慾海情魔

清瀨夏繪一邊招呼著紀美子,一邊打開了標有四零三號的房門。

進門後,首先映入紀美子眼簾的是一間大客廳,她們穿過客廳,來到最裡邊的一扇小門前。夏繪推開了這扇小門,這是一間只有兩張蓆子大小的居室,房間裡布置得非常素雅,但又顯得很豪華。房間裡鋪著長絨地毯,由於家具不大多,所以顯得空地非常大。在正面,也就是面向陽台的這一面,是大扇的玻璃窗戶。從那裡,透過白色的織錦窗簾,大都會的夜景盡收眼底,甚至還能隱隱約約地看到東京塔。牆壁上掛著大幅的美洲風格的版畫,立體聲音響設備和裝飾盆景,都顯示出了房間裡的素雅氣派。而且,所有的日用器具中,很多都是價格昂貴的。

「哎呀!真漂亮的房間呀……!」

秋川紀美子懷著一種羨幕的心情,環視著房間裡的一切,她產生了一種不可思議的感覺。

(這就是她的住所?這絕對不是一個普通的女職員的住所,即便是有額外的津貼補助也住不起的。這得花多少錢那?)

秋川紀美子的這一疑問還沒來得及問出口,便被從背後緊緊的摟抱住了。

「秋川君……」

清瀨夏繪從背後緊緊地摟住了紀美子。她那由於興奮而發熱的體溫,隔著一層衣服;傳到了紀美子的身上。一種摻雜著成熟女性的非常適中的,妙不可言的體臭和高級香水的混合氣味,包圍著紀美子。

「夏繪……」

秋川紀美子情不自禁地仰起了臉。夏繪用自己的額頭頂著紀美子的額頭,紅潤而又豐滿的嘴唇,貼在了年青姑娘那線條分明的、櫻桃般的小嘴兒上。紀美子的手提包,悄無聲息地落在暄騰騰的,絨毛很長的地毯上。

「嗯……嗯……」

她們倆的嘴唇緊緊地貼在一起互相吸吮著。紀美子轉過身來,也用雙手緊緊地抱住了清瀨夏繪,她們就在那裡摟抱著,甜美地接著吻。過了一會兒,夏繪的舌頭滑進了紀美子的嘴裡。她用舌頭撬開了紀美子的牙關,用舌頭輕輕地踫著,愛撫著紀美子那健康的牙莖和口腔粘膜。此時,倆個人的身心似乎都溶化在一起了。這真是一個濃厚的即深沉又強烈的吻。

「喔……喔……」

她們倆就這樣摟抱在一起,深沉的吻著。年青的紀美子被夏繪緊緊地摟著,她們那高高隆起的乳房,相互擠壓著,摩擦著。透過極薄的短罩衫和乳罩,她們都互相非常清楚的感覺到了對方那已充血勃起了的乳頭。

也不知過了多少時候,紀美子的嘴唇和舌頭,被持續不斷地吸吮著,她似乎已失去了時間觀念。大約又過了四、五分鐘,夏繪才抬起了臉。

「味道太好了……」

長長的一聲嘆息,一口熱乎乎的氣息,噴向了紀美子的耳朵。經過剛才那陣激烈的吻,紀美子又像喝醉了酒似的搖晃了起來。

「怎麼還是這個樣子呀,是不是剛才請你吃飯的花銷少了一點呀……?」

「啊不不!你別再意,我有點……」

清瀨夏繪的嘴唇又貼在了紀美子的紅滑的嘴唇上,她的舌頭被夏繪吮得麻木了。忽然,紀美子感覺到自己的乳房被按住了,然後是一陣有節奏的揉搓。這種激烈的作愛方式,不一會兒就把紀美子弄得大汗淋灕了。從她那汗淋淋的肌體,散了出一種像開始發酵了的青貯倉裡的牧草似的芳香味。

「……」

清瀨夏繪用她那成熟的軀體,將紀美子壓倒在旁邊的沙發裡。

在沙發正面的牆壁上,為了能很好的觀察室內的各個角落而著實地下了番功夫。一面特大的鏡子,瓖滿了整個一面牆。紀美子從這面磕子裡看到了她自己和夏繪的樣子,她感到自己的子宮裡像是有一團火在燃燒。

(我現在正被夏繪緊緊地摟著,她要……)

秋川紀美子的腦子裡面亂糟糟的,她此時也顧不上考慮其他的事情了,她就這樣被香味濃重、魁感十足的夏繪緊緊地摟著。

「這就是我的嗜好,秋川君……」

紀美子被仰面壓倒在沙發裡,清瀨夏繪趴在她的身上,向她那可愛的、貝殼樣的耳朵有噴吐著熱乎乎的氣息和喃喃的悄語。也就在這同時,她將紀美子的短罩衫的折子解開了,然後又將她的乳罩扒開,在紀美子那白桃般鮮嫩的乳房上,一會兒強、一會弱地揉摩了起來,並用手指頭肚摩擦著充血後變得有些僵硬的乳頭。

「嗯……啊……!」一串串難以忍耐,卻又甘甜快美的呻吟。

「嘻嘻……這好像挺敏感的啊,對不對?」

因為清瀨夏繪非常富於性虐方面的常識,所以沒多大功夫,她就發現了紀美子身上最為敏感的部位。她發現紀美子的乳頭和周圍的乳暈是極為敏感的地方。當然,並非紀美子一個人、所有發育正常的女性,乳房都是性敏感的區域,只是程度上有強扇之分。就連夏繪本人,也是在搞手淫時經常喜歡用一個橡皮圈緊緊地勒在勃起的乳頭根部,加強自我刺激的感受。

「瞧瞧,這麼招人喜歡的奶子……真讓人饞得慌。」

夏繪張開她那紅紅的嘴巴,兩排雪白的牙齒,咬在了紀美子那一窩酥玉似的乳房上,在淡紅色的乳暈周圍,輕輕地咀嚼著。

「哎……!呀……!」

「哈哈,感覺不錯吧?」

比紀美子大七歲的漂亮的女職員,在紀美子那花骨朵似的、勃起了的乳頭上吸吮著、咀嚼著。與此同時,她的一隻手以極其靈巧的手法,在紀美子的另一個乳頭上捏著、捻著、扭搓著。

「啊……噢……嗯……」

紀美子雪白的脖頸裡,像是被割了一刀似的,急促的喘息著。她被夏繪如此巧妙的愛撫技巧和作愛的手法震驚了。

(照這樣看,清瀨夏繪在這方面,肯定是個老手……)

清瀨夏繪的另一隻手,伸向了紀美子的裙子。她把紀美裙子撩了上來,在被肉色的連褲襪包著的健美的大腿肌肉上,愛撫了起來。

「噢……」

與在高速電車裡無賴們愛撫的技巧差不多,僅僅是大腿被撫摩,紀美子的全身就像觸電似的一陣陣地發麻,子宮也一跳一跳地顫動著。

年青的紀美子,已經完全地陷入了忘我的境地之中。清瀨夏繪則仍然持續不斷地用嘴唇和舌頭刺激著她的乳房,並趁勢將紀美子的連褲襪也扒了下來。纖細的手指,一邊對她那牛乳樣的大腿肌肉給予極微妙的震動,一邊不時地玩弄著她的大腿的根部。

「哦……嗯……」

清瀨夏繪的手指,觸到了被剛換上不久的褲襪覆蓋著的陰部。

「喲……嘖嘖……濕得這麼厲害呀。」

清瀨夏繪看來是很得意的。她隔著這片尼龍製的極薄的小布片,對紀美子那羞恥源泉地帶,給予了長時間的極為巧妙的愛撫。不一會兒,小小的三角褲襪的底部,就被滾滾溢出的蜜液弄濕了一大片……

(2)

「把兩隻手舉到頭上去!」愛撫到了高潮時期,清瀨夏繪突然地對紀美子命令道。

「是……?」

年青的紀美子,被如此巧妙的愛撫技巧弄得有些麻木了。她仰臥在沙發裡,機械而又不太明白地服從著夏繪的命令,將軟綿綿的雙臂舉到了頭頂上。夏繪將她的短罩衫,裙子,連褲襪一股腦地扒掉,最後連乳罩也給揪了下來。秋川紀美子對夏繪將她的衣服扒光的粗野的舉動,顯得有些茫然不知所措了。

夏繪將紀美子的衣服扒光後,命令紀美子繼續用她自己的手去愛撫自己的乳房,然後她直起身未,脫掉了自己穿的獵裝式連農裙,扔在了地毯上,裡面就剩下薔薇色的乳罩、白色的吊帶和剛從紀美子那裡要回來的黑色的比基尼式的小三角褲襪了。她的這身裝束,本身就帶有極大的刺激性與挑逗性。

夏繪將燈光調暗了些。在暗暗的燈光下,隱隱約約地顯現出了倆人的身影。從早已是大汗淋灕的倆個人的嗣體上,升騰起了一股有些嗆人的香味。

「唉,秋川君,下邊還有好事哪……」

秋川紀美子覺得自己的手腕被一個冰涼的金屬器具踫了一下,緊接著,就是『喳喳』的金屬踫撞的聲音,她的兩個手腕分別被兩個金屬圈鎖住了,是一副錚亮的手銬。紀美子大惑不解地急問道:

「啊!你要幹什麼……?」

秋川紀美子的雙手,被意想不到的器具剝奪了自由,她感到有點害怕了。在只有她們倆人的這間屋子裡,為什麼要用這樣的東西?她到底想要幹什麼?

「哈哈……害怕了是不是?別怕,這是為了讓你更聽話。喂,到目前為止,光是我一個人說了。怎樣麼,現在該你說說了吧。」

「你,你讓我說什麼呢……?」

「嗯……?」

「哎呀,那實在是太不好意思了……!」

「嘻嘻,做都做出來了,還不好意思呢,所以要把你銬起來,不這樣的話對你肯定是不行的。怎麼?不說話?那好,你可別怪我對你不客氣了啊。」

秋川紀美子心裡冬冬地跳著,她目不轉睛地盯著夏繪的舉動。清瀨夏繪轉過身去,不知從什麼地方拿出了一根細細的尼龍繩,繩子的另一頭穿過了沙發的扶手並用力一拉,使紀美子的雙手舉到了頭頂上,然後將繩子繫牢靠。

這一切做完之後,夏繪從床頭櫃上,拿起了一支用大片的鵝毛做的圓珠筆,她將這支筆倒過來,用羽毛的尖部,在仰臥在沙發裡的紀美子那沒有任何防護的腹部輕輕地劃著……

「嘻……咯……哎呀……!別撓啦,求求你了!嘻……」

僅穿著一條小三角褲襪的稚嫩的肢體,就像擱到案板上的活魚似的蹦跳著。她那嬌嫩的皮膚,肯定是癢癢的厲害。嬌嫩的皮膚,被軟硬適中的羽毛輕輕劃拉著,全身的汗毛都立起來了。她忍受不了的發出了陣陣的悲嗚和求饒聲。

「喲,這兒也這麼敏感那!那我再接著咯吱咯吱你。」

清瀨夏繪非常得意地笑著。她用這片羽毛在那隻穿著一條小三角褲襪的艷麗的肢體上劃拉著。一下,二下,三下……這片羽毛,沿著年青姑娘下部肢體的曲線,從上到下,自下而上地,反覆地劃拉著……

「啊……呀,嘻嘻……」

年青的姑娘被咯吱得喘不上氣來了,她的胸部和腹部一挺一挺的,兩條漂亮的大腿來回地蹬踏著。她在沙發上打了個滾後落在了地毯上,但她仍然掙扎著。

「別撓啦!別撓啦!我求求你了……」

「怎麼?受不了啦?想不撓了,那你就得開口說話。喂,你這個可愛的小姑娘,告訴我,為什麼對我那麼感興趣?過去有沒有過性方面的體驗?什麼時候開始的手淫?你要老老實實地告訴我,若講實話,我就饒了你。否則的話,我就這樣……」

夏繪說著,搬起了紀美子的一隻腳,用羽毛在她的腳掌心裡撓了起來。

年青的姑娘一邊使勁地縮著腳,一邊急促地,難以忍受地求著饒:「別別!好吧,我告訴你……」

……把秋川紀美子引到女伴之間甜美性世界的,是她的姑媽--秋川京子。

這是紀美子十三歲那年的事情。那時,剛剛步入中學校門的小紀美子與她的姑媽京子住在一起。京子那時二十八歲,從大學畢業後到那時為止,可以說是個自立型的女子。她苗條的身段,圓圓的臉龐,大大眼睛,高挑的鼻梁,處處都顯示出了一副貴婦人的氣派。由於紀美子的長相與姑媽非常相似,因此,小紀美子特別喜歡這個漂姑的姑媽。

由於婚姻的破裂,在決意離婚後不長的一段時間裡,京子從丈夫家中搬了出來,暫時住到了哥哥的家裡,幫助哥嫂料理些家務瑣事。在住房不太寬裕的條件下,如何安排京子的住處呢?紀美子的爸爸也想不出什麼好辦法來,最後,只得把紀美子的房間裝了一道隔扇,將房間一分為二,紀美子住外間,京子往裡間。原本就不大的房間,一下子顯得更加狹窄了。但京子也沒計較什麼,她一是不打算長期居住,二是在哥哥家裡不比在父母家裡,也只得將就些了。由於房間太小了,也擺不了什麼傢俱,因此這小小的房間,成了地地道道的臨時住所。

一天夜裡,紀美子在外間屋裡睡著了。忽然,從裡間京子姑娘的房間裡,隱隱約約地傳出來一陣『啊……嗯……』的,像是很痛苦的呻吟聲。紀美子被驚醒了,她仔細地聽著呻吟聲,她以為姑媽生病了。

「姑媽,您怎麼了?生病了嗎?」

紀美子拉開了她與姑媽房間的那道拉門,她看見年青的姑媽蜷縮在被子裡,一邊搖動著肩部,一邊像是很痛苦的呻吟著。不一會兒,身子就像張弓似地彎了起來。看起來,她已經精疲力竭了,雙目緊閉,額頭上的汗水,將頭髮粘成了一絡一絡的。

「姑媽,您怎麼了?哪不舒服嗎?」

紀美子坐立不安地問著。趴伏在枕頭上的京子睜開了眼睛,看著站在跟前的侄女。從她現在的神情來看,痛苦的表情已經消失了。姑媽雖是一副很痛苦的樣子,但現在卻又像是很痛快的樣子。這時,京子非常滿足地,但又很神密的笑了起來。

「我沒病,紀美……」

姑媽臉上的表情像是很害羞似的,而且眼神也顯得很困乏了。紀美子不知為什麼感到心在咚咚地亂跳,好像是受到了一種官能性的刺激。

「姑媽,您現在好像是沒事了吧?」

「沒事,我現在的心情好著呢,」

「心情好?那為什麼剛才又那麼痛苦地哼哼呢?」

年青的姑媽,向還沒有過性的經歷的紀美子,非常詭密地笑了笑。

「既然你看見了,我也就不瞞你了。剛才……剛才……我,我在搞手淫,對結過婚的女人來說,這個……算了,你還有點小,說了你也不明白。哎,你知道手淫是怎麼回事嗎?」

「手淫……?」

她曾聽她的女同學們私下裡談論過,知道手淫是一種『女孩子們的秘密的游戲』。可是面對眼前的事實,對於剛剛迎來了月經初潮的紀美子來說,則是難以一下子就能理解的。

然而她卻又想弄清楚手淫是怎麼一回事。

「那麼,姑媽,怎麼回事呢?手淫……?」

小紀美子懷著非常好奇的心情問著。

「想知道嗎?那我就教給你吧。不過,你得絕對保密呀!對誰都不能說,尤其是不能對你的父母講,自己知道就行了。」

紀美子默默地點了點頭。

京子將穿著西式睡衣的小紀美子攬到了自己的床上,兩個人面對面地躺下。姑媽把燈關了,黑暗中,紀美子隱隱約約地看到了姑媽那皮膚細嫩雪白的臉龐。過了一會兒,眼睛逐漸地適應了黑暗,她從姑媽的睡衣領口處看見了豐滿的乳房的隆起處。姑媽像是睡覺前剛剛洗過澡,身上散發著一股強烈的香皂味,讓人一嗅就感到非常舒服。除了母親以外,紀美子還是第一次和別人睡在一起,僅僅是這樣在一起躺著,而且還是她的姑媽,紀美子就感到心裡撲咚撲咚地跳個不停。

「把睡衣脫了吧。」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