慾海情魔

清瀨夏繪興奮地笑著,激動的拍著紀美子的肩膀。可憐的姑娘,羞得滿面緋紅,頭也不敢抬起來。

「唉,秋川,我和你雖說不太一樣,但我覺得我們倆也有極為一致的地方。從現在起,你應該充份地認識一下我了。」

「我從你進了這家公司,與你第一次見面時起,心裡就有一種異樣的感覺。不知怎麼的,我總覺得你和我是屬於同一類型的人,許多方面都很相似。」

「呀!瞧你說的,我怎麼敢跟你比……」

「好啦好啦,別不好意思了。既然天命將你和我連在了一起,我們就是同伴啦!」

清瀨夏繪從桌子上拿起了記帳傳票。

「那麼走吧,今天是你我相會的日子,應該紀念一下。走,去吃點什麼。」

(4)

清瀨夏繪叫了一輛記程車,帶著紀美子一直來到了六本木的一家肅靜的法國菜館。

這是一家遠離用市區,由一家單門獨戶的小院落改造成的西餐館。店裡是清一色的南歐風格的雅座。照明完全是暗淡的,每個雅座間裡,都有一個銀製的大蠟台,粗大的紅蠟燭正往下淌著蠟油。這裡的氣氛,就和秘密的地窖差不多,在這裡進餐,會把一切煩惱都忘卻的。由於時間還不太晚,店裡的顧客不少。夏繪似乎是對這家西餐館非常熟悉,她們倆由侍應生領著,來到了最裡邊的一個雅座間。

「先每人來一雙龍骨筷子,墊席的菜來點兒什麼呢?來一盤有法國蝸牛的蝦米色拉吧,再來個蔥頭肉湯……。今天吃什麼最好呢?對!來一大盤鱸魚吧,再來點兒調味葡萄酒。行不行?好,那就先來兩杯吧。」

清瀨夏繪非常老練地點著菜,不一會兒,菜上來了,還有兩杯滿滿的,冒著泡的琥珀色液體。

「來!秋川君,為我們倆的相會乾杯!」

倆個人面面相覷,一仰脖兒,杯裡酒都喝了個底朝天。細細的泡沫,在舌尖上崩暴著,麻酥酥的,感覺非常舒暢。夏繪又要了一瓶香擯和兩杯利久酒(一種香擯與蕩葡酒等的混合酒),之後,倆人面對面的坐了下來。

清瀨夏繪所點的這些菜真是色味具佳。可是紀美子的酒量太小,沒喝多少臉就紅了。她那雙給人的印象極為深刻的大眼睛,此時也忽閃忽閃的極富挑逗性。

「我呀,從你一進公司那時起,就覺得你有什麼地方和我一樣,我一直在尋找機會。坦率他說,我也料想不到機會這麼快就來了。真是天隨人願那……!」

晚餐即將結束時,清瀨夏繪如此坦白地說道。秋川紀美子紅著臉,低著頭玩著自己的手指頭。

「就是這樣的嗎!我自己也搞不清楚是怎麼回事,可是……不過我可告訴你呀,在這個世界上,不學會對付男人可不行呀!」

「好啦。喂,我說我能不能在這兒當著那些男人的面摟一摟你呀?」

聽到了夏繪這樣露骨的語言,秋川紀美子覺得身上在發燒,子宮也在隱隱作痛。

脊梁上冒著冷汗的紀美子,懷著既恐懼又期待,但又不知所措的心情向夏繪問道:「夏繪小姐,你剛才說什麼?男人……?」

清瀨夏繪露出了她那雪白的牙齒,神秘的笑了笑。

「你大概也聽說了我和倉持專務的一些什麼事情吧……?」

「嗯,是聽說了一些,所以我也覺得你在這方面,絕是不僅僅滿足於自我的人,對嗎?」

「以前是這樣的,搞搞手淫也就滿足了。不過這種事,還是和男人一起玩有意思。我第一次真正體驗到和男人一起玩的樂趣,就是和倉持專務。然而,現在的我,已經變得更為隨便了,不論是接受來自男的一方,還是女的一方的摟抱和愛撫,我都會感到舒服的……」

秋川紀美子越來越覺得眼前的這個清瀨夏繪,與公司裡那個高雅迷人的夏繪對不上號了,她原來是個如此放蕩的女人。她真想抬腿走人,可是又不敢,誰讓自己的把柄落到了她的手裡呢?沒辦法,只得坐在這兒陪著她,任其發展吧。而且,平時紀美子就對夏繪感到好奇,總覺得她身上有許多秘密,何不趁此機會,探探她的底細呢?想到這裡,紀美子又覺得心裡坦然了許多。

「秋川君,你知不知道,我現在的嗜好,正在變化。」清瀨夏繪有些含混不清地說著。

「嗜好?什麼嗜好……?」

「嗯?你想聽聽嗎?」清瀨夏繪將她那挑戰性的、熱辣辣的目光射向了年青的紀美子:「告訴你吧,我是個被虐狂。」

「啊!?」

「你知道什麼是被虐狂嗎?簡單的說,就是性虐待。不論是誰對我進行性虐或是污辱,我都會興奮到極點的,這也許就是另外一種性變態吧?」

聽了清瀨夏繪的這番話,秋川紀美子感到自己的情緒也漸漸地激奮了起來,剛剛換上的褲襪又濕漉漉地貼在了光滑的柔肉上。

「秋川君,現在你該明白了吧,在職員旅行的聯歡會上表演脫衣舞的女人很不一般吧?我讓我的裸體充份地暴露在人們的面前,對此我是一點也不在乎的。實話告訴你吧,我當時甚至還產生過想讓人們輪姦我的念頭,這就是典型的被虐狂。讓大家進行視好,這種事你能想像的出來嗎?」

由於情緒激動,酒又喝多了些,夏繪的嘴吧,像是打開了的閘門,滔滔不絕地向秋川紀美子講述了起來。

「害什麼羞呀!不過是說說而已嗎。我為什麼會變到如此程度,你想不想聽聽?」

年青的紀美子抬起頭來,遲疑了一下,然後輕輕地點了點頭。

清瀨夏繪,出生於橫濱市。父母雙親都是教師,還都是基督教的忠實信徒,所以,他們對夏繪從很小的時候起,就管束的非常嚴格。到了上學的年齡,專門把她送到了一所非常有名的女子私立學校。然而,即使是在這樣的學校裡,小姑娘們照樣是分成一群一伙的小幫派。表面上看起來都挺老實溫順,實際上,在校方及家長們的眼裡,這裡仍然不是極為周密的、與世隔絕的地方。到了稍微大一些的時候,附近的男子學校的一些小壞包們常往這跑,使得這些小姑娘們也幹出了上些讓校方和家長們感到頭痛的事。

小學畢業後,夏繪考入了國辦的中學。上到高中二年級時,也就是夏繪十六歲的那一年,在當時來說,正義感比較強烈的清瀨夏繪,被推選為學校的學生會委員。她將三年級的一個叫吉川芳雄的男生不遵守校規、欺負女學生的事情,報告了學校的生活指導員,這下可算是捅了馬蜂窩。

「哼!夏繪這傢伙,管到我的頭上來了。不行!得教訓教訓她。」

被激怒了的三年級的這個小流氓,決定要對夏繪進行報復。放課後,他叫上了另外兩個小流氓,將清瀨夏繪脅迫到了一個正在拆除中的舊體育館裡一個角落的倉庫裡。看樣子,他們是經常在這裡幹壞事。

他們將夏繪脅迫到這裡後,吉川命令另外兩個小流氓分別抓住夏繪的兩條胳膊,他自己則站在她的面前。盯視了許久後,才開口說到:

「我知道,養育一個千金小姐,不過就是為了到時候性交嗎?妞兒,馬上就要讓你吃此苦頭了。」

吉川芳雄面無任何表情地說著。夏繪被他的兩個手下緊緊地抓著,一動也不能動。她神色緊張地看著吉川,不知他要幹什麼。

吉川芳雄慢慢地將夏繪的校服裙子捲了上去,白色棉布製的褲襪露了出來。

「不不!你不能這樣!」

吉川對夏繪的苦苦哀求,絲毫不予理睬,他用自己的膝蓋,將夏繪的兩腿撬開,他的手掌,向被褲襪遮蓋著的柔軟的下腹部伸了過去,手指在那隱秘的部位擺弄了起來。

「啊!啊……饒了我吧,求求你了,別摸這兒……」

既羞恥又敏感的部位被撫摸、揉搓著,清瀨夏繪流著眼淚向他祈求著,可吉川芳雄卻表情淡漠地向兩個手下命令道:

「喂。二位,給她揉揉奶!」

兩個手下,立刻把手從她的上衣下面伸了進去。

三個人輪番著玩弄著夏繪的敏感部位,不一會兒,就把使勁掙扎著的漂亮的少女弄得春心盟動。白色褲襪的底部,濕漉漉的和肉貼在了一起,顯現出了一個明顯的長橢圓形的污跡。

「哈哈……這妞兒還怪有意思的啊。這麼會兒功夫,這兒就給弄的粘粘糊糊的了……」

吉川說完後,緊接著就將夏繪的褲襪扒了下來,美麗少女的羞恥的源泉部位露了出來。滑溜溜的密樣的粘液,在那兩片可愛的、花瓣似的小陰唇周圍被抹得到處都是,散發出一股帶有酸味的芳香味兒。吉川用左手的食指和中指,將那道秘密的裂縫撐開,還未被異性侵犯過的雌蕊便露了出來。

「嗯……好極了!我現在的心情太好了。」

吉川芳雄用手指頭肚撫摸著秘密通路中珊瑚色的粘膜。

兩手被緊緊抓著的少女,那幼香魚般鮮嫩的胴體顫抖著,她使勁往後弓起她的腰身。

「呀!哎……呀!啊……!」

「混蛋,喊什麼,使那麼大勁喊,是想讓外邊的人聽見嗎?告訴你,喊也沒用。現在,周圍不會有人的,嗯。哈哈……」

用手指頭玩弄著清瀨夏繪的吉川芳雄,具有一種明顯的同性戀的傾向,而且他肯定還是個性虐狂。美貌的少女被厄辱和恥辱弄得滿臉通紅,大顆大顆的淚珠順著臉頰往下淌。

那片被稱之為『快樂之門』的,紙一樣薄的處女膜被不斷地磨弄著,她忍受不住地時而大口的喘息著,時而將她的舌頭,插在兩片紅潤的嘴唇之間,使勁地吸著氣,呻吟著……

「喔,噢噢……!嗯!」

吉川的手指發出了一種淫靡的聲音。就這樣,又過了一會兒,夏繪的身體就像得了熱病的患者似的,一會兒哆哆嗦嗦地顫抖著,一會又咯登一下子挺起來。

「哈哈哈……怎麼樣?挺舒服吧?這麼秀氣高雅的小妞兒,真讓我捨不得撒手。來來來,讓我把叫作姑娘的樣品的那個地方,再玩上一玩吧……」

吉川芳雄說完,將他那厚厚的大嘴唇貼在了夏繪那紅潤而又豐滿的嘴唇上。數分鐘後,他有些戀戀不舍地離開了夏繪的嘴唇。看著在自己的玩弄下有些屈服了的美貌的少女,他極為開心地笑了起來。然後,他用左手兩個手指,將夏繪那兩片一般齊的、花瓣似的小陰唇扒開,又用右手的兩根手指,對準吐出蜜一樣的愛液的秘密通路口,猛一使勁,將兩根手指插了進去…「啊……!啊……!」

處女膜破裂的疼痛,使得夏繪本能地縮蜷起身子。可在兩側按著她的吉川的手下卻不許她這樣,他們強迫她站直了。肉體內部被撕裂的痛苦,使美貌的少女發出了悲切的嘶喊。

「哈哈……這一下可領略了你的風彩了,還是處女有意思呀!」

吉川芳雄將手指拔了出來,在夏繪的褲襪上面擦著帶有血跡的手指。擦乾淨後,他再次將被屈辱和痛苦搞得神誌有些恍惚的妙齡少女緊緊地摟住,死命地吻了起來……

吉川芳雄一伙人的性的私刑,雖然使清瀨夏繪這個在校內評價很高的美貌少女吃了不少苦頭,但卻使這個妙齡的少女盟動了春心,她自己也被這種性的處罰徵服了。從這以後,她一次次地被叫到吉川的家裡。最初幾次雖是不太情願,但她懼怕吉川一伙人再對她進行報復,所以還是去了。時間不長,她便很快地沉醉於淫猥的性游戲之中了。因為她的學習成績很好,在學校的表現也不錯,所以,她的父母對她也一直是很放心的,她所做的這一切,她的父母一概不知。

吉川芳雄最大的愛好,就是讓夏繪在他面前搞手淫,自己玩弄自己。當然,剛開始時,夏繪也曾進行過反抗。於是,吉川便對她實施私刑,並且用刀子威脅她。但他最常用的辦法是將她的褲子扒掉,用皮帶狠狠地抽打她的屁股。被屈辱和恫嚇搞得毫無辦法的夏繪,最後只得一邊抽泣著,一邊把自己的衣服都脫光,然後按照吉川的要求,在自己那可憐的,陰毛繁茂的部位上摩弄起來。

「喂,把它扒開,讓陰蒂都露出來,然後用手指頭撥弄它!」

吉川芳雄殘酷地命令著。清瀨夏繪苦悶地抽泣著,按照他的要求,將自己那道秘密的裂縫扒開,並用自己的手指頭,在那完全露出來了的陰蒂上摩挲著。美貌的少女,漸漸地從這種自我刺激中感受到了一種從來沒有感受過的,難以形容的快感。她在這手淫之中,逐漸的心蕩神馳了……

吉川芳雄一邊看著清瀨夏繪,一邊將自己的衣服也脫光了,並對自己的生殖器強烈地愛撫起來……

幾分鐘過後,夏繪感到自己已興奮到了極點,禁不住地輕輕地呻吟了起來。這時,吉川的情慾也高昂到了一定的程度。他走過去,將夏繪按倒在床上,趴在哆哆嗦嗦地,還在回味著那種快感的漂亮少女的身上撫摸了起來。從臉頰開始,到脖頸、乳房、腹部、陰部、臀部、大腿……整個撫摸了一遍後,吉川芳雄將他那怒脹的生殖器遞到了夏繪的嘴邊。

「含住它!」

吉川芳雄命令著。清瀨夏繪用顫抖的手,捧著這根硬梆梆的肉棒,閉著眼睛將它送入自己的口中,用舌頭舔著,吸吮著……

就這樣,吉川將如何達到性快樂的這些技術,一一地教給了清瀨夏繪。他們倆人之間的這種淫靡的性游戲,一直持續到了吉芳川雄高中畢業。

「從那以後我就漸漸地變成了被虐狂,即便是被同性虐待,我也會覺得很舒服的。吉川君畢業後,這種慾望時時地折磨著我,但我只能是將它隱藏起來,到了實在受不了的時候,只好靠手淫來解決問題了。就這樣一直挨到高中畢業,大學畢業,直到進入這家公司……」

清瀨夏繪一仰脖,將杯裡剩下的最後一點利久酒喝光之後,以挑逗性目光盯視著紀美子。這是一種為妖艷的眼神。

「怎麼樣,這就是我的真實面目,一個非常淫亂的,對淫猥的事情特別喜好的女人。發現我是這樣一個人的,還是倉持劍造專務呢。」

說到這裡,清瀨夏繪對聽得目瞪口呆的年青姑娘催促道:「還想聽嗎?那麼走吧,到我的公寓去。到了那兒,我再詳細的講給你聽……」

第三章、甘美的性虐

(1)

仍然是夏繪叫的計程車,她向司譏說了一聲:

「去岱官山。」

秋川紀美子暗暗地吃了一驚。岱官山,最近已成為高級賓館和超級市場林立的新興產業區中心地帶,而且各國的次使館和商業團體也多在這一地區。紀美子還不知道清瀨夏繪住在這一地區的高級公寓裡呢。

在計程車的後排座位裡,清瀨夏繪悄悄地粑手伸向了年青姑娘的裙子下邊。

「呀!」

秋川紀美子被嚇了一跳。

清瀨夏繪將手指頭靠在嘴邊上『噓……』了一聲,纖細的手便在紀美子的大腿上撫摸了起來。她感覺到了包著紀美子胯間的那片小小的布片潮濕濕的,便非常妖冶地笑了起來。

她把嘴湊到了不好意思的低垂著頭的紀美子的耳邊上,輕聲地問著:「喂,這個地方是怎麼搞的,嗯?」

「我……我也不知道。」秋川紀美子小聲回答著。

夏繪拉起了紀美子的一隻手說:「瞧瞧這兒。」

她把紀美子的手拉到了自己的連衣裙上。這個獵裝式連衣裙,是前邊有一排扣的中開式連衣裙,腹部那個位置上的和子,不知什麼時候被解開了三個。紀美子的手越過了尼龍製的,非常光滑的小三角褲襪的上端,直接地觸摸到了熱烘烘的大腿上,她一摸夏繪的大腿根部,會意地感嘆道:

「彼此都一樣啊。」

因為紀美子的指頭所觸到的,同樣是濕漉漉的褲襪。夏繪在向可愛的小姑娘講述自己過去的事情時,她自己也產生了極度的興奮感。

「嘻嘻……我們倆個都夠可以的……」

這樣,秋川紀美子才不像剛才那麼緊張了。她緊緊地偎靠著夏繪,和她臉貼著臉,嘰嘰咕咕地說著悄悄話。開車的司機,似乎是感覺到了在她們倆人之間,有那麼一的淫靡的氣氛,不時地向著後望鏡上投去驚訝的目光。

不久,車子在一幢外表裝飾著華麗的花瓷磚的高級公寓前停了下來。

「到啦,就是這兒。」

華麗的外表,讓人一看就知道這是一幢高級建築物。這幢建築物的一樓,是出售女性時裝與首飾的專售商店的櫥窗。

(真豪華呀!這樣的公寓,一般的女職員可是住不起的。)

秋川紀美子的心裡暗自思忖著。這個在公司裡,一向少言寡語的清瀨夏繪,居然住在這樣豪華公寓裡……這樣說來,剛才在西餐館的開支,簡直就不值一提了。

這幢豪華公寓正門的大廳裡到處都被擦得明光瓦亮,大廳的四周,非常適當地放置著許多供觀賞用的花卉植物。紀美子在夏繪的帶領下,乘電梯來到了四樓上。走廊裡十分安靜,聽不到任何房間裡的動靜,這是因為所使用的隔音材料,都是一流的。各個門上的門牌,大多數是用英語所製的,那些房間裡住的,大概都是外國的商人或是外交官吧?

「喂,進來吧。」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