慾海情魔

秋川紀美子對無賴如此這般的悄聲嘀咕,極力地辯解。

「不!是因為今天有點特別,我本來不是這樣子的,都是剛才被你弄的……呀!唉唉,求求你啦,別再弄了……!」

無賴的悄聲嘀咕變成了訕笑聲。

「嘻嘻……你說什麼?被我弄的?別給我裝相了,你瞧你穿的這個小褲襪,啊?只有妓女才穿這樣的呢。也太小了點吧,都快勒到屁股溝裡去了,穿這樣小的褲襪,不論什麼樣的人見了都會性起的……嘻嘻……喂,小妞兒,你是不是一個性變態者呀?」

現實的手指已不再滿足於隔連褲襪摳摸了,它開始向柔軟的嫩肉展開新的攻擊,連褲襪被從腰部拽了下來,無賴那隻粗糙的大手,大膽的向大腿的內側伸了進去。

「唉唉!……不行!你怎麼那麼不要臉呢?別碰!這兒要是也能隨便亂摸的話,那我還有什麼羞恥可言呢?你快把手拿出來吧,要不……」

秋川紀美子為了防止無賴攻擊她的陰部,她一面悄聲向無賴抗議,一面緊緊的夾兩腿,並儘量的來回扭動臀部,這樣僵持了一會兒,她感覺有些累了,又正趕上電車晃動了幾下,稍一鬆動,大腿的根部便敞開了點縫,這馬上給了無賴一個可乘之機。

「嘿嘿!小妞兒,挺不住了吧?來來……讓我來攪和攪和你的蜜壺,肯定會給你帶來極大的歡樂的。在擠了這麼多人的車廂裡,你會得到充份的滿足的,既然你鬆了勁了,那可就別怪我啦……」

像蛇一樣的手指,在熱乎乎的下腹部游蕩,從小三角褲襪的上面插了進去,最最隱密的地方被突破了。這個無賴的手指在紀美子那沒有了任何防護的部位,隨心所欲的摳摸了起來……

也就在這個時候,高速電車到站了。減了速的電車慢慢地滑向了站台,在最後煞車的一霎那,紀美子也隨人們往前擁了一下,耳邊那嘀嘀咕咕的淫靡之聲也終止了。

電車停穩了。無賴咂嘴,非常不情願的從紀美子的褲襪裡把手抽了出來,車門打開了,乘客像流水似的湧向了站台。

(真倒霉,再多獃一會兒,我真的就要受不了了,那個無賴真可恨!)

早上,在國鐵電車裡受辱的情景,又出現在腦海浬,紀美子的下腹部又熱辣辣的痛了起來,呀!又濕了……

大腿的根部又熱又潮,秋川紀美子不停地挪動屁股,辦公桌下的手,不知不覺地按在了下腹部上,這種狀態,連工作都快要幹不成了。

這時,液晶顯示器上的指示燈亮起了,公司裡各個計算機的終端都在這間屋裡,現在,紀美子緊張得有些喘不過氣來了,她手忙腳亂的忙,額頭上的汗珠不停地向外冒……

(2)

好不容易又挨到了午休。

在樓下的餐廳裡與同事們一道吃飯時,讓紀美子熱血沸騰的話題,又飛進了她的耳廓。

「哎,姐妹們,清瀨的事聽說了嗎?這可是最新消息唷!」

在一起吃飯的這些女職員,大都是總務課和營業本部的銷售促進課的,與紀美子一樣,她們都是插花協會的會員,這會兒,趁午休的時間,她們又議論起了清瀨夏繪的事。

「嗯?什麼事呀?」

紀美子一聽說是清瀨夏繪的事,心裡又『咚咚咚』的跳了起來。

「今天上午剛剛聽說的,清瀨又跳『洋舞』了」

說話的這個女職員以極為得意的神態提起了清瀨夏繪的事。紀美子認得她,知道她叫惠子,還知道她的男朋友好像是和清瀨夏繪在一個辦公室裡上班。

惠子說這是昨天晚上的事。夏繪所在的計劃調查室,這陣子大家都在全力以赴地搞一個新產品的規劃。從製作廣告到銷售計劃,大家都很賣力。由於這些工作在大家的齊心協力下已經全部搞完了,所以他們搞了一個小型的慶祝讌會。這一規劃的負責人,營業本部的部長兼公司的常務理事會常務關口晃之介,和製造部門的負責人田中次郎董事也出席了這個小小的讌會。計劃調查室是個很小的部門,全體人員加起來不足十個人,其中,女職員就只有清瀨夏繪一個人。

酒過幾巡之後,話題便逐漸地轉到了清瀨夏繪的脫衣舞上,大家都想再欣賞一下她的脫衣舞,最後,連關口常務也提出了這樣的請求。

「清瀨君,既然大家都有這個願望,你就再給大家表演一次吧。」

夏繪臉上的表情既不高興也不惱怒。迷人的微笑依然掛在嘴角上,她望同事們及上司,過了好一會兒才不緊不慢地答應了大家的要求。

「那好吧,為了給大家助助興,我就再給大家跳一次吧。」

說完之後,她站了起來,並隨手脫掉了外套。

「瞎說!我才不信呢!」

持這種看法的人,還不只紀美子一個,在坐的許多人都不大相信。在高級飯店的雅座間裡,觀眾又都是男人,夏繪她就敢跳脫衣舞?大家能想像出當時的那種情景嗎?

「真的?她真的跳了。不過她怎麼跳的,後來又如何,我就不太清楚了……我就知道夏繪說了聲『請大家給我保密』後,就脫掉了外衣。」

由於參加了這次晚宴的男人們到目前為止都守口如瓶,絕對不向外面透露什麼,所以,這些非常愛閑扯的女職員們一個個都感到非常遺憾,因為打聽不到事情的細節了。

「真的是這樣嗎?不過,惠子姑娘的話,總是不太可靠的……首先,當關口常務的面,這一點就不能讓人相信。」

其中的一位女職員這樣反駮道。關口晃之介常務是現任總經理的外甥,曾在英國留過學,是個非常理智、溫厚的紳士。無論是其性格,還是其外表上,沒有一點和倉持專務一樣。據說,這兩個人還是對立派呢。他讓一個女性部下跳脫衣舞,就連那些最愛議論些荒唐無稽之類閒話的女職員們,都有些不太相信。

「真是的,具有紳士風度的關口常務,他要是在那麼近的地方觀看夏繪的裸體呀,那非得頭昏眼花不可,何況參加這次讌會的人,互相之間的關係都是很不錯的,頂多不過是說說俏皮話而已吧。」

「就是嘛。」

「可我覺得像是有這麼回事。」

另一個女職員,以較為肯定的語氣說。

「清瀨是倉持專務的原情婦,被倉持專務拋棄後才調到營業本部的吧?她肯定是為了發洩心中的憤怒才跳脫衣舞的。作為反倉持派的關口常務來說,肯定是非常高興的。」

「哦,這個觀點,倒還像是有些說服力的。」

「噢,我明白了,夏繪她所以那麼痛快地肯在關口面前跳脫衣舞,這對她來說,是個表示對倉持的憤恨和接近關口的一個機會,對!肯定是這樣的。」

「清瀨夏繪肯定知道『鬼劍』的許多秘密,對關口常務來說,她是個很有利用價值的人。」

在使人厭倦的工作間隙裡,那些無聊的女職員們,對公司內部各派之間的權力鬥爭及男女間的一些風流韻事,都喜歡議論。夏繪昨天晚上的事,此刻又成了派別鬥爭中的一大話題。

「不過,不管怎麼說,夏繪肯定是一個暴露狂。」

上班時間快到了,一個對夏繪非常反感的老資格的女職員,漫不經心地說了這麼一句,她不僅對夏繪,而且好像對大家所談論的話題也非常反感。

「被男人拋棄了,就應該在公開的場合裡赤身裸體嗎?也不能下賤到這種地步嘛!我看呀,她就是喜歡讓男人們用下流的目光看她。」

對這位女職員的話,紀美子覺得有些接受不了。人嘛,總得有一種能使自己高興起來的娛樂方式,不能總是沉悶、壓抑。脫衣舞可能就是夏繪的一種娛樂方式。而且,也肯定使她的情緒激蕩了起來,這一點也是不可否定的,從紀美子偷來的那條褲襪上就能得到證明。

「這都是瞎說吧?真讓人弄不明白,可是……」

秋川紀美子暗自的嘀咕。

最後,銷售促進課的另一位女職員,悄悄地對大家揭露了這樣一個秘密。

「喂!各位,我告訴你們一件事,你們可別亂說去呀!據說呀,夏繪昨天晚上不但跳了脫衣舞,還搞了手淫的性戲呢。」

「胡說!」秋川紀美子叫了起來。

「真的!我的消息來源是極為可靠的,不過我也不明白她到底是怎麼了。也許可能是瞎說吧,但願這都不是真的,多丟人哪!」

「夏繪她能幹出這種事來?當上司的面?」

午休,在這一陣嘰嘰喳喳聲中結束了。

(多麼荒唐的事情啊,她在全部是男人的地方,不但脫光了衣服,還搞了手淫……?)

從下午一上班時起,紀美子的腦袋裡就全是午休時所聽到的清瀨夏繪昨天晚上的事情。

從很小的時候起,羞恥心就比一般人強得多的秋川紀美子,只是想像一下自己的裸體被別人看見,就會羞得滿面通紅的。做為女人來說,最羞辱的事情恐怕就是自己搞手淫的時候被別人看見吧,這真是難以想像的事情。然而,在當今的社會裡,脫衣舞廳及土耳其浴室到處都是,公開地與顧客發生性關係的事情也很多。這些事情,單純的秋川紀美子也不是不知道,可她們都是以那個為職業的女人呀。這一點紀美子是清楚的。可是恬靜、漂亮的清瀨夏繪擁有固定的職業,而且還是在一流的大公司裡任職,她居然也會幹那種事……

(謊話!肯定是胡說八道。首先一點,當著關口常務的面脫光衣服,就令人難以置信,誰都知道關口先生可是個正人君子。這些人們准是閑沒事,扯來解悶的。)

紀美子坐在辦公桌的後邊,看像是在工作,可腦子裡卻在想午休時那些女職員們的話,再次地刺激了年輕的紀美子,她覺得下身又漾出了熱乎乎的蜜液,情緒也越來越高昂了。

(啊呀,快幹不成活了,馬上就要……)

坐在椅子上的秋川紀美子,心神不定的來回扭動。

「秋川君!」

這時,突然傳來了上司中村課長叫喊她的聲音,紀美子先是嚇了一跳,但馬上就鎮靜下來,心裡暗暗在責怪自己,心思也安定了一些。

「喂!秋川君。你馬上到文件庫去一下,有點事情需要你去查查。」

紀美子把按在胸口上的手放了下來。

文件庫是管理部門的一個倉庫,那裡保存了許多重要的文件。有公司全體大會及董事會等會議的記錄,有商會賬簿、監察報告、各類契約、結算書、職員名冊、資金臺賬等等。文件庫位於有大小會議室的、道路錯綜複雜的這一層樓的最裡邊。文件庫裡各類書架和保險櫃擠得滿滿的,就像是圖書館裡的倉庫似的。

秋川紀美子被派到這裡來的任務,是為全體董事會議的準備工作進行必要的查詢,這個任務必須翻閱許多冊會議記錄,紀美子在這間氣味不太好的房間角落的一張桌子上開始著手處理這件工作,要從這厚厚的一摞記錄中找出所需要的東西是十分麻煩的,她一個人靜靜地在這密室般的倉庫裡,心裡邊感到非常舒暢。

(在這個地方,搞一會兒手淫肯定不會被任何人看見的……)

在著手處理這項工作的過程中,紀美子的腦海中忽然閃現出這樣一個驚人的念頭,因為只有文書課的人才會到這裡來,所以出入這間屋子的人是非常少的,再加上窗戶像保險櫃似的,關得嚴嚴實實的,即便是有誰突然地開門進來的話,隔層層書架,也不會直接看到紀美子獃的這個角落。何況上司已經派她來了,肯定是不會再派別人來的。

(這些書架,真像是一道道自然防護的屏障。)

在與其他人隔絕了的這間密室裡,紀美子的膽子大了起來,她覺得這裡很安全。她坐在軟皮靠背椅上,把制服馬甲解開了,然後又將制服的釦子解開,左手伸了進去,帶乳罩的乳房被手捂住了,她就像偷東西的小偷似的,緊張得四下裡望,心裡咚咚的跳,當她感到確確實實安全後,她的手便開始在那柔軟的乳房上揉了起來。

「哦……」

小茶碗似的乳罩下面,乳頭已經充血膨脹了,稍稍一觸,快美感就像電擊似的傳遍全身每一根神經。

她把乳罩向上掀起來,左邊的乳房露了出來。紀美子的五根手指在自己那碗狀的、柔軟隆起的肉丘上緩慢的揉,並不斷地往上推直挺挺的乳頭,快美的感覺傳向她的中樞神經,腦子裡也覺得一陣陣的發麻。

「啊……嗯……」

秋川紀美子儘量地控制自己不要鬧出動靜來,然而當人的情緒激動時,往往不容易控制住自己的。年輕的姑娘大口大口的喘息著,現在,她的右手抓住了制服裙的下擺向腰部捲了上來,被褲襪遮蓋的秘部,熱乎乎、潮濕濕的,她右手的指尖向褲襪的底部滑了下去,就像今天早上電車中的那個無賴的動作一樣。

(嘿嘿,小妞兒,怎麼?在公司裡搞開手淫啦?現在可是在上班的時間呀,唷唷,看樣子你挺享受的啊,受不了了吧?你呀,肯定是個十足的性變態者,要不就是個性慾狂……!)

「不!不是!就今天是這樣的,因為有特殊的原因,如果不這樣的話,那麼我連工作都無法進行了。」

年輕姑娘的額頭冒出了汗珠,她隔薄薄的褲襪,對自己最敏感的部位按壓進行著愛撫的刺激。

「嗯……哦……」

秋川紀美子一隻手揉自己的乳房,另一隻手揉著自己的陰部,上半身靠在軟皮椅子的靠背上,柔軟的軀體呈仰面嚮天花板的姿勢。現在是在工作的時間內,可她卻沉迷在手淫這一異常的狀況中,以手淫刺激的方式來滿足自己那高昂的性慾。

幾分鐘過後,她的膽子越發的大了起來,她清楚的意識到自己的身體由於極度的興奮,正在放出一股強烈的芳香氣味,褲襪底部已經黏滿了分泌出來的蜜狀液體。

看起來要想中途停止這一激烈的自慰性戲已經是不可能的了。秋川紀美子使勁地往上挺腰,手指在那道秘密的裂縫中淫靡的蠕動著。又過了一會兒,她的手慢慢的移動到了腰部,無所顧忌的將褲襪與連褲襪一起扒到了大腿的下邊。大腿向兩側分開,淫亂的手指又回到了陰部上繼續蠕動,她用兩根纖細的手指,將兩片花瓣似的小陰唇扒開了……

「噢……嗯……」

一串串甘美的呻吟。

紀美子嬌嫩纖細的手指上黏滿了溜滑的愛液,手指在不停地蠕動,而且速度也逐漸加快了,高昂的快美感傳遍全身,在極度的興奮中,她非常滿足的、慢慢的閉上了雙眼……

就在這個時候,從身旁很近的地方,發出了一聲女人的驚嘆聲。

「唉唷唷……!」

「呀!……」

秋川紀美子像是被雷擊了一樣的驚叫了一聲,在自我愛撫的樂趣中,居然沒有發覺有人進了文件庫並走到了她的身旁。她睜開眼睛一看,站在她旁邊的是面帶驚訝之色的清瀨夏繪。

「啊!你?怎麼……」

為什麼夏繪會闖到這裡來?自慰的秘密偏偏就被全公司都聞名的清瀨夏繪發現了。現在已經沒有考慮其他事情的餘地了,秋川紀美子拼命的想把這件事隱瞞過去,但她馬上意識到,無論怎麼樣解釋也是沒有用的,工作時間裡一個人躲在這個地方搞手淫並且被當場抓獲。年輕的姑娘感到無地自容了。不!不只是無地自容,她真想從窗戶裡跳出去,一死了之。強烈的羞辱感震撼她的大腦神經,一瞬間,她覺得眼前一片漆黑,她不顧一切的站了起來,上衣敞開著,乳房露在外面,裙子還在腰上捲著,褲襪在膝蓋處吊。一點女人的樣子也沒有,簡直狼狽透了,秋川紀美子的身子在劇烈的搖晃。

「哎呀!危險!」

清瀨夏繪搶上前去想要扶住秋川紀美子,但晚了一步。她眼看著紀美子從軟皮椅子的靠背上仰了過去,結結實實地摔倒在地板上。隨紀美子的後仰,發出了一陣嘩哩嘩啦的聲音,書架上的不少書被碰掉了,嘩啦啦地砸向了紀美子的胸部和腹部,在地下散落了一大片。

「噢……」

「不要緊吧,秋川君?」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