慾海情魔

姑媽說著,就以非常熟練的動作,將睡衣從可愛的小姑娘的背後脫了下來。現在紀美子的身上,就剩下一條白色的小褲襪了。京子將自己的浴衣也脫掉了,同樣也只剩一條小小的三角褲襪了。

「多麼誘人的小嘴唇呀。」

赤棵著的已婚的姑媽,一把將呆楞著的,純真無暇的少女摟了過來。在紀美子那紅潤的小嘴唇上吮了起來。同時,京子的一隻手,在紀美子那正在隆起的小蘋果似的乳房上揉摩著。

「喔……喔……」

「忍著點,你馬上就會感到舒服的。」

小小的乳頭被揉摩得充血了,不一會兒,紀美子就湧現出了一種想讓人咯吱的古怪的念頭,這種古怪的念頭就像水中的漣漪一樣,逐漸地擴展開來。

「啊……嗯……」

京子的嘴從紀美子的小嘴唇上,移到了小蘋果似的乳房上。小小的、已經充血的乳頭被吸吮著,被舌尖刺激著,少女發出了陣陣甘美的呻吟聲。

「怎麼樣,感覺到舒服了吧?」

秋川京子讓自己的侄女仰面躺在席夢思床上,然後,她趴在紀美子的身上,用嘴唇、舌尖,牙齒繼續刺激著少女那勃起了的小小的乳頭。繼而,京子的一隻手,向少女的下腹部摸了過去。

「啊!不……」

「別動,再忍耐一下……」

「呀……」

「把腿敞開,別緊張……」

京子的手,就像一個有生命的小動物似的,在木棉製的褲襪上爬行著。在盆骨上方那塊隆起柔軟的脂肪上停住了。

慢慢地揉了一會後,京子的手指便滑進了少女的腿襠間。

「別,姑媽,摸這幹嘛?」

「摸摸這個地方,你就會感到特別舒服的。」

「瞎說……」

「真的,你懂什麼,姑媽不會騙你的,不信你就等著瞧吧。」

京子的幾根手指按在了少女那戰戰兢兢的敞開了的大腿的根部,在那道秘密的裂縫的上端,慢慢地按壓著、揉著,施加著非常巧妙的壓力。

「嗯……哦……」

「怎麼樣,沒有騙你吧,舒服嗎?」

「嗯,有點兒……」

可愛的小姑娘,大口大口地喘息著,牙齒不斷地咬著嘴唇。

「啊,啊……姑媽……」

「是這兒嗎?嗯,就這樣弄下去,你肯定會特別痛快的。」

「喔……哦!那兒……」

「就是這兒吧!」

紀美子的陰部,被她的姑媽反復地揉搓著,一種說不出來的快美感,在全身漫延著。最初的感覺,就像湖畔裡的漣漪蕩漾;到後來,簡直就像是大海中的波濤,一浪高似一浪。不一會,褲襪與粘膜之間就發出了一種粘粘糊糊的摩擦聲。

「嘿喲!這都濕潤起來了。怎麼樣,我不是在吹牛吧?呀!你簡直就和個大人似的呢!」

姑媽忍著笑,她索性把紀美子的褲襪脫了下來,在她陰部那嬌嫩柔軟的隆起部位上愛撫著。姑媽用手指頭將紀美子那道秘密裂縫扒開了,小小的、鮮嫩的、像可愛的花蕊似的陰蒂,已經充血膨脹了起來,散發著一股處女所特有的帶有酸味的濃烈的芳香氣味。姑媽的手指在紀美子那粘滿了滑溜溜的愛液的前庭周圍,更加淫靡的蠕動著……

「啊……啊。哎……呀!姑媽……!」

現在,紀美子什麼也感覺不到了,只感到非常強烈的快美感,傳遍了赤裸的全身。她被姑媽緊緊地摟著,鮮嫩的肢體,哆哆嗦嗦地顫抖著。

「現在好點了吧……?」

姑媽的語調裡,也充滿了明顯的、興奮已極的味道。這畢竟是年少的小姑娘所感受到的,最初的、極為高昂的性快感。

「啊,啊……嗯……」

少女那嬌嫩的裸體,像橋似的往上弓著,就像身子底下不知什麼東西爆炸了似的。她全身哆哆嗦嗦的痙攣著,在這一瞬間,她什麼也感覺不到了。

……過了一段時間,倆個人都平靜了下來。一種看起來非常滿意的笑容,浮現在倆人的臉上。她們互相對視著,兩個赤裸的肌體,緊緊地挨在一起。就是這樣,紀美子好像也有一種難以說清的快美感。

「怎麼樣?現在特別舒服吧?」

「嗯。」

「這沒什麼可害羞的,嗯?」

姑媽用自己的手指,將如何達到興奮的辦法,傳授給了美麗的小姑娘。她用兩手捧著紀美子的臉,用舌頭舔著從侄女眼睛裡流出的淚花,然後又一次次地吸吮著紀美子那小巧的嘴唇。

「現在,我也想那樣,就像剛才我教你的那樣……」

京子把紀美子的手放進了自己的褲襪裡,紀美子嚇了一跳。sosing.com她摸到了那裡曲捲著的極為濃密的陰毛,和從姑媽的陰部裡分泌出來的滑溜溜的粘液。女人一旦興奮起來,就會從那裡分泌出這種粘液的。這一點,紀美子已經有所領教了。

京子將女子的性器官構造全部告訴了紀美子,她讓紀美子用手指頭在自己的陰蒂處愛撫著。僅管愛撫得不太得法,但十三歲的小姑娘的手指,仍然是盡心盡力的,熱情的滑動著。

「啊,啊!對對,就這樣弄……噢……!」

京子對紀美子的愛撫,感到很滿足。成熟女性的子宮裡,熱辣辣的一跳一跳地動著。她的身子來回地扭動著,興奮地直想喊叫幾嗓子。

姑媽如此的舉動狀態,可讓單純的小紀美子給嚇壞了,她戰戰兢兢地看著姑媽。

京子看見紀美子被嚇壞了,她只得極力地抑制著自己興奮了的情緒。她緊緊地撫著紀美子,激動地對紀美子說:「紀美,真帶勁啊……!」

紀美子聽到姑媽這樣的誇讚,感到心裡有一股子說不出的高興……

自從那一夜以後,一直到半年後京子搬出去的這段時間裡,紀美子經常同姑媽睡在一起,她們互相擁抱著,互相愛撫著對方的身體。京子將如何作愛,如何自慰,一點一點的教給了紀美子。通過這種同性戀的游戲,小小的紀美子體驗到了充份的快美感……

不久,離婚的判決下來了,秋川京子搬出了哥哥的家。紀美子傷心地哭了,感到非常悲傷。在她收拾姑媽住過的房間時,她無意中發現了一條姑媽的不知是故意留下的,還是遺忘了的褲襪,一條穿過後沒有洗出來的小褲襪。在褲襪的底部,有一片淡褐色的污跡,一種令人懷念的,像海邊的新鮮空氣樣的氣味,鑽入了她的鼻孔。她覺得渾身躁熱,一種難言的情感在折磨著她。從那天晚上開始,她便一邊嗅著姑媽的褲襪,一邊進行手淫。打這以後,手淫便逐漸地成了她日常生活。

秋川紀美子被比她年齡大得多的,成熟而又漂亮的姑媽吸引住了,井同時養成了不願與任何異性接觸的怪癖。小小的紀美子,從十三歲時起,就有了同性戀的體會。

從中學、一直到女子短期大學畢業,嚴格的校規,再加上地有著非常強烈的自尊心,所以直到現在,雖然快二十歲了,卻還沒與任何男孩子們打過交道,甚至一聽到男人說話,她就會臉紅。雖然如此,但她的性慾卻大得讓人不敢相信、她時時都感到性慾的火焰在噴發。這也許是由於京子巧妙的愛撫所啟發出來的一種性感的效果吧。所以,紀美子到現在,仍然是個處女。

……就這樣,秋川紀美子帶著手銬,在清瀨夏繪手中那根羽毛的不斷地劃拉下,吞吞吐吐他講述著自己是怎樣養成手淫這一習慣的。在紀美子躊躇地講著的時候,夏繪手裡的羽毛,仍是毫不留情地撓著她後脖梗、腋窩下、腹部、腰部、大腿根、腳心……全身上下,哪都沒放過。這根羽毛在紀美子那光滑的處女的柔肌上到處撓著。紀美子那鮮嫩的裸體,極力痛苦的抖動著,並不時地發出陣陣忍受不住了的呻吟聲。最後,渾身上下都被折騰得汗淋淋的,新鮮的汗水和痛苦的淚水,把她那可愛的臉蛋也弄得濕淋淋的。

「噢……是那樣……怪不得你對我這麼感興趣呢!對不對,秋川君……?」

清瀨夏繪打開了銬在秋川紀美子手上的手銬,把在她的逼迫下講述了自己淫亂的事情,臊得抽抽噎噎的紀美子一把摟了過來,熱烈地吻了起來。

「啊,親愛的……」

熱烈的親吻結束後,夏繪拉起紀美子的胳膊,向她的寢室走去。寢室在隔著一條小走廊的居室的對面。這間寢室也很大,在門左側靠牆一面的正中位置,擺放著一張豪華的雕花木製雙人床。正面的牆上,和居室一樣,也掛著一個很大的鏡子。

血紅色的地毯,深藏青色的壁紙,燭台式的壁燈,到處都是一種古香古色的氣氛,與居室裡那些現代化的裝飾截然不同,完全是古典式的裝飾。紀美子一看就知道,這間屋子裡的東西,都是非常昂貴的,一應日常生活用品,都使紀美子這個剛剛步入大都市生活不久的年青姑娘感到膛目結舌。

(呀……!這麼奢侈的寢室……)

床罩被掀開了,野草莓色的緞子床單,在壁燈的照射下閃閃發亮。兩個只穿著小三角褲襪的年青姑娘躺在床上,雪白的肌膚,在野草莓色的床單的襯托下,顯得更加富於刺激牲。

「拜托了,讓我去洗下身子吧?」

秋川紀美子覺得自己的褲襪,被分泌出來的愛液弄得濕淋淋的。她向伏在她身上,到處吻著的清瀨夏繪祈求著。

「不行,不能洗。」

夏繪斷然拒絕了她的祈求。

「不準洗!這麼好的味道,一洗不就全沒有了嗎?」

耳朵、頸部、腋窩、乳房、腹部、大腿……夏繪那像是饑餓已極的嘴唇,在紀美子那柔嫩光滑的裸體上反復地吻著。如此長時間的親吻,大概是為了要挑起紀美子的性慾吧。清瀨夏繪一邊用嘴唇吻著紀美子的裸體,一邊用手繼續在紀美子那濕漉漉的褲襪的底部,對己充血了的陰部愛撫著。清瀨夏繪這種對性感部位的愛撫技巧,簡直是不可思議,不一會兒的功夫,紀美子就被她撫摸得像是抽泣似的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豐腴的臀部在紫紅色的床單上來回地扭動著。

清瀨夏繪將紀美子身上殘留著的最後一點小布片,禿嚕下子扒了下來。

「噢……?!你……?」

出於本能的羞恥心,秋川紀美子將兩腿緊緊地並攏在一起,手也不由自地地捂在了陰部上。夏繪用她那強有力的,顯然有些蠻橫的手,將紀美子的手挪開,並用自己的腿,將紀美子的下肢撬開。一片黑乎乎毛絨絨的、捲曲著的陰毛,像是一個貼在那裡的,倒置的三角形。從顯示著豐富魁力的恥骨橋線條分明的大陰唇,有著極為誘人的,非常豐滿的,彈性良好的脂肪。將大陰唇正好分成兩瓣的那道裂縫,呈現著極為刺激人的平緩的曲面。由於這裡受到了長時間的充份的愛撫,所以這裡現在所展現著的,是兩片膨脹著,並已張開了的紅莓色的小陰唇,就像是在等待著熱烈接吻的抹了口紅的嘴唇一祥。

「啊……太漂亮了……!」

清瀨夏繪激動地讚美著。她對著紀美子的陰部盯視了一陣子後,將自己的臉部埋在了已經有些暈眩麻木了的、不斷地釋放著妙不可言的香味的紀美子的兩腿中間。

「呀!呀!唉……不!羞死人了!」

從秋川京子姑媽專門的手的愛撫開始到現在,陰部接受同性的嘴唇,這還是生平第一回。現在,紀美子已經完全麻木了,任何形式的抵抗都停止了。她不自禁地抽泣著,任憑著清瀨夏繪在她那沾滿了愛液的陰部舔著,吮著。一絲不掛的年青姑娘,就像要瀕臨死亡的人一樣,渾身顫抖著。

「嗯……噢……」

夏繪的嘴唇,舌頭,牙齒,以非常熟練的技巧,在男性的性器官還未曾接觸過的羞恥的源泉地帶,沒有任何保留的探索著。大量的愛液,以極為驚人的速度從周圍都是淡紅色的粘膜的濕漉漉的秘密通路裡分泌出來。

秋川紀美子,已經徹底地失去了時間感。

清瀨夏繪用舌頭、嘴唇,將自己的熱誠全部地傾注到了非常招人喜愛的年青姑娘的陰部上,而且,手也在幫忙。慾望的火焰在清瀨夏繪的心裡猛烈地燃燒,但她卻極力控制著自己。她認為,現在還不能把任何東西插進紀美子那還未被任何人貫通過的秘密通路裡去。

「啊……啊……啊……啊……」秋川紀美子那不斷的呻吟聲明顯的加快了,並且變成了一種極為緊迫的聲調。

「啊……啊,噢……夏繪……」紀美子興奮得大聲的喊了起來,她一遍遍地叫著比她大幾歲的美人的名子。

就在這時,紀美子達到了性興奮的高潮。

紀美子從前雖然也不止一兩次地達到過興奮的高潮,但這次卻有所不同,她覺得自己從沒有像這次這麼興奮過,這大概就是人們所說的性交的快感頂點吧。

(3)

屈服於巧妙的同性戀的愛撫技巧,並捲入了爆發性、酷似性交時快感頂點的旋渦中的秋川紀美子,已經完全地迷失了,過了好一陣子她才逐漸地恢復過來。夏繪端來了一杯泛著細細泡沫的綠色的利久酒,紀美子也感到有些渴了,接過來一口就喝乾了,完後衝著夏繪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夏繪見此情景,立刻兩眼放光,她以極度興奮的口吻對年青的姑娘說:「喂,怎麼樣?我侍奉了你半天了,現在該你了吧?我求你折磨折磨我。」

床邊的個床頭櫃上,放著兩件小器具,一件就是剛才剝奪了紀美子自由的手銬,另一件是一根用皮革製成的馬鞭。

剛剛知道了清瀨夏繪有被虐性癖的紀美子,立刻明白了夏繪的意思。血一下子湧到了心頭上。

「想讓我虐待你嗎?」

「是的。」

「嗯……那好吧,讓我試試看。」

年青的紀美子拿起了手銬,夏繪把兩手伸到了背後。

『喳喳』,雙手被從後邊銬住了。僅穿著黑色小三角褲襪,並已經潮濕了的夏繪的裸體微微地打著顫。被剝奪自由,這也是一種想要達到高度興奮的刺激方法。

「面向我這邊!」

「哎。」

床上的清瀨夏繪,呈雙膝下脆的姿式面向著紀美子。因為乳罩剛才已經摘掉了,所以,現在她身上只剩下用薔薇色的吊帶吊著淺茶色長筒襪和黑色尼龍製小三角褲襪,小褲襪上已被粘湖糊的愛液弄濕了一片。透過它,能看到覆蓋在它下面的女性的性感地帶。

「真漂亮呀!比我不知要漂亮幾倍呢……」

與職員旅行那時所見到的脫衣舞相比的話,眼前,近在咫尺的夏繪的裸體,顯得更加艷麗。雪白溜滑的玉肌,淺草莓色的乳頭,緊繃繃勒進腰部的長筒襪吊帶,緊緊地貼在屁股上的黑色小褲襪,使得雪白的肌膚,更加增添了刺激性的色彩。

清瀨夏繪那充滿了色情味的成熟的裸體,就這樣跪在床上。秋川紀美子光著身子從床上跳了下來,站在夏繪的背後。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