慾海情魔(續)

當時,夏繪正在換覆印紙,上半身必須向前彎曲,因此形成了臀部向後突出的姿勢。關口站在那裡,一動不動地盯著夏繪。夏繪不由地臉紅了。她現在穿著的裙子,是公司發的秘書裙。做為一個非常注重儀表的漂亮女人,她總是要把公司發的服裝,按照自己的身材的實際尺寸,再改動一番的。所以,她現在穿著的這條香草色裙子,在她身子彎曲或是下蹲時,恰好緊緊地包著她的臀丘。

由於她經常用吊帶吊著長筒襪,再加上不愛穿襯裙,所以,一到這時,她那豐滿的臀部便輪廓分明地顯現了出來。

關口不由自主地推開覆印室的門,踱到夏繪的身後,他目不轉睛地盯著夏繪的繃得緊緊的裙子下面高高撅著、充份顯示了女性特徵的,渾圓的臀部。

「呀,常務,是您呀。」

一見夏繪那副羞嗒嗒的表情,頗具紳士風度的關口似乎感覺到了點什麼。

「清瀨君,你的臀部可真漂亮啊。」

說著,關口鬼使神差似的伸出手來,在夏繪的屁股上拍幾拍。這句有意識的讚美,似乎是隱藏不住他那露骨的用意了。夏繪極為敏感地聽出了他話中的真正含義。

「哎呀,常務您……」

夏繪特意地,用極為害羞的姿態,故意扭功了一下屁股。

(這個人對我的屁股好像特別關心……)

從這以後,每當夏繪與關口踫見時,夏繪就特別留心地觀察他。經過多次地接觸後,夏繪確認了這位瀟灑的高級管理人員的目光,總是在她的屁股上掃來掃去的。

夏繪把這一情況報告給了倉持劍造。

「噢……這小子肯定是個肛門愛好家。」劍造覺得非常有趣的哄笑了起來。

恰巧這時已臨近了一年一度的職員旅行了,所以,一個絕妙的計劃在劍造的腦海裡成形了。

「好!太好了。夏繪,在今年的演出中,你再跳一次脫衣舞。這次舞姿要狂一點,猥褻一些,特別要在屁股的動作上多下點功大。」

「那……今年還……」

「對!不但要跳,而且動作要淫亂,要充份地顯示你漂亮的身段和豐滿的屁股,一定要讓關口著迷……」

「呀,要羞死我了。」夏繪臉色緋紅,閉上了眼睛。

「什麼?你不是最喜歡男人們的視姦嗎?而且這次的月例晚宴會上,你的表演,可以說是淫猥到了極點啦。」

……清瀨夏繪,對主人的意圖完全不能抗拒。她讓牙子給請來了著名的脫衣舞女,並進行了大運動量的訓練。

「要想最大限度地刺激那些臀部愛好家的男人們,你就必須首先掌握作為妓女才學的那種轉磨技巧……」

專業脫衣舞女如是這般他說教了一番,然後將這種具有高度挑逗性的技巧教給了夏繪。腰要像石臼那樣來回地轉動,並要前後激烈地搖晃。其實這種技巧是較為簡單的,但要把全身每一塊肌肉都調動起來就不太容易了。因此,要反復經常地練習,就連上廁所的時間都要充份地利用起來。

經過一段時間的練習,夏繪的脫衣舞技有了飛躍性的提高。

「嗯,不錯,你的這種技巧,已達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了。連我都感到有些自愧不如了。」

最後,專業脫衣舞女對夏繪的訓練成果,做出了心悅誠服的評假。

後來的事……紀美子己用自己的眼晴看到了。在歡快的《包烈羅》舞曲的伴奏下,夏繪是如何一件一件的把她身上的衣服脫掉,又是如何巧妙地把她苦練而成的技巧運用進去的,多少人都被她的這種技巧迷住了。關口晃之介也是在這時盯住了夏繪這個目標的。他己被夏繪那漂亮的臀部和高超的脫衣舞技徹底的徵服了。

目的達到了。職員旅行結束後,夏繪發現關口那色迷迷的目光,比任何一個職員都討厭地在她的臀部掃來掃去。

(已有跡像了,他就要引誘我了……)

夏繪已經預感到了什麼。

(5)

夏繪這一預感,果然在不久後計劃調查室舉行的小型宴會上被證實了。

這個小規模的慶祝宴會,是在關口常務經常光顧的一家餐館裡舉行的。參加這次宴會的有包括野口室長在內的計劃調查室的全體員工六人,還有負責新產品的廣告與銷售的關口常務和在製造部門擔任領導的田中雄董事。這八個人中,只有夏繪是唯一的女性。

由於在自己的指揮下,所有的工作項目都進展得相當順利,因此這陣子關口的心情特別好。受關口的影響,整個宴會的氣氛也相當活躍。有唱歌的、有跳舞的,最後大家異口同聲地要求夏繪再表演一次脫衣舞。

「真想再欣賞一下你的拿手好戲呀夏繪君。」

「是啊,很想再看一次呀,你可不能薄我的面了啊。」

關口也附合著大家的聲音說著。

夏繪顯得有些躊躇不定。

「喂,我說,你們大家是不是都醉了。我此刻的感覺,就像是羊羔進入了狼群一樣。」

「不不……!我們確實是想再欣賞一次,絕對沒有別的意思,不是嗎?」

「對,夏繪君,拜托了。伙計們,今晚清瀨姑娘不表演脫衣舞的話,我們就不散伙。」

夏繪偷偷地看了關口一眼,只見他一副得意洋洋的樣子,並且在不斷地用舌頭舔著嘴唇,那種好色之徒正在焦急地等待著的神色,清清楚楚地浮現在他的臉上。

「清瀨君,好啦,別拿捏了,你就再跳一回吧,我也想再看看呢。」

「常務先生,既然您也這麼說,不過,這在公司內,很容易被當成話柄的,還可能被人們誤解。您能保證今晚我要是跳了的話,這事不會被洩露出去嗎?」

「我們都是男子漢,即使是嘴爛了也不會講出去的。」

同事們異口同聲地喊著。

沒辦法,夏繪只好應允了。不知是哪位性子急的,立刻跑到餐館的女招待那借來了一部手提式錄音機,裡面正好有一盤節奏緩慢的,最適合跳脫衣舞的曲子的磁帶。

不知是誰,大概是關口,肯定是他精心策劃的。讓夏繪跳脫衣舞,是他計劃好的行動中的第一步。

「那好,我就再給大家跳一次。」

夏繪從自己的坐位上站了起來。

(我就要成為犧牲品了。關口常務相中的犧牲品呀!)

在男人們那充滿慾望的目光中,一種期待著被虐的意念油然而生。她似乎是已經產生了某種快美感,子宮裡邊又開始一蹦一跳地蠕動了。

(好吧,我就給他們跳一種他們意想不到的挑逗性極強的……)夏繪已經徹底的下了決心,她的手伸向了特意為這個晚宴而穿的鮮紅的錦緞子做的旗袍的拉鏈處……

……那天晚上,欣賞夏繪脫衣舞的共有六個男人。而她的演技,也堪稱情酣意濃。由於表演場地只有幾張蓆子大小,所以,和職員旅行時的那個宴會場相比的話,無論是誰,都是在相當近的距離內,欣賞著漂亮的社花的裸露的胴體的。雪白的肌膚上,因劇烈的活動而冒出了一層細細的汗誅。隨著熱騰騰的汗水,飄蕩著陣陣法國高級香水的香味。雖然高級法國香水的氣味極佳,但卻不時被更加濃烈的雌性的芳香所沖沒。

旗袍、乳罩、吊帶、長簡襪……夏繪將這些極富有情味兒的衣物一件件地脫了下來。合著樂曲,最後脫得只剩下一條山茶色的小三角褲襪了。這是一條用極薄的而又透明的尼龍布製做的。式樣簡單,帶有暗花的比基尼式的小三角褲襪。

透過這小小的尼龍布片,能看到三角區那油黑茂密的陰毛。這一區域,能激起男人們高昂的情慾。漂亮的女職員,似遮非掩地用手擋著自己的陰部,在上司與同事面前,非常出色的再次地表演了淫猥至極的脫衣舞,小小的餐間裡響起了熱烈的掌聲。這時,夏繪又特意地轉了個身,將臀部對著關口晃之介,向著其他幾個人鞠了個九十度的大躬,這一招的目的,是為了充份地讓關口對她的屁股進行視姦。

「最後的這點兒布片真礙事呀!」

樂曲結束了。僅穿著一條小三角褲襪的夏繪,被男人們團團圍住,爭相與她乾杯。同事當中不知是誰說了這麼一句,使得這個小小的餐室裡,更加充滿了淫猥的氣氛。

「這個不行!」

「怎麼啦?不能全脫了嗎?」

「反正,我自己不能再脫了……要是……要是再脫的話,那不成了露出狂了嗎?」

也不知喝了幾盅酒,夏繪的舌頭都有些硬了,而且神情上也似乎是有些醉了的樣子。她昏昏欲睡,還斷斷續續地囈語著。

「那麼,我們替你脫了吧,這樣就可以了吧?」

「不了,別了……」

一個喝得東倒西歪的同事轉到了夏繪的身後,一下子將她的兩條胳膊反擰過來,使夏繪失去了抵抗的能力。這一舉動,無疑是在挑唆男人們向她進攻。

「脫了吧,這麼多都脫了。還在乎這一點兒嗎?」

幾隻手同時伸向了夏繪身上僅剩下的那條小三角褲襪。

「啊!?別!求求你們……」

「哈哈……你就讓我們脫吧,這不是你的責任,是我們的連帶責任。」

「喂!這麼做豈不是剝奪了人家的貞操嗎?」

「貞操?什麼?中川君。你太守舊啦。」

「啊?噢,是嗎?」

「喂,把她按在這兒,把她剝光呀!」

都醉了。夏繪那毫無意義的抵抗,更加引發了男人們的慾望。他們將夏繪按倒在地板上,讓她仰面朝天地躺著,呈四肢展開式地按住了她。

「啊……呀!羞死人了。你們……」

畢竟是女人,夏繪羞臊得把臉扭向了一邊。山茶色的小三角褲襪緊緊地貼在雪白的肌膚上,清清楚楚地透現著黑油油的陰毛,這是具有極大挑逗性的區域,無論如何也逃不脫了。夏繪拼命地扭動著身子,越是這樣,越使她顯得更加婀娜和富於刺激性。夏繪的大腦已經麻本了,由於拼命地扭動,成熟的胴體,不斷地散發出雌性那種帶有甘酸味的體臭。

「嘿嘿……就像孩提時代做動物解剖。」

「嗯,是的,是解剖。夏繪姑娘,想起來了嗎?」

不知是誰的手,插進了褲襪上端的鬆緊帶裡。

「啊!不要……!」

夏繪用牙齒咬住嘴唇,無奈地閉上了眼睛。

禿嚕嚕……,最後的一點布片,被扒到了大腿下邊。

「喔……!真漂亮的絨毛呀,這麼艷麗,如此的柔軟……」

幾隻手一起按在夏繪那濃密的陰毛上揉搓著。忽然,一隻手競毫不客氣地伸向了那道秘密的裂縫。

「啊不!不……不!」

「哎!腿怎麼並住了!再敞開點!」

「這礙事的褲襪。」

不知是哪位,將褲襪用力撕開,扔到了一邊。

屈辱的淚水,順著夏繪的眼角淌了出來。

「嘿!看這兒,濕了哎!」

「咯!真的哎!」

「肯定是昂奮了。」

「嗯……是個淫蕩的妞兒,而且肯定是個露出狂。」

「哇……你們看,和洪水一樣哪。」

「再給她揉揉……嗯!對!對!」

「啊呀,我有點受不了了,這種香味兒。」

小陰唇被完全扒開了。粉紅色的粘膜,全部展露在視姦者們的眼前。不知誰的手指,撥弄行最為敏感的陰蒂。

「依……呀。」

「這裡邊肯定非常絢麗。」

「這是尿的出口,這是性交的通路。」

「把它緊緊地捏住會是什麼樣啊?」

「真想鑽到裡邊看看去。」

一根手指,順著這溢出了大量蜜液的狹小通路插了進去。

「嗯,好像是越往裡邊越絢麗。」

「哎!哎!別弄!那個地方不能弄……」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