慾海情魔(續)

夏繪的嘴角現出妖冶的微笑,將自己的臉貼在了年青可愛的紀美子的臉上。

……那天夜裡,夏繪的子宮再次地被熱乎乎的雄性精液洗浴了一遍。完事之後,劍造讓牙子充當證人,與夏繪重新訂立了新的奴隸契約,在這個契約中,又增加了若干新的條款。

1、清瀨夏繪,在主人倉持劍造的授意下,不得拒絕其他的男性或女性的玩弄和凌辱;

2、清瀨夏繪,今後要絕對聽從野野村牙子的吩咐,對牙子所提出的各種要求,不得以各種借口加以拒絕。

於是,這種新的身份關係,確定了牙子在以後的時間裡,對夏繪享有充份的權力,夏繪對牙子要絕對服從。

(實際上,從這時起我就成了《內衣俱樂部》的一名『內衣小姐』了。)

當她在性奴契約上鑒字捺印時,她便清楚地意識到了這一點。

「好,從今往後,你又是我的性奴了。」

「是,主人,希望您能滿意。」

「但是,你不能再擔任我的秘書了。」劍造不無挽惜地嘆道。

「這我已經想通了,可我就是不明白為什麼不讓我去總務部?在營業本部,連與主人見面的機會都沒有,我實在覺得大寂寞了……」

「去總務部可不行,為了我,你目前必須得獃在營業本部,而且要幹好每一項工作。」鑽精器公司冷酷的握有人事大權的倉持專務,就這樣決定了清瀨夏繪的工作。

……倉持劍造是公司內幾乎是刀光劍影的權力鬥爭中的幸存者,並艱難地、一步步地熬到了現在的位置,掌管著公司的人事大權。他將夏繪派到營業本部的目的,就是要把自己的勢力範圍,擴展到關口控制的獨立王國去。

「就這樣吧。不論是誰都會認為咱們的關係徹底完了。這個脫衣舞是個很好的借口,當時你心裡不也是這樣想的嗎?要很好地利用這種誤解。營業本部的那幾個頭頭,都是和我做對的,這點你是知道的。你,是做為被我拋棄了的情婦硬塞到那去的。要讓那的所有人都感覺到這一點並逐漸地使他們疏忽大意,由其是你要去的那個計劃調查室,那可是個反對我的大本營呀!」

清瀨夏繪的眼睛瞪得大大的。

「那麼……主人,您是讓我到營業本部去當密探……」

「就算是吧,為了我,不行嗎?!」

現在,夏繪終於明白過來了,她衝著劍造微微一笑。

「沒什麼,我一定會幹好的。」

「那麼,姐姐,你現在是倉持專務派到營業本部去的密探嘍?」

秋川紀美子也感到極為的驚奇,不光是紀美子,這也許是所有人都預料不到的。

「是的。」

夏繪的態度極為坦然,她的手仍不時地在紀美子的陰部撫摸著。

將清瀨夏繪安插進營業本部,可說是倉持劍造往那裡滲透的一個很成功的策略。因為以前劍造也往那裡派過人,可那的人都因為知道是劍造派去的人,因此對派去的人都采取敬而遠之的態度,任你怎樣也得不到任何機密情報,以反倉持派的關口常務為代表的那些頭頭們的活動情況就更別想知道了。派去的人雖然不少,可就是一點情報也得不到,這使劍造非常著急。

就是在這種情況下,夏繪登場了。作為女人,尤其是被劍造拋棄了的,抱著怨恨的女人來到了營業本部的計劃調查室。同情心使周圍的同事們對她放鬆了警惕。加之她勤奮的工作和精練的工作能力,不久就贏得了上司與同事們的信任,逐漸地站穩了腳跟。就這樣,作為劍造的密探,夏繪打進了營業本部,並且就住在了那的辦公室裡。她首先注意的是那兒的人們的社交活動。如會話及會話的內容、誰和誰在哪裡會面等等。總之,凡是那裡的人們進行的一切活動,她都留意觀察。

另外,還在只有女性才能進入的更衣室、洗臉間、飲水室、咖啡室等場所,注意探聽那些女職員們談話的內容。那些女職員們,似乎覺得自己的工作能左右公司的命運似的,其實她們的工作並沒什麼可值得炫耀的,不過是每天都按一定的程序幹一些理所應當於的事情,所有的人都是一樣的,工作不了兩三年,開始時的那股熱情勁就沒有了,每天到公司裡來,唯一的樂趣就是湊在一起閒扯談。然而,在這些閒談中卻隱藏著不少有價值的情報,非常善於權術的劍造通過這一渠道了解了不少情況。就連誰和誰悄悄地在辦公室裡談戀愛這樣的事,都通過這種渠道傳了出來。如果是發生了關係之類的事情,就更會成為他的一份絕好的一手材料。

另外,誰在女職員當中有人緣,誰沒人緣,了解了這一點,對某一個人的工作能力做出正確估吉是有很大的幫助的。如果幾個上司都認為某個人,在他們的部下,特別是女職員當中沒什麼人緣的話,那麼這個人在公司裡的差使就有些危險了。夏繪就這樣將這些閒談收集起來,每星期一次地傳達給倉持劍造。

在這一年當中,劍造將夏繪收集來的情報加以整理分析,可以說,他幾乎完全掌握了營業本部的人際關係和工作關係。但是,最根本的問題還是沒有得到解決,就是以關口常務為代表的反倉持的勢力絲毫沒有減弱。這一點,在關口常務這一方面也是同樣的。

在鑽精器製造公司常務董事們之間,都存在著一種抗爭勢力。尤其是在現任總經理準備病退這一期間,這一問題尤為突出。在這一期間內,誰都想掌握各自對手的一些短處,都意欲將對方置於死地而後快。為此,在短期內,將關口常務的秘密搞到手就成了非常迫切的事情。關口本人也是個陰謀家,他所進行的一切事情都可說是滴水不漏。他啟用的私人秘書是他的親侄女這件事就能說明這一問題。從他本人身上洩露點什麼秘密的可能性是相當小的。為此劍造專門僱用了私人偵探調查他的私生活,調查結果也僅僅是知道他有情婦,並經常與她幽會。當然,鑽精器公司的董事們幾乎個個都有情婦,搞了半天,一份對關口不利的情報都沒搞到手。

(這事,還得讓夏繪出馬呀……)

劍造思來想去,覺得要想搞倒關口,還得夏繪出馬,只有她才能完成這一使命。夏繪所在的營業本部離關口的辦公室很近,而且計劃調查室又是關口的直屬部門,所以接近關口的機會很多。

「你必須籠絡住這個關口,要纏住他!」

劍造向夏繪命令道。

夏繪堅決不肯,對主人讓她與不喜歡的男人接近這一命令極力反抗著。

「你難道忘了新的奴隸契約了嗎?而且你不是每個星期都在《內衣俱樂部》裡接待除我之外而到那裡去消遣的男人嗎?」

這樣一說,夏繪不吭聲了。她那漂亮的臉上顯山一副極為不情願的表情,屈辱的淚珠,從那雙美麗動人的大眼睛裡湧了出來。

(2)

「唉,姐姐,那麼《內衣俱樂部》裡,內衣小姐的事情……」

紀美子將她一直在與夏繪摩擦著的臉頰離開,瞪大了眼睛詢問著。

在這一段時間裡,她們的臉和臉、乳房和乳房、小腹和小腹、大腿和大腿,一直緊緊地擠疊在一起,互相摩擦,愛撫著。

「噢,那個嗎……在訂了新的契約後不到半個月。老板娘牙子便給我打來了電話。」

夏繪仍然是以極為平淡的語調,將她如何不僅在劍造,而且還在其妹妹野野村牙子的支配下,如何只穿著內衣成為眾多男人的玩物的經過,向年青美麗的秋川紀美子講了起來。

「這可是得到了我哥哥的允許啦,我向你宣布,你,即將成為本《內衣俱樂部》裡的一名新的內衣小姐,我打算在這個星期六舉行的晚宴上向大家宣布。怎麼樣?屆時,你可一定要到岱官山來呀。啊?」

作為東京都內有數的幾個女性資本家、實業家之一的、放蕩不羈的野野村牙子,在給夏繪的電話裡軟硬兼施地命令著。

夏繪聽著電話,便覺得拿聽筒的手在發抖,內衣也被冷汗浸透了。

(唉……終於躲不過……)

……星期六的傍晚,清瀨夏繪怯生生地推開了位於岱官山的《內衣俱樂部》的大門。在厚厚的,青岡櫟製的門扉上貼著一張告示:「由於今天晚上是本部特別會員的月例晚宴,故下午六時整本部停止營業。」

「來啦!」妖艷的野野忖牙子滿面春風地迎接著清瀨夏繪。

「晚宴訂於七點整開始,現在正在進行準備。哎,這邊來……」夏繪被領到了位於地下的,以前曾來過的那間大廳隔壁的一個房間裡。這是參加晚宴的內衣小姐們的休息室,就像劇場的後台一樣。靠牆壁的一側,放著一個大玻璃櫃子,裡面擺放著許多各式各樣的女用貼身內衣。

休息室內,共有九名年青的姑娘。

「我們店裡所有姑娘都在這啦。喂!各位,她就是今後要在我們這工作的新人啦。嗯……名字嗎,叫『天鵝』可以嗎?」

牙子給店裡的內衣小姐們起的名字都是鳥的名字:知更鳥、黃鶯、金絲雀、雲雀、夜鶯、白頸、杜鵑、布穀鳥、燕子……

「對!就叫『天鵝』吧,這個店裡以前可從來沒人叫過這個名字喲,這名字對你太合適。」

一個長著對圓圓的大眼睛,非常可愛的姑娘說:「我可是叫『金絲雀』,也滿好的嗎!」

牙子馬上解釋道:「你知道你的名字的由來嗎?你剛來的時候,時時都能聽到你金絲雀那樣動聽的聲音!」

「知道了。夫人。」

叫做『金絲雀』的姑娘的臉一下子紅了。的確,她們都是被牙子選來的,羞恥感極強,但又有極大的性慾望和強烈的好奇心的姑娘。

「今晚月例會的參加者共十組十四人,仍像以前那樣一個包一組。這次單獨參加的男人共五個,女士一個,複數參加的,男女一對的三組,同性戀的一組。他們這些人,僅上個月一個月的時間,就從本店購買了價值百萬元以上的貼身內衣,是本店最得意的老主顧,最受迎歡的人,你們必須要讓他們個個都心滿意足的離開這,特別是那個叫『塞娜依』的女士!」

牙子向那個叫『金絲雀』的姑娘,同時,也是向全體內衣小姐們解釋了這一點:

「這位塞啊依小姐,在本店的特別會員當中是個擁有十億元以上資產的大財神,是最受本店歡迎的顧客之一,一定要把她侍奉周到,滿足她的一切要求。主動地向她求歡……」

牙子的話一結束,內衣小姐們便開始更換各式各樣的晚宴服裝。有超小型的娃娃裝、有美國的哈萊姆式、還有中國唐朝風格的……『天鵝』,你穿這套。」

牙子交給夏繪一套用黑色絲綢製的長裙,和全套的黑色內衣,還有一雙黑色漆皮高跟鞋。

「嘿!新來的,今晚的主角可是你喲,嘖嘖嘖……全套的黑色服裝,這樣的衣服,老板可從沒讓我們任何人穿過,好像是專門給你準備的。」

一個叫做『知更鳥』的姑娘,一邊穿著她那套大紅的晚禮服,一邊用極為羨慕的口氣說著。

有白色的,天蘭色的,蘋果綠的,粉紅色的……內衣小姐們的貼身內衣的顏色五光十色,誰和誰的也不一樣。

姑娘們經過一段時間的精心打扮,現都已收拾停當。這時,牙子打開了通往大廳的門,大聲招呼道:

「喂!客人們可都等著咱們呢,還按原來的順序上場吧。」

牙子今天也打扮了一番,從上到下,整套的亮閃閃的黑皮革製的緊身衣褲。乳罩,束腰式襯衣,吊帶三件一套的內衣,比基尼式三角短褲,全部是兩側繫帶式的。這使她本來就很肉感的身段,顯得更加突出了。烏黑的頭髮,高高地盤在頭頂的後端。手裡還拎著~一根人字形花扣,長長的皮革製皮鞭。說她是個十足的性虐狂,一點也不過份。夏繪看見牙子這副模樣,不覺得渾身發抖,腿肚子發軟。

透明度極高的布料做成的連衣裙,連小三角褲襪底部都能看見的超短裙,能充份顯現體形的緊身衣……內衣小姐們穿著各式各樣的、色情味濃重的服裝,沿著軟乎乎的地毯,登上了大廳中央的圓形舞台。身穿黑色長裙的清瀨夏繪,走在最後邊。

(唉,就要這副模樣,在各種各樣的人們面前受侮辱了……)

夏繪站在舞台上環視四周,她發現那些坐在圍繞舞台周圍的軟椅和沙發上的觀眾們,不論男女,都化了妝。而且全部都戴著化妝舞會用的假面具。男人是清一色的黑豹面具,女人是黑貓面具。這些巨大的假面具將客人的面目全遮住了。

這大概是參加者們為了想維護他(她)們的秘密吧,他們將各自的面容遮隱住。取而代之的,是那掛在胸前的名片,男人們的名字,都是些猛獸的名字,什麼獅子啦,豹子啦,東北虎啦,美洲虎啦,狼啦……女人們的名字,都是些猛禽的名字。什麼隼鳥,狒,鷲,鵰,禿鷹……

「這些姑娘,就是今晚上要為各位服務的內衣小姐們。那麼首先呢,就請各位先欣賞一下這些可愛的姑娘們。」

牙子說完,伸手按了一下操縱盤上的一個鍵,這個圓形舞台就毫無聲息地轉了起來。原來,這個舞台是個可以轉動的大轉盤。觀客們極為舒適地仰靠在沙發上,一邊慢慢地喝著香檳,飲料,一邊欣賞著舞台上那些身穿色情服裝,迷人可愛的姑娘們沐浴在聚光燈下的,閃閃發亮的肢體。姑娘們似乎也意識到了台下觀客們那情慾滾動的視線,羞愧的低下了頭。

與全體觀客見面後,姑娘們依次地從舞台上下來,返回了休息室。接下來是逐個上台給觀客們表演脫衣舞和手淫。

夏繪是最後一個上台表演的,前面那些姑娘的各式各樣淫亂倒錯的演技,她都從掛在休息室與大廳之間的緯幕的縫隙中看到了。

最先上台表演的,是那個叫『夜鶯』的姑娘。她完全具有一種大家閨秀的氣質,是個天生麗質,相貌漂亮的姑娘,今年只有十九歲。她身穿一件長長的,蝴蝶花的西式女睡衣。

她在舞台上把這件睡衣脫下扔在一邊,裡邊是同樣顏色的乳罩,遮羞布似的極小的褲權和長襪的吊帶。

她隨著緩慢的桑巴舞曲的音樂節奏,一邊扭動著身軀,一邊慢慢地將乳罩、長襪、吊帶依次地脫下來,最後身上只剩下了那片遮羞布樣的超小型三角褲襪。

這時,她的位置恰好處於舞台的中央,而且是叭伏在地板上。忽然,音樂的節奏加快了。她隨著音樂的節奏翻過身來,然後四肢反撐地兩腿分開,用力將下腹部向上挺起,還不時地前後左右地轉動著,表演著極為淫猥的動作。表演這一淫猥動作目的,是為了讓自己那被蝴蝶花色的小小的布片遮蓋著的,極為刺激人的柔軟的隆起部位和那道秘密的裂縫能夠充份地暴露在觀客的眼前。當然,因為這小小的花色布片是用非常薄的尼龍製做的,所以,它下面遮蓋著的陰毛,陰唇及臀溝的樣子都可以極其清楚地透現出來。

(唉……呀……)

躲在幕後窺視的夏繪,看到比自己年紀小得多的姑娘,居然能表演出如此淫猥的動作,她感覺到自己的身子在極劇地發熱。

接下去便是表演手淫。音樂也由桑巴舞曲變成了另外一支曲子。只見她用她那婀娜的手指,在那層薄薄地布片上,對女人的最羞恥部位,緩緩地愛撫著。隨著音樂節奏變快,這種淫靡的動作也越來越快,而且腰部和臀部也隨著手指的蠕動而淫猥的晃動著。白晰的、端莊秀麗的臉,傾刻間就變成了櫻桃色。嘴裡還不時地流出一串串甜美的呻吟聲,清晰的蝴蝶花色的薄薄的尼龍布片,被秘孔裡分泌出來的密液弄得濕漉漉的,緊緊地貼在那誘人的部位上,濕布片與肌肉間發出的淫靡的摩擦聲,連舞台下的觀客都聽得見。

(啊……嗯……)

不一會兒,『夜鶯』那赤裸的身子便由於極度興奮而抖動了起來。嘴裡發出了既短促,又高昂的,那種只有達到了快感高潮時才能發出的叫喊聲。這種極為逼真的自瀆性的演技,恐怕連那些職業的脫衣舞女也難以做到吧。

這時,牙子又出現在了舞台上,『夜鶯』一看到牙子上了舞台,立刻像被潑了一盆涼水似的無精打彩地躺在舞台上。牙子跪在仰在舞台上的『夜鶯』身邊,將一個皮革製的脖圈套在了她的脖子上,然後又將她那纖細的手腕拉到了背後,銬上了一副金屬製銬子。再把一個皮帶上的掛鉤掛在脖圈上的鐵環裡,完後站起了身子。身穿黑皮革緊身衣的中年美女,手裡拎著一根鞭子,她一邊敲打著『夜鶯』的屁股,一邊像牽狗似的將『夜鶯』牽下了舞台。

「喂,各位,你們都看見了吧,她為你們釀出了多少蜜液呀,請大家仔細看看,她的褲襪都濕成什麼樣啦,啊?」

身上僅穿著一條蝴蝶花色超小型比基尼式三角褲襪和同樣顏色高跟鞋的內衣小姐,雙手反銬著,由牙了本著來到每一位觀客面前。

本來在台上的那種淫蕩和表演就已經羞得『夜鶯』姑娘近乎於無地自容了,可現在還要在每一位觀客面前,無論是男性觀客還是女性觀客再次地將女人那噴漿漾密的隱秘部位顯露一次。大家閨秀似的『夜鶯』姑娘最先被領到了那個叫做『美洲虎』的男性觀客面前,這時的『夜鶯』姑娘,已是抽抽泣泣地掉起了眼淚。

「哎,請檢查一下吧,嗅嗅這味兒……」

被慾望之火燃燒得臉都變了形的『美洲虎』伸出胳膊,一下子將『夜鶯』姑娘的比基尼式小三角褲襪拽了下來。

「啊……!」

他將『夜鶯』摟到懷裡,一隻手向她的大腿根部摸去。

『美洲虎』將鼻子湊到了『夜鶯』姑娘的下腹部,在她溜滑的陰唇上嗅著,然後將兩恨手指插進了她的陰道裡。

「喔……嗯嗯……」

羞恥的淚水,佈滿了『夜鶯』的臉龐,她大口大口地喘息著,『美洲虎』得意洋洋地看著懷裡赤條條的姑娘,兩根手指在『夜鶯』姑娘的陰道裡不停地擰動著,眼睛裡閃動著淫慾的火光。過了一會,他將手指撥了出來,用自己的舌頭舔著。

「嗯……!很好。」

「您還滿意嗎?」牙子笑吟吟地站在一旁問他。

『美洲虎』非常滿意地點了點頭。接著,牙子將抽抽泣泣的『夜鶯』姑娘領到了那兩個叫『鳥』和『禿鷹』的同性戀的女人面前,她們將『夜鶯』姑娘按在茶几上,四隻手同時扒開了她的肛門,仔細地檢查了起來……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