慾海情魔(續)

就像買賣人在評估屠宰後的肉的價值似的肉體檢查結束後,『夜鶯』姑娘又被牽回了舞台上,牙子將她牽到一個釘了一大排鉤子的大牌子前,把她脖圈上的皮帶掛在了鉤子上雙手被反銬著的,抽抽泣位的『夜鶯』姑娘,被當做全體觀客的展品掛在了大牌子上。然後是叫『杜鵑』的姑娘上場了,當一切表演,檢查結束後,她也同『夜鶯』一樣,被掛在了大牌子上……

就這樣,九個姑娘依次地上台,給觀客們表演脫衣舞和自淫技巧,然後讓觀客檢查她們的陰部和臀部後。最後,都被拴在了大牌子上。呈一字形排開。最後出場的是清瀨夏繪。當身穿黑色緊身長裙的夏繪登上舞台,向觀客們亮相時立刻從那些已經將前邊那些年青姑娘視姦了一遍的觀客之中,發出了一聲『噢……』的歡呼聲。

「今天晚上,最後上場的這位姑娘,是本店剛剛錄用的內衣小姐『天鵝』小姐。由於她是本地某一流大企業的正式職員,所以呢,她只是每個周未到這裡來為大家服務。今天的晚會,就將以她為中心。因為她是定時制的店員,只能在有限的時間裡為各位服務,所以請各位多多關照啦。」

牙子的介紹完後,音響器裡響起了『哈裡姆夢幻曲』的倦怠的旋律。這個曲子,是夏繪在職員旅行的聯歡會前練習時常用的一個曲子,而且,也正是她現在所希望播放的曲子。她就像在職員旅行聯歡會上那樣,熟練地,悠然自得地跳了起來。夏繪扭動著她那優美的身子,在舞台上旋轉著,緊身長裙的下擺,隨著她的旋轉飄蕩了起來。雪白的大腿在聚光燈下,一閃一閃地刺激著觀客們的視覺神經。當然,她那線條優美的大腿的三份之二的部位,眼下還都被一雙質地優良的黑色的長絲襪包著。

「嗯……!好!妙極了!太棒了!」

男人們在一個勁地咂咂嘴。夏繪將長裙脫掉了,下腹的底部,明顯地隆起了一片。乳罩脫掉了,上半身已經赤裸了,黑色的吊帶,超小型三角褲,長襪,高跟鞋與上半身那雪樣白的肌膚,形成了鮮明的對比。接下來便開始了自淫表演、樂曲現在又變成了節奏悠揚的『薩利奎』,夏繪在舞台上慢慢地旋轉著,然後呈跪姿,她將兩腿使勁地向兩側分開,上半身後仰,兩手按在兩個後腳跟上,將黑色尼龍布片遮蓋著的陰部,最大限度地向上挺起,這是一種極為淫猥的姿式。

她隨著樂曲緩慢的節奏旋轉著纖細的腰部,這是她自創的一種叫『轉磨』的技巧。觀客們都屏住了呼吸,睜大眼睛盯著她,遮蓋在那陰部上的那片薄薄的尼龍布片,現在已是濕淋淋的了,褲襪底部那白霧蒙蒙的分泌液足以證明,她在表演脫衣舞前,性慾就已非常高昂了。

夏繪向那些眼裡閃爍著慾火的男女觀客們展示著自己半裸的胴體,臉上的表情極為得意。她將上身直立起來,用雙手慢慢地揉著乳房,捻動乳頭,乳暈逐漸由淺紅色變成了深紅色。雙手在乳房上揉了一會兒後,她的右手開始慢慢地向下滑,最後停在了陰部,她用中指和無名指在陰部揉搓著。全體觀客的目光都隨著她那兩根白晰纖細的字指晃動著,盯著兩根手指在大腿根部的裂縫裡上下滑動,刺激著那個部位最敏感的部份。

「啊……!喔……」

不一會兒,便從她那紅紅的嘴唇中噴出了一串串帶著火熱氣息的呻吟聲。豐滿的臀部也隨著手指的蠕動而快速地轉動著。這時,圓形的舞台又慢慢地轉了起來,這下圍坐在舞台周圍的觀客們,便可從各種不同的角度對舞台上正沉浸在自淫表演中的漂亮女人的肉體進行視姦了。時間不長,她的呻吟聲就變成了又像啼泣又像高歌的叫喊聲。上半身又逐漸地向後仰躺下去……乳白色的大腿,始終在迷人地抖動著。

「喂,諸位,開始檢查啦!」

被取名為『天鵝』的清獺夏繪,僅穿著一個小小的三角褲襪,與其他姑娘一樣,脖子上套著脖圈、雙手被反銬著,由牙子牽著來到觀客們面前。高昂的性慾使得她分泌出了大量的蜜液,幾個慾火中燒的觀客,按捺不住地將她抬起來按在茶几上,將她身上的那片薄薄的、釋放著芬芳氣味的透明三角布片扒了下來,幾隻手爭先恐後地將那兩片噴漿吐密的小陰唇扒開。不知是誰的兩根手指,毫無顧忌地插進了她的秘孔裡……剛剛入門的內衣小姐夏繪眼裡流著屈辱的淚水,但嘴裡發出的,卻是極為愜意的、甘美的呻吟聲。

「好啦,到此,全體內衣小姐們的表演就全部結束了。在正式挑選你們各自所需要的姑娘之前,請大家再仔細地檢查一遍。」

牙子的話音一落,數盞聚光燈齊刷刷地打開了,燈光照射在被掛在大牌子上的十名姑娘的身上。淡紫色,薔薇色,粉紅色,蘋果綠色,大波期菊花色……各式各樣,各種色彩的小三角褲、蝶式短褲、超比基尼短褲等等,在燈光的照射下發出五光十色的,眩目的色彩。十多名男女觀客在牙子的招呼下,呼啦一下子都登上了舞台,開始了他(她)們的檢查。

他們先是緊緊地偎抱著這些姑娘們,然後是一陣熱烈的帶有野注味的全身親吻。在這之後,才開始了正式的檢查。這種檢查,凡是到這來的人都是心領神會的。就是將這些姑娘分別帶進各個特別試裝室前的最後一次隨心所欲的發洩。他們有的使勁地揉搓姑娘們的乳房,有的敲打姑娘們的屁股試試肌肉彈性的,有的撬開姑娘的口腔尋找著什麼,有的扒開姑娘的陰唇,連續不斷地撥弄著陰蒂,有用手指沾上唾液,插進姑娘的肛門……十名內衣小姐忍受著各種各樣的折磨與玩弄,由於屈辱,羞恥和痛苦,她們都嗚咽著哭了起來……

這種所謂的檢查結束後,牙子又大聲地喊了起來:那麼,前五組的顧客,你們開始挑選吧,請將你們覺得最中意的姑娘的名字寫在卡片上。」

不一會兒,數張卡片遞到了牙子的手上。

「下面由我來宣布,天鵝被第五組選走了。知更鳥是第二組。sosing.com下邊呢?金絲雀、雲雀、黃鶯三位姑娘,每組一名。有什麼爭議沒有?沒有的話,就請到特別室……」

金絲雀、雲雀、黃鶯三位姑娘被他們各自的選主連拉代拽地從大廳中央消失了。

「那麼,下面我們將對被重復指名的天鵝和知更鳥兩位姑娘進行拍賣……」

這兩位姑娘再次被拉到圓形舞台上,首先是對『知更鳥』的競拍,一對搞同性戀的女人和一個叫『狼』的男人,從十萬元開價進行競拍。最後『知更鳥』被那兩個女人以十五萬元的價格搞到了手。

「下面,該是天鵝小姐啦。」

三個男人和男女一對的兩組,從最低開價十萬元開始,不一會兒就達到了二十萬元。

「二十五萬元!」

最後,一對分別名叫『海豹』和『海豚』的男女,以二十五萬元的價格,將夏繪--取名為『天鵝』的新任內衣小姐爭到了手。他們倆將在特別試裝室裡,剝奪夏繪一個小時的自由。他們為此要付出二十五萬元的費用,這在《內衣俱樂部》裡尚屬首次。同時,也在各位會員當中引起了一陣騷動。

「剩下的五個人怎麼辦呢?」

在被領到特別室前,夏繪悄聲地間著站在一邊的『知更鳥』。

「嘿!一個小時後,我們還得到這來被再次地挑選,不過,這次剩下的人,下次就要優先挑選了。但是,現在沒有被選上的姑娘人那時就要主動地到顧客身邊上,一邊向顧客問候,一邊做出各種挑逗性姿態,以便能使自己被挑選上。這時,她們會緊張得連尿都要撒出來了。如果第二次仍然沒被挑上的話,那可就要倒大霉了。最後,要對沒有被挑上的姑娘進行處罰。那可是一種極其難堪的一種處罰,一時半會兒難給你講清……我就曾經有那麼一次。」

『知更鳥』一邊說著,身體就不由自主地顫抖了起來。

最後爭得夏繪的這對男女,男的看上去有三十五、六歲的樣子,女的有二十七、八歲的光景,看樣子像是一對非常富裕的夫婦。

「喂,『天鵝』,從現在起你可要好好地侍奉我們喲。」

夏繪被領進了四面貼滿了鏡子的特別試裝室裡。仍然是被仰面朝天地將四肢綁在了房中間那張黑皮革包著的台子上。以前,就在這樣的台子上,她曾經被兩個強壯的男人輪姦過。一想起這事,她便不由自主地渾身顫抖。

(他們究竟要把我怎麼樣呢……?)

『海豹』將他的衣服全部脫光,赤條條地站在那裡,大概是經常進行鍛練,而且還常常曬太陽吧,身上的肌肉疙疙瘩瘩黑油油的,女人這時也脫了衣服,她屬於那種肌膚雪白,身段苗條,極為性感的人。她貼身穿著黑色吊帶和長襪,鮮紅的超比基尼式的短褲,透過短褲能看到她恥部那茂密叢生的陰毛。

「開始吧!」

『海豚』在台子邊上轉了幾圈,像是在欣賞一件雕工精美的工藝品。然後她將捆綁夏繪一側手腳的繩子解開,把夏繪翻轉過來。她的手在夏繪那向空中突起的、極為豐滿的臀部上撫摸了起來。突然,『海豚』將夏繪的小三角褲襪扒了下來,掄起手掌,對著夏繪那雪白的屁股毫不留情地煽了起來,不大會兒功夫,夏繪那雪白嬌嫩的臀部便成了一片通紅的顏色。

看著夏繪不斷地發出悲哀和極度痛苦的表情,站在一旁的『海豹』極為得意地笑著,他的肉棒正漸漸地往上挺立著,他的手伸向了那對誘人的乳房和舒展的小腹上。

「喂,你快看,這個妞的屁股被我打成這個樣了,可這兒倒溢出了這麼多的浪液,從股間到大腿上都是濕漉漉的,真有意思。」

「喲,真的哎,這個妞看起來天生就是個受虐型的女人,嗯,好!好!現在該我了。」

看來,這對夫妻肯定都是色情狂。『海豹』將夏繪的小三角褲襪撕下來拎在手裡,另一隻手比她妻子更加有了地拍打著夏繪那已經通紅了的屁股。夏繪發出了似乎是忍耐不住了的悲泣聲,並連連乞求他們別打了。

「嘻嘻,受不了了吧?我一聽這妞兒的哭泣和求饒聲就……我的子宮有些一跳一跳的痛呢。唉,我說,再給我用點勁兒打!」

明顯是個色情狂的『海豚』,將手插進自己的比基尼式褲襪裡,一邊激烈地摩擦著自己的陰部,一邊大聲地向她的丈大喊著。夏繪終於忍耐不住地尿了。於是,這對都是性虐狂的夫婦將夏繪的身子又翻轉了過來,使她仰面朝天地躺看。他們又不知從哪拿出了一條蛋清色的尼龍褲襪給夏繪重新穿上,然後把她呈大字形綁好。

「嗯……真好嗅。這味大地道啦……!」

『海豹』將自己的臉伸向仰臥在黑皮革寢台上的夏繪的股間,隔著一層薄薄的尼龍布片,吸吮著從夏繪的陰唇裡流出來的蜜液,並用舌頭在夏繪的陰部到處爬著啄著,刺激著她的粘膜,這是真正的色情狂們的近似於瘋狂的一種游戲。夏繪極為難耐地扭動著腰身,嘴裡不時地噴放出那種只有到了快感高潮時才會發出的快美的呻吟聲。

站在旁邊的『海豚』看著看著,也不由自主地情緒激昂了。她從夏繪的頭頂上爬上了寢台,將她那被鮮紅的小三角褲襪包著的陰部,壓在了夏繪那漂亮的臉上。

「哎!賣春婦,給我好好地舔舔我的花瓣。要是侍奉的不好,令我不高興的話,你可小心點你的屁股,我可到現在都還沒有用鞭子哪。」

夏繪一聽,趕緊用嘴和舌頭對『海豚』的陰部竭盡全力地侍奉著。幾分鐘之後,『海豚』的陰唇裡也溢出了大量的、帶有乾酪酸味的蜜液。

「噢!噢……噢……!」陰部被『海豹』吮了半天的夏繪,情緒已經昂奮到了極點。

「哎!時間怎麼過的這麼快呀,啊?你這個不中用的女人。」

『海豚』從寢台上跳了下來,從帶來的手提包裡拿出了一根漲型器具。這是根用橡膠製作的,形狀與男性生殖器一樣的黑色淫猥器具,粗大得嚇人。

『海豚』將被自己的蜜液和夏繪的唾液濕透了的紅色小褲襪脫了下來,然後把模擬陰莖繫在胯間,將胯帶穿過兩大腿間,與模擬陰莖底部的一個鈕扣扣在了一起。這一切做完之後,她抬起臉衝著夏繪嘻嘻一笑,說:

「喂,賣春婦,我要用這個東西把你送到天國去。」

『海豚』一邊說著,一邊走到了夏繪的跟前,她把手插進夏繪的小三角褲襪底部,用力將褲襪撕開。並將夏繪的兩腿使勁地向兩側分開。『海豚』再次爬上了寢台,她用一隻手撐著身子,另一隻手扶著這根橡膠製的,上下帶有軟倒刺的模擬陰莖對準夏繪的兩片花瓣似的小陰唇,腰部往下一沉,屁股猛地往前一送,『哧』的一下子,將這根模擬陰莖插進了夏繪的陰道裡。

「啊……!啊……!輕點!啊,不行……撕裂了!痛啊!」夏繪痛苦地呻吟著。

「真麻煩!喊什麼喊!用個什麼東西呢?把你的嘴……」

『海豚』把她脫下來的小褲襪團了團,塞進了夏繪的嘴裡。

「喔!喔……」、屈唇和苦悶的淚花、掛在了『天鵝』的臉上。『海豹』站在一邊,看著眼前的這一切,興奮的他的陰莖一勁地敲打著自己的肚皮,他急切地跨到妻子的身後,伸出雙手,按住妻子的屁股幫助她進行抽送。

下身那像是被撕裂了般的痛苦感覺,不知什麼時候,慢慢地變成了一種極為舒暢的快樂感。夏繪覺得子宮被來回地攪動著,她的臀部不由自主地往上挺起,隨著那根粗大的橡膠陰莖的抽動而晃動著。

『海豚』一邊熟練而巧妙地操縱著這根橡膠陰莖,一邊則對身後的丈夫催促著。

「你快點,上啊……!」

『海豹』用手指摳了塊潤滑凡士林,在妻子的肛門周圍均勻地塗抹著。夾心三明治般的『海豚』不斷地晃動著豐滿誘人的臀部,對身後的丈夫挑逗著。

『海豹』用兩隻手的大拇指,將妻子的肛門扒開,把他那根灼熱的陰莖一點不剩地插了進去並高速地抽動著。

「噢……!噢噢……」

「啊!啊呵呵……」

「嗯……嗯嗯……」

承受重壓的呻吟聲、快美的呻吟聲和使勁的「嗯、嗯」聲,三個人發出的三種聲音,交替地回響在這間密室裡。首先是夏繪,其次是『海豚』,最後是『海豹』,三個人依次地達到了快感高潮。

(3)

一小時後,十名內衣小姐再次地登上了圓形舞台。同第一次一樣,她們仍然帶著脖圈和手銬。在特別試裝室裡對顧客進行特殊服務的五名內衣小姐,極為麻利地清洗了身子,並化好了妝。這一次,全體內衣小姐們穿的是清一色的小型襪裙式的內衣,只不過是顏色各不相同。夏繪穿的依然是黑的。

「讓你們久等了,非常抱歉,現在進行第二次挑選。」

老板娘牙子,從顧客手中收集著他們所要挑選的內衣小姐們的卡片。這次,是由那些第一次沒有輪上的那些顧客們優先指名挑選。在剛才那段時間裡,那些落選的內衣小姐們在大廳裡,一邊為剩下的顧客們進行著各種服務,一邊還不時地表演一些淫猥的動作。顧客們則一邊吃著點心喝著茶,一邊觀看她們的表演,耐著性子在大廳等待著。

第一次競爭『天鵝』失敗了的那四組中,還有一對是夫妻。男的名『鯨』,女的名叫『企鵝』。這次他們挑選了『白頸』。名叫『狼』的男人,挑選了『夜鶯』。『美洲虎』、『獅子』、『東北虎』三人競爭『天鵝』。兩次都沒人指名的是『雲雀』、『杜鵑』、『布穀鳥』三位姑娘。她們三人哆哆嗦嗦地站在舞台中間,臉色正在逐漸地由白變青。

由於『天鵝』兩次都是被多人同時指名,因此,她們三人當中的任何一個,今晚都有可能一次也沒被指名的可能。輪到誰的頭上,那麼等待她們的,將是極為殘虐的處罰。所以在這段時間裡,她們紛紛跳下舞台,跪在剩下的顧客面前,拼命地吸吮他們的生殖器,並做出各種媚態,以求他們能選上她們。

對『天鵝』的競爭開始了。這次,是那個叫『美洲虎』的男人,以二十五萬元的價格,獲得對『天鵝』的凌辱權。競爭失敗了,『獅子』和『東北虎』二人只得從剩下的三個姑娘當中各挑選一個了。

『獅子』:「我要『雲雀』。」

『東北虎』:「那麼……我要『布穀鳥』吧。」

最後剩下了『杜鵑』,今晚上要挨處罰的就是她了。她被一種恐怖的氣氛圍繞著,不能自控地哭泣了起來。

被挑選上的姑娘們,被她們各自的顧客拉進了特別試裝室。剩下的姑娘們則繼續侍奉著已經滿足了淫慾的顧客們。等待著晚宴最後一項活動:處罰『杜鵑』姑娘。

這次,夏繪被那個叫『美洲虎』的單身男人領進了特別試裝室。由於這個人始終帶者假面具,所以看不清他的面目如何,只能根據他的外觀情況來推測。這個人,大概是個四十五歲左右的知識份子。言行與舉止顯得極為穩重,具有一定的紳士風度。他進了密室後,馬上脫掉了外衣,身上僅留下一身色澤漆黑的背心和短褲。他讓夏繪躺在寢台上自己搞手淫,他則站在一邊欣賞。待十多分鐘過去後,他好像是情緒激昂了,他把身上的衣服脫光,站在寢台的邊上,他將夏繪的腦袋搬向他這一側,把他時根怒張著的生殖器,插進了夏繪的嘴裡。

(這個人倒還比較安份……)

夏繪心裡這樣想著。

「好!嗯……好。把衣服脫光了,坐到椅子上去。」

正在進行口唇待奉的夏繪突然聽到了這樣的命令。

夏繪將衣服脫得只剩下一條小褲襪後,坐在了一把帶扶手的皮革面椅子上。『美洲虎』看她坐好後,從他帶來的那隻電子密碼箱中取出了一條繩索。『美洲虎』把夏繪的上半身捆在椅子背上,雙手捆在兩邊的扶手上,雙腳則捆在椅子腿上,夏繪的行動自由被完全地剝奪了。這一切進行完後,『美洲虎』又從電子密碼箱裡取出來一個黑匣子,他把黑匣子上的插頭插進牆壁上的電源插座裡,黑匣子馬上發出了『嗡嗡』的響聲。夏繪一看,不由自主地顫抖了起來。

「別害怕,這只不過是個變壓器,它能使非常穩定的、而且電壓不太高的直流電通過你的身體,能使你產生非常舒適的感覺。」

這個怎麼看都像是個無可指責的紳士,低著頭,微微地笑著。可夏繪卻不覺地哭出了聲來,因為這個東西,使她想起了以前被電擊的事情。

「呀!求求您了,請您別幹這麼殘酷的事情……無論您怎麼樣我都行,只是別……」

可憐的漂亮女人,此則就是一個任人擺布的玩物。她的兩個乳頭,分別被兩個鱷魚嘴形的小夾子咬住,然後,這兩個小夾子的導線被插在了黑匣子上。

『美洲虎』按下了小型變壓器上的一個按鈕,夏繪雪白的胴體立刻挺直了。

「呀……!啊……呀……」

由於受到了電流的打擊。夏繪全身的肌肉激烈地抖動了起來,小便也忍耐不住地尿了出來,四肢哆哆嗦嗦地痙攣著。

「真麻煩!」『美洲虎』把夏繪尿濕了的三角褲襪撕扯了下來,在手裡團了團後,塞進了夏繪的嘴裡。

「電壓再給你稍稍調高點。」

密室裡,只有夏繪那苦悶的、含混不清的叫喊聲和求饒聲。電壓在一點一點地加高,直到夏繪昏死了過去。

五分鐘後,像死了一樣的夏繪被抱到了寢台上,一絲不掛的『美洲虎』對躺在寢台上的這堆雪臼細嫩的柔肉,細細地玩弄了起來。最後,將他那沖天炮似的肉棒,插進了夏繪的體內。原來,這個『美洲虎』是個對姦屍有看極大興趣的怪癖的男人。

第一次射精後,夏繪漸漸地恢復了意識。『美洲虎』又將小夾子夾住她的乳頭,再次將夏繪電暈過去,『美洲虎』的肉棒,又一次地插進了夏繪的陰道……

這次晚宴,已經過去三個多鐘頭。全體顧客在姑娘們的身上,得到了各種各樣的滿足,他們相繼地回到了大廳裡,悠閒自得地坐在各自的坐位,慢慢地飲著咖啡,大口大口地抽著雪茄。那些內衣小姐們,這時都換上了一色的蝶式短褲,赤裸著上身,一個個都像極為溫順的貓兒、狗兒一樣偎坐在顧客們的懷裡,任憑顧客在她們身上隨意摳摸,而她們則用手把玩著他們的生殖器。

然而有一個是除外的。她就是名叫『杜鵑』的那位姑娘,由於整個一晚上她沒被任何顧客挑選上,因此要受到處罰。這種處罰是做為晚宴的最後一項活動,要在圓形舞台之上,眾目睽睽之下進行。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