慾海情魔(續)

她被帶到了圓形舞台之上,全身被剝得精光,雙手反銬在背後。她此時的面目,由於恐懼而顯得有些變形,豆大淚珠像泉水似的從眼框裡湧出。

「喂喂!各位注意啦!我們今天的晚宴,將以處罰『杜鵑』為最後結束的節目。處罰的方法呢,是讓一隻健壯的純種狼狗『彼得』與她交配。」

牙子說完後,從後台休息室裡牽出來了一條面目猙獰、個頭巨大的純種大狼狗。這隻狗似乎是知道自己要幹什麼一樣,興奮地圍著『杜鵑』姑娘繞著圈,不斷地伸出血紅色的大舌頭去舔『杜鵑』姑娘的陰部。

(喲!這麼大個的狗哇,難道真要讓狗來弄她……?這可真從來沒見過,莫非……?)

夏繪想著想著,身子又不自主地哆嗦了起來。難怪『杜鵑』姑娘快哭成了淚人了。

「喂!『杜鵑』,把你的屁股撅起來吧。」

老板娘牙子,手裡揮舞著皮鞭命令著,兩名打手不容分說地按住『杜鵑』,使她呈跪姿。緊按著,一個按著她的脖子,一個搬著她的兩胯將她的屁股抬了起來。那條看起來是受過專門訓練的大狼狗馬上跑過來,把嘴伸向姑娘散發著雌性氣味的臀溝裡,嗅了片刻後,伸出舌頭叭嘰叭嘰地舔了起來。這種叭嘰叭嘰的淫靡之聲,讓任何人聽了都會興奮的。

「啊……!不!不!……!」

隱秘的部位被大狼狗貪婪地舔著,『杜鵑』姑娘羞得滿面通紅。她使勁地擺動者屁股,試圖躲開大狼狗的吸吮。無奈被兩名壯漢按著,無法躲開狼狗長長的嘴巴。不一會兒,『彼得』的硬梆梆的、粉紅色的生殖器,就像是一根機械傳動的齒條,慢慢地從下腹伸了出來。姑娘感到了一種不祥正在向她那柔軟的肉體襲來。

「嘿嘿!快瞧呀!『彼得』已經興奮起來啦,『彼得』,過來!到這來。」

牙子伸手揪住『杜鵑』的秀髮,將她的頭強行按向大狼狗的腹下。

「不!不不!夫人,求求您了……」

『杜鵑』的苦苦哀求,被隨之而來的陰部的被鞭打壓制住了。她被牙子強按著含住了『彼得』的生殖器。

「喔……喔……喔喔……」

「怎麼樣?狗的生殖器的味道很不錯吧?『彼得』現在大概感覺很舒服呢。你們看它這得意的表情,眼睛都眯成一道縫了……」

大狼狗『汪!汪汪』的叫了幾聲。

「唉!都準備好了吧?各位,請注意了,『母狗杜鵑』,就要被『彼得』幹了。各位請看仔細,這個節目一定會使你們感到非常有趣的。好,下面就開始幹啦。」

比剛剛伸出來時又增大了兩倍的『彼得』的生殖器,在肚皮底下微微地晃動著。牙子衝著『彼得』一招手,它立刻就爬到了『杜鵑』姑娘的背上。『杜鵑』那光滑細嫩的身子,被『彼得』壓在了下面。牙子一手扶著『彼得』的生殖器,另一隻手將『杜鵑』姑娘那剛剛被『彼得』吸吮過的、滑溜溜的小陰唇扒開,然後將『彼得』那濕漉漉的、粉紅色的瘤狀生殖器,對準了姑娘的陰道口,騰出另一隻手來一拍『彼得』的屁股,只見『彼得』腦袋一揚,屁股往前一送,哧溜一下子,巨大的生殖器全部插進了姑娘的陰道裡。

「汪!汪汪!汪汪汪……」

『彼得』發出了一連串非常得意的吠聲。『杜鵑』姑娘的兩脅,被『彼得』的兩條前爪緊緊地夾抱著,它此時一定在品味著它的生殖器插在人的生殖器裡的那種快美感。不一會兒,它的腰部便開始了連續不斷的晃動,它那比人類粗大得多的生殖器,在姑娘的陰道裡快速地抽動著。

「汪汪汪!汪汪……!」

「啊,啊啊……嗯……!」

『彼得』的吠聲和『杜鵑』姑娘的喘息聲和呻吟聲,再加上姑娘那雪白的、不停地晃動著的雙乳,使台下的顧客們的情緒激動了,性慾也在不斷地高漲。緊緊摟著夏繪的『東北虎』,不知什麼時候把夏繪的蝶式短褲脫下來的,此時,他將夏繪抱到自己的大腿上,把她的兩腿分開,讓她騎坐在他的大腿上,然後將那再次硬漲起來的陰莖一點不剩地插進了夏繪的陰道。

「噢……!?」

夏繪叫出了聲,她四下裡一張望,發現姑娘們眼下都和她一樣,這些內衣小姐們,有的羞怯怯的抽泣著,有的卻顯得極為得意地呻吟著。

舞台上,『彼得』剛剛射完了第一次精。

「啊!啊啊……」

溫熱的精液,噴射在『杜鵑』姑娘的子宮上。

「喂!諸位,『彼得』已經射精了,可是僅僅一次對它來說是不夠的,它還得射第二次、第三次,不這樣,『彼得』是不會滿足的。」牙子興奮地向顧客們喊著。

『彼得』雖然射了精,但很顯然它沒有要下來的意思,它仍然趴在『杜鵑』的背上,兩條前爪仍然緊緊地夾抱著『杜鵑』。它此刻眯著眼睛,顯得很得意地將頭部趴伏在『杜鵑』的腰背上,似乎是在沉思著什麼。過了一會兒,它昂起了頭,又再開始了猛烈地抽動。

數分鐘後,『彼得』又射了一次精。

「噢噢,嗯……!啊啊……」

『杜鵑』姑娘發出了一陣陣惱亂的叫喊聲。『彼得』那根結結實實地插在她的陰道裡的生殖器,肯定對姑娘陰道內的粘膜給予了極大的刺激,當然,從外面是看不見的,這只能從姑娘的臉部的表情變化上來加以推測。

不久,『彼得』伸著脖子,以最高昂的音調叫了起來。

「汪……汪!汪汪汪……!」

第三次射精了。隨後,『彼得』將身子一縱,緊緊夾抱著姑娘兩脅的前爪站在了『杜鵑』腰胯上,只見它後腿後仰,前腿下壓,身子下伏,伸懶腰似地舒展著筋骨,看來,它己達到了絕頂的滿足。

「啊啊,嗯嗯……啊!」

與此同時,夏繪也極度興奮地叫喊了起來。她的陰道裡也注滿了精液,不過那不是大狼狗『彼得』的,而是顧客『東北虎』的。

淫猥至極的晚宴,在一片囈語聲中結束了。

用各種各樣的方式玩喬了這些姑娘的顧客們,一個個心滿意足地離去了。內衣小姐們也都各自洗浴了自己的身子,換上自己的衣服回家了。

「哎,『天鵝』,你別走呢,到你主人那裡去一下,他等著你呢。」

大廳裡只剩下老板娘牙子和夏繪了。夏繪剛剛洗完澡,白晰的臉龐上,透著一層粉紅色。大概是短時間內,連續不斷地被顧客玩弄的原因吧,她顯得有些疲憊不堪。這時,她只穿著黑色的吊帶和長筒襪,還有一條鮮紅色的小三角褲襪。

她呆呆地站在那裡有些發楞。牙子走過去,仍然是把她的雙手反銬在背後,然後給她披上了一件斗蓬,拉著她就往電梯的方向走去。

「唉?這是去哪……?」

「別問啦!你就跟我走吧。」

她們乘著電梯,來到了四樓上。出了電梯,她們步行在一條長長的走廊上。夏繪的斗蓬裡只穿著一條小褲襪,她非常小心地邁著步子,恐怕在走廊上遇上什麼人,萬一斗蓬的繫帶要是開了的話,那就近乎於赤身裸體的在行走。

還好,她們一個人也沒踫上。夏繪被牙子領到了一個房間裡。這是一個非常大,而且裝飾華麗的房間。這個房間的四面牆上也掛滿了鏡子,有點和地下室的特別試裝空差不多。

「哥哥,我把她帶來了。」

牙子把夏繪領到了這間豪華的高級公離的寢室裡,她的任務算是完成了。

「辛苦啦。」

劍造與牙子打了個招呼,然後揮了揮手,牙子衝著夏繪妖冶地笑了笑,轉身離去了。

倉持劍造身穿睡衣,仰靠在華麗的席夢思床上。床的一側,擺放著一台二十四英吋的彩色電視機,此刻播放的畫面,正是剛才『彼得』與『杜鵑』姑娘交配的場面。不知在底下大廳的哪個地方安裝著攝像機,將整個晚宴的全過程都錄了下來。

夏繪立刻羞得滿臉緋紅。為什麼呢?原來她認為自己從開始的跳脫衣舞到手淫,到後來在特別試裝室裡,接受顧客的各種各樣的玩弄的全過程,劍造肯定也通過監視器都看到了。

「是的,你在特別試裝室裡,被顧客玩弄,凌辱的過程,我全看見了。」

劍造一邊說著,一邊把睡衣的扣子解開了。他的肉棒正在一蹦一跳地往上舉著……

「從現在起,到明天早上,這段時間裡,我可要慢慢地折磨你了,嗯?你聽見了嗎?」

「啊?!是,主人,聽您的咐吩。」

清瀨夏繪的小三角褲襪的底部又濕了……

(4)

「那天我就在主人的房間裡獃了一夜,噢,就是咱們現在獃的這個房間。」

這幢建築物,原本是野野村牙子的私有財產,專門用來租賃的。後來開辦了《內衣俱樂部》後,整個一樓用來作了時裝及化妝用品商店,地下室則開辦了秘密的俱樂部,設置了那間大廳和特別試裝室。牙子的哥哥——倉持劍造,便利用這裡的便利條件,在這裡尋歡作樂,玩弄這些內衣小姐們。一旦有大富甲們到這來,他便躲到這間房子裡來,因為這個房間裡,裝著全套的電視監視終端系統。

「這套房間,是牙子讓我當內衣小姐的優惠條件之一,無償居住的。這樣,我實在是不好推托這的差使了。我搬到這兒來後,主人也就了常在這過夜了。地下室的各個特別裝試室裡,鏡子後邊都藏有監視攝像機,每個試裝室裡的情況,都可通過監視攝像系統,傳送到這個房間裡來。我在俱樂部裡被其他男人玩弄的情景,他是每次都要從頭看到完的。然後將顧客們玩棄我的方法,再重新炮製一遍。」

夏繪將年青漂亮的姑娘緊緊地摟抱在懷裡,一邊愛撫著她,一邊講述著自己的經歷。

「所以呢,我現在平日裡在鑽精器公司,一邊當著一名普通的職員,一邊為主人探聽著公司內的各種情況。星期五和星期六,我就在這個店裡接待顧客。星期六晚上,主人便要到我這裡來。整個一晚上,我就是主人的性奴……第二天是星期天,我可以休息一天。」

「嘻嘻,你怎麼啦?覺得意外,是嗎?」

「……我真不敢相信。平日在公司裡見到的姐姐你,是個非常出眾的,又有才華又漂亮的,且又身居要位的秘書……」

「你就僅僅知道這些嗎?實話告訴你吧,我是個極為淫蕩、墮落,只認金錢的女人……」

紀美子急忙伸手捂往了夏繪的嘴。

「不不!姐姐,你可別這麼說呀。」

清瀨夏繪非常感激的,緊緊地擁抱著秋川紀美子。

「真羨慕您吶……不僅是倉持專務這樣的男人,就是姐姐您……我簡直就像是在做夢。」

「我的故事馬上就要結束了。以上我所講的基本上就是目前的清瀨夏繪的一切,我可絲毫都沒有保密喲。」

「那麼……姐姐……?」紀美子以試試探探的口氣問道:「今天中午,我聽銷售促進科的一些女孩子說……那個……前天晚,在你們計劃調查室的宴會上,你又跳了脫衣舞……?」

「嘿!傳得還真快,這件事果然在公司裡已不是什麼秘密了……唉!是呀,那天,在赤阪的一家餐館裡,我們全體科員,關口常務,還有田中董事在一起聚餐,席間,我給他們跳了脫衣舞,是想助助興的。」

「光是脫衣舞嗎?真的嗎……?」

「你聽到傳聞當中,還有什麼?」

「營業本部的那些女孩子們也知道得不太詳細,但是……但是她們……她們說……」

「但是?但是什麼?」

「那個……她們說姐姐還在大家面前脫的光光的。好像還什麼……什麼手淫什麼的。」

夏繪的臉色有些微微發紅了。

「還不僅僅是這些呢……」

「真的嗎?」

「想聽我詳細地跟你說說嗎?」

紀美子使勁地點著頭。

夏繪像是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開始講了起來:「我之所以被調到了計劃調查室,剛才己跟你說了,就是為了替倉持專務打探關口常務的情況,你知道了吧?」

「嗯!」

「因此,我要盡可能地利用一切機會接近關口。在這一年當中,我經過不懈的努力,終於達到了這樣一個目的,就是成功地扮演了一個外人看來我是一個與倉持專務沒有一切關係的角色……」

關口晃之介兼任著營業本部的部長。他對倉持專務的情婦清瀨夏繪,從去年的脫衣舞會事件以後,基本上是持避而遠之的態度。後來,他大概是聽到了不少關於倉持專務原情婦的傳聞吧,對夏繪的警惕逐漸地放鬆了。

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對在自己所管轄的部門裡工作的,鑽精器公司的名花,漂亮的女職員清瀨夏繪不知不覺地動了心。每當夏繪出現在他眼前時,他便會有一種異樣的感覺。

營業部門的首席長官關口晃之介,是現任總經理的外甥,年齡比倉持小七、八歲,按照同族經營這一舊的傳統觀念,總經理引退後,他是理所當然的總經理的接替人。

然而,由於倉持劍造在該公司有著傑出的功績,把一個就要倒閉了的企業,搞得虎虎有生,在同行業中首屈一指。這樣一來,情況就發生了變化,劍造以驚人的手段和雄厚的實力,控制了公司的勞動組合,人事管理,技術開發,產品製作等要害部門,由其是近兩年來,劍造的成績尤為突出,公司的總收入和職工們的個人收入,都創造了全國同行業的最高紀錄。與之相比,關口晃之介的影響就要小的多,他只掌握著營業本部這塊小小的天地,而且管理水平也很一般,因此公司內外上下,下一任總經理的任者是『鬼劍』的呼聲越來越高。

身材細長,有著留學英國的經驗,並有著『紳士』綽號的關口晃之介,與劍造成了鮮明的對比。當然,他們的性格是一點也不相同的。在董事會議上,還經常形成對立的情形。

倉持與關口各自掌握著一派,但倉持的勢力,要比關口的大的多,所以關口經常找些藉口,用以阻止倉持向總經理的位置接近。

處於這種情況,夏繪努力地創造著機會,想方設法地與關口接近。直到關口相信她已不再是從前的那個女孩了。

時間不長,關口對夏繪的看法,發生了根本性的變化。他認為夏繪是個態度嚴謹,工作效率極高的辦事人員。被劍造拋棄後,對劍造有著切齒的仇恨,這對他欲鏟除劍造幫來說是個不可多得的人物。

有一天,夏繪一個人在影印室裡覆印一份文件,她似乎覺得背後有兩道非常銳力的目光正在盯著自己。她不由地回頭望了一下,是關口晃之介。他站在走廊上,隔著門上的玻璃注視著夏繪。他是有事路過覆印室。偶然看見夏繪在裡邊便站了下來,從背後注視著她。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