慾海情魔

(3)

不出大家的預料,清瀨夏繪再次的、無可非議的獲得了大獎。除她以外,所有參加了演出的職員都獲得了不同的獎勵。秋川紀美子等三人獲得了最優秀新人獎。

演出結束後,清瀨夏繪從倉持劍造的手裡接過了獎金,這時的她已經卸掉了舞台上演出時的濃妝,平時那種恬靜、穩重的氣度又回到了她的身上。雖然大家對她那技藝精湛的脫衣舞給予了很高的評價,但從她的臉上,卻看不出一點兒欣喜的模樣來。

聯歡會結束了,大家紛紛離開了會場。

秋川紀美子急急忙忙的跑回了自己的房間,從隨身的行李中匆匆的拿出了一條乾淨的褲襪,然後悄悄的溜進了廁所。她把穿在身上的褲襪拉了下來,褲襪的底部沾滿了由於性興奮而分泌出來的蜜狀黏液,整條褲襪的下半部份就像小便失禁了似的給弄得濕漉漉的。雖然誰也沒有發覺,可紀美子的臉卻羞紅了。在清瀨夏繪表演那個挑情舞蹈時,紀美子都入迷了。甚至還產生了自己仿彿也在大家面前赤裸身子的錯覺。情緒異常興奮的秋川紀美子,感到有些不好意思了。

「噢……!」

她用柔軟的衛生紙輕輕的擦她那濕污了的陰部,一種連全身的汗毛都要豎起來了的快美感,電擊似的傳遍了全身。她不由自主的噴發出一串甘美的呻吟。幸虧現在是在飯店的公共廁所裡,要是在自己公寓的房間裡,她肯定要用手淫來滿足目前這高昂的性慾望的。

(她是不是被專務拋棄後,由於孤獨而產生了逆反心理呢?她難道就真的一點都不覺得羞恥嗎?)

假如事情要不是這樣的話,那麼,紀美子對清瀨夏繪的這種超乎常人膽量的行為,是無論如何也不能理解的。

「紀美姑娘,部長叫我們大家都到倉持專務的房間去,去問候一下專務,你在哪裡呀?……」一位一起演出的夥伴站在房間門口,衝走廊裡喊。

秋川紀美子急忙換好褲襪,又急匆匆的將髒了的褲襪藏在了洗手池的後面,然後走出了廁所。

去問候倉持專務,這對於不太善於交際的秋川紀美子來說,感到很為難。何況現在身上還帶有一股性興奮後的體臭味,應該先去洗個澡才對,可是上司的命令又不好違抗,只好跟大家一道去吧。

秋川紀美子來到倉持專務的房間時,專務已經被許多女職員們包圍了起來,正在眉飛色舞的跟女職員們說甚麼。人群當中唯獨看不到清瀨夏繪的身影。紀美子同倉持專務打了個招呼,互相寒喧了幾句之後,便悄悄的站到了一旁。

在公司裡,秋川紀美子能與倉持專務見面的機會實在是太少了,只是最近才偶而的遇到他一兩次,印象是相當淡薄的。只是聽說他是個很嚴厲的人,然而眼前的倉持專務大概是多飲了幾杯酒,又被這麼多的女職員圍繞,心情愉快的緣故吧,此刻一點也看不出來。然而她卻能感覺到,在他那強健的肌體內部,好像有一台大馬力的發動機,蘊藏無窮的力量。站在一旁的秋川紀美子似乎感覺到自己像是被一種無形的力量支配。紀美子覺得他此刻這種豪爽的態度,與人們平時在背地裡議論他的那些事情,形成了十分鮮明的對比。紀美子覺得他是一個對工作認真負責,考慮事情十分周密,態度嚴謹,對部下體貼的稱職的領導。

(真是一個不可思議的人,大家都認為是非常粗野的人,卻有如此之細的地方……)

秋川紀美子就這樣,對下期總經理的出任者從主觀上抱定了這樣一種不錯的印象。

又有許多人來到了倉持專務的房間,紀美子她們課的人紛紛向專務告辭離去了。秋川紀美子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她對倉持專務那樣無節制的飲酒卻不醉感到十分佩服,他的酒量可真大呀!

紀美子覺得有點累了,同伴們都出去逛夜市去了,她一個人和衣躺在自己的床上想睡一會兒。然而一閉上眼睛,舞台上清瀨夏繪的影子就會出現在面前,公司裡人們平時對清瀨夏繪的那些議論,也在她的腦海浬翻騰。她強制自己甚麼也不想,努力的睡,可身體內部的興奮勁,卻使她難以入睡,她在床上翻來復去的折騰。也不知過了多久,她迷迷糊糊地睡了,可不到兩個小時她就又醒了。

出去玩的同伴們不知是甚麼時候回來的,她們躺在各自的床上香甜的睡了。

(挺睏的,可怎麼睡不呢……?)

黑暗中的秋川紀美子在翻了幾次身之後,精神越來越興奮了。這個時候要是在自己的房間裡的話,那是一定要享受一下手淫的快樂的;但現在卻是和大家一起,她是無論如何也不敢那樣做的。

(對了,既然睡不著覺,還不如現去洗個澡,要是沒人的話……嗯,馬上就去。)

專供女性用的公共浴室整個一個晚上沒有人光顧了,現在已經是午夜了,大概更沒甚麼人了吧。

秋川紀美子手裡拿一條毛巾,悄悄的出了房間。不知從哪個房間裡傳出了一陣酒醉後的夢噫聲,除此之外,所有的房間都很安靜。在迷宮般的長廊裡走了一會兒,紀美子便來到了公用浴室的更衣間。裡面一個人也沒有,紀美子剛要脫衣服,猛地發現靠近盆堂門口的更衣箱裡,堆放一些內衣。是誰?!好像是有個人在裡面泡熱水澡。

(真討厭!要是就我一個人多好呀……)

秋川紀美子一邊想,一邊動手脫衣服。突然,她的手停住了,她發現在更衣箱裡的那件浴衣下面露出了一小塊黑色的棉布片。

(這個,是不是……?)

黑色尼龍制的超小型三角褲襪,正是清瀨夏繪跳脫衣舞時穿的那條漂亮的小三角褲襪。

(那麼,現在泡在熱水裡面的人肯定是清瀨夏繪了!)

難道她也失眠了?要不然幹嗎深更半夜的跑到這裡來泡熱水澡?

秋川紀美子仔細地看手上的這條用纖細的刺繡花邊裝飾的小褲襪。從這上面散發出一股香味來。不!不只是這些,還有一種像是熟透了的果子般的甜的、酸的芳香味。

秋川紀美子用有些發抖的手,將這勾人慾望的小三角褲襪翻了過來。

(唷!這上面……)

她用手撫摸覆蓋女性魅力源泉的部位,這個部位是雙層的,上面黏附很多膠狀液體,紀美子驚訝的呆視。

這上面不僅有赤白帶,還有和紀美子幾小時前分泌出來的一樣的東西,在性興奮達到一定的強烈程度時,女性的肌體就會分泌出這種東西來,它像是融化了的蔓草一樣,是略微呈白濁的蜜狀液體。由於褲襪是黑色的,因此顯得份外的明顯,從新鮮的蜜狀分泌物中,飄蕩出一種情慾激發後、雌性的芳香味。這種味道在強烈的刺激紀美子的鼻子。

看這片小褲襪,紀美子的臉又發燒了,她覺得自己有一種好像是在窺視清瀨夏繪的陰部般的強烈的罪惡感。雖是這樣,但又捨不得把它放回去。

她悄悄地向玻璃門的裡邊望去,雖然看不清甚麼,但卻能聽見裡邊的熱水微微流動的聲音。她覺得清瀨夏繪並沒有發現她,便轉過身來把夏繪的小三角褲襪塞到自己的衣服裡,輕輕的溜走了…….

職員旅行結束了,秋川紀美子回到公寓自己的房間時,她忍不住用鑰匙將門從裡面鎖住,把所有的窗帘全都拉上了。

她坐在床沿上,一邊拍自己的胸部,一邊把手提包打開了。就像是一個盜賊得手後,檢查她所盜得的寶物時一樣,心裡『登登』的跳,她把前天晚上偷來的夏繪的小三角褲襪拿了出來。

這漂亮、光滑的小尼龍褲襪上滲透了大量的蜜液,散發花樣的芳香氣味。秋川紀美子把褲襪翻了過來,把黏附糊狀分泌物的褲襪的底部,放在鼻子下面嗅,融合高級香水和女人芳香的氣味,強烈的刺激她的鼻腔。嗅嗅,紀美子就像血液倒流似的,不由自主的激動了起來。

「噢,夏繪,你讓我好難受呀!」

情緒激動的呻吟……躺在床上的,有些受不了的二十歲的年輕姑娘,連揪帶拉的將身上的衣服全脫了下來,光穿一條褲襪躺在床上,年輕嬌嫩的肌體,就像是得了熱病似的火燒火燎的。

(夏繪小姐,我真羨慕你呀!你在那樣的場合下把你的身體全部亮了出來,在男人們那種淫邪的目光下,你就像櫥窗裡的陳列品一樣,任人觀賞,你的這種勇氣是哪來的呢……?別看那些女人們口頭上對你表示輕蔑,我敢肯定,她們的內心裡肯定都被你那漂亮的裸體和精彩的演技所傾倒了。絕對沒錯,在你演那個令人陶醉的脫衣舞時,大腿根部濕漉漉的人絕對不只是我一個……!!!)

秋川紀美子光身子躺在床上,她一邊嗅黏附夏繪的分泌物的小三角褲襪,一邊用手撫摸自己小巧的乳房,粉紅色的乳頭已經充血膨脹了起來,而且非常的敏感,只要稍稍一碰,立刻就會產生一種快美的感覺。

「啊……哦……」

紀美子一邊搓、扭自己的乳頭,揉乳房,一邊甘美的呻吟,赤裸的身子在床上扭動,她微微的閉上了眼睛,前天晚上在舞台上清瀨夏繪那白晰漂亮的胴體,又浮現在了腦海浬。

「嗯……噢……」

紀美子把夏繪的褲襪放在枕頭旁邊,一隻手緊緊地貼在覆蓋她那光滑的下腹部的褲襪上,撫摸連她自己都感到驚奇的濕乎乎的陰部,她隔這層薄薄的棉布,用手指刺激充份充血膨脹了的那個極為敏感的、夾在兩片大陰唇之間的小小的肉芽,一種觸電般的麻木感,迅速的傳遍了全身。

「嗯……嗯……哦!」

紀美子一邊極為刺激人的呻吟,一邊用手指隔褲襪加強了對陰部的刺激。

(夏繪呀夏繪,自己在屋裡想幹甚麼不行呢?跳甚麼脫衣舞呀!我真不明白你是怎麼回事,看你那滿不在乎的樣子,一定是從中得到了甚麼。對,肯定是得到了樂趣,這一點,從你的褲襪上就能證明。你被男人們那貪婪的目光任意地玩味,可你卻始終都是樂悠悠的……!)

秋川紀美子躺在床上暇想,褲襪就像是尿了一般的濕淋淋的,她一刻不停的用手玩弄自己的陰部,濕透了的褲襪貼在光滑的柔肉上,一經揉搓便發出了一種像小貓舔水那樣的『叭嘰叭嘰』的聲音。

紀美子就這樣玩弄自己的陰部和乳房,逐漸的達到了興奮的高潮階段。這回兒,她又改變了方式,她把手從腰部的鬆緊口處插了進去,直接的愛撫起陰道口處的黏膜來。秋川紀美子的手淫方式就是這樣的,她加快了愛撫的速度。

「啊……嗯……!」

秋川紀美子的手指,夾在自己那兩片花瓣似的小陰唇中間,自下而上地摩弄膨脹起來的、非常敏感的花蕾似的陰蒂,一種又難耐、又渴望的快感從肉體內迸發出來。她的腰部使勁的向上挺,赤裸的身子哆哆嗦嗦地來回扭動。

「哦……夏繪小姐,紀美子我真的要……」

秋川紀美子的全身抖動、痙攣,她已經達到了性興奮的頂峰。這時,在她的意識表層中,還是清楚的感覺到她自己對清瀨夏繪的做法只是欣賞,但她自己並不想,也沒有這個膽量在大庭廣眾之中赤身裸體……

……

在職員旅行的聯歡會上再度表演了脫衣舞的清瀨夏繪,在回到公司後,又恢復了往日的神態。

「清瀨小姐,你的洋舞可真夠味呀!」

「清瀨君,你的身段可太令人羨慕了!」

公司裡的男性職員們,見到清瀨夏繪時總要討好般的奉承幾句,夏繪對此已經是司空見慣了。每逢這時,她總是微微一笑作為回答,無論對誰都是一樣。

總之,對於她連兩年都表演了脫衣舞這件事,公司裡的職員們大都對她產生了一種新看法,都認為她不是個普通的女人,肯定與公司的當權者有某種程度的關係,以至於不論是誰見了她,都會主動的與她打招呼,極力的巴結她。

秋川紀美子所在的總務課和清瀨夏繪所在的營業本部不在一個樓層,工作時間能碰到一起的機會很少,職員旅行結束後,她倆只是在樓梯口處碰上了一次。

清瀨夏繪依然是像往常那樣面帶笑容地向紀美子點頭問好,可紀美子卻羞得滿臉通紅的。因為紀美子是慌慌張張地與夏繪撞了個滿懷,所以,她連正視夏繪一眼都不敢。

(我,偷了她的褲襪,並從褲襪上知道了她在……)

秋川紀美子的內心裡,有這樣一種負罪之感。

內衣,特別是覆蓋女性最神秘部位的褲襪,在某種意義上,它具有和女性的陰部相等的價值,所以,有這麼一部份人,他們千方百計地尋找、偷盜姑娘們的貼身褲襪,即使是污濁的,他們也要偷。女性的褲襪不論暴露在誰的目光下,對她們本身來說,都會有一種讓男人看見了陰毛一樣的羞恥感。

就說紀美子自己吧,剛搬到這裡的公寓來時,也曾被別人偷去好幾條褲襪。這些遮掩自己陰部的褲襪,不知落入了誰的手中。她那時經常感覺到人家正在仔細地檢查她的褲襪,看看上面是否有什麼東西,一想到這些,紀美子就感到羞得不行,一種厭惡感便油然而生。可是她卻鬼使神差般地偷了清瀨夏繪的小三角褲襪,並由此而知道了夏繪當時的情感如何,所以在樓梯口處碰見清瀨夏繪時,她不敢正眼看夏繪,支吾了幾句後,便慌慌忙忙的跑掉了。

第二章、處女的芳香

(1)

職員旅行已經過去半個多月了。

(啊,痛死了……)

鈷精器東京總公司的辦公室裡,坐在文書課寫字檯後邊的秋川紀美子,咬她那小巧的嘴唇,前後左右地扭動,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

香草色的制服下面,此刻,年輕嬌嫩的肌體正在發燒,下腹部的內側像是有一塊紅火炭在燒烤似的,火燒火燎的痛。褲襪包的部位潮濕悶熱,極不舒服。

由於生理上的原因,註定了這一特殊的時刻,使得性慾極強的秋川紀美子感到非常的不適。上上班,嬌嫩的子宮便起了性,痛得她什麼也幹不下去了。

(這個褲襪,不能再穿了……)

女性的性器官,在這個特殊的時間裡對性刺激是最敏感的。早上才新換的褲襪,只要在大腿根部稍稍一蹭,便會讓她忍耐不住的『啊』的一聲,紀美子後悔今天沒有穿一條寬鬆些的、伸縮性良好的棉布褲襪。

下面穿在身上的,是一條尼龍制的、超小型三角褲襪。這塊小小的布片,就像是勒進了肉裡似的刺激她,但這一刺激,僅僅是讓她不舒服的原因之一。主要的原因,還是來自於早晨上班時國鐵的通勤電車上,在電車裡擁擠的人群當中,她的秘部被一個無賴連摳帶摸的玩了好長時間。

(那個無賴真是可惡!)

坐在椅子上的,二十歲的年輕姑娘秋川紀美子,一邊扭動被制服裙裹的豐滿渾圓的臀部,一邊回憶起了早晨上班的路上,發生在國鐵電車上的事情。

眼下正是梅雨季節。由於今年是假梅雨,所以悶熱的天氣持續了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從女人們的穿開始減薄時起,通勤車上的無賴們便開始猖獗地活動了起來。特別是紀美子乘坐的這趟車貫穿整個東京市區,車上的擁擠程度居各條線路之首。所以每天早晨上班的路上,便是青年女人們的一個關口。就拿紀美子來說吧,儘管有時是坐在座位上,她的乳房與臀部,仍免不了被無賴們撫摸上幾次、擰上幾把。

也許是紀美子本身就有那麼一種能夠誘發無賴們的慾望的氣質吧,所以無賴們總是選擇她作為攻擊的目標,加之她膽子又小,被無賴們摳摸時又不敢作聲,所以,每當無賴們攻擊她時,她只能用不斷的扭動身子來躲避他們的攻擊。

到鈷精器公司工作的最初一段時間裡,通勤電車對於她來說就是個羞恥的地獄。身體被擁擠的人群夾擠,動都動不了,就這樣她被那些厚顏無恥、沒皮沒臉的無賴們隨心所欲地到處摳摸、玩弄。然而,三個多月過去後的現在,她似乎是已經漸漸習慣了這些,甚至於早上擠在電車當中,如果要是不被人摳摸上幾下的話,她倒會覺得是缺了點什麼似的。

(我,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呢?)

她自己也弄不清楚為什麼會這樣。

可是,今天早上,從紀美子背後撫摸她那被緊身裙包裹的豐潤臀部的那個男人卻不像以往似的,他不知羞恥地強行的摳摸紀美子,只要一想起那一時刻,紀美子便感到渾身都在發燒。早上,高速電車從N站開出,到終點站會不停的運行九分鐘,這是無賴們各自捕獲獵物的九分鐘。在這人挨人,人擠人的車廂裡,無賴們毫無顧忌、大肆的活動。一等車到站,他們便趁亂一窩蜂似的跑掉了。

今天早上,高速電車從N站一起動,無賴們立刻開始了活動,紀美子咬嘴唇忍受無賴的摳摸。因為無賴是從背後向她發動攻擊的,所以她沒有看見這個無賴是個什麼樣的人,其實她根本就沒有勇氣回頭看看侮辱她的那個男人是個什麼樣子。而且她也不想知道。她就那樣閉眼睛,等待終點站的到來。

「唉!求求你了,今天不行,別……!」

這個無賴對紀美子的乞求根本就不予理會,下流的手把紀美子的裙子掀了起來,開始撫摸起她那被連褲襪包的豐腴的屁股。富於彈性的肉的感觸是相當誘人的,秋川紀美子的屁股被無賴撫摸了一陣子之後,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刺激,她覺得陰道裡開始往外分泌蜜狀的液體了,所以她現在連動也不敢動了。這個無賴可不管這些,他的手離開了紀美子的屁股,從一側向她的陰部發起的攻擊。

「喂!這個地方不能碰……!」

這個可惡的無賴,連個招呼也不打,便毫不客氣地撫摸起紀美子的下腹部來了。這時,連紀美子自己都嗅到了一股體臭味,可這個無賴卻不在乎,他的手隔連褲襪那極薄的尼龍布,執的撫摸,摩挲紀美子那柔軟隆起的部位。這個部位被摳摸,使紀美子受到了更為強烈的刺激,性慾望在這柔軟的部位逐漸的湧起,無賴的四根手指整個地壓在了姑娘的陰部上,中指沿陰部那道秘密的裂縫,一面上下滑動,一面不斷地施加壓力。從這一技巧可以看出,這個無賴是一個對女性陰部的結構和性方面知識非常熟悉的人,歲數一定不會太小,他不斷地撫摸紀美子的腰部、臀部、兩胯間。看來他對紀美子的臀部、陰部是什麼樣子,穿什麼樣的內褲,都已了解得相當透徹了。

這時,無賴那有節奏的手突然停止了摳摸,它貼在了紀美子的恥骨上,隨電車的晃動來回移動,秋川紀美子就這樣被他玩弄。她極力的控制自己快要發瘋了的情感,並試圖從這種窘態中解脫出來。她使勁地彎腰,縮下腹部,但她的努力是徒勞的,無賴的手仍然牢牢地貼在她的陰部上,她感到極為羞侮,羞得臉通紅通紅的,她覺得馬上就要哭出聲來了。

忽然,紀美子聽見了一直在她身後玩弄她的那個無賴的下流的耳語聲。

「喂!姑娘,你把頭回過來,讓我看一下你那張可愛的臉吧。你肯定是個挺漂亮的妞兒吧。在電車裡讓一個不認識的男人摸你的陰戶和屁股,你居然還沉得住氣,嘻嘻……喲!你這兒怎麼濕乎乎的?哈哈,不用說,你肯定是個淫亂的小妞兒……」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