川美子簡直都要驚呆了。

「那是呀……!」

「可是,公司裡的人們都在紛紛傳說,姐姐與專務的關係已經完了。」

「那是特意放出來的口風。」

夏繪一邊說著,一邊微笑著向紀美子連連擺著手。

「紀美子,你說像我這樣一個普普通通的女職員,能住得起這樣的高級公寓嗎?這套公寓一個月的房租,絕不是我們工薪階層的人所能付得起的。僅靠我的工資收入那是絕對不可能的。告訴你吧,這套公寓是牙子夫人和專務專門為我設置的,而且呀,《內衣俱樂部》就在這幢大樓裡。我現在嗎,正在為牙子夫人和主人工作著呢……」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